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级封印师异世封龙-第6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小黑马头一扭,咦?

曾经无比华丽的皇家学院魔兽公寓,此时,满目疮痍的斜在那里,金碧辉煌的墙壁上面多出了无数个破坏了美感的深洞,还冒着丝丝的白雾,毫无疑问,这是小黑的天赋魔法之一“冰椎术”留下的痕迹。大门入口,上个月才运来的十二尊栩栩如生的魔兽石雕艺术品,此时完好的仅只有一尊,正好是独角兽的石雕,另外十一尊,不是拦腰两断,就是少头缺胳膊。

塔修脸色很难看,刚才和小黑演练末完成步法,一不小心兴起,没注意到小黑的攻击完全暴走了……仔细回想一下,那十二尊魔兽石雕,似乎有听里斯艾偶然提到过,什么艺术品之类,是无价的……

“小黑……”

“嘶……”小黑也有点发毛,仿佛自己被无数金闪闪的圆东西给重重的埋起来了,听到塔修的叫声,一双大眼睛立刻装无辜的望着塔修。

“原本是想来问你是要跟我一起出去做任务透透气,还是继续在这里训练你的狗部下……看来,没得选择了。”

“嘶啦!”小黑猛地大点兽头。

训练火鬣狗是很有趣啦,特别是看着那些流浪狗们一天天变强,虽然体内没有魔核,但群体战斗的时候,不见得会比一般的三四阶魔兽差了,小黑其实很有成就感。但是,望了眼破破烂烂的魔兽公寓,小黑也觉得应该出去走走。

“嗯,本来还想多准备一下再出发。看来得立即行动。”塔修扭头看了看,这边动静这么大,应该很快就会有人来。溜之大吉,是为上策,“小黑,快走!”

“嘶啦!”从落日峡谷进入人类社会以来,一路上小黑可没少干过破坏,对跑路的经验已经十分老到了,只听一声怪嘶,小黑便如风一般的跟在塔修身后窜得踪影全无。

一人一兽刚刚离去,就只听到一声轰然巨响,魔兽公寓大半边的墙体终於不堪支撑,垮倒了下来。

与小黑一路狂奔回宿舍当中,塔修飞快的将紧要的东西打包好。

就在这时,里斯艾一脸怪异的从外面赶了回来,“塔修,小黑怎么在外面?我听说魔兽公寓那边好像出了什么大事……”

塔修的脸色有些尴尬,说道:“还好啦,这次的任务可能要花一段时间,对了,你帮我请好假了没有?”

“我向尼欧老师请了假,不过……尼欧老师似乎真的要离开学院了,他告诉我让你一切小心……你怎么就打好包裹了?”里斯艾奇怪的看着塔修手上的行囊,按计划,应该要准备一天的时间,明天才正式出发,毕竟这次的任务可不是在王城附近就可以解决的,而是要远赴千里之外的卡利略公园。

“是么?尼欧老师让我小心?”塔修沉吟了一声,心里面有些感动,说实话,除了龙女师傅,尼欧老师是第一个对他好的人。虽然只是淡淡的师生情,可是塔修却十分珍视。

“思,我想过了,王城的物价比一般的地方要高出不少,我想,我们还是一边走一边补给比较划算。要知道,买了栋住宅,手头有点紧。”

何止是有点紧,魔兽公寓的损失,毫无疑问是要算在塔修头上的了,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最终还是要回学院来上课的。尽快完成这个失落之钥的任务,应该可以偿还这次小黑造成的损失了。

里斯艾眨了眨眼,似乎明白了什么,笑了一笑,便点头说道:“也好!提早出发,也能早一点完成任务,对了你知道怎么联络他们么?是不是一起出发?”

“不知道,不过,我相信他们自然有本事找到我们的,我们走我们的就是了。嗯,时间不早,我想,我们应该尽早出发。”塔修有点担忧的朝窗外看了看,千万不要被魔兽公寓的管理员给缠住了,等完成任务,把钱弄到手了,再来赔偿吧!

里斯艾的东西并不多,简单的准备了一下,两人便急匆匆的离开了,皇家学院,就算塔修不说,里斯艾也猜到了魔兽公寓那边的事情和小黑脱离不了干系。无论如何,先避避风头再说,何况刚刚见到尼欧老师时,其实尼欧老师并不仅仅只是让塔修小心而已,还说了很多,只是这个时候,并不方便将这些告诉塔修……暂时先离开亚历山大王城,倒是个不错的决定。

此时,盗贼公会当中,欧内老头正拽着虫子陪他喝酒,几个女盗贼满脸含春的侍立在一旁,衣衫不整的模样,显然没少吃亏。

虫子双目尽赤,一边灌着酒,一边瞪着女盗贼们春光乱泄的胴体,显然没有过男女之事的经验。

对比起来,欧内老头的手段就老到得多了,呷着美酒,老手以极快的盗贼手法从女盗贼们的敏感要害摸过,搅得一众美女发出娇吟阵阵。不过,这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女盗贼们虽然被占了便宜,却也从欧内老头身上得到了补偿,比如这手法极快的轻薄之手,是盗贼秘技“暗影之手”,无论是用在偷窃还是战斗当中,都是相当实用的技巧,欧内老头一边施展,一边有意无意的吐露一些修炼的技巧诀窍,让女盗贼们心甘情愿的站在那儿等他轻薄。

“瞧见没,小子,这就是泡妞的手段。”呷了口酒,欧内老头哼哼的对着虫子说道:“刚才是谁嘲笑我一辈子找不到女人的,现在又是谁没女人泡的。”

“呼哼!谁希罕!”虫子一扭头,跟着灌了一大口酒,对女人,他当然是感兴趣的,英雄“本色”嘛!可是,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认输,打不赢归打不赢,精神上,却是绝对不能输的,不然连师傅都会追杀他的。

欧内老头一笑,正要对女盗贼们再来几下狠的,却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手微微一缩,然后朝几名女盗贼使了个眼色,便闭目养神起来。

女盗贼们刚刚以疾快的速度整理好衣衫,敲门声便恰到好处的响了起来,公会里负责常务的副会长助手一脸严肃的闯了进来,显然是对欧内老头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物并不感兴趣,只是公会的规矩不得不好好遵守。

“前辈,他们已经出发了。”

“哦?怎么这么快!”欧内老头猛地站起来,眼中闪过一丝意味难明的神色。

“刚刚收到消息,皇家学院的那间魔兽公寓被人破坏,想必和这事有关。”

“原来如此!哈!果然是无祸不成行呐!”欧内老头大笑一声,然后便朝还在灌酒的虫子猛一招手,“小子,走了,设局半晌,终於把主角给请动了。”

然而,就在这时,那几名乖乖站在一边的女盗贼中,突然有一人越众而出,施施然的挡在了欧内老头身前,“前辈!请收我为徒吧!”

这名脸上还带着被轻薄后的红晕的女盗贼,眼中闪烁着一种饥狼般的色彩,暗影之手,显然不能够满足她的欲望,这是个有野心的女人。

欧内老头一怔,微微一笑,突然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羊皮卷,“我可不是什么前辈,不过我这里有一些传说中的技巧功法,你拿去看看吧!”

说完,欧内老头便拉着虫子疾奔了出去。笑话,要是每次上盗贼公会调戏女盗贼都收徒的话,那他早就徒弟遍天下了,自然是早就有所准备,地摊货、普及本,到处都有的卖,换个封面就成,毕竟他老人家是无法拒绝青春美女的。

且说塔修和里斯艾急匆匆的逃出了皇家学院,并没有立即出城,而是来到了塔修所购买的那间住宅,略作了些休整和布置,这才离开了亚历山大王城,直奔卡利略公国而去。

沃特帝国虽然是以武立国,但亚历山大王城却是座商业兴隆的都城,商业的发达,让亚历山大王城的交通极是便利迅捷,奔出亚历山大王城十里,塔修和里斯艾便来到了一座傍着王城建立的“卫镇”。

所谓的卫镇,是规模略小于卫城发村镇,这里驻有帝国军队,和平时期,这些卫城、卫镇就是普通的村镇,为王城的商业、农业服务,而战争时期,就是一座座像刺猬一样的军事堡垒。

两人一兽在这座不大不小的卫镇中停留用过午餐,买了一张大陆地图和大量……乾粮之后,便又开始赶路。

大路上,小黑驮着里斯艾狂奔着,塔修施展着未完成步法缀在后面,对塔修来说,就算是赶路,时间也是禁不起浪费的,还有什么比一边赶路,一边推演练习未完成步法更好的修炼办法呢?

虽然这样让塔修体力消耗得极快,但塔修并不在乎,极限训练法,本来就是他最常用的,身体越难受,塔修的心里反而越轻松。

事实上,塔修现在身体已经十分疲倦了,连续使用未完成步法三个小时了,就算塔修未曾用那个封印术压制自身实力,此时也可能撑不下去了,身体在疲倦状态下异常的疼痛,每一个动作,都牵动着全身肌肉的酸痛,这是快要到极限的痛苦,有的人能挺过去,从而突破极限,得到更强的力量,而有的人,心志不够坚定,最终倒下了,不仅不能提升力量,反而会因此受伤。

然而,塔修却把这种极限痛苦当成家常便饭,比力量,或许他比不上很多人,不提那些高高在上的天榜高手,就是他将来注定要去闯的龙岛之上,有着无数极恐怖的强大存在是远远超过他的,不过,塔修并不畏惧,他相信自己承受痛苦的能力,远远胜过这些强者。

压制痛苦,压制,压制再压制,最后猛地爆发!

轰!极限再一次突破。

“吼……”塔修爆发出一声狂吼,整个人瞬间化成一道流影越过了小黑,如同幽灵一般的飘忽不定,偏偏速度却是与刺客全力的爆发不相上下,这是一种让人极易产生错觉感的步法节奏。

超过极限后,塔修只觉得身体一阵轻松,然而这个时候,塔修却把速度放缓了下来,脚下连串的交错,几乎快成为本能走路方法的未完成步法也停止了下来。

极限之后虽然会觉得轻松,实际上却是在压榨潜力了,如果此时不把握好,反而会让实力不进反损。在龙女师傅的调教下,塔修早就能控制这一点了。

轻缓而有规律的呼吸节奏,配合一定韵律的步伐,塔修用一种平和的方式,一点一点的巩固着自己突破极限后得到的力量。

小黑的背上,里斯艾脸色发白,不是因为小黑狂奔的速度,而是因为塔修。张了张嘴,里斯艾却没能说出话来,他终於明白塔修为什么这么强大了,连皇家学院号称第一高手的马特也败在了他的手下。这种训练强度……就算是猛兽一族的比蒙巨兽,也不一定能坚持下来。

这还是人类么?

里斯艾咽了咽唾液,看着渐惭平静下来的塔修,他的精神力用一种十分平和玄奥的运作方式在塔修身上扫过,这是一种来自狐族的精神类秘技,并没有引起塔修的注意。里斯艾担心的用精神力检查着塔修的身体,一般说来,这种强度的训练方法,虽然能很快的增强实力,可是一定也会在肉体上留下暗伤隐患,平时显露不出,但随着年纪增长,身体的巅峰时期过去,这些隐患便会一一爆发。

里斯艾一边偷偷用精神秘技检查着塔修的身体,一边在脑海里思索解决隐患的办法,总结下来,办法总共有三个。一是每次极限训练之后,施以猛兽族巫医的独门巫咒,从而彻底强化身体,让隐患自然消失。第二个方法,里斯艾脸红了一下,需要用到他的精神力,而且两个人要非常亲密的接触,暂时……否决这个方法,除非实在不行……

最后一个方法,里斯艾皱了皱眉,这是三个办法中没有十成把握的,但是也不能否认其功效的办法,用狐族的一种独门药浴……

凝望着塔修硕实的背影,里斯艾的精神力悄然收回,看起来暂时没有任何隐患,但是不排除将来会爆发出来。

里斯艾心中微微一叹,摸着自己身上穿着的冬季校服,若有所思的作出了最后的决定。只是作出决定后的一瞬间,里斯艾那苍白的小脸,变得充血通红起来,也不知道脑子里面想到了什么事情……

第九集第三章附骨之蛆

生命仅有一次……刚刚做完最后一套剑术训练动作,斗气正好消耗到极限的时候,马特轰然一声坐倒在地面之上,仰望着天空中的蛾眉弯月,“生命可贵”

……这是师傅告诉他的至理,生命仅有一次,而名声、荣誉,从来都是属於活着的人。马特一直信奉着这个道理。

然而,最近马特却对这个至理产生了怀疑。诚然,生命只有一次,只有活着,才能享受那些美好的东西。

可是……马特眼前浮现出两个影子,“塔修……”用力的咬了咬牙,他猛地从地上站趄,嘴里吐出了第二个名字,“克里夫……”

对马特而言,克里夫原本是什么样的存在?

没天赋、没才能,虽然是那种心地还算不错,对平民也没有多大偏见的贵族,但却是个极粗鲁的家伙,这种人,根本就不可能领悟到力量的本质。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平常不被马特放在眼里面的人物,却在这次的排名大赛上让他大吃苦头。

马特承认,最近的克里夫的确变强了,但是,离他还有一段很遥远的距离,他已经是剑客级的战士了,而克里夫仍然没能突破大剑士这一级别,最多也就是个大剑士六阶到七阶中间的水准,甚至算不上七阶大剑士,可是,就是依靠着这样的实力,克里夫居然和他缠斗了足足十分钟,还划破了他的校服,虽然并没有真正的伤到他,然而……马特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长剑,一种奇异的情绪从心底深处升起,焦虑!

哪怕上次大意之下输给了塔修,也没有令马特感觉到焦虑,这次克里夫的进步,却是深深的刺激到了马特,实力相差这么大,却依然被对方划破了衣裳,一向被誉为天才的马特一直信奉的信条,被打破了。克里夫败北之后,以一个败者的身份对他说的话,犹在耳边,彷佛马特才是失败了的人……

“差距果然还是很大,不过……马特,你的进步没有从死里活过来的我大,哈哈!期待和你下次交手。”

“从死里活过来?”

马特松了松手中紧握着的剑,父亲是财政大臣,无论军政两界,都有着极广的人脉,马特虽是长子,将来的发展方向却是军界,以希伯莱家族的权势,马特注定是要成为一名将军的……绝对不会是那种冲锋陷阵的先锋将,而是运筹帷幄的智将。

马特也是一直在朝这方面努力,修习剑法,一方面是自己天赋极高,另一方面,就算是智将,没有一定自我保护能力,也很容易遭人刺杀。马特追求力量,渴望与高手过招,但却从来没有想过需要到生死相搏的地步。可以这么说,过去的马特,追求的,是单纯的力量,而非杀伐之道。

但克里夫的话却击溃了马特的信条,他的力量,已经有剑客三阶了,却连一侗天剑士六阶的战士都打得那么辛苦……生死的历练,真的那么重要么?……

马特低下了头看着握剑的右手,一丝决然的神色出现在他的眼中,“克里夫……你说得对,就算将来无需与敌道面搏杀,但不经历生死的考验,又怎么能成为手握千万将士性命的人?”

“是,马特子爵。”

“备车,去冒险者公会!”

诚然,生命仅有一次机会,但是,若当个怕死的胆小鬼,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名将!马特心中豁然开朗。

卡利略公国。

经过半个月时间的跋涉,塔修和里斯艾终於来到了这个边陲小国。

卡利略公国虽然不大,却仍然有三座大城和无数规模不等的乡镇,作为人类与猛兽四族的缓冲地带,卡利略公国的国民,既包括人类,也包括猛兽四族,相比之下,在这样的小国,人类和猛兽族相处反而更融洽,彼此都是战争下的受害者。当然,这是指没有战争的时候。战争时期,不同种族,阵营还是泾渭分明的。

但现在是和平时期,像塔修和里斯艾这样的人类与狐族搭档的组合,在公国里面,并不少见。

此时,两人正在卡利略公国的第三大城“浩城”当中休息。两人的确需要一次好好的休息,就连小黑这样强悍的独角兽都需要休息了。这一路上,两人一兽,绝对是昼夜不停的赶路。

倒不是急着做任务,问题出在塔修的身上,第一天的极限训练法之后,塔修发现使用未完成步法对身体极限的挑战是十分有效果的,毕竟这是一种极度消耗体力和斗气的战斗技巧。以前塔修训练,都是靠和小黑硬碰硬,打得遍体鳞伤当作极限训练,效果虽然不错,可是随着实力的精进,塔修需要越来越长的时间才能达到极限,并进入极限突破的状态,甚至打到最后没了体力,仍然不能进入那种突破状态。

但是现在,塔修自己搞出来的这套“未完成步法”,却是大大的不同了,能让塔修在很短的时间里面感觉到自己的极限,然后只要能顺利的挺过维持极限运动而造成的精神和肉体上的痛苦,就能够达到临近突破的一种奇妙“状态”。

而一兴奋了的塔修,锻链起来绝对是十分恐怖的,当初连龙女师博贝丽儿都感觉惊讶了的。只是这一兴奋,塔修却几乎完全忽略了里斯艾和小黑的存在,让他们跟着他一同拼起命来。

要不是每天必需要补充消耗的营养和必要的冥思、冥想补足精神,塔修恨不得把时间全部花在修行上面。

不过,经过半个月时间的狂猛修习,未完成步法已不能满足塔修的需要了,这个时候,里斯艾和小黑也差不多到了要死的极限……事实上,里斯艾和小黑已经跟着塔修突破了好几次自身的极限,实力有着不同程度的提升。为此,里斯艾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难怪自从克里夫跟了塔修之后,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再懒的人,也会被塔修给“逼”强大的。

於是,两人一兽,不得不在浩城停了下来。

凭藉着冒险者徽章,两人在冒险者公会的旅馆当中租住了下来,小黑也不嫌马圈不够酷了,钻进去就靠着栅栏沉睡过去了,里斯艾更乾脆,连一向热爱的清一洁工作都懒得做,直接轰的倒在床上,一动不动了。看得塔修直瞪眼,这个小艾,都累成这样了,倒床上的动作还那么的……娇气……不够生猛,不够男人啊!

相比里斯艾和小黑的不济,塔修的精神却是好极了,一点睡意都没有,这也难怪,半个月来,连续十一次突破自身极限……这还是在塔修原本力量受到封印术压制的情形下。光是想想这个,就要觉得情绪高涨,哪里还有睡觉的精神?强行去睡只会失眠,倒不如出去打探一下消息。

“难得回到浩城这个地方啊-希望老朋友们都还活着……”

冒险者公会的旅馆是十分安全的,塔修在房间里面梳洗了一番,换上了一身乾净的衣服,瞧了瞧沉睡的里斯艾,他决定先一个人出去打探一下消息,虽然根据虫子的分析和欧内老头的情报判断,失落之钥仍然在卡利略公园的国都当中,但是塔修这次的目标,可不仅仅是失落之钥。

塔修将隐身披风披在身上,一番操作,看起来很是华丽的龙伯刻尔隐身披风闪出一道青光,立时变成了一件又脏又旧的冒险者披风,财不外露。

塔修来到冒险者公会内设的酒馆当中,一阵嘈杂的声浪迎面扑来,身材火辣的舞女们不顾冬日的气息,疯狂的脱衣舞动,让冬日的冰寒变得有一丝丝热辣的滋味。

点了一杯麦酒,看着裸露着双乳的脱衣舞女们,塔修微微的叹了口气,从怀里摸出了几枚银币,随意的塞给了其中一个。

“小兄弟,你可真大方,呵呵,要不要我今晚……”看到塔修出手大方,脱衣舞女立时缠了上来,绕着着塔修身旁扭动着腰肢,一双大眼,却是不停的朝塔修藏钱袋的地方打量。

“不用。”塔修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只买一个消息。”

脱衣舞女脸色一变,“什么消息?我只是一个舞女,只卖肉,不卖消息,要买消息的话,我想,客人你应该要找风媒才对吧?呵呵,如果有一个金币的话,我可以介绍整个浩城最好的风媒给你,昨天他还在我房里渡夜呢,排名前一千的风媒哦,我介绍可以打八折……”

塔修一皱眉,反感的打断了舞女的话,问道:“你们的头,还是‘凤血’罗素?”

一听到“凤血”罗素这个名字,脱衣舞女前一刻还好像被塔修迷住而晕红的脸色,立时变得极为难看,“不是!我们……我,我没有头……对了,我想起来了,我还有事要做,不招待你了。”

塔修淡淡一笑,将桌前的麦酒朝一边看起来有点落寞的冒险者一推,“送你了。”

像这样的冒险者,塔修以前可没少见过,多半是冒险者队伍中死了重要同伴的人。

不顾那名冒险者诧异的目光,塔修飞快的走出了冒险者公会,手上对着龙伯刻尔的隐身披风略一操作,魔力淡淡发出一道波动,然后塔修的身形随着魔力波动的消失,同时隐去了身形。

站在冒险者公会大门处,塔修耐心的等待着,不一会儿。只见刚才和塔修搭话的脱衣舞女穿着厚实的大衣急急的冲了出来,站在大路上,左右看了看没人,这才又迈着大步赶起路来。

隐去身影的塔修无声的一笑,从一开始就穿上龙伯刻尔的隐身披风,可不是什么心血来潮,而是打定了主意要跟踪人的。未完成步法施展开来,塔修轻松自如的跟在了脱衣舞女的身后。

凤血……罗素。

一个在浩城算得上是地下王者的存在,无论是劫匪身前,还是官兵面前,罗素部是那种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