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作者:陈词懒调

声明:本书由奇书网(www。qisuu。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楔子

邵玄坐在经过改装的大巴上,看着窗外绵延的山。夏至刚过,山上满是充满生机的绿色,久居城市之后见到这样的风景,因事业不顺而阴霾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原本邵玄打算叫上几个朋友出远门散散心,没想中途碰到学考古的老乡兼老同学石麒,被拉着一起去考古。

此行要去一个比较偏的小山村,说是那边发现了石器时代的东西,已经有一批人过去了,现在这是第二批。

邵玄就听着这位老同学从原始人的头盖骨说到石器用具再到岩石壁画,还拿出几张图详细解说,搞研究的人就这样,钻进去就难得拔出来,邵玄虽然不懂,但还是很给面子地听听。

纸上都是曾经的一些考古研究发现的岩画图,邵玄看了看,觉得还没有自己上幼儿园的侄子侄女画得好。

那些图线条比较简单,大致能够看出是一些人拿着工具狩猎的样子,还有一些各类动物的画,剩下的一些就不知道到底是啥了。

“这是画的羊?不过这羊画得也太大了。”邵玄指着一张图道。

那张图上画的是长着长长的巨大弯角的羊,旁边还有个人拿着弓箭,不过那比例就看着不怎么正常了,人的头才到羊背。后面几张图也是,兔子的体型比例跟狮子似的,还有左边那张骑马的图,马尾巴画得也太短了些。

当然,也不是每张图的比例都是那样,从不同的省市地区发现的不同时期的岩石壁画风格也不一样,后面就有一些比例画得接近现实的,图上还能看到一群人带着狗狩猎。

再往后翻,是几张彩印图,看得更清晰。

“呵,这张画更夸张,这鹿角也太大了,还有这人,刚才那图里的人才到羊背,这幅图上的人竟然只比鹿腿高那么一点……还有右下角那里是什么,八条腿的鳄鱼?”邵玄对原始人的画风实在欣赏不来。

“原始人类在这方面未必很注重。”石麒解释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原始人类绘画的时候在比例方面并没有‘写实’,而是采用了夸张的手法?”邵玄问。

“应该吧,”石麒抓抓头:“毕竟那个时期的人类在审美上并不讲究,可能纯粹是一种象征意义,就像曾经一位研究者在研究某处岩画的时候推测,那时候的人类在洞壁上或者岩石上画上这些关于狩猎的画,可能只是在部落狩猎前让狩猎的战士们去看一看,心里有个谱,也或许还有一些我们并不知道的仪式。尤其是那些由‘巫’画的岩画。”

“巫啊……”邵玄脑补出一个着装十分另类的老神棍形象。

“哎,你那什么表情,我跟你说,‘巫’在那个时候的人类群落里面的地位未必会低,相反,可能会相当高。”

“知道,神棍嘛。”邵玄点头。

石麒摆摆手指,拿过来一个文件夹,那里面有一些扫描的图画复印件,指着上面的一些图画和文字对邵玄说道:“如果说图腾意识表现的是人对自然的拟人化,表现的是自身的集体统一性,那么,巫术观念则表现的是人的拟自然化,‘巫师’这个职业其实早在石器时代就出现了……”

石麒在那里自顾自说着关于“巫”这个职业的从古到今的研究进展,专业词汇连甩还引经据典,听得邵玄脑仁疼。

邵玄对于这方面的了解并不多,也不感兴趣,要不是有这么个学考古的老乡兼老同学,邵玄压根不会去知道那些,以前听人说考古就直接想到那些价值不菲的古董,但石麒的研究方向实在比古董还古董,古老得没多少人感兴趣。前些天还听广播里在讨论到底是‘达尔文物种进化学说’正确呢,还是‘外星人创造物种假设’正确?邵玄也就闲着没事碰到了听听,听完就放那儿了,不会再琢磨。

相反,邵玄知道这位发小对于古人类很感兴趣,当年中学时候就经常跟人讨论近现代史上那些发掘出来却神秘失踪的数起古人类遗骨事件。

“说专业的你也不懂,讲点简单的吧。喏!”石麒用手指点了点一张图,指向图上某处:“‘巫’在卜辞和金文中都有提到,不过是这样的。”

邵玄看着石麒指着的地方,那是一个符号,看上去像是两个‘工’字纵横交错而成。

“在出土的一些古老的陶器蚌雕人头像上都有出现过这种双工字符号。说起来,巫也涉及到了狩猎、祈祷、救护等方面,从某个角度来说,‘巫’可以算是那时候的科学家。不过这些都是推测,就算是古时候的一些记载,也未必是真,毕竟那时候的人都爱夸大,不是有句话么,‘历史永远没有真相’,考古也不过是挖掘出一些边边角角,至于真实情况怎样,谁知道呢。”

“这次发现的洞也跟‘巫’有关,就是你最后看到的那几张图,第一批过去的人传回来的岩画,那个石洞里也发现了双工字符号,所以推测可能是某位‘巫’的穴居之处。上个月那村所在的地方发生过短时地震,大概也因为这样,才让那个洞穴暴露出来,以前都没听人说过。”

说到这里,石麒合上文件夹,小心看了看周围,见导师和其他师兄弟都没注意这边,便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对邵玄道:“听说最先发现那个洞的是个小孩,而且,据那边一个师弟传来的消息所说,发现洞穴的小孩看到了自家院墙的石头里爬出来一个奇怪的西瓜大的虫子,小孩胆肥,便跟着那虫子走,最后那虫子消失在洞穴处,小孩又回去告诉了大人,这样才发现洞穴的。”

“西瓜大的虫子?”邵玄觉得荒谬,任谁第一次听这个都会觉得太假,“那小孩撒谎了?”

石麒摇摇头,“更奇怪的是,据第一批过去的人说,那边用来建造院墙的石头里有古生物的化石。”说道这里,石麒顿了顿,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继续道:“发现洞穴的小孩指给人看的那个冒出西瓜大虫子的石头里,就有古生物的化石,不过并不完全,只是残缺的一部分,但是,根据专业人士的推测,如果那个生物还活着,确实可能有西瓜那么大,而且,长得跟那小孩描述的也差不远。”

“……听着挺玄乎,不过,只有那小孩看到,别人就没见到有虫子从自家墙上爬出来吗?”邵玄有点感兴趣了。

石麒摇摇头,“不知道,等过去了再问问,反正快到了。”

一行人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一点,邵玄跟着石麒他们吃了顿简单的午饭,又回到客车上。

石麒他们已经迫不及待了,吃完也没休息,打算即可开工。

这里要注意的事项石麒早就跟邵玄说过了,哪些东西不能碰,哪里不能去,有事找谁等邵玄心里都有谱。

“等今儿完工了我跟你说。你自己先逛逛吧,这地方风景不错,青山蓝天碧水的,在雾霾城市呆久了出来洗洗肺。”

说着石麒就拿着工具等跟着他导师走了。那边邵玄不能跟过去,也没多大兴趣跟过去。

车里只剩下邵玄一个人,车门车窗一关就相当安静了。这几天邵玄没睡好觉,路上光去听石麒讲述了,现在静下来就有了睡意。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多了,邵玄正打算出去走走,就见穿着工作服的石麒过来了,上车拿一份文件,拿了之后还得赶过去那边继续动工。

不过,在下车之前,石麒从兜里掏出一个鸡蛋大的石头扔给邵玄:“洞里捡的,看别人没多在意就拿过来了,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古董’不能给你,这石头好歹也是那洞里的,看着还挺光滑,大概是谁扔那儿的,给你留个纪念。”

这石头就在洞口附近,离洞穴核心的地方还有些距离,石质和其他发掘出来的物品也明显不同,更没有任何标记,所以第一批过来的人将重点都放在那些石器时代的“古董”和岩画上,没谁在意洞口附近的这块石头,石麒当时瞧着好玩,顺手捡了放兜里。

接过扔来的石头,邵玄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手感和其他石头没什么不同的,呈墨绿色,鸡蛋状,表面还算光滑,像是刻意打磨过的,看着也没什么古意,就算不是什么“古董”,拿着玩也不错,当装饰品。

邵玄也没在意,拿在手里玩了会儿,总感觉这石头捂不热似的,握手心里十来分钟了,还是凉飕飕的,想了想,邵玄拿出打火机,用火烧了烧石头,按理说,接触火焰的那地方应该会烫手才对,但事实却是,烧过之后依然如之前那样凉凉的。

扫了眼周围,邵玄拿过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垫了张纸,打算用刀刮一点石头上的碎末拿去考古车那边让人帮忙检验一下。然而,邵玄拿着刀对着石头刮了刮,石头上却一点痕迹没有,用刀尖钻也钻不出半点痕迹。

火烧不热,刀划不伤……真是块奇怪的石头。

邵玄拿着石头下车,打算待会儿让石麒再仔细看看。

车停的地方离村子已经很近了,只是前面的路不好走而已。

村子里的村民有的去干活了,闲一点的则去新发现的洞穴那边看热闹,因此,邵玄进村的时候只看见三两个人走动。

村子外围有两米来高的石土墙,听说是几十年前建起来防野兽的,石头来自于山里,不过近些年周围没见到什么大型野兽了,也没谁再去在意这些石墙。

一眼望去,能看到石土墙上大块大块的石头,年代已久,带着些萧瑟感。

邵玄手里玩着石头,眼睛盯着那些石头。听说这些石土墙上的石头被发现有古生物化石,邵玄想起了石麒说的那个“西瓜大的虫子”事件。

正打算移开视线,邵玄突然发现石墙上出现了一截像蛇似的东西,还在蠕动,水缸粗细,鳞状花纹泛着冷光,隔着数米远却让邵玄感觉到一股毛骨悚然的凉意,惊得邵玄差点跳起来。只是邵玄眨眼再看的时候,却有发现什么都没有,石土墙依然是那个残破的久经风吹日晒雨淋的石土墙。

幻觉?

邵玄看向石土墙的其他地方,然后,视线落在石土墙的一处缺口那里,那边有一块大石头,是在那处石土墙倒塌之后留下的,小点的被村民捡回去建造自家围墙了,大的则留在这里。而此刻,邵玄就看到那个石头上冒出一个青绿色的小苗,小苗迅速抽叶长高,同时数条藤蔓也向四周伸展开来。原本三米多长的缺口却在眨眼间被那些藤蔓和枝叶遮挡,鼻间似乎还弥漫着一股属于植物的清香。

邵玄后退几步,深呼吸,再定神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藤蔓枝条都消失了,石土墙依旧,地上是那块光秃秃的大石头。

察觉到手里有些异动,邵玄垂眼看向拿着石头的手。

原本火烧不热刀划不伤的石头,顷刻间风化成沙,从邵玄的指缝中掉落。

当最后一粒沙落下时,邵玄视野里一片黑暗。

第一章前面的,你皮裤掉了

石窟里,横七竖八躺着二十来个小孩,一片薄薄的破了几个洞的兽皮盖住七八个小孩,其他没被盖住的要么有自己的兽皮被,要么就缩在一旁,不管是有被子盖的还是就这么缩在边上的,都睡得很沉。

因为许久没做过清理,睡的人又多,洞里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周围凿出来的通风口处有阳光透进,勉强让阴暗的洞里有了些许光亮。

洞内靠边上的一处,通风口下方,一个穿着破烂兽皮的小孩子睡在那里,不过,与其他小孩不同的是,在他旁边还睡着一只快跟他差不多长的大狗。

邵玄睁开眼,看看已经照到肩膀处的阳光,揉了揉眼睛,爬起来收拾身下铺着的干草。见到邵玄的动作,旁边那只原本闭着眼睛的大狗就迅速起身,乖乖蹲在旁边,以便让邵玄将刚才压着的干草收拾起来。

捆好干草之后,邵玄一手提着那捆干草,一手牵着狗绳,走出洞口。

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如原始部落一般的地方,成为这个位于荒山野岭中的部落里的小屁孩,这具身体的原身很瘦弱,大概是生病没能熬过来,从邵玄在这身体上醒过来到现在,已经过去大半年了。再不习惯,也只能咬牙撑着,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邵玄从没想过会真的来到这样一个地方,这里跟曾经所了解的石器时代的原始部落有很大的不同,这里的人外貌看起来没多特别,但本质却不然。

见过一个普通人单手托起水缸大的石头还能屁事没有地在街上遛弯吗?

见过普通人不借助其他工具一跃三层楼高,从十来米的树上跳下来还能稳稳站住吗?

反正上辈子邵玄没见过,这辈子……每天都能见到!

至于刚才出来的那处石窟,原名叫“伏牛洞”,因为洞看上去像是一只被揍趴下的牛,名字是被当年部落的“巫”取的名,不过近千年过去,岁月更替,部落繁衍生息,都在外面自建房屋了,这个洞最后被用作收留部落的孤儿,从而也被部落的人们称为“孩儿洞”,那里住着的孩子都是没有亲人照料的,部落的人也不愿意收留,总的来说,“孩儿洞”就是部落里的孤儿院。

邵玄来到这里之后,就没有见过其他部落的人,听说,这处山脉就只有他们“炎角”一个部落。

孤立的部落,自给自足的生活。

牵着狗,邵玄慢悠悠走着。

没多久就见到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木屋,其中也有部分是用木头和石头、草泥等造的,相比起前者,木石建造的屋子要稍微大一些,看上去也要坚实一点,这些屋子算得上是近山脚这一带的豪宅了。

不管是那些木屋还是木石“豪宅”,在邵玄看来都是简陋得不像话的建筑。不过,在这里呆久了之后,邵玄还挺渴望有个属于自己的木屋的,只是,现阶段无法实现。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出来了活动了,男人们已经拿着自己的石制工具出来打磨,方便下次狩猎的时候将石刀带出去,女人们也有自己的活,缝制兽皮、晒制食物等。

邵玄经过的时候不少人视线往那边飘,不是看邵玄,而是盯着邵玄牵着的那生物,眼中带着贪婪垂涎之色,咽着唾沫。在他们眼里,邵玄牵着的就是一大块肉,足够他们吃几顿的,早起劳作还饿着肚子的人眼睛都绿了。但大家在看到那只脖子上戴着的东西之后,还是不甘地忍住了过去抢夺的意图。那是“巫”的纹牌,意味着那只是巫的东西,他们不敢动。在他们眼中,邵玄也就是帮巫看着那匹狼而已。

是的,跟在邵玄身边的其实是一匹狼,生于山脉之中,只不过它幼年时候被一位部落里外出狩猎的战士碰到,带回来给邵玄吃,而恰好那时候部落的巫经过,留下了一块带着巫纹的纹牌,便离开了,邵玄给那匹狼取名为“凯撒”,也是邵玄上辈子养过的狗的名字,他将凯撒当狗一样养在身边,直到现在。

这里的人思维很奇怪,明明相当敬重巫,见到巫给了一块纹牌与邵玄之后,对邵玄的态度却并没有多少转变,不同的也只有忍着不去将凯撒宰了吃而已,至于其他的,该咋咋地,毕竟巫也没说让大家去帮邵玄。巫那样的大人物,哪有时间去理会个孩子,时间一长,大家也就习惯了有这么一个带着狼的孩子了,凯撒从一个牙没长齐的幼崽到现在这么大,巫就没再出现过。

只不过让近山脚区的人纳闷的是,邵玄为什么叫凯撒狗?

狗又是什么?

这个疑问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大家没去在意了,懒得去在意,去忙更重要的事情——食物。

邵玄对于周围的视线已经习惯,若无其事牵着凯撒继续走,部落里的人就算贪婪也不会去抢巫的东西,就如石麒说过的那样,巫在部落里的地位相当高。至于为什么那位居住于山上那片“权贵区”、地位在部落数一数二的巫,会给邵玄这个睡“孩儿洞”的存在感低微的人一块贵重的纹牌,归结于邵玄当时提过的一个词——“饲养”。原本那时候邵玄说的是将还是个小狼崽的凯撒养大一点再吃,而碰巧经过的巫听到了,让邵玄将它养大,为了防止部落的人去抢夺,巫留下了一块纹牌,牌子被套在凯撒脖子上。

那位“巫”对于饲养很感兴趣,但这大半年来那老头却从未出现过。所以,邵玄对于那老头的印象是——不负责任的老神棍。当养狼很容易吗?每天被周围那些眼冒绿光的人盯着,没个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早就成神经病了。

总而言之,养凯撒完全因为一个偶然。

生活何其艰难!虽然孩儿洞那边食物都是由部落解决,但还是饿啊。

邵玄无奈地叹了口气,看向前面,然后眼角一抽。

前面有个人扛着根石棍,两米来长形状如棒球棍一般却要粗很多,这玩意儿够厚重,按邵玄上辈子的标准来讲,就算能扛起来也相当吃力,但那人却像只是扛着个普通锄头似的轻松,慢悠悠打着哈欠往山上走,大概是要去跟他们狩猎队的人商议狩猎的事情。

这就是这里的人,正常人。至于邵玄,他现在属于尚未觉醒图腾之力的弱势群体,等他成长到十岁左右觉醒了图腾之力,才能算得上是部落里拥有外出狩猎能力的普通战士。图腾之力,是部落衡量能否成为狩猎战士的唯一标准。

至于到底什么才是图腾之力,邵玄不清楚,也许到时候就能明白了。

此刻,走在邵玄前面的那位扛着石棍还一副没睡醒样子的大叔压根没察觉到他穿着的兽皮做成的皮短裤快滑到膝盖了,光天化日之下若无其事地遛X。周围的人见到也没啥反应。

邵玄忍了忍,还是出声道:“前面那位扛棒子的大叔,你皮裤掉了!”

走在前面的人在邵玄喊第三声的时候才打着哈欠转过身,往邵玄那边扫了眼,视线在凯撒身上停留了约莫半分钟,才垂头看看滑落的裤子,然后淡定地提裤子,系皮绳,继续扛着棒子往山上走。

邵玄没再多嘴了。

对部落里的人而言,礼义廉耻?那是什么玩意儿?能吃?不能吃你说个球啊!

第二章这朴素的生活

邵玄的目的地并不是一直往山上走,只是往上走了点之后,才沿着一条散布着石子的路朝山背面过去。

来到山的另一面,抬眼远看,入眼的是绵延的看不见尽头的山林。其中几座光秃秃的没长多少植物的山是部落的战士们用来训练的地方,也是如今狩猎战士们使用石器的主要出产地,那里的石质并不适合植物生长,却是一个很好的训练地。

邵玄现在所站的地方是片碎石地,这些碎石并非天然形成,而是被人打碎的,能被加工的有用的石头早被部落的人捡走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无用的碎渣,平时也没人过来。

周围很安静,但也能听到附近那几座山里传来的轰响声,邵玄还没亲眼见过图腾战士们训练,听说图腾战士们训练起来破坏力太大,像邵玄如今这样的弱势群体不得靠近,一声不吭过去观摩而被误伤的人可不少。

收回视线,邵玄松开手里的草编狗绳:“吃你的‘面’去吧。”

早已经按捺不住的凯撒立刻在碎石地上跑动起来,一边小跑,鼻子还嗅着,嗅到什么,它便用前肢在那处迅速大力刨动,不一会儿便从刨挖的地方拉出一条成人拇指粗细一尺来长的虫子吃掉,然后继续寻找下一条。

那些虫子被部落的人称为“石虫”,看上去跟蚯蚓很像,不过要比蚯蚓大得多,刚才被凯撒吃掉的那条还算小的,邵玄见过一条胳膊粗的石虫,听说还有更大的,只不过越大的石虫越喜地下深处,所以,地表的就只剩小的了。

石虫很难吃,很多人吃了会严重腹泻,所以部落的人并不会将石虫归列到自己的食谱上,这就便宜了对石虫很感兴趣的凯撒。

作为狼,落魄到吃虫子也是够惨的了。

提着那捆草找了个适宜晾晒的地方,邵玄将捆好的草铺开晾晒,这样晚上回洞里去铺着睡得更舒服些。

铺好草之后,邵玄观察周围,确定没其他人,便来到碎石地边沿处一棵矮树的旁边,拨开地表一层碎石,掏出绑在腰上的一把做工极其粗糙的石刀开挖,很快,埋在下方的一个做工比石刀更粗劣的石碗露出来,石碗里装着一块肉干。邵玄快速拿出肉干,并将石碗埋回原处。

肉干只有半个巴掌大,干硬还带着腥味,这要是上辈子的邵玄,看都不会多看一眼,但现在,经历过真正的长时间的饥饿之后,“味同嚼蜡”也能变成“世间美味”。

看,生活多朴素……都是被逼的。

吃了点东西之后顿时觉得精神许多,有了力气。邵玄站起来活动一下筋骨,打了几遍上辈子经常练的健身拳。这是邵玄每天都要做的事情,因为刚在这个身体里醒来的时候,这身体相当弱,

那边,凯撒还在到处刨食,但也没有降低警惕,注意着周围,时不时看看附近,这也是邵玄敢直接拿东西吃的原因,不然被部落的一些同样饥饿的人发现,那肉就得易主了。邵玄现在孤立无援,而且小胳膊小腿的还面黄肌瘦,战斗渣,要不是仗着上辈子的一些经验和来这里之后逼出来的狠劲,能不能有精神出来走动都未必可知。

打了几遍健身拳,邵玄停下来喘喘气,却发现正咬着一条石虫往外拉的凯撒突然调转头,突然的转向让没完全拉出的石虫被扯成两半,还在地下的那半截很快缩回土里,即便只有一半,它们也能在一段时间之后成长完全继续存活。而被凯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