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之前郎嘎等人在山腰就是因为听到了刺棘黑风的叫声,因此才下山帮忙的。

诸多异常联合在一起,不得不让众人多想。这两只刺棘黑风到底要做什么?

暮色中,飞快闪过的黑影有些模糊,树丛间时不时传出刺棘黑风的抖刺声。

刺棘黑风激动的时候,它们身上的刺就会抖动起来,而发出一阵密集的抖刺声,声音并不大,但是由于声音太密集,所以并不难听到。

黑夜里这声音就如催命符一般,周围的其他动物早就全跑没影了。

听到这样的声音,众人心里越发沉重,背后已经被冷汗湿透。

“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须将这两只赶走!”麦沉沉地道。现在天色还没完全黑下来,还能看到一些周围的景物,但再过会儿入夜,黑暗的环境对他们就极其不利了。

不赶走这两只而直接往山上跑的话,这两只可能会直接追上去,他们可不能让这两只追杀到栖身的洞里,虽说刺棘黑风并不喜欢山上的环境,但不证明它们不会追过去,再说了,山腰的洞里还有两个孩子呢。

“上!”

下午猎杀的大角鹿也早顾不上,经过短暂的休息之后,麦下令集全队之力跟这两只拼了!

……

邵玄又做梦了。

时隔这么久,再次进入了那样的梦境中。

只不过这次梦里没见什么夜燕,也没梦到雪花,梦境中一片黑暗,但明显感受得到一股浓烈的森寒之意,似乎有什么藏在黑暗中,同时,黑暗中还有一些密集的嗒嗒嗒的声音传来,像是什么在抖动。

猛地睁眼坐起身,摸摸额头,一手的冷汗。

感觉背后还有未散去的凉意,邵玄抖了抖,往火堆靠近了点。

看火堆里面木柴的燃烧情况,距离郎嘎他们离开已经有一会儿了,现在外面的天色应该暗下来。

怎么还不回来呢?

到底遇到了什么?

是否有人受伤?

又想起刚才的梦境,邵玄深呼吸,让情绪尽量放缓。梦里的森寒感比去年梦到夜燕时要强烈得多,现在醒了还感觉心跳得厉害,不知道是吓的还是其他原因。

看看旁边,矛靠着洞壁,坐着睡着了,睡得有些沉,邵玄刚才起身的动静可不算小,外出狩猎的战士平时都很警惕,一点动静就能醒,矛并未醒来,显然是睡沉了,应该是那些肉的效果。也好,这样他也不会跟陀螺似的在洞里面不停转圈。

觉得情绪稳定些,身体渐渐暖和了,邵玄往火堆里加了点木柴,起身往洞口走。

有了以往的经历,他知道不会无缘无故做梦,就是不知道外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巨石将洞口挡得严严实实,光凭邵玄自己的力量很难推开,邵玄也没打算推开巨石,外面都不知道有多少危险,有石头挡着还能安全些。

洞口离邵玄刚才睡的地方有五十多米,一步步朝着洞口走,邵玄刚刚平缓的心跳又开始快速跳动起来。

越靠近洞口,那种危险感越强烈,浑身的汗毛都在颤栗,像是压着一块寒冰似的。

邵玄靠近洞口的步子越来越慢,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出声大了。

在离洞口十来米的时候,邵玄听到了一阵并不大的密集的嗒嗒嗒声,就像是在耳边响起来似的,又像是幻觉。

洞内的火堆里刚添加了几根木柴,火大了些,火焰跳动着,照得人的影子也跟着闪动,偶尔还响起木柴燃烧时发出的噼啪声。

但邵玄却并未觉得有多暖和,反而感觉一阵阵发冷。

张大嘴,无声做了个深呼吸,调整情绪,邵玄绷紧神经,悄然并快速地往后退。

来到矛身边,邵玄推了推矛。

虽然睡得沉,但潜意识还在,邵玄一推,矛就迅速睁眼摆出个防卫的姿势,但回过神见到面前只有邵玄,面色立刻不好了,正打算说什么,邵玄迅速捂住矛的嘴,眼神扫了下洞口。

矛也不是不懂形势的人,不然不会被准许跟队。见到邵玄这般紧张,他也知道洞口有异况了。

张张嘴,矛做口形无声地问:怎么回事?

邵玄来不及说什么,看看洞上方,他记得上面有隐秘的通风口,纵身跳起,踩着洞壁,翻到上方仔细找了找。

洞壁并不光滑,有很多凸出的地方,所以攀上去并不多难。

有三个通风口,其中两个太小,剩下的一个大点,不过被用石头堵了些。

邵玄使劲将堵住的石头搬开,示意下方的矛接住。

矛有些焦躁,他不知道到外面到底有什么,麦他们到现在也没回来,而邵玄也不说到底怎么回事,如果是平时,他早就吼出来了,但现在……

接住石头之后,矛小心放下,没发出声音。几乎在他放下石头的同时,他也听到了洞口巨石发出来的怪异声响,像是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在石头上划刻一般。

矛脸色变了变。那划刻的声音,可不像是人弄出来的……

洞口的石头在挪动。

有晚风从挪开的缝隙间吹进来。

火堆的火焰跳动得更厉害了,矛看到自己照在洞壁上的拉长影子,随着火焰的跳动显得有些扭曲。

长这么大,矛还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不管以往在部落里怎么炫耀,听那些惊险刺激的狩猎故事的时候怎么吹嘘,真正遇到了,他才知道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除了他们两个刚觉醒不久的孩子之外,没有其他人在,没有人会帮他们,而靠近的生物,他们多半也斗不过。

身为首领的爷爷给他讲狩猎故事的时候,曾经问过他:“矛,你知道绝望的心情吗?”

当年怎么回答的,矛不记得了,只记得似乎没太当回事,因为他那时候不理解。

可现在,他知道了。

第四十六章脸都吓白了

随着堵在洞口的巨石在继续移动,传进来的嗒嗒声更急促,也越发清晰。

听到这个声音,矛已经猜到洞外正在移动巨石的是什么生物了。

正因如此,矛脸色唰的苍白,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一般,一动不动僵硬地站在那里,死死盯着洞口那边。

检查完上方通风口的邵玄,从上方跳下拍了矛一下,吓得矛差点跳起来。

抖动着嘴皮子,矛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毕竟,凭他和邵玄两个才觉醒没多久的人,是绝对斗不过外面的生物的。实力相差太大,再怎么英勇无畏,也无法否认这个事实。

邵玄将刀带上,示意矛朝上走。刚才他看过了,那处通风口外暂时没见什么危险生物,即便有,那也得往那边走,总比呆在洞里被吃掉好。

洞口的巨石越挪越开,晚风吹进洞,将火堆的火焰吹得呼呼地跳。

由不得矛多想,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带着骨刀,跟在邵玄身后踩着洞壁往上去。虽然以前的老猎人们跟他们说过山林里的夜晚很危险,但这个时候也没办法了,从上面的通风口逃出去,总还有一丝机会,但留在这里,就是死路一条,死得毫无价值,估计还没等所有的力量爆发出来就被刺棘黑风一爪子拍死吞掉了。

这个通风口勉强能让邵玄和矛这样的小身板钻出去,如果是年纪还大点儿的,就无法往上钻出了。

在邵玄和矛往上钻的时候,洞口的巨石已经被移开,洞口露出一大半。

刺棘黑风因激动而发出的嗒嗒嗒的抖刺声在洞内回响,整个山洞都被这样的声音填充。

山林里的野兽怕火,但并不全是,再说,山洞里的火堆并不大,对于身长超过十米的刺棘黑风来说,这点小火焰一点威胁都没有。

似乎没想到洞里并没有人,刺棘黑风有些疑惑,迈着步子,并不快。它伸出长长的开叉的舌头,感受洞内的气味,视线如雷达般将整个山洞一寸寸扫了一遍,觉得燃在那里的火堆有些碍眼,四肢陡然发力,整个如黑色的风一般,眨眼之间便已经来到火堆处,朝着火堆踩了下去。

嘭!

厚厚的角质鳞片阻挡了火堆的灼烧感,一脚便将燃在那里的火堆踩灭。洞内顿暗下来。

洞内没有人,四牙黑猪的血肉气味很重,但它还是能分辨出很多人类的气味,其中好多个它都很熟悉。

想到上次遇到这些人的事情,它身上的刺都再次抖了起来。

嗒嗒嗒!

抖刺的声音比刚才还要急促。

通风口外,邵玄和矛背靠着陡峭的山壁站着,他们现在就希望洞内的刺棘黑风逛完洞内没发现人便离开,等麦他们回来,两人再返回洞内。

屏气凝息,邵玄仔细听着洞内的动静,除了时不时响起的细微的嗒嗒声之外,他们也无法知道洞内现在到底怎么样了。火堆被踩的声音也听到了,紧绷着身体,防备万一。

等了一会儿,迟迟没听到洞内有其他动静,也不知道里面的刺棘黑风是否离开洞。夜色已经渐渐暗下来了,虽然没完全黑,但光线暗,再加上角度原因,无法看清洞口那边的情况。

正想着,邵玄陡然感觉头皮一麻,凉意沿着脊椎迅速蔓延开来,惊得他一哆嗦。

迅速往远离通风口的方向挪出两步,挪的时候还拉了拉矛,示意他跟上,别离通风口太近。

矛视线从通风口挪开,移了两步之后,看向邵玄,抬手正打算跟邵玄打个手势询问,突然耳后生风,急劲的风动带着森寒的杀意,矛只觉脖子后的毛孔都快要炸开一般。

叮!

兽爪钉在山壁上,飞溅的石头碎屑打在矛身上,手臂上被几块带着尖锐棱角的石头划了几条血痕。这点伤矛压根没在意,也没功夫在意。

他此刻心里如重锤打击一般,

竟然没察觉到兽爪是什么时候从通风口那里伸出来的!!

刚才也压根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太悄无声息,如果不是邵玄刚才往旁边拉了他一下,往那边挪了两步,要不是通风口并不大,兽爪没能完全伸出,现在矛早被那个布满了黑色鳞甲的大爪子钉在山壁上,或者直接拍死。

无声从通风口伸出来的爪子钉在山壁上,抽出来时利爪直接撬出一大块石头,爪子合拢,那块石头瞬间被抓碎。

没抓住人,兽爪回缩时将通风口也挠掉一块,原本只够一个小孩出入的通风口,瞬间扩大了两倍!

不仅如此,那只兽爪还有继续将洞口扩大的意思。

很显然,那只刺棘黑风已经知道了邵玄和矛在外面,盯上他们了。

“走!!”

邵玄和矛迅速远离。

这样陡峭的山壁对他们来说难度其实并不算大,天色还没完全黑下来,只要冷静别出错就好,错一步,就可能会顺着山壁掉下去,以他们的体质和反应能力,不会摔死,但是极有可能会被后面的刺棘黑风给堵住,

“往哪边走?”矛问。因为刚才的一系列事情,他对邵玄的信任多了些。毕竟,好几次在他还没意识到什么的时候,邵玄已经察觉出危险了。

“山上吧。”邵玄道。

这也是邵玄刚才想过的问题。

麦他们现在应该在山脚,去找麦他们帮忙自然是个好想法,但往山下逃的话,能不能顺利甩开后面的刺棘黑风还是个问题。那个大家伙的嗅觉太灵敏,邵玄没信心能直接甩掉它。再说了,麦他们到现在还没能顺利上山,也不知道那边的形势怎么样了。山下的形势不明,显然这时候下去并不是个好办法。

还有一个原因,只是邵玄的猜测。

一边往山上逃,邵玄问道:“刺棘黑风怕不怕冷?”

邵玄这一问,矛也想起了一些事情,“听说刺棘黑风很少上山,喜欢在暖和潮湿的地方。”

说着,矛也明白邵玄的意思了。

再往山上走,气温会下降很多,这边的山,山上和山下的温差极大,靠近山顶的地方有白雪覆盖,山顶更是常年冰雪,也没有多少极具威胁的生物生活在上面,真正有危险的是那里的环境,非常冷。

往山下走的话,据他所知,刺棘黑风对猎物很执着,而且嗅觉非常灵敏,一旦盯上,轻易不会放弃。下方就是刺棘黑风的地盘,现在还是晚上,正是刺棘黑风最活跃的时候,往下走完全是将自己往刺棘黑风嘴里送。

要么冻死,要么被吃掉。让矛选择,他也宁愿上山,至少还有一线生机。到时候如果后面那只刺棘黑风受不了寒冷的环境,知难而退的话,自然更好。

身后传来石块破碎的声音,想来那个通风口已经越来越大。夹杂在破碎声中的,还有密集而急促的抖刺声响,那只刺棘黑风似乎越来越激动了。

其实那只刺棘黑风可以直接从洞口出去,然后再追上来,但它没那样做,或许是它没想到那样的法子,也或许对它来说,这般狭窄的通风口并不算什么难题,不屑于绕道,又或者,是其他的原因。

在邵玄和矛往山上逃的时候,山下的麦等人的攻击也有了成效,那两只刺棘黑风已经有了退意。

麦心下一喜,但随后,面色就变得非常难看。

从山腰处传来的声音并不大,但现在周围很安静,再加上麦等人的听力非凡,自然能听到那些碎石声。

麦听到了,其他几人也有听到的,脸色陡变。

“难道是山洞那边?!”荞惊道。

“糟了!阿玄他们还在洞里!”郎嘎握着石刀的手抖了抖,差点将刀抖落。

“上山去!!”麦喊道。

这次,那两只原本就有了退意的刺棘黑风,并未阻止他们往山上跑。

顾不上其他,麦带着人迅速往山腰的洞那边赶。

碎石声并未响太久,很快就平息下来,这更是让麦一行人心里沉沉的,有声音的话还能期望那俩孩子没事,但如果动静平息了,要么是那边的危机过去,要么……

麦不敢再往下想,只竭力往那边赶。

等终于来到山洞前时,几人的脸都吓白了。

以邵玄和矛的力量,挪动这块巨石并不容易,就算要挪开也未必会挪出近半个洞口,他俩的小身板一个小缝就能进出自如了,这自然不是那俩孩子挪动的。而且,巨石上还有熟悉的大爪痕。

看到被挪开的巨石,以及巨石上明显的爪痕,郎嘎腿一软,差点直接跪地上。

顾不上去拿火把照明,麦冲进山洞,但此时的山洞内,只有一片狼藉。

从洞口和通风处灌进的冷风,吹得几人心里拔凉拔凉的。

++++++++++++++++++++++++++++++++++++++++++++=++++

今晚就一更了,早点睡。

第四十七章讨厌的环境

“该死的!!”

“是上次那家伙!是它,肯定是它!!山下那两只也是它找来的!”

结合之前在山下遇到的情况,众人现在已经猜出了一些。他们是真没想上次遇到的那只竟然会执着至此!

以前只知道刺棘黑风独霸领地的性子强硬,但没想到,为了打击他们,竟然能够找来帮手。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山下那两只被找过来当帮手的估计会将山脚这一块地方给占下。

上次那只刺棘黑风竟然宁愿丢地盘也要报复他们!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它肯定不会轻易放弃的。”荞看着山洞内的狼藉,声音充满压抑。

上次狩猎时,阿飞自然是跟着麦这队,同时还有另外一个孩子,都是被小队里几个中级图腾战士带着的,按照以往的规矩,有中级图腾战士带着新人,麦自然也不会说什么,其他小队都这么做的。

后来在盆地那里狩猎的时候,阿飞盯上了一只落单的小刺棘黑风,还是在白天,可能大的刺棘黑风在水潭睡觉,小的没睡,对外面好奇就出来了,追着一只狐狸跑离水潭,被阿飞他们撞见。

相比起成年的刺棘黑风,才出生不久的小刺棘黑风自然更好对付。

在部落里,新觉醒的战士,第二年风雪节祭祀活动的时候,会穿上他们过去一年猎到的战利品,相互比较,虽然巫和首领并没有将这条列入祭祀活动,但这几乎成了一个公认的惯例。能猎到一只刺棘黑风,即便是小的,阿飞也很满意。

问题就出在这儿了。

阿飞硬要出手,在另外几个战士的帮助下,将那只小刺棘黑风宰杀的时候,大的来了。

麻烦就此开始。

幼崽被杀,凶手还被抓了个现行,那只大刺棘黑风发飙了,疯了一般,追着人跑,护着孩子的几个中级图腾战士也扛不住一只发疯的成年刺棘黑风,赶紧求救,伤了好几个人之后,才将那只大的逼退,那只小刺棘黑风的尸体阿飞也没能带走,不留下尸体,那只大的还会跟他们继续纠缠下去。

上次狩猎重伤的两个人就是在那次事件中受伤的,要不是麦他们赶过来的及时,估计那两人命都会没。

之所以上次参加狩猎的好几个孩子这次除了矛之外都没带上,就是怕再遇到类似的事情。邵玄是个例外,麦看重邵玄的能力,希望邵玄提早适应,再加上在麦看来邵玄也比较懂事听话,才带上跟队。因此,这次整个狩猎队,就只有两个孩子,偏偏这次俩孩子都在他们小队,这要是出事了……

一个是被巫看好的提前觉醒的人,另一个天赋也高,还是首领的孙子,狩猎队大头目的儿子,不管哪一个折在这儿了,都是一个重重的打击,若是两个都出了事,他们都没有脸回部落,无法向首领和巫交待。

“它算计了这么多,为的就是咱们队里的两个孩子。”一个战士懊恼地朝山壁上捶了一拳。

上次他们宰了它的崽,这次,它就杀了人类的崽。宁愿冒着丢地盘的风险,大白天的就出来潜伏着,甚至还爬上平时不涉足的山地。

果然,每一只凶兽都不能小瞧。

“不应该走这条路的。”麦现在心里也相当后悔,他还是小看了刺棘黑风。走新路线会有其他未知的危险,但早知道会遇到这样的事,他宁愿冒险走新路线!

不过现在他们也没时间后悔,查探了下各处的痕迹之后,众人分成几波,朝山上寻。只是现在是黑夜,找人并不方便,还得防备着其他威胁。

……

邵玄和矛几乎爆发了所有的力量来逃命。

对矛来说,就算有图腾之力,视力增强很多,但晚上仍然看不清山路,天空的云层将两弯月亮遮得严严实实,周围漆黑一片。

邵玄在前,他让矛跟着自己的脚步。至少可以避开一些下陷的山洞和容易绊住脚的地方。

踩脚印是部落的孩子很小就开始玩的游戏,尤其是部落里住在山上的孩子,家里的大人们更是将这当做提前的训练活动,踩着前面的人的脚印前行对他们来说并不太难。

现在矛跟着邵玄跑,甚至是直接踩在邵玄的脚印处,邵玄跳,他也跟着跳,邵玄跳多远,他也跳多远,邵玄往左绕,他也跟着往左绕,他能根据邵玄的脚步判断那处到底是怎样的地势,这是他从小就玩过的游戏,应对起来自然也没什么压力。

如果是白日的话,看到那些脚印会发现,只有一个人的脚印,并不会见到两个人跑动的痕迹。

矛心里很多疑惑,他不知道为什么邵玄对危险的感知能力那么强,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黑暗的环境里竟然能够辨别哪里有凹坑。山上崎岖,凹坑很多,他能听到后面刺棘黑风踩到坑里时发出的声响,隔会儿就响一次,现在更是响得频繁了很多,矛甚至怀疑邵玄是不是故意找这样的地方跑,就为了坑后面的大家伙。而他跟着邵玄跑到现在,一次都没踩错过!

但,现在也不是细思的时候。

邵玄一直在往山上跑,他的视野里并不是完全的黑暗,而是由深深浅浅的灰色构成的画面,哪处有凸起的石头,哪里凹陷下去,视野里都能看出来,即便地面覆盖着一层雪。

这时候邵玄真的很庆幸自己有这样的能力,不然要是一踩一个坑还绊一跤的话,早被后面的刺棘黑风追上了。

脚下的雪越来越深,马上要没过膝盖,气温也越来越低,天空还飘起了雪。

邵玄感觉脸都冻木了,前行越发艰难,要不是有图腾之力的作用在,四肢早就冻僵。但也不能一直就这样下去,再不想法子,等真正精疲力竭的时候就晚了,这样冰冷的环境实在不宜久留。

好的是,后面的刺棘黑风速度减慢很多,很显然,它并不适应这样的冰雪之地,连以往出了名的潜行无声都不起作用了,仔细听的话能听到后面踩在雪地里的声音,。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开,邵玄也没再往山上跑了,而是横向地往山其他地方跑去。没办法,再往上或许能够让那只刺棘黑风真正止步,但邵玄也可能会冻死在那里。

每往上走一点,就会明显感觉到气温的再次降低,既然在这里已经能够让刺棘黑风明显减速,行动受阻,邵玄自然不会再往上去冒险。

邵玄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再跑一段时间,大概就能将后面的威胁甩掉了。

不过,刚刚缓了口气,邵玄就发现不对了,后面那只突然加速朝着他们冲了过来,原本拉开的距离迅速缩小。

紧追着的刺棘黑风发现这样的环境实在是太讨厌,让它有退缩之意,这里不仅冷,风雪不断,让它想睡觉,这里也没有草地,没有树,坑还多,有时候踩到个大坑陷进去,全是雪!整就是个大雪坑!冰得它恨不得立马滚下山去。

刺棘黑风身上炸起的鳞刺都紧紧贴在身上,以更好地隔绝周围的风雪寒气,行动更是因为周围的环境变得迟缓许多,连平时的一半都比不上,它连舌头都不敢伸!

它没想到人类的这两个崽子这么狡猾,竟然往山上跑。它第一次知道山上竟然有这样讨厌的环境,难怪其他同族都不上山!

但是,让它现在放弃又不甘心。这里它已经很难去感受气味了,如果让那前面那两个小子继续跑的话,可能会因此追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