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级封印师异世封龙-第5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一退间,竟又猛地一盛,两把短剑十字横斩而出。

安托士一声冷哼,“飞鸟疾电杀……十日首杀剑!”

蓝色的斗气芒在短剑上有规律的闪烁,塔修精神突然一滞,这种闪光,竟然对人的精神有所影响!塔修猛地一咬舌尖,眼前影物晃动中,只见一道寒光闪电般朝面部劈来。

塔修身体猛地一矮,整个人如同旋风一般朝一旁疾闪。

安托士面上带着邪魅的笑容,有趣!情报显示,这个塔修明明是个剑客,可是现在使用的居然是大剑士级的斗气,威力还真是不弱,动作嘛……

“很快啊,但是没用的,和我拼速度的人,全部都会死得很惨啊!”

想到这里,安托士猛地打了个激灵,脸上的邪笑都有些变形,当年被魔鬼师傅训练的场影从脑海闪现了出来。

唯有速度,他是绝对不会败的!

第七集第七章安托士的郁闷

安托士双腕一翻,整个人如同灵蛇一般朝着塔修疾追上去,对手只用大剑士级的斗气,分明是小看他啊!

“好吧,就让我逼出你真正的实力!和我安托士对对攻的人,从来没有能够留手的。”邪笑着的安托士,心中却是一股怒火熊熊的升了起来,双手短剑在空中留下一道道凌厉的残影。

叮叮叮……一连串的短剑碰击声响起,两人都是以快打快!短短的一刹那间,便交手了数十余剑。

塔修咬紧牙,对手的速度出乎了意料,很快!不会比小黑的速度慢,而且,剑术十分诡异。塔修吃力的抵挡着按托士的攻击,一边寻找着反击的时机,这种的速度对拼,对经常和小黑对轰的塔修来说,已经很习惯了。眨了眨眼,塔修猛地一个变招,速度由疾快转入一种瞬间静止的状态。

“杀!”塔修短剑横扫。

安托士猛地一惊,疾速对攻中,他已经完全掌握住了战斗的节奏,这样对拼下去,他能肯定胜利的只会是自己,对手脸上吃力的神情他轻松的看在了眼中,然而就在他要加大力度、加快出剑节奏的瞬间,对手变招了,毫无预兆的变招了!由级速转为静止,一刹那间,便将他的战斗节奏打破,而此时,正是他的左手剑才刚刚递出,右手剑收回一半的最尴尬时刻,防守、攻击都处于一种停顿的状态,如果处于疾速的对攻当中,这种状态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可是,此时塔修的一个停滞,即神奇的令按托士陷入这种尴尬的境地。刷的一起,塔修横扫的短剑从安托士的左手臂上划过,鲜血飞速溅出,染红了安托士洁白的衣袖。

安托士脸上带着不敢置信的震惊,怎么可能!这是巧合?还是对手刻意的变速,他从来没有想过,速度还可以发挥攻击的作用。攻击速度,不仅仅是快而已……

塔修有点恼怒的挥了挥短剑,因为实力的封印,斗气传导到短剑上的频率有点生涩,刚才那一剑没能加持上斗气,否则对方的手臂就要废了。可惜啊!

“再来!”橙色的拳斗气从塔修左手冒出,拳剑交击,这一招是从克里夫身上学来的学院派战士武技。

“等等!”安托士猛地一声大叫。

塔修攻势稍停,“什么?”

“剑,让我换把剑,不对称了。”安托士指了指右手的短剑,剑尖在刚才的激烈对拼中折断一寸左右。

“你还带了备用的?”

“劣质货,多带几把以免出现这样的情况。”安托士从怀中取出了一把全新的短剑,说道:“再来!”

“你确定你不用包扎一下?”塔修指了指安托士衣袖上的伤口。

“这是你弄的伤口,我不占你便宜!”安托士邪笑一声,飞快的扑了上来,双剑速攻,“飞鸟疾电剑……雀耀!”

刹时之间,安托士整个人化成了一股轻灵之风,双剑闪动着令人精神迟滞的斗气寒芒,朝着塔修诡异的杀去。

塔修努力的不去看双剑上面闪烁的斗气,再一次与安托士快攻到一起,剑击声不绝于耳,双方都是速度流的打法,塔修对节奏的掌握胜过安托士,然而安托士斗气闪烁对精神的影响也令塔修投鼠忌器。两个人旗鼓相当!

安托士越打心中越是发寒,这真的是大剑士的斗气?

不对,绝对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有人能用大剑士级的斗气和他拼到现在?他四阶剑客的蓝色斗气,加上祖上传下来的斗气技,让他的斗气威力比一般剑客要强出三成左右,这也是他为什么使用便宜劣质短剑的原因,他用的斗气技太霸道了,对剑的损伤很大,只用得起便宜货。

不可能的!这是幻梦?安托士猛地想起关于塔修的情报,他是个有蓝色斗气剑客……却用大剑士级的斗气和他斗到现在,还不落下风!速度的节奏,完全被塔修控制了,安托士虽然有所准备不会再吃亏,但这样下去,他也别想伤到塔修!

瞬间,两人相互拼了上百余剑,此时,废弃的大楼地板上,满是两人斗气切割出来的一道道剑痕。安托士不着痕迹的深深的吸了口气,他能感觉到塔修虽然对速度的节奏控制很好,但是很显然他并不擅长使用短剑,对拼时的小动作十分的多,这对一个使剑的战士来说,是十分严重的错误,让敌人知道你下一招要用什么是十分危险的。

这样一来,就只有用那招了!

深呼吸,安托士全身的斗气都调动了起来,一股巨大的力量在他的胸间积聚,脑海中,却是回忆起魔鬼师傅说过的话……

“安托士,这一招,名叫玉碎,是飞鸟疾电剑中威力最强的一招,此招一出,就算手上用的是百练精钢打造的宝剑,也会被斗气所摧毁。所以,名为玉碎,敌人要是不死,自己也会因为失去武器而失败。千万小心……非必要时,千万不能使用这一招!”

玉碎,千万小心,非必要时不能使用么?师傅,我想,眼下就是用这招的时候了啊!这个塔修……我真的很想知道他凭什么杀死连我都打不过的飞龙王,又是怎么用大剑士斗气对抗我的。只有玉碎这招,才能击败对方了。

安托士猛地加速,双剑上的斗气却悄然的隐去,全身的力量都朝着他的腰间涌去,猛地一个律动,安托士雷电般出手,速度在一刹那提升一倍不止,一声轻喝,挟着风雷般的气势朝塔修杀去,双剑上的斗气猛地亮起,一股影响精神的波动悄无声息的闪动。

必杀技……玉碎!

“死!”安托士一直保持着的邪笑在这一刹那变成了狞笑,施展玉碎对他的身体也是种极大的负担,斗气以一种极霸道的方式破坏性的在他体内流窜,然后以更加威猛霸道之势冲入双剑,两轮斗圆的邪月乍然闪现,这是玉碎的死亡之芒!

呼……两人肩擦着肩的交错而过,相背而立。

叮叮……安托士手上的双剑剑身瞬间破碎成几块废铁,掉在破碎不堪的地板之上。

“杀死飞龙王的人,也不过如此啊!”安托士吐了口气,轻淡的说着,擦肩而过的瞬间,他能感觉到双剑斩入人体的迟滞,以玉碎之势,塔修想必连疼痛还没有感觉到便已经两刀三段了。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安托士只觉得后脑勺传来无比的剧痛,然后一个有点像是小孩子第一次看到斗蟋蟀的惊奇声音从身后响起。

“对不起,你刚才那招很有意思,速度突然暴增,力量也有点霸道……这招有名字么?”

刷!安托士摸着后脑猛一回头,只见塔修完整无缺的站在那儿,并没有想像中那样变成三段的死人。

“你……居然没死?”

“死?再来!”塔修将手中的断剑扔在地上,刚才还真危险,要不是这把剑挡了一下,差点就给砍成几段了。

不过塔修撑过来了,最后用剑做出的格挡,使用的是一招战士技巧,不得不说,战士学院教授的东西很有用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能够做到以弱敌强。要不是选择对了应对的招术,刚才那一击,他的小命就要交待在这儿了。但塔修觉得这是值得的,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对以前无所运用的一些战士技巧变得熟练起来。

塔修又抽出一把短剑,对着目瞪口呆的安托士腼腆的一笑,“不好意思,因为不擅长用剑,所以买的也是劣质剑,随身多带了两把。再来吧!”

塔修说着,便一个虎跃跃,猛攻!对塔修来说,攻击才是最适合他的战斗方式。

砰砰,叮叮……塔修和安托士又互相拼斗在一起。

越打,安托士便感觉到不对劲,因为使用玉碎,让他的状态有点下滑,斗气对身体的伤害不可能瞬间恢复完全。可是挡下了玉碎后,本应该被那股霸道斗气打伤的塔修,却像是有无穷无尽的精力一样,战意高昂,令安托士觉得万分沮丧又恐怖的是,他能感觉得到塔修在一点一点的变化,在一点一点的变强!щЁлхīлɡě整li

安托士终于笑不出来了,无论是邪笑还是狞笑,甚至就连苦笑,也全部的从他的脸上消失了。不对劲,这根本就不是他杀过来的初衷啊!怎么搞得自己跟陪练的靶子一样了?

的确,安托士原本是来找塔修的麻烦,飞龙王是他要打倒的目标,在飞龙王被塔修杀死之后,杀死飞龙王的塔修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安托士的目标,只是眼下……

安托士已经肯定不是他在狩猎了,原本该是猎物的塔修,动作变得越来越圆滑,一些用过一次的招数,第二次用出来时,明显变得老辣,安托士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没有全力出手,但是……放屁!他连玉碎这种伤人先伤己的必杀禁招都用出来了……

气血一阵翻涌,安托士立时心生退意,英俊的脸庞一半青一半白,却是身体已经吃不消了。不该这么早就用玉碎这招,失策了!现在再不走,就算能赢,恐怕这条命就要交待在这了。

同归于尽的事情,绝对不会是他安托士的风格。

退!

安托士一声低吼,猛地和塔修对攻一拳,便藉着塔修攻过来的力道飞速的疾退,这时他不敢转身,以更快的速度逃走,转身就意味着把生死交给了塔修。生平第一次,安托士对自己的速度产生了疑惑。

塔修此时正要用一招蕴量了很久的战士技和安托士对攻,哪里知道安托士居然猛地就向后退去,一开始,塔修还以为安托士要用什么玉碎一类的大招,兴致勃勃的等着用一招战士技来化解,这一次他一定会比刚才做得更好。

可是……怎么人都跑门外面去了?用大招用得着跑那么远?

“喂,怎么越走越远啊?什么招数要跑那么远才能用?别跑!”大吼一声,塔修猛地追了出去,不过显然已经迟了,安托士已经消失在街道当中。

“跑那么快做什么啊,你母亲的,都还没尽兴!晦气!”安托士的出现塔修并不意外,实力到了他们这种水平的人,通常都缺少一个能激励自己的对手,希尔洁如此,安托士也是如此。然而对塔修来说这是行不通的,与这些年轻高手们不同,塔修是见识过真正残酷的人,实力等于生存权利,永远都刺激塔修追求更强的力量。

一跟叼念着没有打够的塔修走回学院宿舍。

他脑海不停的回味刚才和安托士的战斗,超越瓶颈用本能去使用武技,和用强力去模仿武技的感觉就是不同。而且,安托士的招式,很不一样啊,与学院派的完全是两种风格,塔修试着比划了几下安托士的招数,有点似是而非的感觉。塔修抓了抓头皮,不同于学院派的武技,安托士的招式用起来那是相当的别扭,有点觉悟,但是不多。

想到可能是有独门斗气运行方式配合的技巧,塔修这才停了下来,心里还是觉得有点可惜,玉碎那招怎么都感情不来。但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封印术的修行,以及小火球卡的制作,趁没比赛的休息时间,都要做得妥当起来。

时间总是不够,塔修先把火球从封印卡中召唤出来。

火球可怜巴拉的蹭着塔修,对塔修显得十分的依赖,明黄色的火焰无害的蹭着塔修的脸蛋,就像是稚鸟找到了妈妈一样,不时还发出满足的声音,“叽叽……”

塔修对付撒娇的东西向来不是很擅长,飞快的从兜里取出一颗四阶火系魔晶核给火球喂了下去。

“卡嚓,卡嚓!”火球欢畅的将火系魔晶核吞了下去,满足的在塔修肩上跳了跳,一股代表幸福的精神意识通过精神连接传递到塔修的心中,绑架的阴影完全从他身上消褪了,令塔修好是羡慕,真是个没脑子的魔兽。

这时,塔修却闭上了眼睛,藉由和火球的精神连接修行了起来。在那本古文法书写的古封印书卷里面,也有着精神连接方面的秘决,虽然并不多,但是和老师教的有很大的区别,今天和雷克曼一战,塔修也看出来了,雷克曼和封印魔兽联系的精神控制,和学院所传授的也不一样,效果十分显着,不然一开始那些三阶小魔兽也不可能把火球逼到那份上。

忠诚度百分之九十,让塔修与火球的精神连接有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好处,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火球理解塔修更多的指令词语了,而且反应速度要比百分之六十时候快上许多。

唯一令塔修仍然觉得无语的是,经历了巨蜂兵蚁军团围杀,以及被人绑架的火球依然不肯随便的进行攻击,但也有些令人心喜的改变,至少在塔修感情色彩相对强烈的攻击指令下,火球会发动一些冲撞式的攻击,或是喷吐出青色的火焰焚烧攻击。塔修是后得出的结论,遭遇到绑架,对火球还是有所触动的。是不是以后要多设计几次绑架来吓吓火球呢?

练习着古封印书上的精神连接控制术,直到塔修觉得精神力即将耗尽时,这才将火球收回了卡片,这套精神连接控制术是要经常修习才有效果的封印秘术,塔修现在仍然只是个开端,没有感觉到任何好处。但好处是可以预期的,越是难练的秘术,大功告成时的威力一般都很惊人,当然,也有例外,那就是个人的人品问题了。

至于火球的人形化,火球似乎还有所抗拒,塔修还没有明确下达人形化的指令,火球的抗拒意识就反馈了回来。塔修也不急,总之慢慢来,忠诚度还差了十个百分点才到百分之百的完美。

不过,塔修还是很有怨念的,“火球啊,你真不够意思,这么辛苦的跑过去救你,都不给我涨几点忠诚度,一点也好啊!”

“叽叽……”火球只当没听到。

这一阵练习,时间也不早了,已经过了晚餐的时间塔修走出宿舍,就朝学院外走去,里斯艾这个时间还没有回来,想必又是直接跑去打工了,倔强的狐人。

想到里斯艾,塔修不由得又想到那些猛兽族人,虽然他们被突然出现的安托士驱走,只是……

猛兽族人那么容易就放弃,就不是猛兽族了。

对方的目标显然不是自己,那么,里斯艾才是真正的目标。在学院里面,迫于校规,他们肯定是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最多是一顿痛揍海扁。

但是在校外的话……

想到这里,塔修心中猛地一笑,自己大意了!猛兽族的人本来就是找他的麻烦来说事,结果却被安托士疯狂的搅了局,那这些直肠子的猛兽族人会不会转而去找里斯艾麻烦?

虽然作为一个猛兽族人,特别是虎人为首的群体会这么做的可能性比较小,但不代表不会啊!

事情只要一扯上种族间的内部斗争,那就是不能以常理来推断了!塔修仔细想了想,里斯艾打工的店是什么食品、甜点一类的店,正好没有吃晚餐,乘这个机会去吃吃看。万一有什么事情……塔修的脸色沉了下来!

一定不会有事的!

第七集第八章流浪军团大阅兵

里斯艾打工的店离城西的香榭路很近,那儿的店铺,大多都是围绕着女性或是处於热恋中的人们服务的。

像里斯艾打工的‘仆式’,就是一家专营女性爱吃的甜食店,当然,也兼营一些通心粉、鱼子酱、高档红酒的奢侈品,只是要成为仆式VIP,才能够享受得到。

这家店,在亚历山大王城的贵妇人圈子里,是相当有名气的,尤其是店里面的服务生,全部都是俊美的小生,或是健壮的猛男,最大的卖点,无论是猛男还是小生,全都穿着制式的仆人装。当然,也有女仆,只是相对要少一点,毕竟来消费的大多数还是贵妇人们。

“欢迎光临仆式,请问先生几位?”

当塔修走进仆式的时候,迎面就是两个穿着蓝白相间女仆装的小女生,虽然觉得塔修穿着学生制服来这里有点怪,但还是很热情的招呼着他。难得有男人进来消费,自然要好好招呼几句,以证明有努力工作嘛!

“啊一位两位。”

“呵呵,客人,这边请哦!”

塔修可不是VIP客人,被两位女仆装小女生引到一处临窗的小桌前,其中一位便笑咪咪的问道:“请问客人有什么需要么?这是我们的菜单。”

塔修扫了一眼菜单。好贵!皇式蛋挞、猫耳饼乾、魔沾奶菜汗,一样都没听说过,不过,或许里斯艾有打包回来吃过,嗯,难怪那么好吃,原来是这么贵的束西。

“先来三份蛛蜜苹果派、五块肉松饼、一瓶洛特森林出产的精灵酒、面包三条。”

“谢谢您的点餐,请耐心等候哦!”两个小女仆笑嘻嘻的弯腰行礼,便蹦蹦跳跳的朝店铺后面跑了过去,还能听到她们银铃般的笑声。

塔修微微一哂,虽然不是什么漂亮的女生,但是青春无敌啊,不自觉中,还未成年的塔修开始觉得自己老了。

没等多久,塔修点的东西便端了上来,仍然是那两个欢笑青春的小女仆装侍者。

塔修大口的吞下一份蜂蜜苹果派,然后对着两个少女问道:“对了。问你们个事情,你们认织里斯艾么?”

“咦!你真的认识里斯艾哥哥?刚刚找还差点和人打赌说你肯定认织里斯艾哥哥的!”

“哇!好险好险!”显然差点打赌的,就是这两个小女生了。

“哦,他今天有没有来打工?”

塔修又是一个苹果派一口吞掉,看得两个小女生眼睛都直了,暴殄天物啊!这么可口的蜂蜜州果派,这样吞下去能吃出什么好来?

“有是有,不过里斯艾哥哥是在VIP房间里面工作的,下班前我们可不能帮你找到他哦!”

听到里斯艾还在工作,塔修便放下心来,淡淡一笑道:“哦,那先谢谢了。”

“唉,你也是封印师一年级的吧?看你的校服就是,我有件事情想问问你,看你知道不。”一个小女仆侍者眨动着大眼睛盯着塔修,另一个也捂着小嘴,满目笑意的点着头。

“哦,你问吧!”塔修将一块肉松饼塞进嘴里,咀嚼几下就咽了下去,顺手喝了一杯精灵酒。爽!不过,两个小女惯待者脸上却像是看到了什么惨不忍睹的事情。

甩了甩头,小女仆待者又接着说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人形化的火焰魔兽啊?我听人说,你们一年级有一个新生在大赛的时候,突然放出了一个能变成人形的魔兽啊,我问你是不是真的啊?那个人形魔兽长什么样?厉害么?”

塔修猛汗,正准备塞进嘴里的苹果派放了下来,汗道:“这个人形魔兽是真的,长得就像焰身上着了火的帅哥勉强算是厉害吧!”

“什么勉强算是厉害!你不知道,我们这里都听到了消息呢,听说风媒把这事情给贴到冒险者公会去了!我看你是嫉妒吧?”

“没错,一定是嫉妒!人家虽然还是个新生,这下子一定要出大名了。虽然是个封印师不过有钱又有名气的话,当我男朋友正好呢!”

“呃,那恭喜你了塔修汗颜的打断了两个小女生的幻想,这都什么跟什么!奇怪,怎么他完全没有听到什么风声?”

摇了摇头,塔修就要把第三份苹果派给扫进嘴里。

“哎,你等-下!不行这样吃!”看到塔修又要把那么精美的点心狼吞虎咽的糟蹋掉,两个小女仆侍者终於忍不住阻止了塔修,“拜托了!里斯艾哥哥的朋友同学!你会不会吃东西啊!”

“呃”

“我教你,真是的,来仆式这种地方,就要学会品尝美食,而不是图个饱食,只图吃饱的话,出门向左拐,走一百米就有一家快餐店,里面的东西保证让你吃得又饱又好。”

“哦。”塔修笑了笑。然后“咕噜”,一口吞下了第三份蜂蜜蕴巢派,“我觉得,我这样吃,就是品尝美食啊!嗯,挺好吃。”

“哇哇!和你说不通了!笨死!还是里斯艾哥哥好!”两个小女俱侍者气恨的跺着脚离开了,再不走,店长的目光就要扫过来了,这种语气和态度被抓到可是要扣工钱的。虽然被骂了笨死,但两个小女仆侍者张牙舞爪的模样背后却是好信,塔修并不着恼,只是撇笑的按自己的方法去品尝着仆式的美食,别说。味道的却很不错,但是塔修觉得自己也没有少吃过,里斯艾以前经常帝回来的夜宵,多半就是这家店里面的,厨师多做了没卖完的,东西卖这么贵,绝对没有第二天还卖的道理,对塔修来说是没差别,对真正的美食主义者而言,过夜的东西,味道是截然不同的。

里斯艾的工作一时半会是不会结束,塔修也不太想干扰倔强的小狐人的工作,个人有个人的脾无,算是对他的尊重吧!

吃完了东西,塔修一结账,险些就眼红了,这才多少东西,还没吃到七成饱,就花去了-百个金币!走出店门时,塔饰直欣幸,好在这种店小黑是绝对进不来的,不然真的是要被吃穷掉去。

出门左拐一百米快餐店,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