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大头目正想着心思,若有所查地抬头,对上自己首领老爹的视线,顿时讨好地笑了笑,一点没有领队时的严肃样。

首领皱皱眉,心想自己这儿子到底又在打什么主意?余光瞥见站在旁边的矛,便琢磨着是不是跟矛有关,他知道矛跟邵玄大概有矛盾,但那是内部的良性竞争,按规矩长辈是不能插手的,更何况邵玄这次对部落有大功,可不能被欺负了。

正准备过去训话,巫有事找他,关于先祖的。

既然事关先祖,首领自然不能耽搁,走之前瞪了瞪自己儿子,警告他别打什么歪主意,便跟着巫离开了。

被自己老爹瞪了的狩猎队大头目并不在意,继续想着心思。

那边,邵玄空着手下山,并没有从荣耀之路上走,也没有从人较多的地方经过,专门挑了人少的地方下山。

这时候各家都在家里忙着迎接回来的战士们,帮着处理猎物,邵玄经过的地方没见几人在外晃悠。

正想着待会儿怎么跟老克交代刀的事,邵玄脚步微顿,眼中暗光一闪,也不看背后袭来的拳头,脖子一歪,脚上发力,身影灵活地避开来人的攻击。

但来人一击未中,并未停歇,拳影接踵而至,而且速度并不比邵玄慢,几乎在邵玄刚避开,他就又贴了上去。

邵玄无法避开,双臂架住对方砸来的拳头,身体被这猛然砸过来的力道震得后退不止,每一步后退,脚下踩着的石子都砰然碎裂,如暴雨前的隐雷,发出轰轰的声响。

但对方仍旧紧逼不止,邵玄退一步他便往前踏一步,每踏一步便砸出一拳,拳影翻飞,根本没给邵玄躲避的时间。被震起的灰尘刚漂浮上来,又被激荡的拳风震散。

对方比邵玄要高出很多,实力也超过邵玄,再加上这密集的拳影,几乎是将邵玄压制着打。

邵玄只觉胸中血液翻涌,手臂上终于传出骨骼断裂的声音,而紧随着这声断裂声响,邵玄整个人也直接倒飞出去,落地之后连连后退,好不容易才稳住没摔倒,将嘴里差点喷出的血又给咽了下去。

这次对方没有再进攻。

双方平息下来,身上的图腾纹也渐渐消失。

站稳之后,邵玄喘着气,并没在意手臂的断骨,反正这程度的伤也不算什么,他只是紧盯着面前的人——嗑嗑。

嗑嗑虽无杀意,刚刚还完成了洗刀礼,但因为长久狩猎,一举一动见都透着一股子杀伐之气。

“好!”见邵玄抗了这么多下,还能站稳,也没表现出疼痛的样子,甚至似乎都没在意臂骨断了的手臂,这让嗑嗑很满意。

不过,刚说了一声“好”,嗑嗑就被踹飞了。

踹飞嗑嗑的是被大头目叮嘱过来看看情况的陀,结果他刚来就看到嗑嗑将人家小孩的胳膊打断了。

嗑嗑你大爷!

大头目让你过来试探,就是这样试探的?

还是个成年的战士呢,实力还比人家高很多,这么打不是纯粹欺负人吗?!证明你很能耐?惭不惭愧啊?!巫和首领知道了要打死我们的!

陀想着,气得过去将正准备爬起来的嗑嗑又给踩地里。

“没个轻重!”

踩完人的陀转身带着笑意,尽量让自己表现出善意来,“其实他没什么恶意。”

邵玄看了看自己刚才咔嚓响了一声的手臂,又抬眼,面无表情地看着陀。意思是:看,臂骨都打断了,还没恶意?

陀在心里将嗑嗑骂了千百遍,面上还是歉意地笑笑,掏了掏,从兽皮袋里掏出一包树叶包裹的草药递给邵玄,“这药不错,喝几天手臂就好了。”

邵玄依旧面无表情盯着陀,盯得陀面上的笑都僵硬的时候,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兽皮袋。

陀顿时明白了邵玄的意思,暗道自己真是疏忽,嗑嗑才将人家手臂打断,接个毛的药包啊?

将药包放进邵玄的兽皮袋,陀再次朝邵玄抱歉地笑了笑,“他就是个浑人,不懂事,大家一个队的,多多原谅啊,呵呵。”

呵呵你妹!邵玄继续盯。

实在不好意思再面对邵玄的目光,陀过去握着嗑嗑的脚,赶紧将人给拖走了。

邵玄看着那两人的背影,琢磨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新的一周,求个推荐票。顺便,本书上三江推荐榜,用电脑的朋友们可以去网站三江页面给本书投个三江票,上榜一周内每天都能投。陈词谢过。(小说《原始战记》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第六十四章图腾纹的位置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原始战记》更多支持!

邵玄下山之后,并没有直接回自己那屋,而是去了老克那边。

凯撒早已经在门口趴着,看到邵玄,立马起身冲到邵玄面前,哼哼着跟狗似的扑腾,就差摇尾巴了。

“哟,阿玄回来啦!”格趴在窗口,掀开草帘伸出头对邵玄说道。

“格叔。”邵玄受伤的手臂避开扑腾过来的凯撒,走进屋。

屋内,老克坐在打磨石器的石凳上,看着走进来的邵玄,难得地露出笑容。

“回来就好……你手怎么了?!”

邵玄手臂受伤自然避不过老克的眼睛。之前看狩猎队回来走荣耀之路的时候,邵玄还背着扛着拉着东西,一点没见受伤,怎么过了个洗刀礼,回来手臂就受伤了?见状,老克难得露出的笑脸又阴沉下来。

“我看看。”格刚才没注意,听老克这么说,过去仔细瞧了瞧。

“没事,过几天就好。”

见老克有追根问底的意思,邵玄便将刚才下山的时候遇到嗑嗑和陀的事情说了说。

闻言,老克沉思了一会儿,让邵玄给他看了看手臂。

“嗯?”老克动动鼻子,“陀给你的草药?”

将邵玄兽皮袋子里的那包草药拿出来看了看,老克仔细观察了下其中的几种草药。

“都是很好的药。”说着老克将药包递给旁边正伸长脖子瞧的格:“拿去煮了。”

格也没说什么,接过药包,凑近闻了闻,也没闻出什么来,他没用过这样的草药,这药包的气味跟平时用的那些完全不同。

老克问了问邵玄狩猎的事情,邵玄也简单说了说。

虽然略去了很多,但老克和格听着,还是觉得惊险非常,他们也没想到邵玄第一次参加狩猎竟然会遇到这么多事情!能活下来只能将其归结为先祖保佑的结果。

“这样说来,那把地甲牙刀也立了大功啊!”格搓着手,嘿嘿笑着看向邵玄,意思是让邵玄将刀拿出来他看看,过过眼瘾。

“这个……”邵玄立马结巴了。

“怎么?刀不见了?!”格心都提了起来,看向邵玄腰上挂着的东西,那确实是地甲牙刀的皮套。

“这倒没有。只是……”邵玄很不好意思地将刀从皮套里拿出来。

洗过的地甲牙刀比老克刚拿出来送给邵玄的时候还要干净,那么明显的一截断裂的刀尖,也在第一时间被注意到。

格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哆嗦着手,拿过刀,心疼得不行。

邵玄抬眼瞟了瞟老克,却发现老克并没有跟格一样心疼刀,也没生气,反而显得很欣慰。

从格手里抢过刀细看了下刀上的痕迹,老克笑得很开心。

“不用担心,可以再打磨成一把小点的刀,下次狩猎接着用。”说着老克将刀放到旁边的架子上,决定接下来这些天不接别的活了,专门打磨这把刀。

刀磨损很严重,缺口很多,但老克很高兴,因为这些痕迹证明着邵玄这一场狩猎非常成功,战斗过厉害的凶兽。相反,如果邵玄带回来的是一把磨损很轻,依然完完整整的刀,虽然老克不会说什么,但心里难免会有些许失望。

将为刀伤心的格赶走,等药好了,老克让邵玄先喝了药。

一碗药灌下肚,邵玄顿时觉得一股极舒服的暖流流转至全身各处,尤其是受伤的手臂处,原本的疼痛感也减去很多,邵玄甚至能清楚感觉到臂骨断裂的地方在渐渐恢复。

“那是巫特别配置的草药,因为好几种草药极为难找,所以只能分配给少数的人,不可能让整个狩猎队人手一包。”老克说道。

正因如此,能得到药包的人也很珍惜这样的草药,陀竟然轻易将一包草药给邵玄了!老克想不明白。虽说邵玄的手臂是嗑嗑打伤的,但说实话,这样的伤在部落的人看来并不是什么大伤,体质好的人不用草药几天就恢复过来了。

阿玄和陀也不熟,如果是在同一个狩猎小队,给药包也说得过去……同一个小队?老克摇摇头,阿玄今年才觉醒,只参加了一次狩猎,严格来说只算得上一个不错的新战士而已,不可能立马被选进去,毕竟,要进入那个狩猎小队,必须要大头目和几位分量足够的战士点头才行。

想不透,老克也暂时不去想,“虽然我没了一条腿,但这仇我能帮你报,你等着下次看嗑嗑的笑话吧。”

“不用,”邵玄笑了笑,“我能自己报。”

“好!那我就先不插手了。”老克更满意了,“阿玄,动用下你的图腾之力。”

邵玄面上很快显露出图腾纹,手臂上也是。

老克盯着邵玄手臂上的图腾纹,眼睛瞪得滚眼。

咔!

老克手里,用了近一年的拐杖,被捏断了。

……

另一边,刚回归狩猎队的大头目在山顶忙完回家,而陀和嗑嗑已经在屋里等着了。

“试探得怎么样?”大头目塔问道。

嗑嗑还没出声,陀就将嗑嗑把邵玄手臂打断的事情说了。

塔额头青筋凸了凸,阴测测看向嗑嗑,恨不得再去踹几脚,“你就是这么试探的?!”

嗑嗑盘腿坐在地上,抓了抓脚丫,“我也没用全力……”

“你还敢用全力?!还要脸吗?蠢货!”塔抡着拳头就要揍人。

嗑嗑赶紧蹦起身,身影一闪,就躲到门边上,大有塔一动他就开溜的意思。

“……我就只是没控制住而已。”嗑嗑用刚才抓脚丫的手抓了抓头,小声道。想到自己竟然打了小孩子,确实不太好意思。

“既然控住不住力道,下次狩猎你跟着其他狩猎小队就行了。”**着脸说道。

“别啊,我能解释。”嗑嗑一听要将自己踹出队,也急了,“头儿你不是让我试探下阿玄那小子吗,我试探了,本来打算只出两拳,但是我看到那小子身上的图腾纹之后,就控制不住,接着打下去了。”

“图腾纹?那小子的图腾纹怎么了?”塔目光锐利地看向嗑嗑。

“头你不是说才觉醒没多久的战士图腾纹都只到这儿吗?”嗑嗑在手臂靠近肩膀的比划了一下,“可是,那小子的图腾纹已经到了……这儿!”

嗑嗑在离肩膀一掌之距的位置划了下。

“不可能!”塔和陀同时出声道。

但……

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

以前大家都说洞里出来的孩子,没个十二三岁觉醒不了,结果呢?

以前大家不认为初级图腾战士能够在只有一两个人的情况下猎杀健康的成年的刺棘黑风,结果呢?

以前大家也都说没人能在走丢后再走出那座山,结果呢?

那孩子才觉醒多久啊!

“头儿,我记得,矛的图腾纹好像只到这儿哎……”

嗑嗑话没说完,就被陀踹了一脚。

“行了,你们先回去吧。”塔挥挥手,示意他们先离开。

陀和嗑嗑相互推搡着出门,结果一跨出门,就发现,首领站在门外。

“呵……呵呵……首领好!”

行了一礼,陀和嗑嗑赶紧开溜。(小说《原始战记》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第六十五章长老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原始战记》更多支持!

被老克留在那里吃完晚餐,邵玄才带着凯撒回自己的木屋。

虽然二十多天没在家,但屋子里明显有人帮忙清理过,水缸里也装满了水,不像是放了好些天的,就连垫床上的兽皮也清洗晾晒过,没有生虫,也没有其他臭味。

显然是老克找人做的。

点了个火堆,邵玄稍微活动了下胳膊。

仅仅只是过去三个多小时而已,邵玄已经能感觉到骨骼的断裂处合上许多,果然是好药。至于自己身上的图腾纹。邵玄自然知道自己比别人快,这一批觉醒的人中,部落公认的天才矛手臂上的图腾纹也只是延伸了半截手指而已。

狩猎时候,虽然邵玄也是穿着无袖的兽皮衣,但那时候大家都只去注意猎物,在山林里的凶险地带,稍一疏忽就是死,所以,大家都很谨慎,没谁在狩猎的时候会分心去看别人身上的图腾纹,再加上邵玄对图腾之力的掌控太熟练,图腾纹的显露和消失也很快,一只猎物猎杀完,大家闲下来的时候,邵玄身上的图腾纹早就消失了。因此,狩猎期间,也没谁注意到邵玄手臂上图腾纹的惊人延伸速度。

刚才老克吓得连拐杖都捏断了,第一眼还不相信,揉了揉眼睛,看了好几遍才确定。相信,其他人看到的话,也会很惊讶。比如嗑嗑。

嗑嗑打第一拳之后往邵玄胳膊上瞟了一眼,邵玄注意到了,嗑嗑的攻击也没有真正的杀意,邵玄知道那是试探,他只是好奇嗑嗑和陀的目的。

躺在床上,这些天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完全放松下来。部落里果然很安逸。

睡了个好觉,第二天早上醒来,邵玄活动身体,发现手臂上的骨伤已经完全好了,比老克说的“几天”要快得多。其实,不喝那些药,照样能一夜就恢复。

煮了一锅野果加肉干的汤,跟凯撒分着吃了些。味道不怎么样,但早已习惯。汤不多,邵玄没吃饱,看看凯撒,也一样。

拍了拍凯撒的狼头,邵玄道:“等猎物送回来了给你吃好的。”

凯撒砸吧砸吧嘴,慢悠悠打了个哈欠,再伸个懒腰。

看到这蠢样,邵玄又想起前往第二据点的时候看到的那场狼群的狩猎,凯撒跟山林里那些狼相比,实在是没什么狼性,继续这样下去,估计会真的变成狗,就是不知道那样到底是福是祸。

提水冲了个澡,邵玄又将凯撒给拖出去,拿出鱼牙刷子给他刷澡,二十多天没洗,这丫天天在地上打滚,估计还被格捉弄过,狼毛上有很多结块。

老克会帮邵玄清理屋子,可不会给凯撒洗澡,在老克眼中,凯撒依旧只是个备用猎物,猎物还要洗什么澡?

陀和嗑嗑给邵玄送猎物过来的时候,便看到邵玄在屋外给凯撒刷毛的情形。

原本巫安排了别的人,帮邵玄运猎物下山这活是他们后来主动跟巫要的。

“咦,你胳膊好了?!”

看到邵玄灵活地给凯撒刷毛,完全没有一点受伤的样子,嗑嗑将拖着的东西一扔,就要凑过去看邵玄的胳膊,但被陀拉住了。

嗑嗑还挣扎,陀做了个口型“大头目”,嗑嗑立马安静下来。他昨天回去之后,又被大头目拖出去揍了一顿,今儿脸还是肿的。

在陀和嗑嗑将猎物搬至屋内之后,邵玄笑着对两人道谢,想送点肉给他们以示感谢,被陀拒绝了。

陀发现邵玄的态度虽然不差,但也不怎么热情。没办法,谁让昨天嗑嗑将人家胳膊打断了呢?

尴尬了笑了笑,陀道:“对了,巫说让大家后天洗干净了去山顶,要祭奠先祖。早上就去。”

没在这里久留,怕嗑嗑又犯浑,陀便拉着嗑嗑离开。

给凯撒刷完毛,邵玄进屋查看了下运过来的食物。

昨天放在山上的猎物已经有人帮忙处理了,连刺棘黑风的皮都被人以熟练的手法完好地剥了下来。

皮有两层,一层是硬质鳞甲,一层是比较有韧性的厚皮。两层皮已经被分开,而且有人专门处理过,没有一点血腥味,也很干净。

凯撒站在离刺棘黑风肉块两米远的地方呲牙,显然对这种生物很是忌惮,但又好奇,还嘴馋,一边低吼,还一边撩嘴巴。

邵玄将切得最小的那个肉块拿出来打算给凯撒,想了想,又拿工具切了一刀,将切下的小块扔给凯撒。高等猎物的肉所含能量太多,邵玄不知道凯撒能扛住多少。

看着面前的一堆食物,邵玄计算着到时候跟部落换多少盐。

为了参加祭奠先祖的仪式,部落的人都忙活起来,将自己最得意的物品拿出来,规格不下于风雪节那天。连本该启程出发的另一个狩猎队也延迟了几天,等参加完祭奠仪式再离开。

邵玄找人用刺棘黑风的鳞甲赶做了件衣服,穿上像铠甲似的。虽然看着很傻,但必要的展示不可避免,这是部落里证明自己能力的最直接的方式之一,邵玄也入乡随俗。

当然,邵玄也没忘给矛送去一些鳞甲皮和肉,毕竟,在猎杀刺棘黑风的时候矛也出过力。

时隔五十天,部落再次举办了一场全部落范围的隆重仪式。

这次不像风雪节那天那么麻烦,也没有人跳舞。

邵玄被安排在靠近火塘的位置,作为将先祖找到的最大功臣,他有这样的资格,部落里也没有任何人反驳。

因此,部落的人就见靠近火塘的那一批人中,只有邵玄一个明显“瘦弱”的小身板站在那里。

这次邵玄没敢开小差,很认真地跟着部落的人们祭奠部落先祖,心道:先祖哇,一定能要保佑我以后狩猎顺利!别再碰到那些麻烦事了。

四位先祖在火塘中被火化,原本并不伤人的火种火焰,却扩张将四具已经干枯的身体包裹,很快,四具身体渐渐消失,连烟尘都没有。等火种火焰恢复到原本的大小,火塘内也回到原本的样子,没有骨灰,没有任何残质留下。

部落里每一位逝去的人,都会以这样的方式火化,但并不是谁都能在火化的时候举办大的仪式,更何况属于先祖的这种不亚于风雪节的仪式规模。

邵玄注意到,那个骨饰不见了,显然被巫留了下来。也对,那样的宝贝,烧了可惜。

恭敬地跪拜完,祈祷完,仪式结束之后,邵玄被巫叫了过去。

巫问了邵玄在山洞时候的事情,比别人问得更细致,而且,巫的关注点更偏向于邵玄那时候的感应,也就是所谓的“图腾指引”。

邵玄将想好的话说了说,该装傻的时候也装傻。

留在巫那里被问了一个多小时,才被放回。

等邵玄离开之后,巫拿出一个玉质的石盒,小心打开,里面整齐放着三个同样的骨饰,如果是邵玄在这里一定会很惊讶。原来,这样的宝贝并不止一个。但不同的是,骨饰中间那个小球没了之前的光泽感,很暗淡。

在石盒边上放着一个兽皮卷,看上去并不陈旧,但其实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了。

打开兽皮卷,里面画着几个比较简单的图,但能看出来是石盒内放着的骨饰的样子。

“终于都找到了。”巫轻叹道。

如果有人在这里,一定会疑惑,兽皮卷上画的是六个同样的骨饰,但石盒里只有三个,巫却说“都找到了”。

想到刚才邵玄的回答,巫略带伤感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他知道邵玄没有完全说实话,但没关系。

“火种的力量能告诉你最正确的方向,就如最古老的年代,先祖们用火焰照亮黑夜一样。”这句话他确实说过,但事实上,能做到的人极少,就算是能感应到,也没有邵玄那么敏锐,远不如那般强烈,只是一种模糊的感应而已。只凭模糊的感应,是走不出那个山洞的,就像先祖们一样,感应得到一点点,能找到长老的位置,却无法走出山洞。

回想起邵玄觉醒时候不同于其他人的表现,更偏向于完全火种下的觉醒方式……

这就是完全火种和残缺火种的区别吗?

巫看着面前的骨饰,伸出苍老如树皮般的手,小心地摸了摸骨饰上暗淡的圆球,将兽皮卷放回,盖上石盒盖子,放回原处。

退后两步,巫静静看着石盒,恭敬地跪拜。

长老,这个在部落里已经消失了近千年的称呼,不知何年才能再出现。(小说《原始战记》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第六十六章知道我名字是什么意思吗?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原始战记》更多支持!

对于邵玄快得诡异的提升速度,老克也没有跟任何人说,而据接下来几天的观察,邵玄发现嗑嗑他们也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所以,部落的人看邵玄的时候只是夸他是个勇猛的战士,一个得先祖保佑的战士。除此之外,并无其他,就连经常往老克那边跑的格也不知道。

回来后,邵玄往相熟的几家送了点这次狩猎的食物,老克和格那边自然不会落下,还有帮邵玄缝制东西的阿伊婶,教导数字的人,以及山洞那边的孩子等。

石器的打磨已经学得差不多了,巫和首领送过来一些石料相当不错的石核,邵玄打磨了几个矛头,而老克已经将断了刀尖的牙刀重新打磨好,外形不太好看,但用着还行。

“您看看,这把怎么样?”邵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