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3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邵玄朝天空打了个手势,喳喳便叫了一声,往山下飞回去了。

那两位战士不是第一次看到邵玄这样做了,但每次看时,还是会忍不住惊讶、羡慕,他们以前从没想过,一只在山林里极具攻击力的鸟,竟然也能如此听话。也正因为这样,他们对待邵玄的态度也比一般居住在山下的人要好得多,看到邵玄过来,每次脸上还能露点笑容。

除了一开始的那几次之外,现在邵玄过来这里都不用出示纹牌,直接走进屋,没人会拦着他。

巫依然在整理兽皮卷,邵玄只匆匆瞥了眼,看不懂,似乎是画,但是画得也太过抽象,比其他人手里兽皮卷上的画,以及以前山洞内的壁画,还要简略得多,看上去就似乎只是个符号而已,每一个仅仅一两笔,但每一笔,巫都画得很慢,似乎费老大劲才能完成一笔的内容。

邵玄也没打扰,到了之后就先坐在一旁。

过了约莫五分钟,巫才放下笔,长呼一口气,带着淡淡的笑意看向邵玄:“我已经跟归泽说过了,你直接去药屋那边,她会告诉你怎么做。”

归泽是谁,邵玄不认识,大概是巫的徒弟一类的人物,看巫现在的样子,也走不开,那张兽皮卷只画了三分之一,中途停下来也不太好,邵玄理解,知道巫现在走不开。

“好,那我先过去了。”邵玄说道。

药屋是巫用来配置草药的地方,而众多靠近山顶的房屋之中,四栋房子是最靠上的,分别是巫召见人的石屋、首领召见人的石屋、作为部落高层总议事场所的石屋,以及药屋。

这四栋屋子分别在四个方向,相对的两个石屋连线的话,会形成一个交错的“十”字样。

据闻,这四栋屋子是连接火塘的,冬季也能跟暖房似的。至于怎么连接,那是巫和火种的能力。

平日里,除了生病严重的人,以及狩猎队送来的伤员之外,其他人不得靠近药屋,邵玄也只是知道药屋的具体位置,却从未进去过。

药屋前也有人守着,邵玄递出纹牌之后,那人便让他进去,显然巫早就打过招呼。

隔老远就能闻到药味,走近之后,气味更浓了。

掀开药屋的兽皮帘子,邵玄走进去。

入眼的是摆放在那里的一个方形的大石桌,此时,一个看起来并不大的小女孩正在方桌前忙活。

她身上穿着兽皮衣的衣袖只是刚刚过肘,身下的兽皮裤也并未到脚踝,此时,她正赤着脚,走在不平坦但经过仔细捶打的土面上,沿着石桌,处理摆放在石桌各处的草药。

在她身后,一只邵玄极为眼熟的龟,慢悠悠跟着,她走一步,那只龟就跟着爬一点。

第九十八章卷中画

邵玄放下兽皮帘子,说道:“你好,我叫阿玄,巫让我过来学习。”

正在处理石盘里草药的人抬起头,看了看邵玄,露出个笑容,道:“我是归泽。”

虽然对方脸上带着笑,可邵玄觉得她并不是多友好,也没有恶意,就像巫那样,看谁都是淡淡的笑,瞧着挺亲和,但也只是看上去而已。

还真是巫教出来的,连笑都一样。

相比起其他觉醒了图腾之力的人,归泽相对来说要瘦弱一点,毕竟,部落里,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在觉醒图腾之力后,体质都会增强很多,看上去也会壮实一些。

屋子里比外面的温度稍微高一点,就跟部落里大家说的那样,这里是连接了火塘的,只是不知道这热量是如何传递过来,毕竟屋子周围并无其他可疑物体。

走到石桌边,邵玄问道:“我需要先做什么?”

放下手里的石盘,归泽想了想,道:“你先在旁边看着,看看我怎么做。”

“行。”邵玄没意见,先观摩一下,他还不知道这里的草药如何加工。

这里的植物太过陌生,但与上辈子邵玄所了解的草药知识类似的是,这些药用植物,大多同样需要挑拣加工等诸多处理,同一株植物,有的部分能入药救人,有的部分能毒杀害人。

而到现在,邵玄了解的,也就只有跟着狩猎队外出时见过的几种最基本的药草用法,以及跟随先遣队的时候,了解到的一小部分采摘知识,比如什么时候适合收割,哪些割取地上部分就行,哪些却需要连根拔起,还有些只能等花期才能采摘。

至于现在,首先要了解的自然是,在这些植物送过来之后,如何挑拣。

归泽现在也正在做这些,且已经处理了大半,毕竟上次狩猎队回来已经二十天了,不能久放的植物早就处理完,能长时间放置的最后才处理。

邵玄走过去,站在归泽旁边,仔细看她每一步是如何做的。

那只龟见邵玄靠近,对着邵玄的腿就一口过去。

邵玄视线一直放在归泽处理药草的动作上,并没有看向那只龟,但垂着的手却快速一晃,石刀抽出,刀背直拍向咬过来的鹰钩般的龟嘴。

啪!

被拍了一刀的龟摇摇脑袋,看向邵玄的目光还是不怎么好,大概记仇,记得邵玄以前怎么对它的。

可接下来,出乎邵玄意料的是,那只龟没有再张口咬,完全不像在山下石缸里的时候那样,瞅着一个目标就恨不得追杀到底似的。

邵玄不明白,为什么原本爱咬人的龟,到了这里就安分下来了?因为巫?搞不懂。

不管怎样,那只龟不再纠缠着咬人,也省了邵玄不少事。

现在已经快到冬季,气温也降了些,若是用上辈子对待宠物龟的标准,龟的食量和活动都应会大大减少才是,可现在,这只长相奇葩,属性更奇葩的龟,完全颠覆了邵玄原本的认知。

它看上去精神抖擞的,比十天前被邵玄扔水缸里养着的时候要活泼得多,虽然爬得不快,但那王八步迈得,那叫一个霸气。

“狩猎队新带回来的药植,极少有能直接食用的,带回来时也大多带有泥土等污质……”

归泽处理石盘里药草的空隙,也会跟邵玄讲一下基本知识。

刚带回来的药植,除了泥土等杂质多之外,有些含水量也较高,如若不及时处理,它们也会发生质变,或许跟普通物品一样长霉,或许有其他的变化。所以,先遣队带回来的药植就直接送往这里了,药屋里会立刻将最容易质变的一些进行处理。

“带回来的药植经过初步的淘洗、抖掉泥,挑选分类之后,需要除掉它们非药用的部分,比如这种须果,外壳是必须要去掉的,它的外壳能让人拉肚子。”归泽说道。

能让身体素质普遍强悍的部落人都拉肚子,严重腹泻甚至大小便**,战士也扛不住,显然,这种须果的毒性不小。

邵玄看着归泽熟练地拿着一把磨得十分锋利的小石刀,划开须果的稍硬的外壳,将带着胡须般长毛的须果外壳剥下,而里面半透明凝固状的果肉,却丝毫未伤。显然,归泽处理这个已经极为熟练。

邵玄本想问问,这些有毒的须果外壳剥下来之后怎么办,刚张嘴还没来得及问,就见归泽将剥下来的须果外壳,扔进旁边已经张开的龟嘴里。

邵玄:“……”

卧槽!不是有毒的吗?!

一个淡定地扔,一个迫不及待地吃!

邵玄在旁边看愣了。

巫将这龟送过来只是当实验小白鼠?或者是处理废物的垃圾桶?

归泽并未察觉到邵玄的异样,因为要跟邵玄演示,所以并没有继续处理同一个东西,而是走到另一个石盘前,拿着一个枯草叶般的植物,继续道:“也不是每种都跟须果那样需要去掉外壳,像这种,就需要去柄去梗,这种叶的柄梗会让人手脚发麻。”

邵玄就见她熟练地剥掉柄梗,然后,将剥下来的再次全部扔进龟嘴里。

邵玄:“……”

看看正动着鹰钩嘴嚼食的龟,邵玄腹诽:严重腹泻?!手脚发麻?!全喂龟了!

而且,这只龟吃了屁事没有!

“这些都有害,为什么还给它吃?”邵玄问道。

他将这只龟送给巫,本来以为巫会让人直接炖了,没想到会送过来这里,还这么听话,最让邵玄惊讶的是,归泽竟然把药植上那些被鉴定有对人有害的部分切下来,喂给这只龟。这只龟它还吃了,大口大口的。

“巫说,可以试着给它吃一些。”归泽并不觉得有何不妥,既然是巫说的,那一定正确,只要执行就好。

果然是不死物种。邵玄对于这地方的奇葩物种又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跟着归泽绕石桌走了一圈,看过这上面放着的多种药植的初步处理之法后,归泽就继续进行她的任务了。

看了会儿,邵玄见空问道:“有没有相关的资料,兽皮卷什么的,我可以先看看。”

这些药植毕竟都是先遣队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东西,不可能让邵玄一个新手操作,就算是很简单的步骤,也不能让他上手,除非巫同意,归泽做不了这个主。邵玄想帮忙也不行。

归泽想了想,觉得也对,她当年也是很早就开始看兽皮卷上的画和相关的记载,了解了基础知识,才开始跟着巫学的,不过她比邵玄好的是,看兽皮卷的时候,有人在旁边给他讲解。她倒是愿意跟邵玄讲,可惜,现在还有很多药草没有处理完。

指了指角落里一个小石桌上放着的很多兽皮卷,归泽道:“都在那边,你可以去翻看。”

“那我先过去了,你继续,我不懂的待会儿再问你。”

邵玄来到石桌前,桌上的兽皮卷部分看上去已经有些年份了,而最边上的一卷则比较新,应该是今年制作出来的。

邵玄先拿了一卷稍旧的兽皮卷,打开看了看。

里面画了几种药植,旁边还有简略的文字表述,不过并不详尽,画也不细致。

如何鉴定?

在外行人看来,对着这些画,十种里面有四种以上感觉长得都差不多,不都是叶子草根树皮种子什么之类的吗?长一个样!

单种颜色,画风粗糙,文字注解太过单薄,没实物对照也没人在旁边讲解,只看这些兽皮卷,能了解的程度实在有限。

连续翻看了几个旧的兽皮卷,发现风格都差不多之后,邵玄将目光放到那卷略新的上面,那卷兽皮的质量看上去也比其他几卷要好很多。

打开略新的兽皮卷,看到上面的内容后,邵玄呆了呆。

如果说,之前那几卷画风粗糙,那现在这个兽皮卷上的画则简陋之极,就跟巫今天绘的那些符号一样,让人完全看不懂这些画的到底是什么。

盯着上面一个跟墨团似的画,邵玄怀疑,这是不是巫画的时候,毛笔上掉下来的一坨颜料?

却不想,下一刻,邵玄仿佛见到了一个圆形的棕色果子,渐渐从画里显露出来。

第九十九章巫卷

邵玄惊了下,视线挪开,再往兽皮卷上看的时候,依然是那些符号。

只是,当他盯着刚才那个“墨团”,继续看了会儿,棕色的果子再次显露出来,非常清晰,就像一个真实的物体摆放在眼前一般,连果皮上的褶皱都丝毫不略细节。

怎么回事?!

以前邵玄只是在遇到危险或者处在一个比较特殊的环境下时,眼前才会浮现出那些幻象般的图影,而现在,一不是危急时刻,二也没有遇到诸如青贼夜行般的特殊地理场景,只是呆在这个药屋里而已。若真是因为此地特殊才会有幻象的话,为何来了这么久,却直到现在才发生影像显形?

这张兽皮卷不平凡。

邵玄不再紧盯着刚才那个墨团,而是换了个图,继续盯着看。

很快,邵玄发现,其他的也跟墨团类似,盯着看会儿就会有一个实物图渐渐从那些符号般的画上显露出来,非常清晰。

邵玄在这张兽皮卷里看到了不少药草,其中便有今年他跟着先遣队外出时找到的风球和青贼,还有很多长得奇奇怪怪的药草。

最让邵玄意外的是,风球和青贼上因为当时陷阱的原因,难免会有一些被线勒出来的痕迹,邵玄亲手设的陷阱抓的这两个,自然能一眼就认出来,这张兽皮卷里画的,正是今年抓了带回来的,它们上面的痕迹与邵玄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的的确确的真实物体再现!

再看看其他图,其中不仅有植物的,还有动物的。

这张兽皮卷上,前半卷画的是植物类药材,后半卷则为动物类药材,只是,不管哪一种,都只有一个符号般简略的图,没有如何得到这些成品的过程。

动物类药材那里,有很多邵玄只能看到成品的形状样子,但无法得知这些成品,到底是哪种动物的哪一部分。旁边的文字注解有限,想要更详细地了解根本不可能。

邵玄又翻看了石桌上剩余的兽皮卷,只是,除了手上的这一张,其他兽皮卷都很普通,看得出来作画的人想尽量将物体画得更清楚,但毕竟画技有限,邵玄更无法从这些画里面看出实物的图影,相比实物再现,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邵玄想起了之前去巫那里的时候,看到巫做的画,那些乍一看很简单的符号画,每一笔都似乎万般艰难,现在,联系到手头这份兽皮卷,邵玄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等那边归泽处理完一个石盘里的药草,邵玄便拿着那份特殊的兽皮卷,问道:“这份卷是巫亲自写的?”

归泽侧头看过来,见到邵玄手上的兽皮卷,原本一直淡定的脸上顿时露出紧张之色,快步走过来,仔仔细细瞧了瞧,确定兽皮卷没有损坏,松了口气。

她本想从邵玄手上将兽皮卷抢过来放好,以免出现损伤,但是,想到巫亲自同意邵玄过来学习,犹豫了一下,还是收回手。

“这确实是巫亲自写的,今年写出来的一份,你……看的时候小心些,别弄破了!”归泽紧紧盯着邵玄手上的兽皮卷,满脸严肃地说道,“巫每次过来都要翻看它的,弄破了巫会生气。”

部落的人将巫看得多重,邵玄自然清楚。

点点头,邵玄应声道:“我知道了,会小心的。”

“对了,这个你也看过?”邵玄抬了抬手上的兽皮卷,问道。

归泽闻言,笑了,眼里带着掩饰不住的崇敬,说道:“这是巫亲自写的,只有他能看,其他人无法看懂。”

她以为邵玄跟她一样,都无法看明白这份兽皮卷上所写所画的东西,当年她刚进药屋的时候,也看过类似的兽皮卷,不过,听说这种属于巫卷,与普通的兽皮卷是截然不同的。

“巫卷,只有巫能看懂。所以,你看不明白这个的,换其他的兽皮卷看吧。”归泽说完就继续回到大石桌边处理药材,大石桌上还有好几个石盘的药草需要处理,而且,外出的狩猎队也快回来了,药物的配置也需要尽快,她没有太多空暇时间跟邵玄说话。

等归泽离开,邵玄低头看着手上的兽皮卷,低语:“巫卷?”

归泽误会他的意思,他也没辩解,更不可能直接跟归泽说:啊,实在不好意思,这个我其实能看懂!

巫卷,只有巫能看?谁说的?

邵玄摇摇头,搬过来一把木椅,将兽皮卷在小石桌上摊开,继续看里面的那些画,刚才他只粗略看了几个,其他还有很多没看,就算这里面的注解不清楚,但瞧一遍也能留点印象,或许以后外出狩猎的时候能碰到呢?

这个既然叫做巫卷,是肯定是巫的原因了。

巫所绘与其他人所绘的不同,巫绘图的时候可能使用了其他特殊的能力,将意识画进这些符文画里面,即便看上去很简单的画,却隐藏着极多的秘密。

若是谁都能看懂这些符号般的画,塔他们手上何必拿另外的画?两位狩猎队大头目手上的画自然是另外再画的,就为了能使他们能看得懂。

临近下午的时候,邵玄从药屋离开,他不可能在这里过夜。

在邵玄离开后不久,巫来到药屋。

听归泽恭敬地汇报了下午处理药草的结果,巫笑道:“很好,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一老一小,脸上的表情都差不多,只是归泽面上因为巫的夸赞,难免带上欣喜之色。

询问完药草的事情之后,巫又问道:“阿玄今天的表现如何?”

“我教他挑拣处理药草,之后他就在旁边看兽皮卷了。”归泽将今天的事情简单说了说,指着边上小石桌,“他也翻看您那张兽皮卷了,想来跟我当初一样,看不懂,所以疑惑。”

巫脸上的神情微微一变,只是这变化太快,归泽也没有注意到。

“那张兽皮卷,他看了多久。”巫问道。

“看了近半天。”都看得打哈欠了。后半句归泽没有说,怕说出来巫会生气。

巫沉默半晌,缓缓道:“不用管他,你先忙你的事情,狩猎队快回来了,需要的药草先整理三份。”

“是。”

次日,邵玄再次来到药屋,归泽依然在大石桌前忙活,邵玄站在旁边看了会儿,帮忙搬下东西,看几种新药植的初步处理法,全部看了一遍之后才转向其他地方。视线扫过摆放兽皮卷的小石桌时顿了顿,他发现小石桌上又多了一份兽皮卷,看那兽皮的质量,跟昨天的巫卷很像。

拿起这份新多出来的兽皮卷,打开,入眼的,的确也是同昨日那份巫卷类似的极简符文图,只不过现在这份兽皮卷上的,并非昨日那种单个单个的图,而是一系列连串的。

这张兽皮卷上记载的,是八种常用药植的处理之法,从挑选修切,到蒸煮、干燥、储存,都有描述,而看着这些图,邵玄仿佛见到一双沧桑的手,在他面前演示这一系列的过程。

一连串的符文图后,还有文字的注解。

图影与文字联系起来,非常清楚,也足够深刻。

第一百章你,想当巫吗?

不只那一天,之后的每一天,邵玄上山去药屋的时候,都发现角落里的那张小石桌上会多出来一份新的巫卷。

从一开始基础药植的采集挑拣加工,到动物类药材如何引诱、如何捕捉加工、如何炮制,再到稀罕药材的采集制备。

所有的这些,全部都是以巫卷的形式记录在兽皮卷上,每次看的时候,邵玄都能看到一个个真实再现的场景。

因为之后的图都是连续的图,不是分隔的单个,连起来看的时候,会浮现出一幕幕场景,有些时候邵玄甚至会有一种,似乎自己亲自操作之感,触感、力度等,或多或少都会感觉到一些。

巫卷很宝贵,能将这些拿出来,显然,巫已经知道邵玄能看懂了。

巫这个人……很多事情都瞒不过他。

而石桌上这些每天多出来的巫卷,也让邵玄明白了巫的态度。

这日,邵玄正在角落里看一份巫卷,就听外面有人跑进来说道:“归泽,狩猎队回来了,巫让你过去。”

药屋旁边有一个屋子,是用来治疗伤员的病患的病房,每次狩猎队将伤员送回来的时候,就会直接送往那里。那里离药屋近,需要什么药材直接过去拿就就行,省时间。

归泽也不耽搁,放下手头的事就过去了,至于邵玄,他没有被允许进去,未得到允许的人都不准进,以防干扰治疗。

邵玄有些遗憾,他本想看看巫到底是如何治疗伤员的,被拦下来,只能呆在药屋坐着。

归泽出去不大会儿就跑回药屋,然后拿了几份已经包好的药过去,又过了半分钟,她急急忙忙跑回来。

“苦莎根、七叉、须果、穿心梗……”

归泽一边低声念着药草的名字,从装着成品的石罐或者木盒里面抓出一些药草。

邵玄看她这急急忙忙的样子,猜测大概是狩猎队那边送过来的伤员比预料中的多,而配置好的药草并没有备好,刚拿的那几份药完全不够,所以才临时配。

不需要秤,归泽只用手看似随意地一抓,同样的两份药里面的剂量几乎相差无几。这是邵玄这些天旁观得到的结果。

这样的功夫,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或许很早的时候,巫就开始培养归泽了。

部落里大家都以为药包里的药是巫亲自配好的,现在看来,有不少都是出自归泽的手。

“需要帮忙吗?”邵玄问。

本来准备拒绝,想了想,归泽还是点点头,不过没让邵玄直接处理那些药草,只是让他帮满递一下东西。

“怎么回事,药包不够?这次伤的人很多?”邵玄问。

“伤了九个。”归泽说道。

现在送回来的自然是重伤之人,九个重伤,确实比平时伤的人多,不过,幸运的是没有人死亡。

“穿心梗不够,帮我把装穿心梗的盒子搬过来。”归泽急促地道。

“好。”

几种药草放在哪里,邵玄已经记住,所以,不需要归泽多说,他便过去将一个大木盒搬来。

穿心梗,是绿地的一种草本植物的枝茎,只有小拇指粗,外面有一层薄薄的皮,梗中心有一条黑色细线状内芯。皮不能入药,中间的黑色内芯也有毒,所以,在处理穿心梗的时候,除了剥掉外皮,还得除去中间的黑色内芯。

虽然急,但归泽动作还是有条不絮。

只不过,还是慢了。

穿心梗不好处理,非常费时,邵玄看过她处理,每根至少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也正因如此,归泽面上都急出了汗,手上拿刀还算稳,速度快了些,也不如平时那般完美,毕竟,现在是要去救人的,宁可多费些药材,也要赶时间将这处理出来,拿去给巫。

穿心梗一般用来治疗超出战士自愈范围的内腑受伤,而这样的伤都极为危险,送回来之后都是立刻治疗,药物也必须马上配齐,耽搁一分钟就会多一分危险。

见木盒里还有几根,邵玄伸手拿过来一根,轻捏穿心梗的梗身,从下到上,沿螺旋捏动。

“你不要乱……”归泽意识到旁边邵玄的动作,正准备让邵玄别乱动这些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