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游戏者-第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经在这条路上设置了障碍阻止我们去超越他,如果我们老老实实地去克服人家设置的障碍,那么无疑是中了他的圈套。等我们克服了这个障碍之后,人家已经又向前走了很远的路了。”

“但是目标就在前方,如果不奋起直追那么就只能永远掉队。”

“这个目标是不是被误导的目标?”陈春道,“就像现在的误导消费一样,商家生产一些根本毫无用处的东西让消费者去消费,典型的例子就是如什么白金、搭档之类的产品。现在在某一领域掌握了先进技术的人会不会误导后来者跟着他们的脚步走呢?在这条路上我们是掉队者,但是我们只要改变一个方向说不定就成了领路人。”

周英明觉得陈春的话有些道理,想了一想,点头道:“这些年我们似乎习惯了跟着别人的脚步前进,所以永远被别人甩在屁股后面。但是要创新谈何容易?”

“如果不想着创新,我们的民族工业何时才能出头?”陈春笑道。

周英明一愣,旋即哈哈大笑:“好小子,你拿着我话来将我的军了!”

陈春笑道:“的确,要创新很不容易,所以现在才有了专利、知识产权的说法。如果站在行业引领者的角度来看,他们收取跟风者的技术转让费原本无可厚非,毕竟他们有过早期的付出,而且还要时时保持研发的投入。”

“你现在又替人家说话了?”周英明笑道。

“我是实事求是。”陈春笑道,“不过,现在外国人的做法太过了,他们榨取的利润太多,回馈社会时从来就没有想到替他们拼命干活的我国工人。而且更为狡诈的时,他们还误导我们跟着他们的脚步走,要把我们永远甩在后边。”

“看来我还误会你这个年轻人了。”周英明笑道,“开泰电子的事,你和添钰去谈就好了。”

陈春大喜,他没想到自己几句话就改变了周英明,见他也不向自己索要相关资料,所以就不主动把那些真真假假的资料拿出来给他看。

秦可芝、周添钰、周盈盈见陈春谈成了生意都是替他高兴,但是秦可芝随后问了陈春一些问题却把他搞得有些头大。

可能是周添钰向她说过一些关于陈春想收购开泰的事情,所以她老是问陈春那4000万的资金是否保险,会不会以后出现什么问题,甚至劝他把那些钱退给人家。

陈春听出她言辞关切,知道她可能是害怕那些人落马之后使自己受到牵连,心中还是有些感动。本来那4000万是他骗周添钰的,现在搞得他们一家人都相信了自己的说辞,所以心头除了感动之外又有了一丝内疚。最后好不容易把事情搪塞过去,再和周英明聊了些时事政治等一大堆男人之间才聊的八卦事件才告辞出去。

事情看似很顺利,但是这一切如果少了以前的铺垫也不可能成功。

收购开泰电子之后,陈春让颜秉国负责工厂的生产,再改装了一个车间生产泰塔的产品,同时又把远昌公司重新登记注册资本。所有一切硬件忙活完了之后,他和周添钰再去负责潜规则一些上市关键人物。

忙得飞起!

一切搞定之后,就等着排队上市。

这段时间的忙活当然也不会白忙,陈春完成了两个任务,相当于是空手套白狼骗了周添钰一半的公司资产,他的综合财力值达到了16,综合权力值到了10,综合声望到了12,个人魅力到了22,等级升到了11。7。

因为等级超过了10,电子书出现了一个有趣的技能:威严。

陈春按照电子书的习练方法把这个技能学了,其实这个技能就是教人怎么运用眼神达到威慑等级比他低的人。一般会装B的老大都是无师自通,然而电子书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把省心的方法教给了陈春。

电子书的方法是让角色默念一条短语,当角色想使用“威严”技能的时候只要把短语在心中默念,那么角色的眼神自然就会产生一股让低等级的人感到慑人心魄的寒光,这寒光会让人情不自禁地认为角色有一种至高无上的威严,教人不敢侵犯。

“威严”表现出来的效果要看角色与他人的等级差,等级相差越大,效果就越强。并且这个效果也要看他人的性格,他人的性格越是软弱,这个效果也越强,如果对方是一个非常有血性的汉子,说不定“威严”的效果是0——看来都是欺软怕硬!

公司整合以后,陈春把远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远昌股份有限公司,他自己做了董事长,颜秉国做了总经理。周添钰是大股东,但是却不负责公司的运营,因为他父亲还有一些投资要他去打点。

陈春在公司稍稍稳定之后做了一个决定:将天麟手机的售后服务改成终生免费保修。

为了显示自己民主,所以这个决定是陈春在一个干部会议上提出的。但是,由于以前在开泰电子的绝大多数干部都留了下来,他们觉得这个决定会增加成本,所以大家都踊跃发言,其中很多人都表示反对。陈春解释了一阵之后,见众口难调只好第一次使用了“威严”技能,结果技能一用,大家都不敢再提出反对意见了,到最后还是成了独裁。

后来颜秉国问陈春:“你这样做不怕亏得更多?”

陈春这才解释真正的原因:“我是图暂时的业绩。我们一旦做出了这个决定,手机的销量肯定会一下子就上去了,这样一来,今年的业绩就不会差,到时我们的公司的股票发行价就可以定得高一些,如此融到的资金就多一些。”

“但是你知道我们这手机品质不咋地,终生免费保修要花费很多钱!”

“虽说是终生,但是你见过有几个人用一款手机超过了3年?更何况我们这手机又是便宜货,可能有人用坏了也不愿意拿来修吧。就是拿来修,修过几次之后恐怕也觉得烦了。”

“但是后续的生意无疑会受到影响。”

“是的,但是我们后续不会生产手机了。”陈春笑道,“泰塔电子的东西也不生产。”

“那生产什么?”

“婴幼儿奶粉。”

“什么?”颜秉国不敢相信,“现在就是再穷的人都不愿意买国产奶粉了,你还敢来做这一行?”

“嗯,你看我怎么做吧。”陈春笑道,“我融资的目的就是冲这个行业来的。”

颜秉国见陈春表现出的一副必胜信心,笑道:“我肯定是支持你的,但是这个事情只能慢慢来。”

“至于速度,你先不要管。”陈春神秘地笑道,“你等着做千万富翁吧。”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奇书网—http://Www。Qisuu。Com

第二卷第三十八章消息

远昌公司的一切事务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陈春稍稍得了些空闲。虽然他现在手头上并没有什么闲散的资金,但是为了让身份符合现在的地位,所以他还是挪用了公司的一点资金把车子换成了一辆奥迪。

这天吴悔跑来找陈春,他见了陈春之后连声哀叹。

陈春问他道:“又遇到烦心事了?”

“我姐要和周添钰结婚了。”吴悔说,“我老妈这几天老是和她吵架。”

“你妈妈不同意你姐和周添钰结婚?”

“是呀!周添钰就一个花花公子,我妈一直都反对我姐和他交往的。”

“现在象你妈妈这种人少了。”陈春说,“人家父母巴不得女儿嫁一个大款呢。”

“春哥,你怎么说起风凉话来了呀?”吴悔道。

陈春这段时间和周添钰接触较多,知道这人除了花花肠子有几根之外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苦笑道:“你姐姐不是一个贪图富贵的人,她既然看得上周添钰,肯定有她的道理。”

“我也是这么劝我老妈的。”吴悔说,“听我姐说你现在和周添钰经常在一起?”

“是呀,生意上的合作吧。”

“那他这个人怎么样?”

陈春见吴悔一脸关切之情,不由得对他们的姐弟之情暗加赞叹,心道:“可惜现在的独生子女都没有机会感受到兄弟姐妹之间的亲情了。”认认真真说道:“这人还可以。”毕竟他自己也有很多花花肠子。

吴悔见陈春不似敷衍自己,稍稍安心,他也知道自己管不了姐姐的事情,过了一会心情好转,笑道:“春哥,你猜我在学校看见谁了?”

陈春见他一脸兴奋之色,笑道:“你们学校那么多人,我怎么知道你看见谁了?”

“林婉儿的妹妹!”吴悔说,“我以前一直不知道婉儿还有一个双胞胎妹妹!”

“她也在你们学校读书?”

“是呀,”吴悔笑道,“她的性格好像有些内向,一点都不像她姐姐。”

“你和她认识了?”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她是婉儿的妹妹而不是姐姐?”陈春笑道,心想自己是凭着电子书的介绍才知道许筱婉是林婉儿的胞妹。

“我猜的。”吴悔笑道,“我总觉得文弱一些的是妹妹。”

“你想和她交往?”

“我和婉儿都分手了,怎么还会去追她妹妹?”吴悔摇头道,“我只是觉得婉儿以前好奇怪,居然一点都没有提起她的妹妹。”

“做姐姐的总要保护好妹妹。”陈春笑道,“或许婉儿认为她不应该把她妹妹随便介绍给自己的狐朋狗友。”他自己本来是随便这么一说,但是突然想到林婉儿也从来没有向自己说起过她的妹妹,那次还是自己主动叫她不要让她妹妹瞎掺合一些不好的东西。如果按自己的说法,那么自己在林婉儿心目中也是狐朋狗友了?

“可能是吧。”吴悔道,想到自己曾经偷人手机的事,颇感脸红。

“你现在经常在学校见到她?”陈春一想到许筱婉就会想起她那张检验报告,如今听吴悔提起她来,潜意识里总想得到她更多的信息。

“不大遇得到,以前都是听别人说起,前几天才在学校图书馆见了一面。”

“怎么?她还是你们学校的名人?”

“是呀,美女么,再怎么不活跃都会出名。”吴悔道,“现在我们学校有两大美女,一个是周盈盈,你认识的,还有一个就是她了,叫许筱婉。”

“那她们肯定会招惹来一批狂蜂浪蝶了。”

“是呀,不过周盈盈家里有背景,所以一般人不敢去招惹她。但是许筱婉就惨了,很可能成天受到骚扰,我听说她经常被人欺负得哭鼻子。”吴悔说。

陈春暗叹一声,一阵沉默。美女的悲哀莫过于此,特别是柔弱又没有受到保护的美女。

“好了,春哥,你这么忙,我怎么尽和你扯这些八卦的事。”吴悔笑道,“你现在有婉儿的消息吗?”

陈春看他一眼:“怎么?她没有和你联系了?”

“是呀。”一股淡淡的忧伤掠过吴悔的双眼,“呵呵,看到她的妹妹,突然想到她了。”

“你注意看选秀的电视节目,她肯定会出现。”陈春笑道,既然林婉儿不想联系吴悔,那么他也没有必要告诉他。

“也只有这样了,”吴悔笑道,“春哥,那我走了。”

“现在快5点了,你和我一起走,我顺便送你回去。”陈春说。

……

将吴悔丢在亚奇大学校门口之后,陈春在一处等红灯的地方看见了一辆玫瑰色的POLO,这使他想到了郑玲,同时又浮现出范磊约方芸惠出去吃饭的幻像。心中一动,马上拨了一个电话给郑玲。

“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呀?”电话一接通,郑玲就这样问。

“不能打么?”陈春笑道,“出来一起吃一个晚饭怎么样?”

一阵沉默。

陈春突然感到自己的电话打得太冲动,哪有这么直接地约一个女孩子的道理?

但是正当他在后悔的时候,却听到郑玲甜美的声音:“好!你在哪里?”

“我来接你……”陈春狂喜……

但是当陈春见到郑玲的时候狂喜的心情又掉落了几分,原来郑玲看起来有些郁郁寡欢,就是和陈春打招呼的时候的笑脸也让人感觉得出是装出来的。

意识到她心情不大舒畅,陈春也不好过多的和她开玩笑,请她到一处别致的风味餐馆用了晚餐。其间他们谈论的还是正事,陈春告诉她说自己已经找到和合伙人,公司已经快上市了。

但是郑玲对陈春谈的事情好像一点都不感兴趣,只是偶尔参参言,还说她早就知道陈春会有这么一天。

“去喝两杯如何?”晚餐后,郑玲突然决定道。

陈春感觉到郑玲很不开心,心想,陪她喝闷酒有什么意思?笑道:“要不改天?”

“还以为你这人很爽快呢?”郑玲有些不高兴地说,“走吧,我请客!”

陈春见她一副找抽的样子,心一横:“好,喝就喝!”

然后由郑玲指路,陈春被她带到万盛街上的一家酒吧。进去之后郑玲首先要了一杯天使之吻鸡尾酒,陈春却要了一杯黑方。看郑玲熟练点酒的样子,陈春猜到她应该经常光顾这种场合。

半杯酒下肚之后,郑玲的话开始多了起来。

“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郑玲脸上一抹酒红被酒吧昏暗的灯光一染显得越发迷人。

陈春一点酒意都没有,他觉得和女人谈这个有些哲学味道的东西特别不是个味,笑道:“这个问题谁也说不清。”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奇书网—http://Www。Qisuu。Com

第二卷第三十九章对比

这是一个安静的酒吧,男男女女窃窃私语的声音弥漫在昏暗的灯光之下把城市夜晚的一角显得别样的丰满。

郑玲摇晃着剩下的半杯鸡尾酒,看着陈春:“你今天怎么不喜欢说话了?”

“我听你说。”陈春笑道。

“我觉得人活着是为了别人。”郑玲自己回答自己的问题。

“那你是范仲淹。”陈春笑道。

“我可没他那么伟大,”郑玲笑道,“我说的别人只包含亲戚朋友而已。”

“如果你的亲戚朋友知道你这个心思的话,那么他们一定会很内疚。”

“为什么呀?”

“因为我感觉到你不开心,并且这个不开心的原因正是来源于你现在的想法。”陈春笑道,他觉得今天居然和郑玲聊这些无聊的话,并且感觉到自己说出的话还有点象电影台词,感到十分生硬。

现在他有点后悔打电话约她出来了。

“我经常来这里喝酒,不过以前每次都只喝一杯。”郑玲笑了笑,不再探讨刚才那严肃的问题,“但是今天我想多喝一点,因为有人和我说话。”

“难道你以前是一个人来这里?”

“是呀,我烦闷的时候就会来这里喝一杯酒。”

陈春突然感到郑玲有一种落寞的味道,奇道:“怎么不让范磊陪你来?”他本来约郑玲出来是没安什么好心,但是不知何故这个时候他又有些退缩。

“我和他话说不到一起去,虽然我们从小就认识。”郑玲又笑了笑,小小的抿了一口酒,“我们快结婚了,奉父母之命,但是我又不想和他结婚。”

陈春听她这么一说才明白她刚才发的感慨,心道:“原来你不满意范磊,却又不愿违背父母之命,怪不得说是为了别人活着!”见她眉头的那一股忧愁越聚越多,他很想不通现代社会居然还有她这样将父母之命奉若圣旨的女孩,笑道:“既然和不来,就不要结婚了!”

“如果我周围的人都象你这样说就好了。”郑玲叹道,“我的父母、亲戚、朋友都认为范磊很好,如果我对她们说我不想和范磊结婚的话,她们肯定会认为我疯了。”

是呀,范磊的条件应该算不错,肯定达到了很多女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的标准。

“特别是我父母,如果他们听说我不愿和范磊结婚的话肯定要和我反目。”郑玲继续补充道。

听她这么一说,陈春马上就想到了李枫颖,今天吴悔说李枫颖为了和周添钰结婚而不惜和她妈妈经常吵架。但是眼前这个郑玲看起来要比李枫颖的思想开放得多,然而却为了父母之命在大伤脑筋。

“真是搞不懂这些女孩子的心思。”陈春暗叹。

“你怎么又不说话了?”郑玲见陈春不语,问道。

“结婚是你自己的事,你自己不满意的话就不要勉强。”陈春实话实说,这个时候他根本就没有心思去乘人之危。

“是呀,结婚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事情。”郑玲已经把杯子中的鸡尾酒全部喝完,又打手势让服务生给自己和陈春再加一杯,继续说道,“特别是女孩子,一旦选择错了就会后悔一生。”

陈春见她虽是酒后话多,但是分明感觉出了她对待婚姻的认真态度,心道:“原来她竟是这么传统!”心中更是对她少了亵渎之情。

“你现在就是担心你父母不同意你和范磊分手?”陈春觉得只听不说的话显得不够“朋友”,所以明知故问。

“这是一个方面。”郑玲点头道,“还有就是我的理智告诉我范磊是一个可以依托的伴侣,但是我又总觉得他不是我心中的对象。人不是机器,不是吗?”

感情和理智有时候本来就是矛盾的,陈春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郑玲又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她喝酒的速度似乎比先前快了一些:“是不是觉得听我说这些话很无聊呀?”

“看来你头脑清醒得很嘛!”陈春暗道,苦着脸,笑道:“朋友嘛,什么都可以聊的。”

“我觉得我的心里话只有和你说,就是不知道你肯不肯听。”郑玲笑道,眉头的那抹忧愁并未散去,拿起酒杯又喝了一口。

陈春并没有因为郑玲把自己当成倾吐心事的朋友而开心,相反,他感觉得了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内心的那股寂寞,正色道:“只要你肯说,我就肯听。”

“可不是么?”郑玲突然开心起来,“我还替你保守着一个秘密呢!”

陈春马上想到了自己曾经在她面前耍的手段,笑道:“是呀,那个秘密可不能告诉别人。”

“放心,就只有我们两人知道。”郑玲笑道,“好了,该回去了。我从来没有喝过两杯酒的,奇怪,今天我的酒量突然增加了耶!”抬手招呼服务生买单。

起身离去的时候,陈春见郑玲走路有些摇晃,知道她有了几分酒意,伸手将她扶住,一起走进自己的车里。

“你家在什么地方?”陈春发动汽车之后问坐在身旁的郑玲,却听她并不吭声,扭头一看,只见她靠着座椅居然闭上了眼睛。

“醉了?”陈春问道,轻轻推了推她,感到她全身软绵绵的,叹气一声,摇头道,“只有一杯的量却要喝两杯!”心知肯定是酒的后劲上来把她催昏了。

车里坐着一个昏睡的美女,对男人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诱惑,陈春看了看她,心道:“要不是听你诉了苦衷,说不定我就乘人之危了。”

忍耐着冲动想去翻她的手机找她的朋友的电话号码,但是突然想到自己这样把她交给她的熟人似乎有些不妥——快结婚的女人居然和别的男人喝酒喝醉,人家会怎么想?

本着替她考虑的原则,陈春把郑玲带到了自己的住处。现在他的居住条件比以前改善了很多,虽说不是豪华的寓所,但是至少也不会让人感到寒酸。

由于郑玲已经昏睡,陈春干脆抱着她进到房间,准备把她往床上一放就要出去。但是这个时候郑玲突然醒来,她见陈春抱着自己,奇道:“我们怎么到这里来了?这是哪里?你为什么要抱着我?”

陈春哭笑不得:“你喝醉了,现在清醒了吗?”看着她两腮酡红眼神迷离的样子忍不住就想非礼,但是理智还是牢牢地把他牵制住了。

郑玲酒意仍浓,她感受着陈春强有力的怀抱,觉得自己轻飘飘的犹如在云中飞翔,嫣然一笑:“我才没醉呢!”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奇书网—http://Www。Qisuu。Com

第二卷第四十章唐突佳人

陈春不是柳下惠。

如今温玉在怀,又见佳人朱唇轻启、脸上娇媚无限,暗叹一声:“罢了,罢了!”将她搂住把嘴就往郑玲唇上印去。

感觉到郑玲柔软温热的双唇并不避开自己,陈春胆子更加大了一些。将她放倒在床,扑身压将上去,双手从她腋下穿过反扣她香肩,感到身下的温玉似火烧般滚烫起来。

郑玲头脑昏昏沉沉,行动不能自已。她被陈春一压,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托住了一个庞然大物,这股压迫之感让她有些窒息,但是同时又是那么美妙,她有推开压迫之物的想法,但是心中又渴望着这股压迫之力来得更加猛烈一些。酒精作怂,不知不觉竟把双臂环绕过去将压迫之物的背部紧紧抱住。

陈春轻轻吻她一阵,抬起头来,双手自她背后伸到她脸侧温柔地抚摸一歇,但见她双眼微合,长长的睫毛略略颤动,感到她胸部剧烈起伏起来,喘息也更加急了。当下他再无顾忌,右手离开她的粉脸往下游去……

“不要!”郑玲突感身子有异,本能地反抗,身子扭动起来。

陈春无法再忍,略略用力将郑玲一副娇躯定在床上……

“啊~”

……

晨光拂晓,郑玲醒了过来,她感到脑袋有如开裂一般的疼痛,隐隐约约想到昨夜的疯狂之举,猛然睁开眼睛,只见身旁一个男子正在酣睡,却不是陈春是谁?

郑玲这一惊非同小可,看自己时只见自己身无片缕,光溜溜一片,意识到昨夜的情景并非是梦。慌忙找齐衣衫,胡乱穿了,跳下床就要逃跑,但是一动之下只感身体深处隐隐生疼,忍不住“哎哟”一声叫了出来。

她这一叫把陈春惊醒,陈春睁开眼睛见郑玲一副慌张的神态,笑道:“醒了!”

郑玲心中慌乱无限,她见陈春一副轻松的样子,心中生恨,怒道:“你昨晚做了什么?”

陈春见她生气,安慰道:“这有什么好大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