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或许对部落的战士们来说,火塘三焱中最重要最引人注目的是第二焱,因为第二焱的时候部落会出现新的一批图腾战士,去年折了人的狩猎队也盯着那边,等着那些孩子成为图腾战士之后捞到自己队里来。

但对于巫自己,图腾战士是多是少只是一个小的方面,他所希望的是看看最后一焱的焱展情况。

不过,就算巫不能离开,也不可能对那边正在发生的事情置之不理。于是,巫在继续吟唱的同时,朝首领敖那边打了个颜色。

站在巫不远处的首领敖已经注意到邵玄那边的异状,本来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毕竟祭祀的事情巫比他了解,不经巫的同意擅自行动容易给祭祀活动带来不可估量的后果,作为部落的首领,自然以部落为主要,得考虑全局,而不是某个或者某几个人。

接到巫递过来的眼神之后,首领便示意其他人继续,他则身影一闪,朝着发生异状的地方过去。

因为其他人都盯着火塘,再加上首领的动作太快,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

邵玄正想着是由着这些火越聚越大呢,还是放声喊人帮忙?

毫无疑问,邵玄是惜命的,要不是真没感觉到有什么实质伤害,他早就喊人了,可现在,火焰一没烧伤自己,第二,这里是部落一年一度最重要的场合,连部落那些平时嚣张的战士现在都收敛了身上的刺毛,他现在乱喊要是破坏了祭祀活动,带来负面影响,全部落的人恨上他怎么办?这一带可就这么一个部落了,他现在孤家寡人的,可不能被抛弃。

正思索着,突觉眼前一暗。

邵玄抬头,正对上部落首领疑惑的视线。

场上那么多人,邵玄并没有听到人们挪动步子让道的声音,可现在这位首领却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这里。刚才还在火塘边的!

周围其他孩子相当紧张,心思早就不在火塘了,反正觉醒图腾之力的事情他们今年也沾不上边,倒是离得近的邵玄这边正在发生的事情更吸引他们。连首领都过来了,在他们看来,邵玄肯定遇到了**烦。

“首领……”

注意到这边的格正想说几句,被敖抬手阻止了,示意其他人不要分心管这边。

周围的人赶紧正了正心神,再次看向火塘,心里作出祈祷,祈祷新的一年能猎到更多的猎物,能一切顺利。

这其中自然也有定力差的,抑制不住好奇心,时不时往邵玄那边瞟。

敖看了看面前的孩子,心里也满是疑惑。

这是要觉醒了?

这个孩子年龄绝对没有达到十一岁,相比起火塘那边的孩子要瘦弱很多。预选的时候格从山下带上来的孩子他都见过,而面前这个他却一点印象都没有。

显然首领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不过,既然巫已经示意了,他只要将人带过去就好。

“别怕,火种之焱不伤人。”敖低声安慰了一句,然后抓着邵玄的兽皮衣将人拎起来。

刚才低头沉思,没注意到首领是如何从火塘走到场地边,可现在邵玄知道了。

敖直接跃起轻踩在场人的肩膀上,明明看上去高大壮实,跃起的动作却很轻盈,拎着一个人却仿佛完全没有重量一般,从部落那些人上方飘忽而过,还没等邵玄喘口气,就已经在火塘边了。

让邵玄跟火塘边的其他孩子站一起,敖退后几步,站回之前所站的地方。

火塘边又多了个孩子,自然会引起一直盯着火塘的人的注意。有人还想跟身旁的人低声耳语一番,不过被敖一个眼神过去,就赶紧摆正了。

跳老古舞的一个年轻战士因为分心都差点跳错一个动作,赶紧心里忏悔,收敛心神,认真继续跳。

不过,更多人心里还是控制不住地疑惑,刚加进去的那个孩子,也要觉醒图腾之力了?但为何预选的时候没有选上?

年纪太小?

众人并没有怀疑巫的能力,所以只往年龄方向想。除了年纪之外,还可能是山下办事的人出了差错。

到底出了什么状况?那孩子头上怎么还顶着一团火呢?

在众人心中疑惑的时候,站回原位的敖视线从火塘那边挪开,垂眼看向刚才拎着邵玄的手。

那只猎杀过无数猎物的苍劲大手已被烫得通红。

刚才他还跟那孩子说什么来着?火种之焱不伤人?

第二十三章变化

因为邵玄的加入,祭祀活动出了这样一个不同于往年的小插曲,即便部落的人各自心里有思量,但他们现在最关心的还是火塘边正在觉醒的那些孩子。

赛感受着身体明显的变化和手臂上已经出现的图腾纹,内心狂喜不已,但这时候旁边突然加入个人,自然能察觉到。赛侧头看过去,便看到罩着一团火的邵玄。

冤——家——路——窄!

这家伙不是还小吗?过了今天的风雪节也就十岁吧?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比自己还小两岁的人,赛心中惊疑不定,一想到冬季前那次被群殴,赛就一肚子气,原本被巫留下还很兴奋,想着觉醒图腾之后跟着狩猎队出去猎个大点的猛兽,然后从洞那边走几圈,羡慕死那些人,尤其是邵玄。可现在呢?怎么回事?

邵玄从被扔进这儿就注意到旁边站的人是赛了,不过他现在没心思跟这孩子扯皮。

之前一直远观,现在邵玄终于能近距离感受部落的火塘了,像是置身火海之中,却并无灼伤之感,只感觉全身暖烘烘的,冬季尚未完全散去的凉意全都被烘得一丝不剩。

火塘边的孩子们身上的图纹呈火红色,像是火苗钻进体内之后,唤醒了沉睡于血肉之中的力量。更内敛。

而邵玄这边则要猛烈很多。

原本只聚集在头顶的火团已经朝身下蔓延,邵玄眼前一片火色,不知道是火塘飘过来的火,还是头顶烧下来的。

邵玄感觉脑子有些胀痛,体温升高,热流聚集到眉心,又由眉心开始扩散,额头、面部、脖颈、躯干,四肢……

没有镜子,邵玄看不到自己脸上的变化,看其他孩子脸上已经有了火色的图腾纹,自己应该也是。感受到从肩膀向手臂蔓延的热流,邵玄看向手臂。

之前因为头上有火,把兽皮外套脱了拍火,之后也没再穿起来,仍然留在那里。邵玄现在也就穿着一个无袖的兽皮小褂,胳膊上随着那股热流的蔓延而出现火色的图腾纹看得很清晰。

火塘那边的飘出来的火苗越来越密集,火塘内的火焰也有朝外扩展的趋势,部落的人这时候也都忙着祈祷,邵玄全身被笼罩着火团也就不那么惹人注意了。

火塘内翻卷的火焰越发剧烈,如今的火塘已经不是一开始邵玄见到的那点小火苗了,现在整个火塘仿佛是蓄势待发的火山,却并不给人恐惧感,反而让见到的人有种朝拜的冲动。

巫的吟唱已经进行到第三阶段,等最后一个音落下,巫抬起的双臂猛地朝两边甩开,灰白的兽皮斗篷顿时被蔓延出来的火焰淹没。

火塘三焱第三焱——焱展。

火塘内的火一改刚才的斯文,涌出来的不再是一团团火苗,而是如岩浆般蔓延开来,眨眼间将山顶上参加仪式的众人淹没,并朝着山下覆盖过去。

近山脚区,被留在洞内的凯撒退到角落里,眼睛死死盯着洞口处,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吼。

洞外,已经一片火色。

迅速蔓延的火焰将整座山笼罩,并未烧着这里的一草一木,看上去并没有任何杀伤力,但躲在洞里的凯撒却极为忌惮,如果可以的话,它现在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而原本已经退到居住区边沿的那些夜燕,看着越来越近的火光,不甘地再次飞起,快速震动翅膀往远处飞离。

站在火塘边一直保持着严肃的巫,此时面上也不禁露出喜色。用不着朝山下看,他已经能够感觉到火焰展开的范围。

比过去几年扩张的范围都要大,不,自打他继承巫之职,还没有遇到过火塘的第三焱蔓延如此大的范围!

吉兆……

“吉!”巫喊道。

“吉!”部落的人振臂欢呼。

“炎角之火永远不灭!”首领敖也高兴地吼道。

“炎角之火永远不灭!”部落的人扯着嗓门附和,一个个激动得跟打鸡血似的。既然巫说新的一年会更好,那肯定就是!怎么能让人不兴奋,不庆祝?

蔓延的火焰一直持续了约莫半个小时,才渐渐自山下往上开始消散,最后只留下火塘里面的火焰还在燃烧,翻腾。火焰上方的图腾一直存在着。

之后场面就不那么严肃了,变得轻松许多。部落的人需要发泄自己的兴奋之情,聚在一起说说笑笑往山下走,回去之后找上关系好的亲朋好友一起烤点肉,喝点果酒,吃完喝完再好好睡一觉,迎接新的一年。

格也带着洞里那些孩子往山下走,他们并不用担心会受到夜燕的攻击,这一晚,不会有鸟兽进入他们的住地。当然,凯撒是个例外。

与大部分部落人不同的是,邵玄和其他觉醒图腾之力的孩子都必须留下,并且还会在山上逗留一段时间,他们需要接受巫的第二次教导。

近八十个孩子,除了四个之外,其他人全都顺利觉醒。另外四个孩子有些失望地离开,但一想到明年他们百分百会觉醒,也就不那么沮丧了。

邵玄一行留在火塘边,等部落的其他人都离开之后,便被几名战士带往一处石屋。

这处石屋比邵玄在山下见到的那些木屋自然要牢固多,也宽敞多了,七十来个孩子在里面也不觉得多挤。

觉醒图腾之力之后,仿佛一呼一吸都要轻松许多,身上每一块肌肉,每一根骨骼,仿佛都被重塑一般,充满了力气,整个人即便看上去跟之前没多大不同,但内里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

不过,邵玄现在还是有点小郁闷。

看看其他孩子要么交流着觉醒的感觉,要么比划着手脚,如果不是有人看着,他们恨不得现场就较量一番。

仔细打量几圈周围的人,邵玄才往前走几步,戳了戳正跟人唾沫横飞吹牛的人,“哎,那个谁。”

“干什……”被打断话头的赛转身,看到邵玄之后话都没说完就警惕地退后两步,大概觉得退两步太丢面子,又往前走了一步。

“干什么?”赛问道,眼神还是充满防备。觉醒之前他在比对方长得高长得壮的情况下还被对方揍趴好几次,觉醒之后他也不敢轻视。

“你觉醒之后,视觉有没有什么变化?视觉,就是你看东西,跟觉醒之前相比,有没有……变化?”邵玄问。

见邵玄问的是这个问题,赛下巴一扬,自豪地道:“当然有变化!”

旁边其他邵玄并不认识的孩子听到他们议论这个话题,也加入进来,说说自己在光线暗淡的情况下能看清多远的东西,跟觉醒之前相比,他们的听觉、嗅觉和视觉都有了一个很大的跨越。

只有邵玄一个一直沉默。

没办法,他总不能告诉别人,自己现在看周围的人全都是一个个骷髅架?

第二十四章你叫什么名字?

邵玄从仪式结束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

之前他在发现身上的图腾都显现得差不多的时候,就一直盯着火塘里面的火。既然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一切变故只是为了觉醒图腾之力,邵玄也就不多担心了,只不过,从站在火塘边觉醒开始,邵玄就感觉火塘里面的火有种亲切感,他不知道其他觉醒图腾之力的孩子是不是和他一样的感觉,一时也不可能找人细问,便一直盯着火塘里面的火研究。

等到巫宣布仪式结束的时候,邵玄才将注意力从火塘移开,还准备调侃下旁边的老冤家赛,结果一侧头,就发现旁边站着一个骷髅架,吓得邵玄差点一脚踹过去。再看看周围,部落里行走的人,以及跳完舞的战士,还有围着火塘站着的刚觉醒的小子们,全都是一个个骷髅架,邵玄都认不出谁是谁了。

正在说话的,行走的,挥胳膊活动腿脚的,全都是骷髅。

邵玄懵了。

他不知道到底是自己的问题,还是所有觉醒的图腾战士都是这样,他以前跟郎嘎和麦等人聊的时候,只知道觉醒之后成长会加快,身体强度和反应力都会得到极大的提高,但能不能看到骷髅就没询问过了,谁会想到这方面?

可现在,赛和旁边这些小战士们都没说看到骷髅的事情,刚才前面那俩还讨论石屋外挂着的一块肉干呢,压根没提到骨头。

这么看来,就只有自己是个特例了。

觉醒的时候跟人家不同,觉醒之后还是跟别人不一样,这要是一直看到的都是骷髅,咋整?

晚上做梦梦到的人会不会都是一个个行走的骷髅架?

他玛的,一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邵玄抓了抓头,他现在看自己的胳膊都是骨架,压根就没看到肉。

玛了个X的。

至于刚才认出赛,一个是因为以前总跟赛打架,第一感觉比较熟悉,还有就是声音,这丫跟人吹牛的时候一点都不含蓄,一直处在觉醒成功的激动之中,说话的时候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要不是这两个原因,邵玄也不会这么快就认出他来。

领他们过来的战士已经离开,而巫和首领等人暂时还没到,现在石屋里就只有今年新觉醒的七十五个孩子,没人管,这帮小子们也放开了,熟悉的聚在一起说笑。

在邵玄眼中,全是一帮颚骨张张合合,还手舞足蹈的骷髅人。

邵玄没有凑过去,知道自己这边出了状况之后,就退到角落里沉思。

脖子上原本挂着的写着名字的牌子,邵玄已经取下,因为他记得火塘边其他孩子都没带,进屋的时候便摘了绑在手腕上。

身体并没有什么不适感,之前头上起火也没有伤着一根头发,不仅如此,大概是因为觉醒图腾之力的原因,邵玄现在感觉全身舒爽,精神十足,如果不是视野里一片骷髅的话,心情会更好。

琢磨不出原因,邵玄看了看周围,除了这七十多个骷髅之外,石屋里最多的就是石头了。

石板桌,石凳,还有桌上放置的一些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的石头。

其实邵玄视野里也并不是单一的颜色,相反,他所看到的画面内,有白有灰有黑,深浅不一。比如那些小子们身上的骨骼就是白色,而石屋内的石头则从浅灰色到深灰不等。

因为顾及到巫和首领,这帮小子们并没有去动那些石头,不过,观看还是可以的。长长的方形石桌旁边站着几个孩子,他们正讨论着那些石头的材质等级。

“这块石头看起来不错,做成石刀肯定很好用。”一个孩子指着石桌上的某块石头说道。

“这块还好,应该接近中等了。”另一个孩子仔细看了看,说道。话语中并不怎么在意,中等石质的石头对他来说还真不稀罕。不过,在看到石桌上的另一块并不显眼形状也不好的石头时,他语气惊讶,“这一块不错,品质达到中上了,可惜形状不好,做不了石刀,勉强能做个不大的矛头。”

邵玄看过去,被那几个孩子评为中等的石块,在邵玄眼里是灰色的,而那块石质中上的,则接近深灰。

为了证明心中所想是否正确,邵玄站在旁边观望了会儿,听那几个孩子评价石桌上的那些石块等级。那些并不被看好的石头,也就是所谓的下等石质石块,在邵玄眼中呈浅淡的灰色,中等的则呈灰色,而更好的中上品质的,颜色更深。

也就是说,石块的品质越好,在这种特殊的视野里颜色越深?

邵玄心中有了思量。

石屋里正议论着,帘子被掀开,拿着拐杖的巫走了进来,还有首领敖和两名战士,其中一个是女性。

在帘子被掀起的时候,石屋内就顿时安静下来,刚才还嘚瑟着卖弄知识的人立马乖顺下来,恭恭敬敬地朝巫行了一礼。

在近山脚区的时候,邵玄很少见到人行礼,部落里一般遇到有威望的人时才会行礼,只是山下那片基本都是部落的底层人士,自然不常见到行礼的。

不过,这礼邵玄也学了,负责教导洞里孩子的人除了教导数、字之外,就是行礼,洞里的孩子可以不会数数,可以不认识字,但不能不会行礼,遇到巫的时候不行礼会被部落的人认为大不敬,会被厌恶、排斥。

巫刚才一直在火塘那边守着,等到火塘内的火渐渐收缩,恢复到之前那样的小火苗后,才疲惫地过来。

大概是主持今晚的祭祀活动耗费了大量精力,巫进来的时候还是被人搀扶着。他只是在火塘那边结束之后,稍微喝了点水,便过来了,对于这一批新觉醒的小战士们尚不了解,也没有来得及看递上来的兽皮卷,缓过来之后便来了石屋这里。

跟巫一同进来的首领敖踏进来之后,视线先往屋内扫了一圈,然后停留在邵玄身上。他手上的烫红还未消去,也没来得及跟巫说这件怪事。

一名战士将石凳放到石屋中间,另一位女战士则扶着巫走过去坐下。

喘了喘气,巫带着慈爱的眼神,看向今晚新觉醒的小战士们,非常欣慰。每一年看到新觉醒的战士,总会有种抑制不住的骄傲。

“好,非常好,你们都将是我炎角部落真正的勇猛战士。”巫缓缓说道。

被巫夸赞,小子们脸憋得通红,恨不得大吼两声以泄心中激动。

看了一圈,巫问道:“今天最后加入的孩子,是谁?站过来我好好看看。”

挡在邵玄前面的人立刻让开了。除了邵玄之外,其他孩子都在巫那里留过一段时间,也有印象,不认识的也只有邵玄这个另类。

“就是你啊,来,走近点我看看。”巫看着邵玄,说道。

邵玄往前走几步,站在巫面前,他要看看这个老神棍会说些什么,会不会提凯撒?会不会对近一年的不闻不问愧疚?不知道养狼很辛苦的吗?

邵玄看着坐在石凳上的老骷髅,而巫也仔细看了看邵玄,面上依然带着欣慰和慈爱,“你,叫什么名字?”

邵玄:“……”很显然,这个老神棍没认出自己来。

第二十五章力量之源

“我叫玄。”

邵玄将自己在这个部落的名字说出来,他现在只能看到骨头,并不能看到巫的面部表情,不过,看巫在听到名字之后顿了顿,似乎在回想什么,就知道,这位大概还是没想起来。

巫过了会儿才出声,却不再继续询问邵玄的事情。

“好了,你跟同伴们站一起去吧。”

邵玄也没多说,面上并没露出不满的表情,但心里却早撇嘴了。这老神棍果然是记忆力差不记得了吗?

“好,既然大家都已经觉醒了图腾,得到了觉醒所带来的力量,那么,你们首先要知道的是怎么来运用这样的力量。”巫不急不缓地解说。

“这是你们一生的转折点,自此之后,你们便是一名真正的图腾战士,但是,这也是一个新的起点,以后能走多远,还是靠你们自己,万不能大意,是一直停留在初级阶段,还是能跟部落里面那些优秀的战士一样,继续成长。”

说的时候巫还特地往首领敖那边看了看,示意这帮小战士,瞧,这就是典范。

能成为首领,敖自然实力不俗,远超过部落里大部分战士,由于对力量的崇拜,很多新觉醒的战士自然将敖作为偶像,包括这帮小战士们。

“作为图腾战士,你们首先要知道的是,怎么寻找自己体内的力量之源……”

这也是今晚巫将这帮小战士们留下来的主要目的。

“力量之源,存在于血脉,只是在你们年龄尚幼时,它一直沉睡而已,等到某一天,时机成熟之时,在火种的召唤下,它便会开始渐渐苏醒……闭上眼,抛却杂思,顺从你们体内的力量,自然会看到它……”

石屋内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暖和起来,众人就地坐下,按照巫的指导,闭上眼。

邵玄也照做。

当脑子里放空之后,却发现意识海之中渐渐出现了一个图形。那是一个包裹着火焰的双角,是部落的图腾,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蛋形的东西,发着莹莹的白光,将图腾包裹在内。

蛋形的……

“我看到了!”一个孩子抑制不住兴奋,睁开眼说道。

“是图腾!”另一个孩子也叫出声。

“我也看到了!”

“我也是!”

“……”众人一个接一个争相说着,生怕被巫误会自己看不到力量之源,被当成愚笨的没有成长潜力的图腾战士。

巫看了一圈,这些孩子大致都能找到自己的力量之源了,除了……

“阿玄,你找到了吗?”

巫一出声,其他孩子顿时全部将目光投过来。

刚才他们相互之间聊的时候,就听赛说了,这个叫玄的来自于山下洞里,过了风雪节也只有十岁,一般来说,部落里这个年纪就觉醒的,只占少数,而且还都是居住在靠近山顶的地方,是部落里一些强大战士的后代。而部落里也有一种说法,觉醒得越早,证明越有成长潜力,成为像首领那样强大战士的几率也越大。

在此之前,冬季尚未结束,他们被巫挑选留下的时候,年纪最小的,是首领的长孙“矛”。

首领敖惯用的狩猎武器是长矛,倒在敖的长矛下的猎物不计其数,这长矛也代表着属于敖的无数辉煌事迹,部落里很多人都知道。而按照部落的说法,首领将自己武器的名字给了第一个孙子,可谓意义非凡,显然对这个孙子给予了厚望。

不过显然,这次祭祀,最出风头的并不是被公认为潜力最大的矛,而是异军突起,祭祀到中途才被发现的邵玄。

矛的脸色一直臭臭的,尤其是看向邵玄的时候,眼里带着明显的挑衅,恨不得先战一场再说。

可惜,邵玄只能看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