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2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艿每斓幕埃拖扔谜庑┦鹘航匙。戳耸鹘壕退隳茉倥埽俣纫不嵊兴陆担馐焙颍姿饕不峤饫锏奈锾謇ψ 

而另一个陷阱里面则是套着一个足球大的棕灰色圆球。一阵风吹来,原本被白线组成的网袋困在里面的圆球却突然发出嗡嗡的声音,然后顺着风的方向飞去,只是因为被白线网袋困住,又被拉扯回来,因着力道来回弹,让白线发出铮铮的如弦震动的声音。

“原来昨晚上听到的就是它弄出来的声音啊!”守夜的人说道。

“我昨天也听到了,真没想到竟然会是个这样的球。”

“头儿,这东西是什么?”阿索问道。

塔将视线从那个奇怪的绿色的骨架上挪回,看了看那个还在白线上弹动着的球,掏出兽皮卷,打开到兽皮卷的后面三分之一处。

兽皮卷前面三分之二的部分是他们每次来这里都会仔细寻找的,排除季节因素,这个时节能找到的他们都每次过来能找到大部分。而后面三分之一则是极难寻到的东西,用巫的说法,遇见即是幸运。

正因如此,他们没特意去寻找过,以往的前辈们也很少会碰到卷后列出来的事物。几年前另一个狩猎队的大头目、与塔同为首领候选人的归壑找到了兽皮卷卷尾的一种植物,献给巫之后得到了巫极大的赞扬,在巫心中的分量就更高了。

归壑的名字当年是巫给取的,是巫的侄孙,论关系,自然比塔要亲近,若非塔的父亲是首领,他压根就没有与归壑争的可能。尤其是近两年,归壑带队成果一直比塔要好,这也是为什么塔急着想找到更多卷尾植物的原因,甚至迫不得已将主意打到邵玄身上。

但塔没想到,还真被他们遇到了,更让塔心情复杂的是,这些东西,都是被邵玄抓到的。

昨天他还嫌弃这些东西是小道,消磨意志的玩意儿,今儿就感觉脸上被抽了一巴掌,响亮响亮的。

若是以前知道用这种方法能抓到列在卷尾的东西,塔绝对不会嫌弃这些“小玩意”。

“这是风球,卷尾画之一。”塔指了指兽皮卷靠近卷尾的地方一个圆球状的图。

邵玄也凑过去看了看,兽皮卷上的画很简陋,但圆球上的孔洞的确跟被抓住的那个圆球一样。

“嘿!太好了!”阿索搓着手,乐道。要知道,他们找到卷尾植物的话,在巫那里所记录的功绩会更多。

其他人也面露喜色。

“那另一个呢?”陀问道。

众人顿时又静下来,等着塔的话。他们刚才看风球的时候,并未在卷尾画上看到这种植物。

那东西的“脚”粘在抹了树胶的地方,腰部以下被白线缠绕着,也正因如此,它就算抬起了一只“脚”也未能逃脱。

除此之外,众人发现,这东西有“胳膊”有“腿”,还有由几根青绿树枝组成的躯干,唯独少了“头”。

塔看着那个缺了“头”的支架,神情莫名。

“我刚加入先遣队的那时候,巫和前任大头目跟我们讲过一些事物。”塔指了指被捆着的绿色骨架,道:“它有些像巫曾经提过的一种植物,青贼。”

“青贼?”

“那是什么?”

“有用吗?巫也没画在兽皮卷上。”

众人说道。

塔笑得让人感觉心里毛毛的。

“有用吗?有用!太有用了!如果真是青贼的话,咱们就立大功了!!相传,用青贼制作出来的药,能让人拥有更强的夜视能力!”

众人闻言,齐齐深呼吸,然后,呼吸越来越粗、越来越急。

夜视能力,这是众人一直想要的。

为什么大家如此忌讳黑夜?因为在黑夜里,他们的视力大幅下降,即便是中、高级图腾战士,对着黑夜也发怵,所以狩猎队极少在夜里狩猎,而是躲在山洞或者树洞里。

部落的战士们曾经猎杀过各种各样的野兽凶兽,其中有不少是夜间行动的凶兽,有人曾说吃了那些夜行动物的眼睛之后,人在夜晚会看得更清晰,但事实上并非如此,至少吃过的人并没有感觉到多少提升,或许确实有效,但效果甚微。

如果,这真的是青贼……

第七十八章青贼夜行

在众人沉浸在“青贼”和“夜视能力”的时候,邵玄仔细观察了下自己昨天设的陷阱。

其实,那棵树上的树胶很多,只是满足陷阱沾粘作用的并不多,邵玄发现同一棵树上不同地方流出的树胶粘着力也不同,切开树皮也只弄到少许粘稠的胶,抹在设套索的周围,也只做了两个套索。

地面上昨天被众人清理虫子的时候铲去一层苔藓和青草,所以他们所歇息的这根大树周围很“干净”,还带着点昨天熏虫子的气味,很多动物会避开。

只是现在,邵玄发现,地面上有些地方有树胶的痕迹,那棵昨天被他切过的树流了很多树胶,只是粘度不行而已。树旁一些树胶边上有被拖拽的痕迹,显然是有东西从上面踩过。

狩猎队的战士们没人碰,不然会有明显的脚印。

想了想,邵玄看看周围,目光放在旁边一棵植物上,那棵高高的树上开满了大花,风一吹还能看到一些花粉洒落。

“大头目,我想过去摘朵花。”邵玄请示道。这是塔说过的,做什么都得向他请示,不准随意行动。

塔看了看邵玄,道:“可以。”

若是以往,塔不会准许邵玄去摘花,这行为在他看来太过无聊,不过现在,他觉得,邵玄大概是发现了什么。

邵玄爬到那棵树上,掰了掰,没能将花折下来,只能掏石刀砍了,然后抱着花托,让陀在下面帮忙接住。

接连砍了两朵,邵玄才下树。

接住花的陀身上沾了很多这大花的花粉,没办法,这花的花粉实在太多。

“阿玄你要这个干什么?”陀问道。

“我想看看地上有没有痕迹。”邵玄说道。

“痕迹?”

那边围着青贼的人也看向邵玄。

邵玄抱着花托,将花斜对着地面,抖动手,橘红色的花粉便被洒下。

众人只见邵玄抱着花围着那棵流树胶的树,这里抖抖那里拍拍,不一会儿将脚下的地面都洒落了一层橘红的花粉。

洒完花粉,邵玄又找了片合适的树叶,当扇子般使劲扇。

洒落在地面的一层花粉被吹走,但也有一些留下来。

橙红色的花粉所组成的脚掌印依稀能看出来,跟被捆在那里的青贼的“脚”一样。

看着地面的脚印,塔抬头对众人道:“照做,尤其是有树胶的地方。”

流树胶的树并不只有邵玄接触的那棵,昨日塔查探周围的时候,见到好几棵树,而且每棵树的周围都有树胶流到地面,范围比较广。

塔一声令下,大清早这周围开出来的花就被众人给祸害了,摘下来抖花粉。

一时间,林子里花粉与树叶齐飞。

好在这附近没什么危险。

半晌,花粉抖完了,吹完了,众人却沉默下来。

地面上,有树胶的地方,显露出来很多脚印,因为在林子里,那些“脚印”并不明显,连三趾轮廓都看不出来,但大家知道,那就是跟刚才一样的脚印,而且都朝着同一个方向。

密密麻麻的,橘红的“脚印”非常之多,更别说没有树胶或者落叶比较多杂草比较密集而无法用花粉显示出来的地方了。

很显然,昨天晚上,竟有一支如此庞大的夜行军从他们所歇息的树下经过,而守夜的人却并未听到它们的脚步声,除了被邵玄的陷阱困住的那个之外。

塔在先遣队狩猎这么多年,却从未见过这样一支由植物组成的夜行军。

青贼,夜行无声。

之所以青贼没被列在兽皮卷上面,是因为太难找,可能会有极大的危险,先辈们知道晚上狩猎艰难,曾经又为此折损过不少人,百般无奈之下,还是将这个具有诱惑力的目标放弃了,所以后来所画的兽皮卷上,青贼等一些极难找到的植物被除去。

近百年来,无一支先遣队见到过青贼,若非以前塔经常听他爷爷和一些在部落地位很高的老战士们讲述,他也未必能将这个联系在青贼上,对他而言,青贼,一直都只是传说,也一直羡慕曾经找到过青贼的先辈们。

只是,没想……没想今日竟然能够抓到一个!!

虽然是被邵玄的陷阱给抓住的,虽然塔也知道自己的脸被抽得啪啪响,但见识到青贼,他也觉得值了。

塔声音艰涩,“青贼夜行……青贼夜行!真的是青贼!!”

“头儿,咱们赶紧解开套索收起来吧,就怕被别东西抢走了。”

“对对对!我去树洞拿木盒!”

“木盒行吗?要不要用石盒?”

“要不都拿了吧?”

“就一个怎么装?切了吗?”

“不知道青贼能不能带走,要是刚离开就枯了散了怎么办?”嗑嗑嘟囔道。

“嗑嗑你闭嘴!!”其他人齐声道。

“不过,这套索也捆得太紧了,阿玄,你这套索怎么解开?”陀看向站在不远处的邵玄。

只是,邵玄现在却并未理会陀他们,他现在“看”到了一些东西,有些模糊,周围的声响都似乎淡化了,四周静静的。

一个,两个……十个,百个……

数千?数万?可能更多。

那些青绿色的身影,成群地朝着一个方向走。相比起那个被他抓到的青贼,这群走动的青贼有“头”,如倒立的拖把一般。青贼站起来其实跟邵玄差不多高,一个个瘦竹竿似的,悄无声息地穿行在树林间。

“阿玄?”

“喂,阿玄你怎么了?”

那边的人还打算继续喊,被塔制止。

“他是不是看到什么了?”阿索说道。

看到什么?

周围除了树没别的东西啊。

难道是先祖显灵?

思及至此,众人不约而同地抖了抖,却也不敢再大声喊了。

“喂,他动了!”嗑嗑低声道。

那边,邵玄抬脚走,所行的方向正好与青贼所走的方向相同,但是走了几步之后,又往陷阱这边看过来。

“哎,他看过来了!!”嗑嗑道。

“嗑嗑你闭嘴!!”塔低声喝道。

邵玄原本看着那群青贼从他身边走过,还有的直接穿过他的身体,似乎他不存在一般。邵玄不自觉地抬脚跟它们一起,朝着同样的方向走,只是那群青贼太快,他无法跟上。

邵玄觉得自己像是被同化了,但很快又从那种深陷的被同化的感觉中脱离出来,若有所感地朝着陷阱那边看过去。

其他人以为邵玄看的是他们,但实际上,邵玄看的是被套索捆住的那个青贼。

被捆住之后,青贼发现自己无法全身而逃,“头”直接脱离了身体。它并没有死,只是如壁虎断尾一般,将一部分抛下,主体逃逸,等时机成熟之后,它们又会成长为一个完整的个体。

视线从陷阱那边挪开,邵玄看向青贼行军的方向。

他看到一个青贼以垂直于树干的姿势,从下往上走,“脚趾”贴在树干上,如履平地。

约莫离地十五米的时候,它伸出“手”刺进树干,很快又抽出,然后和刚才一样,走下树,继续随军行走。

那里有什么?

邵玄过去,看了看树,往上爬。

一直盯着邵玄的塔示意大家护在周围,防止发生什么意外。他是想靠邵玄找到点东西,但也答应过巫会将人安然带回去。

那边,邵玄爬到那个青贼刺树的地方,看到一个细小的孔洞,而一个青绿色的豆芽般的东西从里面伸出来,冒了个头。

看了看那个豆芽菜,邵玄用手指夹住,往外一扯。别看这“豆芽菜”没多大,要扯出来还得用点力。

看到被邵玄扯出来的与青贼一样颜色的东西,塔眼神闪了闪,“青贼的幼苗?”

青贼,青绿身,行于夜,窃取它树之生命,用于本族之繁衍。

传言,青贼所组成的夜行军,一年只会出现一次。

果然是先祖的庇佑吗?+++++++++++++++++++++++++++++++++++++++++++++++++++++=====================================================周日没来得及,在此感谢一下上周给本书投三江票的书友,上期三江本书貌似是第一,没看到三江翰林院的显示,但据说是第一。对此,陈词鞠躬感谢各位投票的书友们!当初人气很火的《回猫》也没能得个第一,比较遗憾,没想到本书能拿到,所以,这次谢谢大家!!

第七十九章火矛

等邵玄从树上下来,众人立马围上,他们刚才听到塔的话了。

“这个就是青贼的幼苗吗?”陀双眼反光,死死盯着邵玄手上比手指还小的那颗芽苗。

“能吃吗?”

嗑嗑将挡在他前面的人挤到一旁,正准备伸手将邵玄手上的那颗芽苗拿过来,被塔横拦过来的胳膊挡住。

“给我看看。”塔说道。

见塔过来,邵玄将手上豆芽菜似的芽苗递过去。至于刚才嗑嗑所问的能不能吃的问题,邵玄觉得,应该是能的。

入手并未感觉到有什么特别的,但塔认为这就是青贼的幼苗。

“阿玄,你怎么知道那里有这株苗?你刚才看到什么了吗?”塔问道。

他们刚才可是见邵玄像看到什么似的直接走过去,又爬上树将幼苗给扯下来的。

“刚才?”邵玄抓抓头,一副使劲回忆的样子,说道:“刚才好像有谁告诉我那边有东西,就走过去了。”

“刚才你还回头看过来,看到什么了?”塔盯着邵玄的眼睛,问道。

邵玄并未避开塔的视线,继续说道:“当时好像有人在喊我,所以就回头看了。”

喊你?

谁喊你?

先祖吗?

众人同时想到这上面。

“除了这个之外,还有其他跟这一样的幼苗吗?”塔问道。

邵玄皱眉,像是很难办的样子。

“你仔细想想。”塔放缓了语气。

邵玄垂头,似乎在使劲回想。事实上,他只是做做样子而已。现在那些青贼的影像已经消失了,不过周围有哪几棵树上可能有幼苗,他也有点印象。

若询问的人是老克,邵玄还可能会好好说一说,但对塔,邵玄不打算说实话,既然大家都觉得他受到了先祖的庇佑,那就将功劳归到先祖吧,也省得他自己再找借口寻理由。

想了两分钟之后,邵玄给他们指了周围的一些树。

塔也顾不上别的了,赶紧指挥众人按照邵玄所指的那几棵去找。现在其他得事情都靠边,虽然兽皮卷上还有很多他们都没找到,但一个青贼,足以弥补,甚至将以往那些东西完全比下去。就算这些小幼苗还没有完全确定,但也足以值得他去寻找。

邵玄所指的并不是每棵树上都有,不过每棵树众人都找得很仔细。几乎是一寸一寸地找。

邵玄也无法说明具体在哪里,他那时候只注意了其中一个,能说出具体位置的也就那棵。

“嘿,我找到了!!”阿索那边乐颠颠地喊道,恨不得立刻就将手里得幼苗吞下一般,若不是塔盯着,他大概就忍不住吃了。

见状,塔将装着那个无“头”青贼的长条形石盒递给邵玄,“你先拿着,我也过去找找看。别乱走,就在这儿等着。”

“嗯,知道。”

邵玄将石盒接过来,靠着一棵树站在旁边休息,刚才之所以能够看到那些虚幻的影像,应该就是他体内另一种特殊能力所造成的。以前是对与危险的预知,而现在,似乎能看到过去的一些东西。只是现在邵玄还无法应用自如。

正休息着,邵玄突然看向脚下的地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地下钻出来。

但是其他人却根本没有察觉到,大概现在大家都在树上的原因,没有接触地面,所以没有意识到地下快速靠近的东西。

“有东西过来了!”邵玄说道。

几乎在邵玄说完最后一个字的那一刻,火红的藤蔓从地下钻出来。

好在邵玄反应快,在喊的时候就已经跃起,借着旁边的树往高处跳。

“是火矛!”

“阿玄快跑!”

原本在树上找青贼幼苗的人赶紧回撤。

“大意了!”塔抽出挂在腰侧的石斧甩了出去。

咔!

如坚硬的木块被劈开的声音响起。

朝着邵玄伸过去的一根成人胳膊粗的火红色藤蔓被砍断,断裂处有如血的液体喷溅出来,洒在地上。

但这也仅仅只是砍断了藤蔓尖上一点而已,那根还留着“血”的藤蔓继续追着邵玄。而且,钻出地面的藤蔓何止十来根,依邵玄所估计的,地上部分伸出来的至少有五十根以上,还不算那些短的细的,更不知道地下还有没有未伸出来的。

众人回撤之后,邵玄那边的压力骤减,他现在实力有限,扛不住这些攻击力强悍的藤蔓。

虽然只是藤蔓,但这种与之前邵玄见过的那种红色的藤蔓不同,后者是直接将猎物卷走,也没这么强的攻击力,而现在出现的这种,则如长矛一般,直接刺过来。

邵玄最开始站的地方,靠着的那棵树已经被刺穿了三个孔洞,那只是一个照面的时间而已。

火矛,因为它的藤蔓射出时顶端如矛头一般尖锐,藤蔓上的细绒毛飘起时如火一般,才得了这样的名字。

每一根藤蔓上的绒毛,都是用来吸收的,不管是吸收植物的汁液,还是人的血肉。

经常在这片绿色大地上狩猎的人对这种植物并不陌生,所以,该怎么应付,塔等人心中有数。

邵玄在躲避的时候,也注意着塔等人的动作,这种狩猎中老手们的行为都是很值得新手学习的,趁现在多学学。

对于那些有经验的老手们,虽然没有那种华丽的身法,也没有带着花样的招式,但都是在一次次狩猎中千锤百炼而得出的技法,有些时候他们的反射神经比他们的思维要来得快,几乎是本能的反应,简单却又实用的杀招。

回撤进入战斗状态的二十个人很快配合起来,攻击力骤然暴增,带着不输于火矛的凌厉气势,拿着各自的武器,手臂挥动不止,刚猛的力道通过手中所握的武器,带着狂风之声,砸断那些挥动的火红色藤蔓。如海浪般的攻击,一轮又一轮,击打在藤蔓上。

若是其中哪一个人掉链子,稍微失误一下,气势可能就会弱下去,即便对手并非凶兽,也得比气势。

不过眨眼间的功夫,地面就染红一大片。

眼看面前的危机就要过去,地面却又传来一阵砰砰砰的声响。

原来,火矛还留在地下的藤蔓破土而出,而它原本露出地面的身形也提高一倍有余,大有不死不休的意思。

更让邵玄郁闷的是,破土而出的那些藤蔓,很多都是朝着他这边来的。

“阿玄,躲远点!!”那边塔吼道。

偏偏,在塔吼完这句之后,他发现,原本朝着远处跑的邵玄,绕了个弯,又回来了!!

见状,塔气得恨不得喷出一口血。尼玛,让你跑远点,你回来干什么?!拖后腿吗?!还嫌这里不够忙?!

若是以往,塔不会选择跟火矛缠斗不止,而是带着队员们离开,但这里有很多青贼幼苗,他不舍得离开,想来其他人也跟他想法一样,跟本就没有要退的意思,一个个就杀红眼了。也是,好不容易能找到一些青贼幼苗,被火矛打断,周围很多树还都被破坏,让寻找幼苗的难度更大。更气人的是,还有个小子在这里添乱!

塔眼中闪过强烈的怒意,腿部猛然发力,踩在一根粗粗的藤蔓上,脚掌下的藤蔓顿时如坠下千金重物般崩裂开,藤蔓上缠住塔双脚的绒毛也被瞬间扯断。塔握着的石斧连连劈砍,空气之中不停响起如布匹撕裂般的破空声,以及硬木被砍断的咔咔声响。

在劈砍的同时,塔也在快速朝着邵玄的方向过去,他此刻恨不得直接将邵玄踹得远远的,对于扯队伍后腿的人,塔非常厌恶。

但是,塔才往那边跨越两步,就发现,在邵玄后方,一个同样巨大的火矛,带着破土而出的如矛般的藤蔓,杀气腾腾地追着邵玄,朝这边过来。

难怪,那小子会往回逃。

++++++++++++++++++++++++++++++++++++++++++++++++++++++++========================================================今晚就一更,我再码会儿字,明晚(15号)应该能早些更,明天继续双更。

第八十章入套

邵玄抱着装了青贼的石盒往回跑,刚才他本打算远离战场,也知道凭自己这点实力留在那里完全是拖后腿,但是,才跑了没几步他突然有种危机感,借用特殊的视野能力,他看到地下朝着这边接近的另一个泛着淡绿色的和火矛一样的物体。

自今早醒来,邵玄就发现,特殊能力视野中,所有的植物都是绿色,只是,大部分都是淡淡的绿色,几乎透明,而火矛,颜色更深一些。

前路被堵住,邵玄还打算换个方向跑,却发现,不管是之前那棵火矛,还是现在又出现的这棵,目标似乎都朝着他。

为了青贼?

还是为了邵玄这个人?

不管火矛的目标是邵玄自己,还是装着青贼的石盒,邵玄都搞不定,只能往回撤。

摸了摸挂在腰侧的兽皮袋,邵玄加快了步子。

一个火矛,塔有信心很快解决,就算砍不死火矛,也能将火矛逼退,但现在又出现了一个,而且两棵火矛都气势汹汹,这就难办了。

塔砍断一截藤蔓,顾不上抹掉脸上的“血”,朝另外几人吼道:“分一半过去对付另外一个!”

但仅仅只是依靠塔这二十个人,短时间内也无法将这两棵火矛解决,同时,众人也担心是否还会有第三个、第四个火矛出现。那样的话,是不是就必须得放弃这个地方?

众人心中不甘,手上动作丝毫没有慢下来,隐隐有些急躁。

对于植物来说,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