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级封印师异世封龙-第6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恕

然而,以他现在这副模样,还想再次成为浩城的地下君王,夺回“爱人”,虽说并非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要想做到……绝对的困难重重!就是此时此刻,浩城当中也到处都是追捕他的人,他一旦行动,迎来的将会是永无休止的攻击。

罗素的目光闪烁着,内心也是在天人交战,眼前这人能够找到自己,那就说明别人一定能够找到自己……只要自己行踪一暴露,追杀者们,绝对会如潮水般涌至。

作为“凤血”,罗素从来就不缺乏想要他死的敌人。何况,他头上还顶着五千个金币的悬赏,足够吸引冒险者和专职的赏金猎人了。

看出罗索眼中的不甘和无奈,塔修知道是时候抛出甜点了,战场上拷问俘虏的招数大多数时候,还是比较通用的。

“不要对我撒谎,你也看得出来,我已经帮你,你就得帮我。相信你也明白,你身上的毒,并不是一两次就能解除的。”

罗素被白色布条紧紧缠住的脸颊抽动了一下,露在外面的嘴唇紧紧的抿住,半晌,他才又在塔修的笔记本上写道:“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卡萨罗的遗物……我是说真正的遗物,而不是他放在房间里面的那些没有多少价值的垃圾货。”

“好,现在,就算告诉你也没什么……卡萨罗的渣物,我拿到了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二,被一个神秘人和浩城的城主拿去了……不过,他们和我这次被暗算没有关系,我敢肯定。”

“遗物里面包括失落之钥?”塔修平静的将他回卡利略公国最大的目标说了出来。

“失落之钥?果然你的目的也是这个!”

“你见过失落之钥。”这次,塔修用了很肯定的语气,罗素的目光和嘴角透露出的淡淡嘲讽证明了这个事实。

罗素微微的点了下头,握着笔的手突然变得有力起来,奋力的在笔记本上写道:“没错,我把它藏起来了!暗算我的人,拿走了一把假的失落之钥。在凑齐十二把传说中的失落之钥之前,他们永远都不可能发现那是一把假的失落之钥。”

“真正的失落之钥在哪?”

“暗王殿……我的行宫……不,是曾经的行宫。”

“在哪?”

罗素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在笔记本上缓缓的写道:“如果这是你要的交易的话,那么,很遗憾,这是我唯一的筹码了。”

“既然是交易,我自然会拿出和你筹码相应的东西来交换。但是首先,你应该想的,是怎么保住你的命。我给你时间考虑,这里有水和食物,你可以先在这里住下……大概傍晚时候,你就能恢复一点行动能力,记住,这里是有厕所的。”

罗素偏过头去,将手中的笔掷在笔记本上,却不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么,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塔修将笔记本和魔法笔收回兽皮包中,又将密室当中几样价值最高又方便携带的材料放进包中,这才小心翼翼的开动机关,离开了密室。

走出密室后,塔修微微的吐了口气,眼中有些怪异的惊喜,他也没有想到,原本他只是想找罗素了解一下关於卡利略公国的最新情报,顺便打探一下卡萨罗死后,是否还有人在追查龙卡的消息,毕竟当初见过龙卡的冒险者不在少数。但却没有想到会见到身中巨毒的罗素,而且,罗素竟然会和失落之钥牵扯上关系……

回到冒险者旅馆当中,塔修先是去看了看小黑,拼了半个月命赶路的暗黑独角兽此时虽然已经醒了,可是却仍然没有多少精力闹腾,这才放下心来。

交待马厩的伙计给小黑多准备些人类的饭食后,塔修又在旅馆附属的餐厅中要了两份简餐,回到了旅馆的房间当中。

为了节省开支,塔修订的是一个双人房,当然,就算塔修想要两个单人房,恐怕也办不到的,因为卡利略公国最近大事频频发生,旅馆的生意好到火爆,如果在都城,恐怕一个房间都别想订到。

不仅仅是冒险者,还有大量来自三大帝国的风媒云集於此,探索龙族袭击卡利略公国的秘密。

看了看蜷缩在被窝里的里斯艾,漂亮的狐尾不乖的从被窝一角探出,拖到了地上,塔修摇了摇头,轻轻的托起狐尾想要放进里斯艾的被窝当中。然而,狐尾是狐族人极敏感的地方,被别人抚摸时,如同触电,床上的里斯艾立时发出了沉闷的呼声,蜷缩着的身子不自然的伸得笔直,隔着被子看去,里艾斯的身体单薄得如同妙龄女郎。

塔修不禁脸红了一下,怎么看,都觉得被窝上面的两团隆起像是女人的……摇了摇头,幻觉!一定是幻想啊!飞快的将里斯艾的狐尾塞进被中,塔修转过身去,叹了口气,说起来,自己是不是应该先找个女朋友?但是塔修知道,这事也只能想想而已,女人,做朋友是很爽快的,一旦多了层关系,就会变得麻烦起来,倒也不是塔修怕,而是条件不允许,有太多事情要去做了。

“换成以前,那帮家伙,会鼓动我去妓寨吧?”塔修淡淡的一声自嘲,脑海里面却冒出了一个完美的身影,也是塔修最不想去招惹的一个女人,希尔洁·芙蕾。

塔修摇了摇头,妓寨里面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完美的女人?塔修并非圣人,以前是年龄还小,没意识到这方面的问题,现在,偶尔也会有一些对男女事情上的冲动。

不过,他的控制力远比同龄的少年强,用力的呼吸几下,塔修便又调整好了自己的心绪,将那个无比诱人的身影从脑海中驱赶了出去。有些事情在心里面想想就可以了,反正还年轻,处理好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之后,还有的是机会去追求。

走到书桌前,塔修静静的坐了下来,将自己那份餐点吃完之后,便开始进行交替着冥思和冥想。晚上,还有的是事情要忙呢!

第九集第五章地下斗场的回忆

入夜之后,里斯艾幽幽的醒了过来,轻呼一声,这半个月来,实在是累坏了,好在他以前也接受过类似的严酷训练,加上几个月前的铁勒山脉一行打下的底子,倒是硬挺过来了,很久没有睡得这么香、这么沉了。

从床上坐了越来,里斯艾忽然脸红了一下,不知怎么,想起了刚才做的一个梦来,抬起头朝正在进行冥想的塔修看了一眼。

里斯艾吐了一下红嫩嫩的小舌头,然后将脸轻轻的埋进被窝当中,无声的低喃说道:“怎么会做这么荒唐的梦啊,真是的……他怎么可能摸我的……尾巴……”正胡思乱想着,肚子忽然咕的一声响了起来。

里斯艾正要下床找点吃的,却听到塔修的声音从桌子那边传来,“醒了?我已经买了一些吃的,炸肉饼,味道还可以。”

“嗯!谢谢。”里斯艾轻声应道,然后便飞快的从床上爬起,动作有点慌乱,藉着整理床铺的机会这才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心中却是暗啐不已……都怪那个怪梦!

走到桌前,里斯艾抓起炸肉饼,温热热的,嘴角不由一翘,心里莫名的就觉得开心,用手撕下了一小块放进嘴里,慢慢的吃了起来。

“味道还好?”

“嗯,是刚刚买来的?还是……你用魔法加热了?”里斯艾斯文的吞下一小口肉饼,然后问道。

这时,塔修结束了冥想睁开了眼来,笑道:“当然是我加热的,这家旅馆的炸肉饼味道很地道,卖得很好,这个时间,根本就没得卖了。”

里斯艾眨了眨眼,突然醒悟过来的指着塔修,惊道:“等等……你刚刚……你刚刚是在冥想?你冥想的时候可以和人说话了?”

无论是冥想还是冥思,修炼的时候,都会有淡淡的精神力外溢出来,只有成为大魔法师或是四品封印师之后,才能在冥想或冥思中完全做到精神力不朝外溢散,是以,里斯艾很容易分辨得出塔修是在冥思还是在冥想。

“看出来了?呵呵!”塔修站起来活动着手脚,说道。“虽然我只知道初级冥想术,但我想,我应该已经到了可以学习中级冥想术的水平了。尝试了一下在初级冥想术状态下能不能说话,居然成功了。”

“……”里斯艾有点无语,就算是高级魔法师在用初级冥想术进行冥想的时候,也不可能自如的说话啊!虽然可以对外界有感知,但说话……怎么可能?

“不管了,可能是因为我学的东西太多、太杂了,交互影响发生了奇怪的变化吧!好在这是个不错的变化。”塔修走到里斯艾身边,习惯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还不快点吃,这可是我很辛苦的请‘火球’帮你加热过的哦!”

说着,塔修伸手弹出一张卡片,将古怪的火球放了出来。

“嘶……”这半个月来,塔修都没有让火球出来透气,今天也就是替里斯艾加热几个油炸肉饼才有机会出来透透气,此时自然是极度不满的在塔修面前窜来窜去的,表达着不满的情绪。

“好了,好了,你不满什么?跟人家银影鼠比起来,你可幸福多了,至少能吃饱。”说着,塔修从兽皮包中掏出了一个足有两个拳头大小的黑色铁盒,随手操作几下,黑色铁盒立刻变化起来,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铁笼。

那只可怜的银影鼠泪汪汪的躺在中间,似乎感觉到了光线,银影鼠微微的动弹了两下,却没有爬起来。

这也难怪,塔修从来就没有把他喂饱过,和小黑的待遇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过,这并不是塔修小气故意虐待,或是忽骆小银影鼠,开玩笑,一只银影鼠,哪怕是还没有经过训练的银影鼠,其价值就已经是五千金币以上了。塔修之所以从来不喂饱银影鼠,目的只有一个……驸服他!

目前看起来,效果还不错,银影鼠有点服软的迹象了。真的能驯服这只正慢慢步人成年的银影鼠,将来冒险的时候,能够省不少事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银影鼠的警戒能力,不会比龙族差。

“吱……”银影鼠这半个月来只吃过六次东西,此时四脚趴开,一副“死相”。

说实话,银影鼠是种非常可爱,生存能力却极强的小型魔兽,塔修微微一笑,从兽皮包中取出了几样特制的点心,小心的放进笼中。只见刚刚还一副快死模样的银影鼠,迅雷一般闪动,虚影连续晃动,笼中的点心消失了。

里斯艾好笑又好气的推了塔修一下,说道:“哪里有你这样子驯服银影鼠的?饿坏了他怎么办?你看他都这么可怜了,也不喂饱人家的说。”

“小艾啊,你们狐族自然有狐族的办法,我这办法,是从战场上用命交换来的。虽然有点残忍,不过,使用银影鼠回收困难的那点小瑕疵也就没了。”

里斯艾抿了下嘴唇,没有再替小银影鼠说话了,那种感觉又来了,塔修虽然在笑,可是……给人的感觉很深沉,像是深不见底的水潭一样。不过……真的能让银影鼠的小瑕疵改正?里斯艾心里还是很怀疑,人类一般都是用封印卡将银影鼠封印了之后使用,而猛兽族中,只有狐族有办法驯化银影鼠,只是一旦对银影鼠照顾不周,就有逃走的可能性。

塔修眨眼笑道:“知道你不信,你就等着瞧吧!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嗯!对了,塔修,你是从卡利略公国出来的吧?”里斯艾问道,心里却想起了尼欧老师和他的那段隐秘的谈话。

“没错啊,不过,我可不是在这里出生的。”塔修拨弄了一下笼中的银影鼠,很好,已经不会尝试咬他了。奖励性的在笼中多放了一小地点心之后,他又回过头和里斯艾说道:“就这座城,浩城,我在这里待过足足半年的时间哦!令天晚上要不要和我一起逛逛?虽然比不得亚历山大繁华,但有些地方很有特色,嗯,卡利略的特色小吃也挺不错的。在亚历山大,或是你们狐族的部落里,可是吃不到的哦!”

“呵呵,好啊,我正在想今天晚上要做什么呢……还以为你会继续修习武技或是封印术什么的。”

“劳逸结合,修行的速度才会快嘛!好了,准备一下吧,令天晚上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说着,塔修又将银影鼠的笼子收缩成铁盒放进了兽皮包中。

里斯艾看得不由徽微摇头,真是奇怪了,塔修的这只银影鼠,似乎生命力格外强,待在这么小的盒子里都不会死。

浩城的夜,是繁华的,卡利略公国的三座大城之一,在一些基础建设上,是不遗余力的。街道被魔法灯光照得通明,而且,浩城的魔法街灯很有特色,每一盏街灯,同时又是一件石雕艺术品。这算是浩城最大的景色了。

“好漂亮……”看着灯光下显得更加美丽的石雕,里斯艾不断的发出惊叹声。

“这些好是好看,不过这还不是浩城最好玩的地方。”

“还有什么比这些街灯还好的东西?”

“当然有,灯嘛,只能看,又不能吃。”

不一会,塔修带着里斯艾穿过几条街道,来到了一条略显黯淡的街道。

“小艾,这里,才是浩城最好玩的地方,吃喝玩乐一条街,冒险者们的最爱。”

里斯艾鼻子耸动两下,不自然的就翘起了嘴来,说道:“啊……人家刚刚都有吃过烤肉饼,你又带人家来吃东西!怎么可能吃得下?”

“呵呵!我们可不是来吃的,是来玩的……这里吃喝玩乐其实都是小事,最关键的,是在里面有个秘密的‘地下斗场’。”塔修用力的拍着里斯艾的肩膀,又补了一句,“小艾,注意点形象,嗯,刚才说话的声音有些太女孩子气了。在斗场里面,被人听到你这样说话,可是会引起麻烦的哦!”

里斯艾捂了捂嘴,狠狠的瞪了塔修一眼,想也知道这是塔修想着让他男人化的举措了,让他去看男人喜欢的“游戏”。

“笨蛋,人家怎么可能男人化!笨死了的塔修,都大半年了,居然还看不出来……”里斯艾心中暗骂一句,却不得不在塔修的注目下装出很男人的一些动作。

塔修吁了口气,里斯艾实在是太俊了,就连他这个肯定喜欢女人的人都有点奇怪的念头,更不要提那些“好男色”的男人们了。偏偏浩城,又是个男风盛行的地方,有权势的人,通常都会在家里养几个俊美的娈童以供玩弄。里斯艾这种,绝对是人人争抢的极品。

若是换了以前,塔修是不会带里斯艾出来玩,现在,所谓艺高人胆大吧,塔修当然不会因为别人的错而限制里斯艾的行动自由。反正,他也有意闹出点事情,这样,罗素那条线,就能够好好利用上了。

不过想想,这个失落之钥,似乎有点太顺利了。

塔修皱了皱眉,这时听到前面传来一道喝声。

“喂!走开,小鬼,这里不是你们来的地方。”

塔修一抬头,只见两个战士挡住了去路,更远一些,还有一群聚在一起的战士,甚至还有两个穿着魔法袍的魔法师在里面。

塔修面无表情的瞪了两个战土一眼,从怀中取出了面小小的铁牌。

两个战士在看到铁牌的时候,脸色稍稍一变,然后低下了头,“原来是贵宾,请恕刚才的得罪。”

塔修默不作声的点了下头,收起铁牌,便带着里斯艾朝前走去,这面铁牌是卡萨罗以前给塔修的,因为住在浩城那半年,卡萨罗经常让塔修来斗场找人。塔修没想到在卡萨罗死后,自己还有机会用到这面铁牌。

里斯艾好奇的看着塔修,像这种地方,一般都是实行很严密的会员制的,外地的人来,除非是一些有名气的贵族或是商人,否则很难进入这些场所。没想到塔修居然会有这地方的贵宾卡,不自觉的,里斯艾就把塔修给想得复杂了。

走在熟悉的地方,塔修心里也是唏嘘不已,几年前,自己还只是个跑腿的,现在却是截然不同了。

塔修刚刚走开,刚才那群战土当中,就有人谈起他来了。

“喂,你看刚才那小子,没想到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有黑铁贵宾卡啊!”

“是啊,现在市面上,一张黑铁贵宾卡卖多少钱?”

“五百金币!还是不带讲价的。”

“哗,这小子,应该是买来的吧?上面不会把黑铁贵宾卡发给一个小孩子的。真是有钱人啊!五百金币,都快赶上我两个月的收人了。”

“切,你们这些新来的,懂个屁!”一个老资格说话了,冷哼哼的,一脸鄙视。

“哟,老前辈,我们怎么不懂了?”

“那小子哪里有钱了?你不看看他身上穿的都是什么?便宜货!”

“不可能吧?一个跑腿的?可是他穿得还挺不错的啊,那身衣服少说要五个银币,哪个跑腿的能穿这么好?”

“没见识,五个银币的衣服就叫好了?滚,回家问问你那以前和贵族好过的老婆,贵族穿的衣服,哪件不是用金币来结算的?银币?也不怕贱了身份!”

“我靠,桑尼!别以为叫你声老前辈你就践了!我老婆怎么了?你连老婆都没有呢!”

“啊,懒得和你一般见识!”桑尼哼哼两声,看似对那侍卫认软了,不过,他的眼中却闪过一丝得色,眼睛泛着红光盯着塔修的背影,如果没看错的话,应该就是那个人了……

塔修和里斯艾凭着那张黑铁贵宾卡来到了一间包厢当中,当然,塔修为此也付出了一个金币的代价。不过塔修觉得挺值得的,一切能改变里斯艾娘娘腔的花销,都是值得的,谁让他是有过生死交情的真正的“朋友”呢?依里斯现在这脾气,泡到妞应该没问题,可是要守住妞,就有点麻烦了,得多磨练一下,作为朋友,塔修自然要想想办法了。

比如一起打架闹事……塔修怪异的一笑。

说起来,塔修现在的性格,和当年郡个对卡萨罗还算忠心的他比较,有了很大的变化,以前的塔修是很沉闷,很沉稳,遇到事情会去忍让,哪怕会失去一些东西的人,现在,塔修是那种很放得开自己,会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的人。

今天塔修到这里来,一方面,是看看格斗和里斯艾玩点男人的娱乐活动,另一方面,却是存心来生事的。

在包厢中坐定下来,里斯艾有点不安的望着塔修,今天塔修好像有点亢奋啊,似乎有什么事情会发生,空气里都有种微妙的不安味道。

不一会儿,地下斗场的夜间活动开始了。

首先出场的,是一个高瘦的主持人,他话不多,简单的出场白之后,便飞快的报出了两个名字,然后用一种很血腥的语调狂叫道:“生死斗!今晚的开场戏,便是生死斗!先生们、女士们,给我们的两位勇士报以最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吧!”

“喔哦哦……”

“哦哦……杀!杀……杀!”

现场立时欢呼一片,生死斗,并不是很常见的!虽然别的格斗也会有人死亡,但那是可以认输的格斗,而生死斗是不存在认输的一种格斗规矩,必定以一方死亡作为结局。而且,进行生死斗的选手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实力相当,观赏性极强,非常适合博彩。

这时,塔修所在的包厢当中的桌台上闪起了一道自光,那是通过炼金魔法装置进行下注的控制设备,炼金术的产品。这可不是封印师能制作的东西,而是真正的炼金术士才懂得的器物炼金术。

和里斯艾稍稍作了些解释,塔修并没有下注,台上的两个战士已经出场了,实力相差无几,塔修也看不出谁有必胜的把握。

这时,里斯艾却笑眯眯的走到桌台前操作起来。

“呃?小艾,你在做什么?”

“下注啊!那个穿红衣的家伙肯定会赢。”说着,里斯艾便下了十个金币的赌注,那已经是他全部的私房钱了,打工好容易挤下来的。

赔率一比一,能赢十个金币的话,里斯艾就够开心的了,至少下学期的书本费以及器材费,可以自己解决掉了。

塔修也知道里斯艾的性格,难得他这瞪男人的赌了一把,自己怎么能不跟进?

“小艾,也帮我加一百个金币的筹码!”塔修悄悄的摸了摸兽皮包,这点钱,还是拿得出来的。万一输了,就当是小艾男子气概的培养投资吧!

斗场的格斗台上,战斗开始了。

里斯艾看好的红衣漠子明显处於下风,然而,塔修这时也看出一些东西来了,红衣汉子在这个时候,居然辽留了一手,宁肯处抄下风,也压制住了猛拼的欲望,想必是要一击制敌。塔修看了一眼里斯艾,没想到他看得还挺准。

这种程度的格斗,自然已经无法吸引塔修的注意力了,两个斗者都仅仅只有剑士的实力,招数跟亚历山大皇家学院的战士学员比起来,更是差得远了。只有战斗经验还比较能人人眼,但塔修从来就不欠缺这方面的经验,本身就是血战堆里面长大的人。

此时,塔修的注意力放在了那些观看格斗的人们。有能力进入这里的人,多半都是卡利略公园的有钱人,不是有权的贵族,就有手握重金的大商人。这里面,自然包括将凤血罗素推下台的浩城新“地下王者”。既然罗素“自称”知道失落之钥的下落,塔修也就把这位新王者当成了自己的“敌人”,当然,只是暂时的,罗素的话,不一定是真实的。

塔修的眼神在斗场的贵宾席中打转,像这种地方,人的地位都排列得十分鲜明,坐得越高的人,权势越大,不用担心看不清比赛,包厢的玻璃上加持了永久的魔法“远望术”。他的目光直扫最顶层的包厢,其中的一间,是专属於浩城的城主的,此时并没有人在里面。城主包厢左右两间包厢,分别是城防军最高长官和城内治安司最高长官的专用,这是雷打不动的位置,哪怕换了人,包厢的位置也不会因此而变动,这在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