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猎狗?”老克问。

塔也支着耳朵听。利用狼的嗅觉,这个他很感兴趣。

“猎狗,是驯化的狼。”

邵玄训练凯撒,让它学着利用嗅觉去寻找东西,一开始是衣物、骨头,后来用果子,到现在,邵玄想让凯撒试着去寻找气味更淡的东西。

“狼鼻子灵嘛。”邵玄笑道。

“巫教你的?这法子确实不错。”老克不在意地说了句。

对于老克的话,邵玄只是“嗯”了声,没有再作解释。

他其实很想让洞内的那幅画重现部落,但是,既然当初有人特意将它覆盖住了,邵玄也不会轻易将它说出来,在离开洞的时候,邵玄就趁那帮小子外出捕鱼,用石粉在壁画上刷了一层,石室的窗户也用东西堵上了,没有其他人发现。

等休息好打算回去的时候,邵玄朝刚才塔站的地方看了眼,“嗤”了声之后提着老克的工具箱离开。

第六十九章入先遣队

邵玄的第二次狩猎即将开始,虽然他很想再研究一下老克新设的那几个连环套,感觉还差一点点就能破解了,但现在他并没有太多时间能放在陷阱和套索上面,离上一个狩猎队离开已经十九天,回归也就是近几天的事情,现在邵玄所在的狩猎队都在做准备。

即将迎来的是邵玄的第二次狩猎,也是他所在狩猎大队今年第三次狩猎,按照以往的规矩,第三次狩猎中会有更多的新战士,而为了照顾这些新战士,自然也会再添加一些人负责监护。据邵玄推测,这次狩猎队大概会比上次多出五十人左右。

比如以前总找邵玄麻烦的赛,这次也会加入狩猎队,赛他爹为了好好训练儿子,今年的几次狩猎都没参加,好的是现在近山脚区很多人捕鱼,他们的食物储备量比不过山上的人,所以,只能将目标投向水里的那些鱼身上。即便那些鱼所含的能量比不上山林里的那些凶兽,但至少能不挨饿。

老克也不让邵玄去训练场那边了,抓紧这几天的时间再打磨出几个称手的石器,用的石料都是立功后巫和首领赏下来的,打磨出来的石器自然也不会差。

大概知道邵玄又要离开,凯撒这段时间总是紧跟在邵玄身边,有时候还哼哼唧唧的拱来拱去撒娇。

不知道是不是邵玄的错觉,他觉得凯撒接连吃了十来天凶兽肉之后,似乎又长大了些,也壮实很多,邵玄猎回来的那些凶兽肉凯撒很喜欢,最喜欢的就是刺棘黑风的肉,吃了这些之后它都不愿意去啃鱼,嘴巴刁了。

木屋那边还剩不少凶兽肉,邵玄拿了大部分到老克屋里,够老克和凯撒吃个十来天的了,他出去狩猎也不用担心这一老一狼挨饿。

正跟老克交流着到时候出去狩猎能对那些凶兽使用哪类的陷阱,邵玄就听到外面有人喊自己名字。

老克朝外点了点头,示意邵玄出去看看。

掀帘子出去,便见陀站在外面,嗑嗑没跟着一起来。

“刚去你屋子那边没见人,你果然在这里。”陀朝邵玄招招手,“巫找你。”

坐在屋内的老克眼皮一跳,手上打磨的动作停下来。

既然是巫要找,自然不能拖延。邵玄跟老克打了声招呼,让凯撒进屋,自己跟着陀往山上走。

就快要外出狩猎了,巫现在找他到底为何事?

依然是上次祭奠先祖之后被找去谈话的那间石屋,那里是巫的会客所,平时巫找人过去谈话都在那里。

大头目塔就站在石屋门外,看到邵玄之后难得露出了个笑容。

陀也没跟着进去,屋内只有巫一个人,坐在草垫子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看上去和蔼可亲,但认真看却发现,无法看清他到底在想什么。

见邵玄进来,巫点了点面前的另一个草垫子,示意邵玄坐下谈。

行了一礼,邵玄盘腿坐下,等着巫的问话。

巫静静看着邵玄,并不急于问话。邵玄也没出声,他不急,能等。

少顷,巫面上的笑意微微加深些许,缓言道:“让我看看你的图腾纹。”

邵玄在见到门口的塔时就有了心理准备,所以一点也不意外,催动体内的图腾之力,面上顿时显现出清晰的图腾纹,同时,并未被遮住的臂膀上,一段火焰纹已经越过肩膀,蔓延了一掌有余。

看着邵玄上臂的图腾纹,巫点头:“确实很不错,难怪塔想将你调进他的狩猎小队。”

先遣队?

邵玄曾经有这个猜测,但因为经常听郎嘎他们说进先遣队很难,邵玄觉得像自己这样今年才觉醒的新战士应该不会被看中,谁知还真是这个。

先遣队跟其他狩猎小队有什么区别,邵玄现在并不知道,只有进去的人才会了解他们的狩猎行动,不在里面的人,并不清除,不过,据私下里郎嘎他们八卦,先遣队是有自己额外任务的。

不管怎样,无可否认,先遣队会遇到更多的麻烦,狩猎小队遇到的事情就够邵玄烦的了,他有自知之明,虽然自己的提升速度比别人快,但毕竟还只是个觉醒没多久的初级图腾战士,塔就不怕他拖后腿?

这些人怎么想的?!

“我不认为我有那样的能力。”邵玄说道。

“确实,一般进入先遣队的人都是中级图腾战士或者即将达到中级图腾战士的程度,你还早。只是,塔看重你的能力,亲自来我这里你提议,想让你入队。”巫说道。

看重我的能力?我什么能力?邵玄疑惑,但很快,他知道了。

部落里的人最羡慕邵玄的是什么?先祖的庇护!

见邵玄沉默不语,一副为难的样子,巫继续说道:“你不用担心,你不想去,没谁能够逼你。塔那边,我自会跟他说。”

正待拒绝,邵玄突然想到什么,顿了顿,问:“先遣队的人是不是能得到更多的福利?”

邵玄发现部落其实更偏向于精英战略,部落的精英们除了一些明面上的好处之外,能力更强的人,也会有更多的优待,部落也愿意给他们提供更多的帮助。

“福利?”

“是,就是像陀他们那样有更好的草药。”

听到邵玄的话,巫笑了笑,“自然是有的,每个先遣队的战士每次外出狩猎必备一个那样的药包,它能进一步激发战士们体内的愈合能力,让伤处愈合更快。”

“提前发药包吗?”邵玄问。

“在出发的前一天会发下去。”

药都是从巫这里出去的,也只有巫懂得配置那样的药。

邵玄正襟危坐,认真地道:“大头目看重我是我的荣幸,我自然很高兴能加入先遣队,万没有拒绝的道理。”

巫:“……”那你刚才的那副为难样是给谁看的?

“只是……”邵玄面上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道:“我能不能换种药?”

“换种?在外面狩猎受伤,伤口的恢复速度是很重要的,没有那样的药,就会更大程度暴露在危险之中。”巫劝道。

“我知道。能不能换?”

巫很无奈,他还真没见过这样年纪就跟他讨价还价的,当然,巫也早就领教过邵玄的厚脸皮,所以,对于邵玄提出这样的意见,他虽然诧异,但也没过度惊讶。

“你想换什么?”巫依然维持着刚才缓和的语气问。

“调养方面的,您这里有没?”邵玄问。

他是替老克求药,从老克设陷阱的时候就能看出老克已经力不从心,身体衰弱得很快,经常关在屋子里打磨石器,难免会有一些职业病,健康的战士们自然能够通过强悍的体质来缓解并解除这样的病症,但老克不行,邵玄就常听到老克压抑的咳嗽声。

老克每年大部分时间都窝在屋内打磨石器,丢了一条腿之后原本实力就下降不少,再加上平时打磨石器换来的食物也多以低级的兽肉居多,老克当年可是中级图腾战士,低等级的兽肉里面所含的能量无法完全满足身体所需,久而久之,当年强壮的中级图腾战士的身体也退化了,看上去衰老得特别快。

邵玄现在能外出狩猎了,兽肉方面倒是不用担心,只是,这么多年的沉积伤病,总得用药调养一下,一般的药未必有用,邵玄就想从巫这里捞点更好的,但部落一般将更好的东西都留给精英们,没有其他人的份,毕竟量不多,东西难寻。既然这次有这样的机会,塔都已经提出来了,邵玄拒绝了这次,下次也躲不开。这位首领候选人可不是容易放弃的人。

塔想借助先祖的庇护,邵玄知道自己加入之后,即便帮不上忙,塔也会尽量保证他的安全。而且,邵玄还知道,这一次狩猎成果要是没达到塔的标准,下次他还是会被踹回狩猎小队,往后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进入先遣队。

但是老克的身体已经越来越不好了……

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巫在石屋内跟邵玄谈话,而塔则一直站在离石屋不远的地方。他听不到屋内的谈话,也知道,如果邵玄拒绝加入,巫肯定会将他的提议驳回。

过了会儿,邵玄出来,手里提着个兽皮袋离开。

塔走进屋。

“他选择加入。”巫说道。

塔心里一喜,抬头正欲感谢,却对上巫那双苍老的眼睛。

巫的眼神看似与以往一样,但塔却感受到一股极大的心理压力。他知道,巫在生气,而且这气还是对着他来的。

不敢继续和巫对视,塔垂下头,恭敬朝巫行了一礼,“您放心,我会将他安全带回。”

巫没有说话,只是摆摆手,让塔离开。

离开石屋,塔抹了下额头,一手的汗。

第七十章你放心

巫给了邵玄一包调理身体的草药,但那副伤药的份例也没有给抹了,让邵玄在狩猎前一天去找塔要。

药包并不大,里面有几种草药比较难找,所以,给邵玄的也不多。按照巫的说法,是十天的量。

如果能安然回归的话,就算下次被踹回原来的狩猎小队,以后也能再去寻找机会,进不了先遣队,也可以尝试着跟巫换一点药。不过,还是先看看药的效果再说吧,不知道老克用药之后能不能更好点?邵玄想。

外出的狩猎队在第二十一天回来,重伤三人,一人失踪,所谓失踪,就是已经死亡,连尸骨都无法找回。

看来这次他们狩猎队遇到的麻烦比较大。不过,狩猎队回来时带着的猎物还是让大家兴奋,除了伤员和逝者家里,其他战士的家人都兴奋地叫喊着,至少,他们接下来二十多天不用担心食物了。

傍晚的时候,陀来到邵玄的木屋给他传了消息,“阿玄,明天找个时间去大头目那里领东西,后天出发。”

“谢啦,我知道了。”

陀并未进屋,他还要去通知正在巡逻的几个人。

邵玄看了看窗外,夜燕已经不安分地开始活跃起来了,近山脚区的人都回到自己屋里,但和前些日子不同,这次因为近山脚区有孩子会参与他们生平第一次狩猎,难免会激动,白天在训练,晚上睡不着就使劲吼以宣泄激动之情。

关上窗户,邵玄收拾今天打磨出来的几个石镞。

听说先遣队会到更远的地方狩猎,那里更危险。就是不知道跟其他狩猎小队有什么不同,遇到的凶兽更难对付?还是其他?回想先遣队带回的猎物,也瞧不出什么特别的。

次日,邵玄上山去找塔,遇到不少先遣队的人。

因为提前没接到通知,所以先遣队的人在知道邵玄这次也要跟他们一起狩猎,都非常惊讶,怀疑抗议者也有不少,但都被塔镇压下去了。

拿了药包之后,邵玄被留下认识其他先遣队的战士,不过不怎么说得上话,他们还是将邵玄当小孩子。论实力邵玄确实是最低的,所以面对他们怀疑或轻视的眼神,邵玄只是笑笑,也不解释。

狩猎队出发的当天,邵玄将凯撒送到老克那里。

面对老克担忧的眼神,邵玄握了握拳:“您放心!”

邵玄这句话一说,老克心里就咯噔一下,更担忧了。

上次这孩子狩猎前也说了这么一句“你放心”,结果呢?又是遇到刺棘黑风,又是在山洞走丢,听说麦他们当时都急得脸都白了。何况这次还跟着先遣队,那是不是会遇到更多的麻烦?

放心?放个屁的心啊!

看着邵玄提着装备上山的背影,老克坐在门口,忧愁不已。

和上次的步骤一样,狩猎之前要集合,要唱歌。

邵玄回来之后认真学了狩猎歌,这次没滥竽充数。

唱狩猎歌的时候巫往邵玄那边瞟了眼,确认这小子没跟上次一样玩假,满意了。

只是,这次巫没看向这边,邵玄却引来了更多人的目光。

在场的人都是以小队为一个队列站一起的,上次邵玄跟着郎嘎站,但这次,他和陀、嗑嗑等人站在一起。

陀和嗑嗑那帮是什么人,狩猎队的其他战士自然清楚,所以才震惊。

那是先遣队的啊!阿玄那小子过去找死的吗?大头目怎么能同意?!

当然,更多的人还是羡慕嫉妒,尤其是这次跟队的新战士们,他们与邵玄都是同一批觉醒的。他们还在训练的时候,邵玄已经进入狩猎队了,等他们终于能跟队,却发现邵玄已经和先遣队站在一起,顿时一个个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今年新觉醒的战士中公认的最有天赋的矛都没被他亲爹带进去,邵玄何德何能?

战士们猜不透大头目的心思,但并不碍着老子教育小子,比如赛,又被他爹教训了一顿。

阿飞这次没跟队,邵玄上次狩猎回来之后就将阿飞揍断了几根肋骨,阿飞在家休养了近十天,刚一出门,又被矛打了。邵玄还顾及着阿飞家里人找老克的麻烦,所以留了手,但矛有他爹和爷爷顶着,出手更重,于是,阿飞上次的伤还没完全好,又被揍趴下了,现在还在家养伤,自然不能跟队。

大家也知道阿飞惹的麻烦,所以都没插手,由着邵玄和矛去揍。

大头目还发话,让阿飞和他爹继续在家反省。

就算是身体健康的战士也不一定能每次都随队狩猎,每一次谁去谁不去,都是有规定和名额的,下面各队小头目上报,然后由大头目拍板,过不了大头目这最后一审,还是老实在家呆着吧!

什么?快没食物了?

没食物也给老子在家饿着!不挨饿你们就不长记性!

作为大头目,塔已经知道自己狩猎队的成果比不上另一个狩猎队,他自然不允许有谁再拖后腿惹人笑话!

今年的狩猎行动塔就拿阿飞他们父子开刀,有阿飞的前车之鉴,这次跟队的新战士们会更老实。

从荣耀之路往下走的时候,两边的人群格外激动,尤其是那些未能觉醒但丈夫孩子都随队狩猎的妇女们更是不要命似的喊。

邵玄往那边看了眼,觉得那几位妇女大概是在比谁的嗓门大,嚷着嚷着还打起来了,充分继承了部落人野蛮彪悍、遇到任何矛盾武力解决的光荣传统。

走到近山脚区的时候,邵玄也见到了骑着狼的老克,朝那边挥挥手,然后跟着狩猎队离开。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应对起来也不吃力,下了荣耀之路之后就开始加速,离部落居住区越远,跑起来的速度越快,但没有一个人掉队,显然那些新战士觉醒以来的训练也不是白做的。

出了部落的巡逻防守范围,在进入山林前,塔示意大家停下,各队做个小修整。

邵玄还想着待会儿自己要做什么,但支着耳朵听塔说了半天,发现压根没自己事,其他人都分配了任务,待会儿先遣队进山林后谁和谁负责哪个方位都安排好了,而邵玄只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老老实实跟在塔身边。

实力不比人,邵玄认了,同小队的其他人笑话他“还需要保护”的时候,邵玄只瞟了眼说话的几人,并不反驳。

陀将正笑着的那几人踹了踹,大头目去跟其他小队的小头目谈话了,没注意这边,队里这几个家伙胆又肥了起来,不阻止他们会说得更过分。

“别理他们,以你的能力,或许十年就能超过他们了。”陀安慰道。

“没关系。”邵玄没看那几个还在偷笑的几人,转头问陀:“先遣队狩猎是不是会猎杀更厉害的凶兽?”

陀闻言一顿,意味深长地道:“谁跟你说,咱们狩猎猎杀的一定是野兽和凶兽?”

第七十一章继续出发

狩猎不猎杀野兽和凶兽,那还能猎杀什么?

邵玄满脑子疑惑,只是没等邵玄多问,塔已经走过来了。

既然是先遣队,自然要比狩猎队里的其他小队出发要早,去探路。

“好了,大家准备出发!”塔招呼先遣队众人,正准备行动的时候,塔转身看向邵玄,“能跟上吗?到了咱们小队,可不比和麦他们一起的时候,不行就别勉强。”

塔这意思是说先遣队的速度会更快,要是邵玄跟不上的话,他可能会帮一把。

“先不用,我自己试试。”邵玄也没见过先遣队的速度,虽然他觉得自己能行,但话也不能说太满,要是不能跟上呢?自不量力吃亏的还是自己。

闻言,塔也没再说,给其他几个小队的头目打了个手势,然后便带着先遣队的众人进入山林,眨眼间,四十个身影便已淹没在苍翠的山林中。

邵玄现在终于感受到塔所说的“不比其他小队”了,这就是开足马力的摩托车和一般电动车的区别。他几乎没有时间去注意周围的情形。

好在邵玄提升得快,相比起刚觉醒的那时候来说,速度也提升了很多,不然还真未必能跟上先遣队的速度。

要在最短时间内将这一片地带的大致情况扫一遍,初步查探是否有超过狩猎小队能力的凶兽或者其他异变因素存在,每一个先遣队的成员都按照早已安排的目的地过去,所以,四十人的小队同时进去,化整为零,片刻就不见影了,邵玄只能看到带着自己的塔以及另一个跟陀和嗑嗑年纪差不多的战士阿索。

排除邵玄,其他人都是两人一组查探,想必早已经对自己要查探的地盘熟悉。

跑了段时间之后,塔便停下,这里是他们的汇合点,待会儿分散开前往各处查探的战士们会过来这里。

“阿索你先在这里看着他,我去查探。”塔扔下话便离开了。

邵玄能跟着他们到这里而不掉队,那也是塔放慢速度的结果,让阿索看着邵玄省得遇到什么凶兽,塔则抓紧时间去查探计划中的区域。

阿索和陀比较熟,但他并不看好邵玄,进山林前笑话邵玄的人中就有他一个。才觉醒不久的战士跟过去能干啥?依照大头目的意思,似乎只是当个幸运物而已,完全是摆设,还得时刻有人护着。对此,阿索心里很鄙视,心里想着这孩子别跟阿飞似的拖后腿。

等塔离开之后,阿索注意着周围,进山到现在为止,他连个正眼都没给邵玄。

周围很安静,时不时能听到鸟兽的叫喊声。原以为邵玄会好奇地问一些问题,谁知,阿索等了半天也没听身后的人出声。当初他第一次加入的时候可是好奇了好久,逮空就问,还真没碰到像邵玄这么沉得住气的。

没忍住,阿索装作查看周围情况,往后快速瞟了眼,又立马回头,怔了怔,又扭了过去,看向邵玄。

虽然从进山林到现在塔没有用全力,但速度依然比其他狩猎小队的要快得多,作为一个今年才觉醒的初级战士,没人帮忙的情况下能跟上并一直跟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当年阿索自己第一次进先遣队跟队的时候,也没让人帮忙,但是跟到这儿之后还是喘了半天,等大家集合的时候才缓过来。但是,现在邵玄只是呼吸稍微有些急促而已,连汗都没有,站在那儿还警惕着周围,似乎之前的跟跑并不算什么。

这真只是今年才觉醒的初级战士?还是下山区洞里出来的?!

“你不累?!”阿索很诧异。

见阿索投过来的古怪视线,邵玄应了声:“还行吧。”

邵玄刚才确实累得喘气,但很快就恢复了,身上的汗也被风干,感受着体内迅速又充实起来的能量,邵玄还能调动能力注意一下周围。

仔细打量了会儿,阿索发现,这孩子还真不是强撑着装模作样。真怪!

见邵玄没有要询问的意思,阿索反而无聊起来了,以往他都是跟着塔去查探的,哪会留这里站着?这地方相对来说还没什么危险,所以抽空说说话也没事。

“你就不好奇咱们队去做什么?”阿索问。

“问了你们又不会说。”邵玄不是没问过,但不论是塔还是陀、嗑嗑他们,都没直接回答,只跟他说“到时候就知道了”。

“那是没和其他小队分开到时候,自然不会告诉你,跟你说了你又说出去怎么办?巫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不过现在嘛,你想知道我也能告诉你。”阿索得意地道。

他看邵玄似乎是有点能力的,态度也稍微好了些。态度一好,老毛病就又犯了,他最喜欢就是跟新人解答各种关于先遣队的问题,这让他有种自豪感,尤其是每次看到新进战士脸上震惊的表情的时候,心里那个爽快。

“咱们队有任务,而且是巫给的。”阿索说道。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种极高的荣誉,而且,这个过程中,他们也是受益者,“我们能吃到部落里其他人吃不到的东西,而且,我们以后还能比别人更强。”

听阿索吹了会儿牛,邵玄忍不住打断,“那到底任务是什么?”

正沉浸在自我荣誉中的阿索,被打断有点不高兴,哼声道:“你以为部落里用的那些药是随手就能找到的吗?”

药?!

在拿到巫给的药包之后,邵玄也发现了,他虽不认识那些草药原身到底是什么,但他能分辨出其中部分草叶的气味,但有更多种是他没遇到过的,就算是在跟队狩猎中,也没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