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级封印师异世封龙-第7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约骸U獠皇撬拮源螅亲孕牛苑饺绻硖迩慷缺茸约夯垢撸辽僖橇寤蚴翘彀窀呤帜且患侗鸬娜宋铮匀徽馐遣豢赡艿摹

双方都是凭着战斗的本能在战斗,肌肤对风的感觉,耳朵的听觉配合眼睛看到的残影作出最准确的判断。

轰轰……连续不断的撞击声从格斗场上传出,火爆的尖叫声停息下来了,观众台上的人们,完全被这场猛烈的战斗征服了,默默的看着格斗场,虽然,在普通人的眼中,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只是偶尔看到几道残像撞击在一起,然后便是一阵阵轰鸣声,但即使是这样,他们的心里面也像是有团火焰在燃烧。

只有像桑尼这种有些水平的战士,才勉强能看到一些东西。

高速的移动产生出极恐怖的力量,双方都是硬碰硬的战斗风格,每一次撞击,都是身体强度的比拚,看谁的身体先承受不了压力。

菲利心里惊讶到了极限,令年刚满三十二岁的他,正值他这一生当中的巅峰状态,无论是身体强度,还是肌肉力量,自己事自己知道,这已经是他所能做到最强的状态了。可是这小子……才多大年龄?十八?该死的,居然能够和他拼到这种地步,

不过,凭藉着刚才的一招双倍一击,菲利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菲利强压住心里面的讶然,让冷漠占据了他的全部情绪,杀!虽然力量和身体强度相当,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完全是承受能力的比拚,还有经验上和战斗技能上的比拚。

冷冷地,嘴角勾起一道狠笑,菲利全身的肌肉再次运动起来……

“力量战技,双倍一击!”

呼!菲利大声的呼出一口长气,极速状态下使用力量战技,就算强悍如他,也是吃不清的,不过,对方应该更吃不消吧!幼女的心是白吃了的么?自己独门修炼的斗气,需要人心来中和当中的“疠气”,而在中和的过程,便是将自己的肉体强化得如同魔兽。菲利相信,如果自己能突破到刺客七阶的战力,身体强度将能和龙族媲美!这小子,虽然不错,但和自己比起来,还远远不够资格啊!

轰!

一声巨响,塔修整个人倒飞了出去,然而还没有结束,菲利一声狂吼,整个人追着塔修横飞的身体冲了上前!

连续双倍一击!菲利选择了双保险,务必一击毙敌。

带着强横力量的双手疾速的砸向塔修的心脏,菲利狞笑着狂吼:“去死吧!”

在他眼中,塔修已经是个死人了。

观众台上,桑尼也用力的挥舞着拳头,“死!去死!”

包厢中,里斯艾瞪大了双眼,整个人正在朝包厢下面扑去,这个时候,就算是暴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就算是要被遣送回族里,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塔修死在目己的面前!绝对不能!

然而,就在里斯艾要跳下包厢的一刹那,他忽然的停下了脚步,不对!不对劲,以纯粹精神力进行观战的里斯艾,“看”到了塔修此时嘴角的笑意。

怦怦!怦怦怦!里斯艾的心跳猛地加速,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气愤,“气死了,这个死塔修!这个时候,居然还没有拿出全力,该死!该死!气死人了!”

里斯艾此时还没有意识到,他这是真的在生气了,自从他懂事之后,他有多久没有这样子认认真真的生过气了?

的确,塔修并没有拿出自己的全部力量,这个喜食幼女心脏的男人,很强,无论是步法,还是发力的技巧,都很强,但是……

半空中,塔修轻轻的举起了右手,朝菲利的必杀一击挡去,蓝色的光芒微微的一闪,拳斗气!

塔修的手疾快的一抖,拳斗气立时以一种诡异的方式振荡了起来,从拳斗气出现开始,到塔修挥拳迎击,这种振荡的速率越来越快,最后,在短短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连塔修自己也无法完全掌控这种振荡。

“振荡拳”

……皇家学院院战土学院的秘技,塔修和克里夫讨论近身格斗时,克里夫曾展示过的一种拳法战斗秘技。塔修也是花了一番功夫才有所掌握,当然,并不是全然的掌握,而是一种模拟,即使不是完全的振荡拳,塔修用拳斗气施展出来,力量却是更加的狂暴。

瞬间,完全失去频率的拳斗气和菲利自信满满的必杀一击,接触到了一起,菲利脸上的五官因为狰狞的笑容而挤成了一团,如同炼狱爬出来的恶鬼。

轰!菲利感觉到手上传来一道剧烈的震动,然而他并不以为意,这小子的力量也算不错,但是,在他的双倍一击之下,怎么都不可能翻身的。一咬牙,菲利强行的挺过了这股让他有些不舒畅的震动,强行将双手朝下狂猛的攻去。

轰!

塔修重重的被打落在地,格斗场坚硬的地面层层龟裂开来,足见菲利这一击的力量之狂暴。

然而,整个地下斗场,却没有发出一丝狂欢的声音,全部安静了下来,人人都惊恐的看着台上。一个正在女伴身上发泄肉欲的贵族,甚至连在这一刻达到了高潮都没有一丝的反应,只是呆呆的任由那话儿在女伴的身体里面抖动喷射,双眼只是直愣愣的瞪着格斗场中。

这时,躺在地上的塔修动了动,好痛,真的好痛,好像是半年前跟小黑昏天暗地的斗了一场,又像是一年多前被龙女师傅海扁了一顿,真他妈的累啊……不过,他还能动,一道蒙胧的蓝光从他身上淡淡的迸发而出,站了起来。

然而,他的对手,菲利,却再也站不起来了……

“大……大逆转!惊天大逆转!挑战者……以一种前所未见的战技……逆转了整场比赛……”此时,格斗埸下的主持人,最先反应过来了,但是很显然,他不敢相信菲利就这么倒下来。

骷髅战团的核心团员啊!居然这么简单的……倒下来了……

“菲利一直占据着优势和主动,就在最后一击,几乎是成必杀一击的瞬间……挑战者先生居然用出了斗气……我用我的灵魂向恶魔们发誓,那斗气看起来一点都不强,但是威力却极为恐怖……菲利先生就这么倒下来了……我只看到鲜血在空中飞溅,我的神呐,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主持人呆呆的对着手中的炼金魔法装置说道,声音通过魔法响彻了全场。

在他的声音下,人们这才清醒了过来,结束了,战斗结束了。嗡……的一声,全场都炸响了,然而这时候,大家却愕然的发现,那个挑战者消失不见了。

塔修使用了隐身披风,说实话,他赢得并不轻松,菲利的挑斗技巧的确有独到之处,最后他使用的斗气,其实是通过体内储存的龙斗气临时转化过来的,不然,在那种用斗气保持自己高速移动的战斗状态之下,在那种用斗气保持自己高速移动的战斗状态之下,他也没有多余的斗气用於攻击,菲利是个强大的对手,塔修也算是用出了自己的底牌,才将他彻底击败。

以斗气对无斗气,菲利的败北,从战斗一开始,就是没有悬念的事情,之所以把战斗拖到现在,塔修自然是有他的考虑,惹出些事端,好让浩城纷乱起来,只要浩城一乱,罗素再次上位就是件有可能的事情了,当然,前提是罗素能提供失落之钥给他。另外,菲利的战斗技巧的确有可取之处,塔修也是一时见猎心喜。

此时,隐去身形的塔修,游走在上层的豪华包厢当中,这些包厢中坐着的人物,如果放到三大帝国,也只不过是个小贵族而已,了不起就是钱多些,茌贵族眼中,钱虽然极端重要,可以为之拚命,但明面上,却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东西,没有贵族愿意彼人说成一身钱臭味。然而,在浩城,这些人,却是实实在在的当权者,他们组成了浩城庞大的势力关系网,彼此之间亦敌亦友。

塔修此时要做的,就是将其中几个关键的人物干掉……这对於隐身的塔修来说,实在是太容易了。刚刚和菲利战斗过一场的他,可以说是拥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据,事后就算有人怀疑到他,也拿他没有办法。

他轻轻的溜进一间包厢,只见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正大口的灌着高档的白酒,在他脚下,是一个已然死去的裸体少女,下身还白花花地朝外淌着一股浓浓的污秽之物。

塔修脸上带着一股寒意,这个中年男人叫冬辛·雷,是浩城治安司的副长官,家族在浩城有百年以上的历史了,根深蒂固的那种,塔修以前在浩城的半年里没少听说过这个外号叫“冬辛恶魔”的人,淫人妻女并不能满足他的欲望,在淫辱完之后,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将女人活生生的掐死,美其名曰,想感受美丽的生命在自己双手上挣扎的幸福。

悄无声息的走到冬辛·雷身前,塔修握着短刀的手轻轻一动,刀锋从隐形状态中飞快的闪现出来,然后又飞快的消失不见。

只听到咚的一声,冬辛恶魔的头颅掉落在地面之上,整齐的切口,结上了一层薄冰,塔修在短刀上用上了冰系的魔法,他不想让自己的身上沾上这些人的污血。

“下一个……城防军第一营的营长……”

对浩城的贵族们来说,这一晚,是个暗杀之夜。然而,很多年以后,浩城的百姓回忆起这一天,却说这是诸神显现神迹的一天,诸神回应了他们的祈祷。

忙碌了一番,隐身的塔修回到了自己的包厢当中,悄然的拉了拉里斯艾的小手,便带着他离开了地下斗场,虽然下面还有节目,但是,目的已经达成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回到旅馆后,塔修才发现里斯艾有点不对劲,脸色臭臭的,都不拿正眼看他。

“呃?小艾,怎么了?”

“没怎么,某人很坏而已。”

“汗……不就是带你去看了场男人的游戏么?别生气了,你们猛兽族,不也经常决斗的,应该没少见过吧?”

“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因为什么?”

“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自己想去。”里斯艾偏过头去,也不知道心里面在想些什么,不过目光闪啊闪的,却是在悄悄的看塔修。

汗,自己想?塔修可是完全搞不懂里斯艾的想法,里斯艾的心思,对塔修来说,实在是太难猜测了。难道是为那场比赛而生气?可是……虽然自己在格斗场上玩了一些惊险动作,但不是平平安安的回来了么?

忽然,塔修心中一动,对了,肯定是里斯艾讨厌血腥,又爱好和平,然后一开场就以爆头的方式结束了一场生死斗,所以在跟自己生气吧?

塔修想了想,这个时候最好是不要再去招惹里斯艾,特别是自己刚刚杀了几个该死之人的事情,绝对不能告诉他。里斯艾这家伙听了这事,一定会不高兴的跟他说教:就算是该死的人,我们也不可以用暴力,应该感化之类云云……

说不好,万一里斯艾爆发了,塔修可想不出里斯艾还会有些什么点子来整他。一起经历过生死的兄弟,塔修又不能拿里斯艾怎么样!

赶紧转移一下话题,塔修连忙说道,“对了,小艾,一会你得帮我个忙。”

“帮忙?”里斯艾转过头来,好奇的问道,“什么忙?你要我做什么?”

塔修笑了笑,说道:“小艾,你的能力,是在精神力上有过人之处吧?”

“嗯,算是吧,可惜和封印师的精神力频率对不上。”

“没关系,我要你做的事情,你一定能够做到。”塔修眨了眨眼,“对你来说,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帮我分辨一个人是否在说谎。”

里斯艾一愣,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慌乱,“你,你说什么呢?让我分辨别人是不是在说谎?”

“对啊……小艾,你别说你做不到哦,我早就发现了,你的精神力有道方面的天赋,虽然不敢说百分之百的准确,但我对你有信心。”塔修笑道。

说真的,里斯艾对谎言的辨别能力的确强得可怕,塔修每次说言不由衷的话时,都会被他看穿。

里斯艾听到塔修的解释,悄然的松了口气,他在狐族,就是以擅长分辨假话而着称的。想了一会,点头说道:“好吧,不过,你要让我分辨谁?”

“一个老朋友……一个不太喜欢说‘诚实话’的老朋友,和我们这次的任务有关。或许那个人,就能帮我们得到失落之钥。”

虽然在卡利略过了一段比较体面的生活,但这并不意味着塔修就喜欢卡利略公国,恰恰相反,塔修并不喜欢这个有点疯狂的国家,能尽快完成任务回学院也是好事,至少把魔兽公寓被破坏的债给还上……欠债的人,没人权啊!

说到任务,里斯艾彻底的冶静了下来,对塔修眨了眨眼,心中却是讶然不已,塔修的观察力太敏锐了,他是什么时候看出了自己精神力的这个特征的?真的只是猜测?又或者是……想到塔修同时进行魔法和封印师两门不同的精神力修炼,可能是其中有什么原因吧!

对里斯艾的能力,塔修不是无的放矢,只是隐约的感觉,而且和里斯艾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也看出了一点东西,里斯艾在狐族绝对不是泛泛之辈,精神力水平和应用方法,虽然和魔法师、封印师有很大区别,但也堪称是一绝了。

不过别人不想说,塔修并不会去追问。

能力就是要拿来用的,关於罗素的话,塔修可并不是完全的信任,哪怕此时他的性命算是捏在他的手上……一旦塔修停止对罗素供药,罗素刚刚好转的病情又会迅速恶化。

有点可悲,但塔修知道,这个并不认识自己的“老朋友”,不是那种能去完全信任的人。

在冒险者旅馆中休息了一阵,塔修和里斯艾利用龙伯刻尔隐身披风的功能,悄然的离开了旅馆,直奔罗素藏身的密室,来到狭小的巷子当中,里斯艾惊叹的看着塔修在操作后打开的秘洞,“你怎么知道这里有密室的?”

“呵呵,好歹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走吧,我的‘老朋友’还在里面等着我呢……唔,等等,这个口罩先戴上。”

“哦!”里斯艾乖巧的戴上了口罩,小心的跟在塔修的身后走进了秘道,听着身后秘洞关闭的声音,不由又靠紧了塔修几分,险险的就贴在了一起。

塔修一回头,笑道:“别紧张,有我在呢!”

“嗯!”

说话间,两人便进入了罗素所在的密室。此时,罗素正斜斜的躺在墙角,身上盖着一些原本用来保护各种材料的毛毯。

“你回来了?他是谁?”罗素眨了眨眼,用一枚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小石子在墙上写道。

“他是我信得过的人。”塔修淡淡说道,将两块热乎乎的烧饼递到罗素身前,“吃吧!刚刚在路上买的。用过一次解药后,你应该可以吃这些东西了。”

里斯艾翘了一下小嘴,这哪里是买的,分明是藉着隐身披风,悄悄从人家摊子上拿的,还多拿了瓶酒!

罗秦无声的苦笑,接过了烧饼便大口的咬了起来,换作以前,这种食物,让他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可是此时吃起来,却是香喷喷的,恍如天神方能享用的美味佳肴。

吃下了一块烧饼,塔修适时的又递上酒瓶,罗素用力的抢到手上,飞快的灌下肚去,“呵呵……呵……”

塔修撇了一下嘴,说道:“看你的情况恢复得不错,现在,应该可以服用第二次解药了,给我点你的血液。”

罗素咧开嘴,点了点头,飞快的将手中的酒瓶朝地上一砸,然后手掌往锋利的玻璃块上扎去,血液飞快的从手掌流落下来,罗素的表情却带着一丝病态的快意,这个时候,他太需要发泄了,望了塔修一眼,罗素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过了今天,自己就能重新站起来了……

塔修用瓷瓶接了罗素的一点血液,朝里斯艾轻轻的便了个眼色,阻止了里斯艾准备替他包扎伤口的动作,说道:“罗素,今天治安司的副长官和城防军的几个营长死在了地下斗场。你的机会,我已经替你制造好了。”

说完,塔修便走到白天炼制过解药的那张桌台上努力的炼起解药来。

罗素身躯微微一震,眼睛鼓动了两下,似乎想要睁开,最终,还是紧紧的闭在那儿。

此时,浩城的城门外,一老一小两个身影缓缓的在路上行走着,衣裳褴褛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被强盗打劫过了的难民。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设计让塔修去做冒险者任务的欧内老头和他新收服的虫子。

“我靠!我靠!我靠!这小子,也太能跑了吧!都追到这里了,还没追上!虫子,说,这是哪了?”欧内老头喘了口气,朝身旁已然像腌黄瓜一样的虫子一声大喝:“说不出来我拧了你的头当晚餐吃!这些天为了赶路,吃牛肉乾都吃得我喷火了。”

“大爷……您就饶了我吧,这些天您还有牛肉乾吃,至少有些味道是吧?您看看我吃的是什么?天天是行军粮……一点味道也没有,我都感觉不到我舌头的存在了。”

“靠,废话这么多,我问你这是哪了?”

空中一道黑影一闪即逝,只听到劈啪一声,抱怨着的虫子像是屁股被针扎了一般的跳了起来,张着大嘴,却奇异的没有发出惨叫的声音。

半晌,他才边跳脚边委屈的说道。“浩城,浩城,这已经是卡利略公国的腹地了,离目的地,卡利略的都城,只有不到五十公里的距离了。欧内大爷,求您别再拿影之鞭打我了,痛也就算了,痛得连声音都叫不出来,那是折磨……”

“还要说废话是不是?”

“唔唔!”虫子飞快的捣住了嘴,拚命的摇着头……师傅大人在上……我真的后悔不该来人类的世界,如您所言,人类,真的是好可怕的怪物!

“在想什么呢?快点找找有没有那小于的踪迹,找不到的话,别怪我啊!”欧内老头哼哼的说道,视线却是在城门口的某处停留了几下。

以他的能力,追踪塔修的踪迹自是不在话下,只不过,自己追踪,哪里有驱使别人去追踪好玩?别忘记了,他现在可是在度假!

第九集第八章彻底结仇

卡利略公国是个多雪的地方,凌晨时分,天空忽然下起雪来,在这个本应该没有什么行人上街的下雪天,浩城的街道上却是无比的繁忙。

整个城市被封锁起来,不允许任何人出城,穿着城防军军衣的军人成群结队的在街道上奔走着,而向来和城防军不对盘的治安司的红袍卫,也大举出动,双方在街道上一旦碰面,便是一阵喝骂,紧接着就是真刀员枪的干了起来。

没有人能制止这场争斗,城防军中,向来以强硬着称的一营营长、三营副营长,昨夜居然被人发现死在了地下斗场。

而治安司,向来最看城防军不顺眼的副长官,也被发现死在了地下斗塌。

双方的直属手下,第一时间作出了报复的反应,在城防军看来,敢对他们出手的,一定是治安司那些穿红袍的软蛋。而在治安司看来,敢对他们下黑手的,也只有城防军,整个浩城,没有别的势力敢这样对付他们。

浩城按照塔修设想的那样,乱了起来。而且,没人能在短时间内制止得了这场纷乱。

罗素的情况,比塔修预想的要好得多,他体内的附骨蛆在经过第二次服用解药后,虽然没有完全摆脱,但是身上腐烂的气味却是淡了下来,不是靠得极近,仔细用鼻子去闻,倒也和正常人无异。

“好了,我想,只需要再经过两次用药,就基本上可以恢复你原本的实力了,但要想根除附骨蛆,至少要再服用六次。”看着脸上带有惊喜的罗素,塔修据实告知,“但是你的嗓子完全损坏,以后可能无法再说话了,鼻子也可能出现功能上的损坏,对气味的分辨能力变弱,味觉也可能丧失。”

罗素点了一下头,能活下来,已经是最好的事情了,只要能活着,他就有机会。他飞快的在塔修的笔记本上写道:“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我欠你的命,只要我能成功夺回我失去的东西,一定会悉数报答你的。”

塔修一笑,结果还是要先替他夺回浩城地下王者之位,“你不欠我什么,这是公平的交易。你只要告诉我暗王殿在哪,失落之钥在哪!”

罗素扯了扯嘴唇,看起来像笑,又像是下意识的肌肉抽动,却并没有在笔记本上写出暗王殿的位置。

早知道罗素这只老狐狸不可能说出来,塔修又接着说道:“罗素,说实话吧,失落之钥,究竟在不在你说的暗王殿中。”

一旁,听到塔修说到失落之钥,里斯艾的精神力悄然的发动,笼罩住了罗素的全身上下。就算他不能言语,但只要心中有说谎的念头出现,他便能完全的分辨得出来。一边关注着罗素的精神波动,里斯艾低下头,悄悄的吐了下小舌头,好在塔修这个小笨蛋对大陆上的一些常识很不熟悉,换作是特蕾茜和娜莎两位学姐知道他有分辨谎言的能力,加上他是狐人,一定会猜出他的身份来的,还好还好……

罗素此时双眼和塔修对视着,心里却是转个不停,“这人……在怀疑了我?”

一瞬间,无数个念头和应对之法从罗素的心里滑过!

此时,自己的性命还掌握在他的手上,自己恢复身份的希望也在他的身上,如果他知道自己欺骗他的话……可问题是,这人究竟知道些什么?又为什么一定要和自己合作?

罗素咬了咬牙,心中最后决定选择说出实话,无论如何,这次的机会他要把握住!在笔记本上用力的写道:“不在!不过我的确有失落之钥所在的信息!”

“哦?”塔修低低的一声轻语,似乎不在意的扭头朝里斯艾扫了一眼。

两人早就有所默契,只见里斯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