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2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确切地说,那其实是条通道,狩猎队每次过来都会从这里进去,能走到山的另一边,直接穿山而过。

在靠近洞口的洞壁上,密密麻麻刻满了字。在最后的地方,邵玄看到了麦的名字。

每一任带队的头目通过这里的时候,便会将自己的名字写上去,所以,上面这些名字,全是以往部落里狩猎小队的头目写下的,等麦不能再继续带队,新的小队头目选出来之后,来这里的时候,新头目也会将自己的名字写上去。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一种荣誉的象征。

进洞之前,狩猎队的人要举行一个小小的仪式,以感谢开辟出这条狩猎路线的先祖们。

麦将手里的长矛放在脚边,单膝跪地,掌心向内,双手交错于额前,对着写满了名字的洞壁跪拜。

“敬先祖们!!”

“敬!”

邵玄也跟着其他狩猎队成员,以同样的礼以示感激。

据说每个狩猎小队所走过的路线都是先祖们走过的,很久以前,部落人手不足的时候,并没有分那么多个狩猎小队,每次外出狩猎就挨个路线换着来,这次走这条,下一次就去那条路线狩猎,下下次就再换一条。

后来部落的人多了,便分出了几个小队,先祖们开辟出来的狩猎路线每条都有一个狩猎小队往那边走。

之所以要沿着路线走,也是为了避免那些未知的无法预料的因素。每条狩猎路线上有些什么样的野兽?凶兽大概有多少?地理环境如何?这些都能从一代又一代狩猎战士传来下的经验里面获得,而太过偏出这条路线的话,遇到什么也不能及时做出应对,那样会有更大的损失。

当然,狩猎路线只是制定的一个大致方向,在这个基础上可以自由发挥。比如麦的狩猎队,路线就是翻过第一个据点所在的山,然后穿过盆地,再走过如今这座山,去到山的另一面。

至于部落里某些有自己想法想要再开辟新路线的人,除了巫和首领的共同决策的情况,其他都别想了。

什么?妄想自己新开出一条狩猎路线?

你难道比先祖们厉害?

绝对不可能的!

新路线也不是随便就能开出来嘀,难道你认为这条路线不好?

岂有此理!你竟然敢怀疑先祖!信不信揍死你?!

……

对于先祖们传下来的东西,部落的人总是格外执着,即便有很多在邵玄看来不太合适的决策,部落的人一点都不认为错了。

部落的人除了对于图腾忠诚之外,对于先祖也有着超乎邵玄想象的崇拜和信任,就算先祖们从地里爬出来对他们说如今的天空只有一个月亮,部落的人也会毫不犹豫地点头。

这也是历任巫的洗脑教育成果,一代接一代,就这么传了下来。

每一代狩猎队的头目带队狩猎,他们总觉得,把先祖们走的路都走一遍,才能无愧于先辈们,也能对得起先祖开辟出来的这条狩猎路线。看洞口的石壁上写的那些名字就知道了,那些头目们的想法都是相似的。

进洞之后,点燃火堆,狩猎队并没有往里走,按照以前的习惯,进洞之后会先在洞口过一夜,明天一大早再往里走,穿过这个山洞,还需要点时间,因为,它并不是直线。

“这个能通向山另一边的洞,是怎么来的?”围在火堆边休息的时候,邵玄问郎嘎。

“先祖们找到这里的时候洞已经存在了,据说这山下有一只石虫王虫,大山里面的那些弯弯绕绕的道都是它钻出来的。”郎嘎说道。

“石虫?!”邵玄很惊讶,这接近圆形的通道至少十米高,而且听麦他们说,山内部除了连通两边的通道之外,还有很多通往地下或则朝山顶的。实在想不到这样规模的穿孔似的洞穴通道竟然是石虫制造出来的?!

那得多大一只啊!

跟用来当鱼饵的石虫简直不能比!

不过,这应该是最早来这里开辟狩猎路线的先祖们传下来的说法,至于是不是真的有石虫,有待考证。

“那……先祖们有没有谁见过这山下的石虫?”邵玄问。从最初的那一代狩猎队过来开辟路线,到现在都多少年了,就算部落狩猎队在这里呆的时间并不多,也总有谁见过吧?

“这倒没有。”郎嘎见邵玄依然怀疑,便道:“但是你听听,洞内会有声音传来,肯定有石虫王虫。”

邵玄侧耳仔细听了听,确实有一些很微小的呼呼声,但那并不一定是石虫造成的,既然山内的洞很多,风从一个洞口吹进,另外几个洞口再吹出来,也会有这样的声音。

心里还是有很多疑惑,不过看郎嘎的样子,就算邵玄问出来也得不到答案。不再跟这些执拗的人争论,邵玄转而问道:“山的那边有什么?跟山这边有什么不同?”

果然,郎嘎的注意力很快被转移了。

“不同?其实,最大的不同就是,山的那边有很多巨大的鸟。”郎嘎伸长胳膊比划了一下,虽然他胳膊长度有限,但是看脸上的夸张表情,邵玄就知道那一定是真的非常非常大了。

其实,细细回想,邵玄发现,从进入山林到现在,大型的猛禽确实很少见到,虽然有很多在邵玄看来已经很大了,但根据郎嘎所描述的,在山的另一边,有体型更大更凶悍的猛禽存在。部落风雪节祭祀仪式上一些战士们头上插的羽毛大概就是在山的那一边猎到的。

第五十五章就这么倒霉

睡了一觉,第二日大清早狩猎队便收拾好东西,开始穿过山洞。

邵玄这晚上睡得很好,并没有梦见什么恐怖的东西。

“大家一定要跟紧了,尤其是阿玄和矛,你们第一次走,要格外注意,走丢了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麦严肃地说道。

他这并不是恐吓,而是事实。即便是开辟这条狩猎路线的最开始几代的先祖们,也都在付出了惨重代价后,才终于找出了正确的通路,在这个大迷宫里,不知道有多少人进去就没再能出来。

“嗯,你放心,我们会注意的。”邵玄说道。

矛也点点头,在狩猎队,他一直都比较守规矩,也知道,听年长狩猎战士们的话,没错的。

往里走越来越黑,狩猎小队里隔几个就有人拿火把。

渐渐远离洞口之后,山洞里便只有火把的火光了,并不亮,但足以看清脚下的路。

和麦他们对邵玄说的一样,山洞里,越往里走,越会发现这里面纵横交错,叉口很多,有时候转个弯就发现有两三个洞口,但狩猎队一直走的,只有其中一条。

就算有很多条道与外界相通,但真正进入了,不认识路的人,很快会迷失,也许转好几个圈,还会回到原来的地方。

大概因为有不少洞于外界相通,洞内并没有让人感到窒息,只是总会有一些幽幽的风,还有那一下下带着节奏的,像是某种大型动物呼吸的声音。

洞内暂时没有看到其他侵略性较强的生物,不过,听说也有一些虫子蜘蛛之类生活在里面。

洞内的通道不仅很多弯曲,而且时高时低,有时候朝下滑,有时候又得攀陡坡,还要注意别掉队,在狩猎小队里面,最熟悉路的,基本上都是那些有多年经验的老战士,年轻点的像郎嘎他们都未必能记得清楚这样的复杂路线。

不是没人想过在洞壁上做标记,只是每次做了标记之后,再走的时候,那些痕迹就消失了。各种事件让狩猎队的人相信,这山里肯定跟先祖们猜测的那样,有一只石虫王虫存在,只是没人见过而已。

所以,后来的狩猎队都不再去往洞壁上标记号,在穿过山洞的时候也会尽量不发出大的声响,他们怕惊动山里的那个巨物。

部落里,石虫确实看起来无害,但是,石虫王虫就不同了,不然怎么能冠个“王”字呢?

和之前狩猎队赶路的时候一样,邵玄和矛走在队伍的中段,这样能更好地保护他们。

邵玄用自己特异的能力,观察洞内其他地方,有时候也会见到一些比较大的虫子,不过那些虫子没有对狩猎队进行攻击,狩猎队的人也不会主动去挑衅,一个是他们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这样的昆虫,要是引来一大群就不好办了,再一个他们也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要是一不小心把山里的大家伙惊动了,那就真的是灾难降临。

如果山洞是直线,用不了多久就能出山,但狩猎队在山内几乎用了大半天时间,才得到麦的一句:“快到出口了。”

转过一个拐角,走出去,前面有两个道口,其中一个才是通往出口的道,不过此刻,两个道口处都有蜘蛛扒在上面堵着。

那是一种无眼蜘蛛,大概因为长期生活在见不到一丝光亮的山洞里,所以眼睛才渐渐退化。它们的躯干相对来说并不算很大,只是腿很长,能够直接像罩子一样将道口给罩住。

走在最前面的麦和另外两个战士拿着火把和长矛无声恐吓了一下堵在道口的蜘蛛,它们能感受到火焰的灼热,在火把晃悠的时候,它们也会退缩。

通往洞外的那个道,只有两只无眼蜘蛛呆在那里,相比而言,另一个那边就多了,而且,因为晃动的火把,两边道口那儿的蜘蛛都动了起来,对着拿火把的人挥动他们的螯肢,螯牙张合着,像是在对狩猎队的人发出警告。

“不管它们,赶紧离开!”那边,麦已经将堵在道口的无眼蜘蛛赶走,招呼后面的队员们赶紧跟上,以他的经验,无眼蜘蛛很少会执着地跟人拼杀,它们的食物是洞里的另一些虫子,所以,只要谨慎点不去激怒它们,各退一步,还是能顺利避开的。

但,意外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被护在中间的邵玄陡然感觉后颈一凉,警觉起来,看了看周围挥着螯肢的无眼蜘蛛,不,不是它们!

邵玄猛地抬头,只见一条黑色的鞭影闪电般卷下,而邵玄只来得及用刀挡住,但整个却被圈紧,往上拉了过去。

这一切都只是在瞬间发生,狩猎队的大部分人都忙着去防备那些无眼蜘蛛了,却没想到头顶上方还有一个,但似乎并不是无眼蜘蛛。注意到的人也还是慢了一步,没能阻止。

“阿玄!”

“麦,阿玄被拖走了!”

“上面怎么会有个洞!上次来都没有的!”

“刚才那是什么?!”

这时候,众人也顾不上退让了,强势将靠近的无眼蜘蛛挡开,刺伤逼退几个,但邵玄是被从上方拖走的,往上的难度有些大,麦让其他人对付凑近的无眼蜘蛛,他则攀着洞壁往上爬过去。没过多久,麦又回来了,脸色很难看。

拖走邵玄的生物动作太快,等麦追上去的时候,已经没影了,也听不到邵玄的呼喊声,而且,上去没多远又有岔口,往上、往下或者平直延伸的都有,尝试了几次之后,麦只能无功而返。

山内,那些在黑暗中生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生物,对洞内的了解比他们要多得多。

心里还担心狩猎队的其他人,麦只能先返回,毕竟,他是这个狩猎小队的头目,他还要为另外三十多人负责。

恨恨锤了一下洞壁,麦返回去跟队里其他人一起应对越来越多的无眼蜘蛛。

形势对他们也越发不利,狩猎队的人只能先从道口冲出去,这里离洞外已经不远,无眼蜘蛛不会追着他们去外面,它们不喜光。

狩猎队折掉人是常有的事情,这次是邵玄,以后还会有其他人,只是郎嘎他们年轻点的,没那么理智,还想继续找找看,被其他人给拉离了。一些老战士则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离别。

不少狩猎战士心里还感叹,阿玄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倒霉呢?第一次出来狩猎,啥事都被他碰上。

没多久,狩猎队的人便看到了亮光,追在他们身后的无眼蜘蛛们也止住步伐。

而另一边,被拖走的邵玄也不好受。

拖走他的是一种生活在山洞里的虫子,比无眼蜘蛛稍微小一点,但力量和速度未必输给无眼蜘蛛。

卷住邵玄的是那种虫子长长的触角,触角前端有个像钩子似的锯齿状结构,要不是邵玄反应快,用石刀挡住了那些锯齿,说不定在被卷住的时候就会被割伤。触角前端的锯齿切在石刀上发出咯咯的声音。

使劲挣,邵玄也只是稍微挣松了点,却没能挣脱,转弯处急速变向的时候,邵玄直接撞在拐角的石壁上,早上吃的食物都差点吐出来。

忍着痛挣松了些后,邵玄抽出那把断了刀尖的牙刀,朝着触角狠狠砍了上去。

啪!

卷住邵玄的那根触角被砍断,那只虫子失去一根触角之后也疼得在原地乱跳一通,而被甩了的邵玄滚了滚,掉进旁边的一个通道,这个通道是朝下的,邵玄没来得及站稳,又顺着坡度滑了下去。

不知滑了多远,等脚下终于站住的时候,邵玄头晕眼花。撞了几次洞壁,还被拖了一路,现在浑身都在疼。

喘了喘气,邵玄还想着沿原路返回,这里面呆得越久越危险。

刚打算顺着陡坡爬上去,邵玄就听到背后的一条通道里传来呼呼的声音,像是风吹过,但是却带着节奏。

+++++++++++++++++++++++++++++++++++++++++++++++

三月打赏名单已列出,请看作品相关。

感谢各位这一个多月来的支持,本书预计五月一号上架。

第五十六章石虫王虫

一开始只是很细微的呼呼声响,也很模糊,甚至还很容易跟之前在其他通道里听到的声音混淆。但很快,呼呼声渐渐清晰起来。

邵玄想起了郎嘎跟他说的这山内有一条石虫王虫的事情,之前不怎么相信,毕竟,部落里那么多狩猎队的人经过,都没见过那条传说中的石虫王虫,就连先祖们传下来的说法都只是猜测而已。

通道里确实有一些呼呼声是风吹进来气体流动的声响,但现在,邵玄能确定,那并不是风的声音,而且,那呼呼声正在朝这边靠近。

邵玄身体紧绷,轻轻挪动腿,往那个陡坡上爬。这边的洞壁比狩猎队走的那条道要滑一些,攀爬也更难,邵玄现在也不敢借助石刀,他怕声响会惊动下方的那条石虫王虫。麦他们说在山洞里走动声音要尽量放轻,总有他们的道理。

那呼呼声已经很近了,速度比邵玄预计的要快得多,眨眼间已经靠近一大截。

洞内有些潮湿,空气中带着一种类似于石灰的气味,而且这样的气味也越来越浓,邵玄能明显感觉到洞内的湿度上升,而他正攀爬的洞壁上已经附着了一层极小的水珠,让洞壁变得更滑,也让攀爬越发艰难,邵玄脚上踩滑了好几下才稳住。

根本无法再爬了!

接触洞壁的双手能清楚感觉到手掌与洞壁之间的那层极滑的液体,脚下也是同样的,能保持固定在一个地方已经很不容易,稍稍松懈的话,就可能顺着这条道再滑下去。

无法解释!

难以理解!!

刚才明明洞壁还好好的,虽说比之前走过的道要稍微滑一些,坡度也有些陡,但以邵玄的能力,顺着这条道往上爬也不是难事。可这才过了多久?洞壁的变化竟然这般大!

但此刻,已经容不得邵玄多想了,带着节奏的呼呼声几乎就在下方响起。

刚才滚下来掉落的地方比较平,但再走几步,就能看到继续朝下延伸的洞道。邵玄只能看到他所在的这个通道往下的一小段,至于通道更下方还有没有其他路、有几条道,他并不能知道,如果过来的真是石虫王虫的话,该怎么办?如果石虫王虫朝着他所在的这条通道过来,他当如何?

五指用力,指尖几乎抠进洞壁,但也仅止于如此,无法扣入太多,这里的石质很硬,动用图腾之力或许还能再抠进去一些,但邵玄也不敢乱用,一些高等级的凶兽对于图腾之力的感知很敏锐,麦他们之前在洞内走时就没有谁动用图腾之力。

邵玄维持着扒住洞壁的姿势,太过紧张,浑身都有些僵硬,脸上的不知道是汗水还是因为洞内的潮湿而聚集起来的水珠。

洞内并不闷热,相反,不知道是洞内本就阴凉还是自己的错觉,邵玄总觉得洞内的寒意越来越甚。鼻间的如石灰般的气味也越来越浓郁。

抬眼朝上望去,视野里的景象也在变化。

在邵玄的视野里,水珠的颜色偏白,与周围洞壁的灰色是不同的,不过,很快那些白色就将灰色的洞壁覆盖,而且覆盖范围沿着洞壁朝上方迅速扩散,这说明上方的洞壁也全部都跟邵玄现在所扒着的洞壁一样,发生了同样的变化。

呼……呼……

声音越来越近,就在下方响起。

伴随着那些呼呼声的,还有滑动的声音,像是什么生物在蠕动。

邵玄静静地扒在洞壁上,谨慎控制着呼吸和心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仿佛跟洞内的一切都融合了一般,就算是郎嘎他们站在这里,也未必能察觉到扒在洞壁上的邵玄。

听着洞下方的声音,邵玄想着,如果下面的东西真往这边来的话,他就只能豁出去了,手指扣不住洞壁,就用刀!一把刀不行就再加个矛头!那样总能够往上爬了吧?

虽然被那只不知种类的虫子拖过来,但身上的装备还是在的。即便到时候声音惊动了那东西,那也没有办法,逃命最重要。

除了呼呼的声音之外,还有像是心跳的声音。

咚……咚……咚……

明明声音不大,但听着像是在心里挨了重锤一般,一锤又一锤,震得胸口气血翻涌。

如在安静的战场上敲起的闷鼓响,寂静的山洞似乎都随着这样的节奏而震动。

压力,亦随之而来。

或者,这可以称之为气场。

仿若厚厚的乌云层层叠加之后朝着这边压过来似的,邵玄觉得呼吸都变得极为苦难,在不依靠图腾之力的时候,身体强度还是差一筹。

就在邵玄听着靠近的声音,准备着动用图腾之力掏刀往上爬的时候,呼呼的声响以及如闷雷般的咚咚声却又渐渐远去。

看来,在这条道下方,还有其他岔口,而幸运的是,那条石虫王虫并没有往这条道过来。

等声音渐渐远去,邵玄浑身的肌肉放松下来,为了挺过刚才的那一小会儿,几乎耗尽了邵玄所有的力气。

没有动手,没有厮杀,什么都没做,仅仅只是扒在洞壁上而已,却比对阵刺棘黑风的时候还要疲惫。也正因如此,邵玄手上没控制住,一松,整个人又贴着洞壁顺着角度滑了下去,回到之前滚下来的地方。

邵玄能听到自己的心脏砰砰地跳动,如小鼓似的不停敲响,过了一会儿才缓过来。

似乎察觉到什么,邵玄回头朝上望向刚才扒着的洞壁。在特殊的视野中,洞壁上原本覆盖着一层白色,如今白色却渐渐退去,从洞远处朝这边渐渐变化,看着就像是蔓延至洞上方的白色又朝这边回缩了。

洞内的空气湿度又渐渐变回原来的样子,不再那么潮湿,连刚才浓郁的石灰气味也渐渐消失。

感觉脸上有些刺痒,邵玄抬头摸了摸,搓下一层如岩石碎屑般的粉末,两个手掌上也结了一层硬质,活动下手掌,能感觉到一层石块掉落。

想到什么,邵玄朝洞上方爬去。没了那层粘滑的液体,攀爬变得简单多了。

仔细检查了一下洞壁,邵玄发现,刚才自己往上爬的时候,在洞壁上抠出来的指印已全然不见,仿佛他从未往那里爬过。

难怪以往狩猎队的人在洞里面做标记,下次再走的时候,那些痕迹就消失了,看来跟刚才遇到的情况类似。

洞内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就好像没有任何生物来过这里一般。

邵玄没有往下走,而是顺着洞往上去。他想沿着这条道,看能不能回到狩猎队走的那条道。

好不容易沿着洞爬上去,看看周围,邵玄傻眼了。

他应该就是在这个地方砍了将他拖过来的虫子的触角,但现在,没有见到砍断的触角,没有见到其他虫子,无眼蜘蛛也没影,没有其他声响,周围也没有任何挣扎拖拽的痕迹。

洞内的一切就好像是被重新复原了!

在邵玄面前,有三个洞口,看上去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其他生物活动过的痕迹,无从辨别。

之前到底是被从哪个洞拖过来的?

仔细回想,邵玄却发现,根本无法回想起来,也不知道到底应该从哪个洞进去。

深呼吸,邵玄紧了紧拳头,暗骂了一句:“艹!”

+++++++++++++++++++++++++++++++++++++++++++++++++++++

抱歉今晚只有一更了,各位晚安。

感谢大家的愚人节打赏,感谢本书的第一位盟主向钱看、向厚赚!

第五十七章直觉的选择

洞外,麦和郎嘎等人等着,按照狩猎小队的规矩,如果有人在里面出了意外,狩猎小队的人会在洞口等一天,一天之后,会继续狩猎。

折损人,每年都会有,但狩猎还是得继续,缺了谁都是一样。

“阿玄应该没事的吧?”郎嘎在洞口走来走去,显得很是焦急。他倒是想进去寻人来着,但这里面的情况又让他止步,他连通往山两边的通道都没记住,对山内那些洞道的了解远不如麦他们这些老战士,连这些老战士们都束手无策,他就更没法子了。

“嗯,阿玄他运气那么好,他连刺棘黑风都能杀,说不定也能从里面走出来。”昂也说道。

其他人也附和着安慰,但一些资格比较老的战士们心里却又是另一番看法,他们与郎嘎这些年轻人不同,他们经历了太多,一些事就算没亲身经历过,也听说过一些。

这山里的情况可比刺棘黑风要麻烦多了,杀刺棘黑风可以说是运气使然,再加上刺棘黑风在寒冷环境下战斗力下降很多,才被阿玄给宰了。但这里面不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