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3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过去的这一年找到的药材,有一部分并非所需要的,只是因为很多药植长得比较像,不容易辨认而已。就算给他们的兽皮卷上画了图,但每次先遣队带回来的还是有错误,就比如归壑最后这次狩猎带回来的药植中,就有一些需要剔除。

这就是一个交流断层。

巫无法将自己所说的东西详细具体地告知外出狩猎的战士,单纯的文字语言,没有一个真实的图形,没有实际的操作演练,意愿的交流还是会大大降低。

这并不是他们的错,毕竟不是谁都能跟邵玄一样看懂巫卷。

若是有一天,大家都能看懂巫卷就好了。

这么想着,邵玄抬眼看了看面前的石桌。

桌上有一张并未写完的巫卷,邵玄拿过来看了看,里面的内容让他有些意外。

这里面画的是关于耕种的事情,但可惜的是,邵玄通过这些图所看到的画面并不清晰。

这是一份古卷誊写的版本,也不知道经过多少次誊写,初绘者的原始意识已经模糊。

古卷誊写,因为并非自己亲眼所见,相当于只是观看了别人的表述,然后再转述,转述难免会添加一些个人的主观意识,

就好像,一句话,从一个人传给另一个人,意思不会改变多少,但是,经过多人传达后,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

九成九的情况下,会改变原话。

而古卷誊写的版本与原版的卷画相比,虽然也能够看出一些东西,但却增加了一些模糊感,并不如原版的那般清晰。

就如面前的这份,巫没有亲自经历过耕种,绘制的时候自然无法体会到原作者的意愿。

留下来的这份,应该是巫从曾经某一任巫的誊写版本,再次誊写而成。巫既然将它留在这里,说明并没有要避着邵玄的意思。

邵玄看了会儿巫誊写的那份兽皮卷,虽不太清晰,但他依然能确定,这里面所绘的画面,并非是部落所在这一带任何一处,巫卷上的,更像是平原地区,有广袤的农田,肥沃的土壤,看不清种植的是什么,但能看到一些模糊的人影在农田里忙活。

可惜的是,部落如今所在的这一带,并不适合耕种,部落的人也没那个心思,训练地一带的山里也有一些能吃的植物,对部落的人而言,已经足够了。

巫想见到如兽皮卷里所绘的那般场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他留下这份誊写卷,大概也想让邵玄憧憬一下,对每一个部落的人来说,那般场景确实震撼。

可惜,就算是巫,也不会料到邵玄的特殊。

将兽皮卷放到一边,邵玄继续自己的练习。现在他并不是照着巫卷誊写,而是自己画图。

他现在想画的是一种在绿地见到的植物。酝酿好一会儿,再落笔艰难画完之后,往兽皮卷上一看,光看兽皮卷上画的符文一般的画,真难以将其与绿地的那棵植物联系起来,线条扭曲得像蚯蚓似的。

不过,审美是其次,重要的是,能否将意识海中所想的画面绘制出来。

对邵玄来说,他已经成功了。

上辈子邵玄那位考古的同学说过一句话:“史前艺术是史前意识形态的存在,而非审美存在或审美意识形态存在。”

当时邵玄不理解,现在,却似乎明白了不少。

巫卷制作者,只是在生存现实中,以这样一种绘画的方式,借助传承的力量,将意识通过画的方式刻画下来,仅此而已,无关美丑。

这样一想,邵玄平衡不少。

看着刚画出来的图,邵玄心想:这要是拿给上辈子那些考古的人看,他们想破头都不会知道这到底画的是什么。

第一零五章这事不难

听阳光说了之后,邵玄才明白这场争吵的前因后果。

虽然在山下很多人看来,狩猎队的小头目已经是很厉害的了,但是,在这里,荞麦家还真不算是多大的“权贵”。

就邵玄所知,这里不少说得上话的孩子,父母至少是小头目的级别,这也就算了,他们爷爷一辈往上,都曾担任过部落要职,首领、狩猎队大头目等皆有,甚至还有人的祖辈出过几任巫,累积下来的优势是非常明显的,在部落的地位也会比其他人高。

相比之下,荞麦家在这里顶多算得上是没什么底蕴的新贵而已。

而阳光这俩,从出生开始,很少来这个训练场,平时会被荞麦夫妇带到战士的训练地去,这个山上很多孩子都有同样的经历,他们有人护着,去图腾战士的训练地也不会受伤。而冬季,因为以前阳光还小,冬季也不想出门,就一直没跟其他人一起来这个专属于“娃娃”的训练场练习。

阳光兄妹认识的大多是麦的狩猎小队里其他战士的孩子,跟山上很多人并不熟,不过,今年冬季,阳光兄妹决定好好锻炼一下,争取能够在这个冬季结束之后觉醒图腾之力。

只是,他们不了解训练场地这里的局势,以及这里的规矩。

既然是专门给未觉醒的孩子使用的训练场地,那大人们就不会插手,不论是这里的管理还是规矩,都是未觉醒的孩子们定下来的,就算是先辈们,也都是从孩子过来,当年他们定下了的规矩,很多到现在依然使用。

而这里的规矩就是:想来这里训练?可以,先挂牌。

所谓的挂牌,就是将写着自己名字的石牌,挂上训练场地旁边那棵高高的石树。挂上之后,才有资格进场。

训练场边的那棵石树,邵玄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还以为是一根电线杆,靠近了仔细观察,用手触摸,才发现并不是,它还真是一棵树。

这棵石树的历史很久了,可能有几百年,听说从这个训练场建造的时候就已经在了,只是长得特别慢,十多年也看不出来长了多少。

先辈们留下了这棵树,后来成为这帮孩子进场训练的资格决定者。

石树有两人粗,近五十米高,细细长长的,只有顶端的地方长了叉枝,下面很大一部分都是光杆。其他季节的时候,新进场的人会沿着这棵树往上爬,然后将写着自己名字的石牌挂上一根叉枝,直到某天他们觉醒了图腾之力,成为战士,便会将自己的牌子取下来,正式离开这个训练场。

这相当于是一种仪式,已经持续了数百年。

若是平时,这对于阳光来说,并不算什么,虽说石树看上去跟石头很像,但树干表面也会如树皮一般粗糙,对他们来说,攀爬起来并不算太难。

原本,特殊情况下是可以通融点的,比如这样的天气,根本无法攀爬。但是,今天情况有些巧。

今儿有两方人马准备较量一番,赢了的接下来二十天能在这片场地训练,输了就麻溜走人。

这样的较量其实每年冬季都有,因为这个时候,山上不少人都在准备着觉醒事宜。而为了保持一个最佳的状态,迎接冬季结束前的预选,他们会尽力争取这片场地的训练时间。

山上的地方,也就只有这里比较宽敞,适合投掷等训练。山下倒是有大片空地,可惜,他们不愿意下山。

而且,这片训练场地,已经成为了一种身份的象征,能过来,就算是被带来打酱油的,也会欣喜不已,比如去年的库,就被人带到这里过,只是他没有挂牌,不能进场,只能在旁边看,就这样,库也经常跟山下的人吹。

原本,安排的训练时间是,大家轮番着来,前面十天你来使用场地,后面十天我来,然后再轮换。但到了这个时候,就是拼谁的拳头硬了。

部落人,解决问题的方式自然是较量。

部落里,孩子之间的相互较量,在很多人看来是很有必要的,他们也赞成这样的方式。

甭管这个时间点到底轮到哪一方的人马使用场地,大家的思维是:反正我们现在想训练,你让不让地方?不让?来,打一场吧。

赢了就是对,不对也对,输了就是错,对也不对。

在这个训练场,抢地盘就得用这样直接的方式来决定。

而每到这个时候,双方也会将自己的亲戚朋友拉过来助阵,包括已经觉醒的图腾战士。邵玄看到了矛和莫尔等人,只是一般来说他们不会出手而已,就在旁边看着。

两方人马,家里人属于不同的阵营,要么是塔那一边狩猎队的,要么就是归壑那一方。

刚好这个时候,阳光兄妹过来说想加入,作为同一阵营的人自然会选择通融,但对方就不同意了,搬出先辈们的规矩,死咬不放,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阳光兄妹没忍住,踹了人。

刚才那个被阿光踹了脸的孩子,还嘲讽阳光兄妹“他们肯定是怕高”。

了解事情始末,邵玄看着那棵石树。

和别的树不同的是,现在石树表面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在不破坏石树的情况下,将写了自己名字的石牌挂树顶上去,这难度不小。

就算是图腾战士,想要这么爬上去,也不容易。

看了看包得跟肥粽子似的阳光兄妹,再瞧瞧那棵近五十米的树,估计这俩刚跳上去,就能顺着结冰的树干滑下来,更别提往上爬了。

“不能使用石器?”邵玄问。

“不能,那样就会破坏石树,但不限制绳套。”说话的人跟阳光兄妹差不多大,语气略带高傲,眉目间还有些阴沉感。

说完,蒙朝阳光兄妹阴测测地笑了笑,那神色就似乎在说:你不是力气大么?那你扔啊!

“他叫蒙,可坏了,就是他不让我们进场。”阿光跟邵玄告状。

这样的天气,寒风加大雪的,不少尚未觉醒的人都冻得牙齿打颤。一些人心里想着,反正阳光兄妹也做不到,赶紧放弃得了,他们还想看今天的对决呢!站在这里挨冻也不是个事。

“所以,你们现在想怎么样?”邵玄看向阳光兄妹。

两人同时露出沮丧之色,就算平时鬼点子多,这时候也想不出什么法子。

“其实这事可以先放一放,等待会儿我们较量完,接下来二十天这里就属于我们,阳光也能在这里训练。”矛走过来说道。

蒙身后的一个人听到矛这话嗤笑一声,“说得跟有多厉害似的。”

眼看着双方又要吵起来,邵玄摇摇头,双方阵营的争斗是一回事,进场资格依然是被对方紧抓不放的话题。

“其实,这事也不难。”邵玄说道。

周围正要开吵的人,听到邵玄这话,头唰地同时看向这边。

不难?

说大话吧?!

不仅是蒙那边的人,矛等人也疑惑地看向邵玄,不明白邵玄为什么会这样说。

“不能使用石器?”邵玄再次问。

“不能!”蒙说道。

“不能让其他人帮忙?”

“不能!”

“除此之外,寻求其他帮助都可以?”

“可以!”

“这就简单了。”

说着,邵玄在百双视线中,曲着手指伸进嘴里,吹响了一声哨。

第一零六章原来还可以这样!

PS:看《原始战记》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哨音在风雪中传向远方。

听到邵玄这声哨响,有些人还面带茫然,不明白邵玄到底想干什么。而另一些人想到什么,面色变了变,抬头看向空中。

“啊!!”

阳光兄妹惊喜地叫了一声,他们已经知道邵玄所说的办法了,睁大眼睛看向天空,就算雪落到眼睛里也只是匆忙擦一下,擦了继续盯,生怕错过。

“到底怎么回事?”蒙侧头问身后的人。

“那只鹰……”

蒙顺着对方所指的方向,看向天空某处。

一个黑色小点出现在天空,很快,小点变得越来越大,飘飞的大片雪花也无法遮住它飞过来的身影。

“喳喳!是喳喳!”阳光兄妹乐得恨不得使劲跳几下。因为认识邵玄,所以他们对喳喳也有所了解。

而其他人,则各有想法。

对部落很多人来说,喳喳就跟凯撒一样,只是得到了巫的许可,能在部落活动而已,甚至有很多人认为,这样的猎物,早已经失去了山林里的锐气,他们看不上眼,就算没有巫的许可,他们也未必会去主动猎杀。

就跟大部分战士的心理一样,狩猎,猎杀强大的猎物更有意义,一个不再凶悍的动物,对他们来说,无视就好。

他们平时也经常会看到空中那只鹰飞来飞去,却从未深想这只鹰到底能够做什么。

不是他们蠢,而是数百年的思维和观点,让他们一开始并不会往那方向思考而已。包括阳光兄妹。

喳喳在上方高高的天空盘旋,却并不落下。

邵玄抬手打了个手势,然后,众人就见天空中的那只鹰,朝着邵玄飞过来。

“这么远……那只鸟竟然能够看到他手上的动作?!”有人低声叹道。

“我阿爹说,鹰能看到很远地方的兔子。”另一人说道。

“厉害!!”

“那它也能看到远处的危险了?要是真能看到,就不用阿爹他们去冒险了。”不知谁说道。

周围原本的议论声顿时一滞。

是啊,要是它能看到远处的危险,能提前预警,外出狩猎的时候,是不是就能避开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众人心想。

但是,他们依然不认为一只野兽能做到那样。又不是人,也不会说话,仅仅只是一只会飞的鸟而已。

嗖!

黑色的身影一闪而过,连周围的雪花都被强行扭转了方向。

众人看过去。

随着翅膀震动的声响,喳喳降落在邵玄伸出的胳膊上。

周围这么多人,喳喳也不怯场,一双鹰眼扫了一圈,然后自顾自啄了啄毛。

邵玄放低手臂,让阳光兄妹能更好地跟喳喳交谈。

“喳喳,帮我把这个挂到那个上面去,就是那棵树,树顶上有叉枝,随便挂到哪根叉枝都行……”阳光兄妹将手里的石牌拿出来,对喳喳说道。

石牌并不大,还不到他们小巴掌的一半,用皮绳穿着。这样的石牌,山上很多孩子都有,有些是刚出生就备好的,有些是后来写的。就算很多人并不会用上这种石牌,但看别人家做了,自家也跟着做一个。

石牌的石料用的都是中上等甚至上等的好石料,制作皮绳的皮也是凶兽皮,不容易断。

在阳光兄妹拿着石牌跟喳喳说话的时候,其他人也紧盯着这边,大部分人依旧不信,见阳光兄妹竟然还跟喳喳这样说话,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它听得懂吗?”

“山林里的野兽也很聪明的。”

“就算能听懂,它能照着做?”

“不会吧?我阿爹说山林里的鸟都很凶残的!怎么可能听话?”

一些人正在低声交流自己对于“鹰”这种动物的了解,一扭头,就见阳光兄妹抬手去碰那只鹰,大家话都不说了,一双双眼睛直直盯着那边。

喳喳有些不耐烦,每次这俩都动手动脚的。

见喳喳朝着阳光兄妹俩的手啄过去,众人心同时跟着提起来,就连蒙以及站在边上的很多年轻的图腾战士们,也都一眼不眨地看着。狩猎过的人,自然更清楚这类鸟的凶悍。

刚才被阿光踹过的人还在心里乐,看吧,被啄了,听说鹰这种鸟,啄一下能去掉一块肉!

可是,让众人目瞪口呆的是,被啄了的兄妹俩,手上一点伤都没有!

果然,这只鸟被养得连啄都不会了,这样软趴趴的啄,跟山林里那些鹰简直不能比。一些人顿时露出不屑的神色。直到,矛旁边的一个人,拿着一根木棍接近喳喳,他想碰一碰又不敢,只好用木棍试探了。

结果,那根木棍还没等接近,喳喳就振动翅膀,冲着伸过来的木棍使劲啄了过去。

咄!

那人只感觉握着木棍的手有些发麻,再看看木棍刚才被啄的地方,一个洞出现在上面,要不是木棍比较粗,大概会直接啄穿。

这下,大家不说什么了。

若谁不信,可以伸手试试,不过,没谁是傻子。

喳喳还想冲刚才伸木棍的人动爪子,被邵玄止住了。

“未经允许的人,靠近的话会被攻击。”邵玄说道。

这时,阳光兄妹已经跟喳喳说完话,将手上的石牌递出,两块石牌叠在一起,皮绳也套着,还搓了搓,看上去就像一股绳。

“喳喳你要是能帮忙,回去我找阿爹要凶兽肉给你吃!”阿光说道。

“去吧。”邵玄抬了抬手臂。

喳喳爪上使力,震动翅膀,飞起的时候便将阳光兄妹的石牌抓着,一眨眼,已展翅于天空。

类似的训练邵玄做过,甚至比这个要难得多,所以,将阳光兄妹的石牌挂上石树顶端的叉枝,这个任务对喳喳而言,相当简单。邵玄并不担心。

训练场边,众人看着那只飞起的鹰,朝石树那边过去。在众人想着它什么时候减速,靠近树了该怎么做的时候,喳喳却并未降低速度,如风一般,从石树顶端一根叉枝旁飞过。

很多人并未看清喳喳的动作,在他们看来,那只鹰只是从树旁快速飞过而已,没有做任何事情。

“它果然没照做。”有人说道。似乎本该如此,但也有些说不出的失望。

“不,它已经将石牌挂上去了。”站在蒙身后的人说道。

图腾战士与未觉醒的人毕竟不同,他们的眼力也要强上很多。

话音刚落,众人就听上方传来一声“叮”的轻响,那是石牌撞到树枝上冰层的声音。

石牌挂上去后,会沿着叉枝的尖端往下滑,在这样的天气里,很快石牌上的皮绳会跟挂在上面的其他石牌一样,被越结越厚的冰层覆盖,任风怎么吹,也不会被吹落。而等冬季结束,叉枝上的冰层融化,尖端会长出灰白的叶子,这些叶子也会阻止风将石牌吹落,所以,除非有人特意上去将石牌取下,一般而言,再大的风,也很难将石牌从上方吹落。

蒙脸上的表情变换不定。

竟然用这样的方法!

可这确实并没有违反规则。

他们从未从想过,也一直认为,野兽和凶兽,都是用来猎杀的,与人处于对立的状态。

为什么野兽会这么听话?凯撒如此,连这只鹰也是?

在场的人中,有人看着再次回到邵玄手臂上那只鹰,若有所思。

在他们无法做到的时候,绞尽脑汁也不能尽善尽美的时候,原来还可以这样!

第一零七章较量

PS:看《原始战记》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完成任务之后,邵玄便让已经相当不耐烦的喳喳飞走了。

说起来,邵玄算是钻了规则的空子,有些欺负人的意思。但是,现在情况比较特殊,对方强人所难,以前这个时候都是直接通融,这样的环境下,还真没人能爬到石树上去。

同时,邵玄也了解阳光兄妹俩,以他们两人的性格,虽然现在有喳喳帮忙,但等冬天一过,石树上的冰层融化,他们还会再次爬上去,就算只是爬上去摸一下石牌,也会让他们安心,那样才算是真正的名正言顺。

果然,喳喳飞走之后,看着蒙那张阴沉的脸,阿光“哼”了一声,“等冬季结束后,若是我们没有觉醒,我们会自己再爬上去,你给我等着!”

阿阳也再旁边点头附和,“我也会爬。”

喳喳虽然飞走了,但刚才的情形在很多人心里已经留了印。影响的深浅无所谓,以后遇到类似的事情,他们可能会再次想起。

孩子的接受能力,比大人们要强,扭转思想,自然是从娃娃抓起。而且,这个冬季结束后,来年狩猎时,邵玄还打算带着凯撒出去,他也希望大家会渐渐接受这样的方式。

部落先祖们所绘的图中,也有带着猎犬狩猎,或许哪一天,那样的盛大情形会再次出现。巫的态度也是同样的。

“好了,既然事情解决,我回去了。”邵玄对阳光兄妹说道。

“别走!玄哥,待会儿我们还要决斗呢,我要上场!”阿光说道。

蒙那边的人一听,顿时嚷嚷开了。

“阿光你不准上场!”

“就是,你可以让阿阳来!”

“对对对,阿阳,你怎么能让你妹妹参战?”

他们之前刁难阳光兄妹,一个是因为双方争地盘,想恶心下对方。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阿光的力气大,还是女孩,她要是上场,蒙这边还真拿不出合适的人。现在有人说让阿阳来,便都应声叫嚷起来。

邵玄看着这帮小子,心里好笑。这帮傻孩子,被两兄妹骗了还知道,刚才一有人说让阿阳来,两兄妹嘴角都没忍住往上扬了扬。

三局两胜制,双方都出三个人。

邵玄和矛等人站在边上围观。

未觉醒图腾之力的小孩子之间的打架非常简单,不准使用石器,直接肉搏,招式都是跟长辈们学的,但因为没有真正狩过猎,再加上力量达不到,穿得还厚,各方面结合起来,气势自然也就弱了许多。

邵玄看着场上两方的孩子较量,因为穿太多,看上去就像两个肥粽子在对撞,邵玄差点笑出声。不过,对于这帮孩子来说,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邵玄也一直维持着脸上的表情。

和邵玄想的一样,阿阳上场之后,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就将对方摔地上三次,第四次直接摁在地上揍,直到对方认输。看来,阿阳也憋着一肚子气,现在才发泄出来。

再看看周围人的表情,除了心里早就有底的,其他都非常精彩。

最后,蒙那边就他一人赢了一场,另外两场皆输,接下来二十天他们都不必来了。

部落的孩子有一样非常好,他们输了之后不会找多少借口,也不会事后专门去下绊子阴人,从哪里跌倒,下一次就再次爬起来,打输了,下次再打回去就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