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敲完一个,邵玄并未休息,接着敲打第二个、第三个……

敲完三个的时候,邵玄整个人就像掉到水缸中被捞出来一般。

补充了点水分,邵玄站在旁边,听老克讲解待会儿打磨时要注意的细节,什么形状的石叶该怎么打磨,剩下的石核又该怎么打磨。

老克说,每块石头,都有它们自己的故事,就算是最优秀的石器师,也未必能将每一块石头解读。但老克每次跟邵玄讲解的时候还是尽可能地将他至今为止所挖掘所掌握的知识教授出来。

邵玄认真听着,很多看似无所谓的话其实隐藏着众多技巧。

休息片刻,听完老克的教授之后,邵玄继续,不过接下来就不是打片了,而是磨制。

不管是打片还是后面的磨制加工,想要达到老克的高标准,打磨过程中就得更细心,更精细更为精准地去控制图腾之力。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打磨的时候邵玄沉浸在其中,所有的意识都集中在正在打磨的石器上,感觉还不明显,一旦打磨完成,意识恢复,头就一阵阵胀痛,有时候更是像被锥子扎一般的刺痛,疼得额头不断渗出豆大的汗。

老克说这正常,当年他就是这么过来的。

虽然辛苦,不过效果也显著,邵玄对于图腾之力的掌控也更加精准。

坐在旁边的老克眼里露出满意之色。邵玄的成长远超过他的想象,这么多年,老克见过不少学打磨石器的人,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做到邵玄这般!

很多人半年甚至一两年也未必能做到邵玄这样的程度,当然,也有做得好的,像郎嘎当年就只用了不到五十天而已,郎嘎的爷爷还在老克面前翘着胡子嘚瑟过。

但是,邵玄才学多久?十来天而已!

老克其实很想立刻上山去找那个做地弓的老家伙好好“聊一聊”,不过,还是再等等吧,再等等……

正想着到时候那个老家伙知道后会是什么样的“好看”脸色,克的眼神突然一凝,猛然瞪大眼,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

邵玄身上露出来图腾纹,这并不算稀奇,这段时间学习石技的时候,邵玄都会动用图腾之力,身上的图腾自然也会显现出来。

而老克震惊的并不是图腾纹,眼前所见,比当时看到邵玄打片还动用图腾之力的情形更令他难以置信!

部落的人都知道,新觉醒的战士,只有在火塘边觉醒的那一刻,身上才会显示全部图腾纹,而祭祀结束之后,图腾纹便会收缩,原本覆盖整条胳膊的图腾纹会缩至上臂处,稍稍过肩,腿上的图腾纹同样也会上缩。

因此,觉醒后再动用图腾之力的时候,显示出来的图腾纹都是不过肘,不过膝的,这是初级图腾战士的标志。当某一天图腾纹上过肘下过膝的时候,就是由初级图腾战士升级为中级战士的时候了。这是一个鉴定图腾战士级别最直接有效的方法。

战士们在狩猎之中,在面对无数危险凶兽和生命威胁的时候,一次次取得突破性进展,图腾纹才会延伸,但延伸的长度也有限,很多人数十年的狩猎经验,图腾纹也不能过肘过膝,也就是说,他们仍然处在初级图腾战士的阶段,进展极其缓慢。

但是,现在邵玄身上的呢?

老克眼皮猛跳。他清楚地记得,邵玄刚过来学习石技动用图腾之力的时候,上臂显示出来的图腾纹跟其他刚觉醒的人一样,都是稍微过肩而已。

而现在,邵玄上臂的图腾纹已经往手臂前端延伸了一节小拇指的长度!

这之前老克并没有去注意邵玄手臂的图腾纹,刚才他只是想着什么时候邵玄能达到中级战士的程度,瞟了眼邵玄上臂的图腾纹而已,没想竟有这样的发现。石器上丝毫的误差他都能看出来,怎么可能看不出邵玄手臂上的图腾纹延伸的长度?!

不要小看这一节手指的长度,这是一些人数年都未必能做到的事情!

但是邵玄觉醒才多久?

按照这个速度,中级图腾战士又会有多远?

老克只觉得眼皮跳动得更厉害了。

第三十四章风格变了

揉了揉连跳的眼皮,克猛地从石凳上站起来。因为少了一条腿,起身的时候晃了两下,动作幅度太大,自然引起了邵玄的注意。

放下手上快成型的石器和研磨石,邵玄疑惑地看向老克。他刚才的状态非常之好,并没有感觉到哪里失误,打磨的过程也都达到了老克的标准,但是老克现在这副“我了个大槽”的样子又是怎么回事?

“阿玄,你……你你……”

“你”了半天,克才憋出一句:“你平时是怎么训练的?”

弄不清楚老克这样到底是什么意思,但邵玄还是将自己这段时间的训练安排都细说了一番,当然,他的那种特殊能力是不会说出来了。

其实,与其说训练,倒不如说这段时间都在为打磨石器做准备,训练地那边很多同一批觉醒的孩子,要么在锻炼力气,要么在练习投掷,也只有邵玄大多数时间都在寻找石核。一些人还暗地里嘲笑邵玄“不务正业”。

琢磨了一会儿,克并没觉得这话里头有什么异常之处,邵玄是非常努力,打磨石器的时候更是透着一股子强烈的拼劲,这也是克愿意教他的原因。但是,当年自己学石器的时候也够拼的,怎么就没邵玄这么快的提升速度呢?

实在想不明白,老克也只能将原因归结为邵玄天赋异禀,不愧是在十岁就觉醒了的。

平静下来之后,老克摆摆手,示意邵玄继续,想了下,又阻止了,拿出一块宽大的草帘,将这个打磨石器的工作间隔成两个,示意邵玄到靠里的那个去打磨。

虽然疑惑,但邵玄还是照办了,老克这样做肯定有他的原因。

隔着草帘,老克也能看到那边正在打磨的小身影。手里慢慢摩挲着一片石叶,不知想到什么,老克皱着的眉头舒展开,忍不住低声笑了笑。

等太阳快下山的时候,邵玄浑身是汗地从里面的隔间出来,将打磨好的石器给老克检验。今天要打磨的石叶和石核多了些,比平常结束的时间也晚了许多。

老克却并未像前几天那样挨个检查石器,而是随手将那一堆石器拨开,看了两眼便不再细瞧,而是对邵玄道:“你先回去吧,明天开始,打片和磨制都按照你自己的想法来,想打磨什么就放手去做。”

“嗯,好的,我知道了。”

其实邵玄很早就想做点自己的东西,不过那时候技术太渣,做出来的跟心里想的完全是两个东西,还总中途失败。现在既然老克这样说了,也顺了邵玄的意。

想要做出满意的石器,涉及到的过程如剥石叶、磨制、压片、热处理等,需要的加工工具涉及锤子、压棍、冲杆、磨石、石砧和其他固定物等等,邵玄的木屋里工具并不齐全,要做什么也只能每天过来老克这里。

不过,一开始邵玄也不敢乱设想,还是先从部落里熟悉的那些石器开始。

次日,邵玄将挑选了一上午的石核带到老克那里,开始打磨。

邵玄要打磨的是双翼石镞,也是部落里用得最多的一种石镞。郎嘎那边的使用量就很大。

制作石镞的要领老克也跟邵玄说过,其他的只能在打磨中领会,老克也会指出一些要注意的细节。

接连几天之后,老克就不再坐在旁边紧盯着邵玄打磨了,用不着他说,邵玄已经能做得很好。拄着木杖,老克将一个装满了大大小小各种石器的木箱拿出去,在屋外摆上。

这里面都是邵玄这些时日打磨出来的石器,其中又以矛头和石镞最多,打磨出来的石器风格也跟老克有些差别。

这几天老克的规矩改了,下午都不让人进屋,上午的时候他会将很多制作好的石器拿出来摆上,有谁看中了,要换的就赶紧换,一过中午,老克就收拾东西进屋,整个下午都不会出来。

所以,见到老克这个时候将东西摆出来,一些人就聚过来了。

“咦,老克,今天怎么这时候摆东西?”

“哎,老克,这些东西该不会是阿玄做的吧?”

很多人都知道邵玄在跟老克学石器,不过大家都不看好,有些人私底下还讨论着邵玄能坚持多久,会不会跟以前的那些人一样,没学个几天就忍不住离开或者被老克强行赶出来,没想到竟然一直坚持到现在。再瞧瞧老克,也没有发飙的样子。

还真是奇怪。

不过,刚才那个说石器是邵玄打磨的人,说完话自己也笑了,跟他一起过来的人也都只是笑笑,并不当真,毕竟,在他们看来,那小子才跟着老克学几天?能打磨出来这般成功的石制品,绝对不可能!他们也就拿老克开开玩笑而已。

“这石镞打磨得不错,铺地弓设陷阱用正好……哎这倒刺打磨得好哇,我就喜欢这样的”一个人蹲下开始挑拣中意的石镞箭头。

见有人已经先下手,其他人也顾不着开玩笑了,赶紧挑拣自己中意的石器来,生怕好东西被别人先挑走了,毕竟,老克这里出来的石器,确实要比其他人做的好。

“咦,老克,改风格了?以前这箭头上没这么长的倒刺啊。”一个战士挑了个石镞,摸着上面的双翼,说道。

而坐在那里的克只是板着跟往常一样的脸,并不答话。

过来交换石器的战士们也早就习惯了老克的这般行事,并没指望老克会解释。石器师嘛,改改风格又不是什么稀罕事。

狩猎对石器的消耗量大,因为是石器,有很多还是一次性的,并不像金属那样能再利用,所以报废率特别高。这也导致了每次狩猎之前,战士们准备的石器量也很多。

上一批狩猎队外出已经快二十天了,一般来说,外出狩猎基本上不会超过二十天,就算在**到麻烦或者其他困难,也绝不会超过三十天,毕竟部落还有狩猎战士们的家人,他们不赶回来,家里人就得挨饿。

所以,算一算,外出的狩猎队快回来了,而另一队最近也在做准备,只等着外出的人回来,他们就将部落的事情交接,然后出发狩猎。石器,自然是越充足越好。

“……他们回来就这两天的事,早上我看到有人先送伤员回来,这次重伤了两个,不过没生命危险,听说没折掉人。”边上有人一边挑拣,一边说道。

“这么说我们也要准备出发了?我得回去多拿点东西过来跟老克换换。”

“不是说伤了两个吗?伤的是谁?”

“……”

众人又开始议论起来,手里的动作却并没放慢,瞧中哪个石器手影一闪就紧紧攥在手里,抢慢一步的人只能暗自后悔没先动手。

“要换就赶紧换,换完就滚!”老克寒着脸一挥胳膊。要商量讨论去别的地方,屋里阿玄还在打磨呢,吵到他怎么办?

在众人看来,老克这人太难相处,似乎除了石器之外,别的啥都不在意,骂起人也凶。但事实上,老克心里比谁都看重邵玄,这些人一开始议论起来,老克就不乐意了,立马赶人。

众人也不生气,停下话头,赶紧挑完回去接着再说。

等摆上的东西都差不多了,也没见人再过来,老克将剩余的几个细小石器捡进木箱,摇摇头,低声自语:“怎么都不喜欢这种小石器呢?其实,只要用好了,比那些大块头们杀伤力大得多。”

等邵玄完成今天的打磨,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回走时,外出的狩猎队也赶在太阳落山之前回来了。

第三十五章还凑合吧?

欢呼声中,狩猎队伍走在那条“荣耀之路”上,在夕阳中拉出长长的影子。

强壮的战士们身上扛着的是比他们要大得多的猎物,看上去仿佛一只蚂蚁背着个鹌鹑蛋一样,不止肩上有扛,背有挑,身后还用草绳拖着一些。

收获丰富,当真满载而归。

听说这次队里并没有折掉人,只是重伤了两个,伤员在巫那里,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以部落人的强悍体质,用不了多久就能再次活蹦乱跳了。

因为一下午不休停的打磨,太过疲惫,在队伍中找到郎嘎和麦等人之后,邵玄便转身往木屋回去了,没跟其他人一样挤过去欢呼迎接。

队伍靠前的地方,明显比别人矮一截的身板,扛着两只大大的野猪,矛特别得意,支着耳朵听人群里的夸赞声,嘴巴咧开都收不住,感觉真是……太爽了!背脊又挺了挺,侧头往人群那边看去,正好瞧见带着凯撒离开的背影。

因为太累,邵玄也没什么精神,背影看上去还真有几分像是心情低落的模样。

一定是被我打击到了,矛心想。扛着两只大野猪,矛还思索着,以后等邵玄进入狩猎队,自己怎么再打击一番。

休息一晚之后,邵玄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气,精气十足,连肌肉的酸麻感都消失得一干二净,仿佛昨天并没有坚持打磨那么久一般。

按照往常一样,上午挑了石核,下午去老克那边。

不过今天老克放邵玄半天假,让邵玄休息休息。

看看这几天自己的打磨成果,邵玄挑了一些带上。老克拿出去交换的成品石器量只有一半,剩下的一半老克让邵玄自己留着用。所以,邵玄现在石器的储备量还是很多的。

用草绳编织的两个网袋装了一些挑好的石器,邵玄便提着往山腰走。

邵玄到的时候,郎嘎还在睡觉,外出狩猎之后,在没有轮值的情况下,回来总会先狠狠睡个三四天再说。

“有什么事?”郎嘎打着哈欠,垂着的眼皮几乎快合上了。

“哦,我就过来送点东西给你,你继续睡吧。”邵玄将其中一个网袋放到屋内的石桌上,打算离开。本来还想听听郎嘎讲一下狩猎的事情,现在看来,还是等几天再说。

“送我的?”虽然困,但郎嘎还是很好奇邵玄送来什么东西。

见袋子解开,待看到里面一个个打磨好的石镞,郎嘎本来眯着的眼睛顿时睁大了,眼里亮光一闪,拿出一个石镞开始仔细瞧。

石镞上的双翼,邵玄都是按照郎嘎习惯用的大小和形状制作,因此倒刺才会比其他人用的更长一些,因为郎嘎惯用这样的。如果擅自改变的话,郎嘎用着未必习惯,所以邵玄在这上面并没有加上一些其他的想法。

郎嘎看着手上的石镞,越看越惊讶。

面前的这些石镞打磨得非常好,重要的双翼几乎完美!石镞的双翼在石镞飞行中可以起到平衡作用,使箭镞更准确地命中目标,双翼稍有不妥,狩猎的效果会大减。为了增强镞的杀伤力,郎嘎自己打磨的双翼箭镞的锋刃部分都比较突出,前锋锋利,还有两个长长的尖锐倒刺。

郎嘎一直觉得,只有自己打磨的石镞才用着顺手,其他人打磨的,就算是他爷爷亲手打磨的,也未必用着习惯。但现在,看着手上的石镞,郎嘎很诧异,只要看一眼掂一掂就知道,这些肯定能用得非常顺手。

手上的这些,看外形几乎跟郎嘎自己打磨出来的石镞一模一样,不,也并非完全相同,面前这些石镞要打磨得更完美一些。

平时郎嘎自己打磨的时候,因为需求量很大,所以,有些细节并不会去费时间打磨,而面前的这些呢?

“哎,阿玄,谢谢你啦,我非常喜欢!顺便替我向老克道谢,感谢他磨制的石镞!”

在郎嘎看来,这些石镞自然是老克打磨出来的,而邵玄自然是向老克讨要了这些石镞再送过来。

郎嘎伸出拇指,在石镞的双翼上摸了摸。啧,这锋刃打磨得真好!不愧是大师出品!

刚走出门的邵玄闻声回头笑道:“我会帮你传话的,顺便说一句,那些是我自己打磨的,你到时候用着看行不行。”

听到邵玄的回话,郎嘎正在摸石镞的动作一滞,抬眼惊愕地看向邵玄,面上的肌肉狠狠颤抖两下。

“等等!”

郎嘎两步就跨到邵玄面前,拿着手上的石镞,几乎一字一顿地盯着邵玄道:“这是你做的?”

邵玄点点头,“是啊,还凑合吧?”

还……凑合?

郎嘎盯着邵玄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连呼吸都重了。

这些要是还“凑合”的话,那自己现在做的那些算什么?石渣吗?!

邵玄有些不太明白郎嘎这到底啥意思,他手里有一些郎嘎送的石镞,因为使用过一次,郎嘎并不想带去狩猎,扔掉又太可惜,便送给邵玄训练用,当年郎嘎他们刚开始训练的时候也都是用的“二手货”,这在部落很平常。

邵玄做的石镞就是照着郎嘎送的那些做的。石镞上确实或多或少有些缺陷,但整体上并不太影响使用。邵玄一直以为那些细小的缺陷只是石镞使用过一次有耗损的原因,老克看到后也并没有对那些做过评价,倒是对邵玄自己打磨的这些石镞,老克给了个“勉强凑合”的评语。这也是刚才邵玄说“凑合”的原因。

郎嘎看着邵玄,眼神复杂。或许是有个石器师爷爷,他自己也打磨石器,自觉在石器一道中还颇有天分,如今小有所成,即便还赶不上他爷爷,但再过个十来年,肯定能超越的,而且,在同辈之中,自己的打磨能力也在大部分人之上,尤其是石镞,同辈之中几乎没人能超过他!

但是,现在面前冒出了一个才十岁的,刚觉醒不久的,学石器都不到三十天的孩子,磨出来的石镞竟然隐隐有超过自己的势头。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这样的石器并不只是时间充足细细打磨就能做得出来,更何况,手头的这些石镞镞身非常流畅,并不存在多个停滞点,这些可能都是在短时间内一次性打磨出来的!

怎么狩个猎回来,变化就这么大呢?

我就出去二十天,不是两年!

想想外出狩猎前还送了一批满是瑕疵的二手石镞给邵玄,郎嘎脸都憋红了,恨不得一头撞地里去。虽然他平时脸皮厚,但是在石器上,深受爷爷的影像,看法想法都是与平时截然不同的标准。

深呼吸!

再深呼吸!

郎嘎伸出颤抖的手指,指着外面,“你,三天之内不要出现!”

说完郎嘎就放下门帘子,也不睡觉了,大步走到平时磨石器的小间,开始打磨。

在郎嘎屋子旁边的另一栋屋子里,走出来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虽然年纪大了,但身体看上去依旧健朗,扛个百来斤重的石头不成问题。

这人正是郎嘎的爷爷,老爷子睡了个午觉,嚼着肉干正打算下山会友,听到磨石器的声音,还以为是哪个儿子在准备狩猎用的石器,一扭头,从未遮掩的窗户,看到本应该在屋子里睡得死去活来的孙子出现在石器房。

老爷子一激动,差点被肉干给噎住。眼睛瞪得如石球,看郎嘎的眼神像见到什么山林里百年难得一出的凶兽似的,

我勒个X!

这混小子,每次狩猎回来不都跟软骨头似的不睡个三四天揍都揍不起床的吗?!奇了怪了!

而刚刚被郎嘎吼了一句“三天之内不要出现”的邵玄有些不明白,郎嘎这是咋了?没睡醒低血压吗?

摇摇头,邵玄提着另一个网袋,往山上走,麦住的地方还稍微靠上一些。

第三十六章来,打一拳

麦作为中级图腾战士,在狩猎队里担任要职,回部落也有很多事务,自然不会像郎嘎那么闲,邵玄过去的时候,麦正在跟两位战士分配巡逻的任务。

邵玄等里面的两位战士出来,他才进去。

屋内,麦正继续处理带回来的肉,狩猎的时候只是做了初步的处理,带回来还要砍成小块,该腌制的腌制,该做其他用的也要整理出来。

“来了?”见邵玄进屋,麦招了招手,将刚砍下来的一块冬瓜大的还带着血的兽肉抛给邵玄,“带回去吃,你现在成为了图腾战士,吃的也多,训练容易饿。”

很多人在食物缺乏的情况下,会减少训练时间,毕竟图腾战士一旦训练起来,消耗的能量就多了,吃得自然也多,尤其是像邵玄这样刚觉醒的战士们,正是蹿个儿的时候,就更不能短了食物。

“谢谢麦叔。”邵玄接住肉,然后将手里的网袋递过去,“送您的。”

麦放下手里的石斧,好奇地看了看网袋,“你自己做的?”

“嗯,跟麦叔你的肯定比不了,不过,凑合着用用应该还可以。”邵玄抓抓头,说道。跟郎嘎的相比,送给麦的这些自然没那么多石镞,而是矛头居多,狩猎的时候做投掷用,毕竟这两人在狩猎队里的职责不同,使用的石器自然也有差别。

邵玄跟着老克学石器的事情麦听郎嘎说过了,但是这才学多久而已,因此,麦并没指望能看到多精巧的东西,邵玄能送东西过来,也是有心了,总不能打击这孩子的积极性。

麦笑着拉开网袋,打算说点鼓励的话,“其实打磨石器不能急,你能打磨出这样的已经很不错,以后……”

话音戛然而止,麦看着网袋里一个个打磨极好的矛头,后面安慰鼓励的话愣是又给憋了回去。

打磨好的矛头跟麦平时惯用的矛头一样,脊微高,从脊两边展开的矛叶上,刃也打磨得非常锋利,矛叶向前聚集成锐利的尖锋,毫无敲打的鳞纹痕迹,显然磨制的时候费了心。与很多战士使用的矛头不同,麦喜欢用的矛头上,脊两侧都带有饮血凹槽,而邵玄打磨的这些也有!

和郎嘎一样,麦也给了邵玄训练的石器,是他使用过的矛,只是,他给出去的时候没想到会收到这样的回赠。

“这……这些……真是你自己打磨的?!”

麦看看邵玄,见邵玄点头,又看看手上的石器。他确实没想到邵玄竟然有这样的天赋,这样的话,即便以后邵玄实力提升不上去,也能在部落里安然度日,不用挨饿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