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游戏者-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可是我不想再扩大业务了,所以现在没有什么融资需求。”

“你不想继续扩大生产把公司做得更大更强吗?”陈春疑惑道。对于杜权说不想融资这个问题他倒真的还没有考虑过。

杜权接过林婉儿递来的茶水,喝了一口,笑道:“你们年轻人喜欢闯是好事情,但是你考虑过盲目扩大生产带来的弊端没有?市场就这么大,如果你的产品在同行业中没有非常明显的优势,扩大的产能谁来消耗?”

见陈春还在思考,杜权接着说道:“现在内地的企业家喜欢赶‘一窝蜂’的时髦,听说一个项目赚钱结果大家都加大投资简单的扩大产能——套用官方的话叫‘重复建设’,到最后大家的产能都上来了才发现仓库里已经有一大堆生产出来的东西卖不出去了!这会导致一个什么后果?亏本甩卖!

“打个比方,现在沿海一带的服装厂有多少?他们生产一件衣服能赚到多少?要不是我们有这么多吃苦耐劳的好工人,这些企业早喝西北风了。

“再说有些科技含量的东西吧,诸如锂电池、太阳能、LED等,本来这些东西很多技术还不够成熟,但是前段时间大家担心落了后进所以争先恐后的一窝蜂上马,结果搞出来的东西又没有什么实质性地进步,现在国家不是在喊产能过剩了么?

“所以扩大产能之前一定要做好调查,与其盲目扩张,还不如好好把产品搞好,把技术提上去再说。如果你的技术有足够的优势能够达到垄断市场的地步,比如Intel的CPU,那时候你再来扩大生产也不迟嘛。”

这些道理其实陈春也懂,现在听他这么一说,点头道:“我的确没有对泰塔电子生产的产品做过市场调查,不过,你肯定非常清楚泰塔生产的产品的市场情况,现在既然你没有扩大生产的打算,那么一定就没有扩大的必要了。”

杜权笑道:“我对我的产品接触了几十年了,是非常清楚产品的优势和不足的,要是还能扩大生产,肯定早就想办法去做了。”

“那你想过把融资得来的资金去投其他行业吗?”陈春问。

“现在我已经没有这个精力了。”杜权有些唏嘘地说,看了看陈春,“不过你正是时候,怎么?想从我的公司里想办法?”

陈春笑了笑,点头道:“我想请你帮个忙,你看行不?给我一些泰塔电子的产品让我生产,然后我会把我的公司推上市,至于融资得来的资金我想改投其他行业。”

见杜权含笑倾听,陈春继续说出自己的想法。

大意就是,远昌公司“买下”泰塔的技术,然后生产泰塔的产品,这样名义上远昌就有“自主产权”的“科技含量高的产品”,如此一来上市就相对容易。“买下”的技术其实还是由泰塔掌控,掌控模式就相当于泰塔发产品给远昌代工一样,所以这个“买下”只是对外的一个幌子而已,到时只要泰塔不拿“知识产权”说事,那么这个幌子就没人能识破。至于远昌的实际利润就是赚取“代工费”,但是利润薄不是什么问题,陈春要的是上市融资。

当然,陈春也不是让泰塔白白帮忙,他承诺把远昌公司的一部分股份给杜权。

站在杜权的角度,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损失,他可以把远昌当成自己的一个代工厂,远昌替泰塔生产东西还是由泰塔负责销售。他唯一要做的就是以后对远昌大张旗鼓的宣传“有自己的自主产品”三缄其口就可以了,并且陈春还对他的“三缄其口”给出了不菲的条件。不过有一点纠结的地方是远昌生产的东西不能和泰塔生产的东西用同一个品牌,但是,因为销售由泰塔控制所以泰塔可以把它们当成一个系列品牌来对待,*作起来也不是太麻烦。

站在陈春的角度,他担心的就是在公司上市以后如果杜权进一步要求得到更多的利润,那么那个时候就只能被他要挟。但是,陈春想到的是融资后要逐渐淡出生产泰塔的产品,他要以其他的产业另起炉灶,只要那时候另一个产业可以支撑起他的公司,就算杜权和他闹翻他也不怕。

“你这个想法不错。”杜权明白了陈春的意思后笑道,“我知道你是想发展其他的产业,并且资金还是完全由股民替你出,哈哈,即使你最终失败,大不了股价下跌,你也没有什么损失嘛。”

“我不会让我的股东亏本的,哪怕他只有100股远昌的股票!”陈春态度十分坚定地说,“我的目的不是圈钱!”

“好!有志气!”杜权说,“但是,以目前你的公司来看要生产我的产品至少还要投资五到六百万,你有这个资金?”

“暂时没有,不过我有其他办法。”陈春笑道。

最后他们又聊了一些细节问题,愉快地结束了这次谈论。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奇书网—http://Www。Qisuu。Com

第二卷第二十八章佳人再现

陈春与杜权会面之后心情大好,现在查电子书杜权对他的友好度已经达到了70%,只要远昌再生产泰塔的产品,那么他就会完成一个任务。其实完成任务只是一个表象,重要的是后续的目标会一个接一个实现。

到了这一步,生产泰塔的产品已经是迟早的事情了,但是陈春并不想为了生产泰塔的产品而去投资增添设备,他的如意算盘是让开泰电子来生产那些产品。开泰电子虽然是生产手机,但是与泰塔电子还是有很多共通性的,到时只要把生产线略微改一改,再增加一些七零八碎的工具就可以了。

只不过,现在要收购或绝对控股开泰电子还不是时候……

郑玲的出现让陈春激动了好一阵子。

那天,陈春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是甜美的女声:“陈总吗?听得出我是谁吗?”

陈春吓了一跳,仔细想象声音来源,最终还是猜了起来:“……郑玲!”

很显然,郑玲没有想到陈春在电话里能够听出她的声音,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通过多少电话,所以郑玲吃惊地说:“你怎么知道是我呀?”

“我和你还有一个秘密保守着呢!”陈春笑道,“我天天担心着你说出去,所以一直记挂着你。”

郑玲马上就想到了她请陈春让“导游”告诉Peter的老婆关于Peter在这边风流的事情,笑了起来:“你不说我都快忘记了!”这么一笑,她立即就感到又和陈春熟悉了起来。

“你找我不会是还想让我告诉Peter的老婆关于他的事情吧?”陈春笑道。

“如果你不提起他的话,我都快忘记Peter这个人了。”郑玲开心地笑道,“我已经从原公司辞职了一段时间了。”

“哦。”陈春说,他知道郑玲打电话给自己肯定有什么事情要说,所以等着她继续讲。

果然郑玲又道:“你什么时候有空吗?我想到你公司拜访一下你。”

“这几天都有空,你随时来好了。”陈春说。

“那好,我明天上午9点到你的公司找你,不会还是上次那间小屋子吧?”郑玲笑道。

“已经改地方了。”陈春说,“现在有一个工厂。”接着说了工厂的地址。

“我就猜到你会发展得很快。”郑玲在电话中说,然后挂了电话。

陈春挂掉电话之后感到奇怪,心想:“她找我干什么?”把这个事情告诉了颜秉国。

“可能她想你了吧!”颜秉国笑道,“上天掉下一个机会让你去泡她,这个机会你要好好珍惜哦!”

陈春虽然知道郑玲肯定不是想着自己,但是确实也认为这是一个泡她的好机会,笑道:“试一下也可以。”

……

第二天,郑玲果然准时来到远昌公司,她是开着一辆玫瑰色的POLO来到的。她那披肩的长发微微染烫过,面容一如以往的艳丽,气色依然绝佳。

她见到陈春和颜秉国在一起之后,笑道:“我说呢,你们两人果然是一起的呀!”

反正现在大家都不在原公司,所以说话也不顾忌,三人笑谈一阵。

陈春最关心的还是她来这里的目的,所以问起了正事。

郑玲掏出两张名片分给二人:“这是我现在上班的公司,你们一看应该就知道我想说些什么吧?”

陈春一看她的名片,只见名片上的公司名字是美国飞兰慈风险投资公司C国分公司,郑玲的头衔是市场专员,知道了她的来意,问道:“你觉得我们这个塑胶厂有潜力?”

“我觉得你们有潜力。”郑玲说,“我们公司非常善于包装和指导新起步的公司达到上市标准。”

陈春对风险投资公司还是知道一些,知道这类公司主要的业务就是把所掌管的资金有效地投入富有盈利潜力的高科技企业,并通过后者的上市或被并购而获取资本报酬,问道:“我们这小公司又不是什么高科技企业,上市很难吧?”

“所以才要想办法呀!”郑玲说,“我其实到我们公司也不久。”

“难怪不得!”陈春心想,以目前的状况看,他自己这个公司算个什么东西?风险投资公司就是再傻也不会看上远昌公司吧?虽然他自己本来就有上市的打算,并且也在朝那个方向努力,而且信心满满,但是风险投资公司却不是只考量投资对象的老板的信心就会轻易把资金投下去的。

不过,陈春对郑玲这么看好自己还是有些欢喜。

他想,虽然远昌在自己的*作之下也可以上市,但是郑玲如果让她们的风险投资公司掺合进来那么就多了一份力量,这是好事情。

“如果你能让你们的公司投资包装我们,我当然是愿意的。”陈春说。

“那好呀,你准备一下你们公司的资料给我,然后我提交到我们公司去。”郑玲说,“现在你们公司规模小,但是以你们的发展速度我想三四年之后一定可以把你们推上市的。”她上次见到的远昌还在一个出租房里,时隔不久就见到现在的远昌已经大变样,所以她对陈春的能力还是颇有信心。

陈春见她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笑道:“你这么肯定你们公司会投资我们?”

“应该会吧!”郑玲说,一脸自信。

“那好吧,过两天我把公司的资料做好给你。”陈春说,他觉得暂时没必要把自己本来的打算说出去,如果飞兰慈公司真要来投资自己的公司,那么到时候再坦诚商谈也不迟。

郑玲接着又随便问了一些东西,陈春和颜秉国都坦诚地对她说了。

最后陈春见郑玲现在的工作态度好像非常认真,感到奇怪,直接问她道:“你现在怎么对工作这么负责任了?”

“这是我喜欢的工作呀!”郑玲笑道,“以前在工厂做采购不过是催催材料即时到厂罢了,那个工作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颜秉国对此深有同感,笑道:“正是。”

送走了郑玲之后,陈春突然有一种感觉,他觉得远昌公司好像已经上市了,并且自己坐在了宽大的办公司里运筹帷幄,所以对颜秉国说:“后续有好多文书的工作,我想招一个文员帮助我整理资料。”

颜秉国知道陈春已经和泰塔谈好了合作,虽然他没钱参股后面的生意,但是对陈春的能力却是毫不怀疑,笑道:“干脆你招一个漂亮女秘书好了,以后带在身边也有面子!要知道,我们的公司迟早会成为上市公司!”

陈春笑道:“漂亮的女秘书谁不想带?可是我们现在招得到吗?以后再说吧,现在随便招一个能做事的就可以了。”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奇书网—http://Www。Qisuu。Com

第二卷第二十九章一个职员

周末的时候,陈春到人才市场去招人。虽然他的公司小,开出的待遇也不怎么样,但是这年头“人才”多,所以他很快就收到了一叠个人简历。

装好简历走出招聘大厅的时候,陈春很意外的遇到了方芸惠,其时方芸惠也正从大厅出来。

陈春昨天晚上还梦见过她,感觉非常巧合,打完招呼后,陈春问:“你怎么也来这里?你们学校要招人?”

“你有见过学校到人才市场招人的吗?”方芸惠贝齿微露,微微笑道,“我和学校解除了合同,现在想重新找一个工作。”

陈春想到她请自己帮她收拾校长的事,笑道:“是不是你对你们的校长实在看不顺眼了所以要辞职?”

“这次是他看我不顺眼了。”方芸惠说,“他故意刁难我,我能不走吗?”

“他肯定要刁难你。”陈春说,心想校长成天看到一个不能吃到口的蜜桃心头一定难过,不过刁难的目的无非是想潜规则一下美女而已。

“为什么?”方芸惠自然而然地问道,闪动着美丽的大眼看着陈春,似乎要看穿他的心思。

“可能你让人收拾他的事情被他知晓了吧。”陈春不能明说校长想潜规则她,但是感觉到她已经猜到了自己的想法,所以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

“也许吧。”方芸惠说,“不过现在教育部又没有强行规定学校要配备心理老师了,所以也有可能学校是要精简人员。”

“那帮人成天吃饱了没事干,什么事情都是一阵风。”陈春说,“不过也没什么关系,你要找一个好工作也是很轻松的。”

他经常听到一些大厂的员工“忍受不了生活或工作的压力跳楼自杀”,所以知道好多公司都需要专业的心理疏导人才。

“不过企业比学校还要复杂,”方芸惠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我从学校出来之后已经连续辞掉了两份工作。”

陈春猜到原委,心道:“你长得这么性感漂亮,做的又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工作,上面的老板如果是男的肯定要打你的主意,如果是女的肯定害怕位置被你抢了从而也要刁难你。”想到这里,觉得一个美女如果不肯在强势面前低头原来也会活得这么累,不由得替她叹了一口气。

看来“红颜薄命”还是有些道理的。

“你叹什么气呀?”方芸惠奇道,虽说她学了心理学,但是也不可能完全明白别人的心思。

“我叹我的公司用不起你,”陈春只好含糊应道,“否则,我就请你到我们公司。”

方芸惠想起了陈春是远昌公司的老总,开玩笑道:“你对你的公司这么没有自信呀?”

陈春本来是顺口说说,但是听她这么一说还是感到一丝不爽,尽管知道她是在开玩笑。心道:“**,现在老子虽然没有化龙升天,但是这一天也快来了!”因笑道:“自信当然是有的,要不你到我公司来上班吧?”

这么一说,心中一动,暗道:“笼络一个美女在身边却是一件爽事,如果等我化龙之后才想到正正经经地去泡女人或许好多机会就白白地溜走了!”如此一想,心里更加有了强烈的要把她笼络过来的想法,说道:“说真的,我准备要把公司推上市,所以我们公司的条件马上就会得到改善,你与其去帮其他公司还不如帮我这个老熟人。”

方芸惠没想到陈春会当真,笑道:“我什么也不会,能帮你什么?”

“谁天生就会?”陈春热情地道,“工作上的事情学一学不就会了?”想到她如果愿意到公司的话,以后自己带着她去谈生意也有面子,不觉流露出期待之色。

方芸惠见他如此,也有些心动,笑道:“要不我就到你公司去帮你打工好了。”

陈春大喜:“那就这么说定了!走,我请你吃饭,算是欢迎新员工。”

“还没有上班就要老板请客?”

“上次你不是请我吃过饭么?”陈春心情非常好,“这次算回请。”

听他这么一说,方芸惠又想起了自己雇他去收拾校长的事,脸一红,不好意思地笑了,只好顾左右而言他:“你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招工人吗?”

“是呀,是要聘请一个人。”陈春拿出收到的简历一扬,点头道,然后又把简历收好。

“你现在不是有我这个工人了吗,这些简历还收起来干什么?”

“这是人家的希望,”陈春说,“我收了人家的简历总要负责吧,日后我们肯定还需要人,这些资料留着有用。”

“看来你真是一个好老板哟!”方芸惠突然觉得陈春好有责任感。

……

当颜秉国看见陈春带回来一个美女“文员”之后,眼睛都看直了,找一个机会与陈春单独相处:“春哥,这么漂亮这么高气质的美女肯来我们公司?你小心不要受骗哦?”

“要有信心!你看我们像是池中之物吗?”陈春笑道。

“不像。”颜秉国说。

“这就对了!”陈春笑道,“是这个美女眼光长远,她知道我们的远昌电子一定会发展壮大。”

“有没有泡她的打算?”

“现在千万不要有这个想法!”陈春告诫颜秉国道,“要是她哪天察觉到你想吃她的豆腐,说不准她就拍拍屁股走人,并且也有可能看你‘不顺眼’再找人来收拾你!”

“我又不是说我要泡她,我是说你!”

“我也是一样!”陈春说,心想对这个女人最好还是要表现得“正派”一些,如果非要泡她,或许只有用“日久生情”才能得手。

陈春本来认为方芸惠到了公司之后肯定会或多或少感到一些失望,但是几天下来之后,他发现方芸惠好像并没有表现出失落的神色,心道:“原来这个美女也并不是那么挑剔。”

更让陈春感到开心的是,方芸惠虽然学的是心理学,但是学起文员的工作也是非常之快,最主要的是,她愿意去学。

“除了不解风情之外,几近完美。”陈春和方芸惠相处一段时间之后这么评价她。

“或许是她对看不上眼的男人不愿意去‘解风情’。”有时候陈春又这样想,因为方芸惠毕竟是一个学心理学的女生,她应该知道女孩子要怎样做才能在男人眼中变成“万人迷”,所以现在她“不解风情”的原因,很可能就是她不愿意变成“万人迷”。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奇书网—http://Www。Qisuu。Com

第二卷第三十章告吹

自从陈春把远昌公司的资料提供给郑玲之后便再也没有听到她的回音,他想很可能是她们公司否决了她的提案。对于这事,他本来就没有报什么希望,所以也不把它当成一回事。

当他快把这件事忘记了的时候,没想到郑玲带了一个人又来到了远昌公司。

那人是一个青年,看起来30岁不到的样子,金丝眼睛,西装革履,显得很有风度。陈春听了郑玲的介绍和看了他的名片之后知道这人叫范磊,海归一族,是飞兰慈公司C国分公司的投资部门经理、郑玲的顶头上司。

范磊来远昌的目的不言自明,陈春知道他肯定是想来亲自考证一下公司的情况。

这些日子陈春让方芸惠重新整理了一下公司的资料,现在范磊来了就正好拿了新资料给他看。

范磊只是象征性地翻了翻资料,然后对面前的陈春、颜秉国、方芸惠说:“老实说像你们这种公司根本就达不到我们的投资要求,既没有自己的核心产品,又没有什么专长的技术,在同类竞争者中毫无优势可言,要想上市的话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郑玲说你们很有潜力,所以我特意过来了解一些情况。”

陈春虽然知道他说的都是实情,但是一看到他那种高高在上的表情就很是不爽,不着痕迹地道:“正是因为达不到上市的要求所以才会让你们这种风险投资公司加入进来,否则,我还让你们包装干嘛?”

范磊看出了陈春的不满,笑道:“你们是郑玲的朋友,我又是她的朋友,所以我既然来了肯定是想帮你们的。”

陈春听他说是郑玲的朋友,微感诧异,但这个时候不是探讨私人问题的时候,笑道:“既然都是朋友,那么我们就直说好了,你们能投资多少给我?”

“你们现在只是起步,业务还要慢慢做大。”范磊一副思索的样子,“前期我们可以给你们提供指导意见,至于投资,刚开始最多在100万以内,以后等你们的做大一些我们再追加投资。”

“你们风险公司也知道我们国家的那套‘摸着石头过河’的理论?”陈春笑道。

“其实像你们这种公司我能决定这个投资额度已经是冒了很大的风险了。”范磊说。

“那我再考虑考虑吧。无论如何,还是要感谢你们。”陈春说,然后看着郑玲,“多谢你看得起我们远昌。”

郑玲听出了陈春的拒绝口气,有些吃惊地道:“远昌刚刚起步,我们慢慢合作也是好的呀!”

“我做生意是急性子。”陈春笑道。

“那你再考虑考虑吧。”范磊说,“有什么想法直接联系我就行。”说完就和郑玲起身告辞。

郑玲和范磊出了远昌公司,在车上郑玲问范磊:“你不看好远昌?”

“不看好怎么会答应投资给他们呢?”

“这点投资太少了!我觉得春哥是一个做大事的人!”

“有一个小小的塑胶厂就是做大事的人?”

“我有这个感觉。”郑玲说。

范磊见郑玲若有所思的样子,心里感到一阵不爽:“这种小厂遍地都是,像他这种‘老板’一年挣的钱说不定还顶不上我一月的工资。”

“那可不一定!”郑玲说,停顿了一下,续道,“即便他一年挣的钱少,但是至少还养活了一些工人。”

“工人要他养?为什么不说他剥削了一些工人?”

“春哥不是那样的人,我看他人蛮好的,你没见所有的工人都干的很开心吗?”

“不要老是叫‘春哥’行不?”范磊感觉从郑玲口中说出的这个词很刺耳。

“怎么了?我叫朋友的称呼也要你管?”郑玲生气地道。

范磊不再说话,只顾开车。

郑玲也不言语,闷声坐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