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3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个给我留着,我回去煮了!”邵玄用长矛指了指那只长得很像鳄龟的家伙,对郎嘎说道。

“行,留给你。”郎嘎被今天的收获乐翻了,完全不在意这个似乎见过的东西。鱼栅里面抓到的这些,能不能吃他不在意,能提供多少能量他也不在意,他只是觉得,被众人这样围观自己的成果,感到非常有成就感,就跟第一次走荣耀之路似的。

看到没,哥除了设地弓,也会设陷阱抓鱼的!

郎嘎在一边指挥人跑腿,很多近山脚区的人还到郎嘎那里取经。站在鱼栅石柱上的郎嘎,来这里之后嘴巴就没停过。

邵玄看了周围一眼之后,也不跟郎嘎抢风头了。这些猎物虽然算他和郎嘎的共同拥有,但他只是想看看河里除了那些大头食人鱼之外,还有些什么生物。鱼栅里面的东西除了那只龟和几条鱼外,其他的邵玄让郎嘎自己处置。

从拥挤的人群里挤出来,邵玄沿着河岸走。

靠近河岸的小片树林那里,很多树枝被折断,想来应该是昨晚造成的。

涨水的时候应该有大浪,河岸明显被冲刷过,鱼栅里面的东西可能都是被浪给掀过来的。

折断的树枝在岸上并没有看到,河面上也没有见到任何漂浮物。

邵玄走到那片树林,折了一根树枝,扔进河里。

树枝浮在河面上,随着浪起伏。但只过了一个呼吸的时间,树枝便沉了下去,少顷,还有一连串气泡冒起,像是吃饱后打的嗝。

那些吃木头的虫子也回来了。

雨季时,那些虫子可能也跟着河兽们游往下游,或者和那些长尾巴蛙一样,有另外的去处,但在月圆之后,河水涨回,它们也回来了。

如果推测正确,邵玄觉得,从雨季结束到月圆之前的那段时间,若是有船的话,说不定能安然在河里划行。

中间那段时间,河里看似很汹涌,但也只是那些大头食人鱼活跃着,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就是这个理。没了很多天敌,也难怪那些食人鱼们那段时间会兴奋活跃,一点腥就能混战好久。

事实是否如自己的推测,邵玄现在并不能确认。可惜每年只有这么一次,想要再次确认,也只能等到明年的雨季了。

回到木屋,邵玄将今天的观察结果和自己的猜测都写在秘密记事本里,写好之后,将兽皮卷小心卷好,用皮绳绑着,放进一个石盒,封好后,将石盒挪到床底下的角落里。

兽皮卷里面记载的很多事情,邵玄现在不能让部落的其他人知道,里面的信息可能会引起恐慌,也可能会带来更多不必要的麻烦。现在邵玄能力有限,无法承担可能带来的后果,只能将这些先藏着。

“希望将来有一天能用上它。”邵玄低语。

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么一个部落吗?

如今部落里的人,以及他们的前辈们,从生到死,也就只接触了本部落的人,从未见到过其他部落,他们谈起其他部落,就好像上辈子的人们说起外星人一样,太过遥远,只存在于传说,却从未接触。

其他人在哪里?都有些谁?邵玄能从洞里那个石室的壁画上看出一些。

但是,如何走才能遇到别的部落的人?

或许要通过那片危机四伏的山林,走得更远,又或许,只要穿过山下这条河……

第九十五章打算

部落一切恢复正常后,邵玄的生活也回到原来的规律。

每隔二三十天外出狩猎,然后回部落打磨石器、跟老克学习陷阱套索,还要训练凯撒和喳喳。

一转眼,一年已经过去一多半了,这段时间,邵玄将自己的木屋扩建,还在老克的指导下,加入了石材,做成木石屋,也比原来的木屋更坚实一些。在建筑方面,邵玄确实不如老克他们,所以他能做的,只需要按照老克的指导去建造就好。

新建的木石屋比老克的屋子还要大一倍,里面有一间作为打磨石器的工作室,老克的设备早已经挪进去,邵玄打磨石器的时候,老克就在隔壁的房间里睡觉,也不嫌吵,睡醒了再起来指导邵玄两句。

邵玄外出狩猎,老克除了打磨石器和帮着训练凯撒、喳喳之外,闲暇时候还会坐在窗户旁边晒太阳。每次格过来,看着老克一副惬意的样子,就非常感慨。一年前谁能想到老克的生活竟然会有这样的变化?

喳喳长得很快,从孵化出来到现在,已经过去小半年,原本还能用手托住的弱鸡一般的幼鸟,抬头时已经快到邵玄肩膀了。之前的木屋太小,凯撒和喳喳一闹起来就恨不得将屋子给拆了,所以,这次扩建的时候,邵玄专门建了两个窝,作为鸟窝和狼窝。

凯撒的狼窝在靠近大门的地方,有什么动静就能知道,邵玄完全是将它当狗养了。而喳喳的鸟窝,则在房顶上,专门搭建的一个鸟巢。

有喳喳在,夜晚那些夜燕并不会靠近屋子,有时候早上起来还会发现,喳喳的鸟窝旁边有好几只夜燕的尸体。它也不吃,将夜燕啄烂了之后,就叼着飞到河面上去喂鱼,然后看着那些大头的食人鱼们争抢。这货不仅凶残,还很恶趣味。

邵玄一直以为幼鸟学飞行需要外力帮助,比如将它从高处推下去,但事实上,根本用不着邵玄担心,这货刚睁眼不久的时候就不安分,能走动时就更闹了,从石桌往下跳是常有的事情,等邵玄反应过来的时候,它已经能飞得很好了,而且成天到处乱飞,还总撩拨凯撒,追着啄,看凯撒要动真格,就立马飞高,气得凯撒只能刨地。

有次邵玄狩猎回来,被巫召见,他带着喳喳去找巫的时候,碰到了跟巫谈事情的首领敖。

敖说喳喳可能是类似山峰巨鹰的一种鸟,听那意思还很可能是近亲,长不到山峰巨鹰那么大,但也是一种猛禽,相比起其他鸟来说,还是有体型的。

邵玄知道后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玛的,难怪那么能吃!

这货幼鸟的时候食量就很大,还挑食,现在长大些了,能飞了,多半时候还是靠邵玄养,只是偶尔自己找点零食吃,因为邵玄不让它跑太远。

至于山峰巨鹰长什么样子,邵玄没见过,部落里绝大多数人都没见过,听说在很远的地方,那里有座鹰山,山峰巨鹰就在那里。

不知道喳喳是什么鸟种,邵玄只能根据敖所说的山峰巨鹰的性格来推测,如果真是近亲,总会有相似点。

据闻山峰巨鹰很冷血残酷,即便有血缘关系,也会进行争斗,不过,争夺地盘的时候并不会进行生死战,至于没有血缘关系的鸟或者其他鸟兽,那就会直接战斗到底,胜了之后还会竭力将对方赶尽杀绝。

从邵玄观察到的情况看,喳喳还真朝着山峰巨鹰靠近,这性格也相似,好的是,因为接触得早,从小就开始驯养,收敛了很多。

“又找到好的石核了?”

老克站在窗户边,看到从训练地回来的邵玄扛着两块大石头,说道。

“嗯,感觉还不错,可以做几个矛头镖,剥下来的细石叶到时候做成设陷阱用的石针也可以。”

将两块石头放在打磨的工作间,喝了点水,邵玄就听到外面的天空几声鸟叫。

走出门,邵玄看着头顶上的天空盘旋着的鸟,抬手打了个手势,天空的鸟叫了一声之后,便飞走了。

“喳喳又要出去玩?”老克问。

“是啊,好在它还知道不能飞太远,到点了就回来。”邵玄进屋坐下,说道。

“它现在还小,过了部落的范围之后,天空也有很多凶悍的鸟,喳喳不是它们的对手。”老克有些担心。

“没事,它精着呢。”邵玄道。

他没说谎,喳喳确实很多鬼点子,比凯撒精得多,极少吃亏。

看着跟随邵玄从训练地回来的凯撒,老克沉默一会儿后,问道:“你这么训练凯撒,以后想将它带出去?”

邵玄点点头,道:“我想明年带它去狩猎。”

“真带凯撒去?”老克心里没底。

虽然这一年来看着凯撒被邵玄训练得越来越好,也懂得了怎么去配合,但真正在狩猎场,太多不可预测的因素存在,任何一点也会造成无可挽回的影响。

“只是打算,我听麦叔说明年可能要追踪一些比较难寻的猎物,我跟麦叔建议过,他说会好好考虑。不过,到时候得让凯撒在他们面前表现下。”虽然狩猎小队的事情麦能做主,决定后其他人就算有不同看法也不会直接反驳,但邵玄还是希望让大家了解凯撒的能力,放着这样的助力不用太过可惜。

随队狩猎这么多次,邵玄也知道有些特殊的猎物不好追寻,有嗅觉更敏锐的凯撒在的话,结果就不同了。

现在凯撒在速度方面已经没问题,反射能力和应变能力,邵玄还在进一步训练当中。

凯撒的体型跟山林里的狼差不多大,只是没有那样的杀气,部落里现在大家都不怕它。

既然邵玄已经有了决定,老克也不打算再干涉,“就算现在没训练好,等到了冬季,狩猎停止,你就有更多时间来训练它了。”

“冬季啊,”邵玄看了看放在木架子上几片看上去很普通的叶子,道:“冬季也闲不了。”

他想跟巫学习一些药材方面的知识,被巫找去单独谈话的时候也提过,他不知道这样的技艺能不能教授人,所以只是试探性地委婉地提过一次,而巫也同意了。

药草的使用,先遣队的很多人都有了解,只是了解不深而已,而部落的其他人似乎也并未提及过类似的问题,大概觉得只要相信巫就好,需要的时候找巫求救就行,用不着自己再去花费时间学,又或者,他们觉得,只有巫能学到那样高深的技艺,其他人无法做到那般程度。

邵玄提出学习药草知识的时候,巫很高兴,不过平日里邵玄并没有多少时间,巫才让他在冬季狩猎停止时上山。

所以,邵玄才会说,冬季也会忙。

第九十六章献给巫的礼物

随着最后一次狩猎结束,气温也渐渐降下来。

邵玄拖着他今年最后一次狩猎的猎物,从山顶往下走。

天气转凉,差不多再过三十天就要迎来冬季了。放了一部分食物在部落的冰洞里,剩余的带下山。

另一个狩猎队已经准备外出,他们得抓紧时间,等他们回来时,相信就是冬季即将正式到来的时候。

老克在山上会友,凯撒留在那里待会儿驮着他老人家下山,至于喳喳,邵玄回部落时看到它在天空飞,上山顶参加完洗刀礼之后,就没见到它的影了。

回到家一进门,邵玄就见到石桌上趴着一只鹰,鹰头歪垂在石桌边沿,一动不动,吓得邵玄以为这货鸟头断了,好在很快这货一个翻身从石桌上跳下,扇动翅膀的时候,周围几把木椅被拍得东倒西歪。

长这么大了,喳喳还保留着小时候的习惯,没事就趴石桌上,将原本放在石桌上的东西全部掀下地,被邵玄抽了几次还是不改。

看着挤过来的鹰,邵玄割了一块兽肉扔过去,“出去吃!”

屋子就算扩建过,但也扛不住它在屋子里扇翅膀。

等喳喳叼着肉离开之后,邵玄打算将兽肉处理一下然后腌制起来,看了看厨房里的石缸,都装满了。

厨房是邵玄专门隔出来的一个房间,里面做了个简单的石灶,比架石锅方便。

记得角落里还有个空石缸,邵玄走过去看了看。那里放着一个旧石缸,是老克带过来的,比较老旧了,缸口开裂,压根盛放不了多少水,只是暂时搁置在这里,打算装别的东西。

石缸上有个木盖子,有段时间没动,上面已经蒙了一层灰。

邵玄揭开木盖往里瞧,却看到一个洗脸盆大的家伙静静呆在里面,背甲上还有许多像锯齿状的棱棘。石缸里面的水只是稍稍盖过它的背。

看到它,邵玄才想起来。

这只龟是在双月涨潮的时候,在鱼栅里逮到的,邵玄让郎嘎给他留着炖汤,后来郎嘎给送来,邵玄直接扔在以前老克家的石缸里。再后来,因为狩猎、建房、搬家等一系列事情,又搁置着,邵玄都快忘了它,老克也没吃它,一直放到了现在。

算一算,现在已经年底,都过去小半年了,一直放在里面,竟然没饿死!

大概饿狠了,没什么精神,邵玄用木棍戳了两下,它也只是蔫蔫地稍微动了动。

要不今天把它给炖了?邵玄想。

正琢磨着是今天炖了,还是养几天再炖,老克已经带着凯撒回来。

见老克进来,邵玄问道:“你说,我们是今天把它吃了,还是养几天再吃?”

“嗯?这个竟然还在!”老克惊讶道。

郎嘎将这只龟送过来的时候也没说邵玄要把它宰了吃,再加上前面有凯撒和喳喳,老克以为邵玄把这东西要回来是想养着玩,毕竟前面已经养两只了,再多一只也不新奇。

所以放在石缸里之后,老克只是隔三差五往里加点水,有空就扔点肉渣之类,他以为邵玄会管,却不知,邵玄早将它忘了。后来屋子扩建之后搬过来,老克又问了这只龟的事,才知道邵玄并没有要养的意思,只是当食物放着,所以就没再继续喂食了。食物跟宠物,还是区别对待的。

以前老克觉得宠物就是备用的食物,后来跟凯撒和喳喳相处久了,也有了点感情,每天凯撒还驮着他到处走,自然不舍得让凯撒挨饿,但是,食物就不同了,以部落人的思维,既然是食物,为什么我还要再浪费东西喂养它?

一搁置,就到了现在。

“是啊,这是之前月圆之后河水涨起来的那次,在河边设鱼栅抓住的,我让郎嘎给我留着煮了吃,后来一忙起来就把它给忘了。”邵玄说道。

“我已经好久没喂它了,竟然还活着!”老克感慨道。毕竟他们又不缺食物,前面几个石缸里的都没吃完,角落的这个石缸就更没去注意了。

“这种生物扛饿,寿命长,也不容易死。”邵玄说着,往里面扔了一块新割下来的兽肉。

原本蔫蔫的龟,立马就咬了上去,鹰勾嘴使劲咬上肉的时候,因为太过用力,咬住肉之后还啄在石缸壁上,发出咚的一声。

邵玄看看里面的石缸内壁,发现内壁上有各种抓痕和嘴巴啄咬的痕迹,若不是因为这个石缸壁很厚,大概早就被啄穿了。或许,石缸上的裂痕一多半也都是它的功劳。

“要不今天把它吃了算了?”邵玄转头问老克,却发现老克盯着石缸里的龟,不知道在想什么。

“阿玄。”老克眼睛盯着里面的龟,说道。

“什么?”

“你不是说,冬季要去山上跟巫学习的吗?”老克问。

“是这样打算的,巫也同意了。”邵玄道。

“你可以把它献给巫。”老克抬手指了指石缸里吃完肉之后又活跃起来的龟,说道。

“献给巫?”

巫又不缺食物,怎么会稀罕这个?

不过很快,邵玄也反应过来。老克是觉得这龟的寓意很好,就像邵玄刚才说的,“长寿”、“不死”。

邵玄不知道在这里龟有怎样的寓意,不过上辈子,确实很多人将龟当做长寿不死的象征,而且这只龟的的确确生命力很强,将它放这里这么久了,饿得它都没力气啄缸,要不然,这样的石缸未必能困得住它。

想一想,抓到它的时候,郎嘎就将被鱼栅困住的猎物折腾过一阵,后来带过来,又饿了它很久,近半年时间,算起来,它还真没吃多少东西,却仍旧顽强活了下来,这也让老克相信了邵玄所说的“长寿不死”的寓意。

好寓意的事物,部落的居民们总是觉得应该献给崇敬的人,老克自然也是其中之一,再加上邵玄要跟着巫学习,这在他看来是一种荣耀,将这只象征着长寿不死的龟献给巫,理所当然。

见老克这般坚持,邵玄也不会硬要吃了它,反正不缺食物。

“行吧,下次我上山去找巫,就带过去。”邵玄应道。

闻言,老克露出笑意,“在此之前,得好好养着。”

老克觉得,献给巫的东西,一定要是极佳的状态,不然显示不出他们的诚意。

于是,在好吃好喝伺候了十来天之后,邵玄用双手抓着龟背,将它腹部朝外,半举着它上山。

山上。

巫正坐在石屋里,拿着兽毛笔在兽皮卷上记录着什么,听到邵玄过来献食物,有些好奇,毕竟邵玄的狩猎队回部落这么些天了,现在过来又能献什么?

搁下笔,巫抬头正准备说什么,就看见了邵玄手上的那只龟。

巫那张老脸上面皮抽了一下,本来打算说的话又给憋了回去。

以往部落其他人过来献食物的时候,都是切好的肉块,也处理得干干净净,到邵玄这里,直接搬了一只龟过来,还是活的,这只龟正长着鹰钩嘴,嘴边还有咬碎的木屑。

很显然,此龟破坏力不小,被邵玄带进来的时候还一脸的杀气腾腾,见什么都恨不得上去咬一下似的。

+++++++++++++++++++++++++++++++++++++++++++++++++

==================================================

抱歉,今晚就一章了,明天早点更,周末会继续双更。

第九十七章那只龟

“你这是……”

巫看着邵玄,欲言又止,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好多年都没有收到过活物了。

“送给您的!”

邵玄将那只龟放在旁边的空地上,想了想,将它腹面朝上,倒着放,每次等那只龟要翻过身的时候,就用手拨一下,将它给拨回来。

“送它过来,也顺便问问,我什么时候能开始跟着您学草药?”邵玄说道。

巫的视线从那只正忙着翻身的龟上挪回,想了想,道:“你十天后上山。”这段时间,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还有好几卷画要画,根本抽不出空。

“好,那我十天后再过来找您。”见巫手边还有很多空的兽皮待写画,邵玄知道巫还有很多事情,便不再多说,行了一礼之后告辞离开。至于那只龟,巫那里有人看着,伤不了人。

等邵玄离开后,巫静静看着旁边空地上翻过身来的龟。

原本杀气腾腾的龟,现在却不像在邵玄屋子里那样极具攻击性,只是微微张着那张鹰钩嘴,看着巫,并未上前咬。

盯着那只龟看了会儿,巫将外面守着的人叫进来,让他将地上那只龟换个地方。

邵玄回家时,老克正等在门口,看上去很紧张。部落的人对巫特别在意,老克也很想知道巫收到献出的物品时会不会满意。

“怎么样?巫喜不喜欢?”还没等邵玄进门,老克就急忙问道。抓着拐杖的手因为太用力,青色的经脉明显凸起拐杖险些被抓断。

邵玄回忆了一下巫当时的表情,道:“应该是满意的,巫让我十天后再上山。”

听到邵玄的话,老克长舒了一口气,既然巫已经发话让邵玄去山上,就是说并没有不满意的地方。

其实邵玄觉得老克这样的担心并没必要,跟巫接触次数多了之后,即便对话不多,邵玄也能察觉出来,巫并不是一个不知变通的老古董,也不会因为对献上的礼物喜不喜欢而改变对待人的态度。

“既然十天后再上山,在那之前,你可以去找狩猎队的人先了解一下药植方面的事情,到时候也能让巫满意。”老克本想去找一些以前的战友,但是,他认识的对药植比较了解的人,不少都在另一个狩猎队,而且已经外出,等狩猎队回来的时候,邵玄早就上山了。

一般来说,一年中,山林里的野兽凶兽们,活动情况呈一个波形状,在双月月圆时期达到波峰最大值,过了月圆时期,山林里野兽的活动会渐渐开始呈现递减的趋势,到年底的时候,已经有一部分猎物藏起来准备冬眠了,而为了保证冬季有足够的食物,狩猎队出去狩猎的时间会比月圆前后外出狩猎的时间更长一些。

因此,就算再过二十天,狩猎队也未必会立刻回来,等邵玄上山之后大概还得再等个三四天,那边才会回归,若是遇到其他麻烦,或许会更久。

“药草方面,我就帮不了你了。”当年掌握的一些药草方面的知识,老克已经记不清了,就怕教错会让邵玄在巫面前丢脸,那可是巫啊!

不过邵玄完全没有老克那样的紧张和焦虑,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打磨石器,带着凯撒和喳喳去训练地训练,练习新学到的陷阱套索等。

这个季节,训练地的小山丘上很多树都结了果子,不少人过去摘,而且有很多果子成熟的时间很短,前一天看上去还只是个花生米大小的青色果子,第二天再去看的时候,它就已经变成苹果那般大了,颜色也会改变,若是这时候不摘下来,再过一天,这果子就会烂掉。

所以,每天去训练地摘果子的人也有不少,只不过多是近山脚区的人,毕竟他们的食物储备相对较少,能多存一些吃食总是好的。

等终于到了再次上山的那天,邵玄出发前,老克一次次叮嘱让他好好学,不要惹巫生气,跟着巫学习,那是多大的荣耀,绝不可马虎!

不管心里面怎么想,邵玄还是很认真地点头,“你放心!”

老克:“……”

本来放心了,现在听到这句,心又高高悬起来,怎么想怎么忧虑,看着邵玄上山的背影,老克站在那里发愁。

邵玄没带凯撒上山,喳喳倒是一直跟着,一直跟到山顶。

来到巫专门找人谈话的石屋前,邵玄见负责守卫的两个战士紧盯着天空。

两个战士自然认识此刻在天空盘旋的那只鹰,毕竟它很小的时候就被带到巫这里来过,而且还被巫祝福了,没人敢投掷射杀。

邵玄朝天空打了个手势,喳喳便叫了一声,往山下飞回去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