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3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得老老实实呆鸟巢里靠它爹妈喂养。

而邵玄手上这只,很显然属于晚成鸟。

邵玄观察手上这小雏鸟的鸟嘴,长这嘴型一看就是吃肉的。

大概因为邵玄手上的血腥味刺激了这只雏鸟,这小鸟嘴巴长得大大的,还啄邵玄的手,大概以为是食物,结果发现吞不下去。

邵玄看看周围,拿出一块旧兽皮垫在石桌上,将手上的小雏鸟放上面,然后拖出来一块尚未腌制的兽肉,割下一小片,又撕成更小的块条,用两根细木条夹了放进张开的鸟嘴里。

割下的兽肉是邵玄猎回来的猎物里面最弱的,但也不会弱到哪儿去,邵玄不知道这鸟能不能承受住那兽肉里面的能量。

没想,那小雏鸟直接吞下了,然后继续长大嘴,还不停地喳喳叫。

似乎没什么问题。

邵玄继续又喂了它几次,它才闭上嘴。吃饱就睡。

看看窝在兽皮上安静下来的小雏鸟,邵玄将之前捞出来的两个鸟蛋晃了晃听听声音,然后扔进石锅里继续煮。

至于那只刚破壳的小雏鸟,邵玄摇摇头,差一点它就熟了,好在被煮熟之前自己出壳。

第八十六章战斗鸡

邵玄不知道这只鸟长大后会是什么样子、什么习性、飞行能力怎样,或许它会跟鸡差不多,也或许会是猛禽类。若是前者,只能作为食物,若是后者,还能调教下当猎鹰用,就算不能狩猎,也能预警。

当然,现在说这些太早,邵玄还不知道这鸟的潜力怎样,如果没有存在的意义,不用邵玄出手,其他人也会将它宰了。毕竟它不是凯撒,凯撒当年还小的时候就被巫挂了牌,就算没了狼性,也没谁敢在部落里打它的主意。

部落里有冰洞,就在靠近山顶的地方,很多人将不腌制的食物放在那里屯着,不过得上交一部分作为报酬。

邵玄也放了些肉在冰洞,他不可能将每次带回来的兽肉全部腌制了,凯撒不爱吃腌制的,老克经常吃那种,久了也不好,更何况现在又多了只鸟,总不能都给他们吃腌制的肉吧?

“真麻烦!”邵玄叹道。他可以直接把那小雏鸟给扔了,或者给凯撒当食物,但总觉得,还是应该养着试试。

三天后,小雏鸟睁开了眼睛。

这比邵玄预想的要早得多,原本他以为这鸟跟他上辈子见过的很多飞鸟一样,怎么也得七到十来天才能睁开,没想竟然只三天就睁开了眼,身上的毛也多了点,就是还不能走,一饿就在那儿喳喳地叫,嘴巴张老大,生怕人看不见听不到似的。

这三天邵玄都在自家打磨石器,邵玄现在已经有了一些基本的打磨工具,所以一般的石器能够在自家完成。老克偶尔过来看看,他让邵玄先休息几天,顺便打磨点石器出来,东西充足了再去训练地那边训练。

邵玄只睡一觉就能完全恢复过来,这三天他打磨出来不少石器,有用来设陷阱的,也有训练用的,还打磨出来一批更精良的,放着下次狩猎用。他已经打算下次狩猎跟着麦他们出去了。

“阿玄!”门外有人喊。

过来的两人是现在管理洞里事务的屠和结巴,他们提着四条鱼过来给邵玄。因为邵玄常给洞里孩子带东西,洞里的孩子也经常会将当天捕的鱼给邵玄提过来几条。

很多人走出洞之后就没再回去,比如在邵玄之前负责洞里管理的库,就没再回去看过。不过与邵玄同一批觉醒的另外几个倒是回去过几次,不管他们是想回去炫耀一番自己的狩猎成果还是其他的目的,至少他们没有直接跟洞里的人断了联系。当然,这些都是因为在邵玄接任洞内管理之后,给洞里孩子的生活带来了一系列改变的缘故。

不管其他走出洞的人怎样,邵玄每次狩猎回来都会给洞里孩子送点东西,反正他自己食物足够,分点过去也没什么。而洞里孩子对于邵玄也是感谢的,因为邵玄,他们的生活变了很多,现在的身体也健康不少。

邵玄并没有拒绝他们的好意,难得两拖着鱼过来。虽然对于现在的邵玄来说,鱼提供不了太多的能量,但改善下胃口还是可以的。

结巴和屠每次过来,眼神都带着羡慕。成为图腾战士果然很好,拥有自己的木屋,还能狩猎得到更多的食物,长得也快,以前邵玄没他们高,这才觉醒多久,就把洞里个头最大的结巴比下去了。

“别羡慕,指不定明年就到你们了。”邵玄提了块不大的腌制兽肉给他们,“还是老规矩,洞里每个人就吃一点点,别吃多,吃多会死人的。”

邵玄每次给他们的都是等级最低的兽肉,高等级的他们承受不住,分量也不多,多了吸收不来。曾经麦和郎嘎给邵玄的肉干也是等级稍微低一些的,至于像四牙野猪或者刺棘黑风那程度的,洞里的孩子碰都不能让他们碰。以前邵玄不知道,后来知道这里面的关系,就很严格地控制送过去的肉质和份量了。

等结巴和屠两人离开之后,邵玄提过来一条鱼,宰杀好之后,撕了点肉下来,夹到小雏鸟面前。刚才还将鸟嘴长得大大的,鱼肉放它面前之后就紧紧闭上了。换成兽肉,继续张嘴猛咽。

“真他玛嘴刁!”邵玄骂道。

提着鱼,邵玄看向趴在一边的凯撒。

对上邵玄的眼神,又看看邵玄提着的鱼,凯撒将狼头扭向一边,就是不跟邵玄对视,也不看邵玄手上的鱼。

“玛的,都嘴刁!”

原本还想拿鱼肉喂鸟,现在看来,鱼被这俩货嫌弃了。

第七天的时候,邵玄已经将工具打磨准备得差不多,打算和老克去训练地那边去,想了想,邵玄还是决定带着那小鸟,不然这丫指不定会干出些啥。

这小鸟长得非常快,一天一个样,邵玄猜测是不是因为这地方比较特殊,所以鸟都长得快。它生命力也顽强,邵玄没有养鸟的经验,没那么细心,但这货也健康长起来了,就是每天吃得多,睡不多久就又喳喳地叫起来。

现在这鸟经常不呆在窝里,邵玄一不注意,它就从邵玄给他编的草窝里翻出来,然后爬到桌子边沿爬一圈,若是发现凯撒趴在桌子旁边的话,就直接从那里滚下去,落在狼背上,气得凯撒直呲牙。好几次差点将其毙于狼爪之下。

还得亏凯撒听话,知道邵玄不让它伤小鸟,所以才忍着,不然早咬嘴里当零食了。

邵玄觉得这鸟不仅生命力顽强,而且胆子特大,才几天就敢直接对着凯撒的狼鼻子狠狠地啄,别看这丫还是只雏鸟,啄的劲挺大,邵玄给它夹肉的木棍上已经有很多啄痕了。落在狼背上也不怕,继续啄,凯撒的狼毛都被拔了几根。也不知道它是真胆子大,还是脑子里缺根弦。被凯撒一腿掀飞几次,也屁事没有,下次继续闹腾。

小雏鸟太吵,整天喳喳地叫个不停,邵玄直接给它取了个名叫“喳喳”。

第十天的时候,喳喳身上的棕色茸毛长得密集了一些,也厚了,还能站起来走动,只是走快了就摔地上,不太稳。

邵玄跟前几天一样,带着喳喳和凯撒先过去找老克,然后一起往训练地那边过去。

在邵玄训练的时候,老克就在不远处看着,喳喳他看着,老头最近特喜欢拿着石虫逗鸟。

喳喳不吃石虫,但是它喜欢啄着玩,老克用树枝夹着石虫在它面前晃动,喳喳会伸长鸟脖子,还没什么力气的翅膀也抬起一些,进入战斗状态,然后猛地冲上去啄。不多久,老克夹着的石虫就被啄烂了。

邵玄破了一轮陷阱轰炸之后,过来休息,看到老克夹着的那条被啄烂的石虫,笑着道:“攻击性太强,估计是属战斗机的,看到什么都想去斗一斗。”不过凶残点也好,飞出去也不会立马饿死,除非它自己作死。

“战斗鸡?”老克愣了愣,然后也笑道:“这名字不错,以后肯定比山里那些长着漂亮尾巴的鸡厉害!”

邵玄回想了一下山林里那些体型跟鸵鸟似的野鸡,若是喳喳以后长得跟山林里那些野鸡一样大,还攻击人的话,估计在部落是留不住的了。要么宰了,要么远远扔了,部落不会允许这样的生物存在于内部。

不管它以后是鸡样还是鹰样,都该好好调教下。

下午回去的时候,邵玄碰到了在巡逻队轮值的陀。

“正好,还打算让人给你带个话,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陀说道:“巫让你明天上山一趟。”

“知道了,我明天上山。”

“有好东西。”陀低声道,还给了邵玄一个“你懂的”眼神。

所谓的“好东西”大概是关于青贼的,邵玄心里明白,道了个谢,便离开。

往回走的时候,邵玄打开兽皮袋看了看里面似乎又在打盹的鸟,想着明天要不要把它一起带上山。

第八十七章巫的祝福

次日邵玄直接带着兽皮袋上山,养鸟跟巫说一声总是好的。

兽皮袋里装着喳喳,这货被装兽皮袋里次数太多,已经习惯了,没有一直叫。

山上的人对邵玄已经很熟了,每次见到邵玄还有人主动打招呼,邵玄也都一一笑着应声,不管这些人是塔那边的,还是另外一方的阵营。

“来了。”

巫早已经在石屋里等着,见到邵玄之后面上露出的笑意稍深,苍老的脸褶皱更多了。

不过,也不是谁都能得到巫这样的态度,更别说,邵玄现在年纪并不大,几乎是部落小辈中唯一一个能得到巫这般对待的。

用不着多说,邵玄直接走进来,坐在草垫子上。

“喳!”

在邵玄坐下去的时候,兽皮袋子里的喳喳叫了一声,大概是意识到周围陌生的环境,兽皮袋又挨着草垫,所以有些不安地叫了一声。

从邵玄进屋,巫的视线就从兽皮袋子上扫了一眼,现在听到声音,原本带着笑意的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邵玄伸手将袋子里的喳喳掏出来。

跟十天前刚出壳的时候相比,现在邵玄一只手都裹不住它了。

“这个是……”巫盯着邵玄手上的幼鸟。

“上次带回来的鸟蛋。”邵玄将前因后果说了说,“所以我想驯养了试试。所谓训练出来的凯撒,调教出来的喳喳。”

巫:“……”

见巫脸上依然有些疑惑,邵玄赶紧道:“不是,我是说,训练出来的好狗,调教出来的猎鹰。老克说喳喳可能是攻击性比较强的鸟类,我想训练试试,到时候狩猎的话还能辅助一下,就算不能带着去狩猎,在部落也能起到高空观察作用。”

巫垂下垂眼皮,面上却并没有露出多少变化,依然平静地问道:“若是失败?”

“宰了。”这个邵玄没犹豫,这是这里的规则。

不听话,要么死,要么扔。一般来说,部落的人行事方式更偏向于前者,直接宰,干脆,利落,不优柔寡断,他们压根没那么细致的情感,行事更粗暴狂野。

“很好。”巫再次露出笑容,比刚才邵玄进门时的笑意还要深一些。看上去心情很不错。

“抬起来我看看。”巫说道。

邵玄将手上托着的鸟往巫面前伸了伸,让巫能更好地观察。另一只手则防着这家伙来脾气啄人,面前的人可是全部落地位最高的两人之一,甚至隐隐超过首领,不能让它得罪人。要是它真把巫啄伤了,部落的人不会准许留它。

不过,出乎邵玄意料的是,今天喳喳非常听话,除了刚来的时候叫了一声之后就没叫了,现在也没有要啄人的样子。

巫静静看着面前的还长着一圈茸毛的幼鸟,而喳喳也静静看着面前的人。

半晌,巫抬起枯树皮一般的手,将旁边矮桌上放着的一个巴掌大的石盘拿过来,石盘里面有一些黑色的粉末。另一只手伸出食指和中指,在黑色的粉末里沾了沾,大拇指在沾了黑粉的食指和中指上捻过,然后弯曲起除大拇指之外的四根手指,抬手伸到喳喳面前。

沾了黑色粉末的大拇指在喳喳的鸟头上点了一下,手指一点即离,棕灰的绒毛上顿时沾上了一大点黑色,不过喳喳却并没有避开,依然盯着巫,非常听话,看得邵玄惊奇不已,这货打从出壳起就没这么安分过。

不管巫这样做是什么意思,邵玄知道,巫是准许了他做法,同意邵玄先在部落里驯养试试。而且,经过巫“祝福”过之后,就算以后喳喳在部落里呆不好,也没谁会将它宰了,就算选择扔得远远的,也没人敢对它下杀手。

在巫放下石盘之后,却并没有就此停止,而是拿出一块纹牌,跟凯撒当初一样的纹牌,递给邵玄。很明显,这是给喳喳的。

更甚于对凯撒的重视,这是得到了双重保障!

邵玄不明白,只是这样一只还不知前途的可能沦为储备粮的鸟而已,竟然会得到巫如此重视!莫非巫能预测未来,看出了喳喳的潜力?

可惜,巫装神秘的时候,没人能从他嘴里撬出话,也没谁敢。

明明看上去快入土的人,却总让人觉得敬畏。

将喳喳重新扔回兽皮袋,邵玄朝着巫行了一礼,以示感谢。有了巫的同意,以后带着喳喳在部落里行事自然会方便很多。

喳喳的事情解决,巫也进入正题,问了下邵玄在绿地那边狩猎时的事情,邵玄选择性说了下,不过,这次他稍微说得多了点,将自己“隐约”看到了青贼影子的事提了点。

邵玄不认为能瞒过巫一生,他还会在部落呆很久,可能这一辈子就留在这里了,也没什么倚仗,因为塔的原因,邵玄不会将希望放在首领身上。再说了,要是塔真成了下任首领,要给自己穿小鞋怎么办?不是邵玄心理阴暗,而是经过这次狩猎,他觉得确实不会跟塔相处多融洽,部落可没什么人权,什么都是上头一句话的事情。上头说你错了,你就错了,不会给你任何解释的机会。

而经过这些时日的观察,邵玄宁愿相信巫,所谓部落的精神领袖,这个孤立的部落的发展虽然不算太好,但也没有严重畸形,这都是他们一代代巫的功劳,相信下一任巫也不会差。

一次比一次多说一些,也能渐渐让巫心里有个谱。

静静听完邵玄的讲述,巫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面色和蔼地递给邵玄了两个药包,“一个是调养的,另一个是掺了青贼的药包,两包都尽快喝完,尤其是青贼的,勿久放。”

小心将两个药包放好之后,邵玄又听巫问道:“下次狩猎,你打算跟着谁?”

“我也正想跟您说,下次狩猎,我想跟麦叔他们。”邵玄说道。

塔回来后并没有将邵玄踹离先遣队,大概是改主意,想下次继续带着邵玄,但邵玄却不愿意了,他更想跟着麦他们,那样才能得到更好地历练机会,和先遣队一起的话,邵玄跟不上他们的步调,不是次次都能凭借一个套索解决问题的。或许塔听到邵玄的回答之后,会觉得邵玄不识好歹,对邵玄的印象更差。

不过,那又如何?

邵玄可不想进去只当个装饰物,狩猎只能在旁边干看着他可不想再经历一次。

“嗯,我知道了。”巫点点头。

有巫这句话,邵玄就不用担心其他了。塔在巫面前连个屁都不敢乱放,更别提反驳了,就算他老子、部落的首领敖,也不会直接反驳巫的决定。

离开的时候邵玄再次向巫行了一礼。了解得越多,邵玄越觉得,这样一个老人,确实值得敬佩。无关洗脑与否。

下山的时候邵玄特意往麦和郎嘎那边走,问问他们吃的鸟蛋有没有跟喳喳同样的情况,不过,最后得到的回答是,跟其他鸟蛋一样,喳喳完全是个特例。

“你居然孵了个蛋!!”郎嘎惊道。

邵玄:“……”总觉得这话听着不顺耳。

郎嘎一脸的惊讶,将邵玄的兽皮袋拉过来,打开往里瞧,还将手伸进去打算把喳喳抓出来仔细看看,这鸟可是被巫“祝福”过的!

郎嘎手刚伸进去就被狠狠啄了下。

要不是他皮厚,换成其他未觉醒图腾之力的人,经这一啄铁定得出血。

“这鸟够凶的,比凯撒好。”显然郎嘎的“好”的标准跟嗑嗑一样。

对部落大多数人来说,不管是野兽还是凶兽,越凶越好,越凶,宰的时候也更有成就感。

“对了阿玄,你回去之后检查下你的屋子,雨季要到了,虽然你屋子今年刚建的,但还是仔细查查比较好,多备点干木材在家。”

雨季?

邵玄想了想去年的这时候的事情,还真是,雨季快到了。

第八十八章恐河兽

暴雨倾泻。

雨点密密麻麻,急促地打在地面上,泥水溅起的声音四处响起。

树叶被打得唰唰响,听声音让人有种这样的雨滴砸下来会不会将树叶洞穿的感觉。

雨幕中,一个身影在树林间闪过,如牙签般细的石针穿透雨幕,从繁密的树枝间极速穿出,“咄”地一声,刺入悬挂在那里的一截手臂粗的短木桩上。

此时,木桩上已经有不少同样的石针刺在上面,从不同的角度,将挂着的这截木桩刺成刺猬一般。

这样的木桩在附近挂了不少,有的在草丛里,有的藏在灌木丛,还有的悬挂在树上。

刺啦——

一声快速拖拽的响动之后,置于不同地方的木桩加速移动,而在它们移动的同时,又有石针飞射而来。

咄咄咄!

草地上的,灌木丛里的,悬空的……不管哪里,树桩上又多出了一些石针。

噼啪砸着地面的雨滴并未让这些飞射而出的石针偏离分毫!

呼!

疾驰于林间雨幕下的人影一个翻身,越过前方遮挡的树枝,稳稳落地,落地的声响在周围的雨滴声中不可听闻。

邵玄抹了把脸,过去将木桩收起来。

他这些天都会这般训练,一开始是练矛头镖,然后是细一些的石刺,再到现在比石刺还要细的石针。

想到绿地狩猎的时候遇到的那种白毛,明明那么软,却能刺穿厚木板,中级图腾战士的身体也无法防住,这其中白毛的材质是一个原因,而另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就是,白毛射出的速度非常之快!

这一点邵玄在尝试,希望有朝一日能直接用一根细细的草刺穿厚木板,不过现在,只能先一步一步来练,若是连石质的都使不好,草就更不用想了。

还差得远。

因为最近几天都在下雨,邵玄没让老克出来,下这么大的雨,出来纯属遭罪。

格每次去老克那边捞点石器的时候都会嘲讽老克变“柔弱”了,以前上山都是拄着拐杖咬牙一步步挪上去,外出也不会借助任何人的帮助,现在呢?老克出门骑着凯撒,上山靠邵玄背,下个雨还不出门了。真他玛娇气!

老克也不恼,该干嘛干嘛,全当没听见。格那完全是嫉妒,泛酸水!他更不会告诉格,邵玄给他从巫那里又要来了调养的草药,正在调养期呢,以前抱着一种消极心理,死活随意,现在嘛,他还想多活些年,看看邵玄能走多远。

凯撒和喳喳都扔在老克那边,邵玄有时候想着,要不要将房子扩建一下,让老克搬过去跟他一起住,反正自家就自己一个人,而老克那边也就一个,省得每天两头跑。

一边想着,邵玄手上也一边收拾那些木桩和缠着的草绳。

去年雨季具体开始的时间是在下一次狩猎之后,可惜今年提前了,巫让大家做好准备,而本来准备出发狩猎的狩猎队也推迟外出时间。

在邵玄背后,一条如蛇般细长的虫子从一棵树上窜出来,不同于蛇的是,它身上长着很多脚。

吐着跟蛇一般的信子,它紧紧盯着树下的邵玄,身体无声沿着树干下滑,身上的细脚让它能稳稳停留在树干上。

在接近邵玄时,它身体扭动,前半身回盘,完成“S”型,然后对准邵玄,如离弦的箭一般,张开嘴巴咬向邵玄的后颈!

邵玄看也没看身后,只是看似随意地抬手,在那它离自己后颈只差半掌之距的时候,便已阻拦在前,死死掐住了它的脖子。

手指微微用力。

咔!噗嗤!

那虫子头身分离。

邵玄手指轻弹,将虫子的头弹往一边的草地,而无头的虫身则在收回手的时候甩向另一边的树林。

整个过程邵玄压根没看那虫子。

收拾好石针,邵玄起身扫了眼周围。

刚才那种虫子他这两天碰到过好几次,听说每年雨季时,它们就会从地下钻出来。不仅仅只是这种虫子,还有其他的生物陆续从地下冒出来。但除了雨季之外,这些虫子几乎不会在训练地的几座山里出现。

踩着泥泞的土地往回走,邵玄突然一抬脚,将脚下的一颗石子踢飞。被踢飞的石子带着泥水,直射向一处草地。

刚刚从地下钻出来的一只两掌长的如蝎子般虫子,被石头击穿。

老克说,雨季从地下出来的这些虫子会主动伤人,而且毒性很大,不要被它们咬到蛰到,见一只杀一只。

听说还有的虫子会往部落跑,所以雨季的时候部落未觉醒图腾之力的小孩子都被关在家里,大家会在屋子周围撒一种草汁,有一定的驱虫之效。

“呜——”

从河那边传来一声巨响。

周围训练地的战士们只觉一股寒意直窜脑门,全部都停下手头的事情,蹿到高处,看向河那边。

邵玄已经快到居住地,也没山丘遮挡,直接爬上树,看向部落前面的那条大河。

雨幕中,河面上跃起的身影并不清晰,离得太远。但即便河面远处跃起的身影离部落很远,也并没有完全露出来,但依然能推测出它庞大的体型。

这才是真正阻止部落人对河流探究脚步的决定性原因。

恐河兽,这条看不见边的大河里居霸主地位的生物。部落人给它冠的“恐”字便能看出大家对它的忌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