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级封印师异世封龙-第5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塔修从怀中取出短剑,没有做多馀的动作,剑尖遥指法尔密的喉咙。彷佛瞬问便能洞穿过去。

法尔密神情微动,只是个简单的姿势,却让他有种很难躲过去的错觉,对手对气势的把握比他要深。不过,战斗并不只是依靠气势的。一声虎吼!法尔密的刀扑实无华的劈斩而下。

风雷刀!

塔修吃了一惊,没有想到法尔密用的不是虎族战技,而是彻底的人族武技“风雷刀”。

身形一动,瞬闪步,塔修闪过法尔密的第一刀。好容易锁定法尔密的气势顿时烟消云散,塔修不敢停顿,风雷刀是种在战场上的杀人技,一刀击出,万刀紧随,攻势如风的武技。

瞬闪步!脚下连续闪步,塔修不断的闪避。恐怖的刀法,塔修曾亲眼看过,十名使用风雷刀的人类精英战士是如何破开敌阵,用风雷刀旋风般撕开一条血路。

曾经,在塔修眼中,风雷刀就是死神镰刀的代言词。

此时。塔修几乎是下意识的去躲避。

“塔修!是男子汉的,就别躲!”法尔密狂吼着,风雷刀一刀快过一刀,整个人都被寒光四射的刀芒包裹,整个人都化成了刀阵一般。

塔修一声粗喘,瞬闪步并不是很高明的步法,但是连续施展起来,却是种极大的负担。身形猛地一顿,塔修不再闪避,而是又从怀中摸出一把匕首,做出了一个迎击的姿势,如果安托士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吃惊不已,塔修的动作,赫然是他飞鸟疾电剑的起手势。

“啊!”法尔密从刀光中看到塔修突然停下,一声发自肺腑深处的闷吼。

风雷刀是种一刀强过一刀,一刀快过一刀的杀技。之所以放弃虎族战技专而学习风雷刀,却是法尔密曾经在战场上见识过风雷刀的最强奥义,那一战,曾被法尔密视为偶像的‘虎族四战神’,被一名名不见经传的人类用风雷刀给斩成了肉酱,以四敌一。却仍然身首异处,而那个人类的风雷刀就像是斩杀了一只路边的小狗一样没有丝毫停滞。不停的斩杀。斩杀。斩杀!直到最后所有的猛兽族人胆寒逃走。

从那天起,怯尔密便苦心钻研风雷刀,没人教。就跪求父王替他抓来人族高手,为了学风雷刀,法尔密抛弃了修炼已然有所成就的虎族战技,抛弃了虎人的天生优势,开始学习对猛兽族来说十分艰辛的人类门气。十年含辛茹苦,甚至自愿作为质子来到沃特帝国,来到亚历山大皇家学院努力学习。

风雷刀,是无敌的!怯尔密深信不疑,哪怕他的风雷刀输给了兄长无数次,他都坚信这一点。此时此刻,法尔密全副身心都融入进风雷刀中。刀即是他,他即是刀。一股磅礴的刀气凌然而生。

吼!

塔修一瞬间便觉察到法尔密那微妙的变化。这一刀。恐怕是法尔密最强的一刀了。来得正好!

深深的屏住了呼吸,塔修将心中对风雷刀的记忆压制下去。身们在法尔密这一刀的气势锁定下变得有些迟滞,感觉也迟钝起来。但塔修丝毫不在乎,劲力在体内不停的鼓荡,拳斗气从双手中延伸而出,闪着微光包菱着两把短剑。

飞鸟疾电杀!螺旋拳斗气!

风雷刀!

砰!

塔修和法尔密瞬间停了下来。塔修用两把短剑格挡住了法尔密的长刀,虽然有点勉强,但是,法尔密的风雷刀被遏制住了。

刹时间,法尔密两眼茫然的瞪着塔修,“你……你挡住了?挡住了?为什么你能挡住?这一刀……我不会输给那个人类,我不会输给那个人类的。”

法尔密脑海中浮现出那个人类一连四刀,如劈瓜斩菜的砍下虎族四战神头颅的一幕,自己离他还有一段距离么?

塔修轻缓的吸了口长气,该死,大剑士级的斗气没有办法完全抵擂住法尔密的攻击,虽然猛兽族学习斗气十分艰难,可一旦学会,威力却是比人类要强横三成。

法尔密身上猛地一亮,大剑士级的斗气从他体内爆发出来,“我不会输给人频的!吼!”一声怒吼,他猛地一退,左手撕开了上衣。

法尔密的身上,赫然绑着十余块三指多厚的钢块!

塔修眼睛眯了眯,此时。他对法尔密有种熟悉的感觉。

法尔密虎吼着;左手将一块钢块从身上拔下,轻轻的一扔,砰!钢块深深的砸进了地下。

“哇呜!”

“乌钢!是乌钢!”

周围的猛兽族人权惊叫起来,在身上绑上负重的钢块做为训练,是猛兽族惯用的手股。但是却没有人会在身上绑上重量是普通钢块十倍的鸟纲,那不是训练了,而是惩罚!

砰砰……法尔密不停的将身上的乌钢块扔在地上,一声虎吼:“塔修!”

然而,出乎众人意料的。他猛地仰头喷出一口乌黑的鲜血,在魔法路灯的照耀下,异样可怖。

法尔密跪倒在地!

塔修将两把短剑收进怀里,刚才打入法尔密体内的螺旋拳斗气,终於在这个时候击溃了法尔密的防御。他赢了,不过,塔修却并不高兴,很显然刚才法尔密没有用出全力战斗,十块三指多厚的乌钢块,负重至少是五百公斤,就算是塔修自己也没有信心能做到的事情。

对手还未尽全力就倒下,对塔修而言,并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何况……这个法尔密,和我也许是同一类人吧!

“你输了。”

“不!我没输!”法尔密一把推开过来扶他的虎人手下,硬撑着站了起来,

“再来!”

塔修摇了摇头,“今天,我不会和你打了。”

“我没……”

“等你养好伤再战吧!在此之前,我想,你应该不会让人去找里斯艾了吧!再见了。”塔修打断了法尔密的话,“我不想和一个受伤的法尔密决斗,排名赛后,时间、地点你选。”

法尔密张了张嘴,塔修的形象在这一瞬间变得高大起来,就算是刚才,法尔密也没有把塔修放在眼中,或者说,除了那个用风雷刀的人类,法尔密从来没有把任何人类放在眼中,人类都是狗屎!都是垃圾,这个塔修,好像有点不一样。

“你会后悔的!”看着塔修带着一匹马和狗的身影消失在街道拐角,法尔密猛地一声的吼道。

第七集第十章修行

刚一走出猛兽族们聚居的地方,塔修便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他母亲的法尔密,居然把人族武技风雷刀用得炉火纯青,好大的力量!不封印自己的实力还真不能感受到武技的恐怖性,最多觉得厉害而已,安托士的飞鸟疾电剑、法尔密的风雷刀,都将两人的实力成倍的放大了。塔修心中暗暗的琢磨着,不知道自己适合学习什么样的武技啊!

“嘶啦?”感觉到塔修有点发呆,小黑硕大的兽头拱了过来,眼光闪了闪。

不会是打架打傻了吧?小黑不明白塔修为什么放过刚才那个虎人,明明再打下去就能杀死那个虎人的。

“呵呵,没事的,只是有点发麻,这封印术法还真是厉害。力量有点变弱了。不说这个,走,小黑,咱们吃烤肉去!今天管你吃个饱!”

“嘶啦!”听到塔修没事,小黑高兴的把头蹬向塔修的胸膛,什么封印的他不明白,反正他只知道,自打从铁勒山脉回来之后,今天是他过得最开心的一天了。

当塔修酒足肉饱回到宿舍时,里斯艾也早已经打工回来了。

小狐人很高兴的哼着不知名的猛兽族的小曲子,声音有点柔柔的,不过很好听。宿舍的桌子土,还摆着一个大大的便当盒子。

“哇,小艾,你又给我带夜宵了啊!”塔修几步走到桌前,打开了便当,全都是诱人可口的仆式小点心。

“嗯,老板知道我今天通过了第一轮淘汰赛,特别送我的哦!”里斯艾偏头欢快的眨着眼,小狐尾巴不安份的在空中摇啊摇。

“早就猜到你一定能过淘汰赛了,昨天晚上不知道是谁紧张得连觉都睡不着了。结果啊,今天某人比完赛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跑去打工了,啧啧,反差啊!”

“谁紧张了啊,才没有!”里斯艾佯怒着笑骂道。

塔修眯眼一笑,摸了摸肚子,正好,刚才和小黑抢最后一块最大的烤肉失败,没吃到十成饱,“我先开动了哦!”

说着,塔修就将便当盒里面的小点心一把塞进嘴里,咕噜,咕噜,“晤,好吃!”

听到塔修说好吃,里斯艾脸上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心里面很是高兴,看着塔修吃东西,真的感觉塔修好有活力啊,都有点耀眼的感觉呢!眼神垂落下来,里斯艾盯着自己探到身前的小狐尾巴,心里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

塔修吞咽下嘴里的点心,然后将便当盒推到里斯艾面前,“喏,还给你留了一块最好吃的牛奶鸡蛋小布丁,恭喜你通过第一轮哦!”

一直以来,塔修总是留下最好吃的那块点心给里斯艾。

里斯艾笑了一下,接过便当盒,小手轻轻的捏起小布丁,然后一大口的塞进嘴里,嚼了起来。跟塔修相处久了,不自觉连吃东西的习惯都变了,换成以前,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用手拿起食物就吃,而且,还这么大口!里斯艾被小布丁撑得鼓鼓的小脸蛋,一时间笑得比小布丁还要可爱讨喜了。

塔修伸了个朋腰,“啊啊,好累啊,我要先睡觉了。”说着,就倒在了床上。

还没来得及把小布丁咽下去的里斯艾,急忙一个狐尾扫在塔修脸上,“不行,要洗完澡才可以睡觉!”

“今天可不可以不洗澡?”

“绝对不行!”

塔修垂下头,要是不去洗澡,可以想像,固执的小狐人绝对会一晚上不睡的骚扰他,“好吧,我去!”

走了两步,塔修又停了下来,回过头,“对了,小艾,这几天你要小心点哦,我担心有比较激进的人看不惯你通过淘汰赛来找你麻烦呢!”

“好啦,我知道的。放心吧,我又不是没有自保的能力,不许小看我哦!”小狐人调皮的做了个张牙舞爪的鬼动作。

塔修淡淡一笑,走进了浴室。和法尔密决斗的事情,还是不要和里斯艾说比较好。快乐的里斯艾,比担惊受怕还不想连累朋友的里斯艾要好得多。可以想像得到,里斯艾知道这事,指不定会自己去找法尔密谈判,这也正是法尔密他们想要的。

宿舍中,小狐人里斯艾轻轻的吁了口气,其实他现在仍然觉得有点紧张,淘汰赛比初赛遇到强敌的机率大得多了。不过,怎么说呢,感觉比昨天真的要好了很多。

“今天总算过去了。”

对里斯艾而言,或许今天的事情总算是过去了,然而,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却才仅仅是个开始。

冒险者公会,安托士奋力的在某个已经有老公的女招待身上冲刺发泄着,让身下的女人发出悦耳的喘息声,是唯一能让他愤怒沸腾的血液平静下来的方法。

塔修!一想到这个名字,安托士耸动的身体就变得更加剧烈,不可原谅啊!

“安……安……不要,不要了,太,太激烈了,我受不了了……”

安托士身上的女招待浑身抽搐痉挛起来,她飞得太高了,喊叫着,口水不叮自抑的从嘴里面淌了出来,极度的兴奋中。连眼泪都不受控制的初出。“安……安……”

安托士猛地一挺,虎吼-声,将所有的愤怒统统射进了女招待的体内!

邪魅的一笑,安托士赤裸裸的站了起来,女招待仍然还在抽播,痉挛的下半身一片狼籍,深深的吸了口气,空气中弥漫的淫靡气息让安托士彻底的平静了。

“塔修……你可千万不耍得意啊!得意的人,通常都会令我失去摧毁的乐趣的。我的最强杀招……还没有练熟呢,等着找吧!”淡淡的低喃一声。安托士披上了他的外套,毫不犹豫的朝外走去,看也没看一眼仍然躺在床上回味高潮馀韵的女招待。

王城治安司。

“到底是怎么回事!说,说!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肥胖的治安司司长此时满脸怒火,恶狠狠的瞪着跪在下面的五个得力属下,“流浪动物在王城最繁华的时候窜到大街上来,这算什么事情!是不是最近的日子太舒服了!”

“报告长官!”

“说!你们他妈的都给我站起来!”治安司司长猛地一脚踹下,跪在中间的立时砰的一声栽倒,“是不是老子很久没动手,大家都忘记老子的外号了?”

“不……不敢。”肥胖的治安司司长是从底层爬上来,凭借的完全是血淋淋的手段。

当年为了这个位置,他以一人之力,屠杀了当时在王城附近的十大盗贼,搏得了“铁血死神”的名号,才异军突起,被大帝亲谕指为王城治安司司长。

“打架斗殴,贵族闹事,待这些都好交待!几千条流浪动物窜到大街上,这事,你们这些混蛋,没有个合理解释的话……”治安司司长肥脸锰地一抽,“你们的妻子,我会替你们照顾的!”

五个属下这时站也不是,跪也不是,刚才叫报告的那人咬了咬牙,这才站了起来。说道:“长官。据属下初步调查判断,极有可能是有野生的高级魔兽闯进了王城。”

治安司司长目光微微一动,“继续说。”

“是,动物的习惯,其实和魔兽是相同的,我猜测,这高级的野生魔兽在昨晚将王城划分成了他的势力范围。所以在王城的所有动物,都要出来参拜他。”

“参拜个屁!”治安司司长一声怒吼,“这个理由绝对不行!你想让我们治安司的人。天天上街抓狗么?帮我想一个能说得过去的理由……必须是人来主使的阴谋!明白么?”

他爷爷的。要是让那几个老家伙知道他治安司又要去打流浪动物。他这张脸还要往哪搁去?上次的灭鼠活动,已经让他够丢脸了,这下再要去灭狗……连他的骨头都会被丢光去!

“是……属下明白了。”五个属下满头大汗,这替罪羊,他们得上哪找去啊?

安静的夜。有人高兴,有人仇恨。有人发愁,时间却不会因此而有任何的停留,时间对任何人都是公平的,永远都不够用。

猛地睁开眼睛,塔修从冥想睡眠中清醒过来。窗外仍然是一片漆黑,但身体的感觉让塔修一瞬间就知道了现在的时刻,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深深的吸气,塔修正在慢慢适应超脱出瓶颈后的感官,有点异样,但这都在塔修可以承受的范开常中,而且正好适合他对武技的修习。

小心的穿上衣服。塔修没有吵醒里斯艾。盘膝坐在床上,开始了每天清晨的封印师冥想。一个小时的时间转眼即逝,塔修睁开眼,朝窗外肴了看,天空繁星密布,昭示着今天又将是个有阳光的好天气,启明星已然在东方闪烁的亮起,腥红的光,像血,又有点像火焰。

塔修穿上鞋子,身形一飘,无声无息的走出了宿舍。

宿舍大楼附近的魔法灯早已经熄灭,月光下,塔修的身影如同一道幽魂,疾速的窜了出来。

停在学院的大道上,这个时间,是一天当中最寒冷的时刻,塔修略略的运转着体内的斗气御寒,一边却从专门存放封印卡片的袋中取出了怪掌形的卡片,轻轻的一弹,半空中突地一亮,火球欢快的蹦了出来,照得道路整片通明,似乎能感觉到空气的寒冷,火球那双可爱的大眼睛眨动两下,火焰明黄一片,散发出的热量让周围为之一暖。

塔修试探着伸手朝火球摸了过去,有点烫手,但是火焰仍然没有把他烧着的迹象。微微一笑,塔修从袋中取出早就买好了的一阶魔兽晶核塞进火球的嘴里。该培养的感情,还是要好好培养。

塔修带着火球在学院里而晨跑了一圈,东方天边已经翻起了鱼肚白,天快要大亮了。这时,学院的道路上也出现了一些刻苦的学员来锻链身体。

塔修将火球收回封印卡片当中,然后便朝着学院后山跑去。

刚一走到后山,塔修却意外的看到克里夫盘坐在林中。

“克里夫?好早啊!”

克里夫这段时问都是在家苦修家传的斗气技,尝试将斗气技与狼牙棒结合起来使用,已经很少来学院后山和塔修同练了。

克里夫翻身站起,点点头,脸上带若笑容,说道:“塔修师傅……啊,兄弟……呵呵,我是来,呃。不知道怎么说?”搔了搔头,他将身后用白布缠得严严实实的狼牙捧取了出来。轻轻一展,白色的布条从狼牙棒上脱落了下来,“总之,先看看吧!”

说着,克里夫高高的举起狼牙棒,做了个攻击动作,然后,克里夫猛地一动,整个人如同狂风暴雨般的向前攻去,狼牙捧虎虎生风,橙色斗气隐隐闪现。然而,塔修却挑了挑眉头,看起来强大,实际上这种攻击缺点多多。

克里夫一声大吼,停了下来,“塔修师……兄弟,你看我这招怎么样?”一脸的期待。

“好是好,只是……”

“只是什么?”

“你不觉得破绽太多么?空有速度,但你的攻击范围又有多少?对手如果不向后退,你这一招不是被硬生生的扼止住了,反而落入下风?”

“呃……我没想到呢,昨夜练成的时候,还洋徉得意的说!”克里夫挠着会脑勺,其实他也觉得这威猛的一招有些不对,但是一根直肠子的他一时半会也想不到哪里不对劲,只好跑到学院后山来等塔修了。

“我给你个建议吧,也许不是最好的办法。你用这招的时候,一定要预留两分力。”还有天使女希尔洁也在看着比赛。

此时,布兰琪的注意力却没有在擂台上的比赛,而是好笑的看着塔修在擂台前排大呼小叫,很快,布兰琪就决定放弃去打个招呼的念头。昨天她的比赛,她得到了三连胜,而且最后一场比赛,是跟一名实力不俗的战士学姐大战了一场,虽然胜利了,但是魔力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今天到这儿来,是来替马特和几个朋友加油鼓劲的,却没想到能看到一直以来都独来独往的塔修在擂台前面大呼小叫。

有一点……嗯,不像是塔修的感觉。

“呵呵,真是个怪人。”想到这里,布兰琪一不小心笑出了声音。

“布兰琪小姐,感谢你能过来为我加油。”站在布兰琪身旁的马特听到笑声,淡淡的目光扫了一眼沉浸在比赛氛围当中的塔修,他能感觉到,布兰琪对塔修似乎很有兴趣。只是不知道,这种兴趣到底是哪一种?

不过,话说回来,他又何尝不对塔修这个人感兴趣呢?在他勤修苦炼的这几个月,这个塔修似乎做了不少令人惊讶的事情啊!昨天人形化火焰魔兽的事情在学院里面传得沸沸扬扬。他也被惊动了,只是后来王城街道流浪动物暴走的异象又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开了,不然今天大概会有不少人围着塔修打转吧!

布兰琪回过头,朝马特微笑道:“我们是好朋友嘛,我应该做的啦!你是什么时候上场呢?”

虽然知道布兰琪绝对不会像一般的小女生一样被自己的笑容迷倒,但马特还是对着她露出个迷人的微笑,“按抽签的结果,还有十一场比赛就轮到我了。”

第八集第一章里斯艾与平胸的关系

塔修看到了布兰琪和马特,和布兰琪的目光在半空中微微一碰,点了个头,塔修便又把注意力放在了擂台上面。

摒弃不必要的缺点,塔修努力的寻找自己需要学习的东西。在封印术法对自己的某些压制下,塔修用蛮力战斗的习惯正在变淡。这时看别人的战斗,反而能够理解更多技巧性的东西,比如发力的技巧、攻击速度的变化,以及节奏的判定。以前实力太强,这些东西都用不上,虽然心里明白,但用起来却又是另外一回事。塔修用力的捏了捏拳头,有种虚空的感觉,这是封印术法的后遗症,现在已经有点要变习惯的感觉了。

就这么一边看着擂台上的比赛,塔修一边自我修炼起来,此时,并不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擂台上的比武,布兰琪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的在观察塔修。从塔修进入皇家学院起,布兰琪就很关注他,目的其实很简单,塔修救过她,而布兰琪是个不喜欢欠人情债的人。可是这一关注,却令布兰琪心中的疑问不断膨胀起来塔修就像是个看似不起眼的无底洞一样,初看上去很一般,一目了然,甚至有点平凡,可是越了解他,就越觉得他深不可测。

好奇心人人都有,布兰琪的目光在擂台上打了个转,又装作无意的扫过塔修,这一看,却意外的吃了一惊,“咦?这是?”

“怎么?”马特闻声转过头来,目光顺着布兰琪的视线看了过去,他脸上的神情瞬间微微一变,眼中爆发出猛烈的战意,经过这段时间的勤修苦练,是时候再和塔修战一场来检验自己了。

虽然还有希尔洁这个目标,但是……路是要一步一步走的,塔修,是马特重新活跃起来所要打到的第一个目标。

布兰琪微一摇头,眼神却有些飘忽,此时塔修的状态有点奇怪!魔力浮於体表,这是刚学会魔法,对魔力无法掌控的表现,他明明已经达到初级魔法师的水准了啊?布兰琪心里面有点痒痒起来,要不是答应了马特替他加油,布兰琪恨不得立刻冲到塔修身前去试探一下。她的好奇之魂真的快要暴走了。

或许是布兰琪的目光过於火热了,正专心看着擂台上比赛的塔修也感觉到了,有点不舒服的感觉,但不是布开琪。布兰琪其实是个心思很简单的人,没有什么城府,虽然目光有点火辣,可是并不会让塔修觉得不好,让塔修感觉背有芒刺的人是……眼神一闪!

啪嚓!

两道目光在空中一撞,塔修和马特两人都露出了一丝微笑。一转头,马特的微笑立刻敛去,带着一丝疑惑,塔修的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