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淅锇踩欢热眨挥冒ざ隽恕

愣了会儿之后,麦便笑起来,“好!非常好!”

和郎嘎不同,麦毕竟在石器一道上并没花那么多心思,也不那么在意,所以,面对邵玄打磨出来的这些,只是纯粹的赞赏。

将这些矛头放好,麦问了问邵玄这段时间的训练,提出了些建议。他确实很看好邵玄,不过他也赞成刚觉醒的人还是多训练,不必急着往狩猎队凑,不然会跟阿飞那小子一样,太急于求成,但真正到了那时候,又错漏百出,纯粹一累赘。

想了想,麦伸出手掌,对邵玄道:“对着我的手掌打一拳,让我看看你的力气。”

部落图腾战士能力提升之后一个很明显的现象就是力气会继续增大,所以麦才想直接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看看邵玄这段时间的训练成果。不过,他也没指望邵玄能有多大提升,毕竟这段时间邵玄几乎都在打造石器。

“好。”

邵玄将手上的肉放在一旁,活动了一下手脚。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除了那种特殊能力之外,跟其他同一批觉醒的孩子有多少不同,更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样的程度,能够得到麦的提点对以后的训练也有好处。

既然要检验拳力,自然得动用图腾之力。

深呼吸,邵玄调动体内的图腾之力,面上顿时显现出清晰的图腾纹,并迅速从面部蔓延到脖颈。

见邵玄将图腾之力调动得这么快,麦眼里也闪过满意之色,比那些准备许久才渐渐露出图腾纹的家伙们好多了。

邵玄右脚猛然踏地,身体朝着麦那边极速冲过去,一拳打在麦伸出的手掌上。

砰!

拳对掌,却如山石碰撞。

邵玄只感觉如同打中坚硬的钢铁一般,是与训练地打山石截然不同的强硬感。

身形一晃,后退两步,邵玄收回击出的拳头,咧着嘴揉揉拳。其实不只是拳头,他感觉整条手臂都在隐隐作痛。

果然,刚觉醒的小喽啰对上中级图腾战士就是如此大的差别,看看麦,似乎刚才只是撞了块豆腐似的,手都没红一下。

邵玄还注意到刚才看麦身上一闪而逝的图腾纹,确实已经过肘了,而且还超过手肘顺着前臂蔓延出一些。哪像自己,图腾纹才刚过肩。

其实麦也并非那么淡定,而是惊疑不定地看着邵玄,与手掌那点痛感相比,刚才他瞥见邵玄肩膀上的图腾纹了,只是现在图腾纹已经消失,不知道刚才是不是错觉,但是邵玄那拳的力道确实比很多刚觉醒的人要大……

冬季已过,气候回暖,气温一天天上升,再加上每天要训练,为了方便,邵玄现在穿的兽皮衣都是无袖的,刚才过肩的图腾纹自然暴露出来。

或许麦未必有老克那样的眼力,但相比大部分人,还是要胜出许多的。

“再来!用全力!”麦对邵玄道。

看出麦大概有些其他的想法,邵玄也不迟疑。

深吸了一口气,邵玄再次调动体内的图腾之力,脑海中那图腾,包裹着双角的火焰猛涨出一截,图腾之力更是调动到极限。

感受着每一块肌肉每一根骨骼中流动着的澎湃力量,邵玄的精神状态也在瞬间达到顶峰。打磨石器这么久,对图腾之力的精准控制力也显露出了它的优势,那瞬间叠加起来的充实力量他太熟悉了,每天的打磨中都能感受到。每当这时候,邵玄就有一种强大的自信感!

与此同时,邵玄身上的火焰纹也变得异常鲜明,似乎能感觉到火焰逼人的灼热。

腿上发力的瞬间,地面都有微微的颤抖。

呼!

拳未到,拳风已至。

虽然只是觉醒没多久的初级图腾战士,对力量的训练也没有练到极致,但邵玄挥出的这一拳在突然的爆发之下,却带着一股无可匹敌的气势。

看着面前个头才到自己腰的小孩,麦的眼睛微微张大。

砰!

清晰的咔咔声传来。

邵玄顿时感觉到整条手臂传来的尖锐刺痛,如同架在火堆上烤一般,火辣辣的疼痛不断。

而麦脸上甚至露出了片刻的僵硬,只不过很快就恢复原样,但心里却仍旧震惊不已,盯着邵玄,伸出的手掌半天都没收回。

被反震的力道震退数步的邵玄挥动着手臂,发出嘶嘶的抽气声,他没想到竟然会这么疼,上一拳的感觉跟这次相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阿玄。”麦说道,声音带着些许艰涩。

“啊?”邵玄甩着手臂,看向麦。他并不担心手臂出问题,就算骨折了养个几天就能好,这就是部落人的体质优势。

“你回去……准备一下……”

听到麦这话,邵玄还想着麦会不会跟郎嘎一样,让他三天不要出现。继续看着麦,等麦后面的话。

“准备……下次跟着一起出去狩猎。”

咦?

第三十七章地甲牙刀

邵玄惊讶地看向麦,他没想到麦会说出这样的话。

之前不是说好了下下次才允许跟队的吗?怎么又改主意了?

难道是因为刚才的一拳?

“好。”邵玄应声道。

能够在下一次跟着狩猎队外出,邵玄自然是非常愿意的。山林里每天都有变化,不同的时候出去见到的也会有差别。比如某些一年才开一次的花,一年才在这时候结一次果的植物等,早一次出去,也能多见识一些,不然,想见到同样的情景就得再等一年了。

郎嘎和格他们都说过,山林里很多植物也是很危险的,要懂得去判别,但只有遇到了才能知道,不然全凭别人的讲述,也没有那个概念。

再说了,既然麦允许邵玄下次跟着,显然也是肯定了邵玄的能力,其他的邵玄只要回去准备就行。

这时候又有人进来找麦,正是之前见过的陀。知道他们有事要商议,邵玄也不打扰了,告辞离开。

“那麦叔你先忙,我回去准备了。谢谢麦叔!”

在邵玄离开后,麦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掌,双肩一震,手臂微甩,便传来一连的咔咔声。手臂上因为刚才邵玄的那一拳,有几块骨骼错位,这一震却将所有错位的骨骼又推回原处。

手掌虽然看起来没什么,但麦自己知道,掌上已经有震伤。他还是太小看了那小子!

麦原打算安慰开导下邵玄,让他安心训练,并列举一些外出狩猎的例子给邵玄讲讲,等下下次再带着他出去狩猎,可刚才感受到邵玄的那一拳之后,麦改变了主意。

“那小子说回去准备什么?”陀问。

“准备下次跟着去狩猎的事情。”麦答道。

陀有些不满,“他之前不是说了‘磨刀不误砍柴工’的吗,我还以为他安分地等到下下次狩猎,刚才是他过来求你的?”

看在巫的份上,陀对邵玄的态度还是可以的,但在狩猎事情上,他不想让步,刚结束的那次狩猎就是例子。飞在狩猎行动中的几次严重失误差点连累其他人。

麦摇摇头,“他没提,是我允许的。”

“为什么?”陀疑惑。

麦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既然刀已经磨得差不多了,再磨下去也是浪费时间,能不能更锋利,一直闷在部落内是做不到了,只能出去,在山林中去磨练。”

离开麦住处的邵玄迈着轻快的步伐下山,每一步的跨度极大,动静却很小,看上去似乎只是从一颗颗石头上飘过去而已。

下山之后,邵玄并没有立刻就回自己的木屋,凯撒去帮洞里的孩子挖石虫了,邵玄也不担心。

来到老克的屋前,正打算开口喊,就见门口草帘重重被掀起,一个满头银丝的老人大步跨出。

看老者的样子,显然是在生气,胡子都快气得翘起来了。

见到站在门口的邵玄,老者皱着眉从上到下看了邵玄一眼,像是在质疑什么,视线如石刀一般恨不得往邵玄身上刮几下,胡子抖动,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只留下一声重重的“哼”,便扭头离开了。

邵玄觉得莫名其妙。蛇精病吧他?

见格在门口探头探脑,邵玄便问道:“那谁啊?”

确定老人已经走远,格嘿嘿笑道:“那是郎嘎他爷爷。”

那就是郎嘎的爷爷?!

果然跟郎嘎说的一样,就一臭脾气老头。

走进屋,邵玄将麦允许他下次跟着去狩猎的事情说了。

格在一旁张大下巴惊讶,老克却好像早料到一般,面色平静不痛不痒地“嗯”了一声,让邵玄进去里间打磨狩猎用的石器。

狩猎用的石器比平时训练用的石器要求更高,也费时,邵玄手里训练用的石器不少,狩猎用的却没几个,一半给老克摆出去交换了,另一些特制的则送给了郎嘎和麦,留在手里的五根手指数得过来。

邵玄也不多说,脱了兽皮衣就进里间去了。

格看了看挂在那儿的当隔板的草帘,了然一笑,老克这是要藏着人自己教啊。

老克这段时间确实不让外进屋,但总有一些跟格一样的人会翻窗进去,当然还有一些人,老克也阻止不了,比如郎嘎他爷爷。

老克要防着别让人把邵玄给抢跑了。

“哎,老克,你说,他们怎么会允许阿玄提前跟队呢?”格问道。

老克沉默。

“嘁,不答就不答。”格往里走过去,小心将草帘掀开个缝,往里瞧,看看邵玄跟以前相比到底有什么不同,竟然能让麦那个一向很严格的人松口。

看了会儿之后,格托着下巴又走了回来,像是见到食肉动物突然开始吃素似的,满是震惊之色。

“他他他……”格还没将刚才看到的说出来,就见老克拿着一把牙白的刀在磨,一嘴的“他”就卡在那儿了,过了会儿又结结巴巴地指指那把正在磨的刀,又指指老克:“你你你……”

这把刀刀身有很多痕迹,刀刃上还有很多密密麻麻的细小缺口,看上去像是锯齿似的,这是曾经使用时造成,早年安装上去的刀柄也已经坏掉了,索性被拆下来,柄部露出来的是与刀身一体的一截,原来安装上的刀柄就是在这一截的基础上装的。

而格的视线,则黏在那把刀身上,久久不能回神。老克想做什么,他已经猜到了,也正因如此,他才诧异,这比他看到邵玄的图腾纹还要有冲击力。

等邵玄将今天的石核打磨完走出来时,老克正在给已经磨完的刀装柄。装柄用的是一种树脂,经调配之后热熔装柄,这法子邵玄用过,手感还不错,比木头或者草绳缠的要好多了。

“先等等,等刀柄好了你拿回去。”老克对正欲告辞的邵玄说道。

邵玄看了看那把刀。刀较宽,刀刃的长度约莫半米,刀背有一指厚,比邵玄打磨的很多石刀要厚多了。

看格的表情,邵玄就知道这把刀很不凡了,他没有摸过刀身,说不出什么,但看着看着,就感觉到刀里透着一股子沉重的寒意,仿佛要将人压入地底一般。

“这个是?”邵玄疑惑。

“这是地甲的牙齿做成的刀。”格看着那把刀,满脸的不舍,恨不得抢过来抱怀里一般。这把刀自从老克腿断了之后,就再没出现在人前过了,他以前不知求过老克多少次,可惜老克就是不答应,连拿出来见见都不愿意。可现在,老克竟然要将这把象征着他最辉煌时期的刀给邵玄。

格心里那个羡慕就别提了,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也就只剩羡慕的份了,其他的压根不用想。

“地甲?!”

竟然是地甲!

就算没亲眼见过,但邵玄也听郎嘎他们说过,那是一种生活在地下的巨型凶兽。在外出狩猎的时候,遇到地甲的话,别想朝着它扔石矛,赶紧开溜才是硬道理。没谁愿意跟地甲硬碰,因为,碰不赢。

听郎嘎他们讲了那么多狩猎的故事,却从未听他们说过狩猎队对上地甲的。

等老克将刀递给邵玄并将人推出门,格还伸长脖子张望,视线一直黏在那把刀上。

邵玄抱着这把看着不显却至少两百斤的牙刀,站在屋外好一会儿都没能回神。

第三十八章准备

邵玄将老克给的刀放在屋内新做的石桌上,凯撒在两米之外盯着桌上的刀呲牙。自从刚才它近距离嗅了嗅刀之后,就变得小心谨慎,眼里满是防备,与刀身保持着一定距离,就是不靠近。

邵玄伸手摸了摸并不如石头那般凉的刀身,数十年了,当年刀上的浓烈杀气已经沉淀下来,经过多次打磨之后,因为耗损,刀身也小了些许,原本布满了细小缺口的刀刃上,经过再次打磨变得光滑锋利。

轻叹一声,邵玄小心用皮套将刀套上。老克将他宝贵的刀给自己,也不怕自己弄丢。

将刀放在一旁,邵玄拿过来一块石板,石板的石料只算是下等,邵玄专门搬回来当写字板用。计划打造多少石器,都一一列出来,写在石板上。

除了矛头,石镞之外,邵玄还打算做几个石球带上,到时候飞石索或者绊兽索能用上。

接连三天,邵玄在老克那里打磨石器,听听老克跟他讲狩猎的事情。

老克并没说他当年的辉煌事迹,邵玄也不追问,等老克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出来。

打磨石器结束之后,老克问邵玄:“你知道为什么住在山腰往上的人极少去捕鱼?”

这个问题邵玄也一直疑惑,既然大家发现河里有鱼,为什么还是有很多人愿意外出冒着生命危险狩猎。

按理来说,拉鱼那么简单,只要掌握了其中的技巧,根本不用费力。而且,据邵玄所知,住在山腰的人也并不是谁都有足够的食物。

但实际上,邵玄也就见到那么几个行动不便的老人下山加入捕鱼行列,没见到山上的小孩参与,至于战士就更不用说了,除了在河岸边负责防卫的,基本没见谁过去跟近山脚区的人抢鱼。

老克抬头,看向窗外。那个方向能看到远处的群山。

“因为祖训。”老克说道,“九百年前,首领和巫同时留下训诫,只要是身体健全的战士,都必须外出参与狩猎,即便在食物充足时,也不得沉迷安逸,不可懈怠!必须尽一切可能提升自己!”

图腾战士的提升并不容易,在外出狩猎时,经历一次次生死搏斗,才能从初级图腾战士提升到中级战士级别,而再要往上提升,就更难了,像麦他们这个级别的,每次外出狩猎,几乎都做好了留在山野之地的心理准备。

整座山,住在近山脚区的人,整体实力是最差的,同时也说明了,这些人的心态相对来说是比较懒散的。但即便如此,每次狩猎时,邵玄也没见谁满脸的不愿,每个人都非常积极,即便他们现在已经能够捕到足够的鱼。

山上很多战士并不让自己的孩子下山去捕鱼,大概也不希望自家孩子形成一种“食物的获得其实很简单”的思想。从一代又一代传下来的洗脑般的教导里,他们只需知道,想要食物,必须涉入险地,去跟那些山林中的凶兽拼杀才能获得。

有压力才有提升的动力。

“没有经过狩猎考验的战士,不是真正的战士!”老克总结道。

听起来很残酷,但能够理解。千百年的坚持,不是单单一个捕鱼事件就能改变的。他们相信捕鱼容易产生懈怠,那就会一直坚持下去。更别说,老早以前的首领和巫就制定了发展路线,其中并没有鱼什么事情,重点在远处的山林之中。

邵玄想起了曾经在山洞里那个石室的墙壁上看到的壁画,以及最后的那一句:“终有一天,我们将重返故地。荣耀依旧在,炎角之火永远不灭。”

从克那里出来,回到自己的木屋,邵玄轻点着今天打磨出来的石器,并将这些归类,给前面几天打磨的石器放一起。

邵玄自己打磨的石镞跟郎嘎的不同,镞身更趋向流线型,双翼呈条状,后锋略平直。除此之外,还打磨了一些三翼的石镞。和训练用的石器不同,准备带去狩猎用的石器上,都刻了邵玄的名字,这是部落里每个狩猎战士们都会做的事。

整理完石器,邵玄回头就见凯撒垂着头蹲在旁边打哈欠,耳朵都没精神地耷拉着,一副软绵绵的样子,乍一看上去就一趴自家家门口的懒狗样,也难怪现在郎嘎他们看凯撒的眼神都不再是看猎物的那种了,而是直接无视,凯撒这种太没挑战性,狼性全无,他们没兴趣。

只是,到时候随队外出狩猎,二十天左右的时间,凯撒怎么办?

留家里是不可能的,没人看着邵玄也不放心。

送上山去让巫帮忙?不行,那老神棍忙起来谁都顾不上。

邵玄甚至想着要不要将凯撒送洞那边去,最后还是打消了这想法。这要是放洞里去,凯撒完全就由着性子胡来了,那帮孩子压根管不住。

想了好几个人选,邵玄决定到时候让老克帮忙看着,而且,在老克那儿,凯撒也安分些。

在老克那里打磨石器这么久,凯撒对那儿也熟悉,再说,邵玄也相信老克能将凯撒照顾好。

于是,在外出的狩猎队回来的第三天,留守的人也要准备出发了。

邵玄带着老克的刀,以及自己打造的石器,绕道经过老克的屋子,将凯撒留在老克那边,还留下不少鱼和肉,凯撒又长大了一圈,食量也不小。

“乖乖留在这里看门,等我回来了再来接你。”

背着装备往山上走的时候,邵玄还能听到凯撒哼哼的声音,听着怪可怜的……越来越像狗了。

依照之前跟郎嘎的约定,邵玄到山腰之后先去找郎嘎,然后由郎嘎带着上山,狩猎队出发之前还得有个动员会,很多程序邵玄并不知道,必须有人带着才行,不然容易出错。

邵玄到的时候,郎嘎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几个大大的兽皮袋和网袋里面都装满了工具。

“走吧。”郎嘎背着装备走前面。

跟着郎嘎往山上走的时候,有不少人看到邵玄,很惊讶,他们没想到邵玄这次居然能跟着去狩猎。

“阿飞不参加?”邵玄问郎嘎。

邵玄刚才看到飞的身影了,不过对方并没有带装备,也没有要往山上走的意思,看邵玄的眼神还愤愤的。

“他啊,”郎嘎压低声音,“上次狩猎的时候,那小子不听话,出了乱子,这次麦他们没让飞跟着,留在家反省,反省好了下次再说,反正这次是别想了。所以阿玄,跟队狩猎的时候一定要听从安排。”

“知道。”邵玄应道。

路上遇到昂等几个跟郎嘎关系不错的,大家一起上山。

动员会还是在上次祭祀的地方,不过这次并不引燃整个火塘。

巫穿着一身灰白的斗篷,拿着拐杖站在火塘边,正跟首领敖交谈着。邵玄朝那边看的时候,巫也朝这边看了一眼,见到邵玄之后愣了愣,显然,这次他记得邵玄,并且也没想到邵玄会参与这次的狩猎行动。

第三十九章出发

虽然疑惑,不过巫并没有去询问,只是继续他的事情。

并不如祭祀那时侯的千人场面,每一次狩猎只有两百来人,前一次狩猎的伤员留在部落养伤,还有一些家里生孩子的,要照顾人的,状态不好的,或者有其他事情的,都不会被列入狩猎队伍。所以,即便都在同一个狩猎队,但每次外出的人手却并不一定相同。

郎嘎他们进场之后很自觉地站在以往所在的位置,邵玄就站在他们旁边。

队伍最前面的是狩猎队的几个重要人物,十多个人,里面有麦。

巫站在火塘旁边,手上端着一个石碗,石碗里装着一些植物提取的色素颜料,呈墨绿色。

一个接一个战士走过去,让巫在他们脸上画图纹。

图纹跟图腾显现的时候露出来的形状差不多,巫一边画,嘴里还念着什么,邵玄听不清,或许,即便听到了也不懂到底是什么意思。

并不是狩猎队的人都能被巫在脸上画图纹,有资格过去的仅仅只是站在最前面那几位狩猎队的重要人物。此时,他们脸上的表情很认真、严肃,似乎在进行什么神圣的仪式一般。

再看看郎嘎等人,他们眼里多是羡慕,大概心里还想着哪一天也能站在队伍前面的那个地方,在出发狩猎之前,得到巫的祝福。

虽然心里有其他想法,不过邵玄脸上所表现出来的还是跟其他人一样,严肃,带着点羡慕。

等十来个人都画完归队,场内的严肃气氛顿时一松,由首领引导,开始唱起了《狩猎歌》。

可惜……邵玄一点儿都不会!

《狩猎歌》邵玄曾经听过几次,但是没学会。他也不知道狩猎队出发之前还要集体唱这个。

尼玛,就好像升旗仪式不会唱国歌一样,说出来肯定丢人啊草!

但问题是,在部落,一般《狩猎歌》是由父母长辈等教会,而邵玄是洞里出来的,再加上这芯子也不是原装货,压根没注意过这个,郎嘎他们也没想到这方面,都疏忽了。

不过,邵玄毕竟不是真正的小孩,《狩猎歌》不会,但滥竽充数他会。

邵玄面色不变,淡定地站在那里,嘴巴一张一合,却没发声,不注意的话,还真不会从一堆人中看出这个另类来。

“自开天辟地起,便有了我们的祖先,部落兴起时,以猎业为先,春季回暖,冰雪已消,飞禽走兽欢跳,鸟鸣兽吼相交,狩猎战士,欣然远赴……”

原本,邵玄以为《狩猎歌》唱个几句就完了,结果等啊等啊,发现这歌还真他玛长,像是讲故事一般,从春季狩猎,唱到夏季,又唱到秋季,然后终于在冬季结束。

不仅长,还他玛是个悲剧结局!

就跟慷慨赴死似的!

不知道是部落里哪位“高人”写出来的歌。

虽说这歌里讲述了很多狩猎的事情,还警告大家,冬季狩猎危险,外出需谨慎,邵玄也没觉得有什么振奋人心之感,可偏偏在场的这些人一个个唱得面红脖子粗,跟打鸡血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