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但是,让它现在放弃又不甘心。这里它已经很难去感受气味了,如果让那前面那两个小子继续跑的话,可能会因此追丢!

不!

不能放过!

它拿那群大的没办法,前面那两个小的一定要咬死,然后扔到那群大的面前!

这么想着,它心里的仇恨愈发浓烈,激动情绪的影响下,连身上闭合起来的鳞刺都有再次翘起抖动的趋势。

++++++++++++++++++++++++++++++++++++++++++++++++++

抱歉今晚还是只有一更,周六周日会继续双更。

第四十八章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邵玄能感受到身后越来越近的追杀者,大概是已经想明白在这样的环境里它平日的潜伏行为完全起不到作用,自身受限严重,也放开了想要做最后的追杀,毕竟,再这样拖延下去对它完全没有好处。

刺棘黑风完全是拼了一般,爆发出最大的力量,死死盯着前方的两个身影,追了上去,不再顾及其他。踏出的每一下,大爪子都刺穿雪层钉在冻得硬邦邦的地面上,发出嘭嘭嘭的声响。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矛顿时心下一紧,差点踩错一步踢到凸起的石头。

就算邵玄和矛都提速,即便在这样的环境下刺棘黑风的行动力大大减弱,但毕竟是拥有“黑风”称号的山林杀手,此刻全力爆发之下的速度也是如今的邵玄两人无法比的。

背脊的凉意急窜上来,竖起的头发丝不知道是因为被寒风吹的还是被背后的这股凉意激的,整个人都像被冰窟笼罩一般。

“闪开!”邵玄大吼道。

邵玄和矛一左一右避开已经扑过来的巨大身影。

对矛来说,没有邵玄的引导,在这样的环境下,他完全放不开脚,黑夜和风雪夹击下,他甚至都看不太清那个巨大的身影,如果那只刺棘黑风朝着他挥几爪子,能否安然躲避开,他一点信心都没有。

只不过,那只刺棘黑风似乎看出来两人之中起重要作用的是邵玄,扑空之后大头朝向邵玄那边,后肢猛地一蹬,地面被掀飞的雪片如被劲风包裹一般,朝着矛那边飞射过去,而刺棘黑风本身则冲向另一方向的邵玄。

它知道,只要解决了邵玄,另一个小家伙并不是问题!

邵玄掠过铺着雪层的地面,将背后背着的一支短矛迅速抽出,身体扭动,落地的那一刻借着旋转的力道,甩手朝着刺棘黑风的眼睛处刺了过去。

甩出的短矛如子弹一般直射刺棘黑风的眼睛处,刺棘黑风反应也不慢,虽然没能完全避开,但它侧了侧头,带着硬质鳞甲的眼皮迅速闭合。

短矛没能刺进刺棘黑风的眼睛里,只是射在眼角处,有硬质鳞甲挡住,但即便如此,尖锐的石质矛头带着冲击力刺在眼角,还刺入些许,眼睛或多或少受了波及,血从眼角处渗出。

眼睛受伤,刺棘黑风更是惊怒,它没想到这个小东西竟然能这么快就伤到自己!

邵玄看不见刺棘黑风眼角的血液,他视野中的是一具庞大的骨骼,刚才是对着刺棘黑风头骨的眼洞扔的,显然,并没有成功刺入眼睛。

即便看不到刺棘黑风的眼睛,邵玄也能感受到从它眼里射过来的暴涨的凶光。

为了分担邵玄这边的压力,矛也根据声音判断了刺棘黑风的方向,朝着它那边扔了一矛,可惜,刺棘黑风身上厚厚的角质层和背上竖起的刺棘组成了一个恐怖的防护铠甲,石矛刺到上面根本无法钻透这个坚硬的保护层。

相对薄弱一些的地方,只有头部某几处,以及尾巴上的一部分。麦之前砍的就是刺棘黑风尾巴上并没有被厚刺覆盖的地方,单凭那一层鳞甲防护未必能抗住图腾战士的暴起一击。

刺棘黑风压根不理会矛那边,它现在就盯着邵玄。因愤怒而甩动的尾巴如铁锤敲击在地面上,发出嘭嘭的崩裂声响,仿佛捶打在钢筋水泥地一般。雪花和被敲碎的地面石块掀得到处乱飞。

躲开上方拍下的兽掌,邵玄抽出牙刀,抵挡侧面挥过来的利爪。

吱——

利爪切割牙刀的声音响起。

能轻易将山洞的石块掰动的锋利爪子只是在牙刀上留下了些并不深的痕迹。

刀没多大事,但邵玄感觉手臂每一处都火辣辣的疼,似乎像快散架似的。

来不及细察手臂伤情,邵玄小腿肌肉极速膨胀收缩,离开原处,避免跟刺棘黑风正面对上。但刺棘黑风也不愧是山林杀手,似乎已经料到邵玄可能会有的反应,在邵玄避开的时候,就一尾巴抽了过去。

刚落地的邵玄根本无法及时避开,只来得及握刀横档在胸前,以免被刺棘黑风尾巴尖上的棘刺刺到。

嘭!

邵玄被这强悍的力道击得倒飞出去,落地之后还后退不止,胸口被刚才的这一下震得气血翻腾,若不是刺棘黑风在这样的环境下整体行动力极大程度受限,不及平时一半,气劲严重不足,邵玄早就被抽得没影了。

这是来到这个世界以来,邵玄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险境。

狩猎凶险,这是他早就有的心理准备,但他没想到第一次狩猎就遇到这般彪悍的凶兽。

不论是身体强度还是力量速度,现在的邵玄和矛加起来也未必比得上实力大减的刺棘黑风。

生存抉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身上唯一的一根短矛已经甩出,本来带了三根,两根在逃的路上用掉了,现在,邵玄手里只有一把老克送给他的牙刀,以及兽皮袋子里装着的尚未用过的三个矛头。

矛那边也没有停止给刺棘黑风制造麻烦,只是程度有限,刺棘黑风没当回事而已。他跟着邵玄逃出洞的时候带了七根短矛,已经投射出五根,第六根投射出的时候差点射中刺棘黑风的眼睛。

这下刺棘黑风终于往那边看了一眼。

就是现在!

这,可能是唯一的机会了!

此刻,邵玄眼中迸发出几乎破釜沉舟般的凌厉杀意,体内图腾之力瞬间攀至巅峰,脚下猛地一震,冲射而出。

但邵玄并未沿着直线冲过去,而是在中途借着插入地面的石矛转了一点角度。

刺棘黑风并未想到邵玄会在中途变换攻击角度,它听到声音扭回头直接盯向刚才邵玄所站的放向,挥出的爪子也朝着那边,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刚才的小人错开了它的利爪。

或许邵玄的力量还远比不上中级图腾战士的麦,但借助这把牙刀,将这竭尽全力的一刀,插向刺棘黑风头上防护最弱的地方!

牙刀破开刺棘黑风头上的角质层,直刺头内。

但即便选择了最弱的地方,即便用了全力,邵玄的这一刀却并未完全插入,只插了三分之一,如果砍出这一刀的是麦,自然会没至刀柄,那样的话刺棘黑风或许会顷刻毙命。可惜现在,握刀的是觉醒图腾之力不过月余的邵玄。

即便如此,这一刀也给刺棘黑风带来了无法忽视的伤害。

邵玄倒是想再用一次力,将刀再捅进去一些,但刺棘黑风的爪子已经招呼过来了,邵玄甚至来不及将刀拔出,刀被夹得紧紧的,根本来不及使力,只能先闪躲开。

饶是这样,邵玄的后背还是被爪子划了一下,好在躲避得及时,伤口不太深,并不致命,若是再慢半拍,犹豫一下的话,那就真完了。

一声尖啸划破这片雪域,周围飘飞雪花都被这一声吼叫震荡开。

头上被刺了一刀的刺棘黑风疼得大声吼了出来,它想用爪子将头上的刀给拨开,但偏偏那刀插的地方太微妙,稍微碰一下刀就让它感到一阵剧烈头痛。大爪子现在都不灵活了,想要将刀快速拔出来也没办法,反而还让它自己承受一阵阵几乎晕厥的疼痛。

第四十九章雪崩

兽皮袋里装着三个备用的矛头,其实当时山洞里还有另外一个大袋子装着更多,只是时逃命的时候邵玄根本没时间也不可能去带上那个大袋子。

邵玄将手伸出兽皮袋。

这里装着的每一个石矛头都是他亲手打磨出来的,入手就有一股熟悉感,似乎连扔出去会有怎样的轨迹怎样的效果都能一清二楚!

老克当时跟邵玄说过,每一个打磨出来的石器都有它独特的脉络,而一个优秀的石器师,则能够清楚感受到这样的脉络,那是创造的力量。

当时邵玄并不明白那样的感觉,但现在,他有那么一点了解了。

石矛,只有头没有柄。

无所谓,照用!!

在刺棘黑风急着挥动大爪子想将头上的刀拔出来时,邵玄用矛头当飞镖,朝着刺棘黑风的一只眼睛甩了过去。连甩两镖!

一个矛头稍微偏了些许,刺在刺棘黑风的眼睛轮廓上,但另一镖,则直直刺入它的眼睛内!

吼——

又是一声比刚才更要暴戾的尖啸,在这片雪域回响,整片空间都似乎要被震裂开来。

邵玄正想着要不要将手上最后一个石矛头甩向它另一只眼睛,却听远处的上方传来咋嚓的声音,像是什么裂开了。

听到这个,邵玄心里咯噔一下,但紧随而来的轰鸣声确定了他心中所想。

邵玄只觉头皮都快炸开,也顾不上刺棘黑风了。

“跟我来!”

往周围看了一眼,邵玄叫上矛,往一个方向飞跑过去。

那边要比邵玄他们刚才所站的地方地势还要高出些,往那边跑的时候,能清楚感觉到脚下的雪更深,吹过来的风更狂。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矛心里带着疑惑,好几次他都想出声问问,刺棘黑风离他们还有点距离,而且听那声音应该是承受着巨大痛苦,想必是受了不小的伤,但邵玄现在明显是急着逃命。

可是,随着远处传来的咔咔声响,以及渐渐清晰的轰鸣声,矛心里的不安感也越来越大。

邵玄感觉此刻体内血管中血液都要沸腾了似的,之前跟刺棘黑风拼命,现在又遇到雪崩,紧绷的神经都没放松过,动用体内的图腾之力已经快超过身体负荷了,身体也极度疲惫。其实现在最应该做的是找个地方,好好休息,让翻涌的越来越不受控制的力量平稳下来,但现实并未给他片刻的休息时间。

因为刺棘黑风的那一声声震得邵玄吐血的大吼,也将上方某处的雪层震裂了,邵玄听到的咔嚓声就是那边裂开的声音。随着雪层断裂,巨大的雪体滑动,越积越多,直泻而下的雪崩体如洪水一般往下扫荡。

原本还想着将头上的刀拔掉的刺棘黑风也感受到什么,浑身一滞,顿时不安起来,它知道,山上有一种陌生的危险正在快速靠近,地面传来的颤栗感已经顺着脚掌布满全身,即便是它这样的,几乎在盆地领域称霸的物种,也恨不得立马转身逃掉。

顾不得头上的刀和眼睛的伤,它还能察觉到那两个小东西的逃窜方向。往山下退?还是继续追上去?

很快,刺棘黑风做了决定,直接抬脚朝着邵玄他们那边跑过去。它直觉跟着那两个小东西应该会有方法避开,再说,难得追杀到这里,还被那个小东西捅了一刀,它也不甘心就此放弃,最好能咬死那两个。

邵玄现在压根顾不得去注意那只刺棘黑风有没有追杀过来,他就想快点到那块大石头后面去躲着,周围这一大片地方,也就那里适合躲避了。

庞大的雪体带着让地面都颤动的轰隆呼啸声,声势凌厉朝向下冲来。。

紧跟在邵玄身后的矛感觉身体已经越来越吃力,但此刻的危机又令他不得不继续坚持下去,前面的邵玄还跟刺棘黑风拼杀过呢,消耗的体力更多,对方都没有减缓的意思,矛自己就更不能慢下来了,咬着牙继续跟。

越来越近的轰鸣声让矛感觉似乎整座山都要崩裂倒塌了一般,他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这种巨大的压力让他喘气都困难。

近了!

更近了!

邵玄冲到凸立在那里的大岩石后,这块岩石与山体相连,在邵玄看来它是这片最稳固的地方了。

“抓紧石头,闭住口,待会儿屏住呼吸!”邵玄对矛说道。

庞大的雪体在靠近,而后面的那只刺棘黑风也在靠近。

看到追过来的刺棘黑风,邵玄恨不得大骂几句,但又不能从这里离开,离开这处,就没有合适的地方躲避了。

这时候,邵玄心里不停地默念,倒是希望上方的雪崩快点到来,将这个麻烦家伙赶紧冲走。

刺棘黑风也加快了速度,离邵玄他们所在的石头也不过数十米的距离。

如雾气一般的雪末已经翻卷而来,而那张带着尖牙的大嘴也朝着他们咬过来。

只是,那张大嘴终究是晚了一步。

深呼吸,抓紧石头。听着轰隆的声响,邵玄闭上眼。

雪崩冲刷而至时,刺棘黑风不甘地吼了一声,邵玄甚至还闻到了它嘴里呼出来的腥臭味。

刺棘黑风刚吼出声,就被雪崩呼啸而过的轰隆声淹没,再然后,就只剩下那几乎让人以为会毁天灭地的声响。

就算躲在大岩石后面,邵玄两人还是陷入雪中一阵子,不知过了多久,轰隆声渐渐远去,雪从这里泻完,邵玄才拨开上方的雪。

冷气灌入肺中,带着冰凉的刺痛感,但邵玄现在却难得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周围并不见那只刺棘黑风,显然,它已经被冲走,是否丧命并不知道,至少,现在它对邵玄两人是造不成威胁了。

“暂时……安全了吗?”矛有些惊魂未定,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暂时是吧。”

听到邵玄的话,矛顿时长呼口气。

“刚……刚才……那是什么?”缓了会儿的矛问道,声音中还带着尚未平息的惊惧。

“雪崩。”

“雪崩?”矛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没听过这个词,但在记忆中找到了类似的故事,是好久好久以前,他的首领爷爷讲给他听的,只是那时候他并未觉得刺激,更喜欢听狩猎凶兽的故事。现在亲身经历了才发现,有时候,这样的力量比凶兽还要可怕得多。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感觉整座山要倒下压在他身上一般。

又躲过了一劫,但邵玄和矛都不敢乱跑,谁知道还有没有第二波雪崩?到时候找不到合适的躲避点就完了。

也不敢睡觉,生怕会出现其他意外,在这个地方,指不定一睡就醒不过来了。

休息了会儿,邵玄问了问矛那只刺棘黑风的事情,矛将上次狩猎的事说了下,他自己也是听他爹说的,没有亲身经历。可是现在,阿飞惹的麻烦,倒是被他碰上了。

“艹!”邵玄低声骂道,“回去揍死他!”

第五十章天晴

谨慎一点还是没有错的,在那之后,又出现过一次雪崩,只是没有之前那么声势浩大而已。

天亮之前邵玄不打算离开,一切还是等太阳出来再说,黑夜里行动并不方便,也不容易认路。

又是被追杀,又是躲雪崩,逃奔了这么久,一放松下来,各种感觉全都涌出来了。

饥饿,疲惫,偏偏还得保持必要的警惕,防止出现什么难以预料的威胁。因此,邵玄在心里把惹事的阿飞骂了好几遍。

本来还带着一块肉的,中途逃的时候掉了,摸了摸身上和兽皮袋,里面有一个矛头,还有个葫芦。装着猪血的葫芦并不大,里面的猪血还有些,麦他们往里放了一种草汁,防止猪血凝固。

喝了口之后,邵玄将葫芦递给矛,这家伙比自己还不如,带的东西除了几根短矛和石刀之外,其他的都在中途掉了。

即便没有肉,一口四牙野猪的猪血也让失去的力量恢复了些,矛看了看周围,问邵玄:“你说,麦他们会不会找过来?”

“不知道。”如果是在其他地方,在山谷或者盆地那边,亦或是之前经过的山林地带,麦他们多半会依着痕迹寻过来,可这个地方,从踏足冰雪区域之后,很多痕迹都被飘飞的雪埋了。而且,当时被刺棘黑风追杀的时候,邵玄逃到一定高度就沿着水平线上横向逃了,没继续往更上方去。

晚上的气温比白日低得多,他们之前翻过山的时候是在白天,冻得也够呛,更别说今晚上了。

大概是今晚上消耗得多了,体内对四牙野猪猪血内的能量吸收也快很多,矛间间断断喝了三口,体内的图腾之力也一直没停止运转过,没办法,这地方一停下来估计得冻僵,只能靠图腾之力扛着。

闲下来了,矛也不知道该怎么跟邵玄说话,毕竟他之前看邵玄不顺眼,喝过四牙野猪的猪血之后有点困意,但紧绷的神经和无休止的寒风,也将睡意驱散不少。看了眼周围,依然只有一片漆黑,近处还能模糊看到点,再远就一点看不清了。憋了会儿,矛还是决定问问邵玄为什么能够在这样漆黑的环境下看清周围,谁知,一扭头就见邵玄又拿着葫芦喝猪血。

第五口了……

平时麦只让他们一次喝一口,喝多了承受不住那些猪血里面所含的能量,就算是矛自己在几乎力竭的情况下,也只是间断地喝了三口而已,那就已经差不多到了极限,外来能量太多,无法掌控的话,体内会出现混乱暴动,可现在的邵玄,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看那样子,之后会有第六口也说不定。

“喝那么多……没事?”矛问。

“暂时没事。”邵玄现在感觉喝的猪血所带来的能量,没多久就消失了,刚缓和下来的疲惫感再次袭来,只能再喝一口,这样反复几次之后,邵玄并没发现有什么副作用,跟着感觉走,继续喝。

大半葫芦四牙野猪的猪血,矛只喝了三口,剩下的全是邵玄给喝了,等猪血喝完的时候,天边也开始泛起蒙蒙的光。

矛像看怪物似的看着邵玄,他实在不明白,这家伙喝了那么多四牙野猪血一点事都没有,反而越来越精神!

这在部落里跟谁说都没人会相信!

“现在离开吗?”矛问道。

雪早就停了,而随着天边渐渐亮起来,他们能明显感觉到气温的上升,等太阳出来了,也就不必要继续动用图腾之力了。

“再等会儿。”邵玄看着天边说道。

天空的云散去一些,邵玄能看到天边茫茫云海中耸起一个个尖角,那是远处的山峰。峰顶随着云海的涌动而时隐时现,更远处,还有更高的山峰,直刺湛青色的苍窍。

当阳光终于出来,照向这一片雪域,色调终于不再那么冰冷,但,看不到任何树木,眼前的只有大片大片的白墙雪壁,再向上望,就是山峰顶端了。

雪深没膝,双眼所能看到的地方,全都是大片的白色,天地都似乎浑然一体,向下望,山下的世界仿佛躲在雾气中,看不透,看不清。

眼前的情景,让人有种迷失在无法穿越的白色世界之感,意志不坚定者大概会望之却步。

这里,比之前麦带着他们翻越的山还要高,那座山连着山脉,而邵玄现在看到的就是山脉中的某一处,放眼望去,能看到那些绵延千里的白色山顶。

“这里……是哪?”矛看着眼前陌生的风景,不安地问道。他记得翻越的地方,甚至那座山附近所有景色,他都仔细记在脑子里,可现在眼前完全一片陌生。

逃的时候没感觉有多远,现在再看,才发现麻烦大了。

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邵玄决定先往山下走,至少去稍微暖和些地方。

邵玄心里还想着老克的那把刀,老克将刀给他之后,他还抱着刀到老克面前让他放心,说会好好对待那把刀,可是现在,刀没了。

往山下走,穿过云雾弥漫的地带,山下的风景也渐渐浮现。

这片山林中,上面是没有草木常年被冰雪覆盖的山岭,而山下,却绿草如茵,经历着短暂冬季和漫长的夏天。

几乎是两个世界。

邵玄两人朝山下走了会儿,就看到雪地上凸起的那一大块。这边的雪已经很薄了,阳光之下正在融化。凸起的那一大团也露出了部分雪层之下的景象——黑色的鳞甲。

露出来的刀让邵玄能够判断那边是刺棘黑风的头。

一团雪随着雪水滑落,还带着几丝红色。邵玄看过去,原本只是刺入头颅三分之一的刀身,现在刺入了一多半,刀周围有凝固的血迹。

刺棘黑风身上平时威风凛凛炸起的鳞刺,现在全畏缩地趴着,也不见它动一下。

示意矛先不要动,邵玄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前所见的便是一具庞大的骨架。与昨晚上不同的是,此刻面前的庞大凶兽,身上有好几处骨骼断裂,像是撞到过什么,就算没断气,这伤势也不小,而头部……刀刺得很深。

如果不是为了那把刀,邵玄现在毫不犹豫直接下山,不会去试探刺棘黑风是死是活,死了还好,要是尚有一口气在,就算邵玄现在体力恢复,胜负也未必可知。

拢了拢周围的雪,捏成个硬硬的雪球,邵玄拿着雪球朝刀扔过去。

刀身微微颤了颤,而那个庞大的凶兽,却纹丝不动。

这样试探了好几次之后,邵玄才终于确定,这只在盆地那边霸居食物链顶端的凶兽,是真的死了。

+++++++++++++++++++++++++++++++++++++++++++++++++++++++++++

电脑坏了,把以前的一个老电脑拿出来将就着用,开个网页卡几分钟,下个软件下到中途停止不动……

第五十一章摸一下

炎角部落。

部落内的生活还是和往常一样,平静,平和。

大清早,老克扔给凯撒一块带着骨头的肉,然后拿着石器坐在那儿开始打磨,看上去还是老样子,没什么表情,话也不多,但相熟的人能看得出来,老克最近都有些心不在焉。瞧瞧角落里那个专门扔废弃物的木箱子就知道了,打磨失败或者剥石叶剩余的废渣都扔那边。

那么多废渣,可不像是老克一贯的水平。

趴在旁边蔫了吧唧啃骨头的凯撒似乎瘦了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