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全继续存活。而被凯撒咬着的那半截石虫正扭动身体猛烈抽打着凯撒的嘴。

凯撒没有将石虫直接吃下去,也没有理会石虫的抽打,而是紧紧盯着一个方向,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这是提醒邵玄有人来了。

凯撒并没有直接呲出它的尖牙,邵玄知道,来者应该是认识的人。

盯着那边,很快,邵玄便听到很轻微的声响,像是风吹过地面树叶的声音,渐渐地,一个人影出现在邵玄视野中。

那是一个非常高大魁梧的人,身上穿着简单的兽皮衣裤,兽皮质量上乘,只是沾了一层石屑。来人脸上还有几条疤,更增添几分煞气,身上未被兽皮遮住的部分也有大小不一的伤疤,腰上挂着一圈石质器物,那是被精选出来的待加工成石制工具的石块。

那些石头跟邵玄脚下这些碎石是不同种类的,那些石头的石质要坚硬得多,制作成工具之后更利于狩猎,比邵玄手里的那把粗劣石刀要高级得多,换成肉的话,那其中最小的一个粗胚换来的肉都足够邵玄吃好几天的了。

大概是狩猎的时候在森林里潜行惯了,来人平日里走路也是这样,基本没有什么声音,这还是他无意的结果,如果真要隐藏的话,凯撒也未必能立刻就发现他,邵玄更是连一丁点声响都不会听到。

凯撒喉咙里的咕噜声还没停,来人朝它看了一眼,凯撒立刻浑身紧绷,嘴巴张开,露出那四颗格外长的尖牙,掉落在地面上的半截石虫要钻入地下逃掉也没让它分心,只是紧盯着那人。

对于部落的战士们来说,野兽只是猎物,是食物,凯撒自然也归属于食物之一。即便来人只是朝凯撒看了一眼,没有真的要出手猎杀,但长久狩猎的本能会让他在看到野兽之后条件反射,显露出一种让凯撒很忌惮的危险气息。

邵玄见这情形,不得不先出声。

“麦叔,早上好!”

盯着凯撒的中年壮汉闻声将视线从凯撒那边转向邵玄,面对邵玄的时候,刚才因为凯撒而露出的刀子般的凛冽气场收敛很多,并不会让邵玄感到太大的压力。其实,部落里大部分战士在面对幼年孩童的时候都不会太恶劣,除非是那些孩子主动惹事而激怒他们。

麦看了看邵玄,又看看邵玄脚下碎石层因为刚才打拳活动手脚而留下的痕迹,眼里带了点笑意,不过因为脸上的那几条疤,并没有让那张狰狞的脸柔和多少。

邵玄知道,麦带着善意,并不像看着那么可怕,而且,麦和如今这具身体的父亲曾经是同一个狩猎队的,平日里帮过邵玄不少忙。

“阿玄这么早就出来了?提前练练也好。”麦说道。

部落的人没有姓氏,且多为单字人名,大概是为了好记,方便,邵玄这具身体的本名就叫“玄”,入乡随俗,邵玄也渐渐习惯了。至于称呼,因为部落先祖有个地位颇高长者喊人时喜欢先“啊”一声,然后再称呼人名,后来小辈们就跟着学,发展到现在,部落的一些人喊人时还是喜欢在人名前面带个“阿”字,当然,对着长者和部落里地位特殊的一些人就不会这么随意了。

居住在近山脚的人中,包括“孩儿洞”的孩子,幼年时期尚不能觉醒图腾之力,很少有出来锻炼的,基本上都是吃了睡,睡了吃,顶多出来玩会儿,毕竟,活动、锻炼很消耗体力,容易饿,对于贫苦的近山脚的这部分群体来说,能少消耗就少消耗,就连大人们也是赞成自家孩子少动的。

不过显然,麦更赞同邵玄的行为。现在练一练,以后更受益。

“麦叔你从训练地回来?”邵玄问。

“嗯。”麦微微点头。

部落的战士们出去训练并不会规定特定的时间,只要不错过狩猎,时间自由安排。

“看来麦叔你这次运气不错。对了,麦叔,听郎嘎说明天轮到你们狩猎队外出狩猎了?祝你们顺利,满载而归!”邵玄说道。

郎嘎是与麦一个狩猎队的战士,凯撒就是郎嘎捡回来给邵玄的。“郎嘎”这个词的发音在部落的语言里意味着地弓。人如其名。

麦并听到邵玄的话笑着应了声,因为明天要出去打猎,一去可能就是好几天,所以得赶回去多休息休息,明天才能以最好的状态外出狩猎,麦没有多说,打算离开。

走了两步,麦又停住脚,转身叫道:“阿玄!”

邵玄看向麦,便见麦从兽皮袋子里倒出一块肉干抛过来。

战士们去训练都会自带食物,毕竟训练地那边几乎都是山石,植物很少,能吃的动物更少了,为了补充训练带来的体力流失,都会提前备好食物,麦给邵玄的肉干就是之前备好的,到现在还剩点儿,最后那一小块本打算在回去的路上吃掉,没想到会遇见邵玄,便直接给了。邵玄没有外出狩猎的能力,部落也不准许他们外出狩猎,这也是部落保护幼童的方式之一。

“谢谢麦叔!”邵玄道。

部落的人在食物方面并不充足,尤其是这个时节,不是谁都像麦这样能慷慨送肉的。

将肉给邵玄之后,麦说道:“我训练的地方在那座山的山腰,能够看到太阳落山……”

将训练的具体地点告诉邵玄并嘱咐小心之后麦才离开,等麦的身影消失,凯撒也放松下来,看了看地面,发现那半截石虫已经早开溜,泄愤般刨了下地面,用鼻子仔细分辨气味,想继续追踪,将逃掉的猎物重新逮回来。不过邵玄没打算让它如意,麦今天给了他一个饱腹的机会。

将麦给的肉干放进之前的石碗里埋起来,土层上方再用石屑铺一层,做好伪装,邵玄看了看刚才麦指的方向,便叫过凯撒。

“走了凯撒!干一票大的去!”

第三章老对手

既然是部落里大部分石器的出产地,自然会有不少适合加工的石材,只是那边也是图腾战士们的训练地,自然是图腾战士们优先选择,在他们之后,邵玄这样的弱势群体才会去“捡剩饭”。

“捡剩饭”这个词听着很寒碜,但很符合现在的情势。

一般来说,部落的其他人要去“捡剩饭”,大多会在太阳快落山接近饭点的那时候,只有在那个时候,训练场的战士们大多会休息,而其他时间点,训练地对于没有觉醒图腾之力的人是很危险的,被战士们的拳头砸碎的飞溅的石头对于处于弱势群体的人来说与子弹无疑,不过有了麦刚才指的路,邵玄过去会轻松很多。

如果能寻到不错的石材,能带回去换不少东西。这个机会邵玄自然不会放过。

邵玄带着凯撒沿着之前麦给他指的路走,中途能听到从几座训练山上传来的轰响声,也有一些不知道从哪儿飞溅的碎石子往下掉,其他的山道上还有更大的石块滚落,如果不是事先被麦告知了最安全的路,在这块地方走动危险性要大得多。

邵玄随意拨了拨有些凌乱的头发,抖掉些石砂,继续走。

麦之前训练的地点接近山顶,这边被图腾战士们归属为训练场地的几座山并没有开凿出平缓的山路,所以,上山较艰难,爬到地方的时候邵玄的手臂,手掌、脚丫都流了血。

身上的伤邵玄也不在意,这点儿伤回去休息两天就好了,要是能寻到不错的石材,一切都是值得的。

费了老大的劲,要不是早上吃过东西,邵玄铁定没力气爬上山。

凹凸不平的地面上躺着大大小小的形状各异的石头,而正对着的那面石壁上,有一些深浅不一的孔洞,洞的边缘有刀具挖掘的痕迹,邵玄推测这里原本嵌着更坚硬的石头,后来被麦挖出来带走了,回去制作狩猎用的石器。很多非常坚硬的石头并不会在山上广泛分布,而是会形成一块一块的,有的在山体表面,有的则深埋在山体内里,战士们不可能将山给劈开,所以,能不能碰到心仪的石胚,就全凭各自的运气了,因此之前邵玄才说麦这次来训练场训练的运气不错。

除了那些孔洞之外,石壁上还能看到一些掌印和拳印。这里就是麦训练的地方。

图腾战士的拳头可真硬,这要是邵玄,就算是石壁上最脆弱的地方,一拳过去,石头没事,拳头开花。

最坚硬的外形好的那些都已经被麦挑走了,能被麦他们看上的石材自然更高级一些,漏下的自然有邵玄能用得上的。

不再多想,邵玄让凯撒负责警戒,他则抓紧时间寻找能换食物的石块,迟了肯定会有人过来抢。

邵玄捡起一块半尺长的长条形石块,形状并不规则,不大,入手也不算重,但邵玄知道,看这些石头的质量并不是越重越好,很多石头的种类邵玄上辈子压根没见过,甚至上辈子的一些常识,在这个世界里根本不起作用,邵玄现在所掌握的全都是这半年多来的积累的新知识,他并不懂怎么去快速地辨别石质,接触的石质有限,不像那些经验丰富的战士们瞧一眼摸一下就能辨别出石块的石质等级,所以邵玄采用的笨办法,他先看哪些石块的外形不错适合加工,然后用随身带着的那把石刀去砍划,看石块上的痕迹深浅,一般来说,痕迹越浅,石质等级越高。

邵玄挥刀砍向那块石头的边沿,一声脆响之后,那块石头上刚才被砍的地方只有一个浅浅的痕迹,见状邵玄心里一喜,这可以加工成箭头枪头之类的,具体打磨成什么那是石器师的事情,邵玄只要拿着它去跟石器师换食物就行了。

将石头收进随身携带的破了几个洞的粗制兽皮袋,邵玄打算继续寻找,凯撒那边却发现了异常。

邵玄小心移动到凯撒那边,顺着凯撒所示的方向看过去,那边过来三个小孩,大概十岁左右,比如今的邵玄要高点、强壮些。

三个老熟人,邵玄的老对手,总抢邵玄东西的三个小王八蛋。

那三人并不是孩儿洞的人,他们各属于不同的家庭,都居住在近山脚区,平日里经常一起玩,而他们跟邵玄的争斗,从邵玄在这个世界醒过来没几天就开始了,一开始邵玄的心态还没转变过来,总会将他们带入进上辈子的世界,就算出手也会留手很多,而那几次留手、怜悯的结果是,邵玄丢掉了那些天辛苦换来的肉干,并被这三个小王八蛋揍成猪头。

再后来,邵玄就慢慢转过弯来了,就如第一天醒过来的时候看到山洞里的那些抢食的狼一样眼神的孩子,邵玄对待他们的态度和心境也变了。

养伤那段时间邵玄进行了深刻反思,再之后,邵玄与他们交锋时就不留手了,部落的规矩是不能残杀同部落的人,但只要不打死打残,也没人多说,近山脚区居住的人早已经习惯了这种野蛮规则。

邵玄不知道部落的人到底是哪个特殊人种,虽然看着跟上辈子的人没什么差别,但这个种属的人恢复力特别强,被揍惨了休息个两三天就能走动,再过一两个月照样生龙活虎,这也是为什么部落的人并不管这种程度的争斗,因为这在他们看来不过是小事罢了,还没准备食物重要。

至于那三个孩子,邵玄没他们高没他们壮,平时吃的东西也没人家多,拿什么去跟人拼?以寡敌众也是要讲策略拼狠劲的。

邵玄将凯撒的头往下压了压,见凯撒还朝着往这边走过来的三个孩子呲牙,邵玄捏住它的嘴巴,“先等等!”

看了看周围,邵玄选了个隐蔽的地方将刚才挑选好的装在兽皮袋子里的石块藏好,然后悄然挪到石壁后面,对凯撒道:“待会儿你去对付‘野’,‘野’知道吗?”

有战士说过,山林深处生存的野兽很多都很聪明,而不聪明的也多是更难对付的,凯撒就属于相对聪明的物种。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配合了,再退一步说,凯撒分不清,对付哪个都无所谓,邵玄自己已经定准了打头的叫“赛”的家伙,头号王八蛋,解决了他事情就简单很多。

凯撒俯低身,安静藏在大石块后面,这意味着它已经懂了邵玄的意思。

安静地接近,凌厉地制服,力求一击致命,这似乎是野生动物的天性,在狩猎方面它们总能将这种潜藏的天性引导出来,即便是被从小当狗养的狼。

第四章洞里出来的孩子真可怕

当然,邵玄没想让凯撒真的去一击毙命,部落里不准许。不过,要将这到手的东西让出去,邵玄绝对不干,何况来的是这三个小王八蛋,那就更别提了。

在邵玄思量着待会儿是空拳揍还是拿石头砸的时候,往山上走的三个人并没有察觉到埋伏着的邵玄,他们的注意力更多地放在其他地方,防备石块飞射过来,他们可不知道现在最安全的上山路是哪条,只能根据所听到的声音来大致判断,避开那些发出轰响的地方。

“占,真的是这边吗?”走在最前面的赛避开一块从斜上方掉落的石块,带着怒气看向躲在身后的人,眉毛都快竖起来了,。

胆子小的名叫占的那小孩缩了缩脖子,道:“肯定是,我爹今天负责巡逻,他看到麦从这边下山的,应该快到了,麦可是中级战士,他留下的肯定有不少好货。”

赛哼了一声,将掉落到脚边的石头一脚踢飞,继续往前走。

看着赛他们三人越走越近,邵玄屏气凝息,等着最佳时机。

配合的次数多了,邵玄也不会再多说,看准时机朝凯撒打个手势之后便一个箭步猛然冲向赛,右拳紧握,对着赛的面门就砸了过去。

赛的反应也不慢,他的能力在三人中是最高的,被邵玄突袭,来不及完全躲避,只来得及侧了侧身,让鼻子免遭拳击,可脸就遭殃了,不待他有何反应,紧接着下颚又挨了一记猛击,这接连的攻击让赛有了片刻的眩晕感,身体往后倒。

但这只是刚开始,仅仅片刻的时间,邵玄的拳头便接踵而至,一拳接一拳砸在赛脸上。

邵玄最终还是没有选择拿石头砸。

即便是赤手空拳,但这实实在在的一拳接一拳揍过去也不是好受的。

炎角部落的人身体素质很强,就算没有觉醒图腾之力的孩子,也远超邵玄上辈子所见过的绝大部分人,邵玄想要在片刻之间解决事情,出拳的力道也没保留。

那边,在邵玄冲向赛的同时,凯撒也扑向了野,和之前邵玄训练的那样,它没有直接下口去咬野的皮肉,而是直接咬住了野穿着的兽皮和系在腰那儿的草绳,咬紧不松口,直接往其他方向拖,即便现在凯撒还处在幼年时期,但它已经能轻松拖着十岁的小孩跑了,不让野给邵玄制造麻烦,也没有给野爬起来的机会。

至于第三人——占,他是三人中胆子最小的,论狠劲论力道都不及另外两人,邵玄将他留在最后解决。

在邵玄突然冲过来攻击赛的时候,占和野都吃了一惊,而野还没来得及去帮赛,凯撒就扑了上来,看着近在咫尺的那些尖牙,占和野俩小孩差点尿了,尤其是被凯撒直接暴力拖走的野,扯着嗓门喊救命。

留在原地的占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然后拿着木棍挥向邵玄。

邵玄一边握拳往赛脸上招呼,也留了个心注意占的反应,头避开挥过来的木棍,承受棍击的后背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没立刻躲开占的木棍,只是招呼向赛的拳头更快了。

赛比邵玄要大两岁,体格强于现在的邵玄,可毕竟只是没有觉醒图腾之力的孩子,在邵玄暴雨般的攻击下很快失去了战斗力。

邵玄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如果不能够速战速决,败的就是他了,过去的这半年他吃够了犹豫的亏。

解决了最大的麻烦,邵玄一个打滚躲开挥过来的木棍,看向占。刚才揍赛的那股子狠劲还在,连带着邵玄的眼神也充满了狠厉,这让本来就胆小的占握着木棒的手都抖了几下。

占见赛已经被揍趴下,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反击了,而野那边显然处境艰难,还能听到他惊慌的叫声。紧了紧手里握着的木棍,占只觉一阵心惊肉跳,对上邵玄看过来的目光,占不自觉移开视线。

看到占这个怂样邵玄就知道这家伙已经生出退缩之意了。直起身,邵玄一步步走向占。

邵玄的速度并不快,但每一步却让占感觉心里受了一闷锤,每受一闷锤,占的面色就难看一分。

两人之中,拿着武器的是占,身材高大些的也是占,但从气势上看,很明显占现在完全处于弱势的一方。在邵玄离占只有一步距离的时候,占一个哆嗦,直接双手一抛,将手里的木棍给扔了,然后快速退开几步,这意思就是他不打算跟邵玄争了,主动示弱。

双方对上这么多次,占也明白,只要他做出这样的选择,邵玄是不会继续追打他的,即便刚才他敲过邵玄几棍子。

刚感觉稍微缓过来点的赛抬头就见到了占这怂样,气得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尼玛,猪队友!

知道袭击者是邵玄时,赛心里就暗道一声“糟糕”,前几次他们对上邵玄都没讨到好,这次他更是连反击都没来得及就被揍趴地上了,赛心里那个憋屈!

好不容易冒着危险过来打算捡个漏,却没想玄这家伙也在这里,还比他们早来!这家伙是狼鼻子吗?!反观他们这边三个不仅来得迟,还打输了。想着,赛看向邵玄的目光像是结了深仇大恨一般。

邵玄没再理会赛,他今天也并不想这么轻易就放过占,但也没像对待赛那样将他给揍趴下,而是将人往赛那边踹了过去。

捡起占掉落在地上的木棍,邵玄走到躺在地上的赛和占面前,木棍在手里掂量两下,拳头上沾着刚才揍赛时带上的血,在木棍上慢慢蹭了蹭,然后看着面前的两人露出个笑。

见到这个笑,赛和占背后一寒,恨不得现在立马跑开,感觉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似的。可是赛现在躺着,压根站不起来,而坐在地上的占则快速蹬脚想要后退。

邵玄俯下身,握着木棍猛地朝赛和占挥过去,动作很突然,也很干脆利落。

那一瞬间,赛和占感觉呼吸都停止了,浑身发冷,眼里只有那根狠狠挥下的木棍。

咔!

木棍打在赛和占中间的空地,瞬间折断,而且前面一部分已经碎裂了,碎裂开的木屑飞溅到赛和占脸上,刺出一些血痕。

邵玄往已经愣了的两人面前凑近些许,“东西是我的,我捡完了你们再过去,明白?”

声音不大,但声音带着一种异样压迫感,给赛和占的感觉就是,如果他们现在不示弱,刚才的那一棒子是不是就会加之于他们身上?

赛没出声,依然怒视着邵玄,而旁边的占浑身都在抖,赶忙点头,表示完全明白,眼神带着小心和忌惮。

难怪爹娘不让接近洞里的孩子,洞里出来的孩子真可怕,比经常打人的赛还可怕。占心想。

邵玄没再继续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既然赛他们能过来,其他人也可能会过来,邵玄现在对付三个小孩也只能以巧取胜,还是在有凯撒帮忙的条件下。要是人再多些,或者年纪更大的孩子过来的话,邵玄就只能撤了。

思及至此,邵玄加快了挑拣的动作。

第五章你他玛逗我?!

躺在边上的赛抹了抹脸,没在意肿起来的脸和从鼻子里流出的血,恨恨看着邵玄挑捡东西,从他现在这个角度并不能看清楚邵玄到底捡了些什么,但肯定是好石材,怎么也能换几天的食物。

邵玄能察觉到赛和占的目光,不过他对这个已经习惯了。挑选了一些东西,看看天色,午时已过,该回去了。今天的收获已经足够,虽然这里还有一些在他看来不错的石块,但邵玄人小力微,捡太多了未必是好事,保不住。

现在的力量还不够,等以后,等所谓的图腾之力觉醒之后……

将凯撒唤回来,确定被凯撒拖走的名叫野的那小孩还安全,邵玄便拿着用兽皮包好的石块离开了。

等被凯撒拖离战场的野踉跄着回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躺在地上一脸血还咬牙切齿的赛,以及缩在旁边的占。

缓过气来的赛指挥着野和占赶紧去看看还能不能捡到好点的石材去换东西,同时嘴里还骂骂咧咧,嚷嚷着下次一定揍回来,还要把邵玄的东西都抢了。

而他们三个不知道,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有战士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只不过在邵玄离开之后,这些战士们也陆续离开。

“刚才那小子是谁?”有个年轻的战士好奇,问旁边的人。

“你说带狼的那个?好像叫玄,山脚那边洞里的。至于那匹狼,那是巫的,你别打主意!”年长些的战士警告道。他不知道巫这么做有何深意,他也不深究,只要知道巫的东西不能抢就行了。至于玄那小孩,在他看来,不过是帮巫养狼的罢了。

年轻战士抓了抓凌乱的满是石屑的头发,“我哪能抢巫的东西,嘿嘿,我就是看那小孩挺有意思,等以后他觉醒了能力肯定也不会差,可以招到咱们狩猎队。”

“说这些还早,怎么也得再等个两三年。我看你们山腰那边的几个孩子不错,至于那些洞里出来的孩子……”年长的战士摇摇头,话没说完,但意思都懂。

部落的分布大体为三层,基本上越强大的战士住得越往上,靠近山顶。山顶,也是整个部落的中枢。听说部落的火塘就在山顶,整座山最寒冷的地带。

在很多战士看来,洞那边出来的孩子,比生活在山脚的孩子觉醒得更晚,资质更差,就算那些孩子年龄到了,觉醒了图腾之力能外出狩猎,他们也不愿意让那些孩子进自己的狩猎队。狩猎队讲究的是团队合作,任何薄弱的部分都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惨烈后果。

往回走的邵玄并不知道那些战士们的谈话,也不知道那些战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