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对,阿玄你现在跟着克学吗?一定要坚持住啊,克当年真的很厉害!”

郎嘎也过来了,为了鼓励邵玄,他还说了当年跟着自己爷爷学设地弓的经历,当年也是被骂得跟屎一样,那时候不仅挨训,还得挨揍。郎嘎的爷爷当年也是一名很优秀的战士,郎嘎别想从老人家手里逃掉。

周围住着的孩子们每次见到郎嘎挨揍就在旁边嘲笑他,那时候郎嘎觉得特别没面子,心里还怨了老爷子好久。后来等郎嘎真的成为一名战士了,才体会到当年爷爷的良苦用心。

他们在山林中狩猎,地弓虽然很多时候并不能直接猎杀猛兽,但也能起到关键的作用。正因为一手极好的铺设地弓的技能,郎嘎也能很快被狩猎队接受,每次狩猎完之后,分到的食物也不少,至少比同等实力阶段的其他人要分得多。

“能多学个技能,以后的路会好走很多,不止在狩猎队占据更重要的位置,说句不吉利的,如果在狩猎中遭受伤残之危,变得像我和老克这样缺胳膊少腿的,不方便再随队狩猎,留在部落里至少还能多一个谋生技巧,活得好些,不用饿肚子。”格说道。

所以,郎嘎和格都赞成,即便现在被骂成屎,也得扛着,有多少技能就学多少,最好能将对方手里的技能榨干!更别提像克这样藏着不少好东西的,更得榨!

听着他们的话,邵玄郑重地点点头,“我懂你们的意思了。想要跟人学技能,什么都可以要,就是不能要脸。”

郎嘎、格:“对!!”

第三十一章简单粗暴

邵玄自然很想学老克的那身手艺,除了石器之外,还有设套铺陷阱等,这些对外出狩猎很有用。只是现在还太早,邵玄没什么基础,只能从最根本的捶打开始,高深的以后慢慢学。

老克对邵玄的态度怎样,邵玄感觉得出来,很早开始老克就帮着他了,只是有时候老克说话很容易让人误解。就像昨天他过去那边找老克学习制作石器,尝试剥石叶之后,得到一个“废物”的评价,这要是不了解的人肯定得误会,好在邵玄心思活泛,多想一想就知道老克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见邵玄对他们的说法并无排斥之后,格顿时放下心来,离开的时候还打算待会儿过去老克那边邀功,最好能从老克那里捞点好东西当报酬。

帮邵玄搭建好木屋之后,郎嘎几人便离开了,他们还有其他的事情,毕竟第一次狩猎很快就要到了。每一次狩猎都冒着生命危险,多做准备才能安然回归。

部落里有两个狩猎大队,两队轮流外出狩猎,一个外出的时候,另一个就在部落里轮值,负责部落的安全防卫,毕竟山脉里野兽太多,留在部落的还有不少老弱病残。

而每个狩猎队里面,又分了两个小队,按照郎嘎他们所说的,应该是根据战士的能力分为两个梯度小队,组成第一梯度狩猎小队的人大部分是住在山腰往上的一些图腾战士,而第二梯度则主要是山腰往下的人。

郎嘎他们就是第二梯队的,邵玄到时候外出狩猎自然也跟着他们。

等郎嘎他们都离开之后,邵玄看了看新建起来的木屋。

凯撒正好奇地沿着木屋内走动。

“你要是在屋里拉屎就把你扔出去。”邵玄说道。

在山洞的时候,邵玄训练凯撒拉屎撒尿都和洞里孩子一样到专门的地方去拉,要么就直接去洞外,现在换了新地方,也不知道这匹狼能不能很快转换过来。

“咱以后就住这里了,到时候再做个木桌,还有椅子凳子,还有……”

躺床上休息了一会儿之后,邵玄将上午伊送过来已经缝制好的兽皮袋拿出来。又出去找了点砂石,装进兽皮袋子里,掂了掂。

邵玄找的都是那些比较重的细碎石料,这些石料是制造石器之后作为废弃物扔掉的,还有很多,都堆在碎石地那儿跟小山似的,大概因为石质并不讨石虫喜欢的原因,很少会在那边发现石虫,因此现在往那边走的人也不多。

郎嘎说起负重练习的时候,邵玄就想到了那里,因此才让人帮忙缝制了特制的兽皮袋,全装上那些碎石之后有将近两百斤。

邵玄曾经想过这些石头是否为金属矿石,但看了看发现这些石头除了硬些重些之外,跟碎石地其他石头没两样。

铁器,邵玄自然很想要,但姑且不说他懂不懂炼铁的方法,重要的是,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完全与上辈子不一样的事物,不能以常理判断的东西太多,这里的石头种类绝大多数邵玄都非常陌生。因此,与其花大量时间去研究那些,邵玄更愿意先解决眼下的问题,炼铜炼铁那些现在是别想了。

将几个兽皮袋绑在胳膊和腿上,绑好之后动了动,感觉还行,还能再扛个石头。

可见图腾战士的身体强度确实很好。

那么,负重训练就从平时的一举一动开始。

虽然现在邵玄不能像格那样单臂就能扛起千斤重的东西,但举个几百斤还是可以的。这要是放在上辈子,邵玄打死也不会相信会有这样的力气。

邵玄正试着,见凯撒朝着外面呲牙,便将装了碎石的兽皮袋解下来。刚解下就听外面有人喊他的名字。

“阿玄在吗?”

过来的是两个非常高大壮实的战士,看着也很年轻,跟郎嘎一样的年纪,浑身充满结实的肌肉,声音粗犷,透着几分豪迈。

“我叫陀,他叫嗑嗑,巫让我给你带东西过来。”陀说道。

陀却比郎嘎他们要沉稳许多,看向邵玄的时候虽然带着打量,但并没有恶意,脸上还带着一丝笑意。

巫兑现了他的承诺,在邵玄有了自己屋子的第一天,就让人送了食物过来,也是对邵玄的补偿。

肉很多,都是经过处理的,还有一些已经腌制好。除了肉之外还有好几种植物的块茎,以及新鲜的果子。

除了这些,还有两包配置好的草药,一包邵玄在洞里住的时候见过,主要是应对平时的小病症,知道怎么用。另一包陀跟邵玄说了说,这主要应对外伤流血。

至于过来的另一人,听名字就不是个安分的。而且刚才陀说的是“巫让我给你带东西过来”,而不是“我们”,显然嗑嗑并不是巫让过来的。

进屋之后嗑嗑眼睛就一直盯着凯撒,他背对着邵玄,邵玄看不见他的眼神,不过见凯撒的样子就知道不是多友好的眼神了。这些经常外出狩猎的战士们看待任何动物,都跟瞧猎物似的,见到就恨不得拿着矛戳过去。

凯撒浑身紧绷起来,尖牙都忍不住呲出来了,几乎就要进入备战状态。

“嘿,这狼居然能养成这样!”嗑嗑说道。

在邵玄想着这战士是否在鄙视凯撒太怂,并不像山林里的狼那么凶残,却听嗑嗑砸吧砸吧嘴,又接着道:“再养个半年就可以吃了。”

凯撒立马就朝着那战士露出了四颗尖牙,眼神警惕,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这是在发出警告,下一刻就要扑上去撕咬似的。

“好!”那战士迅速抽出腰间的石刀,话音里带着兴奋。

正在跟邵玄解释草药用法的陀闻言面上肌肉一僵,接着狠狠抽搐了两下,立马放下东西,如旋风一般,冲过去朝着拿刀跟凯撒对峙的嗑嗑就是一拳头。

“好个屁!你给我把刀收起来!!”

挨揍的嗑嗑直接从窗户飞了出去,嘭的一声,摔在外面的地上。

邵玄:“……”图腾战士行事风格果然简单粗暴。

打完陀又朝邵玄走过来道:“他就这样,看到野兽就来劲。别在意,他只是习惯而已,并不敢来真的。”毕竟是巫挂过牌的狼,他们哪敢真动手。

可是,他话才刚说完,就见挨了一拳的嗑嗑没事似的走进屋,挪着脚又朝着凯撒过去了,这次没拿刀,就是搓着手指。一看就是还没死心。

陀没办法了。巫找他搬东西过来,没想中途遇见嗑嗑。一听说要去新觉醒的战士那边,还是那个在祭祀活动上最出乎意料的,嗑嗑立马来兴致,硬跟了过来。

本来陀还想多跟这位被巫十分看重的小战士多聊聊,可是现在看这情形,陀后悔让嗑嗑跟来了。再让嗑嗑留在这里,估计真会跟这匹狼打起来,就这小狼,估计都扛不住嗑嗑一拳,打死了咋办?他们会挨巫骂的。

邵玄只觉面前的身影一闪,下一刻,就见陀出现在嗑嗑身后,用手臂硬勒着嗑嗑的脖子将人往外拖,一边还回头对邵玄道:“东西送到,我们先走了,等以后你跟着出去狩猎咱们有的时间再聊。”

等那两人离开,凯撒也放松下来,到处嗅了嗅,然后将刚才被嗑嗑提着过来的一个兽皮袋往外拖,看那样子是想扔出去。

邵玄赶紧阻止,这里面装着一些干果,很多他还没尝过呢,扔了太可惜。

一边收拾东西,邵玄回想着刚才陀的话。陀最后那句,意思是他们跟邵玄在同一个狩猎队。但郎嘎他们聊的时候却并没有提起过这两人。

第一梯队的?

第三十二章荣耀之路

次日一早,邵玄就绑了装着碎石的兽皮袋,带着凯撒往训练地那边跑。

以前没觉醒的时候总得担惊受怕,稍一不注意就会被误伤,甚至嗝屁,现在有底气多了,至少没那么弱不经打。

部落的人并不懂太多花样招式,他们只会假想出一个猎物,然后根据猎物的习性,做出更直接的反应。

有的战士会将山壁当做某种野兽,然后对着山壁拳脚相加。因此,若是看到山上哪个地方飞沙走石,不用惊讶,那只是某个图腾战士在练拳而已。

就像那晚在巫那里看到的,普通的石头“矛”那小孩都能一拳打断。

邵玄跑过去训练地那边之后,选一座山,再扛一块石头,从山脚往山上跑,跑的途中顺便看看山上哪一块地方石质不错,便过去敲挖。

“还好有这样一个特殊的能力。”邵玄看着视野里深浅不同的灰色,感慨道。

相比起图腾之力,邵玄体内另一种能力无疑帮了他不少忙,省了功夫去寻找。

中等或者中上等级的石料,邵玄是打不动的,赤手空拳打过去,疼的还是自己的手。

将看中的石块敲挖下来之后,看看天色,接近中午,邵玄便扛着石头往回跑。回木屋吃过东西,带着挖出来的石头往老克那边过去。

下午的时间,邵玄都安排用来学石器。

看着简单的石器却有很多技巧,不仅仅是单纯的敲击。

“首先你要懂辨认石质,就算是同样硬度的石核,敲打的方法也未必一样。”老克拿出两个石料一样的石核,说道。

邵玄看着老克将其中一个直接进行敲打剥片,而另一个,则加入了冷热处理。老克跟邵玄讲解了好几种石料加热后颜色的变化和冷却时间。

有些石料加热后颜色和质地都会发生或多或少的变化,而有些石料只是改变质地,还有一些则对加热过程毫无反应。有时候加热必须把握住温度,什么温度下剥片最好,什么温度下不适合剥片等都需要了解。而这个温度,在没有精密仪器测量的时候,只能凭感觉,凭经验了。

比如,邵玄摸着一样的温度,老克稍微碰一下石核就能说出哪个温度更高。

不同的石料对不同温度、加热时间、冷却变化以及其他个性上反应均不相同。

老克将刚才拿出来的两个石核之一放在火上烧了烧,一手拿着一根石棍,将那块石核夹在中间。

火堆的火烧得很旺,像是要把人烘干似的,凑在火堆旁边不一会儿都能浑身冒汗,老克脸上也满是汗迹,但手却依旧很稳,翻动石核的动作也非常利落。

半个小时之后,放在火上加热的那块石核由原本的灰白变成棕红,老克才将那块石核夹离火堆,却并未开始剥石叶,而是等石核渐渐冷却,棕红色变浅之后,才开始剥片。

被剥下来的石叶不管是细长形还是圆片,几乎都是同样的厚度!

这是何等的控制力才能做到的事情?!

至少在邵玄以前的观念里,没有那些先进的切割工具,是做不到这样程度的。

所谓“理想的打磨”其实是一种非常复杂的过程,不了解此道的人根本无法想象。

理论之后便是实践,下午大部分时间,邵玄都在练习剥石叶。

“废物太多,再来!”

“这剥的什么玩意儿,再来!”

“挥锤力度控制太差,再来!”

“慢着!这种石材能直接剥吗?你鱼吃多了?!拿过去烧了再来!!”

……

住得离老克比较近的一些人都知道,最近老克脾气更暴了。谈起邵玄,都一个个摇头叹息,“阿玄那孩子,可怜哪!”

事实上,屋子里的情形并不像部落的人想得那么惨。

老克也就嘴上不饶人,对教授邵玄石技还是非常费心的,也舍得石核。

邵玄一下午就敲了五个石核,不算他带过去的那个,另外四个都是老克自己的,石料还不错,用来给自己当练习石,还真有些浪费,老克不心疼邵玄自己都看着惭愧。

每天从老克那里疲惫地回到自己的木屋,邵玄感觉浑身的肌肉都在刺痛,而且刺痛感越来越强烈,架个石锅点个火都疼得咬牙,握着石锤的虎口处更甚,火辣辣的,架石锅架了几次才成功。

所谓千锤百打,邵玄感觉被打的不是石核,而是他自己,不过晚上倒是睡得很香,而且一觉醒来,浑身清爽,仿佛昨天的肌肉刺痛只是错觉一样。

就是不知道这是图腾战士本身所拥有的能力,还是另外一种特殊的能力所致。

这日大清早,邵玄跟前几天一样打算去训练地那边,昨天他看好了一处地方,那里的石料不错,能挖出来几个不错的石核,这样也省得一直用老克的,把老克敲穷了怎么办?

走着走着,邵玄就发觉不对劲了。平日里并不那么活跃的人,都早早起来,往同一个方向汇聚过去。

想了想,邵玄一拍额头。

差点忘了!今天是郎嘎他们外出狩猎的日子!!

抬腿转了个向,邵玄带着凯撒往人群聚集的地方走去。

从山脚到山顶有一条路,几乎呈直线往上延伸,而且这条道比周围其他地方的地势要高一些,也没有人在那上面建房,狩猎队外出和归来都会通过这条路,并不会干扰部落里其他居民。

久而久之,这条路也形成了另一种意义。部落的人称之为“荣耀之路”。

就像是在隆重送别即将上战场的战士,人们的心情自然是复杂的,有骄傲,有沉重,还有希冀,因为不知道等狩猎队回来的时候,他们的家人是否依然安好?能不能带回来足够的食物?

聚集在“荣耀之路”两旁的多是此次外出狩猎队战士的家属,从老人到小孩都有。等到时候狩猎队归来,这些人又会在此迎接。而两次的心情,自然也会截然不同。

不过,除了迎接和送离狩猎队之外,狩猎队的战士群体中,这条路也代表这一种意义,一种对他们自身实力的肯定,如果让邵玄来形容,对于很多战士来说,那条路就是一条“炫富路”。

狩猎归来,谁分到了多少食物,一目了然,就跟资产公开一样。富裕的人,也自然不会缺声誉、地位、女人,这些都是值得炫耀的东西。

“来了!”有人喊道。

邵玄望过去。

从山上走下来的有两百来人,走在最前面的便是狩猎队的头目,邵玄在祭祀那晚见过,不仅是头目,那位头目身后的几人邵玄也觉得熟悉,都是那晚在火塘边跳舞的。

走下山的人,不管是脸上带着笑的,还是满脸肃穆的,每一步都走得气势十足,颇有种战场大将的感觉。

队伍靠后的位置,身材高大的战士之中,明显矮一截的那几个孩子就很惹眼了。其中就有首领的长孙矛,以及之前在邵玄面前显摆过的飞。

“嘿,那几个孩子是谁啊?”

“能跟着参加第一次狩猎自然有实力。”

“这都是今年觉醒的战士之中能力拔尖的。”

“哎,那个是矛吧?不愧是首领的孙子!”

……

人群中都谈论着。

赛他爹指着狩猎队伍中的飞等人,对赛道:〃你看看,人家跟你差不多大,同一批觉醒的,人家都能跟着参加第一场狩猎了,你呢?〃

赛脖子一梗,“谁让你不住在山上?”

赛他老子噎了噎,直接两拳两巴掌就呼了过去。

第三十三章一节手指的长度

狩猎队离开之后,部落又恢复了往常的生活节奏。

不过,与去年相比,不同的是,河边异常热闹。经历过初始对河水中众未知生物的恐惧之后,因为那些大嘴巴食人鱼带来的好处,人们对河水中生物的恐惧感消散不少。

原来,河里的东西也不是那么可怕,只要小心点,就能收获到足够多的食物。

山洞那边在屠和结巴的共同管理下日子还算安稳,每日的拉鱼行动和足够的食物,一个个小身板也不像往年那么单薄了。同时,山洞的孩子也越来越团结,不团结不行啊,只能一致对外,单个人的能力实在太小,捕鱼的时候都不占优势。

至于石虫,现在邵玄隔两天才会带着凯撒去抓石虫,抓了足够的石虫之后给洞里的孩子们先存着。

石头并不能捆住石虫,有人用石罐子将石虫装进去,第二天却发现石罐破了个洞,石虫已经不见影。但屠偶然发现,并不如石头坚硬的木器加草绳,却能比石器更好地困住它们,纵使依旧不能困住太长时间,但一两天绝对没问题。这就解决了凯撒每天往那边跑的麻烦。

邵玄依然是上午去训练地那边找石核,下午再去老克那里学石技。

一连十多天过去,邵玄感觉自己比刚觉醒那段时间的力气要大很多,对图腾之力的掌控也愈发娴熟,体内两种能力的切换也更自如。

看来,学石技对于掌控图腾之力也是大有裨益的。

邵玄如灵猴一般穿梭在树林之间,朝着昨日看好的那块地方过去。身影闪过,枝条微微晃动,声音非常小,就像只是一阵微风拂过而已。

凯撒跟在后面跑着。

这里依然没有离开部落的看守范围,所以邵玄并不用担心有什么凶悍猛兽出现,之所以刻意去控制声音,只是为了以后的狩猎活动而已。狩猎很多时候要潜行,悄然接近猎物,隐藏气息,动静稍微大一点就能惊动猎物或者其他不可力敌的凶兽。

邵玄见识过郎嘎和麦他们的潜行能力,麦走动的时候更是悄无声息,自己离他们还有段距离。

训练地的几座山里,邵玄也见到了很多跟他同一批觉醒的孩子,包括赛。

“咦,那个是阿玄?”赛他爹看着树林中一闪而过的身影,说道。对于没有觉醒图腾之力的人来说,邵玄的速度自然很快,难以捕捉,但对于其他觉醒好多年的图腾战士来说就不算什么了。

赛举着一块大石头原地跳动,他已经举着石头跳一百多下了。听到自己老子的话,赛侧头看过去,树林那边已经没了邵玄的身影。

“看什么看?!继续跳你的!”赛他爹一石棍敲在赛屁股上,呵斥道,“你连比你小两岁的阿玄都比不过!”

“哪里比不过了?”赛不服气。

“嘿你还犟嘴,我说是就是!赶紧跳!跳到两百下才能休息。”说着赛他爹又是两棍子敲过去。

“已经一百七十二了!”只要再跳二十八下就好。赛心里数道,想想还有点小开心,待会儿休息时间是去逮石飞鼠呢,还是去找吃的呢?前两天吃的那种脆脆绿绿的果子不知道还有没有。

赛咽了咽唾沫,正满怀期待地想着,就听到他爹瞪圆眼睛说道:“你当老子不会数数呢?!明明只有一百二十七,还有七十三下!”

气得赛差点直接将举着的大石块扔了。偏偏他爹行事风格就这样,错的也是对的,不不承认也得承认。跟他辩论?会挨揍的。

玛的!

赛瞪不过他老子,便将这仇记在邵玄身上。

不知道又被记了一帐的邵玄正忙着挑石头。训练地石头多,但是能用来制作石器的却很少。即便依靠他的特殊能力辨别石料的等级档次,也不能迅速找到最适合的,因为,就算是好石料也未必适合打片。所以,每天上午邵玄都要花上几个小时来挑选石料,然后带着石料不错又适合打片的石核回去。

跟着老克这些天,邵玄在石料方面的辨认也进步很多,不像以往两眼一抹黑,看什么石头都一个样。

在邵玄找石核的时候,凯撒无聊,就去堵在山上挖洞还到处乱跳的石飞鼠,每次邵玄挑完石核,就发现凯撒旁边放着好几只死掉的石飞鼠。

有时候邵玄看着凯撒很是愧疚,好好的一匹狼,愣是给自己养成这样了。

下午,邵玄带着挑好的石核去老克那里。

老克教邵玄怎么去判断石料最好的打片角度和打击台面,哪样的石料适合做什么。再然后,老克就坐在旁边看邵玄打片敲石叶。

脱掉兽皮衣,邵玄赤着上身,拿起石锤开始敲。

最开始几天敲完之后,兽皮衣上就浸满了汗水,稍微一拧就能拧出水来,后来邵玄就直接将兽皮衣甩旁边了,省得汗湿了一股味儿。

叮!

叮!

叮!

……

每天下午都会响起的敲打声开始了。

一锤,两锤…………五十,五十一……一百锤……五百锤……

仿佛不知疲倦一般,邵玄不停敲打着石核,偌大一块石核,随着一片片比前些天更加细小的石叶掉落,也变得越来越小。

敲完一个,邵玄并未休息,接着敲打第二个、第三个……

敲完三个的时候,邵玄整个人就像掉到水缸中被捞出来一般。

补充了点水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