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是就必须得放弃这个地方?

众人心中不甘,手上动作丝毫没有慢下来,隐隐有些急躁。

对于植物来说,重要的是什么?

根系!

但是,这些能够自由跑动的植物,却懂得将自己的根保护得好好的,甚至深埋地下,让你很难对它们得根系下手。尤其是像火矛这种如凶悍的掠食者一样的狠角色,对着它的弱点攻击,若是不能一击毙命,死的只能是你自己。可惜的是,没人有那个信心,就连经常跟火矛斗争的塔等人,每次遇到火矛,要么避开,要么直接硬抗。

在塔等人琢磨着怎么快速将这两棵火矛逼退的时候,一个放大的套索图已经在邵玄脑海中形成。线不够,只能做一个并不完全的套锁。

现在不可能全靠塔他们,邵玄也想出一分力,毕竟是一个团队,成败都是连在一起的。依照邵玄脑中所计算的成功率,那个并不完全的套锁,值得一试。

如此大范围的设套,邵玄没尝试过,效果会怎样,他也不知道,毕竟,预想跟现实未必会一致。但不论效果怎样,只要能起到一点作用就行,现在形势不容乐观,而且,在这样一个地方,速战速决是最好的。

邵玄单臂抱着石盒,而另一只手则快速从兽皮袋里拿出矛头镖,并牵出一根白色的线。

即便只是单手,但打结捆绕依旧灵活,手指飞动,白色的线已经死死缠在矛头镖的镖尾处。

嗖!

躲开抽过来的藤蔓,邵玄使劲将镖甩出,却并不是对着火矛的藤蔓,而是对着地面上某一点。

被大力甩出的镖身刺入地下。

第一个点已定,紧接着第二个节点开始准备。

有塔他们牵制着火矛,邵玄才能更从容地应对,躲闪的位置也十分巧妙,上跳,下坠,前前后后的接连动作,并无规律一般,但每一次在塔等人看来十分慌乱的躲避,其实都经过周密的计算。一切都只在刹那间完成。

轰隆轰隆的声响中,甩动的火红色藤条如金刚乱舞,周围地面上不知道被藤条抽起了多少泥土石块。树干被抽断的声音,泥土翻飞的声音,枝条折断的声音,还有藤蔓被砍的声音等交杂在一起,而矛头镖射入树干、地面以及藤蔓上的“咄咄”声在这个战场上便显得太过微弱,邵玄的动作很快,不仔细观察很难看清他到底在做什么。

邵玄五指飞快动着,脚下也不慢,每到达一个预设节点的地方,挥手间一个结便以完成,因为所有打结以及连接套索节点的动作都要在那一瞬间完成,手臂上的肌肉连连抽动,体内的图腾之力更是运转到极致,在每一处脉络奔腾着,咆哮着。

若是仔细看,会发现邵玄设套索的那只胳膊周围有一层涌动的气流。

邵玄抱着石盒在两株靠近的火矛周围跑动。

快!快!快!

设套必须快,尤其是像这样的临场设套,猎物任何多余的动作都会造成计划之外的变故。

数秒时间,邵玄已经将套索的外围设置完成,还剩一个中间的步骤。

脚下使力,邵玄大力踩在藤蔓上,在那些绒毛缠绕上脚踝之前便已跳离。

“阿玄,你在干什么?!”

“喂,别乱跑!”

见邵玄在外围跑动着,陀等人万般不解。不是应该躲得远远的吗?

“它要抢青贼!!”邵玄吼道。

抢青贼?火矛的目标是青贼?!

众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又听邵玄喊道:“我设了个套,待会儿大家注意远避!”

一边说,邵玄还往两棵火矛间冲过去。

“停下!阿玄你要做什么?!”塔愤怒地吼道。

两棵火矛交界的地方其实“交火”并不强,显然这两棵并没有要内战的意思,这也是邵玄敢直接从它们中间穿过的原因。再说,邵玄现在的速度,虽然硬抗不了火矛,躲闪的能力还是有的。

邵玄踩着藤蔓朝上跳。

手上的动作快得似乎整只手都消失一般,矛头镖朝着几个地方飞射而出,需要打结的地方也在跳跃的时候拂手间完成。

套成!!

邵玄脚下并未停止。

抱着石盒的邵玄,就是一个饵,不管他跑到哪里,两棵火矛的攻击主要都是朝着他这边的。也正因如此,塔等人都跟在邵玄身后负责抵挡大部分攻击力。

一根藤蔓从斜下方射来,邵玄未避开,反而拿出牙刀挡着。

砰!

如坚石碰撞的声音响起。

陀等人便见到邵玄被抽飞。

离邵玄最近的嗑嗑还打算过去营救,没人接的话邵玄会直接摔落在地上的。

但嗑嗑却惊愕地发现,被抽飞后绕了个抛物线又下落的人,却停在空中某处。

是的,停在那里。

稳稳站着。

与此同时,众人似乎还听到一些类似于木头被勒紧的咯吱声。

不仅是嗑嗑,连塔等人见到这情形也瞪大了眼,不过仔细看,却发现,邵玄不是凭空站在那里,而是站在一根白线上。

那根白线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

众人不清楚,不过联想到邵玄刚才所说的“设了个套”,这样看,还真可能有点用。

“大家离开!陀、嗑嗑、索你们再退开点!”邵玄让处在套圈范围内的几个人离开。虽然未必会真的伤到人,但保险点还是好的。

站在白线上,邵玄脑海中已经完成的套锁清晰无比。

有几根藤蔓射过来,其中至少有一个能入套。

虽然两棵火矛分开着,但它们各自有一半都处在邵玄所设的套锁之中,而其中任何一棵火矛的藤蔓入套,都能引发一连串的套索反应。这是一个连环套。

邵玄只觉得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慢了,时间似乎卡壳一般,所见到的事物中,只有那几根射过来的藤蔓,以及一些别人看不清,却在自己视野中越来越清晰的“线圈”,除此之外,其他皆虚化成背景。

近了!

更近了!

其中一根藤蔓扭曲着,其上的绒毛如火焰般闪动着,穿过了邵玄视野中的“线圈”。

入套!

第八十一章一套杀

借着白线的弹力,邵玄跃起,避开直射过来的一根藤蔓。同时,手上握着最后一支矛头镖。

剩余不多的白线缠绕在镖身,随着邵玄的跳跃,白线绷紧,邵玄能明显感觉到来自镖身的拉力。

深吸一口气,邵玄握着矛头镖的手快速往左右各晃动一下,然后用力朝后拉扯。

杀!

咯吱——

如被钢丝勒断的锯木声响再次响起。

不过,这次不仅仅只是几处发声,而是几乎在同一时间,数十个地方同时发出这样的声音,而且声音比刚才更加尖锐,听到声音的人都仿佛看到一根粗壮的树被勒紧树干,连带着神经都跟着紧绷了。

陀和嗑嗑等人虽然不知道邵玄到底想做什么,但这般紧急情况下,他们也知道尽量配合队友,即便他们不认为邵玄真能做什么。

哪知,他们刚退就听到那些挠动神经的咯吱声响。

众人看过去,想找到发出这种声音的原因,但是很快,他们就被眼前的景象彻底震住了。

原本松散的套索网,顷刻间收紧。

在藤蔓的甩动中,一些藤蔓被收缩的网缠绕,感受到缠绕的束缚力,藤蔓挣扎得更厉害,而越挣扎,缠绕的线绷得越紧。

这一切变化,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

嘣嘣嘣嘣!

紧随着咯吱声之后,一片丝弦崩断声或是硬木勒断声,几乎同时响起,让刚才原本神经紧绷的人有种脑子似乎都要炸掉的感觉。

而伴随着这些声音的是,飞溅的火矛的“血”。

不论是靠近地面的蔓枝,还是抽甩在空中的那些藤蔓,其内流淌的红色汁液,几乎在同一个时刻,随着那些声音,飞溅而出。

来自两棵不同的火矛身上,喷溅的血红色液体,带着属于植物界掠食者的另类狂暴煞气,就像两朵同时盛开的血花,比火焰般的藤蔓,还要鲜艳万分!

塔曾经以为,兽皮卷上所画的那种血线花,就是最像血所绘而成的花了,但此刻,他才发现,眼前的景象,颠覆了曾经所想,这般视觉的震撼力,即便很久以后,也会记忆深刻。

未闻一丝血腥,却如入屠宰杀场。

一套杀,一套杀,一套必杀……

邵玄感觉,老克所说的一套必杀之道,他似乎能够摸到点门路了。

不过,这个半成品的套索,只能算一个缩略的连环套索带来的一个并不完整的杀招而已,远远达不到老克所说的一套必杀的程度。

若是白线足够长的话,套中心还能收缩成一个类似于捆住风球那样的网袋套索,不过火矛这种植物的体型太大,而且现在不止一个,材料不足的情况下,邵玄所设的套只能将两棵火矛各圈进来一半而已。

不过,能够解决眼前的问题,也足够了。

崩断的白线震起又轻飘飘地往下落,飞溅的红色液体如花朵盛开之后又迎来凋零,勒断的蔓枝抛起又下坠……

一眨眼,两棵刚才还气势凶猛的火矛,蔫了。

先前那棵火矛本就被塔他们砍过一阵,收套之后伤得更重,便扭动着身体,将受伤的、没受伤的断枝都往中心回收,然后如螺丝一般旋转着钻入地下,短暂的地面颤抖之后,便再不见踪影。

而另一棵火矛,伤势不及前者,但不知是忌惮刚才的那一下,还是已经知道自己没有胜算,不再执着,也紧随着钻入地下,远离而去。

刚才还轰响的战场,又沉静下来,只留下一地的断枝,以及满地的流淌的带着植物气息的红色液体。

邵玄喘着粗气,体内的力量更是翻腾不断,刚才在设套的时候已经数次接近极限,力量在短时间内几乎消耗一空,因过度用力,为了在最短时间之内结成套,设套的手臂、肩膀,跑动的腿脚等,现在都有强烈的酸麻感,放松下来之后手指更是不受控制地颤抖,估计一时半会儿还停不下来。

浑身疲惫,邵玄也不想站着了,抬脚甩了甩流到脚边的红色液体,看看周围,身后有棵被抽断的水桶粗的树枝,也不管树干上那些红色的液体,直接过去坐下,抱着的石盒也搁在地上。

邵玄搁石盒的声音将众人拉回神。

陀看着一地的狼藉,又扭头看看邵玄,正准备问点什么,胳膊就被嗑嗑抓住,因为刚才的那一幕,陀神经还紧绷着,嗑嗑这一抓让他吓了一跳,感觉手臂也要如刚才的火矛藤蔓一样被勒断似的,差点直接甩手抽过去。

“干……干什么?!”陀甩甩胳膊,想将刚才那种毛骨悚然的勒断感甩掉。

“……腿有点软。”嗑嗑皱着脸,难得这个平时啥都不怕的人竟然被吓成这样。刚才他离那边比较近,还打算再砍一根藤蔓来着,结果就发生了那样一幕,其中两根离他较近的藤蔓上飞溅的液体淋了他一身,完全不同于自己砍的时候那种畅快的血性感,反而感觉心里毛毛的。

“阿玄,刚才那个,是什么?”陀缓了缓之后,问道。

其他人闻言,齐刷刷看向邵玄。

“刚才那个?设的套啊。”邵玄回道。

陀等人一脸的不信,套索能设成这样?

邵玄没多解释。

其实这样的大型套索在很早以前还是有的,部落也有一些人使用,只是老克说,大家对力量的追崇,渐渐抛弃了这种技能,再加上猎物越强,对套索材质的要求也越高,材料不好找,后来很多爱用套索的人也用得少了,能传下来的,就更少了。

抬头看看天空,周围的高树几乎都被抽断,空出一片地方。

蔚蓝色的天空下,收套时抛起的断枝和木屑等都早已落下,仅剩的,只有慢悠悠随着微风飘的白毛。

邵玄伸手接住一截震断后飘落的白毛,这断裂的一截只有它原本长度的一半,而之前好不容易连接的一大卷长线,已经全部崩断,其中大部分被崩裂成这样的小段。

毕竟不是真的钢丝,断成这样也在情理之中。

若是白线更强韧,设套时间更充足更完美,收套更快的话,在收套的瞬间会迅速切割藤蔓,“血”不会这么喷溅出来。那就真的是套杀于无形了。

当然,也正因为之前的白毛连成的线还存在很多缺陷,造成的视觉效果和震撼力也更强。

不仅是塔等人震住下,邵玄自己也被惊得不轻。

他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效果。

第一次设这种大型的套索,效果比预想中的要好很多。这也多亏了这种白色的线。只可惜,和老克所说的一样,材料难找。

塔神色复杂地看了看邵玄,然后招呼众人清理战场,那些断枝他们又不能吃,也没被列在兽皮卷上,便远远扔了。

至于地上满地的红色液体,塔并不在意。

火矛是这里的“掠食者”,而这种“掠食者”的“血”,会让很多生物退避三舍,直到这些“血”消失。

最庆幸的是,他们昨天住的那棵大树还在,当时为了寻找青贼的幼苗离开了段距离,后来跟火矛斗的时候又往远处偏了一些,所以,那棵大树只有树干上被抽了一些痕迹、被刺了几个洞而已。至少,今晚上睡的地方还在。

第八十二章鸟蛋

根据塔他们所说的,火矛这种植物,一次失败之后,短时间内不会再过来了,再加上它们的“血”也会阻止一些生物靠近,所以,暂时这个树洞还是安全的,甚至比过去几天都要安全很多。

推测那两棵火矛就是为了青贼,塔也不浪费时间,带着几个人去沼泽那边弄了些泥过来,在装着青贼的石盒外裹上一层泥,然后再用一种泛着清香的大树叶包着,用草绳捆好系紧,这样能遮挡住大部分青贼的气味,也是以往寻找到气味大的植物的时候所使用的掩盖方法。

青贼的气味人很难闻到,但一些植物和动物却能通过其他途径来感知到。做一下防护措施也好。

现在众人也不再小看邵玄了,即便他们依然认为下套设陷阱是小道,但不可否认这法子给他们所带来的利益,连带着,众人对待邵玄的态度好了很多。或许邵玄真的受到了先祖的庇护,才能让他们找到青贼,同时邵玄的能力也不可忽视,至少在众人看来,目前为止,邵玄比部落里大部分新人要成功得多。

休息一会儿之后,塔带着一部分人继续查看周围,看能不能再找到几棵青贼幼苗。而邵玄则跟着陀和嗑嗑他们爬上树。

树洞在那棵巨树的树干中段,再往上,长着茂密枝叶的树冠部分则被各种鸟霸占,虽然不是什么大鸟,个头最大的展翅也不过一米左右,但胜在数量多,所以先遣队的人一般不会跑到上面去招惹它们。

不过,因为火矛这场混战,惊飞不少鸟,白天守在窝里的基本都被吓跑了,所以,返回树洞之后,邵玄又跟着陀和嗑嗑爬上树冠抄鸟窝,捡了不少鸟蛋。

在这个地方吃鸟蛋的时候,陀他们都是生吃,各种鸟蛋都一概不拒。

邵玄从一个鸟窝里面摸出三个鸟蛋,奇怪的是,同一个鸟窝里面,三个蛋长得都不一样,论个头,大的比成人的拳头还大一点,而小的则跟邵玄上辈子见过的鸡蛋差不多。论颜色,三个蛋,一个紫红的,一个带蓝白斑点的,还有一个是土黄色上面还有一些圆圈状的纹路。

“这些都能吃?”邵玄问。

嗑嗑回头看了眼,“能啊,我都吃过。”

“同一个鸟窝里面的蛋怎么长得不一样?”邵玄将蛋小心放进装了树叶的兽皮袋里,问道。

“可能是那些鸟从别的地方偷的吧。”嗑嗑不在意地道。

“偷的?”邵玄诧异。

“当然啦,它们的体型,能生出这样的蛋吗?你那窝里的鸟大概就这么点,”嗑嗑用手比划了一下,“就这么点小鸟还一下子生好几个拳头大的蛋,怎么可能?不过那鸟的爪子细长细长的,偷蛋肯定特别方便。”

“这上面的鸟蛋,都是偷的?”邵玄惊讶。

“都是。”嗑嗑肯定地道。

还真是物以类聚,鸟以群分。这帮都是偷蛋的鸟,不管种类,都聚在一起,也不怕窝里的蛋被其他鸟偷走,反正不是自己的蛋,被偷了也不心疼。

想来,这些鸟都应该有它们自己的产卵地,也更隐蔽,或者其他更特殊的方式繁育。

掏鸟蛋的时候,邵玄还发现不少鸟窝里有啄破的蛋,蛋里有剩余的蛋清,还有的蛋里幼体已经成型,但却已被啄得残缺不全。树冠上的这些鸟将蛋偷回来是当食物储备着的。

将带着的袋子装满之后,便回到树洞里去。

塔他们找了大半天,也没再找到一颗青贼幼苗,大概是被其他生物给抢了。从火矛的表现来看,青贼确实很受欢迎。好在邵玄设的套是在晚上将青贼抓到的,而早上起来得又早,青贼并没有被抢走。

同时还可以推测,对青贼感兴趣的生物,可能都是白天活动的那些,而晚上活跃的植物动物们,对青贼的兴趣却并不大。不管怎样,这次能够抓到青贼,还找了几棵青贼幼苗,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

“头儿,这苗扯下来之后会不会也很快死去?”阿索看着塔手里那几根青绿色的幼苗,说道。

阿索这么一说,其他人也想到了。他们以往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幼苗扯下来之后,不管怎么小心或者用土包着,它都会很快死去,远不如成体所能保持的时间长。

“还真可能。”

“要不咱将幼苗吃了吧?不吃浪费。”

“对对对,要是明天醒来发先这些苗都枯死了怎么办?幼苗毕竟不是大的青贼个体,保存的时间不长啊。”

众人围在一起讨论,若是以往的其他植物,他们也不会这么紧张,但现在的可是青贼啊,多少年没遇到过了,任意一棵幼苗死去也是个极大的损失。

最后,塔拍板决定先将手上所有的六棵青贼幼苗分食。他也想等另一个小队的二十人会合之后再分,但他已经感觉到手上的幼苗生命力开始快速流失了。

塔先扯了半片叶子吃下,他是这里实力最强的,也是小队的头目,打算自己先尝试,若是没有问题的话,再让其他成员吃。

众人紧盯着塔,看着他将那小半片叶子吃下,眼睛都舍不得眨,生怕错过哪个细节。

“怎么样?头儿有什么感觉?”阿索赶紧问。

塔仔细感受了一下,摇头,“除了体力恢复一些之外,没什么感觉。”

众人失望,不过,即便如此,大家还是将那几颗幼苗分食了。邵玄得到了一片叶子,比其他人的分量要多,不过没谁抱怨,论功劳邵玄比他们合起来都要大。如果不是部落狩猎小队传下来的规矩,猎到的东西要大家一起分的话,邵玄将青贼据为己有也可以的,就像上次狩猎时邵玄猎杀刺棘黑风一样,归属到自己的狩猎成果。

所以,众人心里知道,算起来,他们占了大便宜,也打算着到时候回程途中帮邵玄多猎杀点食物。

太阳下山,飞回巢的鸟不多,树上叽叽喳喳的鸟少了大半,周围安静很多,

那些鸟还有其他巢穴,一个地方受灾,就躲到另一个地方去,等平息了再回来。

夜幕降临之前,嗑嗑让邵玄再在周围设个套,看晚上能不能再套点东西。

白毛连接的绳子已经没了,只能用细点的藤蔓和带着的草绳代替。不过邵玄有种感觉,今晚上大概套不到什么了。

而当黑夜降临的时候,众人一反常态,并没有准备睡觉休息,而是都挤在洞口。

“我怎么感觉,确实有点效果?”陀看着离洞口十来米远处的一处不起眼的小突起,说道。

“我也感觉到了!”

“虽然看得不清楚,但确实比以前要看得远一点点。”

“还真是!这还只是幼苗,要是吃了大的,会不会就能在黑夜里行动自如了?”

即便是塔,也做不到在黑夜里完全行动自如,视觉比不上那些有夜视能力的凶兽们,行动难免会受限制。

青贼幼苗带来的效果让大家心喜,不过大家也不会吃独食,他们会将石盒里的青贼完好地带回部落去,交到巫手里。这让邵玄心里对巫更佩服了。就算是在巨大的诱惑面前,这些人竟然也能够坚持原则。这都是巫调教的成果。

这天晚上显得格外安静。众人做着美梦,守夜的人也支着耳朵注意树下的动静,他们希望再逮到一些青贼。

邵玄这晚上睡得很好,却没有做梦,也没再梦到那些流动的绿色。

次日,太阳还没完全出来的时候,众人就急着下树去看看邵玄的套索,除此之外,其他人懂点下套技术的人也设了几个,但是,今天众人失望了。

什么都没有套上。

而昨天还满是红色液体的地面,已经被一片绿色遮盖,齐膝的草密密麻麻,一夜之间就窜起来了。火矛的“血”成了它们的养分。

第八十三章返程

“苦莎根、活血叶、七叉掌、血线花……”

塔和陀他们在统计这些天下来的成果,邵玄则计算着时日,算起来,预计狩猎的时限已经到了,要回去了。

弄到青贼之后的几天,每天晚上队里的人都会下几个套,但收效甚微,也没再套到其他能用的东西,那天晚上真的就是偶然的运气而已。

而这几天下来,邵玄每天跟着他们到处跑,虽然以他的战斗力,帮不上多大的忙,但也不用其他人多费心,邵玄能自己顾好自己,对其他人来说就是最大的帮衬了。

这几天邵玄也认识了不少奇妙的东西,有一次为了找七叉掌那种植物,还差点直接跟撕切者对上。

七叉掌这种植物感觉到危险的时候,就会将厚厚的树皮一般的叶子合拢,将本体部分核心包裹成一个如松塔般的坚实物,同时分泌出一种能吸引撕切者的液体。要不是狩猎小队的动作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