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3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才是真正阻止部落人对河流探究脚步的决定性原因。

恐河兽,这条看不见边的大河里居霸主地位的生物。部落人给它冠的“恐”字便能看出大家对它的忌惮。

庞大的恐河兽,虽然看不清具体长什么样,但仅仅只是看到这样的体型,听到这样的声音,就已经让人有种不可匹敌的压抑感。

当它们出现的时候,便意味着真正的雨季开始了,而并非只是一场偶尔的暴风雨。这和巫预测的一样。

雨季,真的提前了。

恐河兽跃起的时候,吼叫的声音如汽笛在耳边高声鸣响一般,刺得人鼓膜都要破裂似的。但当那庞大的河兽再次没入水中的时候,又会发出一声如轰雷般的闷响,不刺耳,却比之前者更甚,让人感觉胸口被重锤狠狠捶过一下又一下。若是在屋子里搁一杯水,会看到杯子里的水剧烈震动。

去年的这个时候,邵玄和其他洞里的孩子一样,捂着耳朵躲在洞里,那样的声音对他们来说就是煎熬,不少人瑟瑟发抖。

不只是洞里的孩子,每年这个时候,部落里的孩子都会窝在各自家里,用东西堵着耳朵,却依然无法缓解这种声音带来的难受感,有些人还会耳鼻流血。

可能对那些恐河兽来说,雨季是欢喜的,它们频繁地跃出水面,似乎很高兴。即便离河岸很远,但它们带来的影像却并未降低,对于部落来说,雨季就是一场灾难。唯一庆幸的是,恐河兽不会靠近岸边,更不会上岸。不然,部落或许早就不存在了。

当庞大的恐河兽出现时,部落里会召开紧急会议,两个狩猎队的大头目会分派人手,下山负责防御,这也是每年都会进行的雨季守卫战。

雨季,河里可能会冒出一些东西,这也是为什么部落的狩猎队推迟外出的原因,他们得防着河里的生物。

++++++++++++++++++++++++++++++++++++++++++++++

=============================================

新的一周了,厚脸求个推荐票冲榜~

第八十九章鱼栅

邵玄回家不久,郎嘎就过来通知他参加巡守的事情了,每个狩猎小队都有负责的一片地方,分三批人轮流守着。

参与防卫并不一定会遇到危险的事情,只是起个预防作用,毕竟这条大河里面的未知因素太多,防备着点总是好的。

“今晚麦他们就要开始巡守了,明天早上你跟我一起去换他们。”郎嘎说道。

“行,我知道了,需要带什么?”邵玄问。

“不用带太多,称手的石器就行了,每次就半天时间。”郎嘎指了指山下一块地方,“就那儿,靠河,离你们以前捕鱼的地方不远。”

“你去年呆在洞里可能不知道,雨季来了之后,河面会上涨很多,大概到……那里。”郎嘎指给邵玄看。

在那里,有一条用石块围成的线,这条石线往下的地方,没有一栋屋子存在。

所以部落居住在最下方的人都只是在靠近山脚的地方,却并不会直接在山脚建屋子,就是雨季涨水的原因。而之前为了捕鱼而在靠河的地方临时驻扎的人,现在都已经全部撤离,雨季结束之前,他们是不会再靠近河了。

想到邵玄可能对雨季会发生的事情并不了解,郎嘎还特地跟邵玄讲了些往年发生的事情,等外面的雨下小些了,郎嘎带着邵玄过去转了一圈,认认地,也让邵玄有个心理准备。虽然他们守着的这片地方并不会有多大的困难,但还是得多加注意。

“也就是说,狩猎队直到雨季结束之前都不会离开去狩猎了?”邵玄问。

他之前以为只是留在部落一段时间,若是没什么麻烦的话就去狩猎,但听郎嘎的话,这意思是整个雨季都得留在部落?那食物不足的人吃什么?!

“这也没办法,部落就是这样的规矩,像山上的很多人,他们囤货多,猎物的等级也高,能挺过去,山下的就麻烦了,就算囤了一些,但那些兽肉等级不高,提供的能量有限,多半时候还是会饿,但是!”郎嘎嘿嘿一笑:“这比冬季好多了,因为雨季的时候,会出来一些东西,咱们能捡着吃。”

“东西?”邵玄想到训练地那边出来的各种虫子,不禁皱起眉,若是真没东西吃了,还就只能拿它们开刀。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郎嘎也说太多,“反正饿不死。”

嗯?

邵玄现在还真好奇了,听郎嘎这话,并不是训练地冒出来的那种虫子,而是另有其他?

“一年就这么一次,虽然可能会有危险,但注意点,没事的,别担心。”郎嘎握拳锤了捶邵玄的肩膀以示鼓励。

邵玄揉着肩膀,看着雨中的河面。

远处的河面上时不时会有河中霸主们露面。观察那些恐河兽之后,邵玄有个疑惑,那些河中霸主们似乎都是朝着一个方向过去的,从它们跃起的动作可以看出。若是个别情况还好说,但所有的露出过水面的恐河兽,头都是朝着一个方向,没有一个例外!

“那边是河的上游还是下游?”邵玄指了指恐河兽跃起时的朝向,问郎嘎。

“上游下游?不知道,没去过,太远了。”郎嘎不在意地道。对他来说,河的上游还是下游,根本没什么差别,也不会想太多。

邵玄看着那个方向,思考猜测那边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那些河中霸主们会头往那边过去,河已经够大的了,若非河水是淡水的话,乍一看还以为是海呢……海?!

莫非这是一条入海河?!

邵玄回忆着两次跟随狩猎队外出的情形,推测了一下方位和地势,得出一个总结,那些河中霸主们现在的朝向,多半是这条大河的下游,而若这条河真是入海河的话,那么,河中霸主们,为什么要在雨季朝着海游?

很多鱼类会因为生殖、食物或者越冬等诸多因素而引起周期性的定向往返游动,也就是所谓的洄游特征,那么,这些河中的霸主们是否也是在进行类似的洄游行为?

邵玄摇摇头,一切都只是猜测。问郎嘎他们也不会得出结果,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海。

不管那些河中霸主们是否在进行雨季的定向游动,对现在的邵玄来说,也做不了什么。不过,待会儿回去之后,邵玄会将观察到的这些现象记录在自己的“笔记本”里面。

邵玄早就清理出一些适合做记载的兽皮,用于记录东西,包括以前在洞里看到的那些画,邵玄也凭记忆画出来藏着。若是兽皮不能保存太久的话,到时候再改为石板复刻。

视线从远处的那些看不清身形的巨兽身上移回,在河滩上留了会儿,邵玄突然道:“郎嘎,你说,在这里做几个鱼栅,行不行?”

正想着今年雨季能弄到多少食物的郎嘎被邵玄这句话拉回神,疑惑地问:“鱼栅?那是什么?”

“就是用木棍和网等做成的一种拦截鱼的东西。”邵玄大致描述了一下,然后继续道:“我想着,看能不能用这样的鱼栅作一个简易的陷阱。”

“陷阱?”郎嘎眼神顿时亮了。

“其实很简单的一个东西……”邵玄掏出随身带着的石刀,在地面画了画。

作为同样使用陷阱设套技能的郎嘎来说,一看到邵玄讲述的东西,再联系地面上画的这些,就能推测出邵玄的意思了。

怕了拍脑袋,郎嘎懊悔道:“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邵玄想做的是一个鱼栅式的简易陷阱,并不难,也不需要其他更精密的设置,只是跟设置鱼栅一样,用木头或者石柱做成栅栏,围起来,鱼栅如蚊香一般往内卷,不过有的呈圆形内卷,有的则呈方形内卷,邵玄想看看这几种的不同,这种鱼栅式的简易陷阱唯一的开口是向着河流的方向。

或者用鱼栅做成一个兜状,如大些的字母omega“Ω”,不同于前者,这种的开口背对河流,这样,等落潮之后,游进去的鱼会被困在里面。

除非游进去的鱼智商很高,否则,一般来说还是能困住一些的,上辈子邵玄就尝试过。

只是,因为邵玄并没有参与过部落雨季的巡守,不知道能不能在这种时候加上这样的设置,所以才询问郎嘎。

“可以可以!完全没问题!”郎嘎看着尚未开始猛涨的河面,叫上邵玄:“咱们赶紧去找石材,趁河面还没上涨,把这套给设了!”

因为河里有些东西会吃木头,所以,设置鱼栅的话,不能用木材,只能用石头,不过,在不讲究石材的时候,用来制作鱼栅的石柱还是比较容易做的。

于是,在麦带着第一批人过来开始巡守的时候,就看到正在河岸上忙活着的邵玄和郎嘎,而从靠近河面的地方,一直到那条部落设置的石线,隔一定距离就有个鱼栅。

因为时间太急,也不讲究美观,石柱的粗细并不均匀,有几根石柱甚至有大腿那么粗,人站在上面都能稳稳的。

第九十章别动!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陷阱吗?”麦过来问道。

“等河水涨起来的时候,倒是能站在上面。”站在麦旁边的人笑道。

他们不知道邵玄和郎嘎做这个到底是为了什么,但狩猎小队的人都知道郎嘎对设陷阱感兴趣,虽然大部分时候都只是设关于地弓之类的套,但也会设一些别的类型。

郎嘎将邵玄和自己的想法说了说,众人也觉得很好奇,至于在这里设这样的鱼栅,对他们来说不仅不碍事,还提供了方便,到时候涨水还能踏在上面跳跃。

“你们该回去了,今晚上我们先巡守,郎嘎你明天早点带人过来换。”麦说道。

“好,最后这一个做完就回去。刚才没注意,现在回过神来,还真饿了。”郎嘎摸摸肚子,看着自己的成果,非常满意。

一旁已经完成自己最后一个鱼栅的邵玄发现,和麦一起过来的人,除了带着自己的石器和装着食物的兽皮袋之外,还带了草绳编织的网。

“麦叔,你们带草网是做什么用的?”邵玄问。

“这个啊,”麦笑了笑,“自然是装食物。”

见邵玄依然疑惑,麦说道:“明天你过来的时候就知道了。对了,你明天来的时候记得也带个大些的网袋。”

虽然不知道他们用网袋来装什么,但邵玄还是准备了一个网袋。

次日,邵玄一大早就将凯撒和喳喳带到老克那边,然后才往巡守地那边过去。

邵玄到的时候,郎嘎和同一批巡守的人都已经在了。而让邵玄惊讶的是,麦他们的草网里面都装满了一个个西瓜大的螺!

不仅如此,还能看到靠近河岸的地方,河面露出一个个逐渐变大的尖角,那都是螺,它们在朝着河岸过来。

虽然现在看上去并不多的,但一直这样持续的话,等巡守完的时候,每个人也都能弄到不少,看麦他们就知道了。

它们的壳很厚,就连河里的食人鱼也未必能拿它们如何,不过,部落的人就不同了,毕竟,人会使用工具,将它们从壳里拔出来。

“别看这些壳很硬,但是你拿回去煮了之后,过不了多久壳就很容易碎了,以前还有人想拿它们的壳做东西,没想到放了一段时间,一敲就碎。”麦对邵玄说道。

即便这些螺单个提供的能量不多,但数量在那里,确实能够解决食物问题,难怪郎嘎并不担心。

据麦所说,这些螺平时并不出来,只在雨季正式开始之后,才会大批大批地上岸。好的是,这些螺并没有什么攻击力,这完全就是给雨季实物紧缺的人提供的口粮。

不知道有没有寄生虫,不过,看部落的人,吃了这么多年都没事,应该没啥问题。

既然换班的人已经到了,麦和其他人也不久留,淋了一夜的雨,赶紧回去吃点东西睡个觉,休息好了再过来继续巡守。

“你们先在这儿守着,若是发现对付不了的异常情况赶紧吹哨,听到没?”麦对郎嘎等人说道。

“知道了,又不是第一次雨季巡守。阿玄我已经跟他说过了,到时候我带着,放心吧。”郎嘎朝麦挥挥手,然后立马冲过去继续看昨天制作的鱼栅。

雨一直没停,顶多只是偶尔下小点,河面相比昨天已经上升很多,昨天最靠近河的那个鱼栅已经有一多半浸没在水中了。

就这样的程度,并不会有什么鱼进入,还早,也没有发现河面有什么异常,邵玄便跟其他人一起捡螺。

这些螺邵玄不知道它们到底是哪个种属,长得也不同,螺纹和颜色有很多种,不过郎嘎说都可以吃,邵玄也不在意那么多了,等它们自己爬上岸,直接抱起来扔草网里就行了。只是它们贴地面贴得紧,比较光滑的有石块的地方,就得用点力了,将它们从石块上拉下来可不容易。

大半天巡守,并没有遇到什么事,除了这些往河岸爬的各种螺之外,就没其他事了。当天邵玄回去的时候给洞里的孩子和老克那边都送过去了不少螺,反正他自己一个也吃不了那么多,凯撒不吃这个,喳喳倒是新鲜了一阵,只是致力于将螺肉从壳里啄出来,好玩而已。

邵玄参与巡守的第三天,河水边沿已经完全超过第一个鱼栅。第一个鱼栅并不大,直径不过两米,当时觉得太小,并没有拆了重建,而是在建第二个鱼栅的时候特意做大了很多,因此,当水面越过第一个鱼栅的时候,与第一个鱼栅几乎并列的第二个鱼栅却只有部分浸在水里。

“怎么样?”那边郎嘎将捡起来的螺扔进草网,对邵玄喊道。

邵玄站在第一个鱼栅边上,仔细看了看里面。

没有鱼……

除此之外,周围也没有看到那些头大满嘴尖牙的食人鱼活动,更没有看到其他鱼类,似乎都消失了一般。

在这种涨水的时候,竟然一条鱼都没见到!

这么说,鱼栅白围了?

不,到时候可以看看,除了鱼之外,河里还有些什么东西。

留着吧。邵玄看着脚下的鱼栅,打算暂时先将这些鱼栅留在这里,等到时候退潮之后再撤掉,反正也不会妨碍巡守。

“什么都没有!”邵玄回道。

起身准备往岸上过去,邵玄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扫过。

有危险!

正打算从鱼栅上跳开奔往河岸,这时候却听到郎嘎急促的呼喊。

“别动!千万不要动!!”

动,还是不动?这两个想法在邵玄脑子里瞬间闪过,最终,邵玄还是决定按照郎嘎的话,定在那里。

虽然没动,但浑身的肌肉已经蓄势待发,一但事变,便会进行下一步动作,手刚才已经碰到石刀了。

那边,郎嘎已经顾不上捡螺,和其他人过来,跑的时候还将手里的螺往另一边距离邵玄三十米开外的水面上扔。

邵玄能听到那边螺掉进河里的咕咚声,但那道如针一般的视线依然在。邵玄一直僵在那里,维持着刚才的姿势,纹丝不动。

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那道冰冷的视线来源,但此刻,邵玄却忍住了,眼睛都没乱瞟。

在离邵玄不远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水面上露出一个呈三角形的头,头上还有两个圆鼓鼓的眼睛。

这时,前方的水面传来一声并不大的声音,在周围的雨滴声中也不明显,但邵玄却听得清清楚楚。

“呱!”

邵玄:“……”

尼玛!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郎嘎让他不要动了。

第九十一章雨季的变化

郎嘎那边,几个人在吸引注意力。

邵玄感觉前方那股视线,在盯住自己约莫两分钟之后,才挪开。

“阿玄,快跑!”郎嘎在那边喊道。

用不着郎嘎喊,邵玄早就在察觉对方挪开视线的时候,双腿蓄力在瞬间迸发,弯曲的膝盖弹射。

咔!

脚下踩着的一根石柱上面一截顿时开裂,而邵玄的身体则如一只弓箭射出。

在邵玄离开石柱的下一刻,眼角的余光瞥到一个急速射出又回收的长影子,若是邵玄再慢一点,可能会被那道长影子扫到。

那道长影是什么,邵玄心里有数,被它碰到就会被直接拖进水里去。

与此同时,郎嘎几人也已经将手里的长矛,朝着水里的生物投掷而去。刚才他们不敢直接投射,就因为邵玄所在的位置容易被误伤,现在邵玄离开,他们便不用束手束脚了,胳膊上的虬筋凸起,将手上的长矛投出。

石矛穿过雨幕,邵玄还能听到矛身极速划过空气的“嗖嗖”的声响。

噗!噗!噗!

三根长矛刺在水中的那个生物身上,红色的血液流出,若是那些食人鱼在的话,早就循着味过来哄抢了,可是现在,除了那只被射中的生物挣扎的动静之外,并无其他。

嗖嗖!

又是两根长矛投射过去。

长矛上还绑着长长的草绳,很显然,这是为了将刚才射杀的猎物拖回岸上。

随着岸上的人将草绳收回,邵玄也终于看到了那个生物的身影。

与刚才所想有些差别,被拖上岸的生物,确实很像蛙,但更明显的是,它后面还带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蝌蚪?还没发育成青蛙,长了前后肢的蝌蚪?

刚才听那叫声,邵玄完全没想到竟然会看到这样的情形!

那只被射中的长尾巴蛙还在挣扎,只是挣扎相比刚才小了点,前肢和后退蹬踏着,在河滩上留下一个个痕迹。

等那只长尾巴蛙被补了几刀,不再挣扎之后,邵玄凑近仔细看了看。

除了那条长长的尾巴之外,它的四肢也是呈蹼状,而非趾状,掰开嘴,嘴里还有一些尖牙,除此之外,其他地方看上去跟转化完全的蛙一模一样。

不仅如此,这只长尾巴蛙的体型也让邵玄咋舌,不算长尾巴,它的体长已经超过五米!难怪郎嘎他们那么紧张。

这么大,长着牙,还带着长尾巴的蛙,邵玄第一次见到。

“刚才差点吓死!”见邵玄安然无恙,郎嘎也长呼一口气,随即警告邵玄:“这东西出来了,接下来的时间要小心,这几天最好不要再去鱼栅那边看了。”

能不能捕到鱼是小事,人身安全才是大事。

郎嘎心有余悸,他没想到水里那东西这么快就出来了,在看到离邵玄很近的水面上,露出的那两个圆鼓鼓的眼睛的时候,郎嘎只感觉一盆冰凉的水迎面泼来。

曾经巡守的人有被卷入水里的,凡是被拉进河里的人,没有再回来过。虽然后来大家防范了,每年还能猎杀不少这东西,但一个不小心,还是会中招。在猎物面前,不可轻心。

看着其他人将那只长尾巴蛙宰杀,郎嘎又跟邵玄讲了些要注意的事情,还说了些以前的惨案,也是为了引起邵玄的重视。

“至于这东西,吃起来还不错,现在还能猎杀点,但是再过两天,就很难下手了。”郎嘎说道。

当天,邵玄跟郎嘎他们一起,猎杀了三只长尾巴蛙,这三只除了皮肤表面的花纹不同之外,都是大型带牙长尾巴的奇特品种。

同一轮巡守的人各自分了点,等巡守完之后将蛙肉带回去,吃着还不错,虽然没邵玄上辈子吃的蛙肉那么嫩,但它比螺肉含的能量多多了。

这里的雨季相对于冬季来说,比较短,但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大概会有三十天左右,谁也说不准具体时间,每年都不同。

两日后,因为一直不停的大雨,河面上升很多。

邵玄想着,以这样的涨势,用不着十天就能越过那条石线了,但是看其他人,似乎并没有一点担心的样子。

邵玄来河岸边巡守的时候,从浅水区到更深一些的地方,能看到很多露出来的略呈三角的头和圆眼睛,沿着河岸线,密密麻麻。

难怪郎嘎说难以下手,这么多长尾巴蛙,还没等你将猎杀的蛙拉上岸,草绳就被它们给拉下河了。

有时候闲着没事,郎嘎就会往空的螺壳里塞泥巴,然后扔过去,看那些长尾巴蛙射出长舌头抢食。和邵玄所知道的青蛙一样,那些长尾巴蛙也是捕捉运动的东西,很多时候扔过去的螺还没落水,就已经被射出的长舌头卷走了。

那些长尾巴蛙从来不上岸,顶多只在浅水区趴着,露出个三角形的头和一对圆鼓的眼睛。也很少叫,不像邵玄所想的蛙声一片,只是偶尔才能听到一声并不大且短暂的“呱”音。

随着河面的上涨,每天邵玄过去的时候,巡守的地点都会后撤,因为那些长尾巴蛙的存在,他们必须与河水保持安全距离。

直到某天,邵玄来到河边的时候,发现那些趴在河岸附近的长尾巴蛙全部消失了,而原本已经上涨到第七个鱼栅的河面,却开始往下退。

雨季并没有过去,郎嘎告诉邵玄,这只是雨季里的第一次河面下降,之后还会有几次下降的情况,而第一次河面下降之后,那些长尾巴蛙全部消失,之后也不用担心它们会再次出现。

同时,邵玄还注意到,在河面下降的时候,原本因为雨季涨水而渐渐明显的河流流向,转变了。如今,河水并未朝着河中霸主们所游的方向流,而是流向邵玄所猜测的河的上游。

转变的河流流向,以及一夜之间消失的长尾巴蛙,都告诉邵玄,河的上游有事情发生。而据郎嘎所说的,雨季中会有好几次河面下降的情况,每一次河面下降,河流的流向都会发生变化。每年的雨季,都有很多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在发生。

也正因为诸多奇怪的现象,才让部落的人觉得,这条看不见边界的河流更加神秘,他们也一直不愿意探究,更不敢去探索。

第一次河面下降的时候,邵玄在第七个鱼栅里面,看到了那种吃木头的虫子。

第七个鱼栅是邵玄设的,他在鱼栅里面放了几块木头,没想到恰逢这次河面下降,河水退下,便将这只食木虫暂时困在里面。

食木虫就像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