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级封印师异世封龙-第5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吃完了东西,塔修一结账,险些就眼红了,这才多少东西,还没吃到七成饱,就花去了-百个金币!走出店门时,塔饰直欣幸,好在这种店小黑是绝对进不来的,不然真的是要被吃穷掉去。

出门左拐一百米快餐店,塔修买了十个葱香肉馅烧饼填肚子,这才晃晃悠悠的在西城区逛了起来,既然出来了,事情就一定要解决好,法尔密,还有你的手下们就算你们不走运吧!一边啃着烧饼,塔修一边朝着阴暗的角落走去。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正值王城夜里最繁华的黄金时间,这种时候,正是流浪狗们休养生息的时间。

果然,在某个巷子的角落里面找到了几只划地而治的流浪狗,塔修跺了跺脚,流浪狗们立时乖乖的跳了过来,匍匐着身子“呜呜”的讨好,嘴巴里面还叼着几枚大概是白天捡来的铜元。

塔修从袋中掏出一张刚刚从仆式里面带出来的纸巾,将铜一兀包裹着放进袋中,钱虽小,但好歹是一片心意,该肯定的还是要给予肯定。伸手拍了拍流浪狗的头,塔修闻到一股腥臭味,也不知道这群家伙把什么东西当成晚餐了。不过身上的毛发倒挺乾净,这是来自小黑强制性的命令,王城的流浪小动物们,可以乱吃东西,但是绝对要保证三天洗一次澡。

这倒也是为了小动物们好,乾净点的猫狗走在大街上,被打的机率大大的减少。用几块吃剩下的肉馅烧饼鼓励肯定了这几只流浪狗一番,塔修下令说道:“去找你们二大王火鬣狗。让他到香谢路来找我。”

“汪汪!”几只流浪狗飞快的跑了起来。

看得塔修怪有意思的,托小黑的福,也当了一把魔兽之王,感觉挺不错的。走到香榭路的路口处,塔修并不闲着,眼观鼻,鼻观心,很快就进入了冥思的状态。

不同於初学的魔法师初级冥想术,塔修使用的冥思术已是封印师学院比较高等的一种,能在清醒活动的时候保持精神力的提升。

其实,以塔修现在的实力,已经是可以学习更高级别的魔法师冥想术的时候了,但是由於冥思术已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如果这时候再学习豆高级的冥想术,只怕会造成对冲的不良影响。

幸运的是,就算是初级冥想术对精神力的锤炼并不比高级别的冥想要弱,只是在修炼时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一旦进入冥思状态,时间对塔修的意义就只有精神力的恢复而已,也不觉得过了多久的时问,便听到几声犬吠在身旁响起,塔修睁开双眼,就见到鼻孔朝天的小黑在自己面前喷着白气,小黑后面,火鬣狗咧着嘴,舌头似乎不知冬寒一样伸出老长,一股子讨好的模样。看起来,是跟着小黑一路狂奔过来的。

“小黑,你怎么也来了?”

小黑在魔兽公寓里面的日子特别逍遥,尤其是在塔修补加了几万金币的住宿费后小黑出入公寓更是随心所欲了。小坚喷了个响鼻,特别不满的跺了跺蹄子,有好玩的事情都不找他,居然找火鬣狗!

“嘶啦!”小黑狂嘶着表达对塔修最近冷落他的不满,他都无聊到训练火鬣狗了!狂躁。

塔修脸上顿时笑得比蜜还甜,“小黑啊,别这么讲嘛,有好玩的事情我怎么会抛下你?还不是你在全心全意的虐待哦,是训练火鬣狗忙得很么?”

“嘶啦!”小黑鼻孔冲天,装出来的冷酷有点可爱。

塔修忍住笑意,伸手挽过小黑的脖子,拍着小黑说道:“得了,今天这事,就让你帮我忙。不过话说回来,既然小黑你要出马,就一定要把事情做得乾净利落,又酷又好。”

唉,送上门来的劳工,不用白不用,小黑最近也是无聊透顶了,才会主动跑过来的。

小黑毫不犹做的一声“嘶啦”狂吼,他小黑干活,什么时候不酷了!

“那好!小黑,首先帮我找人!”塔修叫火鬣狗过来,就是为了发动王城里面的“流浪小动物们的黑暗势力”找到法尔密那群人。

找人?

“嘶啦!”小黑高昂着头,小意思!

找谁还不是一句话么?暗黑独角兽的鼻子,绝对不比火鬣狗差,凭什么找火鬣狗不找他,难道长得酷也有错?小黑绝对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的,这个时候要爆发了!靠!硕大的黑眸子仍然不满的在塔修身上扫来扫去,每天惯例的过来和他搏杀练习一番就走人,这两天又搞了个火球跳上窜下的,不酷!以前那么酷的塔修现在一点也不酷了!

塔修背脊偷偷冒汗,这些日子虽然自己有努力空出时间和小黑相处,但不可否认,的确有点疏忽了小黑的火气……好歹人家是暗黑独角兽啊,怎么会没点脾气!不过好在排名大赛后,学院就几乎是处於放假状态了,课程大多都是对大赛进行总结式的教学,不会传授新知识。到时候拉小黑去做几个冒险者任务,散散心,杀杀人,吃吃肉,加深加深感情。

暗黑独角兽憋了一肚子火的后果是很好、很强大的,虽然小黑不知道法尔密一行的味道是什么,但王城里面聚在一起的猛兽族就那么几群,皇家驿馆里面的那堆直接否定,城南某家旅店里面那堆味道太浓,还带点臭气,一定是猛兽族的士兵,不可能是法尔密这种猛兽族中的贵族。

小黑的状态在火气的加持下,有如天神,刷刷刷的将王城里面几堆聚居的猛兽族给标示了出来,塔修笑咪咪的分析了几下,最终确定了最有可能是法尔密一群人的地址,一处离皇家学院最近的私人住宅区。

“嘶啦!”在得到塔修肯定的地址之后,小黑一个人立而起,以绝对能酷毙十几匹母马的慎重马步朝前行进。小黑后面,火鬣狗发出低促的一声吠叫,追了上去。

此时夜幕下的王城,正是夜间最繁华的时刻,街道上人来人往,酒足饭饱闲逛的市民、

出门找乐子的有钱大爷,还有为钱奔波的商贩小厮,在街道上羹集成火热的人流,彷佛连冬日的冰寒,都被开赶得无影无踪。

但天气仍然是冷的,小贩们跺着脚,比白天更卖力的拉开了嗓子吆喝叫卖,嘴中喷出的白气,在魔法街灯的照耀下,昭示着冰雪女王已然统治了这块土地,然而没有人肯停下吆喝,哪怕身子已经冷得在发抖了,也只有到了晚上,工作了一天的市民们停歇下来的这个时候,他们的生意才能红火起来。

孩子们在街道上追闹,不时有五人一组的巡逻小队出没,维护着夜间王城的安全,但那也只是象徵性的,冬日的寒冷让巡逻的卫兵匆勿的钻进了小酒馆,要上一杯纯麦酒来怯寒,顺便把当日的保护费收取下来。该死的冬天,不喝点酒,连调戏女人的精神都没有了。

然而,今天的街道,却被另一股“力量”所征服了!

“汪汪汪汪汪”

“呜呜啊呜”

伴随着一阵阵嘈杂的犬吠猫叫声,一股黑色的洪流席卷而至孩子们飞快的闪了开来,善良的市民们惊诧的瞪大了眼睛,躲在街道边缘一动不动,刚刚从小酒馆里面奔出来的巡巡卫兵也呆愣住了,都是在王城生活了二十几年的人了,却从来没见过眼前这样的景象……

无数在王城中流浪的狗、猫、鸟类,甚至马匹在主街道上奔行!

不!

应该说是在行军!

所有的动物们都严格的排列成伍,放眼看去一目了然,狗走在狗的群体当中,猫走在猫的群侬里面,彷佛是分好类别的军士而且不仅仅是如此,每一个群体都如同阅兵的军队一样排列整齐的朝前行进着,纹丝不乱。

这时人们才注意到,这现象不仅仅是出现在主街道上,几乎所有的街道上,都开始有流浪的动物们在聚积,然后整齐的涌向了主街道。主街道上的洪流,却是从无数支干街道上涌出来的!

疯狂了,。王城的人们疯狂了!大家谁都知道,每天都有流浪动物在王城的街道上死去,然而,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流浪动物出现在街道之上,令人颇脑停止思考的是,很多流浪动物相互之间分明是食物与猎食者的对立身份,蛇和兔子并列而行世界末日到了么?

流浪动物们丝毫不理会平日追赶他们的人类,只是前进着。

“嘶啦”

就在这时,一声长嘶在王城上空如雷一般炸响!旋即,令王城人们不安的犬吠猫叫声都停了下来。

“嗡”人们的耳朵一时间没能适应突然而至的安静,耳中还迥响着动物们的轰鸣叫声,然后,所有人都意识到,十几年来,夜晚的这个时间,王城的主街道还是第一次变得这么安静……

“嘶啦”又是一声雷鸣般的长嘶。

“怎么了!怎么了!”

“杀!”

最先反应过来的王城巡逻卫兵们吼叫了起来,护卫王城街道治安是他们的职责,这么多流浪动物涌上街头,难道是暴动?连魔兽都算不上的小动物会暴动?

不管怎庆样,面面相觑的卫兵们终於还是举起了手中的长刀。

但是,就在第一个杀字响起之前,街道上的流浪动物忽然间四下飞窜开来,眨眼之间,整齐的流浪动物军团如同被狂风吹散的云团,完全不见了踪影。刚刚把刀举起来的卫兵们再一次集体石化喊出杀字的卫兵队长更是摸不着头脑:靠,老子什么时候这么威猛了?昨晚才被老婆罚睡地板的啊

一间临街的旅店当中,一名面蒙轻纱的绮丽少女倚着窗台,眼中满是奇异,“奇怪除了我,这世界上还有能够随意驱使小动物的人么?”

“咳咳,公主,拜托你不要这样子爬到窗台上面去好不好?很危险的啦!”少女身后,两个侍女急得一阵阵的跳脚,实在没了办法,才又无奈,又气恼的威胁道:“公主,你再这样,以后别说是布兰琪小姐约你庆祝三连胜,就是希尔洁小姐约你庆祝生日,我们都不帮你逃出来了。”

“好啦好啦,人家下来就是了嘛!就知道威胁人家,真不知道我是公主,还是你们是公主?对了,你们说,奇怪不奇怪?居然还有人和我一样的本事呢!”少女眨了眨眼,清纯墨绿色的眼睛像会说话的精灵,对着自己的两个侍女完全没有公主应该有的架子。两个侍女连忙点头,只要不趴到窗台上,让她们说什么都行啊!

第七集第九章风雷刀

塔修在冒汗,小黑又惹祸了!

小黑成盛怒的前淮,不自觉地释放出了一种只有动物才能感受得到的‘气势’,刹时之间,整个王城隶属於小黑麾下的流浪动物们暴走了!

当塔修从西城区穿过一条近路小道走到前往学院附近的主街道时,才猛然看到了这一切,整齐排列的小动物……不是封印师的封印魔兽军团,只是些小动物,连魔兽都称不上的小动物,不仅仅是流浪的,甚至某些应该是宠物的,也出现在这里面。

火鬣狗的狗眼中满是羡慕,以前他还是‘王’的时候,绝对没有这样的影响力。

“……”就在塔修无言以对的时候,小黑一声雷鸣般的狂吼,把塔修惊醒了。作为魔兽,小黑惯性的向这些臣服他的存在施威,召告它王者的存在。

“小黑,你这下闹大了……”塔修低声叹了口气。

就在塔修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处理这个问题时,小黑又是一声长嘶,瞬问,刚刚聚集起来的流浪动物军团四散消失了。

小黑朝着塔修喷着响鼻,“嘶啦!”然后才又高傲的迈着步伐朝前行进。

“威胁我?”塔修在后面哭笑不得的踢了踢一脸谄媚的火鬣狗,“是不是你把小黑带坏的?小黑居然都学会跟我展示势力这招了……”

火鬣狗狗腿颤颤的跳到小黑马屁股后面,“汪?”

大王召集,臣民来见。关他这个前大王啥事?他还羡慕得口水直流呢!前后任的待遇完全不同啊!

塔修摇着头,小黑这么一闹腾,整个王城估计都要震惊好几天了,弄不好……接下来王城就要对流浪动物进行一次的大清理。过了今天,得让小黑约束好火鬣狗这一群,至於别的,生死各有命吧,流浪就要有流浪的觉悟,不过从感情上说……麻烦啊!

塔修叹了口气,事情总是要一件一件解决的,让小黑这么发泄一下也好。

对塔修‘示威’了的小黑显得欢乐多了。一路直奔学院,很快就找到了法尔密一群猛兽族贵族们的聚居小区。

很显然,这片住宅区,全部被猛兽族给买了下来了,此时,里面一片灯火通明,音乐的声音隐约的从里间传出。猛兽族的贵族也是懂得享受的,而且还出了不少连人类都不得不赞叹的艺术家。

塔修站在住宅区外围,这里已经进行过初步的改造,民宅区弄得有点像军营重地的味道,四周都筑了高墙,唯一的入口处,还有十几个猛兽族的卫兵,防卫很是森严,塔修和小黑刚刚停下脚步,就立刻被这些显然是训练有素的卫兵们紧紧的盯上了。在人类地盘上,猛兽族人都十分小心,特别是士兵。

“人类!走开。”

“我是来找人的。”

塔修上前一步,四周的卫兵们立时紧张起来,刀剑狼牙棒纷纷抽了出来,“站住!这里是私人地盘,没有你要找的人!”

“我要找的人,好像叫法尔密,你确定这里没有?”

“等等!你找法尔密少爷?”

大堂,法尔密此时正在狠狠的训斥他的亲堂弟法特,同为虎人,怎么相差得这么多?区区一个安托士,竟然就吓退了,连观战的勇气都没。?恨铁不成钢啊!

“大哥,安托士那妖人出手向来是不留情的。而且也不会把事情说出去,我们还是可以……”

“可以什么?把别人做的事情揽到自己头上来?你这还像是个虎人说的话么?法特,看来在人类世界待久了,你都变了。”

“大哥,我……”

“不要学到人类的劣性!凡事。多用脑啊!”法尔密狠狠的骂道,对法特这个堂弟,他一向十分关照,但有的事情,不得不做给别人看。

大堂周围,来自另外三大族的人正冷笑地看着这一幕。他虽然是皇家学院里猛兽四族的代表老大,但其实位置并不如想像中的那么稳当。另外三族的人都是有野心的。虽然并不在意老大的位置,但都下意识的把这个位置当成了将来争夺族长宝座的演练,法尔密也是如此。

“是,大哥,我错了。”法特低下头,眼中带着一丝不甘。

一旁,一名身着黄袍的精瘦蛇人吃吃的一笑,额间代表蛇人身份的菱形肉甲闪过一道幽光,“法尔密,算啦算啦,安托士那妖人不是好惹的,上次我那个死士任务就是他给完成的,那么凶险的任务,他还不是毫发无伤的回来了?不能怪法特兄。”

法尔密瞧了一眼蛇人,蛇人是猛兽四族中最接近人类特徵的一族,只是在额间会长出一块小小的肉甲,但随着实力的提升,这块肉甲会渐渐的隐入肉中。

法尔密一笑,“话是这么说,但法特毕竟弱了我们猛兽四族的威风,不能随便算了,法特,给你个赎罪的目标,敢不敢接?”

蛇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而法特的眼中却冒山喜悦的精芒,所谓的目标,只不过是去找学院里的人类高手挑战,而且一定要取胜,这种好事,说是惩罚,倒不如说正合他意。

“我愿意!”法特有些急迫的大叫道。

“好!战士学院的克里夫,三个月内。打倒他。”

法特拳头捏得劈里啪啦作响,“大哥,放心吧!大哥上次和克里夫决斗并没有用全,我正不爽他呢!”

就在这时,一名虎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法尔密少爷。外面有个人类找您。”

“人类?”法尔密一怔,“什么人类?”

入口处,一众猛兽族卫兵打扮的侍卫正对塔修怒视着,-旁,火鬣狗狗仗人势的冲着卫兵们龇牙咧嘴。

“是谁找我?”法尔密的身影终於出现在大门处。话刚说出口。眼神一扫,却呆愣住了,“怎么是你?你不是……”

说着,法尔密疑惑的朝堂弟法特看去,安托士真的是去找塔修麻烦的吗?

法特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法尔密心中顿时一沉,再看向另外三族的带头人,脸上却是洋溢着一股子欢乐的味道。

塔修拍了拍手,说道:“法尔密同学,你派你的手下来找我,话还没说完就走了,我有点担心,所以过来瞧瞧。”

“呵呵,也没有什么大事。”

法尔密虎目微转,心中立时有了决断,此时当断则断,拖泥带水的处理此事,只怕身后那三个奸诈的家伙又会在背后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

“既然过来了,塔修同学,我想请你帮我个忙。即日起,搬出宿舍或是把里斯艾赶出来,并断绝与里斯艾所有的一切来往,如何?”

“为什么?”

“猛兽族人不需要人类的朋友。”

法尔密的声音猛地一盛周围立时一阵叫好的喧哗,“没错!滚吧,人类!”

“猛兽族人不需要人类的朋友!乌啦!”

“里斯艾是我的朋友。”塔修深深的吸了口气,眼前的这一幕他并不陌生,当初在猛兽族的村子里,就算养父是村子里的智者长老,他仍然受到排挤,从大人们仇恨的眼神,到孩子们鄙视的目光,走在村子里,时刻都要小心从远处飞来的石子。

但是,塔修并不觉得仇恨。小妹牙牙学语,奶声奶气的第一次喊他哥哥时,塔修便把所有的恨都放下了,人类也好,猛兽族也罢,大家都是一样的。

看着法尔密金色的瞳孔,塔修一字一句的又重复了一遍,“里斯艾是我的朋友!”

“真遗憾,沾特,你的任务,不用我教你怎么做了吧!”法尔密向后退开一步。法特从后面虎跃而出,脸上带着一股阴惊。

安托士那个妖人……怎么没把这个该死的塔修干掉!法特浑身都不自在,就在刚才,他还当着所有人的面信誓旦且的向大哥保证塔修被安托士干掉了!塔修站在这儿,就像是个无比响亮的耳光砸在了他的脸上。

“是不是害怕输给人类,所以找安托士当藉口?”

“安托士那妖人没人敢去求证的,一定是藉口。”

从看到塔修起,这样的声音就一直在低低的响起,声音不大,但是却足够让五识敏锐的法特听到。他明白,这是别人对他的挑衅,大哥的亲信并不是那么好做的。可他不能发泄,没能完成任务的是他,说什么都没有用。

唯一能够洗刷这一耻辱的,便是将这个人类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除掉。可是,谁都没有想过安托士也不是塔修对手的这一可能性,安托士太强了,强到没有人敢这样去想。

“吼!”法特狂吼起来,身上穿着的战士学院校服瞬间化成碎片,进入了战斗状态。

塔修对虎人的战技十分熟悉,法特使用的是种被称作钢化的虎族战技,能让虎人的肌肉变得有如金石,不畏刀剑。优点很明显,但缺点也很大……速度很慢。

塔修摇头一笑,“友情提示一下,你不是我的对手,换人吧!”

“吼!”法特狂怒的朝塔修一个虎跃,虎爪现!

塔修轻轻一动,法特的攻击顿时落空,不等他反应过来,塔修猛地一个侧踹,橙色的门气一闪即逝,斗气暴击!

轰隆!

法特痛苦的倒在了地上,嘴唇颤抖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不停的抽搐着身体。塔修的斗气以一种奇异的脉动攻击穿透了他体表的防御,在他体内肆虐着破坏。这种斗气攻击叫做“螺旋斗气”,并不是人类的斗气技,而是属於龙族斗气攻击的一种变形。塔修一直在尝试模仿这种斗气攻击,但是都只能做到似是而非,现在不同了。就像是桶破了最后一层窗纸,一些束西,一蹴而就的便用了出来。

只可怜法特……

“对不起,如果有光系的治疗师,大概三天就可以恢复了。”塔修笑咪咪的说道,不是幸灾乐祸也不是打倒了对手开心。实在是因为第一次用出螺旋斗气,爽啊!发自内心的在笑!

蛇族、狐族、熊族这三族的领头人都不说话,只是诡笑的看着法尔密。不过熊族的首领,眼神有点奇怪的看着塔修,他好像听谁说起过这个人啊,记不起来了,但应该是很重要的事情。奇怪!

法尔密不得不站了出来,另三族的无声逼宫,他这时不能不展示出实力挽回虎族的尊严,就算他是实力最强的人,也没脸去指使手下们了。话说回来,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将来回到族里,他又凭什么去和众位更加奸诈的兄弟姐妹争夺虎王之位?

吼!法尔密迈出了最沉重的一步,“塔修,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会用斗气的高手。之前,是我小看你了。”

回想到克里夫那小子对塔修尊敬的模样,法尔密真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塔修会是个变数!

塔修摆了摆手,说道:“哪里哪里,高手算不上,我只是个不想朋友受到打扰的普通人而已。法尔密,只要你答应不再找里斯艾的麻烦,我也不会找你们的麻烦,怎么样?”

法尔密的脸色微变,法特虽然实力不济,但在这里,却也是排得上号的人物,塔修要找他们的麻烦,恐怕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挡不住他。

“一战决胜负!你赢了,我保证不会有任何猛兽族的人去找里斯艾麻烦,同样,我赢了,你不许插手管我们猛兽族的事情!如何?”法尔密沉声说道,他下定决心要在这里将塔修这个错误抹杀掉。

“正合我意。”

法尔密踱着大步站了出来。身后就有人递上了一把人类士兵常用的大刀。“把你的武器拿出来吧!”法尔密挥舞了几下大刀,一股凌厉的杀气无形的压迫下来。

塔修从怀中取出短剑,没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