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4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的方向发展。

纵然,作为巫,还到了这把年纪,没有多少事能让他情绪起伏如此之大,但此刻。巫的情绪难以控制。

一张接一张,有狩猎路线上的见闻,也有邵玄跟随先遣队的时候所遇到的,比如那群巨大的蜻蜓飞机队。

巫看完一遍,返回来继续再看一遍。

外面的人烧了热水,泡了药草端进来,让巫口渴的时候喝。

进来的人走路消无声息,搁下石杯的动作也慎之又慎,生怕惊扰了巫。走出门时,他往巫那边看了一眼,想着,巫大概又在看哪位先祖遗卷了,每次看先祖留下来的东西,巫的情绪总会格外伤感或者激动。

另一边,邵玄留下已经绘制完的巫卷,就去了药屋帮忙,等下山回到家,老克已经在门口打转,似乎有什么急事的样子,原地走一圈,还使劲跺两下拐杖。

“怎么了这是?”邵玄问。

“回来了!”老克上前几步,嘴哆嗦着,半天没能说出啥来。

“冷静,冷静下来再说。”

“不能冷静!”老克粗粗地喘气,过了会儿,才终于缓过来些,说道:“巫让人传了话。”

“嗯,巫说什么?”

“巫说,让你准备,参加冬季结束后的祭祀仪式。”

“祭祀仪式不是大家都参加吗?”邵玄疑惑,这有什么好激动的?

“是核心名单!最靠近火塘的那一批人!”老克使劲敲着拐杖。

老克现在有种自家孩子终于出人头地的自豪感。虽然以前邵玄也立过功,得到了巫的赞扬,还能跟着巫学东西,但是,祭祀,对部落的人来说,是极为神圣的。能够在祭祀仪式上参与其中一个环节,任谁都会喜得恨不得就地跪下朝山上拜几拜,更何况,是最靠近火塘的一批人。

毕竟不是土著,这两年下来,邵玄虽然尽量融入,但也无法扭转思想,也没老克那么激动。

老克倒是相当积极,“到时候穿什么呢?阿玄,你那件刺棘黑风的皮做的衣服放到哪里了?拿出来我擦一擦!”

刺棘黑风皮衣?“就祭奠先祖的那时候穿了一次,然后就扔床底下。”

倒不是嫌那重,那点重量对于邵玄来说不算什么,就是感觉,穿着像是扮演小怪兽似的,背后一溜的刺。

老克拿着刺棘黑风的兽皮衣离开,去仔细清理,留下邵玄站在屋内。

最靠近火塘的那一批人?都是些什么人来着?

回想着,邵玄眼皮突然一跳。卧槽,那些跳祭祀舞的!!

就是那种一会儿像挖菜,一会儿像抖胸,一会儿又跟店小二甩抹布似的那种舞!

“……感觉耻度有点大。”(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

第一一零章祭祀舞

PS:看《原始战记》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老古舞,也就是部落里所说的祭祀舞,并非人人都可以学。

每一年冬季结束后,风雪节祭祀的时候,会选出五十个人,他们才有资格站在火塘旁边跳祭祀舞,这五十个人都是部落认可的精英。

但是,据邵玄所知,五十人名单之中,历来都是已经有几年狩猎经验的青年战士,以及一些对部落有大贡献的人,数百年来,极少有十来岁就进入五十人名单的,更何况,邵玄现在也不过觉醒一年而已。

乍一听起来有些荒谬。

老克当时听到传话的人说这事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部落里正常人都不会相信,但传话的人也说清楚了,就是巫决定的,让邵玄赶紧准备。

也难怪老克会激动成那样。

作为部落祭祀仪式上很重要的一环,除了人选之外,还得依照部落流传的古训。而所谓的古训,其实邵玄一直都未曾具体了解,似乎,古训,并非只是单纯的训诫。

由于邵玄身边没有能教授祭祀舞的人,就算是荞麦夫妇也未曾学过,山下的人不用找,邵玄只能上山去找巫。

第二天一大早,邵玄提着石盒就往巫那儿跑。

巫正在跟首领以及两位大头目商议即将到来的祭祀仪式事宜,有很多东西需要提前准备。

见邵玄到来,两位大头目和首领敖齐齐看向他,眼神很微妙,邵玄加入五十人名单这事也出乎他们的意料,只是那天,巫将他们叫过来的时候,直接说了让邵玄进。

他们知道小辈们一年之约的事,也知道邵玄只一招将泰挡了下来,实力方面。邵玄确实是近两年觉醒的年轻战士中最优秀的,无可否认。再加上他去年也的的确确立了大功,所以,在巫决定让邵玄进入五十人大名单的时候。两位大头目和首领都没有反对。

在部落的人看来,能入五十人大名单,那是一份荣耀,但深知其中奥妙的两位大头目,则有更多的想法。每年都会尽量将自己狩猎队的人推荐给巫,竞争名额。

除了这几位之外,邵玄还在这里见到了陀。

“阿玄,我让陀教你祭祀舞。至于画,”巫面上的笑意难得加深了些,“这段时间可以暂时先停下。”

首领敖看了看巫,又看看邵玄,总觉得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过。不过巫有时候就这样,很难让人猜到到底在想什么。

“好的。”邵玄应声道。

没再留在石屋,邵玄跟着陀离开。

陀住的地方就在山上。并没多久就到了。而且,陀也在今年的五十人名单之列。

陀的父辈和祖辈,都有人入选过五十人之列,所以,这样的老古舞也传了下来,他也不需要再找人学,熟得很,不然巫不会让他来教邵玄。

其实,在接到巫的指示的时候,陀也非常惊讶。毕竟邵玄还小,也只是个觉醒才一年的初级图腾战士,竟然能被列入五十人之列。大概是因为他找到了先祖的原因吧,陀心想。

“祭祀舞我很早就学会了。不难。”陀说道,“我先跳一遍,你看着。”

陀说完便开始在屋子里跳起来,那些动作在邵玄看来依然很滑稽,毫无美感可言,也感觉不怎么和谐。还有个洗碗似的动作。不过陀跳的时候面部表情很严肃,似乎在进行什么隆重的事情,就算只是一次示范动作,也无丝毫马虎。

跳完一遍之后,陀一点一点指导邵玄。

“躯干前屈,像这样……手后伸……”

邵玄学着陀,手臂上、下、前、后摆动,有时候还得拍打胳膊、大腿,或抖动、踏步,发出有强烈节奏的声响,还得伴随着脚步的前、后、左、右移动,有时需方步前倾,随后下蹲,接着是单双脚的跳动,再来一个骑马步,手臂如拿着套马杆,加以三步一回头式的动作……

若是上辈子,邵玄看到这样的舞,大概会笑趴下。但现在,他必须得硬着头皮上,还得绷着脸以表严肃认真。

虽然没有皮鼓哨音等伴奏打节拍,但舞步还是得保持特定的节奏。

不仅仅只是动作,陀告诉邵玄,祭祀舞在跳动的时候,还需要配合图腾之力,呼吸也有另外的配合之法,这些,也属于“古训”。

总的来说,邵玄得出了一个结论:祭祀舞在跳动的时候,还需要冥想和特定的呼吸之法配合!

这样的配合有何用?现在陀并没有说,不过,邵玄能猜到,应该是与火种或者图腾有关。

邵玄曾听人说过,人类最早的表现形式,是以舞蹈的身姿和人体的动作为表现工具,舞蹈与肢体动作,也是表达人的激情和愿望的一种行为语言。

在这里,祭祀舞用来与火种、图腾沟通,所以跳动的时候还要去感知。

想到这是用在祭祀上的,再想想两个大头目为了名额年年争执,大概这祭祀舞还真会有好处。

就跟陀说的一样,动作其实很简单,很快就能记住。其中,重要的是如何在跳动的时候冥想,并配合特定的呼吸之法,且不自乱阵脚。

等快中午的时候,邵玄已经将那些动作学完。

“不错,你学得很快,刚才没有错误。”陀说道。

邵玄活动了一下手臂,点头道:“回去之后还得好好练练。”

“是要好好练练,别到时候出错。”陀收敛起脸上的笑,严肃地道,“若是还有疑惑的地方,可以过来问我。”既然巫将这个任务交给了他,他就得负责教会邵玄。

祭祀仪式,不容出错!

————

当最后一片雪花飘落,天空云散,月亮再次出现时,经过一个冬天的沉静。部落又活跃了起来。

巫已经让人通知了部落风雪节祭祀的时间。

在祭祀那天,邵玄好好洗了个澡,这是祭祀前部落每个人都必须要做的,至于山洞里那群小崽子们。昨天就被拖出去刷肉了。

凯撒和喳喳留在家没出门,今天喳喳很听话,哪儿也不去,似乎已经预感到了什么,没呆在房顶上。一早就钻进屋子里。野兽们总是有一种天生的避危直觉。

“快快,穿上跳着试试。”老克将已经清理好的刺棘黑风的皮衣拿出来,让邵玄先适应一下,他比邵玄还紧张。

邵玄面上抽搐着,从老克手里接过衣服,穿了这身带刺的皮。

以前说起跳舞,那大多都是姿态婀娜的女人们,摆胯甩肩,步伐轻盈协调,跳者舒畅。看者入迷。

但现在,邵玄觉得自己穿着这身皮,张牙舞爪的,那简直就是哥斯拉入侵,格外狰狞。好在,今天部落都是这样的野蛮装扮,群体兽化。

老克已经在脸上用植物颜料画了图纹,但邵玄没有,他需要提前上山,五十个人脸上的图纹都是由巫亲自画。颜色也与老克他们不同。

“那我先上山了。”邵玄穿着刺棘黑风皮衣走出门。

“行了,赶紧去吧,我待会儿跟格他们一起过去。”老克摆摆手,示意邵玄快点出发。别让巫久等了。五十个人,就邵玄一个山下的,别让人看轻了。

在巫那个石屋前,其他人都已经提前到了,很多人早已从两位大头目那里得知邵玄要加入,所以见到邵玄的时候。更多的是惊奇,倒没有多说什么。对他们而言,今天是个非常严肃且隆重的日子,哪有心思再多想其他?

等巫给他们五十个人画了图纹,天色已经暗了。

“走吧。”队伍里一位中年人说道。

邵玄因为觉醒图腾之力,在过去一年里,个头猛长了不少,但在一群高大的成年战士当中,邵玄还是很显眼的,就他最矮小,就算穿着兽皮别人也知道,那就是个还没长大的。

“他怎么会在那里!”往山顶走的一些人低声议论道。

“那是谁?”

“是阿玄!那件刺棘黑风皮我认识!”

穿着刺棘黑风皮,还这个年纪的,只有邵玄。

“他真没走错地方?怎么可能在五十人之列呢?他才多大?”

“闭嘴!那是巫的决定!”

人群中,有震惊,有羡慕。

郎嘎等人,已经从老克的口中知道了事实,但就算到了现在,他们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五十人的名单,是他们从小就想得到的,而现在,竟然被一个比自己小很多的人得到了。

火塘边的一圈木桩上,石盆已经装满了祭祀用的新鲜果子、凶兽肉等作为祭祀的贡品。

邵玄跟着队伍,走到一个木桩子旁边,这就是他现在的位置了。

祭祀快开始,山顶已经有不少人,还有人陆续上山,人群中还有不少讨论着邵玄。作为五十人中最年轻,并且近百年来唯一一个觉醒才一年,就能加入五十人之列的,自然会成为大家的话题。

今年这一批送过来即将觉醒的孩子有八十多人,比去年还多两个,其中就有来自山洞的屠和结巴,以及荞麦家的阳光兄妹俩。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还是跟邵玄记忆中的步骤一样,一项项下来,等巫终于开始吟唱的时候,邵玄清楚感觉到了脑海中图腾的异动。

与此同时,火塘正中那团似乎连木桩都难以烧着的火苗跳腾起来,往上大幅翻卷,如倒入了一桶油般,眨眼间已经开始扩张蔓延。

作为图腾战士,对图腾的感知自然更强烈,火塘中高涨的焰身带动着脑海中的图腾也开始膨胀。

当火塘中充满火焰时,火焰最上方,由火焰包裹的双角图腾也显现出来。(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

第一一一章随队资格

PS:看《原始战记》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火塘三焱第一焱,焱腾!图腾现!

体内的图腾之力,在自己并没有主动调动的情况下,活跃起来,每个图腾战士脸上的图腾纹也清晰显现出来。

邵玄脑海中蓝色和红色,随着火焰跳腾着。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邵玄觉得,火塘中的火焰,比去年这时候,拉涨得还要高,卷腾得更加激烈,似乎一不注意就要飘出来一般。

站在木桩旁边就不能乱动,所以,邵玄无法去观察别人的表情,不知道别人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想法,也不能从巫的声音中听出丝毫的异状,邵玄只能抱着怀疑。

此刻,在场的人,已经不再去思索其他,目光虔诚地看着火塘中的图腾。

周围被照得很亮,整个山顶笼罩着一层火色。

巫的吟唱越来越高亢。

咚!咚咚!

一声声带着特定节奏的鼓响,以及骨头敲击和石头打击的声音,顿时响起,这也意味着邵玄要开始跳了。

随着巫的吟唱,木桩旁的人,开始沿着火塘跳动。

作为从部落建立之初就流传下来的老古舞,邵玄还是低估了它。

并非动作的艰难,也不是当着这么多人“洗碗”、“挖菜”、“甩抹布”而不好意思,而是,等跳起来了,邵玄才真正体会到其中的奥妙,别扭的感觉也渐渐消失。

脚踏地的声音,还有五十个人挥舞手臂的微响,渐渐统一,融入周围的敲击声中。

原本有些怪异的音律,在加入了这些祭祀舞者所制造出来的声音后。变得和谐,带着特定的节奏,一声一声,响彻整个山顶。

邵玄这段时间一直在家里练习这个祭祀舞。每一个动作都熟记于心,什么时候该做哪个动作也清楚,也没有怯场之说。

跳动的时候,邵玄按照陀所说的古训,使用祭祀舞专用的呼吸吐纳之法。感知图腾之间的联系。

渐渐地,邵玄觉得,自己似乎已经与周围连在一起。

火塘中的图腾,与脑海中的图腾,似乎在逐渐同步,不知是前者同化后者,还是后者影响了前者,邵玄也不知道其他祭祀舞者脑海中的图腾情况,只是细细感知着这样的变化。

若要说不同,只有脑海的图腾中那些蓝色的火焰了。这在火塘里面是没有的。

古训说过,“尽力去与火塘内的图腾建立联系”,邵玄觉得,自己还没完全与火塘的图腾联系上,便尝试着去调动脑海中那些蓝色的火焰,而随着邵玄脑海中蓝色火焰的积累,图腾整体焰身的拔高。

与此同时,火塘内的火焰也猛地往上卷腾起来,焰身几乎在瞬间拔高一倍,吓得一个具有丰富祭祀舞经验的老战士差点跳错了。毕竟。跳了这么多年,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好在应变能力强,很快镇定下来,继续跳。

周围的一切都在继续。只是,大家看着火塘周围跳动着的五十个人,总觉得与往年有些不同。

就好像,这些人,不再是跳动在火塘周围手脚挥舞的祭祀舞者,不再处于这样一个场合。而是一个个配备短刀长矛的战士,时刻准备出发猎杀!

就连跳动着的有经验的祭祀舞者们,也感觉到自己这次与往年几次都不同,有种热血沸腾之感,迟迟无法平息。

五十合一的声势,充满了刚猛的力量,散发着一种不可战胜的雄壮气魄。

若要让邵玄打个比方,就连洗碗般的动作,也能让人感觉气势雄浑,不可比拟。

不知何时,火塘已经进入第二焱,一个个火团从火塘内朝着四周,沿辐射状飞出,因为火塘内原本的焰身拔高,飞出来的火团似乎也比往年大一些。

配合着呼吸吐纳法,以及冥想中对图腾的感知,邵玄能够感觉到每一团火焰飞向自己。

接触,然后吸收。

体内流淌着一些新的能量,是这些飘飞过来的火焰所带来的,沿着经络,汇集至一处。

脑海中的图腾火焰,随着这些新吸收的火花,迅速膨胀。

若说别人从火花中所吸收的能量,只是如涓涓细流的慢慢积累,那么,在火塘边跳动着的这些人,所得到的,就跟江河汇集入海一般。大概这就是祭祀舞者的优势,以及得到的好处吧,邵玄心想。

邵玄听麦他们聊的时候说过,脑海中图腾的状态,与实力提升的速度息息相关。这样一来,能够在祭祀的时候留在火塘旁边,其好处可想而知,也不怪两位大头目每年拼命想让自己狩猎队的人多进来一些。但不管怎样,每年也就只有五十个名额而已。

祭祀仪式还在进行,也容不得邵玄分心。

当第三焱结束,仪式也即将收尾。

邵玄不知道第三焱的焱展到底达到了怎样的程度,不过,巫一个“大吉”,让山顶的人都欢呼起来。

离火塘最近的那八十来个孩子的觉醒仪式完毕。

停下动作的邵玄看了看,这帮孩子脸上都有图腾纹,再仔细瞧瞧,还真没一个漏下。

以往每一批过来的孩子,总有那么几个觉醒失败,需要再等一年的,但是,今年却是全都觉醒成功!

不光是邵玄诧异,就连巫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其中有四个,之前预选的时候,巫觉得会推迟一年觉醒的,却不想,在这次也都觉醒了。

巫的视线往邵玄离开的背影看了一眼,便垂下眼皮,听走过来的首领敖说着这次祭祀仪式的想法,准备接下来的事情去了。

仪式结束,过来参加祭祀的人们也要下山去庆祝,巫可是说了“大吉”呢。

邵玄过去跟屠和结巴他们说了几句之后,便和老克一起打算下山了。

一转身,邵玄碰到了刚跟阳光兄妹说完话的荞麦夫妇。

“阿玄。凯撒的事情,你还有二十天的时间。”麦说道,“不过,你既然能够入选五十人之列。这样的一来,凯撒的事情会更容易解决。”

去年第一场狩猎是塔的狩猎队出发,轮着来,今年第一场狩猎就到归壑那边了,塔的狩猎队随后。所以。在祭祀仪式之后,邵玄还有二十天的时间去说服狩猎小队的其他人,塔那里也要说一声,最后敲定名额的还是大头目塔。

嗯,巫那里也要去说。

邵玄打算今年带凯撒参加狩猎,他在狩猎小队呆了近一年,也做过危险和利弊分析,当然,理论依然是理论,在山林里。任何意外都可能发生,没谁能说绝对稳妥,谨慎点总是好的。

所以,邵玄打算着,如果带着凯撒出去之后,凯撒得表现不好,他就和凯撒在第一个狩猎据点停下,不去耽误其他人后面的狩猎。

接下来几天,邵玄带着凯撒去了巫那里一趟,说了自己的想法。结果和邵玄所料的一样。巫并不反对,反而有些期待,还特别许可遇到不对劲,邵玄可以带着凯撒留在第一据点等候。

既然巫都发话了。塔也没再说,而且,他心里其实也一直记着邵玄去年那句“好狗是猎人的耳目”,也想看看这匹从小被邵玄养在部落,被大家认为早就失了锐气的狼,会有怎样的表现。若真表现得好。他不介意给更多的方便。

解决了巫和塔这边,邵玄又将麦狩猎小队的人,一起约到训练地那边,让他们看了一场凯撒的训练,对凯撒的表现有所了解。

众人本来觉得,既然巫、大头目以及麦都同意了,他们也不可能反对,而且,邵玄这次祭祀还进入了五十人之列,他们是不想得罪的。

在旁观了一场凯撒的训练之后,有些人还嚷嚷着,说以后也想捡一只小狼崽子回来养着,反正山林里的狼群之间经常发生斗争,输的一方狼窝里狼崽子会被赶尽杀绝,他们遇到过几次,说不定还可以趁机捡几只回来。

搞定了狩猎队的人,邵玄便开始准备狩猎事宜。石器在冬天已经准备好了,不需要再打磨,凯撒的训练每天依旧进行,邵玄还加深了一些陷阱的难度,看看它的反应。

凯撒很聪明,除了一些太过复杂的,邵玄教给它的很多技能都能学过来。

“你有没有想过,喳喳以后怎么办?”老克问。

“喳喳不像凯撒那么老实,而且,说不定它早就避着我们飞出部落的范围玩过几次。”邵玄说道。有一次他在喳喳嘴边的毛上发现一些草屑,那种草并不是部落所有的,而是靠近狩猎山林那一带才有的。

那次邵玄将它教训了一顿,老实了一阵子,现在大概又忍不住了。现在喳喳已经长大许多了,再过半年,邵玄的胳膊抬起来大概都不够它歇脚,但依照巫的说法,这货仍旧处在幼年,好奇心是有的,管也管不住,它要飞天上,谁也奈何不了它。

现在,喳喳已经飞到河面上玩去了,有时候会从水面上急速飞过,将在水面活动的鱼抓起来,撕碎之后扔进水里,看着水里的那些食人鱼疯抢。

这只鸟不好驯,要驯好,达到能随狩猎队带出的程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