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见大家都将呼吸放轻,邵玄也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想来,那种树对声音很敏感。

塔抬起手指点了点邵玄,又张开手掌压了压,示意邵玄待会儿就呆在这里,躲在树干后面。

邵玄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只是,他感觉像是要发生什么不太好的事情,本想说一说,但其他队员都等着塔的指示,塔也压根没理会他。

看了看周围之后,塔一挥手,二十个人闪电般从树丛里面朝着那边冲过去,脚尖轻点在地面上一晃而过,快速的奔跑却几乎没有发出声音,对跳跳果树形成包围之势。

但是,在快接近那棵跳跳果树的时候,邵玄却听到塔突然吼了一声:“撤!”

其他人并未犹豫,即便有人已经快接触到那棵树了,但因为塔这一声,也果断迅速撤回。而那棵树上原本结结实实长在枝条上的果子,却因为塔这一声,一部分果子受惊一般,快速从枝条上脱离,箭一般朝周围冲射而去,跑了。

邵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见塔带着人急急回撤,下一刻,邵玄就被拎着。

一行人跑得很急,似乎在躲避什么,邵玄被提起的时候往后看了看,发现空中有一些东西随风飘过来。

风越来越猛,也带着那些东西与邵玄等人的距离缩短很多。

邵玄被带着爬到一棵高高的植物上,五个战士一组,将两侧厚厚的叶片拉拢,形成一个狭窄的封闭的空间。他们拉动叶子的时候,邵玄还能听到如厚木板被折时的咔咔响。

在叶片拉拢的最后一刻,邵玄瞥见了那些被风吹过来的东西。像蒲公英那般,带着软软的茸茸的“白毛”,只是那些白毛长些,每根一到两掌长。

密密麻麻的,天空和林子里,到处飞的都是,而远处还有噗噗的声音传来。

在所有缝隙合上之后,外面的光线并没多少能穿透厚厚的叶片,内里很暗,视野并不清晰。

封闭的空间里也透着紧张感,邵玄能听到旁边的人急促的呼吸声,想来刚才逃命般的赶路消耗不少体力。

不只是其他人,邵玄也感觉到危险,眼皮猛跳,不禁将头后仰一点。

正想着,邵玄突然听到周围一阵噗噗噗的声音,而伴随着这些这些声音,一根根白色的绒毛如刺一般刺穿了厚厚的叶片,其中一根,离邵玄的眼睛只有半**离。

第七十五章白毛

一滴冷汗从邵玄额头滑落。

如果刚才没有往后仰一点,是不是现在他一只眼睛就废了?

明明看上去只是绒毛一般的东西,却能穿破厚厚的叶片,刺入内里,若是叶片再薄一点,绒毛能直接穿透的话,邵玄就算再后仰,也照样中招。

难怪之前阿索他们说这里更加危险,稍不注意就会丢命。

回想一下之前他们去围猎跳跳果树的时候,若是谁有片刻的犹豫,估计现在也来不及找到躲避点,会被刺成白毛刺猬。跳跳果树生长的那一片可没什么合适的遮挡物。

邵玄闻到了血腥味,有战士受伤,但却没听到惨叫声,呼吸还是那几个人的呼吸,只是其中两个人的呼吸更急促了些。

等了片刻,塔才说道:“阿索,看看外面。”

“好。”

阿索将拉拢的两片叶子打开一个缝,看了看外面,“可以出去了。”

“打开吧。”塔示意其他人将合拢的叶子打开。

咔咔咔!

依旧是如厚重木板的响声,借着光,视野也越来越清晰。

不只是邵玄那里有一根绒毛刺进来,其他地方都有,只是有的地方深入得深一些,有的地方只冒了个头而已。而邵玄闻到的血腥味,就是那两个战士手上流出来的。

由于两只手要拉拢叶片,自然要接触叶子,运气好的话不会被刺入的绒毛刺伤,运气不好的就得流点血了。

五个人拉拢叶子,伤了两个,这已经算好的了。

不过,绒毛上有毒,还有一定抗凝作用,即便被刺伤的只是个小小的口子,以战士们的愈合能力,却依旧不能止住血。手上被刺伤的两个战士胳膊已经麻了,另外几人赶紧将自己水壶里面装的那种澄绿的水倒在他们伤口处,过会儿伤口就会停止流血。

“其他人怎么样?”塔问道。

“我们这边伤了三个,谁还有水,借点!”另一株植物上有人说道。

“我们这边还好,就伤了一个。”

大家都在忙着处理伤口,邵玄也将自己葫芦里的贡献了一部分出去。

看看周围,邵玄都忍不住深吸凉气。

入眼的这一大片地方,到处都是白色绒毛,有的地方密集点,有的地方稍微稀疏些,但这些绒毛的飞射范围太广,一些来不及躲避的昆虫和飞鸟中招。树上、巨大的草叶子和藤蔓根茎上,白色的绒毛随处可见。

这种大范围的无差别攻击,只能说是一场灾难。

林子里的大型动物并不多,庞大的体型就是个巨大的靶子,在这个植物统治的地方,大型动物的优势并不多,即便是像刺棘黑风那般等级的凶兽,也未必能在这里讨到好,所以,除了一些如巨型蜻蜓和撕切者等能很好适应这里的昆虫以及某些鸟类和小型动物之外,不能适应的动物都远离这片绿色地带。毕竟,这类型的杀伤力太强,邵玄遇到的也只是众多大范围攻击的一种而已。

地上有一只近一米长的大嘴鸟,身上插着两根白色的绒毛,无力地扇动翅膀,但仍旧无济于事,它浑身得肌肉正在被麻痹,爪子已经不能自我控制。

嗖!

一根血色的藤蔓从一人高的灌木丛后伸出来,将那只鸟卷住,往里拖。任那只鸟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

最后,藤蔓和鸟都消失在灌木丛中,只能听到呼呼的翅膀振动声。

噗嗤一声轻响。

一切又重归宁静。

从进入林子到现在,邵玄没见过什么动物的尸体,现在看来,大概林子里有不少“清洁工”,将那些已经失去行动能力或者完全死亡的动物拖走,成为它们的养分。

“稍作休息,待会再过去围猎跳跳果。”塔对大家说道。

这一场白毛雨攻击范围大,同时也将很多威胁物驱赶走,至少短时间内,在这片地方看不到撕切者等极具攻击性的群体,所以塔才让大家在这里休息。

“这些白毛有毒的只有尖上的一丁点。”陀给一个手几乎被刺个对穿的战士处理伤口,将深深刺进肉里的白毛拔出来,给邵玄看。

“你只要不碰有毒的那里就行,现在它们也没多大危险了。”陀说道。

邵玄捏着这根比头发丝稍微粗一点的一掌来长的白毛,仔细看了看。非常轻,有毒的地方就在尖刺前端,有个稍硬的呈箭装的细小囊袋,里面装的就是毒素。

那些白色绒毛,看上去很软,实际上也确实很软,但却能在瞬间如针一般刺破厚厚的物体,可见当时这些白毛飞射而出时有多快的速度,在躲进叶子里面之前,邵玄看到的如蒲公英一般的绒球,就是由这些白毛组成的。

感受了一下白毛的韧度,邵玄掏出刀想将这白毛前端的毒囊切下,却发现,只是简单切几下根本不能将这白毛切断,只能来回切割,好不容易才将白毛上的毒囊割掉。

没想到这么细的一根毛,却如此难割断。

“嗤——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这小孩真逗!”

“阿玄你不懂,不是什么都能拿着玩的。你想玩绳子我给你找根草藤行不行?”

“新战士就是容易将事情想得太简单。”

“你还小,很多东西不懂。”

坐在边上休息的其他战士忍不住笑出声。他们刚才见邵玄拿着刀一副认真样割白毛的时候,就抱着看戏的心思,现在也以前辈的口吻来教导邵玄。

“阿玄,别看这白毛细细软软的,它们很难割断,不过再过个十来天,它们会自己消散。”陀说道。

“这样啊。”邵玄一点都没有被嘲笑的尴尬,反而对这白毛更感兴趣了。

反正现在大头目说让大家休息会儿,邵玄也没事干,索性将脚下附近地面上的好几根白毛拔出来,将毒囊都放在一头。

“你想做什么?还玩?”嗑嗑忍不住走过来。

邵玄没直接回答,而是问道:“我能不能在这里点火?”

“火堆不行。”嗑嗑使劲摇头,“这周围的树和草不喜欢火,我们晚上在林子里过夜的时候都不点火的,会被那些树攻击。”

“火把呢?”邵玄又问。

“小点的火把可以。”知道邵玄只是点小火,嗑嗑顿时放下心来。

塔站在边上,手里拿着画了目标物的兽皮卷,闻声视线从兽皮卷上挪开,看向邵玄那边,眉头顿时紧皱,他没想到邵玄在加入他的小队之后,竟然还想着玩这些小花样!

是的,在塔看来,设陷阱下套索等等这些,都是小花样,都是那些初级图腾战士或者伤残者们玩的,入不了他的眼。真正的崇尚强者的战士必须凭实力去狩猎,一刀一矛将猎物猎回才是正道!除此之外,玩那些小道的人永远成不了真正的强者。

越想越不满,在看到嗑嗑竟然还帮着找树枝的时候,塔还重重地冷哼了一声。

见大头目是这样的态度,原本还想凑近去瞧瞧的人也歇了心思。能否留在先遣队,就是大头目一句话而已,何必让大头目不开心?难得被大头目破例招进来,阿玄这孩子竟然还想着玩,何必呢?

嗑嗑帮邵玄在周围找了根枯死的树,折断一根树枝,打火点燃。

邵玄用火去烧白毛带毒囊的那头。

只见原本白色的毛被火烧了之后迅速变黑,滚成圆球状回缩。以防万一,邵玄将带毒囊的那头多烧了些。

“麻烦帮我拿着。”

邵玄将点燃火的树枝递给嗑嗑,然后掏出一把小石刀,将那撮烧过的白毛压在旁边的树干上,用刀刃一捋。

被烧过后凝结成黑色小圆球的那端,被刀这么一捋,直接脱离白毛掉落,留在邵玄手上的,则是一段不带毒囊的白毛。

第七十六章跑龙套的

“咦?”

见到邵玄竟然真的将那白毛上的毒囊给除了,嗑嗑惊讶地“咦”了一声,而且这一声还带着上扬的拖音,以表他的惊讶之情。

原本在那边休息的其他人被嗑嗑这一声“咦”弄得心里像是被猫爪子挠一样,很想过去看,却又怕被大头目嫌弃,只能坐在那里继续等着,眼睛却死死盯着那边。

可惜,嗑嗑这个大块头直接挡住了大家的视线,气得众人恨不得一榔头朝着嗑嗑扔过去。你说你看就看,挡那儿干嘛?

陀倒是没太在意,处理好同伴的伤之后,便走到嗑嗑旁边蹲下,看着邵玄忙活。

其实邵玄也只是试试而已,就算这些白毛很难切割,但毕竟是植物,应该也是怕火的。没想到真的有效。

看看手上长短不一的白毛,邵玄手指捻动。

嗑嗑就见邵玄拿着两根白毛,手指转动一捻一拉,两根白毛就被紧紧连在一起。不过片刻功夫,邵玄手上被除了毒囊的白毛就全部连成一根线,近两米长,拉一拉,还有点弹性。

“咦~~”

嗑嗑这声“咦”拖得更长了,上扬的音调也更高。

坐在边上的那些人心里被挠了一猫爪又一猫爪,气得恨不得过去将嗑嗑给踹边上去。

尼玛,你滚边上看行不行?!!

但最后众人还是没敢挑战大头目的脾气,仍旧没过去。

阿索倒是打算过去瞧瞧,看邵玄折腾出什么东西,没想刚一挪步,就见大头目的眼刀子扫了过来,只能将挪出去的脚又收回。虽没能过去,阿索却将脚边撬了个土块,朝着嗑嗑扔过去。

嘭!

土块直接砸在嗑嗑背上,土块都砸散了。

嗑嗑压根没理会,见邵玄拉那根白毛连成的有弹性的绳子,也心痒了。这人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客气,直接从邵玄手上将那根线抢了过去,“给我给我!”

邵玄也没紧拽着,嗑嗑要就直接给了,然后继续收集周围的白毛。

陀没事干,也帮着收集。

这边拿着线的嗑嗑起身拉了拉,没拉断。还真有弹性!

“嘿这线真有意思!”嗑嗑在哪儿嚷道。

阿索瞟了眼塔,只见塔脑门青筋突突地跳。

大概是为了看这根由短连成长的线能不能拉断,嗑嗑转动手腕,将线两头卷了卷,卷得只剩下一小段得时候,才用力拉。

在嗑嗑拉得手上都快被勒出血的时候,那段绳子才发出“嘣”的一声断开,而且,断开的地方还不是接口处。

“哎这个好!阿玄你准备用这个来干什么?”嗑嗑活动着被勒出血痕的手腕,问道。

“什么时候有空,想下个套看能不能逮到点东西。”邵玄说道。

大头目的脸更黑了。

塔心想着下次不带这小子了,以后也不会让他进先遣队!

等塔宣布休息完毕的时候,邵玄已经收集并连接了很多白毛,卷成卷收在兽皮袋里。这些白毛非常轻,没什么重量,看上去一大卷,其实提着就跟一个小干果似的。

接下来依然是去围猎那些跳跳果。

脱离母树到处跳动飞窜的那些果子,只要将它们劈开一块,就会让失去行动能力。狩猎队的众人也有经验,出手十之七八能劈中。

至于邵玄,连过去捡地上掉落的那些失去跳动能力的果子的资格都没有,被大头目一句“边上呆着,少碍事”打发了。

邵玄也不抱怨,只是仔细观察着,看众人是怎么去劈那些果子的。

那些果子的速度很快,逃窜的时候数量还多,眼花缭乱的,容易让人分心。所以大家都先紧盯住一个,解决了这个再去劈下一个,同时还得在心中估量这些果子的跳动轨迹。

跳跳果未必有动物那么丰富的情绪,但也懂得避害,一不注意,就会让它们给溜了。

邵玄躲在树后,还找机会给劈了六个果子。

脱离母树的跳跳果,可能会在外面留个一两天才再次回到母树上,若是因为某些情况而不能及时回到母树,那些果子要么直接枯死,或者被其他动物吃掉,要么扎根,形成新的植株。

巫所需的要并不是这些跳跳果的果肉,而是果核,果肉都是先遣队的人吃了。所以在这里,先遣队的人所吃的食物,大多数时候都是素。

一直等到那棵跳跳果树上的果子全部逃离,众人才停下来。

见地上不能跳动的果子就捡起来,收进兽皮袋子里,饿的时候将果肉吃了,剩下的核留着。

除了跳跳果的果核之外,狩猎队还去砍了一种泥沼植物的根,那种植物跟别的不同,它的枝叶生长在泥沼之下,而根却是朝上生长,伸出泥沼之外。

只要防着别一脚踩进沼泽里面去就好。

小队里的人采用的是套切法,一人用草绳将那植物的根套住,然后另一人甩石刀将那主根给砍掉。

说着简单,但操作的时候难度很大,技术含量高,也考验合作者的默契。若是不能及时将主根切了,那些露在泥沼之外的根系就会立刻往下缩,一旦它们将根缩到泥沼之下,就很难找机会切断它们的根了,被它们逃脱的几率也会很大。当然,若是连根都套不住,那就什么都别想了。

至于邵玄的任务,塔让他帮着捡套回来的那些满是泥水的树根。

如果问邵玄现在的感觉,他会说:哦,我就是个跑龙套的。

晚上小队休息的地方在一棵巨大的树上,树上有个洞,是特意挖出来的。不只是这棵树,另外几棵巨树上都有挖洞,只是每次得看运气,有时候树洞里被鸟兽等占领,争抢不了,就得找其他树。

邵玄见他们采集了一种果子,略微烧过之后,那种果子会冒出浓浓的烟,他们会将冒着烟的果子往树洞里扔。很快,树洞内或者树干里面的一些小虫子都会被熏出来,哗啦啦往下掉。等熏完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掉落一地的蠕动着的各种各样的虫子。

在他们往树洞扔果子熏虫的时候,邵玄则拿着线在周围忙活。

小队有人负责警戒,所以,邵玄也不用多担心,只是塔对邵玄的行为非常不满意。邵玄向塔请示的时候,塔一直寒着脸,半天才带着怒气应了一声,就像邵玄做了什么让他蒙羞的事似的。

邵玄其实心里知道塔不打算下次带他了,他也没想下次继续跟着,虽然先遣队有各种好处,但他还是更愿意跟着麦他们狩猎,跟着先遣队一直被当装饰物,还有塔这个与他意见不合又专横的,呆这里不爽,还是参与猎杀更痛快。

正往巨大的树干上方树洞里扔果子的人,回头看到邵玄的不远处的树林那边用手点来点去,便问身旁的队友:“他在干什么?”

“设陷阱……吧?”另外一人不确定地道。

“晚上能猎到什么?猎到的咱们也用不着。再说了,他难道不知道头儿讨厌这种方式吗?”

“谁知道呢,他想玩就让他玩,我看头儿那样子,下次是不打算让他跟着。”

“那就不管他了。”

对先遣队的很多人来说,既不是亲人又不是队友的,以后也不会跟他们有多大关系,没被他们列入自己的小团体内。

部落内也是有派系存在的。

等上方的树洞不再掉虫子的时候,塔招呼众人,“好了,上去吧,天快黑了。”

邵玄也正好忙完,跟着其他人往树上爬。

就像嗑嗑说的那样,在这个地方,极少会点火堆,所以晚上睡树洞的时候也没点火。

用大叶子将洞口挡着,众人很快便开始酝酿睡意,当然,晚上也会有人轮流守夜,这个是必须的。

在树下的时候已经吃过东西,所以邵玄也不饿。外面广袤的绿色大地上,随着夜幕降临,从远处和近处都传来各种声响,那是一些植物合拢叶片或者花朵的声音。

听着那些声响,邵玄迷迷糊糊地睡了,直到晚上被一阵铮铮嗡嗡的声音惊醒。其他人也有被吵醒的,不过见守夜的人并没有示警,又睡了过去。

邵玄仔细听着那些声音,尝试着从这些声音里面分辨出掉落陷阱里猎物的数量、体型等,不过他还没达到老克的程度,估量得并不准。

现在是晚上,邵玄也不可能出去看陷阱那边的情况,只能等天亮。他不求能猎到什么宝贝,只是想看看这个地方晚上会有些什么样的东西活动,毕竟,他可能就这么一次机会来这里了,总得多见识见识。

等明天吧,明天就知道了。

++++++++++++++++++++++++++++++++++++++++++++++++++++=============新的一周,求个推荐票~

第七十七章卷尾画

邵玄后半夜睡着之后,睡得很沉。而且,许久没做梦了,这晚却梦到点东西。

其实邵玄也不知道梦到的是什么,梦里一片绿色,流动的绿色,周身都被这种带着清新感的绿色包围。每一次呼吸,吸进这些绿色,邵玄就感觉浑身舒畅,感觉身体每一处都被重新冲洗过一般,就如布满灰尘的地面,被清凉的水冲刷干净,整个人像是被净化过。

不如以往那样的紧张和压抑感,邵玄只觉得非常畅快,从未有过的轻松,狩猎的疲惫和各种不爽都变得微乎其微,恨不得仰头长啸。

一切变化,寂静无声,却又震慑心魂!

早晨,太阳出来时,众人便被这片绿色大地上各种声音吵醒。不过,让众人完全惊醒的是一个战士的急促的声音。

“头儿!头儿你快过去看看!!”那名战士刚从树下爬上来,扒在树洞洞口,对正拿着兽皮卷看的塔说道。

众人原本还在打哈欠的,立马一个激灵。

刚才说话的那战士的语气明显是发现什么非常特别的东西,虽不至于有威胁,但应该足够奇特。

不仅是塔,其他人也紧跟着下去。

邵玄最后一个出树洞,在洞口朝下看了看,队里刚才匆匆忙忙下去的人,都围在他昨晚设的陷阱旁。

“这个到底是什么?”

“长得好奇怪,这是手脚吗?”

“树的手脚?”

“这东西死了吧?”

“我戳它它也不动,应该是死了吧。”

“你们将它解下来看看。”

“……这个怎么解?”

“唉呀直接扯呗……”

“嗑嗑你住手!滚远点!没轻没重!”

那边围着一圈人,塔让人将困在套索上的东西解下来,却发现,无从下手,捆绕着的线还是昨天那种白毛连接而成的,割也不好割,还得防备着别把被套索捆着的东西弄坏。

陀拿着石刀比划了半天,还是放弃了,伸长脖子看看周围,见邵玄正不紧不慢地下树,赶紧招呼道:“阿玄,快过来,你设的陷阱里面有东西!”

刚才还喧闹争论的人,一下子安静了。

这陷阱是邵玄昨天设的,偏偏一晚上还真猎到点东西。昨晚还有人冷嘲热讽呢。

阿索瞥了眼站在旁边的大头目,只见大头目面无表情,一副在深思的样子,对陀刚才招呼邵玄过来的话似乎并未听见一般。

邵玄走过去,原本挤在旁边的人赶紧让开,让邵玄靠近。

昨晚邵玄并没有设太多陷阱,毕竟他对这片地方不熟,也没得到其他人的支持,再加上时间紧迫,别人不会等他,所以只随意设了两个,又发现不远处的一棵树上有分泌一种非常粘的树胶,便弄了点过来。

而现在,在他涂抹树胶的地方,有一个东西粘在上面,看上去像是青色的树枝组成的简易骨架,有“腿”有“手”的,只是没有复杂的手指而已,“脚趾”倒是有三个,略长,像爪似的。

邵玄没想到这种树胶微干之后竟然会这么粘,昨天取的时候还只是跟普通的胶水差不多,现在直接升级为特级胶水了。他本是想着,若是晚上有东西跑得快的话,就先用这些树胶将它粘住,沾了树胶就算能再跑,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