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还没觉醒图腾之力的时候,跟着阿爹来到河边,见过一次这种猎物,巫说这叫鱼。水里处处危险,那时候部落里一个在河边洗兽皮的女人被咬断了手臂,我阿爹用矛刺死过一条。”

说着那战士看了邵玄一眼,他没想到邵玄这小孩能不下水就把水里的鱼拖上来,当年他阿爹可是冒着老大的危险下水,将那个被拖下水的女人救上来的,可惜救上来的时候,那个女人的半条手臂已经没了。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部落里的女人都不来河边洗兽皮了,除非干旱的时候山上的溪流变窄,才迫不得已来这边取水。

邵玄回过神,那条被扎透的鱼已经死了。

扎鱼的战士将矛抽出,将鱼从矛头上取下,提着鱼尾巴递给邵玄。

“给你,这是属于你的猎物。好样的!你以后一定能变成一个优秀的战士!”想了想,那战士又道:“你还是别靠近水了,河水里除了鱼之外,还有很多危险的东西,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幸运。”

可是,半小时之后,被认为“不是每次都这么幸运”的邵玄,又用同样的法子,从水里拖了一条比刚才还大些的鱼出来。

那两位战士:“……”

第八章世间最美的字

第二次邵玄拖上岸的鱼比刚才那条稍微大一点,没有让那位战士帮忙用矛刺死,邵玄拿着石头将鱼给砸晕了,就算只是晕了过去,离开了水,这条鱼也活不长。

将鱼用绳子绑了吊在树上放着,邵玄拿出先前拖上来的那条小点的被刺了个对穿的鱼,又找了几根干树枝。

看看四周,邵玄发现那两位负责看守河岸的战士正好奇地看着这边,便抬手招了招。

回到看守点的两位战士犹豫了下,还是抑制不住好奇心,走了过来。

“阿玄,你这是要干什么?吃吗?要不要我帮忙?”之前扎鱼的那个战士摩拳擦掌,他已经问过邵玄的名字,说道。

对于“鱼”这种生物他们既忌惮又好奇,不过现在鱼都死了,忌惮的情绪被抛没影,只剩下属于猎人的对于新猎物的好奇心情。

“我来我来!刚才你不是负责杀了嘛。”另一位战士将前者挤开,掏出石刀就将鱼给抢了过去,开膛破肚,一边还跟同伴探讨。

“咦?这是肠子吗?怎么会这么短……”

“它的胃呢?是这个吗?”

“不是,是这个,这个肯定是胃!”

“小心……这什么?别弄破了,不知道有没有毒囊……”

“心脏呢?刀再往前点看看……哎你行不行,鱼血流了这么多,出刀不稳啊,不行我来……”

那边两个战士讨论得火热,站在旁边的邵玄面上直抽。

这是狩猎战士吗?这尼玛其实是怪癖法医吧?

整两个好奇心过剩的解剖爱好者!

不管邵玄对这两人的印象有多崩裂,不得不说,这两人确实是解剖的一把好手,即便只是第一次接触的鱼,也能快速解决。一边解剖,还一边跟邵玄说一说他们在山林里狩猎的时候杀猎物时要注意的事项,比如哪些动物的内脏有毒,哪些带着毒囊,哪些动物的内脏更好吃等等。对于陌生的生物,安全起见,他们一向不会吃内脏。

很快,留下的就只剩一条内脏被掏空、头都被开了好几个口、鳃被挖掉的鱼。

“能吃的部分不多啊,好在个头还过得去。”拿着石刀的战士擦拭着刀上的血迹,说道。

没有拿去河水里洗,两位战士只是用树叶擦拭了一下鱼身上的血迹,然后用树叶包裹着掏出来的鱼内脏,在一棵树旁边挖了个坑埋起来。血腥味可能会引来其他东西,在部落里还行,但是在河岸边,除了空中飞的,水里说不准也有对血腥味敏感的生物,他们得谨慎些,还提点邵玄以后遇到类似的事情也要照做。

部落里用来取火的工具并不是邵玄一开始想像的那样原始,而是借助了一种粉末。每个战士身上都带着那种粉末,要点火的时候便会拿出一个汤匙状的石质工具,以及一根石杵,放一点粉末到汤匙状的工具里面,用石杵在里面快速磨动,很快那些粉末会燃烧起来,而汤匙状的工具就成了一个小火把,去点燃干草和树枝。

邵玄第一次在洞里见到负责运输食物的格点火的时候非常惊讶,原本,他以为这样一个部落会使用钻木取火,或者用打火石之类的东西,却没想到有这样方便快捷的工具。他们住洞里的孩子没有这样的取火器,必须得等成为战士离开自立的时候,才会拥有自己的取火器。

有时候看这个部落,邵玄会感觉到一种怪异的矛盾,就好像掌握的技术与部落现今的发展不协调似的。

疑惑归疑惑,现在邵玄也没有深究。

烤了鱼之后,其中一个战士试吃了一点,确定没事,口感还不错之后,三人一狼将这条鱼分食完。这点食物对于两名战士来说根本吃不饱,而凯撒对于熟食依然不怎么热衷,吃了一点就没兴趣,只有邵玄吃得满意。

吃了鱼,鱼骨头被那两个战士要了过去,说要留着当个纪念,邵玄觉得这俩人其实是想带回去跟狩猎队的队友炫耀一番。

之后那两个战士继续站岗,邵玄则带着凯撒,拖着用绳子绑着的已经死去的鱼往洞那边回去。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洞里的孩子有些都已经睡了,没睡的在酝酿睡意,或者,等邵玄回来。

洞里有个火堆,每天运输食物的格傍晚会过来点个小火堆,让洞里的孩子取暖或者烤食物等,给洞里的孩子取火用,以前都是库负责在睡觉前将火堆灭掉,今天以后都要轮到邵玄了。

站在洞口,邵玄让凯撒在洞外先等着,自己则深呼吸,大步走进洞。

还没睡的孩子年纪稍微大点,围着火堆不知道在想什么,见到邵玄进来,视线都跟着他移动。邵玄能感受到这些充满敌意的视线。毕竟,今天邵玄抢了他们想了好久的职位。

邵玄进洞之后,就爬上了边上靠洞口的一颗近一米高的磨盘状大石头上,平时这里是库用来分食物的地方,站在上面能看到洞内的每一处。

那几个年纪大些的孩子都朝这边围了过来,邵玄看了他们一眼,拍拍手,“起来,没睡的都起来!”

除了睡得太沉的,洞里其他人都渐渐围了过来。

邵玄见人过来了,便看着站前面的几个人说道:“我知道你们不服气,不乐意我接替库的职位,想把我赶下去,自己上来,这个时候不睡觉就在这儿等我呢。但是!这个是格叔说了算,你们有什么不满,有什么怨气,有什么建议和意见,别对着我,没用,有种你们去找格叔!”

站前面的几个孩子皱皱眉,显然思量着去找格的可行性。找格谈谈?格会不会生气?一生气会不会停止发食物?没食物是不是得挨饿?这样好像不行啊。毕竟年纪大些,想的也比其他幼小的孩子多一点点。

邵玄往那边看了眼,继续道:“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能接库的位子,我比你们小,没你们高,没你们壮实,为什么格叔让我来管?!”

“因为我比你们强!比你们有能力!”说得铿锵有力,撒谎脸皮都不待变色的。邵玄哪知道负责送饭的格是怎么想的?他还打算明天找格好好谈谈。只是当下,他要做的就是先把现在这关过去,将洞里这帮小“狼崽子”好好震一震,不然总得防着他们合伙找麻烦。

不是邵玄不想用缓和点的法子,只是这帮小崽子太难搞,讲道理是行不通的,而根据邵玄的观察,格这个人决定的事情,一时半会儿不会改变,所以,他既然让邵玄负责这个洞,肯定会持续一段时间,甚至更久。邵玄得一开始就将麻烦给解决了,不强势点不行。

站前面的人听到邵玄的话面露怒色,有个甚至气得眉毛都快竖起来,可话还没说出来,被邵玄吼了回去:“你给我闭嘴!”

说完邵玄就朝洞外喊:“凯撒!”

等在洞外的凯撒咬着草绳,将绑着的鱼拖进来。

洞里的人视线都放在进洞的凯撒身上,直到邵玄去取被拖着的鱼,才注意到拉进洞的还有其他东西。

“这玩意儿,我猎的!”

邵玄将捆绑在鱼身上的草绳解开,露出鱼的真身,用力提着鱼尾巴,让这帮人好好看看。

很多鱼都没有眼皮,不会眨眼,就算死了眼睛也睁得大大的。

并不怎么明亮的火光下,这条鱼本来红色的眼睛,显得有些诡异和幽暗,张开的大嘴,随着邵玄手的摆动而一张一合,围着的孩子们能看到鱼嘴里面布满的数不清的锋利牙齿,鱼身的鳞片被擦掉尘土之后,反射着冷光,这些都让本来就有些凉的夜间增添了一丝丝森寒。

离得最近的刚才对着邵玄哼声的几个孩子都不禁连退数步,眼里是浓浓的警惕之色,同时,看向邵玄的目光也由开始的挑衅和敌视,变得小心翼翼了一些。

部落崇尚强者,部落里强大的战士会受到整个部落的崇拜,而很多时候解决问题时也喜欢用一些更简单直接的方法,比如暴力。但除了直接开战之外,还可以根据各自的猎物来判断双方的实力差距,猎到的猎物更好,证明你比别人更强。

而现在,洞里的都是还没觉醒图腾之力的孩子,还没成为图腾战士,不能外出狩猎,根本不能弄到猎物,除非去抢。更别说是弄到长得这般狰狞的猎物了。

一看就是不好对付的,看那牙,被那刮一下能掉多少肉啊。

“你们能狩猎?能猎到这样的猎物?还是能搞到其他吃的东西?!你?你?你?还是你?!你们谁能做到?!”

被邵玄点到的那几个孩子往后缩了缩,摇摇头。

“你们不能!既然不能,就将所有的不满,所有的情绪,都给我憋下去!”

打一棒子给个甜枣,放完狠话当然得安抚下。

邵玄将鱼提起来。

“这,就是我第一天上任,送给大家的礼物!”

邵玄说完,洞里安静了一会儿,半晌才有个孩子颤颤地问了句:“‘礼物’是什么?”

另一个年纪大点的接着道:“能吃?”

邵玄噎了下:“……能。”心真累。

哄——

洞里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

什么不满,什么小心翼翼,什么怨念情绪,全都抛九霄云外去。

“吃”,对他们而言,大概就是世间最美最好听的字了。

第九章只要是好话,你说什么我们都信

现在邵玄充其量算是个小洞主,洞里还都是一些性情不那么平和的小屁孩。

带过来的那条鱼,邵玄按照之前那两个战士的做法去掉了内脏和鳃等,洞里有专门扔垃圾的地方,邵玄直接扔那儿了,在那里堆积着各种吃剩的残渣,每隔几天部落会派人过来清理。

鱼身除了啃不动的,其他的都吃得一干二净,只留下一个拆散的骨架,和那满嘴的尖牙。

洞里的孩子分食了那条鱼之后都睡了,邵玄留了个火把,将火堆熄灭,然后拿着火把去洞深处看了看。本来他打算着趁冬季来临前换点食物和兽皮,现在接管洞,又发现了钓鱼的法子,想着明天要不要带点人去多弄点鱼回来。屯积的食物多了,冬季也有保障,部落提供的食物毕竟不多。

部落里的人现在都赶在冬季前屯粮,每天都能看到人们制作肉干保存食物。如果能搞到更多的鱼,不仅洞里的情况会有所改善,还能用鱼去跟部落的人换保暖的皮毛。邵玄可不想冬季挨冻。

拿着火把走在洞里,借着并不算明亮的火光,邵玄大致看了看。上次来看的时候,还是刚来到这个世界上不久,一时兴起过来走了一圈,再之后就没往深处看了。

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我的地盘我做主。火得烧,地盘也得重新规划。

早期部落还小,人数很少的时候,都居住在这里,洞里做了布置,开凿了放食物、柴火、皮毛、工具武器等的地方,还有厕所,只是后来大家都出去建房,洞用来养无依无靠的小孩之后,就开始杂乱了,也空了很多地方出来,二十来个孩子都只集中在洞口附近,剩余空间很多。

洞深处也有通风口,只是因为长久没人往里面走,被封住了,就算白天进来也是黑的。

粗略看了圈之后,邵玄回到洞口附近,将白天晒过的干草铺好,熄灭火堆打算睡觉。可今晚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睡不着。洞里的事情、河里的鱼,还有白天捕鱼的时候见到的那个幻象。

想着想着,邵玄总觉得有一双眼睛注视着这边,但又不知道是谁。

火堆灭了,洞里很黑。外面的月光从通风口照着进来,带着点属于黑夜的暗蓝色。

洞里的孩子都睡着了,能听到此起彼伏的鼾声。洞口早就用厚厚的草帘挡住,那边也没有异常。

在邵玄旁边,凯撒安静地趴在那里睡觉,它都没听到异常声响,证明应该没有危险才对。

难道是洞里哪个孩子没睡,盯着自己这边?

微微摇头,邵玄裹紧兽皮衣,闭眼打算睡觉,明天还要带着这帮小崽子出去捕鱼。

只是,闭眼没多大会儿,邵玄似乎“看”到了一个一闪而过的黑影,黑影太快,以至于邵玄根本来不及看清,在黑影之后,又有一双双泛着淡淡的暗蓝色光芒的眼睛出现。

什么东西?!

邵玄一震,猛地睁开眼。

周围还是跟刚才一样,洞内漆黑,只有月光照进来的地方还有点朦胧的亮。

邵玄现在是彻底睡不着了,翻了个身,正好看到上方洞壁上开凿出来的通风口。

平时就算是晚上,通风口也不会堵起来,不会有什么麻烦。

想了想,邵玄爬起来,因为他睡觉的地方本来就高些,现在只要站起身就能从通风口看到外面。

外面有月光,反倒被洞内要亮一些,能隐约看到附近的景物。

在洞外有一个近五米高的石柱,这是早年立在这儿的,作用类似于日晷,当年居住在洞里的人会根据石柱在太阳下的影子来判断大致时间。现在部落的人都离开了,住洞里的孩子出去时还会在石柱上面刻刻划划,再加上风吹日晒,石柱早已经不是当年的样子,柱身坑坑洼洼,只维持了个大致的形状立在那儿。

而现在,石柱的顶端站着一只鸟。

那种鸟邵玄认识,他第一次见的时候还以为是蝙蝠,后来才知道,这是一种长得很像燕子的鸟,飞得极快,只在夜里活动,而且,这种鸟它是吃肉的。

部落的人叫它们夜燕,这倒是和邵玄知道的蝙蝠的小名很像,可惜它比蝙蝠凶残得多,还喜欢群体居住,有时候一动就是一大群。

所以黑夜里部落极少有人会出去,出去也要点燃火把,不然容易受到夜燕的攻击。

一般人听不到这种夜燕的叫声,但部落的人说,强大的战士其实是能够听到它的声音的,相传夜燕的声音很刺耳,不过大多数人都没听到过,只是口头相传而已。

而就在邵玄往石柱上看过去的时候,歇在石柱上的那只夜燕也敏锐地看了过来。

月光下,夜燕的眼睛反射出暗蓝色的光,就跟刚才邵玄闭着眼的时候浮现在脑海里的影像一模一样。

夜燕不会从洞的通风口进来,它们喜欢站在远处观望,然后找到落单的目标,群起而攻之。这半年来,邵玄从来没见过一只夜燕钻进洞过,但如果谁要是晚上不拿着火把出去,铁定被攻击。

轻轻呼了一口气,邵玄不再去看外面,躺下来打算继续睡。

知道了刚才脑海里那一闪而过的黑影和暗蓝色的双眼到底是何物,邵玄却并没有能立刻就安心睡着。

邵玄觉得,他似乎能“看”到附近危险的生物,比如白天的那条鱼,再比如现在站在外面的那只鸟。

次日早晨,天气晴朗,阳光闪耀。

邵玄和往常一样,起来将垫着的干草捆起来带会儿拿出去晒。

拍拍手掌,邵玄对洞内躺着的那一大片说道:“醒了没有?有多少人醒了,起来跟着我去捕鱼。”

没动静。

“捕的鱼可以吃,就是昨天那种。”邵玄继续道。

稍微有了点动静,不过不大。

有些孩子依然睡得死沉,雷打不醒,而有些就算醒了,听到邵玄的话还得再纠结一番,毕竟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不可能因为邵玄一句话就改了,他们习惯了每天这个时候睡觉,睡到下午等着发食物。还有些人就算睁眼了,但没清醒,打了个哈欠之后接着睡。

最终,二十来人只有四个人跟着邵玄出来,洞内年纪最大的两位就在其中。剩下的两个,一个叫屠,人很胆小,白瞎了这么个霸气的名字;另一个叫巴,这孩子说话有些结结巴巴,性子相对来说要憨厚一点,当然,抢食的时候除外。这俩小孩都十一岁,不过体格相差明显,巴比屠要高出一个头,看上去跟洞里最年长的两个十三岁的小孩差不多,屠则很瘦小,跟邵玄差不多。

邵玄让凯撒挖了点石虫,草绳还是用的昨天的,那个能浮在水面的黑色半球也拿着,然后带着四个小孩一起来到河岸边。

今天负责看守的还是昨天的那两位战士,他们昨晚就没回去,得连续看三个夜晚才能换其他人。见到邵玄两人还笑着打了声招呼,说了几句话。

这让洞里另外四个孩子很稀奇,平时他们在部落里走动可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两个年长的孩子因为昨晚的事情,与邵玄争抢的心思淡了些,见到现在这情形,心思就更淡了。在他们看来,跟部落里的战士相处得好的人,总会得到很多好处,遇到麻烦会有人帮忙,就像之前的库,因为认识山腰的一些人,平时没少得到大家的羡慕。

邵玄将东西准备好,跟四人说了下待会儿要做的事情。

“……就这样,很简单,带会儿跟着我,我说什么你们照着做就行,到时候捕到鱼咱们自个儿分着吃。”

一听到吃,果然四个人眼睛都亮了,因看到河水还担忧的神情也消散不少。

草绳长度有限,这次邵玄照样没打算将饵扔远,也没让凯撒帮忙,后面四个孩子代替了昨天凯撒的位置,凯撒则静静蹲在旁边。

四个孩子手里握着草绳,都很紧张,除了第一次接触河里生物的紧张之外,还有第一次捕鱼的兴奋。

“好,现在先不要动,待会儿听我的口令。”邵玄扔了饵之后,盯着水面上,说道。

很快,水里就有了动静。第三次捕鱼了,邵玄有了经验,立刻喊道:“拉!”

听到邵玄的话,四个孩子攥紧草绳,憋了劲往后拉。

四个孩子合起来毕竟比凯撒要强些,这次拉鱼还挺顺利。被拉起来的鱼跟昨天邵玄第一次捕到的差不多。

四个孩子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鱼,还是这种极具杀伤力的,在邵玄让他们松手之后,立刻捞起带在身边的木棍使劲朝着鱼砸,尤其是屠,胆子小还偏偏往前凑,一边挥着木棍打鱼头,还一边惊恐地叫,听得邵玄都想将他给打一顿。

“行了行了!停手!”邵玄阻止他们的动作,将围在鱼周围挥棒子的四个孩子拉开。

邵玄一开始就跟他们说过这种鱼的危险,让他们带着长点的工具,打鱼的时候也防备着些。现在,四个孩子倒是防备了,可惜第一次捕鱼,对他们来说是生平第一次狩猎,太激动,各种情绪混合在一起,下手的时候完全是憋足了狠劲,全身力气都发泄出来了,四个人合力,就那么一会儿,邵玄拉开他们往鱼身上看的时候……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打成这样,怎么吃啊。

第一条鱼先扔旁边了,邵玄又指挥着他们捕了第二条,这次总算保留了完整的,杀鱼掏内脏,又去找那两个战士借火,将鱼给烤了。

昨晚邵玄带回洞的那条鱼虽然看起来比较大,但骨头太多,能吃的部分所占比例不大,再加上洞里二十多个孩子,分到各人嘴里的就很少了。可今天不是。

半米长的鱼五个人分,鱼骨头再多每个人也能吃到不少。

四个孩子都很激动,言语匮乏不知道怎么表达,还得顾着吃,于是只能笑了,笑得像**。

“真好吃。”屠说道。

“嗯哪,吃鱼补脑。”邵玄道。

“补脑是什么?”一个孩子问。

邵玄想了想,简单地解释:“就是你们会长得更好。”

“长得……更……更好,是……不是……就……就能变……变强……大?跟……图……图腾……战士……一样?”结巴问。

听到结巴的话,另外三个孩子也抬头看向邵玄,眼里闪着光。

洞里的孩子虽然性情多凶悍,但也不怎么会隐藏情绪,心里想什么面上就能看出来。

而此刻,四个孩子看着邵玄的表情,似乎在催促邵玄:你快说你快说,只要是好话,你说什么我们都信。

于是,邵玄将原本即将出口的话又给咽了回去,顿了顿,才违心地“嗯”了一声。

河水缓缓冲刷着河岸,水面上看似风平浪静,但刚才,邵玄又“看”到了长满尖牙的鱼嘴影像,比昨天的要大得多,只是影像比较淡,大概是那条大鱼离得比较远。

望不到边的淡水河里,危险与机遇并存。

冬天的口粮,就在这里了。邵玄心想。

——————————————————————————

开坑一周了,感谢大家的打赏和推荐票,今天还看到打赏汤圆了,谢谢各位!

大家元宵节快乐!

在外工作求学不能回家的朋友们记得给自己煮一碗热腾腾白溜溜的汤圆。

第十章跟着我,有肉吃

吃饱之后,五个人合力又捕了六条鱼,一条给了凯撒,没烤,它爱吃生食,至于剩下的五条,邵玄一人分一条,当战利品。

邵玄带着四人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