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几位中级图腾战士一商议,一致决定也跟过去看看。

于是,在麦奔往那边之后,狩猎队的其他人也紧跟了过去。

麦循着声音找过去,便看到一个浑身灰白的人站在那里。

一开始麦并未注意邵玄背着的物体,也没细看邵玄放在脚边的石器,此刻的麦心里震惊不已。

就算浑身都粘着一层灰白的石粉,但邵玄毕竟还是个孩子,小身板一看就知道是谁了。

“阿玄,你真没事!”紧跟过来的狩猎队众人也到了,认出来了邵玄。

郎嘎还快步靠近,准备来个战士的拥抱以庆祝邵玄死里逃生,可看到邵玄背后背着的东西之后,结结巴巴地道:“阿玄……你背后……背的是?”

众人的视线全部集中到邵玄背上,

“这个啊,”邵玄转了个身,让众人能更好地看看背着的人,指了指,道:“是先祖。”

可邵玄还是低估了“先祖”这个词在部落的人心中的分量。

一说“先祖”俩字,邵玄就发现狩猎队众人像是被定住一般,呆呆站在那里,但是眼睛变得通红,呼吸急促而粗重,面部肌肉抽搐,看着都有些扭曲,而且浑身还抖动了起来。

刚才还正常的众人,现在一个个都不对劲了。

“等等,你们不要激动!有话慢慢说!!”

第六十一章死而无憾

不要激动?

怎么可能!

有话慢慢说?

怎么说?说不出!

是先祖,那可是先祖啊!!

众人并未怀疑邵玄的话,他们都知道,生存在这里的也只有他们炎角部落的人,而且,迷失在山洞的,不是长辈就是更古老的先祖们,先祖们的可能性更大。

一想到邵玄背上背的竟然是先祖,众人就感觉心里被另一种极为强烈的情绪充满。

他们信仰图腾,也崇拜先祖,对他们而言,图腾自然不用多说,而“先祖”这个词也是带着圣光的。

嚅动嘴皮子浑身颤抖着的狩猎队众人终于动了。

一开始只是挪着小步,朝邵玄靠近,平时狩猎的时候能轻盈跳腾的众人,现在迈出一小步都像是用尽了他们毕生的气力一般。

渐渐地,步子越来越快,但仍然是小步小步地挪,似乎迈得大了会惊动先祖一般,迈得小心翼翼。

看着面前三十多个狩猎战士朝自己过来,邵玄突然很想转身跑掉。没办法,这些人面上的表情太疯狂了,看得邵玄心里直打鼓。

在离邵玄只有三步远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麦带头,和狩猎队众人一起,直接朝着这边“嘭”地单膝跪下,重重行了一礼,拜祭先祖的大礼。

虽然只是单膝跪地,比不上跪拜图腾的双膝跪地,但那膝盖重重磕在地面的声音,邵玄听着都疼,更何况,除了矛,这些人年纪比如今的他要大的多、在部落的辈分比他高得多的人,朝着他这边跪下来了!

邵玄:“……”

卧槽!这样会不会折寿?邵玄心里只觉得有一群凯撒在嚎。

想着,邵玄不禁往旁边挪了一点。

“不要动!”麦等人几乎是同时出声,将邵玄的动作喝止。

刚挪出一步的邵玄僵住了。

见众人这样子,邵玄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才好,在那儿僵了一会儿,只觉得背上背的这四位“先祖”重若万斤,压得他满头大汗。

等狩猎队众人跪好了,邵玄才见他们哆哆嗦嗦地,小心翼翼地,面带敬仰地,将这四位“先祖”从邵玄背上解下来。

见邵玄将四位“先祖”捆绑着,觉得这样对先祖也太过不敬,再一看,还是用洞里那些可恶虫子的触角绑的!

坐在旁边休息的邵玄被众人谴责的视线扫了一遍又一遍,不过他脸皮厚,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他可不会傻到跟这些狂热的人解释,尤其现在他们还处在一个极端的情绪中,讲道理自然完全讲不通的。

不过,就算讲不通,邵玄也不愿意继续被这种视线扫来扫去,便转移众人的注意力,将洞内的事情说了说。

之前众人确实好奇邵玄是如何从洞内出来,但被“先祖”吸引了全部注意力,完全无暇顾及其他,现在听邵玄讲来,也都竖着耳朵听。

邵玄自然不会将自己的底牌掏出来,只是简单说解决掉那只虫子之后,遇到了石虫王虫,不过没有亲眼见到,只感觉到了周围的变化,然后想着巫的指导,循着图腾的指引,找到了这几位先辈们。

虽然没说自己还看到了那个光罩,但为了让狩猎队众人明白另外三具干尸,呸,是三位先祖,跟那位带着神秘骨饰的人放一起才是最好的,所以说了说自己的推测。

“我觉得那位先祖带着的骨饰有种奇特的力量,能够护住先祖们。”邵玄说了下自己的“推测”。

众人一想,是啊,他们也觉得一靠近那位先祖就浑身舒爽,果然是先祖!

纵然,那个神秘骨饰确实是个宝物,但狩猎队的人却没有任何一个有将其据为己有的心思,这也是狂热的好处,不会见利忘义,不会忘记祖宗忘记部落的规矩。

于是,众人将刚分开的四位先祖,又小心翼翼地“请”到一起。

听邵玄讲述发现四位先祖的场景时,众人都眼泪横流,只觉自己仿佛就在旁边看着那个苍凉的画面,觉得先祖在临死前都惦记着部落,为了开辟狩猎路线却被困山洞数百年未能回归,众人真是忧先祖之所忧,伤心得鼻涕眼泪横流,尤其是郎嘎几个年轻的,恨不得嚎啕大哭一场。

以前怎么不觉得部落的这群人情感丰富?这画面看得邵玄费了好大的劲才维持住面上的表情,没让脸皮抽起来。以前他只知道部落的人对英雄崇拜和首领崇拜特别执着,但现在他知道,跟“先祖”比起来,前两者的表现还真不算什么。

这四位“先祖”已经死去不知道多少年,也一直都维持着跪拜的姿势,所以,狩猎队众人搬运先祖的时候也都注意着不正对着先祖们,同时尽量让先祖们跪拜的方向朝着部落所在的方位。

仅仅四个干尸而已,三十来个战士,平时对着凶兽都甩开膀子大战,一拳能揍翻一只熊的野蛮斗士们,现在却忙活得一身汗,连一个微小的动作都要斟酌再三,慎之又慎,当真是劳心劳力,偏偏还一副“老子很光荣”的享受样子。

如邵玄所料,在众人心中,虽然这四具“先祖”已经干枯变硬也看不清原本的面容,说实在的,在邵玄看来挺恐怖的外形,连背着他们出来都做过好几次心理建设,可就是这样的面容外形,在狩猎队众人心里却一直都闪着圣光,站起来之后恨不得再来跪拜一番。

终于赶在傍晚之前,众人将先祖们都搬到了第二据点的山洞,原本从山脚到第二据点不过小半会儿的时间,但是要将四位先祖“请”到第二据点,硬是走了将近两个小时!

搬回洞里摆好方向,众人又是一番跪拜。连做梦都喊着“先祖”。

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众人狩猎的心思已经变淡了,很想现在就将先祖们带回去,让离家数百年的人回归部落,想必先祖们也等着这一天。

可狩猎的规矩在那儿,也没谁说过发现先祖就要提前,这规矩可也是先祖们传下来的,他们轻易不敢违抗。按照狩猎的计划,他们还得在外面狩猎个十来天才能回去,然后大部队会合,一起返回部落。

当然,大规矩不能变,小规矩还是可以自由变化下的,这个麦能做主。

原本狩猎的范围还会扩大,狩猎地会更远,第二据点狩猎有时候会留在外面几天,如今他让大家就在第二据点附近狩猎,每天都得留人守着山洞,有了刺棘黑风的前例,众人都担心会有其他凶兽闯入破坏先祖遗体,即便以往这座山里极少见到大型的凶兽,但也得防备着小的,还得防备出现其他意外。

对于麦的话,众人都一致赞成,每天轮流守着山洞。

日子一天天过去。

狩猎的生活很惊险,邵玄在狩猎队前辈们的带领下,也猎到不少不错的猎物,足够他带回去吃二三十天的了。

在离集聚日还有五天的时候,麦拍板让大家往回走。带着先祖,他们需要更加谨慎,花费的时间也会更久,所以,为了及时跟其他狩猎小队会合,他们得提前。

这次,从那个山洞穿过去的时候,很顺利,没有任何人掉队。

狩猎队的人砍了上好的木材,做了个在邵玄看来很简易的轿子,他们用这个,将先祖们带回家。

他们知道,这次狩猎后回归部落,他们狩猎小队的猎物肯定是最少的,但他们不在乎!

第一据点还有三只刺棘黑风呢!

再说了,最最重要的是,他们找到了四位“先祖”,他们觉得非常光荣!守护先祖,请先祖们回部落这事,可能是他们此生最大的荣耀了!

死!而!无!憾!

++++++++++++++++++++++++++++++++++++++++++++++==============================================感谢大家的打赏和送的青团!

第六十二章回归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原始战记》更多支持!

清晨,部落还是跟以往一样,从安静中醒来,渐渐复苏,看上去平静而宁和。

格打着哈欠走出门,他打算去河边瞧瞧那些拉鱼的孩子们,无聊啊~

一边走,一边伸着懒腰,突然听到点动静,格朝那边看过去。

是守在荣耀之路附近的人传出来的声音。

算算时间,狩猎队也该回来了,最近部落里另一个狩猎队已经在准备。

而现在,格顺着那几个人的视线看过去,荣耀之路上,有两个战士正抬着个人往山上跑,看上去被抬着的那人已经失去知觉,而且抬人的那两个战士脚步非常急。

莫非伤势非常严重?严重到可能会即刻毙命?

被抬着的那人是成年的战士,并不是小孩,这个让格稍微松了口气。因为离狩猎队回归的日子越来越近,老克那边每天都处在焦虑中,不知道多少天没睡好了,现在就算老克依然板着一张脸,其他人也能从这张死板的脸上看出老克极差的精神状态。

“啧,至于吗?”格轻嗤道。

既然已经有人将狩猎队的重伤人员送回来,狩猎队大概今天下午或者明天便会回来了。

本想去老克那边将这事告诉老克,想了想,格还是决定再等等,看看是否还有伤员或者其他异常动静。跟格一样想法的有不少人,一些没事做的人就打算今天一直等在这里了。

过了没多久,格和其他近山脚区的人都听到一阵喧哗声,而且,这声音还是从山上传来的。

众人抬头看过去,便见到荣耀之路上,有几个人从山上疾走而下,而让他们惊掉下巴的是,其中一个人是巫!

以往狩猎队回归,巫会等在最上面荣耀之路的尽头,迎接归来的战士,但现在,巫却急急从山上下来,旁边两位战士护着生怕巫一个不小心摔了。看那样子要不是年纪大了腿脚不便,巫大概会直接用跑的吧。

巫从他们面前的荣耀之路上经过的时候,格等人都能清楚看到巫脸上的表情,一向淡定从容的巫,竟然也会着急,那样子看上去像是要哭出来似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从山上到山下每个看到这一幕的人心里所想的。不管是什么,一定是大事,不然巫不会这幅样子。

一想到可能是发生了大事,众人心里惶惶不安。

格赶紧往老克那边过去。

严重失眠的老克黑着眼圈,近几天每天一大清早就坐在屋里心不在焉地打磨石器。其实他知道这样的状态打磨不出来什么满意的石器,但就是想找点事做,不然他可能会忍不住去荣耀之路那边守着,或者去部落外围的地方等着。

心焦啊。

凯撒蔫蔫趴在旁边,身上的毛都暗淡无光了,侧躺着,嘴里还叼着一块骨头,无聊就咬着骨头磨两下牙,一副懒散样。

突然,凯撒耳朵一动,起身看向窗口处。

“老克!”

窗外传来格的声音,听声音显得很焦急。

正有一下没一下打磨石器的老克一惊,手上一用力,将已经打磨得过薄的石器给摁断。

下一刻,格从窗外翻进来,知道老克没心情在窗户上安装陷阱,格现在胆子也大了,不像以前翻进来还得小心再小心。

“怎么了?”老克难得先问出声。

“不知道,但肯定出事了!”格将刚才看到的跟老克说了说。

即便狩猎经验丰富,老克也无法猜测巫这番表现的含义,当下也不打磨石器了,拿着拐杖走出去。凯撒也没乖乖呆屋里,或许是知道狩猎队要回来了,它紧跟着老克出门。

老克和格来到荣耀之路旁边的时候,近山脚区的人都已经聚在旁边了,听说还有不少人往部落外围过去,山上山腰的都有。巫刚才的那番表现,让众人心里极为不安,偏偏现在也无法打听出到底为什么。

很快,有人回来了,走在最前面的依然是巫,不同的是,刚才巫只是面上焦急,现在直接是老泪众横。

走到山下荣耀之路的路口,巫站在那里,看着狩猎队回来的方向。

而之前跑去部落边沿打探情况的人,也跟巫一样,激动得眼睛都红了,回到人群,在众人的低声询问下简单说了说。

“什么?!先祖?!”一个自控力不怎么好又是大嗓门的人咋呼出声。

刚说完那人就被旁边的人给揍地上了。

“小声点!!”

既然知道了巫这么激动的原因,众人的不安也淡了,取而代之的迅速攀升的激动。

跟麦他们的反应差不多,部落的人都激动得呆了,直到听到有人说狩猎队已经到达,才从呆滞中回过神。

长长的狩猎队伍,虽然人数不过两百来人,但加上那些猎物,就显得尤为壮观。

不过,这次部落的人注意力都没放在猎物上,而是盯着最前面那个木轿。

木轿在回到部落的时候已经将顶拆了,现在大家都能清楚看到木轿上的四个跪拜着的身影。

按理说,这四位先祖是邵玄找到的,抬先祖们从荣耀之路走上祭祀场地这种荣誉事情他占头份,可惜的是,邵玄现在还只是孩子,而要抬先祖自然是高大健壮的战士,相对来说,邵玄现在实在是……太矮了。

狩猎队的人都替邵玄惋惜,但事实上,邵玄并不觉得,抬轿子不仅仅只是要抬起来,还得注意着方位,不管走在哪里,都要保证四位先祖跪拜的方向是一直朝着部落的,所以,这一路上抬木轿的人有时候正着走,有时候侧一定角度,有时又得换个方向,偏偏还都一副痴汉样。

“恭迎先祖回归!”巫振臂高呼,然后用部落祭祀先祖的礼仪跪拜下来。

部落其他人也都激动得跪拜。

邵玄费力地拖着猎物,就听到那边一个个膝盖磕地的声音,听得牙都酸了。

巫在跪拜之后,起身守在木轿旁边,他是部落的巫,先祖回归自然要守着过去。

巫跟着木轿上山,但其他人依旧保持跪拜的姿势,等木轿过了,才稍微抬起头,这时才看向走在木轿后面的狩猎队。

狩猎队跟木轿相隔十来米远,和往常一样,狩猎队的人都带着猎物回来显摆狩猎成果。相比起以往,麦的狩猎队猎物明显要少很多,但他们找回了先祖,在部落的人心里,他们才是这次狩猎队里猎绩最优秀的。

邵玄的猎物不少,他扛着托着,手里还牵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栓在刺棘黑风身上。

仅邵玄一个人自然费力,好在还有矛以及狩猎队的战士帮忙。

“哇!那个是……”荣耀之路下方有人惊叹。

那狰狞的黑色棘刺,那仿佛铠甲般的硬质鳞甲,即便没了生机也如杀神般的模样。

是刺棘黑风!

而且还是三只!

天哪,简直难以置信!!更难以置信的是,拖着最前面那只刺棘黑风的人中竟然还有两个孩子!!

不过,有了“先祖”的事情在前,这个带来的震撼也就没那么强烈。他们只被告知是麦的狩猎队发现了先祖,并不知道具体细节。

矛不太好意思,毕竟,他在猎杀刺棘黑风的事情上并没有出多大的力,狩猎之前还想着将邵玄给比下去,没想到反而在关键时候没起什么大用。

邵玄看到了下方人群靠外围站着的老克和格,还有恨不得甩尾巴撒欢的凯撒,扯着嘴角朝那边笑了笑,心里则想着待会儿回去了怎么跟老克说那把牙刀的事。(小说《原始战记》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第六十三章洗刀礼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原始战记》更多支持!

走过荣耀之路,狩猎队先将猎物放在旁边,他们还有一个仪式,之后才能算这次狩猎圆满结束。

巫让人将木轿放在火塘内,由于火塘内只有正中央那一点小火苗,空地还是很多的。

抬木轿走进火塘的那四位战士腿都软了,不是怕的,也不是紧张,而是过于激动。在他们看来,这得多大的荣耀啊,以后还能说给自己儿孙辈的孩子听。

将木轿小心放在火塘后,那四个战士离开,巫走进去跪拜。

邵玄不知道那几位先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但是看到巫的样子,他能猜到,那四位中,最关键的就是带着骨饰的那位,巫跪拜的时候格外小心。

拜完之后,巫退出火塘,他还要给回归的战士们举行洗刀仪式。

巫指挥着人,抬出一个长条形的大石槽,石槽里放着灰白色的水,但闻着却有种山林里植物的清新气味,不知道是怎么配制的。

各狩猎小队的头目会带着队员们过去洗刀。洗刀礼的说法是,狩猎之后,要将刀上的凶煞驱散,带走那些在山林里沾染的冲撞的血气,同时也会让还沉浸在狩猎杀戮中尚未完全回神的人静下来,平息他们心中翻涌的杀意。

说的是洗刀,但其实洗的不仅仅是刀,石矛、斧头等使用过的带回来的工具都得洗。

首先过去的自然是大头目和先遣部队的那些人,然后才是各狩猎小队。

邵玄找到先祖的时候一同带出来的那些石器在狩猎队大集合的时候就上交了,在大头目手里,那些石器虽然石材极好,但邵玄也不可能瞒下来自己用,部落就这么大,那么多人盯着,不可能私自贪下的,还不如交上去,巫和首领自然会论功行赏,好的石材不会少。

猎杀了刺棘黑风,找到了先祖,邵玄可以说是这次狩猎队最大的功臣。

正因如此,邵玄上前洗刀的时候,巫还特地安排邵玄洗刀的位置。一般来说,狩猎队里表现最好的人才能在石槽中间位置洗刀,那里还正对着巫,大多数时候都是小队的头目站那里,而这次则是邵玄,麦等人一点意见都没有。

看对面前的邵玄,巫的表情格外慈祥。

因为邵玄这次的表现太过抢眼,先祖的震撼力太大,所以,在邵玄走出的时候,狩猎队其他人都看着邵玄,山林里大集合的时候都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注意邵玄,现在回来了,就得好好看看。其中也包括大头目和首领等人。

等小队的人都走到石槽旁,巫抬手示意战士们可以开始洗刀了。

邵玄刚才观摩了前一批人的洗刀,所以也知道该怎么办。

将带着的矛头、石刀等都拿出来,挨个双手托着放进石槽,都放进去之后,想了想,邵玄记起来还有一把。

邵玄将老克送的那把牙刀拿出,同时拿出的,还有断掉的那截刀尖。

一直盯着邵玄的人中,有不少认出了那把地甲牙刀,就算不知道这以前是属于谁的牙刀,也知道这牙刀的材质,部落的几位精英战士手里也有这样材质的刀,都是从长辈手里继承下来的。

好好一把地甲牙刀,断成这样!使用者还只是个孩子,他有那样大的力量?

曰啊!

他到底怎么用的?!

一些战士看着邵玄手里那截断掉的刀尖,眼睛都快凸出来。

不仅是那些战士,巫脸上的和蔼表情也僵了僵,他又想起了狩猎前这孩子面不改色站在队伍里假唱的情形。还真是个能折腾的!

邵玄察觉到了周围的视线,并没理会,双手托着将它放进石槽内,让刀浸没在灰白的液体中。

刀上有刺棘黑风的红色血液,还有在山洞时砍那只虫子沾上的褐色液体。狩猎时邵玄用水擦过也没能完全擦干净。但等巫念完咒文之后,让他们见刀拿出来,他才发现上面的痕迹全都没了,石器依然是狩猎前那样干干净净的样子。

洗刀仪式结束,众人只觉得浑身都轻了,心境也像是被洗过一样,一身轻松。

为了照顾邵玄的小身板和那么多的猎物,巫让邵玄先回,待会儿派人将猎物给他送过去。

不用自己搬运,邵玄也省了力气,他不担心有谁贪掉自己的猎物。

邵玄离开之后,嗑嗑小心地戳了戳狩猎队大头目,视线朝着邵玄离开的身影扫了扫,又回头看向大头目。

大头目严肃着一张脸,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得到允许的嗑嗑顿时笑容满面,也顾不上猎物,打个招呼让陀帮忙将猎物给拖回去,他则朝着邵玄离开的方向跑了。

大头目正想着心思,若有所查地抬头,对上自己首领老爹的视线,顿时讨好地笑了笑,一点没有领队时的严肃样。

首领皱皱眉,心想自己这儿子到底又在打什么主意?余光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