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3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第七个鱼栅是邵玄设的,他在鱼栅里面放了几块木头,没想到恰逢这次河面下降,河水退下,便将这只食木虫暂时困在里面。

食木虫就像一团重重的粘液,当它们嗅到木头的存在时,便会吸附在木快上,或者直接变长,然后将木块拉下去。

只是,邵玄发现,在河水淹没的地方,也长着很多树,那些树却并没有被啃食多少。往河里扔一个小木块,等一个多小时,才能看到木块被拉下去,这要是放在平时,用不着两分钟,浮在河面的木块就消失了。

很显然,那些食木虫在雨季的活动也很异常。

于是,邵玄每天在巡守的时候,会在水里放一个木块,看看它多久会被拉下河。木块上绑着细草绳,绳子另一端绑在石柱上,让它不会飘走。回去之后,邵玄就会将当天的结果,记录在自己的秘密“笔记本”里面。

这个雨季只有二十七天,比去年短几天,这是正常现象,根据老战士们所说,他们所经历的雨季最长的时候有四十天,不过最短的雨季也不会少于二十五天。

当雨不再下,天空一直流连忘返的乌云散开,久违的太阳再次照射在这片大地上的时候,部落里每个人的心情都如这天气一样晴朗起来。

被闷在屋里近三十天的孩子们撒欢似的跑出来,赤着脚大笑着到处跑。洞里的孩子们也都开始准备东西,雨季结束了,也能继续开始捕鱼。他们暂时不用担心被河里传来的叫声震得头脑发昏了。

为什么说是暂时呢?

因为,那些停止叫吼的恐河兽们,过段时间会再次出现,还会再叫一番。

“阿玄,回去了!”

郎嘎等人已经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我马上回去,你们先走吧!”邵玄回应道。

雨季结束之后,只要不下水,不会有危险,所以郎嘎也不担心。

等郎嘎他们离开,邵玄从兽皮袋子里拿出一个木质的小船,这是他巡守的最后几天,每天回去后,用囤在屋里的木材以及一些细小的石钉,做的一个简易的帆船。

帆用的只是一种植物的叶子,木板也都是寻常的木材,小帆船的船身仅仅只有两个手掌长。

风是从河岸吹向大河的,邵玄将那个简易的小帆船放在河面,手指稍稍用力,船身被推远,晃悠着,被风吹离河岸浅滩,驶向看不见边界的地方。船上的绿色尤为显眼。

河里有很多食人鱼,这些消失了一个雨季的大头低智商的家伙们,又开始活跃起来了,甚至比雨季之前的还要活跃,往河里扔一小块带血的肉,都能引发它们长时间的混战,精力非常充沛。好的是,它们对木头并不感兴趣,而河里对木头感兴趣的食木虫们,却似乎消失了一般。

站在河边看了一会儿,邵玄才提着东西离开,等上山的时候,回头看向河面,还能看到阳光下渐渐飘远的小点。

+++++++++++++++++++++++++++++++++++++++++++++++++

================================================

那啥,今晚就一章了。明天继续双更。各位晚安。

第九十二章飞去来

雨季结束之后,便轮到塔所带的狩猎队外出狩猎。

这次邵玄跟着麦的小队,狩猎前上山顶,集合唱《狩猎歌》的时候,塔看到邵玄也没说什么,只是表情不太好,却也不敢表现得太过。

想来是巫找他谈过话,他不敢有意见,有什么想法也得憋在心里,表现出来那就是对巫不敬。

塔也憋着一口气,觉得就算没有邵玄,他们也能弄到更多的药植,退一万步,就算需要设陷阱,难道先遣队里就没人会设吗?难道先祖们就只庇护邵玄,而不庇护他们这些部落的精英?他不信。

其他狩猎队的人看邵玄的眼神也带着探究,尤其是年轻战士们,看邵玄的时候都带着明显的幸灾乐祸,那眼神似乎就在说:瞧,我就说了嘛,那家伙肯定会被先遣队踢出来。

郎嘎还怕邵玄多想,上山的时候一直安慰,却不知道,邵玄对此真的不在意,这本来就是他主动提出来的。

凯撒和喳喳都扔在老克那里,食物还有些,也都搬过去了,山顶的冰洞里还屯放着一些,不会让他们饿着。

这次狩猎时间有些紧,雨季一结束,塔很快就召集各个小队的头目,准备外出事宜了。

他们必须要赶在月圆前回来,因为月圆的时候,山林里的野兽凶兽们会格外暴躁,所以,根据以往的经验,不管哪个狩猎队在这时候外出狩猎,都必须保证赶在月圆前回来,最好能提前几天回。

上一次邵玄跟着麦他们狩猎,因为发现“先祖”们的原因,所以狩猎小队止步于狩猎线路上的第二据点,而这一次,第一据点和第二据点狩猎场的狩猎很顺利,邵玄跟着他们猎到了第三据点。

第三据点狩猎场的湖很多,雨季之后,大些的湖涨水,其他地方还多出来了几个小湖。

雨季过后,很多野兽出来活动,凶兽也不少。有了前几次的狩猎经验,再加上实力的增强,这次的收获非常丰富,因为猎到的高等级猎物所占的比重大,这次的猎物带回去足够维持五十天以上的生活。

部落里,老克这次倒没前两次担心了,思前想后,老克将原因归结为,邵玄出发之前没有说“你放心”这句话。

而事实也是如此,这次狩猎却是很顺利,邵玄也放开了手,助攻、补刀、设陷阱等等,不再是一个跑龙套的。狩猎尽兴,成果颇丰,邵玄很满意。

而唯一与前几次狩猎不同的是,随着夜晚月亮越来越圆,夜间的山林也像是被罩着一层朦胧的银光,视野并不那么暗。但同样的,夜间的野兽和凶兽们也明显有了越来越暴躁的倾向。不管白天还是晚上,都能听到各种野兽和凶兽的叫喊,比往日更加频繁。

二十天后,狩猎队回返部落。

最后几天因为野兽频繁的暴动,每个狩猎小队都有不少人受伤,好在早有防备,伤的人多,但重伤的人也不过三个人,相比起现在的形势,三个人已经算少的了。好在麦的狩猎小队并没有人重伤。

回到部落的时候,邵玄发现部落山下的那条大河,河面下降很多。

鱼栅并没有撤回,依然放在那里,第一个鱼栅原本是靠近河面的,在雨季结束之后,涨起来的河面又回落,与雨季前相比,只略微高了一点,河水和第一个鱼栅接触。

但现在,二十多天过去,回来再看,河面却下降很多,比雨季前的还要低!

“快要月圆了,接下来几天河面会下降得更快。”郎嘎说道。

想了想,郎嘎又笑道:“咱们设得鱼栅,雨季没抓到什么东西,这次月圆后说不准会有收获。”

这个世界的奇特之处在于,夜空的两个月亮,一年只圆一次,而那个时候,夜空的两个相对而动的月亮会重逢,重合,然后再次分离,朝不同的方向继续移动。

月圆的当夜,便是两个月亮重合的时候。

去年这个时候,邵玄和其他孩子一样,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山洞里,没有靠近河边,自然没见到潮涨潮落。今年,捕鱼的人多了,但在河面下降时,也依然是不准许碰水的,该呆洞里的继续呆在山洞。

收拾好猎物,邵玄领了凯撒和喳喳回去。

“最近它们也有些躁动,你注意一下。”老克说道。

邵玄看到了堆在旁边的骨头,原本一根根长骨头被咬成一个个小块,凯撒也不吃,就扔在那里,地面上还有很多狼爪子刨出来的痕迹。而喳喳,之前还很活跃,看到什么都想啄,还用鸟爪抓,还喳喳地乱叫,但最近却变得很沉默,一动不动,并不是在睡觉,就蹲在窝里,哪里都不去。

邵玄回到木屋后,看看精力过剩的凯撒,又瞧瞧异常沉默的喳喳,想了想,掏出刀打算做个东西。

这次在外狩猎,一种树的叶子让邵玄想起了一个小玩意。

飞去来器,也叫回旋镖,邵玄上辈子小时候经常玩的东西,用纸就能做,但是在部落,还是用木头算了吧。

邵玄做的是一个“V”型的回旋镖,做石器木器熟练之后,做一个这样的回旋镖也不难,他对这个熟。

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削削改改之后,邵玄拿着成品走出门。

“凯撒,出来!”

将在屋子里到处乱走、片刻都不停歇的狼叫到屋外,邵玄用手上拿着的回旋镖拍了拍狼头,“我扔出去,你捡。”

以前训练凯撒的时候,做过寻回练习,有时候邵玄也会扔一根树枝或者骨头出去,让凯撒捡,所以,对此凯撒并不陌生。

见凯撒视线放在自己手上的回旋镖上,邵玄知道它已经做好准备了,便将手里的回旋镖扔出。

被扔出的回旋镖迅速远去,但很快,它朝着左面呈弧度飞行,绕了一大圈后,又朝邵玄飞回来。

追着回旋镖跑了一圈的凯撒很疑惑,它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东西竟然还会自己回来,在邵玄再次扔出的时候,它又撒开脚掌追了出去。

“咦?!”

过来找邵玄的陀和嗑嗑看到邵玄将一片木材扔出去,那木片竟然在空中绕了一大圈又回落到邵玄附近,非常惊奇。

“这个是什么?!”陀过来好奇地问。

他们这次外出狩猎,虽然收获不少,若是对比他们从前的成果,数量上还是很可观的,但质量上,就比不过上一次青贼和风球的分量了,即便这次队里有人晚上在外面设了陷阱,依然没什么收获,其中几个陷阱还不知道被什么破坏了。他过来找邵玄就是想问问邵玄有没有想要再次加入先遣队的想法,不料,一过来就看到了这样的新奇玩意。

“这是回旋镖。”邵玄说道。

“我……能试试吗?”陀有些手痒。

“可以。”邵玄将回旋镖递给陀,说了说技巧。

“这真的不会被甩没吗?”陀还是心理没谱,毕竟平时甩石矛等甩习惯了,总觉得这东西一甩出就该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至于飞回……

“不会。”邵玄肯定道。

“好吧,我先试试。”

陀小力试了一次,见这东西确实能飞回,便安心了,第二次加大了力气。

站在陀旁边的嗑嗑眼睛瞪得老圆,一眨不眨,看着陀扔出那个木片,然后再次飞回来,咽了咽口水,搓搓手掌,“我来我来!”

等陀接下飞回来的镖,嗑嗑就赶紧抢手了,而他来的结果就是,一个不小心,木质的回旋镖还没被扔出去,就被捏断。

第九十三章双月重合之时

嗑嗑是被陀揍成猪头之后拖走的。

离开前,陀和嗑嗑都不惜许下“重斤”食物作为酬劳,让邵玄帮他们做两个。

回旋镖这东西据传言也是某些土著居民发明的,但在这里,它对狩猎的帮助不大,想到山林里那些彪悍的凶兽们,就这根本无法对它们产生杀伤力。

不过,这也能用来驱赶飞鸟野兽,或者用来作诱饵,吸引凶兽的注意力。

至于陀离开前问邵玄是否还会加入先遣队的问题,邵玄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只道等自己实力提升了再说。

陀和嗑嗑过来未必是塔授意,但他也肯定知道,却并未阻止。

不管塔的想法如何,邵玄现在没打算再进先遣队,他觉得还是在麦的狩猎小队里比较畅快。因为邵玄前面几次的功绩,巫会给他需要的药草,那些药草,邵玄都是给老克吃的,老克现在看上去也比过去几年精神不少。

回过神,见凯撒还蹲在地上看着被捏断的回旋镖,邵玄过去将回旋镖捡起来,扔进屋内待会儿生火,安慰地拍了拍凯撒的狼头,道:“明天在给你做个新的玩。”

大概因为白天运动过,旺盛的精力减了不少,晚上凯撒稍微安分了点。

邵玄站在门口,看看夜空。

两个几乎差一步就变圆的月亮已经相逢,根据老战士们的说法,自两个月亮相逢开始,河面会加速下降。

这样的变化很明显。

次日,邵玄来到河边时,便看到了相比起昨天下降很多的河面,河水也朝着下游流得很急,像是下游有什么将它们吸走一般。

这也确实印证了老战士的说法,他们说,月圆的时候,河会“消失”。

河面下降后,露出了很多泥沙,还能看到泥沙里面有东西在动,有时候会有一只不知名的飞鸟飞到泥沙那里啄食,但偶尔也会从泥沙里面蹿出一张大嘴,将飞鸟咬着拖进泥里面去。

即便只剩下泥沙,也依然危险,难怪部落不准大家靠近那边,不说泥沙容易陷进去,光是那些藏在泥沙里面的生物,就足够大家忌惮的了。

接下来几天,两个月亮重合的部分越来越多,河流越来越急,河面下降非常之快,现在,站在第一个鱼栅旁边,眼前全都是泥沙,不过,也正因为河面下降,才能让人看到河底的样貌。

除了泥沙之外,还有一些长得很古怪的水生植物,有的像珊瑚似的支在那里,有的如普通的水草般,但却是会自己动的。

从第一个鱼栅,往前不到十米,就是一个陡坡,而百米远外,已经非常深了,甚至让人有种看不见底的深渊般的感觉。

能够让河中霸主们自由生活的大河,想来也不是一条普通的河,就是不知道河里最深的地方到底有多深。

河水“消失”之前,邵玄都会往河里扔一块木头,看着木头随着河流朝着下游远去,在超出视野前,没有任何一快木头会下沉。很显然,河里某些吃木头的生物依然没在。

随着双月重合的时间越来越近,不只是凯撒和喳喳症状越来越明显,夜燕们也越发猖獗。

别人听不到夜燕的声音,但邵玄能,他能从那些夜燕的声音中,听出它们的兴奋。这种嗜血的兴奋感,让它们战胜了对火的恐惧,就算有人晚上拿着火把行走,也会遭到那些夜燕的疯狂攻击,很多夜燕会因此而被火烧死,但,它们的眼里似乎只剩下攻击目标。

凯撒这几天夜里也会跟山林里的狼那般嚎叫。去年这时候大概因为凯撒还小,症状也没有现在明显,所以并没有发生嚎叫的现象,而今年就不同了。

一开始巡守的战士还以为部落里进了狼群,过来才发现是凯撒。毕竟,以前凯撒在部落里并不那么叫。

喳喳现在每天就窝在鸟窝里,哪儿也不去,似乎觉得外面会有危险,要不是这货的食量依然在递增,邵玄会认为它生病了。

而山下的那条大河,给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河水远去了,似乎山下从未存在一条大河一般,真正“消失”,有的只是一个边沿充满了泥沙的深渊。

抬起头,看向远方,什么都没有。没有大河,没有对岸,看不清哪里才是边界。

若不是有老战士们的告知,邵玄也会因为这样的异象,而产生心理上的对于未知的恐慌。

两个月亮完全重合的那天,夜间如白昼。

双月重合之后,就像是两个月亮融合成一个般,变大了很多。

夜空圆月,如一个巨大的苍白眼球,俯视地面万物。

那天晚上,夜燕在河水消失的那条深渊上方狂舞,却并未再飞入部落。

在部落的山顶,巫站在火塘边念着什么,而火塘内,原本的一团小火苗,已经充满了整个火塘,高高卷腾的火焰,让山顶看上去像是一个火炬,也降低了人们对于这般天象的畏惧感。

部落里静得可怕,除了山顶的巫,没有人站在外面,邵玄也早就被告知今晚要安安分分呆在屋子里。凯撒在屋子里嚎,喳喳在鸟窝里缩成一团,头都恨不得埋进翅膀里。

就算在屋子里,也能听到很远很远的山林里传来的模糊的兽吼声。

直到次日,月亮消失,太阳出现,大家才再次出来,每个人脸上都透着一股子轻松感,明明月圆之夜并没有给他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就是有种说不出的畏惧感,从窗户缝里看到山顶的火焰,才会安心些。现在,月圆之夜一过,大家就仿佛又活过来了。

而双月重合的第二天晚上,月亮虽然看上去仍旧只是一个的样子,但并不如昨晚大,若是仔细观察的话,还是能看出点变化,两个月亮正在分离。

而入夜之后,邵玄就察觉到脚下的地面发生震动,而且震动得越来越厉害。他已经从老克那里了解到更多,所以并不担心。想起去年这个时候在山洞,他还以为会发生地震,跑出洞又被人拎着扔回去,被其他孩子嘲笑了一番。

后半夜的时候,邵玄再次被地面的震动震醒,同时还有轰轰的声音,如万马奔腾般,光听声音就感觉声势浩大。

空气湿度在变大,水汽越来越多。

屋外的风刮得很猛,碎石被掀飞,打在木墙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邵玄甚至怀疑这栋木屋的墙壁会不会被那些石子洞穿。

轰响声越来越大。

轰轰的声响,伴随着脚下地面的剧烈震颤,还有空气中湿湿的水汽,很明显,就像老战士们所说的,“消失”的下降的河水,再次涨起来了。

片刻后。

“呜——”

刺耳的尖啸,在周围的一片轰响声中极为清晰,如汽笛般的尖啸之后,随之而来的又是熟悉的闷雷声,盖过了之前的轰响,如王者的宣言,一切杂音,皆在王下!

而这也仿佛是一个信号,一个回归的信号。

那些在雨季里消失的生物们,都随着河水回来了。

轰响声渐渐远去,但河中王者们的声音却响了一夜,相信这一晚,部落很多人都跟邵玄一样睡不着。

第九十四章猜测

早上,邵玄刚走出门,就见郎嘎气喘吁吁跑过来。

“阿玄,快去河边!快!”

郎嘎面色通红,不知道是干活累的,还是太过激动的原因。

“怎么了?”邵玄疑惑。

“鱼栅!鱼栅!”郎嘎也不多说,过来拉着邵玄就往河边跑。

今天一大早,天蒙蒙亮,郎嘎就跑到河边去看鱼栅。以他过去几年的经历,他自然知道昨晚上河边会有大浪,想着说不准能困住点东西。只是过去两天大家的心情都不怎么平静,便没有过来找邵玄。今天,他迫不及待去看鱼栅的时候,发现鱼栅里面有很多水生生物!

不只是那种大头的食人鱼,还有其他的,很多没见过的东西!

郎嘎当时就兴奋得挨个鱼栅看,后来又叫上几个河岸巡守的战士一起帮忙,把原本差点从鱼栅里面跑掉的东西给先宰了,困在鱼栅里的还没动手。因为情绪一直激动,只去关注鱼栅里面的东西了,到现在郎嘎才想起来,便立马过来找邵玄。

昨夜河水再次涨起来,又回到了之前的样子,仿佛前两天的深渊只是幻觉一般。

邵玄来到河边的时候,鱼栅旁边围着不少人,有负责河岸巡守的战士,也有一些近山脚区过来看情况的人,洞里的孩子也在周围伸长脖子。

人们都有好奇心理,也爱看热闹,同时,大家也知道了,原来只要在适当的时候,在这里装一个这样的栅栏,就能拦住不少好东西。

邵玄过来的时候看到旁边有一个长一米的河蚌,被撬开劈了放在边上。

“那个是我早上碰到的,差一点就让它给跑了,还好它跑得不快。”郎嘎嘿嘿笑道,“那东西的壳夹得可真紧,我费了老大劲才把它给撬开。”

将前面围着的人挤开,郎嘎兴奋地指着一个鱼栅,对邵玄道:“阿玄,你看,这里面很多猎物!很多从来没见过的猎物!”

作为一个打猎十多年的猎人,郎嘎自然也和其他战士们一样,对很多新的猎物感兴趣,早上已经动手剖了一些。

邵玄跳上一个鱼栅的石柱,大致扫了眼。

每个鱼栅里面都有东西,其中又以大头的食人鱼为主,都是被浪掀上来的。

郎嘎对那些大脑袋的食人鱼没兴趣,只象征性地留了两条,其他的跟邵玄商量后,全部给近山脚区过来瞧热闹的人和洞里的孩子了,毕竟,郎嘎并不缺这点食物,对这种鱼肉也瞧不上眼,邵玄也同样不需要。

郎嘎拿着长矛,将鱼栅里面的食人鱼一条一条给戳出来,每一矛下去,都会戳穿一条鱼,矛头一挑,将它们挑出来,扔到一旁。

看热闹的人原本只想过来瞧瞧那些鱼回来了没有,若是那些鱼都回来的话,他们接下来的日子也能继续捕鱼,没想到,过来看热闹也能捞到好处。看到郎嘎将鱼扔一边之后,都上去哄抢。

鱼栅内已经没了水,里面也有不少死鱼,都是自相残杀而死的,戳鱼的时候流出的鱼血让原本在里面混战的各种鱼战斗得更激烈了。

邵玄看到了好些奇形怪状的鱼,有的长着狭长的眼睛,有的身体扁平,与蝠鲼很像,还有的跟河豚似的,鼓胀成一个大球,将其他鱼都挤到边上去。

邵玄甚至还看到了虾和蟹,只是它们跟上辈子见过的虾蟹长相有差别,相比起其他鱼来说也不大。也是,就算有大的虾蟹,鱼栅也不能将它们困住,就算昨天出现在这里,也早就跑没影了。

“这条怎么样?我觉得能吃。”

“哎,这条不错!看着很凶的样子,不能吃也拿出来玩玩。”

“快看那条鱼,戳一下就变了颜色!”

“……”

周围很多围观议论的人,邵玄正看着,就听郎嘎在那边叫道:“这个我狩猎的时候好像见过,只不过不长这样。”

邵玄看过去,见到郎嘎所说的那个生物时,顿时乐了。

哟呵,还有一只王八!

确切地说,那只长得更像鳄龟,邵玄看过去的时候,它正咬着旁边一条食人鱼的尾巴,直接撕掉鱼尾上一大块肉。

“那个给我留着,我回去煮了!”邵玄用长矛指了指那只长得很像鳄龟的家伙,对郎嘎说道。

“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