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3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七叉掌这种植物感觉到危险的时候,就会将厚厚的树皮一般的叶子合拢,将本体部分核心包裹成一个如松塔般的坚实物,同时分泌出一种能吸引撕切者的液体。要不是狩猎小队的动作快,就被循着气味赶过来的一大群撕切者围上了。

那边,陀已经统计完毕。

“跟上次狩猎的成果相比,少了两种,不过,这次我们找到了风球和青贼,论功绩要超过以往很多。”陀笑着道。

塔也露出轻松的神色,这次确实比以往的收获要大,“到时候跟阿威他们会合之后再统计看看,或许他们那边找到了另外两种。”

威是一名高级图腾战士,年纪跟塔差不多,领着另外二十人与塔等人分头展开行动。

塔又对其他人道,“今天先休息吧,明天准备返程。”

“好的,头儿!”众人应声道。他们已经迫不及待要回去了,也很期待与其他先遣队的同辈人或者前辈们分享自己这次经历。

邵玄也很期待回去,不过并不是因为青贼,而是他兽皮袋子里的鸟蛋。

那天掏的鸟蛋还有十来个没吃完,先遣队的其他人对于鸟蛋也没太大兴趣,嗑嗑没吃完的鸟蛋那天在遇到撕切者的时候都扔出去做诱饵了,撕切者也吃鸟蛋的。邵玄也扔了,不过还有一部分鸟蛋放在树洞里没带着,也就是现在剩下来的这些。

现在众人所呆的地方并不是之前那个树洞了,而是另一个地方,为了寻找目标,他们的休息地也一直在变动,有一天晚上还睡在树叶里,用叶子将自己卷成个筒状,睡一整夜。那夜,那株长得跟火腿似的植物周围,包裹着的层层叶片本来应该竖着,却有二十一片叶子被卷成圆筒吊在那里,每一个卷筒里面都睡着个人。

陀说那种植物有驱虫作用,也是他们采集的目标物之一,而没地方睡的时候,他们就用那植物的大叶片将自己裹起来,不会被夜晚出来活动的虫子攻击。不过白天就不行了,白天那植物的叶子变得特别硬,根本卷不起来。

对于邵玄来讲,这是一次非常新奇的经历。至于兽皮袋里的鸟蛋,他想带出去试试。

大多数植物离开这里会枯死,那鸟蛋呢?

这里的植物很不平常,吃这里植物的昆虫也不寻常?进一步来说,是不是可以推测,吃这里果子或者昆虫的鸟们,也会比其他地方的鸟有更有营养价值或者药用功效?鸟蛋亦是。

生鸡蛋的保质期比熟鸡蛋要长,不知道这在这些长相怪异的鸟蛋上是否同样适用,邵玄没将它们煮熟。

次日,塔带着众人往回跑,在早就约好的地方与另外二十人会合,那边有人受伤,好在伤势不重。

听说了青贼的事情之后,另外二十人眼睛都直了,盯着用叶片包着的石盒,恨不得立马掰开看一看,不过他们也知道这并不是时候。

来的时候,是借着那些大蜻蜓从山上滑翔下来,而返程的时候,也要借它们一用。

在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先遣队的众人便都等在一处,有人爬上高高的植株查探蜻蜓大军的方位,毕竟它们每次返程的路线并不是绝对一样的。

“在那边!快过去!”

“快快快!慢了就赶不上了,还得等明天!”

邵玄用不着带那些装着植物的盒子,只背了个兽皮袋,相比其他人要轻便很多。

这时候,大家为了能赶上这批蜻蜓大军的飞行,都急急忙忙朝那边跑,邵玄突然有种上辈子赶公交的错觉。啧!

快速爬上高高的植株,手上用草绳打好一个套索,在蜻蜓大军飞过的时候,扔出去套住它们的脚,被拉起之后,若是在空中时下方还有蜻蜓飞动,便会跳落到下方蜻蜓的背上。绳子太长,吊在空中容易被蜻蜓的翅膀扫到。

快到那座山时,蜻蜓便开始扇动翅膀拉高。地面越来越远,下方的物体快速变小。

背后,那片绿色的大地上,高高的植株将展开的叶片合起,开放的花朵也收拢花瓣,各种声响宣告着傍晚即将来临。

“跳的时候注意点,别被抽飞了!”那边塔对邵玄喊道。

“知道了!”

在蜻蜓飞上山崖的那一刻,邵玄便快速朝着蜻蜓尾端跑去,瞅准空隙跳下,石刀插入山壁,慢慢沿着山壁滑落,直至在略平坦的地方站稳。

“让让!快让让!”

嘭!

嗑嗑所坐的那只蜻蜓飞得高了点,他跳过来时撞在山壁上,滚了几圈才落地。虽然撞到了,但嗑嗑还是将怀里装着药草的盒子护得好好的,站起来时揉着撞疼的背,呲牙咧嘴。

等众人都跳下,蜻蜓大军也翻越山峰,往它们歇息的那片水池过去。

“走吧,大家好好休息下,后面还有几天忙。”塔说道。

只是,当夜众人聊着青贼的事情太过兴奋,没睡多久。

第二天离开这座山之后,邵玄便见识到了陀他们所说的“这里很多东西带不走”是什么意思。

那片绿色的大地已经看不到了,而包裹着青贼石盒的泛着清香的大树叶,则以肉眼可见的趋势枯萎,变黄,然后变成碎屑掉落。

仅仅只靠石盒外面裹着的泥,并不能完全遮住青贼的气息,而让众人郁闷的是,很多凶兽对青贼,似乎也很有兴趣。

原本先遣队的众人还想着回程的时候指点邵玄一下,顺便帮他猎点食物,结果这一程众人忙得连话都说不了几句。

为了护好青贼,先遣队众人一路拼杀,而为了更快赶回去,他们并没有带上猎物,留得越久,处境越艰难。

一开始众人对于过来的凶兽是来一只杀一只,来两只毙一双,来一队宰一排。

抢青贼?门儿没有!死啦死啦的!

但渐渐地,大家的应对策略就变了。

什么?又有过来抢青贼的凶兽?!来多少只?快跑快跑!

先遣队的众人感觉自己从来没这么狼狈过,以往回程的时候还能顺便带点猎物或者从凶兽身上割点纪念品回去,但这次就没那个功夫,更没那个心思了。

每个人身上都带着浓浓的血腥味,还都是属于高级凶兽的血,满脸的血污也没时间去擦洗,头发乱糟糟的,比部落洞里的孩子还邋遢,身上的兽皮衣已经有凝结的血块了,干了之后一揉能掉一地血粉。

就连晚上也时不时受到袭击。苦不堪言。

睡眠不足,沿途劳累,战斗不止,一路跑一路杀,一路杀一路跑,也得亏先遣队的平均实力强悍,若换了其他狩猎小队,怎么也会折点人手在这里。

于是,小睡一觉又能精神抖擞的邵玄,便成了其中的异类。

其他人看向邵玄的眼神都是幽幽的。

邵玄看了看兽皮袋,里面的鸟蛋还好好的,他放了一些枯树叶和干草在里面,从离开到现在,只破了一个。

队里的规矩,除了目标物之外,弄到的东西都算自己的,所以,对于邵玄带着的鸟蛋众人也不会说什么,他们对鸟蛋也没兴趣,在寻找目标物的时候他们都吃了很多鸟蛋,还有各种果子,好多天没吃烤熟的肉了,自然不会再吃鸟蛋。不过众人咬着兽肉的时候跟仇人似的,嚼得咯吱咯吱响,估计做梦都在骂那些不断凑上来的凶兽。

第八十四章回来了

狩猎队到预计会合时间时,一般是先遣队先到达,他们需要将带回来的药植用新打造的木箱装好。而因为青贼的原因,先遣队的人赶路赶得急,直接提前一天到达。

在先遣队的四十来人终于疲惫地到达聚集点之后,并没有太多时间休息,砍伐木材之后造一个大的如车厢般的大木箱,将所有带回来的药植放在里面,木箱封死,外面捆上藤蔓,再盖上一些其他植物的叶子等东西,总之,没人看到里面装的是什么,也不会让昆虫等东西进入。

装好药植之后,先遣队分两批人行动,一批留在原地看护药植,另一批人去狩猎,轮番来。毕竟出来一趟,总得带点猎物回去,不然空手回部落了吃什么?再说了,走荣耀之路的时候总得多拖点东西才能不落面子。

聚集点附近并没有太多高等级的凶兽,所以,先遣队的人并不担心放置物品的地方会遇到不可应对的危险,而且这里靠近山顶,动物本来就少很多。

邵玄跟着第一批人一起出去狩猎,塔看他精神状态不错,便点头同意了,这周围的凶兽不算太强,若是发生什么事情的话,队里的人能护住邵玄。

一日后,其他狩猎小队也陆续行至集合点。

麦他们的小队是五个狩猎小队中第二个到达的,看他们这次的狩猎成果还不错,队员们脸上都比较轻松。

“阿玄,先遣队不错吧?看你小子挺精神!”郎嘎笑着捶了捶邵玄的肩膀,不过,等他看向先遣队其他人的时候,就说不下去了。

不只是郎嘎,其他狩猎小队的人来到聚集点看到先遣队众人的状态之后,都猜测先遣队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大灾难。

经过连续几天的赶路厮杀,到达聚集点之后又忙着装箱,还得再下山去狩猎,为了维护先遣队的脸面和地位,众人选择的猎物等级还不能低,一直忙活到晚上。

四十人分两批轮番下山狩猎,也就只在当晚休息了一夜,但仅仅一晚上的时间并不能让众人长久的疲惫和力量空乏恢复过来,精神状态依然不怎么好,就算经过简单的梳洗,也改不了众人的一身狼狈。

先遣队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众人心中各种猜测。至少他们随队狩猎以来,从未见过这样的先遣队,就像是遭遇了惨无人道的摧残,被折磨成这样子似的。

至于原因,众人不禁对比了一下这次和以往狩猎中先遣队的不同。

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多了个邵玄。

原本还沉浸在第一次狩猎的喜悦中,跟同批觉醒的小伙伴们交流经验的孩子们,交头接耳低声讨论,对邵玄指指点点。

“先遣队的人为了保护阿玄,都累成这样,阿玄却什么事都没有。”

“就是,他拖后腿了吧?”

“就算上次他运气好,能够得到先祖的庇护,也未必每次都那么好运,不过,他能安然回来也算不错的了。”

“反正看那样子,下次先遣队是不会再带着他了。”

“唉,老老实实跟我们一样在狩猎小队多好,他才多大?也不强,不过是个跟我们一样的初级图腾战士而已,还妄想跟着先遣队一起。”

不仅是这些孩子,狩猎小队的其他人也有同样的想法。先遣队的人都变成这样,面上都是遮掩不住的疲惫,就跟他们这次狩猎中为了护住那些新战士们而更加劳累一样,想来就是邵玄的原因了。

先遣队的人去的地方自然会更危险,而任何一个微小的因素,也可能带来不同结果。邵玄就是这次先遣队的不稳定因素。

“我就说不应该让阿玄跟着嘛。”有人低声道。

“肯定是为了护住那小子,先遣队的人才这么累,要不然以前怎么不见这样?”

“看来,先遣队这次吃大亏了!”

“唉,被折磨成这样……连猎物都少了好多。”

“我觉得我儿子也不比阿玄那小子差,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儿子也被招进去了呢。”

“说不定是先遣队的谁看上阿玄了,见上次阿玄的猎物不错,想将女儿嫁给他,所以这次才特意将阿玄招进去。”

“瞎说,大头目没女儿!”

“但其他人有啊!”

“哎,你们说,先遣队的人会不会想着怎么将阿玄这孩子揍一顿?”

“嘿嘿,还真有可能。”

不知谁说了什么,那人和他的队友们一起大笑,但是笑着笑着,面上就僵了下来,因为他们发现,先遣队的四十个人全部都看向他们这边,眼神像看傻X一样。

先遣队众人要不是现在太过疲惫懒得动弹的话,早过去开揍了。

阿玄不算什么?

你们看过那小子设的套吗?看过那小子抓青贼吗?看过那小子一招将两棵火矛崩得满地“血”吗?屁都不懂说个毛啊!

想想刚开始他们也嘲笑过邵玄,结果进绿地没两天都被打脸了。

吃亏?如果抓到风球、青贼,也叫吃亏的话,他们宁愿天天吃。

至于一路过来遇到的麻烦,那就更不用说了。做什么都得有付出的,既然寻到了青贼这样的宝贝,就得有扛住更多麻烦的心理准备,他们从加入先遣队第一天的时候就这样的觉悟了。

折磨?如果能够寻到更多兽皮卷卷尾药植,能够吃到青贼,能够遇到更多神奇的宝贝,他们心甘情愿次次受到这样的折磨!

见先遣队众人的面色不对,那个狩猎小队的头目狠狠瞪了眼自己小队刚才说笑的战士,警告他们别再多话。

这里除了先遣队的人之外,没人知道是塔主动找的邵玄,并非邵玄提出的,自然抱有各样的猜测。但也有脑子灵活点的,猜到其中肯定有其他原因。但不管先遣队遇到了什么事,都不是他们能随意乱说的。

“自己没能耐,还嘲笑别人。”郎嘎嗤道,看向之前说笑的几人,眼神充满鄙视。

“你说谁没能耐?!”那边有人站起身。奈何不了先遣队的人,还动不了你?!

“说你怎么了?!”郎嘎也不怕。

和郎嘎一起站起来的还有同队的其他人,他们对邵玄的印象还不错,不管邵玄是因为先祖的庇护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们觉得邵玄是个好战士,这就足够了。

眼看两个狩猎小队要开展,大头目一声吼:“都给我闭嘴!”

寒着脸扫了两个小队的人,塔沉声道:“谁要是再吵,下次就别跟着。”

两边人立马乖顺了。名额还握在大头目手里呢。

郎嘎往自己小队休息的地方走的时候,看到邵玄站在先遣队的地方朝自己打手势,刚才还满脸的不爽,立马乐出两排牙来。邵玄那手势的意思是告诉他,到时候回去有好东西给他。

全队集合之后,塔便带着众人往部落返回。

部落里。

老克正坐在训练地一处石块上,手撑在拐杖上,不知在想什么。

听到声响,老克抬眼看过去,凯撒正叼着个涂了草汁的石块往这边跑回来。

邵玄离开之后,老克也没停止对凯撒的训练,都是仿照邵玄的法子训练的。不得不承认,邵玄这法子很有用,凯撒的训练成果也很明显,扔得不见影的东西,它都能给找回来。

为了奖励凯撒,老克扔给它一块肉。正打算说什么,就见山下有人往部落赶回去,还听到有人说狩猎队要回来了。

算算日子,狩猎队回来就是这几天。

老克坐不住了,等凯撒啃完那块肉之后,坐上狼背,轻敲凯撒的狼头,“快回去,阿玄要回来了!”

本来还不情不愿的凯撒,一听邵玄的名字,立马跑起来,老克让它慢下来都不听。

伤员已经提早被送往部落,老克回到部落的时候,荣耀之路两边已经站着不少人了,都伸长了脖子等着。

终于,远处露出了一队人的影子,站在山脚的人吹响哨子跟山上等着的人传递消息。

等狩猎队的人踏上荣耀之路的时候,早已守在路两旁多时的人群沸腾起来,这次,有一些家里的孩子第一次参与狩猎,家里未出去狩猎的人都站在下面等着。

见邵玄安然无恙,老克提起的心放下,但是,当他视线扫到先遣队的人时,心里咯噔一下。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先遣队的人状态不对。

想到离开前邵玄说的“你放心”,老克摸着胸口的老心脏,感觉这心跳怎么都缓不下来。总觉得每次听到这孩子说“你放心”,就会有大事发生。

++++++++++++++++++++++++++++++++++++++++++++++++++++++++

=======================================================

过渡章,今晚上就一更,早点睡。周末继续双更。

第八十五章破壳的鸟

回到部落,完成洗刀礼,狩猎队众人各自下山。邵玄的猎物也不算多,便直接自己带着猎物下山了。

这次巫没立马留下邵玄谈话,因为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先遣队带回来的青贼身上了,没时间去理会其他,不过在洗刀礼结束之后,巫跟邵玄说等几天会再找他,到时候巫会找人带话。

先遣队这次猎杀带回来的凶兽数量没以前多,凶兽质量也比不上以往,但这次他们的功劳最大。青贼的事情不可能直接说出来,只有部落极少数人知道,知道的人也都是在部落颇有地位或者贡献很大的人。大部分普通群众并不知情,他们唯一知道的是,先遣队这次贡献很大。

部落的普通民众,大多数不会去纠结到底先遣队做了什么贡献,他们更关心的是自己的家庭里参与狩猎的人收获如何,至于其他人的事情,不过是他们的口头话题而已,就算很多人对先遣队的表现好奇,但回部落之后就抛之脑后了,忙着处理猎物。

邵玄拖着猎物回家,将东西放下之后就跑老克那边去,顺便带了些新鲜的肉和几个鸟蛋。下山的时候邵玄还给了麦和郎嘎他们几个鸟蛋,反正鸟蛋他在绿地那边吃得多了,带回来也就是想让大家吃吃,看绿地的鸟蛋跟其他地方的有没有区别,能不能当药蛋而已。

在老克屋里,邵玄简单说了下这次的收获,当然,有些需要保密的事情不能说,他只是着重提了设套的那种白毛。

“那种白毛连成线之后很适合设套,可惜它不能持久保存,我本来还想带点回来给您看看,中途遇到点麻烦,设套用完了,断裂的线过了没几天就开始变质,没了弹性,一拉就断,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它已经降解了。”

虽然邵玄解释的时候说的一些词汇老克觉得很陌生,但也能推测到这些词的意思,明白邵玄所讲。

“可惜了。”老克说道。材料难寻,这也是这门技艺逐渐流失的主要原因之一。

“要是以后能找到办法将它们完整地带回来就好了。”邵玄说道。

老克摇摇头,“不强求。”

对老克来说,他最大的愿望是将自己所掌握的技艺传给合适的人,而现在,他已经找到了邵玄,没什么遗憾的了。而且,邵玄能跟着先遣队,还能安然回来,是幸运也是实力。

“这些蛋是?”老克看向邵玄扔进锅里的蛋,问道。

“我从那边带回来的,先遣队的人经常吃,我就带了点回来。”

听到邵玄这话,老克没再多问。既然邵玄说先遣队经常吃的,那应该是好东西。

邵玄留了三个鸟蛋,其他的全部给老克了,下午在老克那边吃了晚餐,邵玄便带着凯撒回家。

趁太阳还没落下去,邵玄打算将带回来的兽肉处理一下。

屋里架起石锅,点上火,邵玄将剩下的三个鸟蛋放进石锅,打算煮好之后分切一下,拿去洞里那边。

蛋扔进装了水的石锅之后邵玄就没管了,在屋外处理兽肉,不然天黑了那些夜燕又会出来搅事。

凯撒趴在木屋门口抱着一块骨头啃着玩,突然耳朵一动,扭头看向屋内的石锅,仔细听了听,起身跑到石锅旁边,看向锅内。

锅内有三个鸟蛋,都跟邵玄的拳头那么大,这三个但并不是邵玄带回来的蛋里面最大的,也不是最小的,更没那么多花纹,只是蛋的颜色不同。

邵玄将砍好的肉拿进来放进石缸里腌制,一扭头就见凯撒盯着石锅。

“看什么呢你?”邵玄走过去,往石锅里瞟了眼。

一眼就看到其中一个蛋上裂了个缝,而且那个蛋还在晃动。

卧槽!

邵玄直接将手伸进石锅里面,把那个破了的鸟蛋捞出来,拿在手里看了看。

刚才蛋壳只是开裂,邵玄捞得及时,并没有进水。蛋上的裂缝越来越大,还从里面传来了喳喳声。

很明显,这蛋里的鸟要出来了。

回头看看石锅,邵玄用另一只空着的手将石锅里另外两个蛋捞出来。

好在石锅刚架起来,水温还没上去,不然再煮一会儿,这个刚要破壳的鸟就直接被煮熟了。

带回来的鸟蛋里面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吃了那么多鸟蛋,也没有一个里面有成型的。当时掏鸟蛋的时候,邵玄就是按照嗑嗑所说的,拿那些看起来像是刚偷回来的那种蛋,一般里面不会有成型的鸟。这是嗑嗑的经验。倒不是嗑嗑同情心泛滥,而是绿地不好点火,蛋里也有成型的鸟的话,生吃他不爱,煮蛋又不方便,仅此而已。

刚被偷过去的鸟蛋普遍比较干净,而放久了的蛋则蛋上有些污迹或者其他痕迹。偷蛋的那些鸟可不怎么注意卫生,鸟巢也做得不精致,很简陋,上面的鸟窝掉落的鸟屎还能落到下方的鸟巢里。所以邵玄当时挑选的时候都挑干净些的,也没挨个去晃动听声确认。

再说了,鸟蛋内成型与否,其实在那样的情况下没必要太过在意,就像嗑嗑所说的,成型的不想吃就扔了。而再此之前,邵玄也没碰到一个蛋里有成型雏鸟的。没想到,现在出现了一个。

邵玄刚刚剥过兽皮的手上还带着血腥,掌中的蛋上裂缝越来越大,里面传出的喳喳声也更清晰。蛋的动静邵玄能通过手掌清晰感受到,看着蛋,心想,若是这只小鸟能活下来,就当鸡养了算了,就是不知道它能不能像鸡那样生蛋,不能生也没关系,养到年底宰了吃了。

破开的蛋壳被顶出来,里面的雏鸟也渐渐露出了身形。

不是邵玄见过的小鸡崽的样子,这小鸟浑身湿湿的也没什么毛,眼睛都没睁开。

雏鸟分早成鸟和晚成鸟。早成鸟一出壳眼睛就能睁开,如小鸡崽那种,浑身毛茸茸的,能站能走,能自己活动,也能独立取食。而晚成鸟出壳之后眼睛不能睁开,身上也没多少毛,得老老实实呆鸟巢里靠它爹妈喂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