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着还行。

“您看看,这把怎么样?”邵玄将打磨好的石矛头递给老克。

老克慢悠悠抬眼皮瞧了下,也没上手,直接道:“可以。”

在老克这里得到个“可以”的评价极为不易,因为就连部落里很多石器师的作品拿出来也会被老克毫不留情地批一句“废物”,相比而言,邵玄现在的打磨功夫已经相当纯熟。

邵玄将打磨好的石器放在一边,嘿嘿笑着凑到老克面前,道:“您看我这打磨石器的技术也差不多了,您也说了,我的技术要再进步只能多练……您是不是可以进行下一阶段的教学了?”

老克当年出名的可不是打磨石器,而是一手相当厉害的设套技能!

“想学?”老克沉声问道,“很辛苦的。”

“当然想!我不怕吃苦!”邵玄连忙点头。

“可以,明天早上你再过来。”

“哎,好,那我先走了!”邵玄依旧是先帮老克架好石锅劈了木柴才离开。

等邵玄离开后,老克面无表情的脸上不禁露出笑意。

次日大早,邵玄带着凯撒去老克那边时,老克已经等着了。

“带上。”老克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并不大的木箱,杵着拐杖走出。

邵玄赶忙过去将箱子搬起来,不算重,也没打开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

凯撒正在打哈欠,不料头上被木拐杖敲了下,呲着牙看过去,见到是老克,赶紧又将牙收起来。谁知老克还走到凯撒旁边,一屁股横坐在狼背上,差点将没任何准备的凯撒给压趴。

凯撒不安地动了动,被老克两拐杖过去,老实了。近山脚区它不怕别人,就怕老克。

“去训练地。”老克用拐杖指了指方位。

“哦。”邵玄搬着箱子,往那边过去。

凯撒现在一岁了,个头长得快,平时也经常帮邵玄和老克拖运东西,驮着老克自然也可以,刚才差点摔着只是没准备而已。

于是,格早上拿着块肉干边嚼边晃悠的时候,就看到抱着拐杖惬意坐在狼背上的老克,惊得格差点噎着。

格是后来才跟老克熟悉起来的,同为部落伤残人士,他又是个闲不住的,再加上脸皮厚,所以才经常往老克那边跑。

在格看来,老克就是太要强,没了一条腿之后,退出狩猎队,又不让别人帮忙,最后还直接搬下山,与山上住的那些曾经相熟的队友们分开,不接受别人的赠送,觉得那是施舍,伤自尊心,每年上山参加仪式的时候也不让人扶着,不让人背,不让人抬,就那么一拐杖挪一脚,慢慢往山上走。似乎生怕别人说他不能走路,去哪儿都是自己走,一倔就是几十年。

可现在呢?

坐狼背上的是谁?

敢情对待狼跟人的态度不一样是吧?不自己走路了?不怕被人说了?

你所谓的“自尊心”呢?被凯撒吃了吗?!

训练地那边有几座长满树的矮山,平时大家取木材都在那边,植物物种并不多,动物类除了繁殖力特别强悍的石飞鼠等之外也没什么能吃的,大概早就被吃完了。

砍伐让这边的树木远没有狩猎山林那边的粗壮,但平时用已经足够。粗一些的也有水桶粗。

人为什么要狩猎?答曰:为了追求能量最大化的适应策略。

蔬果、杂粮、河鱼、兽肉等都在部落食谱上,蔬果和杂粮都在周围的矮山里能寻到,只是不多,而河鱼是去年新添入的,近山脚区的人吃得多,至于兽肉,这是部落里的主食,也是食谱里面所含能量最大的食物,尤其是高等级的兽肉。

所以,部落人狩猎,既遵循先祖们制定的发展策略,同时也为了满足自己的能量需求,越是等级高的战士,越倾向于高能的食物,低能的食物对他们帮助不大。

而狩猎,除了刺杀砍宰等之外,也会使用下套设陷阱的方法,好的套索和陷阱能成为极具危险的潜伏性杀手。

老克曾经就是个制造潜伏杀手的人。

从凯撒背上下来后,老克没有立刻教邵玄怎么设套索,而是先跟邵玄讲讲要注意的事情,比如怎么利用环境,怎么将陷阱隐藏起来。

讲完之后,老克便开始着手设套,从简单的入手,一边忙活,一边跟邵玄讲解每一步里面所包含的技术要点。不同类型的套,如洞口套、路口套、平地套等都有各自的特色,而其中又有多种依据猎物种类而做出的变化。

套的口禁要多大?占猎物头周长的多少才合适?设套种类所用的连接线是兽毛好还是草绳更合适?双面套还是单面套还是复合套?又或者,需要做个连环套?是否需要挖坑?设不设刀桩?

虽然看过郎嘎设套,但听着老克的讲解,邵玄才知道,这两人的风格果然迥异。

郎嘎他们家也是设陷阱的,郎嘎的爷爷设套也非常不错,但对方跟老克是不同的风格。

老克的陷阱,简单点来说,更阴损,更绝,更追求一套必杀。

演示完几个简单的陷阱之后,老克让邵玄试试。

不过,下套索,得从编草绳开始。带过来的草绳刚才全用完了。

“你搓草绳怎样?要再教教你吗?搓草绳和打绳结对一个好的套索很重要。”老克说道。

邵玄手里搓着草绳,并不直接回答,而是问道:“您知道我名字‘玄’是什么意思吗?”

老克打绳结的动作顿了顿,他还真不知道。

部落的人取名字要么只图个简单,想到什么就叫什么,比如老克他自己的名字就是;要么用熟悉的事物或者极具纪念意义的东西命名,比如矛;还有的就是用拟声词做名字,比如嗑嗑。

抬了抬眼皮,老克等着邵玄的回答。

邵玄将手上的草绳甩甩,手指一晃,然后拉紧,一个看起来很简单的绳结便已完成。嘿嘿笑道:“您不觉得玄字看上去很像搓的草绳打的绳结吗?”

他没说谎,上辈子他出生的时候,他奶奶正在搓草绳,后来要给他起名字的时候,老人家翻家里一个甲骨文的装饰品,一下子就看中那个跟麻花似的“玄”字了,他奶奶就说,“这字怎么看怎么像咱们搓的草绳,就叫它吧。”

而部落的文字里面,跟甲骨文的玄字也很相似,所以邵玄这么解释也不会让人怀疑。

老克看了看邵玄旁边编好的一个绳圈,再看看邵玄手上正打的绳结,那都是刚才他示范过的,而且都只示范了仅仅一次而已!

其中有好几种还是他当初狩猎时自己设计的绳结,看着简单但打的时候非常复杂,稍有偏差,打出来的就是个废物,下套的效果会非常差,山林里那些狡猾的猎物们只要逮着一个空子,它们就能逃脱掉。

作为一套必杀之道的追求者,老克对绳结的要求也非常严格。可是……

还打算慢慢教,毕竟当初不少人学半天都没能打出个完整的节,可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只看了一眼就已经能成功打出来!

扯了扯嘴角,老克心想:这孩子难道天生就是学这招的人?

这真是让人……太他玛兴奋了!

++++++++++++++++++========+++++++++++++++++++++++++++++++++今天只一更了,精神不济,早点睡。明天继续双更,见谅。(小说《原始战记》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第六十七章训练

部落训练地旁的一座矮山上,树木不粗,但茂密,伸展的枝条上满是翠绿的叶子,周围的灌木和草丛长势凶猛,在这个季节几乎一天一个样。

平时常有人走动的一条野草稀疏的石土小道两旁,一些一年生的植物已经齐腰高,更远一些的地方,人走进去就看不到影了。

邵玄手里握着一把半臂长的石刀,走上这条看上去并无异样的石土小路。

昨天刚下过雨,草叶树叶上都被冲刷干净,周围弥漫着淡淡的不知名的花香。

远处那几座基本不见绿色的石山上传来阵阵轰响,相比而言,这边的几座矮山要安静多了,似乎并无危险。

邵玄握紧石刀,面色严肃,丝毫不敢大意。

老克教邵玄设陷阱下套索,但只教了两天,之后换了方法。

按照老克的意思,要捕熊,就要用熊的思维,要猎杀野兽,就要置身野兽的角度,想要下更好的套,追求一套必杀的极致,就得亲身去感受一下其中所蕴含的奥妙。

面对陷阱重重的地带,若是看不破,防不住,在真正的狩猎场,就是个必死的局面。

虽然觉得这种方法是在找虐,但邵玄还是按照老克要求的做,一次次去感受那些潜藏于树枝、石缝、叶隙等人们很难去注意到的地方所发出来的杀招。

简明点说,在这里,邵玄自己,就是猎物。

抬脚走上这段石土小道,五指紧紧握住石刀,邵玄扫了眼前方,眼神一凝,加速跑了起来。

嗡!

像是细细的兽筋所发出来的震颤声响。

来自小道右侧,至少四个位置!

邵玄丝毫未停留,继续奔跑,双脚发力,凌空高高跃起,握刀的手臂一甩,刀影连闪,顿时听到砰砰的清脆声响,那是石质箭头与石刀的碰撞声,两发被石刀挡住,两发被邵玄躲过。而在跃起的同时,邵玄身形稍稍扭转,头、臂、腿以一种很滑稽的姿势或伸展,或折回。

单从姿势,无法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么,但几乎在他变换姿势的同时,是来自小道另一边的几根刺,与邵玄擦身而过,它们与刚才的石质箭头同时发出,只是射出的声响更加轻微,但由于一开始的嗡声,更多的人会去在那一刹那反射性地去往那边防守,而忽略来自另一边的更隐秘的刺杀。若是邵玄并不是用现在的姿势而是稍稍变动的话,难免有个地方会中招。

咄!咄!咄!

硬刺射入对面的树干上,刺身瞬间没入一半有余!

躲过第一轮的邵玄并未直接落地,而是抓住树上伸出来的一小节树枝,身体的重量似乎不存在一般,灵活地往前翻身,跟跳高似的越过前方一截伸展至小道上方的相对来说更粗枝叶更茂的树枝,丝毫未碰那根枝条上的一枝一叶。

落地之后紧接着的是一个冲击提速,几乎在他刚挪出脚的下一刻,原本落脚的地方就钉上了一根手指粗的石镞。好几次石镞都是擦着邵玄的脚钉在地面,但邵玄却仿佛未看到一半,继续跑动。

邵玄时跑时跳,路线也不是一条直线,连起来也找不到规律。

再次跃起的时候,脚却踩着一旁的树干再次发力跃起,两次接连的跳跃躲过了空中来回穿过的箭头,手腕一动,五颗石子出现在指间,朝着前方的几处灌木丛接连射出,下一刻,被石子射中的地方发出了木头断裂的咔咔声响。

在下落途中,邵玄伸出手,曲起抓住一根树枝的尖端,将身体往旁边拉偏一定角度,落地前一个拧腰翻身,顺势在地面上一滚,卸去了部分冲击力,余光瞥见抛射已至眼前的手臂粗的石刺。

一道灰白的刀影闪过。

阳光下也没有反射出闪亮光泽的石刀,却如林中陡然出现的一道灰白闪电,狠狠劈砍在石刺身上!

没有金属的光泽,却让任何看到刀的人感觉到从刀上透出的森寒锋芒。

从一开始踏上这段石土小道,到现在,也不过数息时间而已。

邵玄站起身回望走过的那条小道,原本只长着一些稀疏杂草的小道上,已经布满了石镞、木刺、石刺、晃动的木桩、砍碎的石块等。

抬头看向不远处的一个地方,邵玄问道:“怎么样?”

“不行。”老克坐在一块石头上,面无表情地说道。

邵玄抓抓头,“我觉得也是。”

不用老克再说,邵玄往回走,去将这段路的所有陷阱处理掉,已发的未发的,都拿掉,不然部落的人往这边走会遇到麻烦。地面下还有好几个坑,只是看不出来而已。

每天邵玄都要接受这样的训练,老克设置,然后邵玄闯关。

这种自虐式的变态训练方式,自控力弱一点的可能会神经衰弱,过于紧张,变得神经兮兮的,看哪儿都像是有陷阱一般。

其实邵玄头两天也有这样的感觉,那时候就算回部落内了,周围稍微一点声音,就会神经紧绷,反应过敏。但后来就好了。

老克看着下方正在撤掉那些陷阱和套索的邵玄,面露欣慰。他一开始也很担心,这样的训练方式会不会起到反作用,原打算着先训练五天之后再去开导开导,但没想到,还没等他出手,邵玄就已经调整过来了。

从一开始浑身是伤,到勉强安然躲过所有的套索陷阱,再到安然躲过时还能偶尔切断其中几个连环套索之间的联系,这一系列变化的时间,仅仅只有十五天而已!!

这远远超过老克的预期,偏偏他怕邵玄太得意,骄傲过头,便一直绷着脸,找到一个错处就狠狠地批。

将小道上的东西都撤掉,尚未触发的套索都给完整地卸了,挖的坑埋了,邵玄才走到老克旁边坐下休息,听老克的点评。

在老克看来,对付那些陷阱,最错的解决之法就是挨个去硬抗它们,能躲过何必不躲,何必费那么多力去硬抗?

当然,按照老克的说法,面对陷阱的时候,高手们会在第一时间找到最好的切入点,用最少的力去破解这一连串的陷阱,对于连环套,找对切入点,便能直接切断套与套之间的联系。而顶级高手们,则能将别人的陷阱为自己所用!

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与此有其余同工之妙。只不过,邵玄现在还差得远。

做不到老克所说的那种一眼就能看穿这条路上所设陷阱,也做不到次次都能切断连环套的联系,每天听老克这么批,邵玄也觉得自己的学习进度是不是太慢了?

如果老克知道邵玄心里所想肯定会自喷口水:别人一百五十天也未必能做到他这样,他还嫌慢?!

老克手头的技艺有一部分也是跟更老一辈的人学的,专注下套设陷阱的艺术,有些人更保守,有些人则是怎么阴损怎么来。不过,他们都有个共同点,会找合适的人,教授自己毕生所学,让这一技术能传承下去。

老克仰望天空,面带怀念,“想当年,我也是像你这么走过来的,不过做得比你好。”

“您当年真厉害。”邵玄也没有去刻意避开老克腿的事情,那样才是真的伤老克苍老的自尊心,而且,现在老克自己都放下了,从但年的伤病里面走出来了,别人又何必去施舍同情心?老克也不需要。

“您花了多少时间成为顶级高手?”邵玄好奇地问道。

“不,我最巅峰的时候,也未能达到。”

第六十八章好狗是猎人的耳目

部落近山脚区的人都知道,现在老克不接石器的活了,整天不知道在干什么,一大早提着根拐杖坐着狼出去,到了晚上才回来。

而老克,也不用自己去换食物,邵玄那边的食物足够。用邵玄的话来说,那叫“交学费”,老克想了想后也没拒绝。

一个设,一个破。这段时间老克虽然很累,可心情相当不错。终于在离开狩猎队之后还能将自己所学施展出来,虽然远不如当年的程度,但也足够邵玄喝一壶的了。

每天看着邵玄被那些陷阱套锁虐得狼狈,老克笑得很开心,当年他也是被这么调教过来的,只不过,他当年可没邵玄这么有天赋,被虐的时间太长,都不愿意去多想。所以,老克是抓紧时间尽一切所能来让邵玄感受这其中的“奥妙”。

老克知道,邵玄天赋太好,或许再过段时间,他现在所能下的套设的陷阱,已经不足以坑住邵玄了。如果他还在巅峰时期,如果这条腿没有废,至少还能多坑邵玄一段时间。

“唉……”老克有些忧伤,但不至于像曾经那般阴郁。

“您叹什么气呢?”邵玄顶着一脸的泥从山下爬上来,坐在老克旁边。老克这两天又拿出了几个更难的,刚才为了躲从草丛射出来的短箭,脸上糊了一脸的泥,那坨泥就好像知道他会在那个时间点到达那个位置似的,出现得忒及时,及时到邵玄那一刻无暇出招,只能挨了这一坨。如果,那时候不是泥而是其他呢?

邵玄觉得自己还有得学。

作为被猎方,若能做到一眼看破万千陷阱,作为狩猎方,下的套能做到一套必杀的程度,那时候才是真正的高手。

虽然部落很多人会觉得学这些没多大用,鸡肋技能,到时候狩猎场哪有时间给你设陷阱?还不是得亲自上阵?

但邵玄就是觉得,学这个,以后说不准真会有大用处。

老克将刚才邵玄的表现毫不留情地批了一顿后,侧头看看邵玄的反应,见邵玄正盯着下方之前设过陷阱的地区沉思,并未因刚才的批评而有丝毫的不满和埋怨,心下稍安。

老克现在虽然一直嘴上不留情,但心里还是担心邵玄对他有意见的,难得找到这么个合适的教授目标,要是邵玄一甩手说不愿意学了,老克自己一定会气吐血。

老克跟邵玄说当年自己的表现比邵玄好,那是建立在已经学了一百多天的基础上,而邵玄到现在,也没超过二十天。不到二十天啊……

邵玄在结合老克的指点分析之前过关的各种不足之处,而老克若有所感地抬头看向山上另一个地方,刚才那里还没人,现在有个人无声站在那里了。

塔,邵玄所在狩猎队的大头目,现任首领的亲儿子,部落如今仅有的几位高级图腾战士之一,下任首领候选人。

老克一眼就将对方认了出来。

老克虽然跟塔接触得不多,他在最巅峰的时候塔只是个跟矛一样的初级图腾战士而已,直到老克受伤退出狩猎队,塔也只是在狩猎小队狩猎。不过,老克根据从一些老朋友那儿听到点消息来看,塔这个人,对陷阱方面其实并不那么看重,尤其是在进入狩猎队的先遣部队之后,更甚,被塔挑进先遣队的人,极少有设套技术很好的,顶多只是过得去而已。

这是认识看法上的不同,道不同不相为谋,所以,老克对塔一直没什么好印象。

而塔这边,看老克的眼神也不怎么友善。

塔本来有将邵玄拉进先遣队的意思,当然,只是先拉进去试一试,他觉得邵玄既然是得到了先祖的庇护,肯定会有先祖们所赐予的气运。带上邵玄,他每次狩猎的成果是不是就会好些?

从去年开始,塔的狩猎成果就不怎么好了,虽然在部落的人看来塔每次回归还是大只大只的凶兽往回运,但其实,他们的任务很多都没完成而已,论功绩,比不上另一个狩猎队。

两个狩猎队的大头目都是下任首领的候选人,一直相互竞争着,塔现在看着对方一次次更胜自己的功绩,心里早急了。这次碰到先祖的事情,他才将主意打到跟自己儿子差不多年纪的邵玄身上。

上次狩猎的一些细节,塔已经听矛说过了,知道得越多,塔对邵玄也越满意。一开始他只以为,邵玄未必比自己儿子强多少,只是夜视能力强点,再加上运气好而已,不过后来嗑嗑去试探之后,知道这小子的提升相当快……或许,这也是巫看重他的原因?

塔没告诉其他人邵玄的提升速度,也让嗑嗑和陀他们保密。

虽然部落没有明确的规定说当年新觉醒的战士不能加入先遣队,但一般挑选进先遣队的都是一些经验丰富的至少有几年狩猎经验有一定自保能力的战士,还真没谁将新觉醒不久的战士招进去。

下一次狩猎将近,塔打算这两天去跟巫谈一谈,将今年新觉醒的战士提进先遣队,就算没有明确规定,他也得请示。至于首领,那是自己爹,自然向着自己这边,到时候要人也不会阻止。

原本听说邵玄最近经常来这片区域训练,还想着看一看,谁知竟然只是跟那个已经退出狩猎队的老家伙学什么设套陷阱,简直浪费大好的提升天赋!失望之极!

正当塔跟老克正以同样的不怎么友好的视线相互打量的时候,正在沉思的邵玄“哟”了一声。

塔顺着邵玄和老克的视线看过去,便见到那匹被巫挂了牌的狼从山下往山上跑,跑得那个欢腾劲儿,哪里像是一匹狼?!跟山脉深处山林里的那些狼也差太多了!

塔对凯撒完全看不上眼。在他看来,这样的狼还是早些吃了算了,不然留下也是浪费食物。越想越不满意,塔觉得邵玄的所作所为有太多他不认同的地方,如果不是想借借先祖的庇护,就算邵玄以后成为一个优秀的中级战士,他也未必会准许进入亲自管理的先遣队。

那边邵玄也没管别人的想法,他正高兴对凯撒的训练成果。

凯撒撒欢似的跑到邵玄面前,将嘴里叼着的一个巴掌大的兽皮袋放到邵玄面前,然后蹲在旁边求表扬。

“干得很好!”邵玄毫不吝啬地夸赞了一番,然后将早就准备好的一块兽肉给凯撒,这是作为它任务完成的奖励。

“阿玄,你这是?”老克疑惑。

邵玄将那个小兽皮袋里装的几个果子倒出来,然后将袋子收起,笑道:“有句话说得好,‘好狗是猎人的耳目’,我正努力让凯撒成为一只好狗,说不定以后还能在狩猎的时候帮忙。”

原本满怀失望打算离开的塔听到这一句之后顿住步子,继续听。

“好狗?”老克继续疑惑。

“狐狸再狡猾,逃不脱猎狗的鼻子。”邵玄说道。

“猎狗?”老克问。

塔也支着耳朵听。利用狼的嗅觉,这个他很感兴趣。

“猎狗,是驯化的狼。”

邵玄训练凯撒,让它学着利用嗅觉去寻找东西,一开始是衣物、骨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