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薄弱的部分都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惨烈后果。

往回走的邵玄并不知道那些战士们的谈话,也不知道那些战士对他的看法,不过他早就猜到周围有人,他听说过不少事情,推测到一些。

山里那些战士们虽然训练起来不会顾及周围,但休息的时候对周围的动静还是很敏锐的,这边的动静肯定会吸引过来几个战士,在野扯着嗓门呼救的时候大概就有好几个战士在周围,只是那些战士们不会轻易出手罢了。

而邵玄也知道,只要不闹得太严重,那些战士们只会旁观,不会插手。就像刚才,邵玄往地上砸木棍的那一下,以那力道来看,要是砸到什么要害了赛和占或许会有性命之忧,那些战士们肯定会出手,邵玄在他们心里的印象也会差上一筹,这对邵玄以后在部落的生存不利,所以那一下不过是邵玄给赛和占的警告和威慑而已。

邵玄满载而归,巡逻的战士以及在居住区边沿负责看守的守卫们看到邵玄鼓囊囊的兽皮袋也只是问了两句,并不会去抢夺邵玄今天的收获,他们也未必看得上邵玄的这点东西。

回到早晨打拳的那片碎石地,邵玄从今天捡的石块里面挑了两个,然后将剩下的给埋藏起来,他现在没时间去处理这些石块,带回洞那边更不可能,洞里那可是一群“狼崽子”,见东西就抢见肉就咬的小“狼崽子”,所以邵玄从不在洞里藏食物或者用来换食物的东西。

藏好之后邵玄坐在地上休息,爬山、揍人都消耗了不少气力。

邵玄看着远处绵延的山,又回头看看部落的居住地带,看看位于部落底层的近山脚区的那些房子,低头瞅了瞅还带着干涸血迹的拳头。才半年而已,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跟土著一样的野蛮人,生存的压力果然能加速这种同化作用。

文明时代的时候是什么样子?邵玄在夜里梦到过几次,但是,那些影像却越来越模糊,明明还不到一年。

虽然,这里相较石麒口中所说的未开化的食人的原始野蛮人来说要好那么一点点,但也好不了多少。

曾经,就算是看到谁家亲生父母揍孩子邵玄都会上去劝解,看大人揍孩子揍得严重的时候邵玄还会跟人打起来,不会去伤害孩子,可现在呢?

当然,大环境不同,部落的孩子也不是上辈子遇到的那些孩子,即便是同样的年纪,性格大相径庭。像孩儿洞的那些孩子,就算这次将他们打怕了,下次在关系到食物时,他们还是会果断上来拼抢,而且出手还一个比一个狠,情绪上来了可不会像邵玄这样收敛,手边有石头砸石头有木棍挥木棍,拼不过他们你就得吃大亏。举个例子,别看刚才占哆嗦成那样,很害怕的样子,但是下一次,占还是会朝着邵玄挥棒子或者砸石头,跟着赛他们来抢邵玄的东西。

天知道邵玄第一天在洞里醒过来的时候,正是洞里发食物的时间,面对周围那些狼一样的视线,邵玄还以为自己掉到狼窝里了呢,明明都是小孩子,最大的也就十三岁而已,多的是六七岁的小孩。

野蛮,是会传染的。

休息好之后,邵玄拿着两块材质不错的石头去跟一位石器师换了四块手掌大的肉干,两块不带骨头,两块带骨头。带骨头的都给凯撒了,邵玄自己吃了个不带骨头的,剩下的一块肉干去换了块不大的廉价兽皮。冬天要来了,得提前多准备点东西。

回到孩儿洞的时候,正是部落里每天一次的发食物时间,负责运输食物的人已经将今天的食物准备好,用大石缸装着。那样大的石缸也只有觉醒了图腾之力的战士们才有能力搬起来。

部落会负责孩儿洞的食物,直到洞里的孩子觉醒图腾之力,觉醒的孩子会离开洞建造自己的住所。

平时提供的食物也会有肉食,不多,能勉强维持一下洞里孩子们最基本的生活,毕竟肉食不好猎。而除了肉食之外,更多的时候是植物类的食物,比如邵玄现在看到的这种名为红毛果的东西。

那是一种乔木的块茎,棕红色,块茎外长着许多细根须,看着很像绒毛,大的跟邵玄上辈子见过的南瓜差不多,而小的也有成年人拳头大小,这种东西的口感跟土豆很像,也容易饱腹,唯一让邵玄很苦恼的是,这种红毛果的后续影响。

从药效上讲,红毛果有调整胃肠机能、疏理肠气之效,说直白点,这玩意儿通气,而且红毛果有个特点,如果当天没吃肉食类,只吃了这些红毛果,通气效果尤其明显,直接反应为——屁。但要是吃了些肉食类,反应就没那么强烈了。

洞里的孩子大多数都是吃了睡睡了吃,每天的食物来源全是部落分配下来的,极少数人会出去想办法额外弄食物,这也导致了每次一吃红毛果,孩儿洞里的空气质量直线下滑,那个销魂劲儿。

邵玄脸都绿了。

“哎,阿玄!”

那边负责分配食物的库见到邵玄之后小跑过来,将手里拿着的一块煮熟的红毛果递给邵玄,块挺大,比分给洞里其他孩子的要明显大一些。

库是现在洞里年纪最大的人之一,十三岁,除了库之外,还有两个达到十三岁的,不过那两个都没有库健壮。因此库一直被任命负责管理这个洞,每天协助分配食物,好处就是,他能多捞点吃的,这样一来就长得更健壮了,一点不像生活在洞里的孩子。

只是,库平时也不怎么跟洞里其他孩子说话,白天都在外面,到了饭点才回来,跟邵玄也没说过几句,现在凑过来还拿着一大块食物,为何?

邵玄看了眼库,接过红毛果。

库的心情不错,还有些激动。

“阿玄,我明天要去山腰那边了,接下来整个冬天都留在那里,洞就交给你了。”库说道。

邵玄听到这话差点将手里的红毛果给扔了。库不管洞里的事情,怎么也应该由其他年纪大的孩子接手,十三岁的孩子还有两个呢,十二岁十一岁的也有好几个,为什么偏偏挑如今不到十岁的自己?

任命谁管理不是库说了算,于是邵玄问:“谁说的?”

库指了指洞门口靠着石缸晃着脚尖漫不经心剔牙的那位每天负责运输食物的人。

看了看洞里凶悍抢食的那些孩子,邵玄现在特别想揪着那位负责运输的人问一句:“送快递的,你他玛在逗我?!”

第六章麻烦

住在洞里的,加上邵玄,一共二十七个孩子,个个凶残,邵玄现在的小胳膊小腿怎么去管?

洞里有很多小孩都想接替库的位置,为了能多得到点食物,邵玄这个明显小很多的去接手管理,很显然会迎来其他孩子的不满,不满必然导致争斗。

两个字——麻烦。

负责往洞这边运送食物的那个中年人,叫“格”,他没有麦那么强壮,而且还在一次狩猎行动中失去了一条胳膊,现在也不能外出打猎了,从狩猎队退下来,每天负责运送食物。

邵玄过去询问原因也没问出什么来。

食物分发完毕之后,格就单手扛着空空的石缸离开了,即便现在少了一条胳膊,本身的力量还在,单手抗石缸一点问题没有。

在格离开之后,库便进洞宣布新的决定和接替他工作的人选。

“从明天开始,由阿玄负责分配食物!”

吃完东西洞里的气氛本来平和下来,没了刚才争抢的火爆,却因为库这一句话而再次紧张起来,洞里的孩子不会去嚷嚷抱怨什么,不懂怎么去理论,只是面上都不太好。

库没再多留,也没解释,很快收拾好铺盖离开。他的年纪大了,若无意外,这个寒冬结束之后,他就会觉醒图腾之力,也就是说,他这一步离开,可能就不会再回到洞里来了。

库离开得轻松,邵玄却心情沉重。

看了看天色,跟上辈子的时间点对应来看,也就下午三点左右,离太阳下山还有段时间。

邵玄牵着凯撒,再次来到碎石地,坐在地上琢磨着接下来怎么办。

本来还想着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下去,拖个两三年等年纪到了图腾之力觉醒,就算是资质不行觉醒得晚,顶多到库这个年纪自然会觉醒,那时候再出去建个自己的房子,加个狩猎队外出狩猎过生活。现在看来,这平淡的生活也不可能了,刚才他从洞那边离开的时候,就有好几个孩子不怀好意地盯着他,以及旁边的凯撒。

“你说他们会不会半夜爬起来把你给吃了?”邵玄看着在碎石地上走来走去的凯撒说道。

以前有库镇着,那些小崽子们没真做什么,库一旦离开,形势就不好说了,洞里的小孩可比部落里其他小孩要狠,不会想太多,真饿了不理会巫给的纹牌,豁出去联合起来将凯撒给烤了怎么整?邵玄一个可敌不过洞里那二十来人。

凯撒并没有意识到即将到来的困境,在碎石地找不到石虫,就开始想要往黑沼泽那边去。

部落所在的这座山附近有两处禁地,一处是大片的黑色沼泽地,容易陷进去,基本上陷进去就是个死;另一处,则是山前那条看不到对岸的大河,河里有河兽,传言早期部落里有几个实力强悍的战士下水去捕鱼,却再也没能上来,太多未知的危险存在,最后部落高层决定不让人下水。

所以,除了部落的妇女们偶尔去浅滩那边洗一洗兽皮之外,不会去接触河水。山上有一条从上而下的小溪,部落的饮水都是用那里的,自然没人愿意接触满是未知危险的河流。

不管是黑沼泽还是河岸线,都有战士轮值守卫,防止部落的人进入那两处险地,也防备着这两处地方出现不可预知的危险。

渔猎渔猎,没了渔,也没有驯养和种植现象,部落基本上也就只靠外出打猎了,这也是为什么部落里食物总是特别紧缺的主要原因。

万事以食物为主,凯撒这么一大块肉天天晚上窝洞里,在那些饥饿的孩子们面前走来走去,早惹洞里那些小崽子们垂涎了。

“怎么办呢?”邵玄再次叹了口气,心里不禁抱怨起那个给了牌子却没再露面的老神棍。

部落不准许人进入黑沼泽,也不准下河,尤其是尚未觉醒图腾之力的小孩,却没说不让狼接近黑沼泽。所以,偶尔过来这边,凯撒会跑去黑沼泽边沿找找东西磨牙,比如一些生活在黑沼泽的古怪甲壳虫。次数多了,负责守卫边界的战士们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动物对危险的感知很敏锐,凯撒自然也知道黑沼泽很危险,也只在边界地方晃悠。

不知道又寻到什么,凯撒叼着个东西跑过来,一松口甩出一坨黑色在邵玄面前。

被凯撒叼过来的是一只邵玄没见过的虫子,不同于上次的甲壳虫,这次的虫子更软乎,和邵玄的手掌一样大,呈扁平的椭圆形,长有很多细长的脚,整体跟黑沼泽一样的黑色。

刚才被凯撒叼着的时候,它还用脚去扎凯撒的狼鼻子。

前几次凯撒也叼过虫子回来,大概叼回来就是为了玩,毕竟部落居住的地方没有多少能让凯撒感兴趣的生物,逮兔子更是甭想了。作为一匹狼,长到现在总跟虫子打交道也是蛮可怜的。

在凯撒尝试着将那只欲逃跑的虫子叼回来时,邵玄发现那只虫子从嘴里吐出了一大堆黑色的泡泡,将它整个裹住。凯撒很不喜欢这些黑色的泡泡,才嘴一松将虫子甩了。

黑色的泡泡聚在一起,最后像足球那么大,将那只虫子裹在中间。凯撒就绕着那个由黑色泡泡组成的球转圈,却并不下嘴,显然它很讨厌那些黑色泡泡,大概是味道不好。

约莫一刻钟后,凯撒放弃了那只躲在黑球里面的虫子,转而回碎石地继续寻找石虫。

邵玄却对那只虫子有些兴趣,他掏出自己的石刀,戳了戳那一团,发现原本软软的黑泡现在却变硬变脆,在邵玄的使劲一戳之下,黑色的“足球”裂成两半,而躲在里面的虫子则惊慌地跑出来,往黑沼泽的方向逃走,整个看起来与之前相比缩小了一半有余,干瘪干瘪的。

没去追那只虫子,邵玄蹲下,仔细看看那个裂成两半的“球”。

用石刀试着挑了挑,邵玄发现这两个黑色半球都很轻,感觉不到多少重量,手上要使点劲才能捏碎。

邵玄研究了一个半球并碾碎之后,目光放在另一个黑色半球上。想了想,叫回凯撒,带着这个黑色半球往河边走去。

部落的人就算来到河边,也只在有浅滩的那一块地方谨慎活动,那里还算安全。

邵玄自然不会下水作死,谁知道水里有什么古怪生物?他只是来试试这个半球是不是真能像他想的那样。

将系在腰上的草绳解下来,一端系在黑色半球上,一端邵玄自己拿着,然后将系着草绳的黑色半球往水里一抛。

果然,和邵玄想的一样,那个黑色半球浮在水面。

这玩意儿……可以用来钓鱼。

——————————————————————————

——————————————————————————

这更算2号的,3号双更。

开书五天了,没想到有这么多人打赏,还出了一个护法(蓝色代表忧郁)和一个舵主(猫眯小子),看到很多熟悉的名字,投票的打赏的评论的。开回猫的时候会把每位打赏的书友列出来,后来因为不少人抱怨,说用有声阅读听书的时候总听到那些名字,听得都会背了,后来也就没再列出来。现在这本也不一一列出了,作者后台也有每一个打赏记录,陈词在此说一句,感谢大家捧场!

离回猫完结已经四个多月,很多因素造成了开书延迟,这期间有不少询问新书的,回猫那边也一直有人投票,很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感谢大家对陈词的支持。

虽然晚了点,但还是在这里说一声:我陈词又回来了!

这本会有些慢热,有兴趣的可以先养着,陈词会尽力来写好这篇文。

PS:顺便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回猫可能要出繁体了,看繁体书友们可以期待下。

第七章怪鱼

那个黑色半球邵玄将它当做鱼漂。木块之类的邵玄试过,不行,跟部落的人说的一样,靠岸的潜水区还行,稍微深点的地方木块放在水面一会儿就沉下去了,有东西将它拉下去的。而这样的黑块既然是沼泽虫保命的手段,对于河水里喜欢抓住漂浮物的生物来说也应该有一定驱赶作用。

没有鱼钩,也暂时找不到代替鱼钩的石钩,没办法,邵玄索性直接绑了一条石虫,要是水里有食肉鱼类而且还对石虫感兴趣的话就好了。

上辈子用蚯蚓钓鱼,这辈子没见到蚯蚓,用石虫代替试试,部落的人说水里的生物很凶悍,应该不会计较这么简陋的饵。没有钩邵玄也没打算现在就钓上一条鱼来,如果水里的鱼吃石虫,明天邵玄再专门打磨一个鱼钩不迟。

石虫是刚才让凯撒去挖的,在草绳前端系紧,但这只是暂时的,如果石虫耐水,时间一长,还是会从草绳上溜走。没有足够的工具,也只能这样先试试了,这条石虫溜走了大不了再去挖一条。

充当鱼漂的黑色半球绑在离绳端半米左右的地方,邵玄没打算试探深水地方。站在浅滩边,邵玄将饵和黑色半球扔了出去。承受着草绳和石虫的重量,黑色半球虽然下沉了一点,但仍然能稳稳浮在水面,邵玄看着它能根据它判断水面下可能发生的情况。

带在身上的草绳并不算长,合起来不到五米,邵玄离扔石虫的地方还是很近的。站在岸边,邵玄脚没接触水,注意水面,防备发生什么意外事件好及时开溜。不远的地方有看守的战士,遇到危险他先往那边跑。

在邵玄做这一切的时候,负责看守河岸的两个战士也很好奇邵玄的目的,原本还以为这小孩要下水,打算着待会儿将那小孩给拎走扔回洞去,没想会见到这一系列的奇怪行为。所以,两人对视一眼之后,暂时没过去拎人,而是紧盯着邵玄那边。

“凯撒,带会儿我一让拉,你就拉绳子。”邵玄将绳子的另一端放在凯撒嘴里,他则握着中间的一段。

等了会儿没见水里有什么动静,邵玄心想:难道浅滩附近的水里没有鱼?或者水里的东西对石虫不感兴趣?

话还没说完,附在水面上的黑色半球就猛地沉了下去。

有了!!

邵玄手里握着的绳子急速滑动,手心因为草绳的摩擦而火辣辣地疼。邵玄握紧绳子往后拉,同时招呼站在他身后的凯撒帮忙:“凯撒,拉!”

虽然有些突然,不过邵玄能感觉到往水里拉的力道尚未超出所能承受的范围,所以才让凯撒帮着拉一拉,想看看水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咬住了饵。

凯撒紧紧咬住草绳,使劲往后拉,拖了那么多次人,拉绳子也不是没拉过。

站在不远处观望着的两名战士神经紧张起来,他们没下过水,就算来到河岸边也只是在最边上沾点水洗洗兽皮而已,不会再往水里跨一步,他们在夏天的时候见过巨大的河兽出现在远处的水面,再加上部落代代相传的那些关于这条河的血腥事件,所以对这条河一直保持着谨慎畏惧心态,现在突然看到邵玄从河里拉东西很惊讶,心里那根弦一下子绷得老紧,生怕从水里冒出个什么大东西来。

“过去吗?”一个战士用手肘撞了撞同伴。

“过……过去……看看吧……”另一个犹豫了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说道。

有风从河面往岸上吹来,带着潮气,和一股淡淡的腥味,不知道是水里生物的气味还是其他什么,这样的气味却让两名战士越发紧张。

邵玄能够通过手里的草绳感受到水里的东西在拉扯,那边想往水里拖,这边想拉岸上来,只是邵玄这边稍胜一筹,一步步后退,将水里的东西拉出。

咬住饵的东西已经快现出身形了,浅水区的水面因为水下的生物剧烈挣扎拉扯,拍打的水花四溅。

邵玄握紧绳子,盯着水面聚精会神往后拉的时候,眼前突然有个画面由远及近闪现,像是一张长着无数细密牙齿的大嘴朝这边咬过来似的,整张嘴几乎笼罩了邵玄的脑袋!

在快触碰到邵玄的时候,画面又很快消失不见。

画面闪现得太快,邵玄还没来得及躲避就没了。

邵玄摇了摇头,心想大概是太紧张,出现了幻觉。

等着两位战士来到邵玄身边的时候,水里的东西已经显露出了它的全貌。

那是一条长得很古怪的鱼,约莫半米长,鱼头就占据了整个鱼身的三分之二,被拉出水了鱼嘴还紧咬着绑着石虫的绳子,没有要松口的意思,。

“继续拉,不要停!”见赶过来的战士愣在旁边,没有要出手的样子,邵玄招呼凯撒继续。

第一次拖鱼,凯撒除了一开始因看到不明生物产生的惊讶和警惕之外,很快就紧咬着草绳,卖力往后拉。

将鱼拉出水面,又往后拉了段距离确定鱼不会再跳回水里之后,邵玄才松手。

“终于出来了!好样的凯……凯撒!松口,你他玛要把鱼拖去哪里?!”

凯撒还撅着屁股咬着绳子往后拉,一边拉喉咙里还发出低吼声,显然现在从水里拉出来这这条鱼让它警惕,有了战意,拉得太投入,以至于邵玄松手之后,它还在继续。

等听到邵玄的话,凯撒才不情不愿地松嘴,小心接近那条还在拍打尾巴的鱼,呲着牙像是要过去咬一口。

从邵玄最开始所站的地方到扔石虫的位点,不过数步距离,估计下饵的地方水深都不过人,却没想到真有这么凶猛的鱼类活动在浅水区域,看那张大口,满是细密的牙,而且咬住饵就不放,被拖上岸离开水之后还使劲拍打着尾巴,剧烈挣扎,一副不扯掉饵就不死心的样子。

过来的一位战士用手上带着不知道是石质还是姑侄矛头的矛将那条扎穿,用的力道很大,出矛很快,矛直接穿透鱼身,将鱼钉在岸边的地上。

被扎透的鱼这时才松开绳子,嘴巴用力张合,鱼头摆动,似乎要将周围的东西咬一口。

而被鱼松开的草绳,原本绑着的石虫已经只剩下一段残渣,草绳也快被咬断。

邵玄使用的草绳的韧性大,耐磨,他自己亲手编织的,常用来拉捆东西,使用了这么久也没断,非常耐用,却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草绳就快被咬断了。

目光落到怪鱼张开的大嘴上,邵玄一怔。

鱼头最明显的就是那张大嘴,怪鱼张开的大嘴里,能看到一颗颗数不清的细密尖牙。这样的比例这样的牙,似乎天生就是为了撕咬杀戮。拉扯的力道稍大,要不是有凯撒帮忙,光凭邵玄一个人未必能这么快就将它从水里拖出来。

如果附近的潜水区域全是这类鱼,人一下水估计就会被啃得只留下骨头。这还只是其中一种鱼,可能还会有其他更可怕的东西存在,也难怪部落里连图腾战士都不愿意下水。

一想到部落的孩子下水会发生的事情,邵玄都不寒而栗。

而且,刚才拉绳子的时候,眼前一闪而过的画面,似乎就是这张布满细密尖牙的鱼嘴……

邵玄盯着鱼嘴,他又想到了上辈子的最后,那个偏远山村的石土围墙前看到的那些幻像。

旁边的两位战士见邵玄盯着鱼嘴愣神,还以为邵玄被吓住了,不敢接近这个长相狰狞的生物。

邵玄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鱼,可两位战士其中一个却见过。

“我还没觉醒图腾之力的时候,跟着阿爹来到河边,见过一次这种猎物,巫说这叫鱼。水里处处危险,那时候部落里一个在河边洗兽皮的女人被咬断了手臂,我阿爹用矛刺死过一条。”

说着那战士看了邵玄一眼,他没想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