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没遇到过的,就算是在跟队狩猎中,也没闻到过。

“所以,你们以前一直狩猎的对象是……植物?”

“也不全是。”阿索道。

还真是植物?!

邵玄惊了。找草药能用“狩猎”和“猎杀”这种词?

那得是怎样的植物?!

正说着,邵玄便听到从远处一个地方传来的并不算多清晰的哨音,接着,其他方向陆陆续续响起了哨音,有的稍微近点,有的更远,听着更模糊,不仔细完全听不到。

随着哨音结束,不一会儿,便开始有人往这边汇集过来,塔是最后一个到的,他得折返去给那些小队的人传递信息,离得太远的话,那边的人听不到。

稍作休息,塔便带着人继续出发了。

之前他们是名符其实的的先遣队,但这之后,他们就是部落的寻药队,去完成巫布下的任务。

第七十二章飞机队

小队速度再次提了起来,走的也不是邵玄认识的路线。

一直以两至三倍于其他狩猎小队的速度赶路,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中途只稍作休整,吃点东西,然后继续赶路,傍晚时分便在一个山洞过夜,也是塔他们往常狩猎时的休息处。

第一天赶路,邵玄确实没适应过来,就算他比同辈的其他人耐力强,速度迅捷,提升得也快,但毕竟只是个今年才觉醒的初级图腾战士,在原本的先遣队里,实力最低的都是离中级战士只一步之遥的人,邵玄跟他们相比确实还不够看。

所以,第一天晚上终于赶到休息山洞时,邵玄脱力了,趴在那儿腿都抬不动,浑身的肌肉一抽一抽地疼,脑子有些混沌。

其他队员也累,不过他们早已习惯,也不像邵玄那般程度。看邵玄这样子,都想着这小子终于能体会到其中的差距了。先遣队不是谁都能进的,实力低点的就算死命挤进来照样跟不上。不过,第一天能跟上,邵玄已经很不错了。

所以,队里一些人对邵玄的印象有了改观,在他们看来,邵玄不过是个孩子,部落对孩子总是比较宽容的。而塔和另外几个人实力在队里排前的人,则商量明天换着带邵玄,毕竟,看邵玄这样子明天是不能继续跑了。

可谁知,第二天,其他人起来的时候发现,昨晚上还跟埋土里剩半口气似的连脚趾头都动不了的人,现在活蹦乱跳的屁事没有!不用塔他们背,邵玄又精神抖擞地跟上了。

先遣队的人几乎都露出同一个表情。

卧槽,那小子不是下山区洞里出来的吗?

他到底吃什么长大的?!野兽?凶兽?还是吃的王兽?

不可能啊,下山区洞里分配的食物都是低能量的兽肉和植物块茎,怎么就长出个这样的呢?

想想,百思不得其解。

再想想,还是琢磨不透。

莫非真得到了先祖庇护?!

于是,第二天,先遣队的人在赶路的时候,跑一会儿就往邵玄那儿瞟一眼,跑会儿再瞟一眼。

啧,看那小子的精神样,还真不是装的!

……

不同于其他狩猎小队一个据点猎完再猎下一个据点的狩猎路线,塔带着的队伍是接连赶路,在第一个山洞过夜之后,第二天继续跑。

有时候得翻山,越过那些山顶覆盖着皑皑白雪的险峰,有时候又得绕更远的路过山,路经沼泽地带、沥青坑区等险地。

邵玄见到很多不知名的凶兽,有体型庞大狰狞的,也有色彩斑斓的巨蛇,任何一个猎回去也会让部落的人们侧目,但一行人却并不作停留,就算宰了凶兽也不带上,能保证吃食就行了,多的直接扔下,不会给自己加负担。

赶路,猎杀,再赶路,再猎杀!

每天都做着类似的事情。巨大的体力消耗也意味着需要更多的能量补充,高等级的凶兽肉就是最好的补给。

队里的人还怕邵玄吃了高等级的兽肉会吸收不了而犯困,但事实证明,他们又想多了。

猎了一只刺棘黑风之后,邵玄就已经习惯了那样等级的兽肉,对这种程度兽肉内的能量早就适应好,就算凶兽等级再高点,邵玄也能吸收得来。

作为一个今年才觉醒的初级战士,吃的不比别人少,恢复得还比谁都快,对于邵玄这样的表现,先遣队的人从一开始的瞠目结舌,到略微惊讶,再到麻木,最后也没谁再去笑话邵玄了。

果然,能被大头目提前招进来的都不是凡人。

这样连续走了五天,邵玄跟着狩猎队爬上一座山,在那里的一处山洞休息,他们已经到目的地了,只是,邵玄除了有点异样的感觉之外,说不出有什么不同。

休息一夜之后,邵玄早上被叫醒,然后提着自己的装备,跟着塔等人出去。

继续往山上爬,然后站在一处峭壁上方。

阳光渐渐出来。

迎着朝阳,邵玄站在峭壁旁。放眼望去,是无边的绿色,其中也能看到一些其他颜色,但九成九的都是深的浅的绿色。

这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一片植物王国,而太阳,从这片看不见尽头的植物王国与天空的交界处升起。

清冷的空气回暖。

邵玄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这片土地上,万物的苏醒。

咔咔咔!

那片绿色的植物王国中,如高楼般耸立的那一根根柱状的植物,发出如厚重木板间按压的咔咔声响,间或能听到些咯吱声,像是巨型木船在浪中摇曳时的声音。

而随着这些声音,那一根根柱状的植物顶端,如开花苞般,将原本旋紧的叶子,解旋,张开,层层伸展。

那些豆芽状的巨型植物原本低垂的“头”也渐渐抬起,朝着朝阳的方向,张开那两片如双翼般的巨大叶子……

太阳越升越高,朝阳的光芒已经越过山峰,照射向山的另一面。如闹铃一般,从山的一面,传至山另一侧的世界,唤醒那些沉睡的生灵。

邵玄深呼吸,往前走了一步,看看脚下。

这儿就是一个峭壁,跳下去绝对死,比粉身碎骨还粉身碎骨。

“怎么下去?”邵玄问。要下山的话,为什么要得往上爬?这边只有陡峭的悬崖,几乎与地面垂直,直接往下爬会有难度,而且,不知道会不会受到其他生物攻击,那样难度和危险程度更大。

“当然不能直接跳啦!”有人笑道。

“喏,看那边的水池你就知道了。”陀转身往另一面某处指了指。

邵玄顺着陀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哪有水池?只有一片黑色。

不!

不是那样!

邵玄细看,发现那边的那片黑色中有东西在动。只是距离太远,不容易发现而已。

但很快,那片黑色就由没了原本的沉寂,开始散开了。

一个个黑点升起,开始只是较少的几个,但数息之后,大片大片的密密麻麻的黑点都升上空中。

而原本被这些黑点覆盖的水池,也终于暴露在邵玄视野中。

那是一片占地宽阔的水池,似乎水池里长着很多颜色不同的植物,黄的绿色棕的红的,结合水池的形状,乍一看去,很像是昆虫的一对复眼。

那边的山比邵玄所在的这里要高得多,直入云霄。

那些升起的黑点,并没有垂直上飞,而是朝着这边过来,像一片黑色的飞舞的云。

“大家准备!!”塔对众人说道,“阿玄你跟着我。”

那片黑色的云越来越近,邵玄能听到翅膀扇动的声音,也看清了那些黑点到底是什么。

蜻蜓?!

刚才离得太远,没感受到,现在,邵玄看到这群蜻蜓之后,心脏砰砰地跳。

邵玄见过蜻蜓,但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大还这么多的!

整一个庞大的飞机队!

小的翅展三米,大多数都是五米多的翅展,还有的更大,而这数不清的巨型蜻蜓集中在一起,给邵玄的震撼可想而知。

它们要从山的一面飞到另一面的那片绿色地带去。

当那群“飞机队”从头顶上方滑翔而过的时候,邵玄还能看到它们网状的翅脉

一只只跟滑翔机似的!

“走了!”

先遣队的人熟练地借着山壁跃起跳,下坠时便落在一只巨型蜻蜓上。

邵玄还没来得及动,就被塔提起来,跳上一只稍大的蜻蜓背上。

生平第一次,体验巨型蜻蜓滑翔机。

第七十三章渺小

这些巨型蜻蜓的脾气还不错,不然不会让先遣队的人搭顺风车。

看先遣队的行事风格,这不是他们第一次用这种法子下山了,而这些巨型蜻蜓也未必对他们没印象,但按照塔的说法,只要不去主动激怒它们,不攻击,它们对搭顺风车的人并不介意,愿意捎一程。

从蜻蜓背上往下看,下方的森林显得非常宁和,当然,这只是表面,下方这片土地,比上一次狩猎路线上所经过的山林还要危险。

弱肉强食规则在这里亦适用,有些树木太过密集的地方,为了营养的吸取也会产生极大的竞争,邵玄偶尔能看到一些枯萎的树,树很大,看上去有百年的历史,盘根错节。就是这样一棵树,却枯萎了,没有虫洞,树干没有开裂,但塔告诉邵玄,它已经被周围其他树联合“抹杀”了。

植物的战场,可能在地面上,也可能在地下,刨开地面就会看到,那棵枯死的树,地下的根系全部被周围其他树的树根给勒断了。

“注意,要准备下去了!”塔提醒邵玄。

他们不可能一直跟着这群蜻蜓,目的地不一样,乘坐一程之后,便分道扬镳。

蜻蜓群很庞大,先遣队四十来人并不都集中在一起,就算刚开始所乘坐的蜻蜓挨着,但随着蜻蜓群的飞行以及它们阵型的变换,很快就看不见影。

“跳!”

邵玄压根没使上力,就被塔拎着跳了下去。

塔选择的降落地是一棵如高楼般矗立在那里的植物,掉落在靠近顶端的一片巨大的叶子上,叶片的缓冲卸去了部分力道,再加上塔是等那群蜻蜓飞得稍低的时候往下跳的,所以并不会摔伤。

安全降落,邵玄也被放下。

脚下的叶片有些凉,并不算光滑。

空中其他位置还有队员们陆陆续续找准合适的降落点往下跳。

“走吧。”

塔招呼邵玄跟着,这次倒没有拎着邵玄了,不过他答应过巫会将邵玄安全带回去,总得盯紧点。

“警惕周围,反应快点。”塔叮嘱道。

“嗯。”邵玄跟着塔,从这株植物上层的叶子往下方的叶片上跳,还得小心别从叶子上滚下去。

这株植物只有靠近顶端三分之一处有叶子,再往下,就只有那根粗粗的茎。

塔刻意放慢速度,邵玄也紧跟着他顺着茎往下滑。

靠近地面的树丛中,并不似上方那么明亮,植物太过密集,树枝将阳光遮挡太多,只有少部分从间隙投射下来。下方明显更阴凉,不过,就那些光线,也足够邵玄看到周围的情形了。

在这里,邵玄有种感觉,似乎自己变小了,或者就是世界变大了。

上一次外出狩猎,见识到了很多古树和大型的凶兽,却并无现在这般的渺小感。

连蘑菇都跟木屋似的体型,能不感觉渺小吗?

紧靠着那株高高植物近地面的根茎处,塔吹了哨子,召集降落的其他人。

哨音更低沉一些,不如其他狩猎小队如鸟鸣鹿鸣的哨音。这是专门在这片地方使用的。

细微的声响从不远处响起,如果不仔细听的话,很难察觉。

邵玄侧头看过去,发现几根细细的如草绳一般的藤蔓往这边快速延伸着。

邵玄和塔都站在藤蔓延伸的方向,但邵玄觉得,这些藤蔓的目标好像就是他自己。

嗖!

一把小石刀钉在地面,也将正往这边伸展的藤蔓尖端斩下一截。

被斩了一截的藤蔓立刻停止往这边继续延伸,而是快速回缩,似乎是害怕了。

塔过去将石刀收回,对邵玄说道:“别把它们当死物,不然死的就是你。而且,它们很多都懂趋弱避强,咱们队最弱的就是你。”

果然,又成了靶子。

山林里的凶兽们找到机会就会袭击其他种族的幼崽,而在这里,连这帮植物都懂得找软的捏,太强的拿捏不住。

邵玄上辈子曾听人说过,植物也有五感,有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只是很多人没有去注意而已。而现在,邵玄深刻体会到了这些植物放大的五感。

没多久,其他在各处降落的战士们也往这边聚集过来,清点人数之后,便继续出发。不过这次分成两个分队,从两个方向各自去寻找巫发下来的任务。

这样,邵玄所在的小分队也就二十个人了。

对于这片广袤的绿色地带,先遣队的人不可能熟悉每一寸土地,但他们能辨认方向,只要有阳光,就不会迷路,他们的路线基本是不变的。

林子里能听见鸟叫虫鸣,还有一些植物发出的各种各样的声响,有时候像敲门,笃笃笃的声音回响在林间,有时候传来声音又让邵玄想起桅杆的铁锲头转动所发出的声响。

跟着塔他们在林子里奔跑,邵玄看到了各种各样的植物凶器,前一刻安静平和,下一刻就变得血雨腥风。

邵玄就曾看到一株植物,原本平滑的叶片能在瞬间变成锯子或者切刀,将周围闯入的动物或者其他植物切碎,然后埋在它生长周围的地里面,为它增加营养。

直接食肉的也有,有一些跟上辈子见过的茅膏菜、猪笼草等类似,还有一些更凶猛,属于主动攻击型,一般那种,先遣队的人会避开,那类型的植物一般都不好惹。

“休息下吧,陀和嗑嗑去取水。”连续赶了半天路之后,塔对说道。

巫要找的东西,并不在这里,他们还得再跑会儿才能遇到。

这周围并没有河流,连溪水都没见到。邵玄正疑惑,就见陀和嗑嗑来到一株长着厚厚叶片的植物下,用石刀将茎表层劈开,连续几刀才能破开条缝,只一刀的话,壁太厚,切不开,就算切开了缝隙就很快会合起来。

澄绿的液体从切开的缝隙间流出,带着淡淡的香甜气息。陀和嗑嗑便拿着水壶将流出来的液体收集进去。

那些液体也会吸引其他昆虫,所以除了去取水的陀和嗑嗑以及邵玄外,其他人都在周围防备着,来一只虫子就杀一只。一部分人防备天空,一部分防备林子其他方向,分配下来,也就只能空出两人去取水。

“阿玄,水壶扔过来!”那边正在取水的陀说道。

陀没让邵玄靠近那株植物,邵玄便离着十来米站着。听到陀的话,邵玄将空了的葫芦扔过去。

等装满水之后陀便将葫芦扔了过来,继续喊下一个队员扔水壶。

那些澄绿的液体吸引过来不少昆虫,都是比较大的,随便一只甲虫就有近一米。

“快点!”那边塔催促道。

远处有个虫群往这边飞来,就他们这二十号人,扛不住那群虫子。

最后一壶取完时,那群虫子离这边还有两百米左右,足够他们离开。

“走!”

取完水,自然得立刻离开。

“那些是什么?”离开一定距离之后,站在一棵植物叶片上的休息的时候,邵玄问道。

“我们叫它撕切者,刚才我们取水的那棵植物,在我们取水完毕之后,它能快速恢复,切口会愈合,流出来的水也会被它重新吸收回去,然后用厚厚的壁防护起来,很多虫子拿它没办法,或者在闻不到气味之后离开,但撕切者不同,遇到撕切者,那棵植物多半会死。”陀说道。

那种叫撕切者的昆虫,虫如其名,有刀锋似的前肢,供撕咬切割用。撕切者荤素不忌,会吸植物汁液,也吸食动物的血液,经常成群飞行。

先遣队的人不希望与撕切者交锋,一个是撕切者虫群的杀伤力太大,另外一个就是,这虫子太臭,沾上那味儿的话,等狩猎完毕回去的时候也未必能消除。

第七十四章跳跳果树

葫芦里装的液体喝下去带着清凉感,很舒服,似乎将接连奔跑的疲惫都驱散不少,脑子清醒多了,浑身的舒爽感让骨头都恨不得抖起来。

“怎么样?感觉还好吧?”阿索过来扔给邵玄一个果子,“这个也不错。”

邵玄不知道这里的植物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所以一直没出手,刚才离开取水点的时候他注意到阿索几人往旁边绕了圈,看来是去摘果子了。

“这些可都是好东西!”阿索说道,“不是说大话,咱们吃了这些之后,提升更快了,先遣队里流传着一个说法。”

压低声音,阿索继续道:“只有加入过先遣队的人,才能成为高级图腾战士,部落里每一个高级战士,都曾经在先遣队里呆过。”

这里的大部分植物年龄何止百年,一些果子和植物汁液,对人体也有一定程度的洗髓伐骨之效,战士们就算说不出来具体感受也能察觉到他们所吃的这些东西所带来的益处。

“就不能带些回部落吗?”邵玄问。

“哪那么容易啊!”阿索苦着一张脸,“我还想带点回去给弟弟妹妹呢,但是带不了啊。”

历任大头目带着的先遣队不是没尝试过,但用冰镇者,或者挖出来连根带土,等等方法都不行,只要一离开这里,过个一两天,带出去的东西就腐烂了,变质了。晒干?不是什么都能用这种法子的。

“到现在为止,能带出去的极少,巫发下来的任务中就有它们,只是其中一些不太好找,还得看时候,花、果什么的,一旦错过就得再等一年,有一些植物就算你守着它等一辈子,也未必能再等到,只能去寻找另一棵。”

邵玄沉默了。

看来这里的东西有些是几百年才结果或者必须要几百年份的才有药效,而更多的植物,离开了这片土地,就立刻死去,无法在其他地方生存。所以种植之法,或许早有人想过,但未必有成效,以至于到现在,部落也只能主动来到这个既是险地又是宝地的地方。

先遣队的荣耀是为部落服务,部落人生病使用的药,巫救治人使用的伤药等,都是由先遣队的人在这里寻找带回去的,无人能否认他们的贡献。

除了这份荣耀之外,加入先遣队,能尝到很多无法带离的药用植物,对战士本身的发展和提升也大有裨益。

所以,一些曾经加入过先遣队后来因伤病或年老而退出的人,会告诉自己的子孙辈,努力提升,争取能加入先遣队。他们知道,这些人将来会更强,也是整个部落最具发展潜力的一群精英。

只是,现在部落里内定的规矩是,先遣队的人由大头目所定,一般来说,巫不会过问,也只有像邵玄这样的特例,巫才会注意一下。

大多数时候,大头目会选择关系好的,相熟的人,只要实力达到,都能拉进来。这些人也是大头目争夺首领之位的有力支持者。

而被选中的人进来之后,感受到好处之后,谁还想让位退出?

谁都不想。

多进来一个人,就有其他人可能会被踢出去,就算狩猎队是大头目的一言堂,先辈制定的规矩约束了,先遣队的人不得超过狩猎队人数的五分之一,大概是那一辈的大头目得到过教训,才联合首领和巫定下这个规定。

这么一想,邵玄便知道为什么一开始先遣队里一些人看他的眼神那么微妙了,那不仅仅只是瞧不起邵玄的实力,更带着防备。

而邵玄注意了一下,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住在山上的,山腰处的都极少。

麦他们那样实力的人没资格加入先遣队?自然是有的,只是,大头目不发话,麦也不能进。

绝对的公平不可能存在,就连邵玄,也不过是凑巧借了先祖的光,又恰逢塔带队的成果一直不太好,才被拉进来。若非先祖的原因,作为洞里出来的孩子,再加上邵玄跟老克学陷阱套索,塔就更看不上了,除非邵玄将来真的惊才绝艳,不然也会被塔排除先遣队之外,

好的越好,差的越差,山上山下的发展,大概早已经超出了先祖们原本的设想。在山下的人琢磨着怎么获得更多食物的时候,山上的一些人可能就在想怎么获得更多的利益。

在没有其他部落威胁的时候,内斗是肯定的,排挤也在所难免,只是表面上并不明显而已。

喝了几口那种植物上取出的水之后,邵玄观察一下周围。这里比较高,能看到远处的一个个形状诡异的植物。

“那个是什么?”邵玄指着那边问阿索。

阿索往那边瞄了眼,笑得不怀好意,“那个就是人头树,每棵树都是在吃了人的头之后才成长起来的!”

邵玄没出声,也没被吓住,只是看着那边。难怪叫人头树,看上去确实很像个人头,还有长长的“头发”随风飘散,至于吃人头什么的,邵玄不信。

见邵玄没有被吓到,阿索觉得无趣,但还是继续说道:“可惜这个时候还没有开花,人头树开花的时候,一朵朵这~么大的花长在上面,很好看!”

邵玄:“……”

按照阿索所说的,邵玄想象了一下,但还是想象不出一个布满了各种巨型花的人头有多好看。

“前面就要到跳跳果树生长的地方了,待会儿你站远点就行,别靠近。”阿索说道。

“知道。”这点自知之明邵玄还是有的。

休息片刻之后,塔示意小分队的人朝着跳跳果树所在的位置出发。

再往前走,树木稀疏了一些,没那么密集了,不用站在高处也能看到前方的景象。

阿索所说的跳跳果树看上去有些类似放大的垂柳,不同的是,每一根下垂的枝条上,都长满了圆形果子,每一个果子如拳头大小。

见大家都将呼吸放轻,邵玄也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想来,那种树对声音很敏感。

塔抬起手指点了点邵玄,又张开手掌压了压,示意邵玄待会儿就呆在这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