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3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见木盒里还有几根,邵玄伸手拿过来一根,轻捏穿心梗的梗身,从下到上,沿螺旋捏动。

“你不要乱……”归泽意识到旁边邵玄的动作,正准备让邵玄别乱动这些药草,毕竟他是生手,可一扭头,看到眼前的一幕,后面的话又给憋了回去。

只见邵玄快速捏完之后,一手拿着那跟半臂长的穿心梗,另一只手拿着一把小石刀。

这刀是邵玄专门用一块上等石料打磨出来的,而石料则是上半年因为邵玄立功,巫让人送过来的,并不算大,毕竟上等的石料极难寻找。打磨了一些小石器之后,剩余的石料留着,第一天看到归泽用来剥树皮的小石刀后,回去邵玄就自己打磨了一把。

上等石料不易打磨,用了几天才打磨完成。今天才带上,没想就用着了。

刀影连闪,数次之后,邵玄又将刀收回,然后跟剥香蕉似的,将穿心梗皮从头往另一端拉,非常顺畅!

完全不像刚才归泽给穿心梗剥皮的时候那种艰难感。

看得归泽都忘了手上的事情,睁大眼睛,直直盯着邵玄手头的动作。

而在将皮拉至接近尾端时,按照归泽平日的做法,应当用石刀直接将皮和尾端的一部分直接切掉,至于内芯,一般都是从中间纵切后,再一点点小心刨出来。

但是,邵玄却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在接近尾端的时候,捏着尾端轻轻一扭,然后一拉,一条黑色的细长内芯就连着尾端,被拉了出来。

归泽:“……”

脸上的表情已经僵了。

她不是没尝试过,正因为尝试过,才知道要将内芯这样拉出来有多难,但是,在她面前,原本以为什么都不懂的生手,却轻而易举做到了,如若千百次练习过一般,整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不带一点停滞!

其实邵玄也不太清楚,为什么第一次接触这个就能做到这般完美?

就像是……一种本能。并非邵玄自己的本能,而是看过那些巫卷之后,带着的一种类似本能的意识,操作的时候,似乎有个人在告诉他,就该这么做,该如何用力,如何拉扯。

一整套动作,几乎完全复制了兽皮卷上,那一串关于穿心梗的符文所浮现出来的场景。

因为邵玄的加入,药很快就配好,归泽拿着药跑了过去,留下药屋里邵玄跟那只龟大眼对小眼。

约莫两个小时后,巫才过来,面上带着疲惫。归泽留在那边照看伤员,并没有跟巫一起回药屋。

巫进门的时候,邵玄正拿着药物废料喂龟。

“那边怎么样了?”邵玄问道,顺便递了一杯水过去。

巫坐在木椅上,接过水喝了两口,缓了缓,道:“还好。”

那意思就是没危险了。邵玄继续拿废料喂龟。

巫盯着邵玄看了看,刚才归泽已经将邵玄处理穿心梗的事情说了,他并没有太大的惊讶,眼神扫过角落的石桌和桌上的兽皮卷,开口,语重心长地道:“阿玄。”

“什么?”

“你,想当巫吗?”

“不想。”

巫:“……”心都碎了。

+++++++++++++++++++++++++++++++++++++++++++++++++++

===================================================

新的一周求推荐票支持。

顺便说一下,本书将于五月一号(周五)零点上架,五一期间貌似是有双倍月票的,在此陈词先向大家预求一下下月的保底月票。

PS:得了一种名叫“上架前期焦虑综合症”的病……从星猎到回猫,从回猫到原战,这个病依然没治好。

第一零一章巫的要求

换做部落其他人,听到巫这话,大概会激动难耐,但偏偏坐在这里的是邵玄。

巫也早料到邵玄会拒绝,但是没想到会拒绝得如此干脆。

要说巫找继承人这事,其实老早就开始了。

作为整个部落的精神领导,巫的人选是绝对不能将就的。所以,近几任巫都会花很大的功夫在接任人的挑选上。

部落另一个狩猎队大头目归壑当年还小的时候,被巫看中,打算从小培养,还特地为他取了“归壑”之名。

“归壑”之名,来源于祈福巫咒“水归其壑”一句,可见当年巫对归壑抱了多大的期待。

可惜的是,巫那时候正在研究几份新找到的药植,一投入,就忘了盯着,等回过神,发现归壑已经马不停蹄地奔往战士之路,追求力量的巅峰,一去不回头。

归壑和部落其他人一样崇敬巫,若是谁说巫一句不是,他能直接拼命。但,他从懂事起,最大的目标就是成为强大的战士。

巫倒是并未生归壑的气,只是开始反思。

部落的主体思想确实都是成为强大的战士,对于力量的追求相当执着,强迫过来的人也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巫。继任的人,必须是心甘情愿的。

自归壑之后,巫又开始注意起部落的其他人。

因为大家都想成为战士,巫便想着从不能觉醒的人里面挑选,若是不能觉醒,是否就会全心全意担任巫之职?

能不能觉醒图腾之力无所谓,只要符合要求,等接任的时候,自然能够从巫这里得到传承下来的属于巫的力量。

至于原本的强悍力量,在担任巫之后,其实并没有多大的作用,因为,巫不能走出部落。

巫不能出事,没有谁能保证在走出部落之后会不会发生意外,所以,一般来说,部落的巫,从继任起,接过上一任手里的担子,就不会再走出部落,部落的任何一个人,不会让巫涉入险地。

首领没了可以再选一个实力强的,但巫不行,每一任巫都是很早就开始选看,看中之后便开始言传身教,这是一个传统。

至于所谓对人选的“要求”具体标准如何,没谁说得准,那完全是巫决定的。

历任巫中,有男有女,有战士,也有从未觉醒图腾之力的人,所以,能否觉醒图腾之力这并不是决定性因素。但是,在归壑之后的二十多年,巫依然没能找到合适的人选,他偶尔也会下山,去看看近山脚区的其他孩子,可每次都是失望而回。

直到有一天,归壑抱着他出生没多久的女儿过来,请巫赐名。巫在看到归壑怀里那个小婴孩的瞬间,便再次动了心思,为之取名为“归泽”,依然源于祈福巫咒。

“土反其宅,水归其壑,昆虫毋作,草木归其泽……”

所以,很小开始,归泽就被当做下一任巫在培养,当时只有居住在山顶的少数人知道。

但是,巫没想到之后又见到了邵玄。

邵玄从觉醒开始,就表现得与其他人不同,自那时起,巫便真正开始留意,而且,之后对邵玄的看法一次次被诸多事情刷新。

若说提升比其他人快,原因归于资质之说,那邵玄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恢复能力比中级图腾战士还强,那又该作何解?

现在还能看到巫卷!

为什么会拥有这样的力量?

巫其实也说不清,不过他更偏向于火种的原因,部落的火种是残缺的,而邵玄自打觉醒的那一日起,就更像是完整火种下的觉醒情况。但同时,又有一些类似于巫的能力,看到一些其他战士看不到的东西。

巫交替的时候,会将巫的能力也传给下一任,但是,邵玄并没有得到传承,却已经具备类似的能力。

莫非他是前面某任巫的后代?也说不通,巫卸任的时候,传给下一任时不会有所保留,“巫”不会那么自私,忠诚度不可怀疑。

而且,翻了好几卷人口登记的卷轴,确认“阿玄”祖上的的确确都是部落里比较普通的战士。

到现在巫也没找到确切答案,但他并不纠结于此。

还打算说服邵玄接任巫之职,不想竟然会被如此干脆地拒绝。

“真不想?”巫难得又问了句。

邵玄看向巫,不语。他跟本土人是不同的,想法、观念、处事原则,等等一些,都有极大差异,如何担任?但这些,他不能说。

“罢了,”巫叹气,不再针对这个问题,转而问道:“那些兽皮卷,你都看了?”

“看了。”

“懂了?”

“懂了。”

“阿玄,你想看更多的巫卷吗?”巫问。

“想。”巫卷里面,记载了很多让邵玄非常好奇的东西,同时,他猜想,一些更古老的巫卷里面,或许有部落更多的秘密,他想要了解部落,只能从巫这里着手,而巫卷,则是极好的“历史书”。

“我可以给你看更多的巫卷。”巫缓缓道。

邵玄并未出声,而是等着巫接下来的话。

巫抬起头,视线扫过放着药草的石桌,继续说道:“我希望,你能帮一帮归泽。”

“这个自然。”就算巫不说,邵玄也会将自己知道的教给归泽。帮别人也是帮自己。狩猎前发的药包都是归泽准备的,能让归泽的办事效率更高,邵玄自然乐意。

巫满意地点点头。他毕竟老了,而且手头的事情也多,心有余而力不足,在教授归泽上面,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药草的处理方法也不可能每一种都亲自教授,归泽掌握的药草知识,其实很多都是从别人那里学到的。比如穿心梗,若是有时间专门教一教,或许归泽会更快掌握。

不过巫一直想着,或许等归泽接下巫的担子,得到巫的传承并能看懂那些巫卷之后,自然能懂了。而他花更多的时间教给归泽的,则是心性、态度、世界观,以及一些基于部落大局方面的事情,这些才是重中之重。

而如今邵玄的表现,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虽然难免有些遗憾,但总的来说,巫还是满意的。跟邵玄聊了一下这几天拿过来的巫卷上的药材,巫才起身,打算离开。

离开前,巫对邵玄说道:“明日开始,早上你去我那边,有些巫卷不能带过来。下午你再来药屋。”

“好的。”邵玄答道,并对着巫认真行了一礼。

归泽并未回药屋,邵玄闲着也没事,便将石桌上一些没处理完的药材,全都处理了,只是初步的处理,并不难。这些药材的处理步骤在巫卷上都有,这几天他也看过归泽处理,知道其中需要注意的一些问题,处理起来也跟穿心梗一样,用的都是非常熟练的手法。

离开药屋下山的时候,邵玄抬头看向天空。

喳喳在头顶的天空盘旋。

“世界之大,可想出去亲眼见一见?”邵玄低语。

=====================================================

+++++++++++++++++++++++++++++++++++++++++++++++++++++

“土反其宅,水归其壑,昆虫毋作,草木归其泽”一句出自远古歌谣《蜡辞》,本文在此借用。

第一零二章巫卷绘制

次日,邵玄一早便来到巫的石屋。

巫给他的,是一张讲述十种极罕见的动物类药材采集加工之法的兽皮卷。

邵玄以为巫一开始只会让他看一些药材类的巫卷,但没想到,等他看了遍一之后,巫便问道:“看了?”

“看完了,如果能遇到那些动物的话,我有自信能将药材完整取来。”邵玄回答道。

“嗯。”巫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然后跟守在门口的人说了声,“若非急事,勿进。”

见巫这样的态度,邵玄也严肃起来,看上去,巫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讲。

“坐过来。”

巫指了指旁边一张矮桌,然后拿出一张未写一字的兽皮卷,装着巫专用颜料的石盘也拿了过来。

这阵势……

邵玄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可知,巫卷是如何画出来的?”巫问道。

“不知道。”邵玄有些疑惑,巫卷不是只有巫能制作?

看出了邵玄眼中的疑问之色,巫不急不缓地说道:“图腾之力,并非只有一种力量。肉体与精神,成为战士,便是肉身的强化,而另一种,每个人体内都存在,只是,并不多而已。”

“另一种是?”邵玄问。

“传承之力,精神意识的传承。”巫说道。

每一任巫,从上一任巫那里继承下来的能力中,其中就有足够多的传承之力。

“你既然能够看懂巫卷,相信也不同于其他人,你应该,拥有比别人更多的传承之力。”巫说道。

“传承之力……如何看?”邵玄问。

巫看着邵玄,抬起松树皮一般的手指,点了点邵玄的眉心,“问图腾,你自会得到答案。”

邵玄闭上眼,感受脑海中出现的图腾。

双角周围围绕着跳腾的火焰,并未见到其他。

就在邵玄疑惑的时候,耳边传来巫的声音,“仔细看。”

邵玄继续观察图腾,精确到细部。

突然,邵玄若有所感地看向火焰的底部,那些淡淡的蓝色火焰。

火焰,并不只一层。

邵玄睁开眼睛,试探地问道:“蓝色的?”

巫满意地点点头,有就好。至于邵玄的传承之力从何处得来,巫不知道,亦不穷究。

“有多少?”巫问道。

邵玄看了看搁在旁边的毛笔,又看向巫,问道:“可否?”

巫递过来一支细细的毛笔。

毛笔在邵玄看来,做得并不精致,用起来也不太顺手,没有炭化的树枝好用,不过,这时候也不好去找炭化树枝,用这样的毛笔粗略画一画还是可以的。

邵玄在面前并未画任何东西的兽皮卷上,先画了图腾的大致样子。

巫看着邵玄画的画,笑意稍深。不错,画功很好,比部落很多人画得都要好得多。只是,巫卷的画,可不是画得好就行的,线条画得好与否,跟巫卷没多大关系。

“这里。”邵玄在双角周围的火焰上某处画了一笔,“这应该就是传承之力吧?”

“很好,这确实就是传承之力。”巫满意地道。

巫还正准备还说点什么,就听邵玄继续道:“还有这里……这里也有……嗯,这边好像也有点,等等,我再仔细看看。”

巫正欲出口的话直接卡住了。

邵玄每添画一笔,巫的面皮就忍不住抽一下。

随着邵玄画得越来越多,巫面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古怪,眼中似喜似悲,还有其他情绪,复杂不已。

换个人估计会怀疑被涮了,但巫知道,邵玄说的,是真的。

如此多的传承之力,这般的天赋,他竟然要去当战士!!

巫现在的心情,恨不得立马去火化先祖的火塘前磕一个。

先祖哇,你们说,这样的人,他怎么就不当巫呢?!

若是曾经的一些脾气稍躁一点的巫,大概会直接拿着拐杖追着邵玄狠狠地抽。

邵玄将脑海中图腾火焰上的蓝色火焰,跟兽皮卷上画出来的一一对照之后,才抬头对巫道:“嗯,就只这些了。”

就“只”这些?巫握了握手里的拐杖,万般情绪,最后也只能无奈叹息一声。

邵玄是真觉得不多。因为,双角周围的火焰中,这些蓝色的火焰确实占据了很小的比例。邵玄只听巫说大部分人所拥有的传承之力都不多,但他不知道巫所说的“不多”到底是个怎样的标准,所以才会将这些都画出来。若是他知道巫的标准的话,肯定会有所保留。

巫盯着兽皮卷上那个标注了传承之力的图腾画,不出声。

在邵玄疑惑巫到底怎么了的时候,巫才以一种略沉重的语气,说道:“很好,这样你画起来也会更容易一些。”

邵玄认真听他说起巫卷的绘制之法。

“巫卷之画,其实就是传承之力、意识、以及所绘出来的画,三者达到了一体化的状态。当观看者能够使用传承之力,与承载着意识的画,达成一体时,便能与当年绘画者的意识交互感应,若是能精准控制的话,观看者甚至能感受到绘图者的情绪以及其他感觉。

这样的感应能够达到怎样的程度,与画者的功底,以及观看者的能力都有关系,画者的功底越深,观看者的能力越强,感应越清晰……”

巫将其中的道理说与邵玄听,想要画出巫卷,这些必须要了解。

等巫说得差不多了,邵玄也将话记下,理解得差不多了,才再次拿起笔,开始第一次的巫卷绘画。

初次画巫卷的人,都是先通过巫卷誊写的方式来练习。因为誊写巫卷上的画文,会有一种意识的引导力,能够让誊写的人更轻松。

邵玄仔细看过一份巫卷上的一个图后,才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面前桌上的兽皮卷。

抬手,笔尖触及兽皮卷的前一刻,邵玄已经调动体内的传承之力,按照巫所说的方式,落笔!

这一刻,邵玄将全部的传承之力,所有的精力,统统倾注在笔尖所触及的这唯一一点上,沉浸于这个唯一的目标中,顺着原巫卷上意识的引导,开始慢慢移动笔。

一笔画完,邵玄已经满头大汗,几乎耗尽了所有的力量,有种虚脱之感,大口呼吸着。

再看看兽皮卷上,仅仅只是多了个不大的圆而已。

抬起袖子擦了擦汗,邵玄心中不禁感慨:巫卷绘画如此艰难,仅仅只是一笔,甚至看起来只是一个简单的圆而已,却从一开始就难以下笔,充满艰难。

果然,还是传承之力不足吗?邵玄暗自想到。

若是巫知道邵玄此刻心中所想,大概真会忍不住抡着拐杖开抽。他当年一开始誊写的时候,仅仅一个小点,中间就停顿了三次,像邵玄这种第一次下笔就能一笔完成的情况,就算是以往那些巫,也没几个能做到。

第一零三章无关美丑

一上午,就只画了一个圆,还累得浑身虚脱,这要是放在以前,邵玄绝对不会相信。但现在,他亲自感受到了,画个画也能这么累,还是精神上的。

从石屋走出来的时候,看着周围的景物,邵玄感觉视野中的房屋似乎在旋转一般。

抬头盯着天空看了会儿,觉得好些了,眩晕得不厉害,能站得稳,邵玄才提着巫给他的石盒,去药屋那边帮归泽处理药草。

不知道巫跟归泽说过什么,邵玄教她的时候,她并没有问太多,只是认真地学,改进一些药材处理的方式。

相比起巫卷绘制,处理药材就简单多了,等下山的时候,邵玄的疲惫感已经恢复。

巫给他的石盒里面放着两张兽皮卷,还有巫专用的颜料,以及一根毛笔。巫并不是每天都有时间教邵玄,更多的时候还是得邵玄自己练。

石盒外面用草网套着,邵玄提回来的时候还晃悠晃悠的。

“这个是?”老克见邵玄提着个石盒回来,问道。

“巫布置的任务。”虽说巫提供了材料让邵玄练习,但也不是让他胡乱浪费的,练习绘制出来的图,到时候也得交给巫看。这也算是巫布置的任务吧。

一听这话,老克顿时肃然起敬,连带着看向那个石盒的眼神都带着无比的崇敬,看都没敢乱看,只听邵玄说要画画,便没再问了。在他看来,巫做什么都是对的、有意义的事情。

“千万不要让巫失望!”老克郑重地说道。

回到自己房间,邵玄将兽皮卷拿出来。石盒里面的两张兽皮卷,一张是完全没被涂写过的,另一张则是今天上午练习的那张,上面还有个圆。

摊开兽皮卷,将颜料和毛笔拿出,想了想,邵玄将自己做的一根炭笔拿出来,打算用它来试试。

只是,当邵玄调动起传承之力的时候,在炭笔落下的前一刻,手腕急转,将炭笔挪开。

只听“咔”的一声轻响,炭笔碎成许多个小块,散落在石桌上,若不是邵玄刚才挪开得快,这些散落得碎块会直接掉在兽皮卷中。

果然,绘制巫卷的笔也不是什么都行的。

巫给邵玄的笔,是用凶兽的毛,配以特殊的木材做成。

放弃使用其他笔,邵玄老老实实拿起巫给的那支,继续画。

既然是练习,自然还是先画上午画过的那个图。有了第一次的尝试,再画的时候,也更熟练一些。

依然画得不快,等邵玄画完那个圆的时候,回过神才发现,天色已暗,过去了至少一个小时。

相比起上午那次,画的时间并未缩短多少,但是,这一次,邵玄却不像上午那般疲惫,眩晕感也不那么强烈。

这是个进步。

接下来几天,邵玄上午都会提着石盒去巫那里,不过巫这几天都有事情,邵玄过去之后,便坐在石屋里面一个小房间练习,有问题等空闲时候再去向巫请教。巫更是连邵玄这几天的练习成果都没来得及看。

五天之后,冬季正式来临。

气温一夜之间骤降。

邵玄早上打开门,看到的便是满眼的白色。

屋顶上的大鸟窝里,喳喳正伸长脖子往下看,见邵玄出来,便振了振翅膀,将身上的雪抖掉,飞起。

喳喳睡在外面,并不是邵玄强迫的。冬季快来临的时候,喳喳也没有要进屋子躲避的意思,现在下大雪,它也并没躲避。既然能扛住这样的天气,邵玄也没管它,毕竟喳喳不是温室的宠物鸟,若有一天它飞往山林,这样的天气照样得硬抗。不能养娇弱了。

凯撒和喳喳都跟着邵玄上山,快到山顶的时候,凯撒自己下山,而喳喳则飞到别的地方去找食物。光看这点,这两只还是训练得很好的。

邵玄来到石屋的时候,塔和归壑两位狩猎队的大头目都在。

并未打扰他们,邵玄行了一礼之后便提着石盒往里走,到小房间去继续练巫卷绘制。

两位大头目只知道巫在教邵玄一些草药方面的东西,觉得邵玄真是个幸运的小子,对部落的人而言,能跟着巫学习,是多大的荣幸!

打死他们也不会想到,邵玄现在真正学的是什么。

摊开兽皮卷,邵玄并未立刻就开始作画,他刚才进来的时候,听到两位大头目正在认错。

过去的这一年找到的药材,有一部分并非所需要的,只是因为很多药植长得比较像,不容易辨认而已。就算给他们的兽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