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矛的脸色一直臭臭的,尤其是看向邵玄的时候,眼里带着明显的挑衅,恨不得先战一场再说。

可惜,邵玄只能看到骷髅,压根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至于那维持了许久的挑衅眼神,完全被浪费了,跟抛给瞎子一样。

听到巫的问话,矛也盯着邵玄,就期待着邵玄说一句“没看到”,这样邵玄就绝对会受到大家的嘲笑。

可惜,邵玄没能让他们如愿。

听到巫的话,邵玄点点头,“我也看到了,跟火塘里出现的图腾一样。”

既然都能看到,巫也放心了,继续跟大家普及火种之源的知识。

而邵玄则闭上眼,去看脑海中除了图腾之外的那个蛋形物。

既然其他人都没提到有图腾之外的东西,那也就是说,这个白色的“蛋”,只有邵玄自己看到了。根据这个形状,邵玄不禁想起了上辈子拿过的那块刀不留痕火烧不热的古怪石头。

真是越看越像啊……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自己跟别人觉醒时的不同,也找到了缘由。

说到动用图腾之力,巫将矛叫过去给大家做示范。

“在不动用图腾之力的情况下,打一拳。”

旁边一个战士在巫的示意下,将早就准备好的石板拿出来。

矛挺胸走出,看到自己爷爷,部落的首领敖递过来的鼓励眼神,深呼吸,握拳,摆好架势,大喝一声,同时握紧的拳头猛然轰向面前的石板。

砰!

一声闷响。

石板只是颤了颤。

矛微微皱了下眉,收回拳站着。

邵玄都替他疼。不过,看看矛的拳头却发现,矛的手指指骨并未受伤,也没有血腥味传来,估计连皮都没破。

这就是不同于觉醒之前的身体强度,从肉体到骨骼,每一寸都进行了强化。

“好,现在动用图腾之力,再来。”巫说道。

这次矛眉头松开了,显得轻松许多。

只见矛面上渐渐显露出图腾的纹路,同时,矛再次出拳。

一样的出拳姿势,看上去似乎也用了同样的力度,并无特别之处,却又给人完全不同的感觉。

砰!

被拳打中的石板应声碎裂。

这帮小战士们顿时看得心痒,恨不得自己上去试试,不过,巫并没有拿出更多的石板,而是让他们在这里静态练习,熟悉怎么去动用图腾之力。

教导完之后,巫带着人离开,他现在必须要休息了。而敖看着满是疲惫的巫,又看看烫红的手掌,想想决定还是明天再过来跟巫说算了。

被搀扶回自己石屋的巫躺在毛皮毯上,接着火光,打开一份兽皮卷,这是今天祭祀的时候他让人记录的,里面有每个孩子的详细情况,火塘那边谁先开始觉醒,谁又先觉醒完毕,都有记载。

这里面也记载了邵玄的信息,包括刚写上去的邵玄的出生,以及,现在的情况。

看到邵玄还养了一匹狼的时候,巫使劲回想了一下。

好像还真那么回事,难怪刚才听到“玄”这个名字感觉很熟悉。

那时候他难得下山走一趟,看看山下的人们生活如何,没想到会听到有人说“饲养”的事情,他便留了个纹牌,不让部落的人对那匹小狼动手,本来还想让人多提供一份食物的,上山之后被告知他一直苦苦寻找的一种植物找到了,狩猎队带回来了一株,他便将所有的心里全部投入进那株植物上,并研究药物研究了近一年,等草药终于研制完,他都记不起来还有饲养小狼的事情。

也不知道现在那匹小狼怎么样了……

而此时,终于被巫想起来的凯撒,正可怜兮兮地蹲在洞外,迎着夜间的冷风,巴巴望着山上,恨不得“嗷呜”叫一嗓子。

第二十六章残缺的火种

次日,沉浸在练习运用图腾之力的小战士们一一清醒过来。

经过一晚上的练习,众人基本上都能够熟练地动用体内的图腾之力。

邵玄这一晚上的收获也不小,在熟悉如何动用图腾之力后,他尝试着用同样的方法去对待那个笼罩着图腾的“蛋”,结果表明,确实有用。

当催动图腾之力的时候,“蛋”上莹莹的光芒会暗淡稍许,而借用“蛋”的能力时,图腾会被“蛋”的光芒覆盖。不过,不管动用哪种能力,图腾一直都被笼罩在“蛋”里面,这个无法改变。

虽然现在做不到眨眼间就能切换、动用这两种能力,但至少在时间充足的情况下,这两种能力能够收放自如,能将图腾之力跟那个“蛋”的能力分开使用,而这样的成果就是,邵玄睁开眼之后,见到的不再是一个个骷髅架了。

再次看到熟悉的世界,邵玄不禁欣喜万分,这要是一直看到的都是骷髅就惊悚了,好在还能看到这样多彩的充满了生命活力的世界。

摆平了这一大难题,邵玄的心情现在非常轻松,这次看到了不少熟面孔,包括之前洞里的,还有莫尔、赛,以及一部分有过数面之缘的孩子。

还是看表情生动一点,充满骨架的视野实在是太过阴暗沉闷。

这次邵玄终于感受到来自矛的视线了,不过即便看到了,邵玄也只是扫了一眼,不再理会。

被邵玄这样无视,矛也是一肚子气,想过去跟邵玄好好“交流交流”,这时候巫过来了,矛也只能先忍下这口气,他可不敢在巫面前放肆。

巫询问过大家的感受,确定没有异常之后,便道大家可以离开了。至于其他的,就只有在以后的狩猎行动中再去适应。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纵使起始点一样,同一批觉醒的人,以后也的成长程度谁也说不准,能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图腾战士不是嘴上说说就行的。

邵玄很佩服这老神棍,就算是生活在洞里的那些孩子,经历了那么久的饥饿和艰苦条件,大多性情凶悍,却从未怨天尤人,也没有阴暗扭曲,等觉醒了照样是一个积极向上朝着光明大道奔走的好战士一名。这里面多半都是巫的功劳。

如果说首领管理着部落的物质生活,那么,巫便掌控着部落的精神生活。巫之责,重矣!

离石屋不远处有一些人等在那里,估计是来看小孩的,其中邵玄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想看不见也难,顶着那么个大猪头太显眼了,这不就是昨天上山的时候见过的那个戴着夸张野猪头还拽兮兮的小屁孩吗?

矛也看到那边了,脸上的怒气顿时散去,带着得意的笑往那边走。

“哥,你成为图腾战士了?”顶着个野猪头的小孩问。

“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矛面上更得意了。

原来是兄弟,难怪邵玄刚才觉得矛有点眼熟呢。

这帮小战士们一个个离开,邵玄也打算走,没想被巫叫住。

“阿玄,你等等。”

巫走过去,递给邵玄一个纹牌,“你将凯撒养得很好,以后有难处可以来找我。”

早上巫已经询问过凯撒的情况,大致了解了一下近一年来邵玄那边所发生的事情。鱼的事情在山上其实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而巫也一直忙着研制草药,自然也关注得少了,今早才知道一些。不过巫对凯撒的兴趣比鱼要大,知道自己确实疏忽了,难得这孩子将狼养这么大,便想着补偿一下。

上次巫给的纹牌戴凯撒脖子上了,这次再给邵玄一个。

巫还许诺等邵玄自己的屋子建好之后,会送过去一些食物。邵玄也没客气,道了谢,才告辞离开。

等邵玄离开后,首领敖走过来,给巫看了看烫伤的手,说了昨晚的事情。

巫沉思了一下,突然想到什么,将敖叫进屋子里,旁边并未有第三人。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据闻,最初的火种之焱,确实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巫缓缓说道。

“您的意思是……”敖震惊不已。

所谓“最初”的火种,作为首领的敖自然能听明白这代表什么意思。

除了第一批来到这里定居的人,部落里也只有历代首领和历任巫知道,部落的火种并不完全,而是残缺的。

所谓的火种之焱不伤人,在飘飞的火种之焱融入身体之后,其实只是不伤己而已,对自己之外的人则不同,毕竟,每个人体内的力量之源一样,但力量却多少有些差异,被唤醒时,自然也会有对自己的保护和对非己的排斥。

火种之焱不伤死物,但活物就不同了,若是非本部落的人接触,自然会灼伤,而敖因为是本部落的人,根源上讲,唤醒力量之源的火种是相同的,都是本部落的火种,排斥并不严重,再加上敖本身的强悍体质,只是烫红并未烫伤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而那些在外飞行的夜燕,那晚它们不敢进入部落居住的区域,因为会在第三焱焱展的时候它们若碰到,则会被烧伤甚至烧死。

这也是格建议邵玄将凯撒留在洞里而不带着上山的主要原因。

但,这种保护自己排除异己的情况,在火种残缺之后就不那么明显了,

“那……完整的火种存在时,觉醒难道其实是阿玄那样浑身包裹火焰的情况?”敖惊讶。

“极有可能……此事暂且保密,不可让第三人知晓,待我翻阅传承下来的兽皮卷再做商讨。”巫严肃地道。

敖点点头,他也知道这大概一时半会儿搞不明白,但只要知道不是坏事就行了,至于部落里其他人问起来,只说是觉醒原因就好。

正往山下走的邵玄并不知道自己觉醒的方式跟火种有关,属于完整火种存在下的觉醒方式。既然首领和巫并没有就昨晚的事情细问,邵玄也不会将秘密说出来,而是继续扮演刚觉醒的小孩角色。

舒展一下筋骨,能听到骨头发出咔咔咔的声音,却并非久坐不动的那种僵硬感,反而有一种浑身充满力量的畅快感觉。

心里一直积累的因为莫名来到这个陌生世界的抑郁也消散不少,走动的时候更是感觉整个人都轻了许多。站在山上往远处看,视野中的广阔山野,让邵玄胸中不禁涌起一股豪气。

既然回不去了,就好好在这里活下去。

摆动双臂,腿脚加快,轻轻一跃便是数步之远,在奔跑中尽情感受与昨日截然不同的畅快淋漓。

都言觉醒之后,行如飞鸟,力胜猛兽,那也不是瞎吹的。就算邵玄现在做不到,以后也不是没可能。

第二十七章有朝一日夸富宴

邵玄还没下山的时候,近山脚区的人们就议论着邵玄觉醒图腾之力的事情,谁都没料到这个年纪小,长得也不壮实,还是洞里出来的孩子,昨天竟然能够觉醒图腾之力!

这么小就觉醒了,这潜力肯定不小,以后说不准能成为一个强悍的图腾战士。

也有人揣摩邵玄这么早就觉醒的原因,一些人说是因为邵玄每天早上出去练习,跟山上的孩子一样,所以能够这么早觉醒。

还有一些人推测是鱼的原因,近山脚区以前都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怎么现在就出了个邵玄?不过这种说法一出来就被反驳了,如果是鱼的原因,吃鱼的孩子多得是,自家孩子后来也没少吃啊,还比邵玄大一岁呢,还不是没觉醒?

所以,最后还是将提前觉醒的事情归结为邵玄每天早上出去练习的原因,而且还有越来越多人信服。

因此,当邵玄下山的时候,就发现以往很多成天睡大觉的孩子被大人拎出来帮着搬石头干活或者跟着一起捕鱼。

问了人邵玄才知道缘由。也是,干活也是一种锻炼。

对于他们所说的早起锻炼的事情,邵玄并没有反驳。至于真正原因,邵玄自然不会说出来,

洞里的孩子今天并没有出去捕鱼,邵玄不在,凯撒罢工不干,不去挖石虫。就算有了工具,但弄不到饵,也不可能顺利捕鱼。碎石地那边人太多,这帮小子过去挖石虫也占不到便宜,总被挤出来。

而凯撒,任洞里其他孩子怎么说,还有人都咬牙拿出半条鱼给它,它就是蹲洞口不挪屁股,谁都不看,一直盯着山上。

见邵玄回来,凯撒立马精神了,朝着邵玄冲过去。要不是觉醒了图腾之力,强壮了不少,力气也大了许多,邵玄还真可能被扑倒了。

洞里孩子都眼巴巴望着,邵玄便带着凯撒去碎石地那边挖了不少石虫。经过一个冬天的休眠,石虫也都从地底钻到地表来活动,今天的收获不少。

既然觉醒了图腾之力,邵玄以后是要跟着出去狩猎的,不可能再管洞里的事情。找格商议之后,邵玄让屠和结巴共同管理,屠数数能力强,记忆力也好,现在胆子大了很多,说话也顺溜,只是人看着太瘦弱。而结巴其他的不行,体型在那儿摆着,真要是凶起来,洞里其他孩子也拿他没办法。这两人合伙管理,应该靠谱。

解决完洞里的事情,邵玄就见到郎嘎带着一张灿烂的笑脸过来了。

“好小子!不错嘛,这么早就觉醒了,我还以为要在等个两年呢。”郎嘎很高兴,邵玄以前跟他们聊天的时候问过,如果觉醒图腾之力,能不能加入他们狩猎队,当时麦并未拒绝,后来还帮过邵玄,这就说明麦也很看好邵玄。

本来昨天去参加仪式的时候他们还遗憾邵玄今年没到年龄,没想,昨晚上邵玄竟然能给他们一个大惊喜。

成为图腾战士,就能有自己单独的屋子了。而郎嘎现在过来也是为了帮邵玄这个忙。

郎嘎今天跟几个狩猎队的好友聚一起烤肉,讨论着即将到来的今年第一次狩猎的事情,听说邵玄他们已经下山,便来找人,拉着邵玄过去,认识认识以后的队友们。

郎嘎的木屋里有六个人,都很年轻,其中一个去年才觉醒,不过觉醒的时候已经十三岁,再加上觉醒之后个头猛长,看起来比邵玄大不少。

知道这些人会是自己将来的队友,邵玄也很热情地跟他们打招呼。

“屋子不用担心,明天早上我们就去砍了木头帮你建!”名叫昂的那个年轻人对邵玄说道。

邵玄过去以为要等个两三年才能有属于自己独立的屋子,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一般来说,像赛他们有自己家人的,大部分都仍然跟家人住一起,不过像邵玄这类洞里出来的。基本都是找人帮忙建造单独住的地方。

既然来了,郎嘎也没让邵玄立刻离开,留着一起吃烤肉。过了一个冬天,腌制的烤肉并不新鲜,郎嘎他们还是更愿意吃新鲜的肉。反正很快就要迎来今年第一次狩猎了,几人带了一些家里还剩的腌肉,好好吃一顿,想着赶紧吃完以后去弄新鲜的。

吃着聊着,昂突然提起了那个在部落广泛流传的词——夸富宴。

那是一个传说。

传言部落曾经有人举行过这样的盛宴,邀请部落的一些人去赴宴。举办宴会的人相互之间比谁提供的食物数量最多,而所谓多的程度,便是让客人们吃得摇摇摆摆倒进草丛,或是吃撑,吐了回来再吃几趟,盛宴才算成功。

这种活动便是所谓的夸富宴。

而根据郎嘎他们所说,邵玄知道,夸富宴就是送出去或毁坏掉比自己竞争对手更多的食物、财物。一些更有威望的人还会挡着众人的面毁掉自己的食物、衣服等,有时甚至会烧掉自己的房屋,以此来树立自己在部落的威望,羞辱对手,并取得其追随者们长久的敬佩。

能这样做的,无一不是具备一定的实力和地位,雄心勃勃争夺更高威望的人。

够狂妄,够自大,也够脑残。

再看看郎嘎他们说起夸富宴时候,那毫不掩饰的敬佩之情,仿佛对方站在这里就立刻跪拜似的。

见邵玄震惊的样子,郎嘎一副长者的姿态说道:“你还不懂。”

邵玄是不懂,在他看来这得多脑残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竟然会被郎嘎这些战士们如此膜拜!

不,应该说,部落的人其实都对此极为崇拜!

想想上辈子请客吃饭必须有剩菜才有面子,邵玄顿时有那么点儿理解了。原来,这种习俗是从老早传下来的。不过就算浪费也不至于如此程度啊!

他还是小看了这里的人对于食物的执着,以及对这种另类食物观的追求。

以前总听部落的小孩子们讨论曾经哪个战士打败了多么庞大凶猛的野兽,那些过去的英雄们被崇拜,这些辉煌的事迹被记住,被一代一代传下来将给孩子们听。

可现在,邵玄却被告知,还有另一种光辉事迹更甚。

原来,让人心甘情愿追随,不一定使用武力将对方一次次揍趴,不需要去游说、给甜枣、做出诸多基于心理的设计,只需要举办一场夸富宴,自然会有无数心甘情愿过来的追随者。

邵玄感觉自己的价值观人生观又被扭曲了。

抬头看了看夜空的两弯新月,邵玄感慨:“有朝一日……定要脑残一把!”

“你刚说什么?”郎嘎没太听明白邵玄后半句到底是啥意思。

“没什么,我是说,如果有可能,咱也办一场。”邵玄道。

郎嘎他们闻言都笑了,郎嘎更是拍着邵玄的肩膀哈哈哈笑不停。笑过之后还夸赞邵玄:“有志气!”

在郎嘎和麦他们看来,邵玄刚才所说的不过是因为听到传说中的事情后发表的稚气之言,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他们从未见过谁办过一场夸富宴,自己的父母、祖辈,都未曾见过。

传说,到底是不是真的?连巫和首领都没见过呢。

大概是觉得这个话题持续下去不太好,郎嘎便换了个话题,有心多在邵玄这儿卖弄一番。

“你知道,我们自出生开始,最亲密的伙伴是什么吗?”郎嘎问道。

邵玄正襟危坐,低头思索片刻,眼神意味深长地看向郎嘎,试探地道:“左手?”

郎嘎:“……”

++++++++++++++++++++++++++++++++++++++++++++++++++++++++

新的一周冲榜,求大家推荐票火力支援~

第二十八章我想学打磨石器

郎嘎噎住了。

原本郎嘎还想了好几种邵玄可能会说的答案,然后再以长者和过来者的身份一一回答并教导,就像以往有新成员加入的时候一样。只是郎嘎没想到邵玄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他实在不明白邵玄为什么给出这样的答案。

这有什么关系吗?

不过郎嘎也并未多想,虎着一张脸纠正道:“是石头!”

“你应该也知道,很早以前,我们部落来此定居之初,就住在石洞里,我们每天都会看到石头,接触到石头,它能为我们遮风挡雨,削木劈柴。”

说着郎嘎板着的脸色也淡了下去,情绪略显激昂,握着拳,道:“同时,我们也使用石头,依靠它,我们能去扎穿那些披着厚皮的猛兽!用石头敲碎那些猎物们的脑袋!就算是遇到危险,石头也依然陪在我们身边,直至最后一刻!”

能提供保护,能陪伴左右,不会背叛,不会抛弃。部落的人打从一生下来,就开始接触石头了,玩的是石头,日常用的是石头,使用的器具也是石头。对于常需外出狩猎的战士们来说,石头更是再熟悉不过,也离不开石头,难怪郎嘎会这样说。

当然,邵玄更愿意称石头为工具,毕竟,石头没有生命力。

“现在,你知道谁是我们最亲密的伙伴了吧?”郎嘎看向邵玄,那眼神似乎在说:小样你再说错试试?

邵玄严肃地,认真地,点了点头,“石头!”

“哈,这就对了嘛。”郎嘎顿时露出满意的笑,继续说着狩猎的事情。

“对了阿玄,你现在刚觉醒,今年第一次狩猎,你是不能参加的,或许第二次你也参加不了,至于第三次能不能参加,就要看你的本事了。”郎嘎说道。

嗯?还有这说法?邵玄还真不了解。

见邵玄疑惑,郎嘎解释道:“你们刚觉醒,能力的运用还不熟练,必须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

郎嘎说得还算委婉,不过邵玄也能从这些话里面推测出原因来。

不让他们这些新觉醒的孩子们参加,一个是为了保护,冬季结束后,春暖花开时,很多饿了一个冬天的野兽也重新活跃在山林,毒蛇也更毒,山林充满了各种危机,如果没人一直跟随保护的话,很容易折在山林里。部落的人可不愿意看到这类事情发生。

而这第二的个原因,同样是因为邵玄这批人本事还没达标,在非常看重团队合作的狩猎队里面,贸然跟过去就是个累赘,不仅帮不上忙,反而很容易拖后腿。

“理解。”邵玄想明白之后也并不觉得失望,再说,他也觉得应该先把基础打好,多练练不是坏事。

还以为邵玄会跟其他孩子一样露出失望或者不甘,没想到邵玄能想通,郎嘎心里顿时松了口气。他拉邵玄过来除了给然邵玄先认识一下同队的几个人,另一个就是跟邵玄说这件事,以前经常有小孩磨刀霍霍要跟着去狩猎,结果被告知前两次不能去,吵闹的也有不少,一般遇到那种情况,都是孩子家里长辈管教,几拳几巴掌下去,就老实多了。可邵玄是洞里出来的,现并无双亲,年纪还小,长得比别人家孩子瘦弱,郎嘎还真怕给打坏了。

“好,你能想明白我就放心了,对了,我这儿还有几个不错的石核,你看看能不能用用,自己打磨一下,或者去找个石器师。”

郎嘎从一个大兽皮袋子里拿出几块大小不一的石头,也就是郎嘎所说的石核。

石核便是制造石器的原材料。

将石核给邵玄之后,郎嘎还跟邵玄说了一些训练的经验,在场的其他几人也没藏私,他们也并没有这样的意识。

邵玄将他们的建议一一记在心里,也对他们真诚道谢。

“以前你父亲在的时候也帮过我的。”郎嘎说道。狩猎队的人都是这样,同队的能拉一把就拉一把。虽然能帮得不多,但至少能让邵玄轻松点。

吃过烤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