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游戏者-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要老是叫‘春哥’行不?”范磊感觉从郑玲口中说出的这个词很刺耳。

“怎么了?我叫朋友的称呼也要你管?”郑玲生气地道。

范磊不再说话,只顾开车。

郑玲也不言语,闷声坐着。

“今天不回公司了吧,我们去咖啡厅坐一坐。”过了一阵,范磊开口道。

“不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必须要回公司。”郑玲说。

“好吧,那改天再去好了。”范磊说,“这个周末你妈妈叫我去你家吃饭,你说我该带些什么东西过去?”

“随便你吧。”

“我看好了一款手提包,特别适合她那样年纪的人,改天你和我一起去买。”

郑玲不答话,她突然感到现在的生活一点意思都没有……

等范磊和郑玲走后,陈春对颜秉国和方芸惠笑道:“100万,也叫投资?”

颜秉国笑道:“他看我们公司就这点规模,信心不足。”

方芸惠道:“我在资料里已经把春哥的经营理念加进去了,也憧憬了远昌的未来,就凭这份抱负也不止值100万呀!”来到公司以后,她也学着其他人叫陈春为“春哥”。

“那是你觉得春哥的抱负远大,但是在别人的眼里说不定认为春哥是在说大话呢!”颜秉国看着方芸惠笑道,眼睛里别有用意。

方芸惠看出的颜秉国的心思,笑道:“去你的!我一个外人都这么相信春哥,你和他是一家都这么没自信!”

“春哥从来没把你当外人哦!”颜秉国笑道。

陈春担心颜秉国继续开玩笑会把方芸惠惹恼,笑道:“我们都是一家,全公司的人都是一家才对!芸惠,过段时间我和秉国让大家认购我们远昌的原始股,到时你多买一些,等上市了你就是百万富翁了!”

“没问题,我把所用的钱都拿来买原始股。”方芸惠笑道。

“你是春哥的铁杆粉丝呀!”颜秉国笑道。

“也是支持你呀!”方芸惠说。

“好了,不开玩笑了。”陈春说,“我还有点事要出去一趟,晚上再请你们去吃饭。对了,秉国,记得把孙亮也带上哦。”

“没问题。”颜秉国答应道。

陈春出了公司,马上打了一个电话给刘仲平,昨天刘仲平说这几天有点心烦,想和他聊一聊。陈春本来计划是晚上和他会面,但是刘仲平说是工作上的事情,所以叫他中午的时候直接到他的办公室去。

见到刘仲平之后,陈春直接问:“什么事情烦着你了?与仙界丽都有关?”

“有没有关系说不准。”刘仲平说,“发生了一桩命案。”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奇书网—http://Www。Qisuu。Com

第二卷第三十一章大事情扯到小官

发生了命案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陈春知道刘仲平找自己谈这个事情就意味着这个案子有些不一般,所以认真听他把事情说了。

原来韩国三心公司的一个部长在这边被人杀了,一同被杀的还有他的老婆和一个十来岁的儿子,可以说惨遭灭门。现在韩国人要求这边赶快破案,尽早给出一个说法。

“并不是每个案子都能破的,实在破不了也没有什么办法呀。”陈春知道事情之后安慰刘仲平道。

“你知道,韩国三心在这边的投资规模很大,这些人得罪不得。现在市里的领导都在给我们施压,要让我们尽快破案。”刘仲平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烦人的是这段时间已经有三个韩国三心的高层在这边被杀,我们如果随便找一个人去顶罪的话肯定摆不平。”

“怎么摆不平?”

“我们搞不清杀人者的动机呀?这个杀人者专杀韩国人,又是杀的高层干部,并且也没有迹象表明凶犯是为了金钱。”

“那就是仇杀吧?”

“按理这些人不会惹上黑色会的人,但是根据作案的凶残度和作案手段来看,很明显凶犯是一个惯犯。”

“这个需要你们专业人员才能搞得清了。”陈春说,“你今天叫我过来就是讲这事?”

“我担心这事要牵扯到仙界丽都,所以让你有个心里准备。”刘仲平说,“我听说他们韩国三心经常派人从总部出差到各地分公司,而这些出差人员又喜欢玩,特别是到了我们这边这帮棒子玩得更是猖狂。但是这些家伙有个毛病,就是玩了小姐之后不喜欢给钱,或者说给的少!

“他们喜欢三五个一伙一起玩,本来说好是一对一,但到最后玩疯了都是多对多,然而给钱的时候还是按一对一的价钱给,所以这帮家伙得罪了很多小姐。

“我们警局猜想的是有可能是一些小姐被这群棒子糟蹋得狠了,所以有小姐联合起来请了杀手报复他们一下。”

陈春听他这么一说,知道他们警局接下来要排查小姐,问道:“你们准备从仙界丽都的小姐里查起?”

“当然是从好的娱乐场所查起。”刘仲平所,“我担心到时把事情搞大了有可能会查封几家,所以你的生意要注意一下。”

陈春想到这事情查起来肯定要影响到自己的生意,心一动,问道:“那一家三口的韩国人叫什么名字?什么时候被杀的?被杀死在什么地方?”

“怎么?你要关心这个?”

陈春笑了一笑:“我有几个兄弟,也许能帮上你们的忙。要是我能直接能帮你们把凶手抓出来,不就可以不去排查小姐了吗?”

刘仲平想了想,笑道:“那你也帮我打听一下,我叫人复印一份卷宗给你。”

陈春想只要知道时间地点,自己用电子书搜一下就可以知道案发当场的情况,料来能够帮他破案。问道:“死者不是被人用枪从远处打死的吧?”

“是用的匕首,都是近距离杀死的。”

“那就好。”陈春说,最后拿了卷宗,对刘仲平笑道,“等我好消息。”

……

陈春辞别刘仲平之后看了一下卷宗,找到案发时间和地点的描述,然后利用电子书的搜索功能很快就发现案发当时在那个韩国人租住的高档套房里有两个“陌生人”出现:一个名叫徐大锡,电子书对此人的描述是南韩人,韩国三心公司一个科长。

一个名叫金行中,电子书对此人的描述是北朝鲜人,目前在C国的亚奇大学留学。

“原来是他们自己人在杀自己人。看来并不是小姐请了什么杀手!”陈春暗道。

过了一天,陈春告诉了刘仲平说自己的兄弟那天恰好看见了两个可疑人物,追查下来知道了那两人的详细信息,然后叫他去把那两人带回去问讯。

刘仲平虽然感觉陈春说出的信息有点莫名其妙,但是最终还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找了人。结果发现徐大锡已经回国,所以只好把金行中带回去问讯,问讯下来果然就发现了这个金行中有很多可疑之处,最后他们运用“非常手段”让金行中招了供。

又过了两天,刘仲平与陈春单独会了面。

“你提供给我的那两个人果然就是凶犯。”刘仲平见到陈春之后就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老实说吧,我除了教人武功之外还会点奇门遁甲。”陈春见刘仲平的神态,知道用“自己的兄弟碰巧看见了可疑人物”的借口骗不了他,只好用这个玄乎一点的理由。

刘仲平以前本身并不相信奇门遁甲,但是现在不由得他不信:“你这奇门遁甲之术也太神了点吧?”

“有时候很灵有时候又不灵,所以我不怎么敢拿出来用的。”陈春说,不愿和他在这件事上纠缠,问道,“现在案子有了眉目,应该不烦了吧?”

“烦!”刘仲平道,“你猜那北韩的小子是个什么角色?”

“不是留学生么?”陈春反问道,因为电子书不是介绍得很详细,所以他也只知道一个大概。

“那小子是个破坏分子,他是北朝鲜政府派来离间我们和南韩的关系的。”刘仲平笑道,“老金这个人还是很幼稚,不懂事。”

陈春对朝鲜半岛的情况还是了解一些,笑道:“半岛就是两个小屁孩,都不懂事,改天应该去教育他们一下。”

众所周知,在半岛上38线两边存在着两个“国家”,但是他们却都有一个共同的长期目标:兼并对方!

近年来南韩的经济取得蓬勃发展,所以其对C国的投资力度也在加大。它加大投资力度的最主要的两个原因一个是经济因素,还有一个是政治因素。经济因素当然是为了赚钱,政治因素是为了牵制C国过分的纵容北朝鲜。

当年C国和南韩建交,北朝鲜是非常的不满,但是它也知道螳臂挡车的道理,所以只好忍了。近年来它看见C国和南韩的合作交流越演越烈,所以它的心里也是拔凉拔凉的。看来金行中这次在这边刺杀韩国三心的高层就是想破坏这个局面。

刘仲平道:“老金坐不住搞了一个朝核危机也就罢了,反正不关我的事,但是他搞这个小动作却把我烦到了!”

陈春问:“你现在只管破案,现在抓到了凶手不就可以交差了吗?”

刘仲平笑道:“难呀,兄弟,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奇书网—http://Www。Qisuu。Com

第二卷第三十二章出门追贼

陈春见刘仲平脸上浮现出的苦笑不似作假,奇道:“是不是你自己把事情想复杂了?”

“我现在烦的是不好向上头交待。”刘仲平说,“你想,市局能随便把金行中的身份告诉韩国人吗?搞不好这个事情有可能惊动到上面!如果到时候真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上面怪罪下来我上头的人也不好办!”

“原来你做事情还要替你上头的人考虑?”

“难办的事情可以往下边压,但是一定不能往上边推!”刘仲平说,“你把难办的事情都推到上边,那上边的人还怎么赏识你?”

陈春觉得他的为官之道很有道理,说道:“那么现在你至少要帮上头的人想一个对策了?”

“是呀。”刘仲平说,“如果能搪塞得了韩国人的话,我们肯定是把金行中秘密地往上边交。你可以想象,如果上面的人拿着金行中去教训老金该会有多惬意?”

陈春臆想了一下那个场景,笑道:“如果是我的话,我肯定会说‘小金呀,你这个老小子做事怎么还象个小屁孩?你派人杀南韩的人有什么用?小家子气!这次我把人交给你算是给你一个面子,下不为例!’”

“正是!”刘仲平笑道,旋即又皱眉道,“不过,如果把金行中背着韩国人交上去了,那么这边的案子就结不了。现在韩国人催着我们早日破案,唉,也是头痛的事情!”

“不是还有一个疑犯么?把他抓起来不就行了!”陈春说。

“你是说你提供的那个叫徐大锡的人么?他已经回国了。”

“让韩国警方配合,你们过去把他抓起来不就行了?那人是韩国人,不用再给老金的面子了吧?”

“上次到三心去调查这个人的时候韩国人都不怎么配合。”刘仲平摇头道,“这帮棒子见我们调查他们的人,很不满意,如果我们要求韩国警方配合抓到徐大锡的话,他是凶犯还好,要是不是的话我们的压力就更大了!”

“不满意也要调查他!徐大锡肯定也是参与者!”

“你这么肯定?”刘仲平道,“金行中虽然承认了他自己杀人,但是却没有交待同伙。”

“既然我能把金行中推算出来,那么这一次的推算肯定是灵验的了!”陈春说,“你放心,错不了!”

“现在也只有这么办了。”刘仲平见陈春如此肯定,相信了他的奇门遁甲,也说道,“既然能推算出第一个,那么第二个料来也不假!”

“正是!”

“不过我还是有点心虚,要不你这次和我们一起去一趟韩国,你就当旅游好了!”

“我那奇门遁甲可算不到他在什么地方。”陈春为难地说。

“是兄弟就帮我这一回了!”刘仲平笑道,“就这么说定了。”毕竟靠“奇门遁甲”来破案他还是头一回,所以要想身边有一个“高人”壮胆。

陈春知他心思,心想干脆帮忙帮到底,又想想韩国那么巴掌大一块的地方料来要找一个人也不是太难,所以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他。

回去之后陈春拿出电子书看了一下当天的活动建议,没想打电子书也是赞成他到韩国一游。

“既然如此,就把他当成一件正事来看了。”陈春暗道。

很快,刘仲平办好了一切手续,并且与韩国的警方取得了联系。这事本来用不着他亲自出马,但是考虑到事情牵扯到某些敏感神经所以他还是决定亲自前往,更何况他还叫了陈春一道前去。

这次出行刘仲平还带上了两名警察,陈春也带上了矮胖和瘦高两人。到了韩国的首尔以后,韩国警方派了一个名叫朴光淳的警员来协同他们。

陈春用电子书查了一下这个警员的属性,发现他的等级是1。9,综合财力值是2,综合权力值是2,综合声望值也是2,个人魅力值是4。看来是一个小角色。

“你好歹是一个副局,韩国人居然派一个小虾米来应付我们!”陈春找了一个机会对刘仲平抱怨。

“出门在外只能忍一忍了。”刘仲平笑道,“这里不是国内,况且人家找了一个懂汉语的警察来陪同我们办案也算不错了。”

陈春自然不满意刘仲平的回答,但是暂时也无可奈何。这段时间他的综合财力值又涨了一点,达到了7,个人魅力值到了16,所以他的等级达到了7。1,他本想对朴光淳使用“愚忠术”,但是发现对方对自己的好感度只有49%,所以只能作罢。

然而,电子书却跑了一个任务出来:对朴光淳成功使用愚忠术!

这段时间电子书出现的任务频率已经很小了,主要原因是陈春的等级逐渐高了起来,所以很多简单的东西不需要再“手把手指导”,这有点象老师对待学生的感觉,小学的时候管得多,中学就管得少一点,到了大学就不怎么管了。

但是现在电子书居然出现了这个让陈春有些哭笑不得的“简单任务”,看来它又在做长期打算。

接了这个任务之后,陈春想:“难道我还要巴结这个小虾米?”看了看朴光淳那个吊样,他自己又觉得做不到。

“一切顺其自然好了。”陈春暗道。

要追查徐大锡很简单,虽然朴光淳是一个小角色,但是有了他的协助之后三心公司的人就比较配合,所以很快他们就确定到了徐大锡目前在韩国水源。

虽然陈春知道徐大锡就是凶犯之一,但是现在刘仲平却拿不出什么证据,所以他们到了水源之后先在一个酒店住下,打算找到徐大锡再说。

事不凑巧,其时日本的自卫队舰艇刚刚在独岛水域冲撞了一艘韩国渔船,所以韩国的一些激进分子正在大规模举行反日活动。

原来韩国称呼的“独岛”也就是日本人称谓的“竹岛”,日韩两国都认为那岛屿是属于自己,所以双方有些争端。目前此岛屿被韩国人实际控制,岛上还象征性的住进了两个韩国人。这次不知道什么原因日本人居然冲撞了此水域的韩国人,所以韩国人火了。

陈春见到一些韩国人在街上砸店,问了一下朴光淳,知道了原委,于是对刘仲平笑道:“棒子们有时候还有点血性。”

刘仲平笑道:“不懂得韬光养晦!”

因为韩国人的冲动之举,所以在陈春他们住宿的酒店内被迫逗留下来了一批观光的日本游客。陈春见这些日本游客面目含忧,心道:“这帮龟孙,看来还是怕别人来硬的!”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奇书网—http://Www。Qisuu。Com

第二卷第三十三章骚乱

是夜,睡梦中陈春被酒店外嘈杂的声音惊醒,他感到有些奇怪,拉开窗帘看外边时只见楼下聚集了很多韩国人,此刻正叫嚣着往酒店里涌来。

看来要出事情!

他赶快穿好衣服便要出门去叫其他房间刘仲平等人,还没开门,门外已经想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只听瘦高和老鹰在门外喊道:“春哥!快开门!”

陈春一开房门瘦高和矮胖便挤了进来:“韩国人在酒店里到处打人!小心不要被棒子伤了!”

原来二人也发现了异常,救主心切,跑了过来。

“通知刘哥他们没有?”陈春问。

“还没有!”

“走,一起去叫他们!”

跑到刘仲平房外把他叫醒,此刻楼下的怒骂惊叫声逐渐大了起来,料必韩国人正往楼上打来。

刘仲平又去叫自己带来的那两个警员,此刻那两警员却早已醒了,只是在他们的房间却分别有一个韩国女人缩在床上。

“狗日的在**!不知道他们回国后是否能报销?”陈春暗骂。

朴光淳也听到了动静穿衣出门,他看见大家之后安慰道:“不要惊慌,我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是一个警察,见出了乱子觉得自己有必要挺身而出。

陈春见朴光淳往楼下跑去,吩咐瘦高道:“你也去看看情况。”说完招呼众人退回自己的房间。

只听惊叫声越来越大,似乎已经有人跑到楼上。矮胖*起一把座椅一人堵在门口,很有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过不多久,只听矮胖叫道:“快过来!”

须臾,瘦高出现在门口,但是在他身后却跟着两个满脸惊恐的女人。

“春哥,要救这两个女人吗?”瘦高问。

陈春见这两个女人可怜兮兮的样子,对堵住她们的矮胖道:“放进来再说!”

两个女人一进房间就退缩到屋子里边的角落,全身仍在瑟瑟发抖。陈春不去理会她们,问瘦高道:“什么情况?”

“我才下一楼就看见一帮韩国人拿着短棍到处砸门,我不想招惹他们所以赶快退到转角。没想到这时我身后跑来了这两个女人。”瘦高说着一指挤在墙角的女人,继续道,“她们正被一个人追打,那个追打的韩国人见了我之后说了一句话,但是我又听不懂所以就没有答话,没想到他举着棍子就来打我。我只好还手,不料一下子就把他放倒了,然后这两个女人就这样跟着我上来,甩都甩不掉!”

正说着,只见朴光淳快步跑了上来,他一脸兴奋之色:“我们和日本人干起来了!听说我们从海底发射了一枚导弹打到了日本!”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联想到了白天看到的韩国人因日本舰艇冲撞韩国渔船而发生的砸店场面,心里都是一惊:“棒子竟然因为这事与日本开火?”

都想问个明白,但是这时一帮拿着棍子的韩国人涌了过来,众人只好暂时放下好奇之心全力做好戒备。

朴光淳担心情绪高涨的同胞误伤他人,赶快对这帮人解释一通。那帮人得了解释,提着棍子气势汹汹的去了。

见那帮人走远,朴光淳进到屋内,笑道:“爽快!老子早就期待着这么一天!”扫视到屋角的两个女人,问道,“她们是谁?”

“不认识。”刘仲平说。

朴光淳盯着两个女人看了一阵,走上前去,用朝鲜语问道:“你们是日本人?”见两个女人不答话,马上骂道,“呀习!抬起手就是两个耳光扇了过去。”

瘦高见他动粗,走上前去捉住他手,沉声道:“春哥还没有发话,你乱动什么?”

朴光淳手臂被瘦高捉住一时不能动弹,怒道:“放开我!”

“态度好点!”陈春见朴光淳神色不恭,怒道。再冲瘦高道,“给他点颜色瞧瞧!”

“哎哟~”朴光淳只感手臂处如遭钳夹,忍不住惨叫出声。

“算了,不要把他整得太惨。”刘仲平小声劝陈春。

陈春也只是想略微教训他一下,闻言对瘦高使了一个眼色。

朴光淳感到手臂处不似先前那般疼痛,知道是对方开恩。如此一来他也知道了自己一直不曾放在眼里的这几个C国人不是好惹的,态度马上好转,嘻嘻笑道:“对日本人不必那么客气吧?”

陈春想了一想,心道:“你们想和日本人怎么整关老子球事!”,对他冷声道,“你想我们把两个女人白白地给你?”

朴光淳见陈春口气松动,喜道:“我们国家有一句谚语叫作‘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老祖宗的话我不敢忘记!所以等你们的案子一了,我请客,带你们好好玩玩我们的韩国妹子。”

陈春听他言语滑稽,但是这个时候不想和他争辩那些无聊的事,对瘦高道:“把他放了,让他把日本女人带走。”

日本女人见陈春不保护她们,急得呱呱乱哭。

朴光淳担心女人的哭声把陈春他们的心肠哭软,笑道:“我不会怎么难为她们。”一手抓了一个女人,飞快地走出房间。

见朴光淳把女人带走,陈春对刘仲平笑道:“韩国人真敢发导弹打到日本?”

“放心,日韩都是美国的小弟,肯定闹不起来。”刘仲平笑道。

“这下美国又要花些心思来安慰这两个小弟了。”

“是呀。如果真有发导弹打日本这事的话,我看八成也不是韩国发的。”

“是北朝鲜?”

“有可能,或许是俄罗斯也说不定,谁说得清呢?”刘仲平说,“这些事情我们只能猜,真正知道的人毕竟只有那些高高在上的人。”

陈春想想也是,这个世界很多好玩的事情小老百姓是不知情的。别说当今发生的大事,即便是过了千年的历史,有可能小老百姓看到的也是经过过滤处理的。

“总有一天,我不会生活在蒙蔽之中。”陈春暗道,心想上天赋予了人类求知的**,那么自己就要尽最大努力去满足自己的这个愿望,虽说人类对这个世界了解得还不够多,但是已经被人类了解到的东西自己总应该去知道吧——谁也不喜欢生活在欺骗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