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么多废渣,可不像是老克一贯的水平。

趴在旁边蔫了吧唧啃骨头的凯撒似乎瘦了点,倒不是老克舍不得喂食,而是凯撒最近食欲大减,再加上精神不济,瞧着有些骨感而已。

正慢腾腾啃骨头的凯撒耳朵一动,看向窗户那边,很快,一个人影从外面翻进来,落地之前还伸出手指点地,借力在空中翻滚了一下,像是要躲避地面的什么东西。

“咦?”格稳稳落在地上,看看周围。窗户边上还是上次他来的时候带动的陷阱装置,原本防着地上又冒出什么玩意儿,没想到等半天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不对劲啊!

格蹲在原地眯着眼睛仔仔细细扫视这个房间,连一些细小的地方都不放过。

凯撒嘴里还咬着骨头,眼睛看向格,它不明白,这人进来为什么还得打个滚。

确定这里没有其他陷阱,几个装置还是上次他触动后的样子,连收都没收回去,格才站起身。

“哎,老克,你最近怎么了?”格来到老克旁边,将兽皮袋子里的几块兽肉和两个石料不错的石核拿出来,“我儿子下次要跟着去狩猎,你帮给打磨点东西。”

老克没理,继续忙活着手上的事情。

不过格也不在意,他知道老克听见了,只是将东西放在旁边,然后自来熟地拖过来一个石凳,眼睛盯着老克打磨的石刀,说道:“阿玄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在第一个据点狩猎了,不知道那小子第一次狩猎会带回来什么。”

老克手里稍稍顿了顿,没出声,继续打磨。

见到老克这样子,格确定老克在担心什么了。

老克无妻无子,年轻的时候还好,后来受伤退出狩猎队,脾气就越发古怪了,给人的感觉很难相处,小孩子们都不亲近他,连过来学石技的人都没谁能坚持下来,好不容易有了个阿玄,老克几乎将他当自家孩子在教。

自家孩子第一次外出狩猎,当长辈的难免会心忧。部落里很多人都是跟自家孩子一起外出的,至少也有个照应,托付别人不如自己亲自上阵。

如果老克没受伤,估计在今年第一场狩猎的时候就带着阿玄出去了,可惜啊……

“别担心,阿玄那小子那么机灵,觉醒得也早,听说还被巫看好呢,肯定没事,你就等着到时候看他们回来走荣耀之路吧。你不是还送他那把刀了嘛,肯定没事的,那小子都说了让我们放心?自然是有底气的。”

与此同时,在远离部落的山脉那边,被格认为“有底气的”,让人“放心”的邵玄,正对着那把牙刀叹气。

确定刺棘黑风已经死亡之后,邵玄将刀拔了出来,拔的时候还废了老大劲,刀卡在刺棘黑风的头骨里。

依地上的痕迹和刺棘黑风的伤情,邵玄推测被雪崩冲下山的刺棘黑风撞上了一块大岩石,岩石滚下山,而刺棘黑风则被埋在这里。它身上的骨折应该就是那时候撞上的,而它头上的牙刀应该也是在这途中往里刺得更深。

只能说,这只刺棘黑风的运气不好。如果这次跟着狩猎队来的不是邵玄而是部落里今年觉醒的其他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有这样的结果。没有邵玄,它大概在山洞的时候就已经复仇成功了。

刀拔出来之后,邵玄才发现,刀尖上折断了近一指的长度,刀刃上也有好几个缺口,刀身更是布满了划痕。

不知道回去了老克看到这把刀会是怎样的精彩表情。

还有格,大概会对着刀哭的吧?他一直眼馋的刀,连摸都摸得小心翼翼的刀,竟然被邵玄折腾成这样子。

在邵玄盯着刀感慨的时候,矛则盯着面前的刺棘黑风尸体发呆,他没想到,这样一个巨物,竟然就这样死了?

在他所听过的故事里,要对上这样级别的凶兽,初级图腾战士是远远不行的,除非来群战,一群人打一只,那样才有点保障,更别提刚觉醒不久的新人了,想都不要想,一旦遇到这样级别的,老战士们直接一句话甩过来:小孩远远靠边站去!

手掌感受着刺棘黑风身上那层硬质鳞刺,矛心里很激动,虽然这场狩猎他并没有发挥多大作用,但能见证这场特殊的猎杀和反猎杀战,激动在所难免,刺棘黑风在他心里的不可匹敌的强悍印象也落了许多。

摸一下!

再摸一下!

哎瞧这牙,再摸摸!

他应该是如今部落里这一代中,第一个摸成年刺棘黑风牙齿的人了。想想都激动!

于是,等邵玄回头看向那边的时候,就见矛正使劲掰着刺棘黑风那张大嘴的下颚,还伸长脖子往里瞧。

瞧你大爷啊!!

邵玄冲过去抬腿就是一脚,将矛给踹旁边去。

“你他玛不怕它又生出一口气把你咬死啊!”

“你不是说它已经死了吗?”矛拍拍身上的雪,没在意邵玄这一脚,继续狂热地盯着那只刺棘黑风。

部落的人,对这种级别的猎物,总是有一种让邵玄无法理解的热情。

“我说你就信啊?要是判断出错呢?没看我拔刀都战战兢兢的吗?没见拔了刀我还离这么远?!”虽然邵玄确定那只刺棘黑风死了,但这个世界有太多无法理解的因素存在,刺棘黑风这个物种太陌生,谨慎点总是好的。被剁下的蛇头还能咬人呢!谁知道刺棘黑风会不会有其他类似的行为?

话刚说完,邵玄和矛都听到了木哨的声音,哨音离得有些远,但听哨音节奏,能确定是他们狩猎小队的人吹出来的。

邵玄顿时面露喜色,抬起未拿刀的手,曲起拇指和食指放嘴里,吹出哨声。

部落里吹出的哨音,不同的节奏代表不同的意义,这些邵玄都有了解,狩猎外出的战士都得知道。

见邵玄用手指吹响了哨音,矛也学着吹,可惜,唾沫都喷干了也没能吹出声。

寻过来的是郎嘎和昂几人,在看到邵玄和矛都安好的时候,郎嘎布满血丝的眼里差点哭出来,但是很快,看到趴在那边的庞大身躯时,正往山上来的几人脚底打滑。

雪已经融化,那个让他们又惊又怕的黑夜杀手正静静趴在那里,毫无生气。

+++++++++++++++++++++++++++++++++++++++++++++++++++++++

说好了周日晚两更,虽然电脑出了问题,但第二更还是要更出来,不更都不好意思求票。

新的一周冲榜在即,大伙儿有推荐票的投一下,陈词拜谢。

第五十二章三只

“那……那个是什么?”郎嘎握紧了手里的长矛,手指颤颤指着那边说道。

慢郎嘎一步的昂几人也咽了咽唾沫,虽然心里已经有猜测,但是这样的猜测太过匪夷所思,让他们真的难以相信,甚至还会怀疑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昨天他们赶到山洞看到洞内的狼藉情形之后,很多人心里就已经做好了再也看不到这俩孩子的心理准备。大家一夜没睡,找了一夜。一开始还能看到一些痕迹,看到了邵玄和矛掉落的东西,但步入雪域之后,就很难再找到足迹,就只能去碰运气了。

找到这里,已经出了他们小队的狩猎范围,山下的时候他们还碰到了另一个狩猎小队,两个狩猎小队一起寻找,时间拖得越久,众人心里就越沉重。在这片山林里,幼崽太难存活了,不管是人类的,还是凶兽的。

现在看到邵玄和矛都安然无恙,郎嘎几人自然高兴,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料,能在刺棘黑风嘴下安然逃离的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了。可再看到那个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大家伙,这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它真死了?”

“头上那么大的洞,还流了很多血,应该是死了吧?”

拿着长矛远远戳了几下之后,郎嘎几人胆子也大了,跟矛的反应相同,现在也顾不上邵玄他们俩,几人都围在刺棘黑风旁边,这里摸一下,那里戳一戳,一边戳还一边感叹。

“真的是上次那只,尾巴上那截还没长好呢。”

“这皮可真厚,瞧这刺……嘶,掰不下来!阿玄帮我把石矛拿着,嘿我还就不信了……”

“这刺真硬,要是麦上次砍到尾巴上长刺的地方,未必能够将它尾巴伤成这样。”

“瞧这爪子啊,真锋利啊,啧啧!”

“……”

邵玄站在旁边,看着这些人的反应只觉得头疼,刚才还以为会上演一副热泪盈眶的喜相逢场景,结果一眨眼,他和矛两个就被扔边上了。

好在郎嘎还知道要通知山下的其他人,跑下去用木哨跟山下的人传了信,他们找到邵玄和矛之后本打算带着两人下山跟其他人会合,但现在有了刺棘黑风,就改主意了,让其他人上来,这个大家伙扔这儿太浪费,搬回去说不定还能振奋一下士气。

部落里两个狩猎大队之间的竞争可不小,每次回去都得使劲炫耀狩猎的收获,这个大家伙带回去正好。

麦几人赶过来的时候,郎嘎正抱着刺棘黑风的一只大爪子摸。

跟郎嘎几人刚才见到刺棘黑风时的情形差不多,过来的一行人一个个瞪圆了眼睛,跟傻了似的,再然后,如邵玄所料,都围过去了。

“有没有受伤?”麦过来看了看邵玄和矛,如释重负。

“挺好的。”邵玄活动了一下手脚,还跳了跳。其实他昨晚上肋骨和臂骨都有骨折,好在并不严重,现在已经恢复许多。这大概也是图腾之力的缘故。

确定邵玄和矛是真的没事,麦心里悬着的石头也终于放下。

众人询问之下,邵玄将昨晚的事情简单说了说。

矛在旁边作补充,他现在的情绪还没平息下来,大概是终于见到大部队,心里放松的缘故,话也多了,吧啦吧啦跟众人说着自己的经历。

邵玄并未说自己能看到骨架的事情,只说自己比其他人在夜里的视觉稍微强上一点,而且,这件事从头到尾,运气占很大成分。

跟着麦过来的还有另一个狩猎小队的人,听邵玄说了之后,才叹道:“原来昨晚山上的动静是你们整出来的!”

昨晚另一个狩猎小队的人也听到了山上轰隆隆的声音,不过他们隔得还有些远,并不担心被洪流般的雪波及,也没想着过来这边看,毕竟,那样的声势,基本没人能活下来。

那边带队的人羡慕地看了看麦,他已经能预见,到时候回程,麦这队的人在部落会引起怎样的动静。

不可能将刺棘黑风一直扔这里,和其他猎物一样,先剖了再说。

按狩猎队的规矩,邵玄的猎物,掌刀的自然应该是他,但现在邵玄还没那个能力,刺棘黑风的那层硬质鳞甲太厚,就算腹部没有鳞刺,对邵玄来说难度也很大,掌控不好。所以,邵玄只是在麦几人的指导下插了几刀,后面的就由麦来剖。

如果是小队合力围猎的猎物,剖出来的内脏等由狩猎小队的头目来分配,每个人都会得到一些,至于分配之后众人再想怎么交换,小队头目就不管了。内脏之外的肉,拖回去之后会再进行分配。

不过现在刺棘黑风是由邵玄和矛猎到的,就算运气居多,也算是他们的猎物,所以,剖出来的内脏都归属于邵玄,其他人想要的话必须跟邵玄商量着用东西换。

剖了内脏之后,麦他们便跟另一个小队的人告辞,合力拖着刺棘黑风往回走。

在狩猎小队昨日翻山的地方,靠近山顶处有开凿的大山洞,里面存放着处理好的猎物,那里温度低,存放的时间也能更长。而且,越是像刺棘黑风和四牙野猪这样的猎物,肉腐烂得越慢,战士们更偏向于高等级的猎物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因此,每一个据点,都会有两个山洞,一个是用来休息的,大部分位于山腰处比较隐蔽且更暖和的地方,另一个是用来屯放食物的,多位于靠近山顶常年冰雪覆盖之地。毕竟,狩猎的时间有近二十天。

将刺棘黑风拖回存放食物的洞里之后,众人便往山腰处过去。麦打算再找一个地方作为休息的洞,原来那个已经不再适合了。

“麦!阿玄,你们终于回来了!”留守在原来那个山洞的五个人见到邵玄和矛安然回来自然很高兴,不过他们还有其他事要禀告。

“昨天你们离开之后,夜里我听到山下有刺棘黑风的吼叫,而且是两只,我过去看过,就是拦着咱们的那两只,为抢地盘打起来了,我没敢靠太近,远远看了会儿就回来。”

麦想了想,让其他人先等在洞里,他带着几个中级图腾战士往山下去,看看情况。

等邵玄烤了一块肉啃完,麦才匆匆回来,面上带着喜色,叫上队里其他人一起下山帮忙。

原来,那两只刺棘黑风为了抢夺地盘展开了凶残厮杀,一只败了,几乎被撕得只剩个骨架,另一只也没讨到好,身上好几处被咬掉大块的肉,一条后腿差点被咬断。

麦带着人过去的时候,那只胜利的刺棘黑风正趴在林子里休息,水潭离它们厮杀的地方有点远,身上的伤太重,大概想着趴林子里休息两天,缓过来再说。

没想,这时候麦带着人过去,趁它虚弱,直接给宰了。

“你们说,上次那只在找帮手的时候,是不是早就想到了这两只会杀成这样的局面?”郎嘎问道。

邵玄心里也在想,或许,那只在拿出地盘找帮手的时候,可能真就想到了。如果顺利的话,它应该能够杀掉狩猎队里的小孩,然后等着山下那俩为了抢夺它拿出来的地盘而相互厮杀,等一方败了,另一方虚弱了,它再回来捡收最后的成果。这样一来,它不仅能报仇,还能杀掉另外两个同类,扩大自己的地盘。

真相到底如何,谁也不知道,毕竟,现在三只都已经被狩猎队拖到山上屯食物的洞里了。

第五十三章山林里的狼

一群大角鹿沿着溪流边的草地走动,而在它们边上,活动着一些让它们很不安的掠食者。

在离鹿群几百米远的地方,高高的树上,邵玄借着繁密的树枝遮挡隐藏身影,眼睛从树叶的缝隙间看向鹿群的方向。

这是外出狩猎的第五天,在第一个据点的狩猎收获已经差不多了,麦打算带着狩猎队前往第二个据点。

第二据点在盆地的另一边,他们得经过盆地,然后再翻山,才能到达。因为带着邵玄和矛,麦也没打算直接沿直线穿过去,而是顺着边沿走,虽然路线长了点,但胜在比直线穿越危险性要小些。

走的中途,狩猎队见到了一个大角鹿群,还看到了狼群的踪影,麦让大家先隐蔽,然后让邵玄看看山林里的狼。邵玄也养了一匹狼,麦担心邵玄没见过真正的狼,凯撒如今在很多战士眼里已经不算真正的狼了,不能让邵玄对狼的印象停留在凯撒那憨样上。

其实,麦他们多虑了,邵玄自然知道野外的狼是什么样子,要不然他也不会把凯撒当狗了。

不过,这里的狼,比邵玄上辈子见过的狼要强壮很多,肌肉更发达,杀伤力更强。看狼头和颌部就知道,它们有更大的咬合力,在它们的食谱上,有很多比它们要大出好几倍的猎物。

现在那群狼还只是在周围晃悠,在行动之前,它们会做危险性评估。

“它们会避开那些长着大角的,瞧,就是那样的。”麦指给邵玄看。

大角鹿群中,很多长着大大鹿角的雄鹿,而其中又有少部分的鹿角比较特别,那些鹿的鹿角并不跟其他鹿那样朝着头两边张开,而是往后延伸开叉,几乎将自己包裹,这样的鹿非常难对付。

这样的鹿角邵玄在部落见过,祭祀时有人带着那样的鹿角。

“要开始了!”旁边树上的郎嘎低声道,话语显得很兴奋。事实上,每次看到狼群狩猎,郎嘎都很兴奋,狼群的作战方式和狩猎技巧有很多值得学习。

“对于大角鹿这样的群居猎物,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它们跑起来。”麦低声说道。

邵玄看过去,只见之前还在远处观望散步似的狼群,现在已经渐渐散开,慢慢朝着大角鹿群靠近,有几匹狼还试着恐吓边上的那些大角鹿。

因为狼群的靠近,大角鹿群也开始惊慌,而且很快在狼群的威胁下发生了群体骚乱,开始跑动起来,还有一些脱离鹿群逃往不同的方向。

狼群分散开来,跑动着,在那些惊慌逃窜的大角鹿中寻找合适的猎物。

“小鹿被护在鹿群中央,还有那些强大的个体在护着,一般来说,狼群很少会朝那边下口,至于那些惊慌乱窜脱离鹿群的,狼很快就能找出其中伤病虚弱或者年老的鹿,一旦发现这样的鹿,狼群中的其他狼就会放弃追赶别的鹿,转向这边。”麦指着那些开始跑动起来的狼,对邵玄说道。顿了顿,加了句,“所以,就算受伤,在它们面前,也不要表现出弱势来。也不要让狼群绕到你的背后,那会很危险。”

邵玄还没看出鹿中哪些伤病哪些年老,就见一匹狼加快速度朝着一只鹿追赶起来,而且快又有六七匹狼加入追赶,渐渐地,更多的狼加入。

狼群中体型最大最强壮的那一个,应该就是狼群里的头狼,也是发动攻击时最先挺身而出的狼。

不过,这次比较可惜,因为其他几只鹿的帮助,它们的猎物溜掉了。

“没捕到猎物,它们是不会放弃的。”郎嘎很肯定地说道。

那边,狼群在失败之后,很快又聚到一起,大概因为这次没成功,狼群里出现了骚动,但很快就被头狼镇压下来。头狼发出了一声嚎叫。邵玄觉得,那应该是在重整士气。

很快,狼群再次朝着大角鹿群发起进攻。

一匹狼盯上了一只年老的大角鹿,其它狼很快加入进来。

这次汲取了教训,它们将那只鹿赶到空地上,与其他鹿隔开,让它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那种疯狂的追逐,就算隔得这么远,就算早有了心理准备,邵玄也看得心惊。或许对猎物来说,最恐怖的就是看到这种有严密的行动计划的掠食者,带着凶残的目光,成群结队地在后面追赶自己。

冲在最前面的头狼速度极快,接近那只大角鹿之后猛地跳起来,张大嘴巴,锋利的牙齿死死咬住猎物,比狼群其他狼更大的身体直接撞了过去。

那只年老的大角鹿虽然身体比头狼还要大好几倍,但被头狼一咬一撞之下脚步踉跄,差点摔倒。这还是只开始,在头狼之后,很快狼群中的其他成员冲上去咬住猎物,牙齿刺穿大角鹿的皮,刺入肌肉中。

被这般围杀的大角鹿身上几乎吊满了狼,放缓速度,然后摔倒,直到最后动弹不得,完全咽气。

单独的一匹狼或许没有太大威胁,但几十个这种恐怖的掠食者组合在一起,就危险了。正因为这样的狩猎方式,它们才能让这片地方大多数捕食者望而却步。

“有时候我宁愿碰到刺棘黑风那样的凶兽,也不愿意面对那群家伙。”狩猎队里有人说道。

“好在刺棘黑风喜欢独自活动,就算暂时联合,也不会有那样的拼劲。”

喜独居,不喜合作,那两只刺棘黑风能联合起来堵人就已经够难得的了,但是绝对不会一起跟狩猎队的人拼命。

“话说回来,我到现在都没找到那群狼将小狼藏在哪里。”郎嘎望了望周围,说道。当初捡到凯撒完全是偶然,也就只有凯撒这么个小崽子。

很多群居的动物都将幼崽护得很好,像那边的大角鹿,还有另一边已经准备啃食猎物的狼,都是这样。但是像刺棘黑风那种,就算成年个体再嚣张,没看好幼崽的话,幼崽也会成为其他凶兽的食物,就算没有阿飞,也可能会有其他捕食者,虎、豹、狼群等都有可能。

“毕竟,在野兽的世界,伤病、年老的,都是最好的猎杀目标,尤其是幼崽。”麦说道。

那只失去幼崽的刺棘黑风生活的水潭下,也有着无数动物的骸骨,大的,小的,年老的,年幼的。

山林里的世界就是这样残酷,充满了杀戮。

“快点长大吧。”荞看着邵玄和矛,笑着道。

收拾装备,狩猎队继续前往第二据点。

奔跑中跃起踩在树干上的时候,邵玄回头看了看那边开始进食的狼群。

强壮的头狼嚎叫着,凶悍撕咬凑过来啃食猎物的其他狼,用这样的方式捍卫它在家族中的统治地位。其它狼在没被头狼咬的时候,都快速啃食着猎物,似乎慢一步猎物就没了似的。

相比之下,从小被当狗养的凯撒现在又在干什么呢?慢悠悠地啃骨头?

++++++++++++++++++++++++++++++++++++++++++++++++++++++

几年前的电脑开个网页等几分钟,还死机!!卡得我快睡着了……

第五十四章山下有虫

山林里的弱者最容易受到袭击,所以,邵玄一直都打起精神注意着周围,他现在可只是个没成年的孩子,在野兽和凶兽们眼中就是这队里最弱两人之一。

穿过盆地的时候,已经快到傍晚,邵玄原以为这边会有一个专门用来休息的山洞,毕竟狩猎队的规矩是晚上不外出狩猎,而留在外面又太危险,这个地方没个山洞休息总觉得没安全感。

出乎邵玄意料的是,第二据点的山洞并不在这一面。

第二个狩猎场在山的另一边,但是……

邵玄仰头看了看完全瞧不见山顶也望不见边界的山,翻过去难度也太大了,就算有图腾战士的强悍体力,一天也未必能翻过去,更何况时间已晚。山脚附近的丛林里已经有不少发亮的眼睛盯着这边了。

麦带着狩猎队并没有就此停住脚步,而是继续往上山走。

靠近山腰的地方确实有用一个洞,洞很大,也并不是天然形成,也不是部落的人特意开凿出来,而是被某种生物钻出来的洞。

确切地说,那其实是条通道,狩猎队每次过来都会从这里进去,能走到山的另一边,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