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依照跟麦早商量好的行动计划,荞带着一队人离开,去追踪大角鹿。

麦带着剩下的人继续按照原路线走。

“郎嘎,你和昂他们几个去找那只野猪,我跟其他人往那边瞧瞧。别离太远。”

“知道!”

山上很多地方郎嘎都设过陷阱,从绳套阱、落石阱到尖刀桩阱等都有,郎嘎挨个指给邵玄看,让他别自己掉里面去了。

很快,郎嘎就发现了那只野猪的踪迹,让邵玄和“矛”在这边等着,他过去将野猪驱赶过来。

邵玄站在一棵树上,小心注意着周围,虽然麦和郎嘎他们都说这周围没有什么大型的猛兽,但一些虫蛇等也得防备下。

不远处已经传来野猪的叫声,而且正往这边靠近,很显然郎嘎的驱赶起了作用,那只野猪并没有往其他方向跑。

仔细听着那边的动静,邵玄左手握着长矛,右手从背后抽出一根短矛备用。

“待会儿你可以先看看我是怎么做的,对于那些猎物,可以先将它们绊倒,然后再用长矛将它们宰掉。”站在另一棵树上的“矛”说道,话语中带着点高傲。没了其他人,这家伙也不装了,一副资深人士的模样。

邵玄瞟了他一眼,继续听越来越近的动静。

郎嘎和麦都说是一只小野猪,但是听动静,邵玄完全没感觉出它的“小”来,冲出灌木丛的那只野猪,至少四百斤!乍一看上去跟熊似的!

不过显然,这样的块头也就只能在郎嘎他们嘴里得到一个“小”字评价。

那野猪冲得很快。

那只野猪似乎意识到这边有埋伏,转了个向,邵玄赶紧追了上去,另一棵树上的“矛”跑在邵玄前面。

嗖!

一根短矛如离弦的箭的一般飞速射向奔跑中的野猪。

噌!

矛头直射进地面,柄身与那只野猪侧身而过。

它的反应确实很快,不过第一根短矛射过去之后,紧接着第二根也射到了。顿时林子里响起一声刺耳的猪叫。

第二根短矛插在它的脖子上,矛头没进去一半。

只见那只野猪大叫着,带着刺在身上的短矛,朝旁边的一棵大树冲过去,在靠近那棵树时,借着树干,将插在脖子上的短矛给蹭了下来。

被蹭下的短矛矛头上只有尖端带着一点血迹,很显然,刚才“矛”的那一掷并没有给那只野猪造成多大的伤害。

接连投射两次却并未见成效,“矛”心下懊恼,刚才他急于表现,时机没抓好,所以本来计划的三连掷没能完成,手里抓着第三根短矛继续追。他并没发现后面的邵玄有任何动作,心想:就算射偏了,下次不失手就行了,后面的家伙还不如我呢!

对于很多初次狩猎的人,即便听了狩猎故事,理论基础扎实,但真正上阵的时候就发现,压根没时间给他们多想。所以,第一次狩猎的人要么太心急,出手没掐准时机,要么就是觉得找不到最佳出手机会,一直等,最后才发现机会已经错过。

因此,在“矛”看来,虽然他刚才没完全抓好时机,但至少有一下是插中了。总比迟迟没出手的邵玄好。

被扎了一下的野猪现在不仅没放缓速度,反而有种拼了一般的样子,跑得比刚才还要快!

正当“矛”准备出手时,只听身后一声“嗖”的急促轻响,下一刻矛头已经插在地面。刚才这根矛几乎是擦着野猪的前蹄射入地面,柄身斜拦在野猪的前蹄前面。而野猪显然也没想到会突然被这么拦一下,前冲的速度没停,被这根矛绊了下,尚未有所反应,第二根短矛接踵而至,正好横在野猪抬起的前蹄前!

木质的矛柄被野猪强横的冲力折断,而野猪也因为这接连的两根短矛绊倒,在地上打了个滚,正待起身,一个身影从旁边的树上跃起,冲射而来

长矛如流星一般,从空中直坠而下,狠狠刺入野猪的脖颈处,而这里,也正是刚才被伤了皮的那一处。

刺耳的尖啸声响起,比刚才更甚,刺得人耳朵生疼。

一矛插中,邵玄并未立刻就将长矛拔出来,而是握着长矛再次使力。

噗!

矛头几乎将野猪的脖子刺穿,而野猪的嚎叫声也戛然而止,只有四个蹄子还蹬着挣扎,但已经无力回天,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小。

第四十三章高等猎物

郎嘎等人很快出现在野猪旁边,刚才他们其实一直在后面看着,本来以为这俩孩子还要会儿才能将这野猪给宰了,没想到,竟然能这么快。

“不错嘛。”郎嘎看着尚未完全断气的野猪,说道。

使用石矛,必须要快、准,力道也要足,不然很难发挥作用,更别说是皮厚的野猪了,再好的石材也得使用得当才能起作用。不过,看刚才的情形,这俩孩子使矛使得挺好。郎嘎几人心里暗自点头。

而“矛”站在旁边,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他没想到邵玄之前一直没出手,一出手就这么快!从第一根短矛射过去到用长矛直刺入野猪的脖子,其实不过眨眼间的功夫而已。

这真的只是第一次出手狩猎吗?

不仅是“矛”,郎嘎等人心里也在感慨,难怪麦准许邵玄这次跟着,这小子确实有这个天赋。

其实邵玄只是全凭直觉动手,第一次狩猎,自然算不上有什么经验,只是在追猎那只野猪的时候,有那么一刻,直觉是很好的出手时机,所以,他毫不犹豫在瞬间动用图腾之力,两根短矛接连射出,然后在野猪被绊倒的时候最后一击致命。若不绊倒,他很难准确刺入那个已经破皮的伤口。

邵玄看着手中的断柄,微微皱眉。两根短矛一根长矛,都断了。前两者是被野猪强横冲断的,而长矛则是刚才使力刺的时候,柄身未能承受住力道而折断。

看来,除了矛头的石材之外,也得注意一下木材。

“别担心,这山林里好木材多的是,到时候砍几根回洞里做。”郎嘎安慰道。

确实,在部落那边,周围的几座山里并没有多少好木材,石头还行,木材就不那么令人满意了,所以,每次狩猎队来到外面,都会多带一些矛头,而做柄的木材则会在山林里寻找。

稍大些的兽类,一般郎嘎他们会先放血,血装入携带着的葫芦等植物果实做成的水壶里,放着可以食用,而放过血的肉也更易于贮存。

这时候郎嘎也不忘给邵玄传授经验,“一般野猪的生活其实很固定,平时大多会在靠近水的草丛里休息,每天的觅食路线也很少变动,只有当一个地方的食物吃完或者遇到威胁时才会寻找新的地方。当山里降温时,它们就会往向阳避风的山坳里过去……”

还打算趁野猪的体温尚未降下来之前将皮给剥了内脏给掏了,没想还未动手,就听到几声哨响。

是麦那边传来的信号,示意郎嘎几人赶紧过去,那边遇到了大猎物。

顾不上剥皮了,郎嘎几人面色一变,收拾东西往哨声响的地方过去。

“别管那只猪了,赶紧跟上!”郎嘎说道。

邵玄也不耽搁,没再看地上的猎物一眼,紧跟着郎嘎几人往那边赶。

猎物也有优劣等级的,不同的猎物肉质里面所含的能量也不同,同样大小的肉块,高等级的猎物能够让你饱腹甚至会觉得撑,但低等级的猎物,不仅吃不饱,运动一会儿就会有饥饿感。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战士更偏向于山林里高等级猎物的原因,尤其是凶兽,而非一般的野兽。

能被部落的人称为凶兽的,自然有他的理由,比如昨晚上郎嘎提过的黑风就属于凶兽之列,只不过部落的人并不敢轻易去招惹猎杀黑风而已,那个难度太大。

砰砰的声响越来越近,像是什么大型生物踩踏的声音,地面都在震动,还有咔咔的断木声响。周围很多小型的野兽都往远处逃离,想要避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你俩离远点!”郎嘎阻止邵玄和“矛”再靠近,他们几个则迅速往那边过去。

等见到那个生物时,邵玄深吸一口冷气。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麦和郎嘎他们说之前那只野猪“小”了,跟面前这个庞然大物相比,之前那野猪就跟玩具车似的,而面前这个,则是彪悍的装甲车。

“四牙野猪!竟然是四牙的!”站在旁边的“矛”既惊讶又兴奋,毕竟,外出狩猎遇到这样的猎物并不容易,没想到第二次外出狩猎就能见到,怎么能不激动?!

一般的雄性野猪会长着一对外露上翻的獠牙,而面前这个十多米高跟小山似的巨猪,则有四对獠牙,除了跟其他野猪一样的那对嘴里出来的大獠牙之外,还有三对长在猪脸上,最靠上的那对位于额头,比其他三对都要短一些。

四对獠牙都朝同一个方向翻卷,几乎组成一个盾牌,能够轻易将挡在前面的树给撞断。

邵玄都怀疑那只野猪长那么多牙会不会影响视线。

依照部落的人对它的划分,三对獠牙的野猪就已经算是凶兽了,何况这种四对的。

因为被围猎而激动愤怒的四牙野猪脖子上的一绺鬃毛都炸起来了,如钢针一般。

邵玄看到这只四牙野猪的时候,它身上已经插着几根矛,这些矛显然并不是一下子就刺那么深,而是刺入之后,又被人一次次往里使劲的原因。还有好几根断裂的矛,在刺入过程中矛头或者柄身断了,只留了一截或者矛头在上面。

多个身影活动在大野猪周围。

麦避开被野猪掀飞而来的粗大树干,身影一闪,体内力量刹那间积蓄到巅峰,借助刺在野猪身上一根矛的矛柄跃起,紧握的拳头如战锤一般,透着刚猛的气势,轰在野猪身上!

被麦拳轰的地方向下凹陷,附近的皮肉呈波纹状的震动。

一声嘹亮的,似乎要将空间都撕扯开的猪叫声响起,张大的猪嘴里面出来的气浪如飓风般翻卷着朝周围呼啸散开,附近的树枝全都随着气浪朝外仰,无数树叶和断枝被从树上强行吹掉,往远处飞去。

站在不远处的邵玄自然也感受到了这般强劲的呼啸技能。

真他玛的……臭!

挨了一猛拳又一猛拳的四牙野猪真急了,刚硬的大蹄子将沿路的一些凸起的石块踩得粉碎。所有前面的遮挡物全都撞毁,一副神挡撞神佛挡撞佛的气势,奔跑的速度也更快了。

“不能让他去水潭那边!”麦大叫道。

他们好不容易将这个大家伙赶到林子里,不能让它跑出去!再说,水潭那边还潜伏着一些危险的家伙,他们可不想去招惹,好在白天那些大家伙们也不爱出来。

十五个战士,其中还有五个中级图腾战士,硬是没将这只四牙野猪拦下,好在正在围猎大角鹿的荞他们听到哨声赶了过来,加入围猎圈。

锤、斧、石索等都使了出来,矛头崩裂柄身折断了不知道多少,才终于在四牙野猪跑出林子前给截下。

听到轰然倒地的声响,邵玄急促的心跳也跟着平缓下来,紧张的心情顿时放松,在郎嘎朝他打了个“安全”的手势之后,跑了过去。

之前装的那只小猪的猪血邵玄倒掉了,重装了一壶四牙野猪的猪血,这个可比之前那只要补多了。郎嘎让邵玄一次就喝一口,多的别喝,刚觉醒的图腾战士承受不住。

既然猎到这么一个好猎物,众人也暂时不再去追猎其他猎物,简单收拾一下之后,便将它搬到山腰的洞里去。

回到洞里时,已近中午,为了猎杀这大猪,大家有些精疲力竭的感觉,所有的力量都在那短短的时间内爆发,一松下来,就很累了。

“还好没让这四牙跑去水潭那边,不然要是将刺棘黑风吵出来就麻烦了。”回想上次狩猎时遇到的情形,郎嘎至今还心有余悸。

其他人也有同感,还好及时将四牙野猪给截下了。

烤了四牙野猪肉,狩猎队的人吃过之后小休息了一会儿。

邵玄觉得吃过之后体内一股暖流涌动,让人感觉懒洋洋的,很舒服,这就是高等级猎物的好处,上午消耗的体力在快速恢复,同时睡意也渐渐浓烈。

“睡一觉吧,你们刚觉醒的人吃了含高能量的肉需要更多时间来消化。”麦说道。

荞说追踪到了大角鹿群的动向,下午要过去围猎大角鹿。因为鹿群的数量大,麦也会带些人过去帮忙,留郎嘎等五个人在山洞里看守,也照看下正在消化猪肉的两个孩子。

邵玄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洞里只有郎嘎等五个人,喝了点水之后,邵玄还是觉得有点困,问了下麦他们的动向之后,打算接着睡会儿。

这时,昂从洞外跑进来,脸都是青的。

“我刚听到刺棘黑风的叫声了,好像是麦他们带猎物回来的时候碰到了麻烦!”

“刺棘黑风怎么会白天出来?!现在太阳还没落山啊!”郎嘎几人都惊得跳起来。

虽然这时候太阳已经偏斜,但还不到黄昏时分,而刺棘黑风一般都是夜里才出来,而且还多是深夜!

“你们说,会不会是上次那只要报复?所以提前从水潭里出来堵了麦他们?”昂担忧地道。

“咱们过去帮忙吧?!”有人提议。

郎嘎张了张嘴,瞟了眼躺边上的邵玄和矛。

“没事,你们去吧,山洞里还是很安全的。”邵玄说道。他现在的状态不适合过去掺合,去了反而还会拖后腿。

“你们去吧。”矛也醒了,“刺棘黑风不好对付。”

虽然矛上次没跟着麦他们这队,但听人讲述过,几乎是倾全队之力才摆脱掉那个难缠的大家伙,可见其不易。

“那行,阿玄你俩呆在洞里别出去。”

郎嘎五人离开洞,洞口的巨石也搬回死死堵住洞口,洞内有另外的通风口,不会窒息。只要邵玄他们不出来,呆在洞内确实是比较安全的。

第四十四章疑惑

等郎嘎几人离开之后,矛有些焦躁地在洞里走来走去,转了两圈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些烦躁地抓抓脑袋,左顾右瞧想找点事情做分散注意力,一扭头,就见邵玄盘腿坐在草垫上发呆。

“哎!”矛朝那边喊了声,“你怎么不担心?”

矛对邵玄的印象并不好,但现在也不是计较个人恩怨的时候,何况现在洞里就只有他们两个孩子而已,不找人说说话,他心里忧得慌,总感觉找点事做跟人说说话能好点。

邵玄抬头瞟了他一眼,“担心能怎么样?咱这样的出去完全是找死,还没靠近就能成为靶子,出去拖后腿吗?”

“我又没说要出去!”矛气愤地吼道。虽然他刚才确实想出去瞧一瞧,但被邵玄这么明着说出来,还是不得劲。

“不能出去你还想咋地?”说着邵玄指了指旁边郎嘎他们尚未来得及烤制处理的大块大块的肉,道:“与其在这里急着转圈啥事不做,你不如将这些给烤了。”

“不烤!!”见邵玄这样,矛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他觉得邵玄完全就是没心没肺,枉麦他们对邵玄还那么好。

邵玄没理会矛,其实他心里并不像表面上这么平静,他总觉得要出什么事,但现在又无能为力,很挫败。

旁边放着郎嘎刚才做好的一个小弓,上面紧密缠绕着藤蔓,作弦的绳子浸过兽血和一种草汁,很坚韧,也没有兽血的气味,而是带着一种山林里的草木气息,设好套藏在草丛里或树上很难被发现。这样的弓虽然对于这片山林里的野兽杀伤力并不大,但在驱赶野兽的时候却能起到很好的作用,之前郎嘎就是借助这些弓和下的套将野猪往邵玄他们那边赶的。

只可惜,这样的弓太小,又没有足够好的材料做出能够承受图腾战士爆发时巅峰力道的弓箭,地弓、套夹、陷阱等对这片山林的大型野兽凶兽的作用也并不大,大多数时候,还是得靠人力。

邵玄微不可查地叹了一声。也不知道麦他们到底怎么样了,希望这次不会出现伤亡……

狩猎,总是充满了危机,前一刻风平浪静,后一刻或许跟站悬崖边上似的,一不小心就会跌入深渊尸骨无存。

相比之下,部落内实在是**逸了。

难怪老克说,一定要走进山林看看,留在部落里,永远无法感受到这样的压力。在这里,只能顶着来自自然残酷法则里“我不吃你你就会吃我”的压力,努力寻求生存。

在这个地方,凶兽多于人,要想仅靠个人的力量在这片危机四伏的山林中获取食物、求得生存,那是极难的。诚然,部落的战士有他们自己特殊的力量之源,但也没见哪个战士强到一个人去山林深处狩猎。只有团队合作,依靠群体的力量才能求得生存,就像之前遇到四牙野猪,还有现在正让麦他们苦战的刺棘黑风。

从菜鸟到猎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再去深想,想多了也没用。邵玄从旁边放置的带着血丝的大肉块上割下一小块,拿石矛戳了个小洞,用削好的约莫半米长的短棍把肉穿在上面,然后拿到火堆上烤了一小会儿,等肉块表面结出一层焦皮的时候,以免肉油流出,邵玄将短棍移到离火稍远的位置继续烤。

正在急躁中又不知道该做什么的矛原地转了两圈,再次往邵玄那边看过去,语气很不好地问道:“你在干什么?烤了自己吃的?!”

如果是狩猎队烤了保存着以后吃,不会只烤这样的小块,而邵玄那样子,就那么点小块,很明显是烤了自己吃的!

“是啊。”邵玄有气无力地应了声。他感觉真的有点饿,之前吃的肉补充的能量感觉又流失了,现在又不能做其他,索性先填饱肚子再说,吃饱了才有力气去做其他事情。

矛面上一抽,他现在还有点撑,之前吃的四牙野猪肉块大小跟邵玄差不多,都是麦计算好了才割下来给他们的,多了会消化不良。他吃过之后不动的话,一整天都未必会饿。可邵玄现在竟然又在烤肉!

“撑死你!”矛愤恨道。

邵玄懒得理会,他是真的感觉越来越饿。明明没怎么活动。

肉烤好的时候,麦他们依然没有回来,邵玄吃了肉之后那种暖洋洋的感觉又来了,有了困意,本来还想撑着等麦他们回来,但眼皮越来越重,脑子有些混沌,实在熬不下去,邵玄便对不停往洞口走又折返回来的矛说道:“我先睡会儿,要是有什么异动,你叫醒我,别自己出去。”

见邵玄竟然还有心思睡觉,矛气得指着邵玄,胸口狠狠起伏了几下,恨不得上去揍人,但还是忍了下来。

不过,在邵玄睡了之后,矛走来走去,随着体内继续消化的兽肉和蓄积的能量,也困了,没办法,实在等不来麦他们,又不能出洞去,躺旁边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洞外的天色越来越暗,太阳已经快要落下山了,只在远处的山峦边沿留下一点光晕,这点光也越来越小。

吵闹的山林渐渐安静下来,日行动物们已经往晚休的地方缩回去,夜行动物们也随着夜色的加深蠢蠢欲动。

与此同时,被截在山脚下的麦等人也很苦闷。

刺棘黑风的领域性很强,一般而言,一个地方只有一只刺棘黑风,山脚下的这一大片地方只有一个水潭,水潭周围会被刺棘黑风划为自己的领地,按理,这里只应该有一只才对,上次他们就只遇到了一只成年的刺棘黑风。

但是现在,拦住他们的有两只成年的刺棘黑风!

郎嘎他们五个加入之后稍稍缓解了一下麦他们的压力,下山的时候郎嘎几人还特意将山洞内留着的一些草药带下来,一部分草药用于外伤,另一种是用在刺棘黑风身上的。巫调配的草药对凶兽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气味,现在刺棘黑风主动进攻的次数减少很多。

三十人的小队,面对两只刺棘黑风,并未占据优势,而那两只也暂时奈何不了麦他们,多数时候只在不远处观望着,但只要有人朝山上跑,那两只就迅速跑过去拦。

“麦,我总感觉不对劲!”荞背对着麦,盯着不远处藏在几棵树后面的那只刺棘黑风,急促地说道。

“上一次你不是差点将那只刺棘黑风的尾巴砍断吗?我观察了下,这两只尾巴上可没痕迹。”

上次狩猎的时候,麦的这个小队几乎倾全小队之力才逼退了那只疯狂的刺棘黑风,麦还差点砍断那只刺棘黑风的尾巴。

砍伤在靠近尾巴尖的三分之一处,三十天的时间,就算刺棘黑风的恢复能力强,也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留,而现在这两只,尾巴上完全没有一丝痕迹!!

第四十五章洞外的生物

麦也注意到了,他也很疑惑。

他自然能确定面前这两只中并没有上次砍过的那只,他们不会去主动招惹刺棘黑风,但是外出狩猎这么多年,也不是没跟刺棘黑风战斗过,对刺棘黑风的恢复能力有所了解,那样的砍伤,还是他自己亲手砍的,没个五六十来天不可能完全恢复。

而且,对峙这么久,麦也越来越觉得这两只刺棘黑风的动机可疑。并不像是要跟自己等人拼个你死我活,队里有人受伤,那两只身上也有很多新的伤痕。好在这两只并不像上次遇到的那只一样疯狂。只是,上次遇到的那只去了哪里?地盘被抢,被这两只联合赶走了?

“它们似乎只是想阻止我们上山。”荞说道。

“它们居然会吼叫。”狩猎队里另一位跟麦年纪差不多的中级图腾战士疑惑。他的狩猎经验并不比麦少,以前也遇到过好几次刺棘黑风,也从老一辈的战士那里听说过不少关于刺棘黑风的事情,对于这种凶兽的习性比麦他们更了解。

“不仅仅是地盘的独霸习性,作为黑夜里习惯潜伏的杀手,刺棘黑风很少叫,它们的标志是那抖刺的声音,而不是吼叫。”那位战士急促地说道。

之前郎嘎等人在山腰就是因为听到了刺棘黑风的叫声,因此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