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级封印师异世封龙-第6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凤血……罗素。

一个在浩城算得上是地下王者的存在,无论是劫匪身前,还是官兵面前,罗素部是那种能吃得开的人,而且在卡利略公国的关系网极为广泛。风媒或许很能打采消息,但是,若是想要知道卡利略公国真正的秘密,找上凤血罗素,绝对是不二的选择。

塔修知道罗素这个人,还是因为卡萨罗大师,罗素曾向卡萨罗大师求过解毒,当时解毒的仪式,还是塔修安排的。所以,塔修知道,罗素性好女色,而且从来不喜欢正经的女人,他喜欢控制那些有过许多男人的女人,脱衣舞女正是他的最爱,这些,都是罗素还在卡萨罗那里养毒伤时,因为日子过於无聊,才告诉塔修的。

事实上,罗素和塔修,应该算得上是一种另类的朋友,没有友情的朋友,仅仅只是在一些事情上比较谈得来,而且罗素并没有见过塔修的模样,在解毒的时候,为了乾净,塔修和卡萨罗一直都戴着一种特制的口罩。

隐身一路跟随着舞女前行,塔修其实也只是一次小小的试探,罗素几乎玩遍了整个浩城的脱衣舞女,如果在她们面前提到他的名字,想必会有人去和罗秦的人通风报信,节节跟踪下去,自然就可以见到罗素本人了。

然而出乎塔修的意料之外,脱衣舞女行走的地方,却是越来越荒凉,一股恶臭味迎面扑来,看起来像是到了浩城中的贫民区,到处都是胡乱搭起的帐蓬。孩子们穿着东拼西凑起来的冬衣缩在一边玩耍,却是因为饥饿,连活动玩耍取暖都不敢做。塔修微微皱眉,心中有所不忍,然而生与死,在他眼中早就勘破了的,一切的罪恶,都是源于战争,源于人类的私欲。

塔修微微一叹,继续跟了下去,心中却很是奇怪,罗素在浩城地位不低,他的手下都很有势力,怎么可能待在这种地方?四处张望一下,勉强被清理出来的小道四周,还存有随地方便的痕迹,适才那股恶臭的来源便是这些污物了。

塔修又跟了一阵,空气渐渐变得清洁,放眼看去,只见一条在城内蜿蜒的小河将贫民区与主城区分隔了开来。

脱衣舞女钻进了一间搭在河水边的破烂木屋当中,塔修刚刚走前几步,却又闻到了一股极浓的腐烂味道,微微一愣,这味道并不是刚才的污物臭气,而是塔修极为熟悉的一种臭味……

“附骨蛆?”

一般说来,封印师赚钱的手段,不仅仅只有卖魔兽封印卡而已,大多数时候,封印师还会出售一些秘制的毒物,每个封印师,都有自己不同的炼毒手法,让别人解起毒来十分困难。因此,想要用毒暗杀的人,一般不会选择炼金塔的制式毒药,而会选择找一个封印师炼制的独门毒物。附骨蛆,正是卡萨罗大师的独门毒物。

显然屋中的人,已经中了附骨蛆,而且时日不短了。塔修对空气中的臭气判断了一会,立时得出了木屋中人中毒的大概时间,以及毒性入骨身亡的时间。一皱眉,塔修轻轻的屏住呼吸,隐身踱入木屋当中。

木屋不大,但收拾得井井有条,其实也没有多少东西,一张床、一张桌子,就连凳子出没有一张。桌上摆放着几块雪白的面包和一大罐牛奶,先前那个脱衣舞女,此时正在一旁小心的将面包切成小块。而床上,不出塔修所料,躺着一个用白布条包裹住全身上下的男人。

“罗素大哥……今天有人在冒险者公会里面问到你。”脱衣舞女一边弄着食物,一边轻声的诉说着,“那人看起来很年轻,不像是坏人,但是我没敢告诉他你的事情。”

“咳……”床上的男人一声轻咳,嗓子眼里咕哝了两声,像是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却始终没能够说出来。

塔修看着床上的男人,心里面一阵古怪,这个废物一般躺在床上的男人……会是罗素?

“罗素大哥,你别说话,该吃饭了,今天白天我做了两次生意、所以回来晚了,对不起啊!”脱衣舞女说这话时,脸上泛起一丝笑意,却不知是幸福还是悲切,百味乏陈。

脱衣舞女将切成小块的面包小心的塞进男人的嘴中,然后又小心的用勺子喂男人一口牛奶,嘴里却还在吁气的说道:“我真没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赚到请大师治伤的钱,罗素大哥,我辜负了你以前对我的照顾……”

“唉……”一声悠悠的叹息在木屋中响起。

“罗素大哥,说了你别出声,你现在嗓子烧坏了,如果再胡乱出声,就算大师肯治你了,以后可能会留下什么不好的……啊……”

脱衣舞女说到这里,忽然醒悟过来,那声叹息,是从自己身后傅过来的,哪里是躺在床上的罗素大哥。心中一惊,手上的牛奶罐却是一个失手,就要倒在床上。

“啊……”

舞女惊呼声中,只见那牛奶罐忽地一下在空中静止住了,然后缓缓的飞了开来,停在了另一边的桌子之上。

“什么……什么东西……是,是鬼么?”

接住牛奶罐的,自然是塔修了,微微一叹,开口轻声说道:“罗素啊罗素,被称作凤血的男人,没想到会见到这个样子的你。”

“唔唔……”床上缠满自布条的罗素激动起来,虽然身中附骨蛆之毒不能动弹,但神智五识却是正常,只是嗓子已然被附骨蛆所寄生腐蚀,无法说话了。

“哦,毒性已经腐蚀到你的声带了?以后恐怕没有办法再说话了。”塔修皱眉说道,不过,这不是问题,这个模样的罗素,说不定,反而更适合塔修所想要的“合作”。

舞女无比惊恐的望着空荡荡的房间,浑身颤抖,然而,听到塔修这句话出口时,却突然不抖了,一双大眼无神的瞪着空中,喃喃的低声骂道:“混蛋,你胡说!罗素大哥是天下最男人的男人,他怎么可能再也不能说话!怎么可能!胡说!”

塔修微一摇头,身形一闪,下意识的就用上了未完成步法,这半月来的磨练,未完成步法几乎成了塔修的本能行动,轻轻一指,塔修点在了舞女的后脑,将舞女放倒在一旁的桌上。

“唔唔……”床上的人用力的挣扎起来。

“我不会伤害她的,罗素!”塔修心念一动,将龙伯刻尔的隐身披风从身上揭了下来。

“唔?”罗素的眼睛闪过一丝迷茫,看着塔修,这是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人,虽然他现在已经成了废人,目光却没有变废,这个人,绝对不简单……会是来杀他的人么?

“别担心,我不是来杀你的人,而是来找你做交易的。”

“唔唔?”罗秦目光闪烁,把他交出去,立即就有五千金币的悬赏可拿,交易?什么交易会比五千金币更值钱?

“你的毒,是附骨蛆吧?”

“……”

“我能帮你解毒,不过,条件是,你也得帮我的忙……很多很多的忙。”

罗素的喉间激荡的鼓动两下,虽然说不出话来,却也发出了一阵阵咕哝的声音,急切中,带着一丝不敢置信的期待。

塔修心中却是暗叹,附骨蛆,的确不是什么厉害的毒药,无奈这种毒是随着时间而不断附着在中毒者体内的毒物,能不停的侵蚀中毒者的身体器官,乃至於斗气魔力,也会被吞蚀。中了这毒,一旦没有及时妥善的清理乾净,后患是无穷的。

罗素的情况十分糟糕,由於他早些时候中过一次附骨蛆,因为卡萨罗大师并没有耐心替人疗毒,故而仅仅是将罗素体内的附骨蛆杀死,失去了活性而已。显而易见,这次中附骨蛆,罗素不仅没有因为有过一次经验而有一定的抵抗力,反而让他身体里面已经被杀死的附骨蛆再次复苏,从而变得更加严重。说起来,里应外合之下,罗素撑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死,算是个奇迹了。

“这里的环境并不适合替你疗毒,也不方便我们的交易。”塔修的目光闪了闪,“我们需要一个安全的环境。”

“唔嗯!”床上,罗素嗓子眼里发出了一个深沉的应声,目光极其费力的朝桌上的脱衣舞女看了过去。

“我对她没有兴趣。”塔修淡淡的说道,然后重新披上了龙伯刻尔的隐身披风,将罗素一手提起,魔力在隐身披风的几颗魔法石上微一运转,罗素便与他一同在空气中失去了踪迹。

第九集第四章卡萨罗的宝藏

由於凤血罗素身上的附骨蛆的气味,显然不可能带他到旅馆当中去,塔修并不是傻瓜,罗素变成现在的惨状,他的敌人一定很强大。

要知道,罗素以前在浩城的势力,可并不会比浩城的城主差,甚至他的武装力量比城主大人的侍卫队加上城防军都还要强悍。

泄露了罗素的行踪,以现在塔修的实力和心境,根本不在意这些敝人,小小的卡利略公国,连个像样的剑客或大魔法师都没有,塔修并不担心。但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塔修是来做任务的,而且,这个任务相当重要……魔兽公寓那笔债虽然还没算,想必不会轻松。

但贫民区显然也不适合替罗素养伤,附骨蛆的毒性不烈,却胜在顽固。其实塔修也是偶然的在卡萨罗大师的封印师笔记上看到了如何解毒的方法,当然,那是因为卡萨罗以为塔修并不识字的原因,不然依卡萨罗的个性,根本不会把自己的封印师笔记展露在任何人面前。

带着罗素离开因为乏人打扫而满是臭味的贫民区,塔修便飞快的运转起体内的魔力,精准的操控着龙伯刻尔的隐身披风,通过上面的魔法石展开了附加在披风上的魔法力量,从而将两人的气味彻底掩盖了起来,但这不是长久的办法,隐藏气味的魔法阵,比隐身魔法阵消耗的能量多出十五倍以上。要遮住两个人气味,以披风上魔法石储存的能量,最多支撑一天的时间,而罗素所中的附骨蛆,至少需要两天时间才能够解除。

必须找个地方先将罗素安顿下来,不过,这对塔修而言,并不是问题,对浩城,塔修并不是一般的熟悉。

在隐身披风的掩护之下,塔修轻松自如的扛着罗素,专门在一些极少行人的小道上一路疾奔,浩城……熟悉的城市。

走在巷道当中,塔修的脚步变得轻快起来。卡萨罗大师并不是所有的时间都待在卡利略公国的都城的,在浩城,卡萨罗有着一个不小的封印实验室,塔修曾追随卡萨罗大师在浩城居住过半年的时间,也就是在这半年里,塔修知道了罗素这个人。

嘴角勾起一丝淡笑,塔修在一个狭小得连狗都不太愿意进去的巷道尽头停下了脚步,卡萨罗大师在浩城的据点之一,若非有一些事情是卡萨罗不能亲自去做的,塔修也不会知道卡萨罗这个小心得过份的封印师有这么一个秘密的据点。

轻轻的敲着巷子尽头的那面高墙,墙砖的颜色看起来和两侧的墙壁没有任何差别,然而敲动的声音却是截然的不同,彷佛是金铁铸就的铁壁。

“哗……”一声响动,只见墙面上的一块青砖弹出一半,露出砖块后面的一个圆环机括。

塔修伸手,三快三慢的拉动圆环,一阵机关运作的声响随之而起,塔修将青砖塞回原处,一回头,身后狭小的道路上露出了一个通向地下的窄小洞口。

对於保密的功夫,卡萨罗向来都是不遗余力的,追随卡萨罗这些年来,塔修也相信,这个据点,不会是卡萨罗唯一的秘密据点,大多数地方,就只有卡萨罗一个人知道。

扛着罗素小心的钻进洞下的秘道,塔修在墙上的机关上略一操作,只听到一阵连串的低呜声“呜呜”的响起,随即头顶上的秘洞被封闭起来,同时,秘道上亮起了无数火炬,一股胶油燃烧的臭味迎面扑来。小气的卡萨罗,开辟出这么大一个秘密据点,却连像样的魔晶石灯都舍不得买,只用一些穷人才买得起的胶油灯。

塔修曾来过这个据点五次,为卡萨罗保存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也许是他一贯老实的姿态吧,塔修是卡萨罗信得过的人之一,虽然这个信任要加上一个疑问号。不过塔修那时候也的确很老实,经历了战场的残酷,卡萨罗算是改变塔修命运的人,即使是已经发生了改变的塔修,对卡萨罗仍然带有一丝敬意,无关乎情感道德的敬意。

秘道不长,不一会儿,塔修便沿着秘道来到一间不大的密室,密室当中摆放着一些封印师才用得上的材料,塔修煽了煽空气当中的霉味,不由皱起眉来,看来是有些不能久存的材料腐坏了。其实,塔修这次来卡利略公国,这间密室也是塔修的目标之一,这些材料虽然并不是什么罕有之物,伹有几样也不是容易得到的东西,价值倒也颇为不菲。

将罗素安放在地上,塔修对这些材料略作收拾,清出了一块乾净的空地,让罗素躺了过去,塔修这才在密室当中运作起来。

卡萨罗是冒险者出身的自修封印师,换句话说,他是半路出家的,封印术知识体系和现在的塔修相比,卡萨罗懂得的东西恐怕并不会多出多少。但就谨慎而言,塔修还有得是要跟卡萨罗学习的东西。比如这间在卡萨罗眼中还不算严密的密室当中,食物、水源、通风照明,以及清洁污物的条件,一应俱全,万一发生战乱,以一个人生活的标准,在这间密室躲上半年不出,全然没有问题。

塔修取出几颗魔晶核置入一些炼金装置当中,密室当中的各式装置立时纷纷运作了起来,随着通风的炼金装置的嗡鸣声有节奏的响起,空气中的霉味渐渐的淡去,塔修从自己兽皮包中取出了一些炼金器皿,然后便在密室中的材料中翻找起来。

附骨蛆之毒的解法,塔修了然於心,其实并不困难,卡萨罗是个三品封印师,又不专精於魔药炼金术,附骨蛆仅仅是比较麻烦而已,塔修有信心利用手上现有的材料制出相应的解毒剂来。

对见识过更高强魔药炼金的塔修来说,这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然而,看在罗素眼中,却是极其神秘。

躺在冰寒的地面上,罗素打着哆嗦,原本他也是个大剑士级的战士,然而,附骨蛆之毒已经蚕食了他所有的斗气,甚至连腹下的斗气源,也被附骨蛆深植在内,每产生一丝斗气,便会立刻被附骨蛆所吞噬。

罗素看着塔修的背影,目光浮动,虎目中隐约可见怀疑的神色,几乎所有的人都背叛了他,这个人,凭什么救他?交易?现在的他,虎落平阳被犬欺,他能有什么东西是可以和人交易的?

塔修此时正专心致志的炼制解药,并没有注意到罗素此时的心境,魔药炼金不分难易,再简单的魔药,都要求炼制者全神贯注,经验丰富的炼金术士,也只不过是在手法或是配方上面相当成熟,能比较快速完成炼制而已。

随着塔修的动作不断加快,材料被一点一点的投放进器皿,淡淡的烟尘在空中弥漫开来,又被大功率运转的通风炼金装层给抽出了室外,就连罗素身上散发出来的附骨蛆的臭味也被抽了出去。

塔修手上的材料一点一点的减少,很快,就只剩下最后一样关键的材料……附骨蛆。

卡萨罗的配方,说白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解毒剂是通用的,任何一个初级炼金术士或是封印师都能够制作出来,但是,最关链的,却是在於要解的附骨蛆的毒性,附骨蛆吞噬了中毒者的肉体、斗气或是魔力之后,便会发生变异,每个人的体质、斗气或是魔力都是不同的,所以变异的附骨蛆就不尽相同,每一个人对应的附骨蛆解药,也就要求不同。

这也和卡萨罗是战场上出来的封印师有很大关系,这种毒,用在小团体作战上,效果可比不上一些成名已久的毒物,比如“沸血”,一种短时间内让人血沸腾的恐怖毒药。但在大军团作战时,附骨蛆这种毒却是往往能够收到奇效。

塔修停下手来,走到罗素身旁,微微的扫过罗素缠满绷带的脸,死灰般的眼睛里透着渴望相怀疑的复杂神色。

“放心吧,虽然麻烦一些,也会有些后遗症,但命是保下来了。我把解药改良了一下,尽可能的不会损伤到你之前拥有的力量,不过我不能保证没有一点损失。”

“唔……”罗素嗓子眼里发出一声坚定的呜咽,然后费力的点了一下头。无论如何,他已经没有可以选择的余地了,只能接受眼前这个人的交易。反正,没人治疗,他最终的结果也是个“死”字罢了。

“好,一会服用了解药,你的状况,会有所缓解,希望你能够立刻回答我的一些问题,没问题吧?”

“唔!”罗素费劲的用力点头。

塔修淡淡一笑,从腰间抽出短刀,说道:“我需要你的一点血液。”

话音刚落,塔修不等罗素反应,刀刃已然轻轻从罗素的手背滑过,几滴鲜血在塔修独特的手法操硿下,留在了刀刃之上,轻轻挥手,血滴精准的落在了正在加热的器皿之中。

轰!一道淡淡的白烟随之升起,在炼金术法则的驱使之下,器皿中的材料开始以一种玄妙的方式融合起来,旋即,一股浓厚的臭味弥漫阀来,即使密室当中的通风装置以最大功率运行,也无法排除这股恶臭味。

然而,臭味之后,另一股气味也散发了出来,在空气中与臭味结合之后,臭味渐渐的变淡,然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股松油一般的气息。塔修这时呼了口长气,他从来没有见过卡萨罗炼过附骨蛆的解药,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臭,好在他今非昔此,屏息的功夫自是不在话下。

他将坩锅中结合而成的淡红色药水经过一次蒸馏之后,一份专门用杪罗素的附骨蛆的解药,终於宣告炼制完成。

给罗素喂下解药,塔修便从兽皮包中取出了常备的魔法笔和笔记本,递到罗素手上,“你现在已经不能说话了,把我问题的答案写下来就好。”

罗素眼睛闪动两下,缓缓的点了点头,不等塔修提问,先在笔记本上写了起来,“你是谁?”

塔修冷声一笑,“罗素,你没听懂我的话?你只需要把‘我的问题的答案’写下来就好。你,不需要提问!”

罗素轻轻的咬了咬牙,此时,解药已经在他体内发挥作用,身上的腐臭味淡了几分,虽然全身仍然无力,精神却是好了许多,对方的确能够解开他身上的附骨蛆之毒。只是,不知道这人到底想要知道些什么,如果和那些毒害他的人是同一个目的的话……

跟随卡萨罗郡段时间,塔修是个很老实的人,但这不代表他不懂人情世故,在这方面他并下傻,恰恰相反,经常躲在后面观察别人的塔修,对于别人的心理,很是敏感,罗蒙细小的怀疑表情,并末逃脱塔修的双眼。

塔修徽微一笑,罗素这个被称作凤血的男人,虽然和自己并搜有什么太多的交集,但塔修却是知道,罗素此人,绝非善类,在他的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无辜者的鲜血,才能爬到浩城地下王者的这个位置。塔修并不以为自己能凭藉着救了罗素一命,便让他引以为报,对自己街心掏肺!

人性,是自私的……这一点,从拿得起刀开始就在战场上厮混的塔修,最是了解不过。

“谁给你下的毒?”塔修冶冶的问道,心中飞快思考着,附骨蛆是卡萨罗的独门毒药,而他已经死去这么多年,毒药的来源,一定不简单。

罗素眼中熊熊的燃起一道怒火,颤抖着右手,举起笔,在笔记本上歪歪斜斜的写了起来。

“最亲近的人。”

塔修心中一怔,罗素可不是个善茬,他那所谓的“最亲近”,多多少少,都是要打个疑问号的。身处高位。少有真正信任可言。

塔修脸上不带任何表情,又接着问道。“你中的毒,附骨蛆,我知道你以前也中过这种毒,这应该是卡萨罗的独门毒药。不过卡萨罗已经死了很久了,你知道你现在所中的附骨蛆,是从哪来的么?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罗素眼中的怒火炽烈,下笔的速度顿时快了几分,“卡萨罗死后,他的遗物被冒险者们哄抢得乾净,也不知道是哪个冒险者把他的毒药卖了。至於他们的目的……我只能告诉你,和卡萨罗有关。而我,只是和卡萨罗的关系比较好而已。”

塔修看了罗素一眼,罗素的嘴唇微微的翘了一下,大概只有十分之一个呼吸的时间,塔修立时知道,他并没有对刚刚才救了他一命的自己说出实话。

他这个表情,塔修在战场上见得最多,那是一种代表歉疚、心中不安的表情。或许以前的罗素能够伪装起来,但此时众叛亲离的他,冲动之下,却是难以掩饰了……

或许得到卡萨罗真正遗物的,并不是什么去哄抢的冒险者,塔修深信,就算有职业盗贼在这些人中,卡萨罗真正的遗物,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找到的。

而且,卡萨罗虽然常驻在卡利略公国的都城,但以他的小心和精明,藏宝的地方,绝对不会在都城。或许就在浩城也不一定,塔修可是跟随卡萨罗在这里住过半年之久,这半年,卡萨罗在做什么?没人知道。也许,失落之钥,就是藏在浩城!

顺着这样的思路去想,凭罗素的能力,以及他在卡利略公国庞大的关系网,由罗素找到卡萨罗遗物的可能性极大。

“你现在这般模样……你认为你还有机会?”塔修突然问道。

罗素一愣,明白塔修的意思,眼中的怒火瞬间冰寒下来,琥珀色的眼珠中透出一丝无奈的悲伤,他这种人,对“人”,是没有真正的感情,他的“爱人”,只有“权”和“势”,失去这两个爱人的他,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悲伤。

然而,以他现在这副模样,还想再次成为浩城的地下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