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游戏者-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难道女人做了警察好奇心就弱了?”卡萝娜笑道,“实话告诉你吧,正因为我的好奇心重所以我才选择了干警察这一行,要知道警察这个职业大多数时候都是面对着一桩桩需要解决的谜案。”她边说边用自己的双腿把陈春的大腿紧紧夹住。

“对了,那个修女会被法官怎么处理?”

“修道院院长请了律师为她辩护,我猜想律师很可能会说她是精神受到了主教的控制,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她可能最多被关押两到三年。”

“她的精神的确受到了控制。”陈春说。

他听了塔雅的说法之后再想起索菲娅。罗兰最后看自己的眼神,所以十分肯定。

“放心吧,我们不会冤枉好人。”卡萝娜说,“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了吗?”双腿把陈春的大腿夹得越发地紧了。

“好吧,我告诉你我的身份,其实我只是一个小生意人,不过有时候有一些占卜的本领。”陈春笑道,他感觉卡萝娜的大腿很结实、很有弹力,这可能是与她的职业有关。

“占卜?是古老的东方文明吗?”

“或许是吧。”陈春说,“也许我可以用它帮你在办案的时候做出一些决定。比如,帮你占卜某个地方某段时间出现了些什么人。”

卡萝娜想了一想,说道:“如果你占卜得准的话那么我岂不是可以成为一个神探?”

“对,如果单就这一方面来说的话我可以让你成为一个神探。”陈春很有信心的说。

“那好,以后我遇到困难就让你帮我占卜。”卡萝娜笑道。

“没问题呀,不过我不是万能的占卜师。”陈春说。

“管你是不是‘万能’,反正我缠着你了。”卡萝娜暧昧地笑道。

要不是陈春知道她是一个单身主义者,听了这话他很可能就会误以为她要缠着自己与她结婚呢,笑道:“你的双腿现在不是缠着我么?”

卡萝娜感到陈春又有了反应,突然翻身坐起,笑道:“是呀,你怕不怕?”说着往陈春身上坐去……

“你在想什么呀?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突然,陈春的身旁又响起一个声音。

他的思绪被这个声音从回忆中拉回到现实,睁开眼睛,皱眉道:“怎么?你又来了?”原来又是周盈盈在自己的旁边一脸调皮地看着自己。

“我哥哥叫我少和你说话,我偏不听他的,哼!”周盈盈嘟着嘴说道。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奇书网—http://Www。Qisuu。Com

第二卷第二十二章晚餐

陈春回到国内以后首先是了解了一下自己和颜秉国的远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经营情况,结果颜秉国把公司管理得井井有条,就连6S也搞得像模像样。公司最初散发着的那股“家庭作坊”气质已经被洗刷殆尽,看来颜秉国的管理水平比起先前那个“土老板”要高明得多。

然后陈春拜托了刘仲平,让他托关系先去联系一些相关的外资企业的人事部门做好接收“欧美甜妞”的准备。这点小事情难不倒一个警局副局长,刘仲平辗转关系很快就找到了“愿意帮忙”的企业,当然企业在做财务帐本的时候涉及到“欧美甜妞”的“工资”及“个税”还是要陈春交的。

过了几天老鹰从罗马发来了甜妞们的“资料”,陈春这边马上让企业发出“邀请书”给她们以方便她们向C国在意大利的大使馆申请签证。

手续搞定,老鹰别了塔雅之后带着12个“白领佳人”过来上班,随后和仙界丽都的冯大水谈了合作的细节。冯大水见这些甜妞个个身材火爆并且来路又正自然是乐开了怀,很快就与陈春他们达成了分成协议。

一切搞定,陈春的这个“副本任务”也圆满完成。可能是这个任务比较涨经验,所以他的属性等级又涨了一些。现在他的等级升到了6。75,综合财力值到了6,综合权力值到了7,综合声望值到了8,个人魅力值达到了15。

他分析了一下属性增长的原因,财力值的上升应该或多或少与现在有了甜妞们给他赚钱有关,权力值的上升可能一方面是因为刘仲平更加信任他,一方面是仙界丽都的冯大水为了他们自己的生意也不得不对他另眼相待,至于声望的上升,肯定也是来自于仙界丽都,个人魅力的上升应该因为其他几个属性上涨的缘故。

陈春看着自己的等级到了6。75,心想现在可以对等级在1。75以下的人使用“愚忠术”了。查了查自己所认识的人物,他都不大愿意对满足条件的人使用这个法术。最后他做了一番思想斗争,把目标定在了瘦高和矮胖身上。

其实瘦高和矮胖对陈春的友好度都在75%以上,按电子书的建议是最好不要对他们使用这项法术。但是陈春是这样考虑的,他想教他们《武者心经-男》上面的武技,考虑到这个武技威力很大,并且个体的差异还会导致每个人在习成之后的能力不一,要是瘦高或矮胖的天份比老鹰好,那么日后还真不好控制他们,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他觉得有必要对他们实行“奴役”。

“我又不是‘暴君’,不会让他们做一些很出格的事。”陈春给自己找到一个借口,然后查了电子书,记住了对应着他俩的“咒语”。

这天陈春接到了吴悔的电话。

吴悔在电话中说他考上了大学,而且还是本市最好的一所大学,所以要请陈春到他家中吃晚饭,陈春欣然应允。

当陈春买了一篮水果到吴悔家中的时候他发现今天吴悔一家四口都在,此刻吴悔的妈妈和李枫颖在厨房忙着做菜,吴悔的爸爸坐在凳子上看电视,吴悔斜躺在他们家唯一的沙发上手拿着电视遥控器不停地翻播着电视频道。

看见陈春,吴悔一家人都来向他打招呼,非常的热情。

“肯定是吴悔这小子在他家人面前说了我很多好话。”陈春猜想。

李枫颖和她妈妈跟陈春打完招呼后又继续去厨房忙着。陈春便和吴悔的爸爸客套几句,聊了一会,马上就发现他是一个非常木呐的男人,不过态度却非常的友善。

“难怪李枫颖要对她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严加管教,看来是与她后爸的性格有关。”陈春想,看着眼前这个年纪与周英明差不多的木呐的男人的一双十分粗燥的大手,他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贫富悬殊。

“春哥,你前几天到罗马去玩了?好不好玩?”吴悔问陈春。

“你怎么知道?”陈春奇道,心想自己去欧洲的事情并没有告诉他。

“我姐说的。”吴悔笑道。

陈春一愣,突然想到李枫颖在周添钰的公司上班,那么这件事情一定是周添钰告诉她的了,笑道:“就是教堂很多,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玩的。”

不久饭菜烧好,李枫颖和她妈妈出了厨房,五个人便一起坐到桌旁吃饭。

“吴悔能考上大学全靠你对他的教导呀。”李枫颖的妈妈对陈春笑道,“本来想去饭店,但是想想又不是什么外人,还是在家里边吃边聊好一些。”看得出她年轻的时候很有姿色,但是现在已经颇染风霜。

陈春感觉到她们一家人把自己的功劳说得太大了,即便是自己这样的人也有些不大好意思,笑道:“我哪里教导了吴悔?他能考上大学一方面是因为他自己聪明,一方面是因为他有一个好姐姐还有你们这样的好父母。”

“我和他爸都没有时间管他,平时都是他姐姐管着他。”女人笑道,“枫颖这丫头很不错。”

“妈!”李枫颖生气道,“有像你这样夸奖自己的女儿的人吗?”

陈春觉得李枫颖的确对吴悔很好,对她笑道:“你本来就很不错嘛。”话一出口,马上就感到有些不妥,补充道,“妈妈夸女儿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对呀,你看陈春也这么说你!”女人笑着看了女儿和陈春一眼,又意味深长地笑道,“我看你们两个都不错!”

男人在一旁憨厚地笑着,举起杯子对陈春说:“来,喝酒。”

陈春分明感受到了来自李枫颖父母对自己的好感,居然耳根有一丝丝发烧,举起杯子:“好,喝酒!”

几人边吃边聊,气氛非常融洽,陈春居然感受到了一点在老家和父母吃饭的感觉,这种感觉还是他出门在外第一次感受到。

用完晚餐,陈春不便久留,起身告辞。

“让枫颖送送你吧!”女人说。

“让我去送春哥!”吴悔抢着说。

“你留着和我一起洗碗。”女人说,“你总不能让你姐姐老是做家务吧!”

“不用送了,我又不是不认识路。”陈春笑道。

“让我送送你吧!”李枫颖说。

陈春不再推辞,笑道:“你们真是客气。”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奇书网—http://Www。Qisuu。Com

第二卷第二十三章儿女心事,谁晓?

和李枫颖一起下了楼,陈春想着她父母对自己的友善态度心情比较高兴。

“我妈妈的那些话你不要去听。”李枫颖突然说,“她这个人就是话多。”

陈春以为她害羞,笑道:“没什么,我觉得你妈妈这个人蛮好的,直言直语。”走近自己的那辆二手普桑,“你回去吧,我先走了。”

“我们一起去兜兜风吧。”李枫颖好像做了一个决定,跟了过来。

陈春一愣,马上就想到自己和卡萝娜那晚“兜风”发生的事情,看了看李枫颖只见她面容含愁,知道她在说“兜风”的时候绝对没有卡萝娜那样的心思,摆正心态,笑道:“好呀!”拉开车门让她上车。

城中的夏夜比较闷热,所以陈春在李枫颖的建议下开着车到了一处湖滨公园,停了车,和李枫颖一起漫步在湖边的木地板长廊,吹着凉风感到一阵舒爽。

“你去了罗马?”李枫颖问道。

看着左近许多漫步的情侣,陈春却没有那种浪漫的感觉,他感到李枫颖很有心事,笑道:“是呀,还遇到了你们公司的老板周添钰。”

李枫颖笑了一笑:“我就是从他口中知道你去了罗马。那天他问我说以前我给他介绍的一个供应商是不是叫远昌电子。”

陈春想到周添钰对自己的友好度只有35%,如果当初他知道是自己要和他做生意的话肯定不会同意,苦笑道:“他埋怨你了?”

“没有。”李枫颖说,“不过看他的神态,好像对你不大满意。”

“是呀。”陈春道,追究造成这个35%的数据的原因,一是因为那晚自己和虞菲菲撞破他的好事,一是因为后来自己搅乱了他泡方芸惠的计划。

“你说他以后会干扰你和开泰电子的生意吗?”

“干扰也无所谓,如果我们不注塑外壳给开泰电子我的注塑机也不会闲着。”陈春很有自信地说。

他在完成了“副本任务”之后查了一下与自己有利益关系的相关人物,研究了自己与他们的关系紧密度。他发现与周添钰的关系紧密度是18点,这个数字已经不是太大了,也就是说他的生意对周添钰的依赖程度不大了。

关系紧密度的数字是站在陈春的角度上来显示的,也就是说这个18点是陈春依赖周添钰的点数,但是却不是周添钰依赖陈春的点数。因为周添钰的生意比陈春大得多,所以如果站在周添钰的角度来看,他对陈春的关系紧密度肯定远远小于18点。然而电子书认为陈春是主人,所以显示的数字是给陈春看,让他随时了解自己对别人的依存从而做出适当的决策。

“其实周添钰这个人也不是那么小气,”李枫颖说,“即成的事实他一般不会再去干扰。”

“那就好。”陈春说。心里却暗道:“我就是因为两件小事情扫了他的兴他就对我如此怀恨在心,这难道不是小气?”

正在这时,李枫颖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就马上挂掉。

“你爸妈可能想让你回去了。”陈春说。

“他们巴不得我和你呆久一点呢。”李枫颖暗道。笑了笑:“不是,是公司的事情。”

陈春以前在公司打工的时候也经常半夜三更接到公司的电话,他对此深恶痛绝,笑道:“拿了他们一点工资就以为把人卖给了他,非上班时间还打电话干什么!”

“是呀。”李枫颖笑道,停顿了一下,又接着先前的话题说道,“周添钰这个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其实他有时候也挺脆弱的。”

陈春见李枫颖老是说周添钰,心里隐隐感到一阵不爽。一个女人在男人面前总是提起另一个男人并且还是说好话,那么那两个男人在女人的心目中孰轻孰重是很明显的事情了。

“他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李枫颖接着说,“有时候想想,他也挺可怜的。”

陈春当然不会觉得周添钰可怜。

“要是像他那样的人还可怜,那么天下有几人是幸福的?”陈春暗道,要想反驳,但是听李枫颖的语气,分明感到了她那淡淡的忧愁,只好住口不语。

李枫颖一旦把话说开,便不再管陈春的感受,继续道:“只是他平时表现出来的作风却是可恶。”说完轻轻叹了一声顺手摘下路边的一片树叶放在手心把玩,末了又将之揉成一卷抛到湖中。

陈春见李枫颖如此,突然恍然大悟,心道:“是了,她肯定与周添钰有一些纠缠,可能现在对他是既爱又恨。不过她既然对我说这些话那么肯定就是告诉我她已经心有所属了。”这些小巧的心思,陈春全是拜大学时失恋之后研究一些“书本”得来。

再想想李枫颖本人的身世,她本来就喜欢照顾人,现在看来她还非常善良,一旦周添钰侵入了她的心房那么她很可能就会去找对方的优点。

想到这些,陈春微感心酸,但是片刻过后心情便好转起来,心道:“这些事情却是强求不得的,并且电子书也从未指导过我要在这些事情上消耗精力,看来成大事者不会在意这些小节。”

……

一辆宝马里,一个少女正向一个男子埋怨:“你总是叫我帮你,现在把人家叫出来却连目标都找不到,你叫我怎么帮嘛!”

“不接我的电话,我该怎么办?”男子说。

“再拨过去呀!”少女说。

“再拨也不会接的!”男子说,想了半晌,“她又不在家,说不定会在湖滨公园,我们过去看看。”说着转动方向盘把汽车向湖滨公园开去。

男子和少女是周添钰兄妹二人。

“如果见到她,我怎么说呀?”周盈盈问。

“说我的好话呀!”周添钰道,“况且我有你这么一个好妹妹,说不准她看见你就不生我的气了。”

“哼!我可不会帮你欺骗人家呀!”周盈盈说,“要不是看在你这么着急的份上我肯定不帮你!”

“我会随随便便请你这位大小姐出马吗?”周添钰说,“上次让你帮我创造机会认识你的方老师,结果还没有成功。”

“那是你自己魅力不够!”

“好了,过去的事就算了,今天如果找到她你一定帮我多说几句好话。你看老爸都在催我该成家了,我总不能找一个看上我的钱的女人结婚,是不?”

“你怎么知道这一个女孩子是看上了你的人?”周盈盈掩嘴笑道,“臭美吧,你!”

“不要乱说!”周添钰正色地道,“人家还没有看上我这个人呢!”

“现在知道自己是根菜了?那你前段时间为什么对老爸说你马上就能把女朋友带回家了?”周盈盈不满地说道,“该不会这么快你就又改变主意了吧?”

“当然没有改变主意!前一段时间我用了非常冒险的手段让她认同了我,我本以为象她那样的女孩子和我…咳…咳…以后就不会想过要离开我,所以前几天大意了一下,没想到被她发现了……唉!”

“活该!谁让你要做一个花花公子呢!”

“花花公子又不止我一人。”周添钰笑道,“我劝你少和那个‘春哥’接触。”

“我偏不听你的!哼!”

“以后被骗了不要在我面前哭!”

“呸!谁会在你面前哭?我倒是看见某些人在求我帮忙的时候着急得掉眼泪。”周盈盈幸灾乐祸地说。

……

陈春和李枫颖再呆一阵,觉得心里越来越不是个味,提议回去。李枫颖估摸着陈春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心思,便不再多说,二人往陈春停车的地方走去。

“枫颖!”二人刚到陈春的二手普桑面前,一个男子便高喊一声跑了过来。

陈春一看是周添钰,心中更是雪亮,心道:“这下好了,我一人回去还省事。”

“春哥!你怎么也在这里?”周盈盈跟着她哥哥跑了过来看见了陈春,吃惊地问。

几人搞清状况之后都是一阵尴尬,陈春不知作何回答,无奈地笑笑。

“我们走吧。”李枫颖钻进陈春的汽车。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陈春也不好出声赶人,只好对周添钰兄妹报之一笑,算是道别。

陈春心不在焉地开着车把李枫颖往她家送去,从车内的后视镜中可以看见从她眼眶映射出的荧光,那是泪水反射过来的光辉。

“想哭就哭出声来吧。”陈春腾出一手递给她一盒纸巾,他不知道她到底受了什么委曲,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我不知道我爸妈能不能理解我。”李枫颖接过陈春递来的纸巾盒子,终于哭出了声来。

……

“哥,我想陪你喝酒。”宝马里,周盈盈气嘟嘟地对周添钰说。

“只准你看着我喝。”周添钰心里乱糟糟的,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体会到,原来女人居然会对自己的杀伤力有这么大。

“不行!我也要喝!”周盈盈大声地抗议。

“好吧,不过只能在家里喝。”周添钰说。

伤心的一对兄妹……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奇书网—http://Www。Qisuu。Com

第二卷第二十四章晒女人

陈春独自一人回去之后想想今天晚上的事情就觉得非常郁闷,拿出电子书查看了一下今晚与自己接触的这几个人对自己的印象。

他发现:周添钰对自己的友好度降到了20%;自己对周盈盈的吸引度却在跳动着,一会升到70%,一会又降到60%;对李枫颖的吸引度上升到了65%。

“看来周添钰对我是恨之入骨了。”陈春暗道,想着还有要和他熟识的任务,不由暗自摇头,心想这个任务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完成了。

对于两个女孩,陈春暂时没有考虑过要和她们建立“兄弟般”的感情,但是眼下的情况却让他失望。

至于周盈盈,陈春搞不懂为什么她会对自己的情绪变化这么大,不过看着跳动的数据,他知道自己今天晚上刺激到她了。

虽然欧洲之行令他对周盈盈的吸引度上升到了68%,并且他也感觉到周盈盈对自己热情了不少,但是他也知道周盈盈是一个任性刁蛮的女孩子,自己救了她,那么她肯定会对自己感激,感激之情自然会导致她更加认同自己的一些语言、思想或行动等一系列特征中的某一些,所以吸引度的上升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然而吸引度可不能与男女感情混为一谈——虽然它们有时候难以区分。

陈春觉得自己现在可不是懵懵懂懂的少年,所以不会看着吸引度的数字去自作多情,特别是对周盈盈,她当面看见了自己对索菲娅。罗兰施暴,如果想去和她谈感情怎么可能!

“可能是因为我带走了她哥哥的‘女朋友’,所以她对我的情绪很大。”陈春最后对周盈盈的数据跳动给出了一个勉勉强强的解释。

再看李枫颖,虽然自己对她的吸引度上升了,但是成为恋人的机会好像已经溜走,她现在已经是心有所属,自己就算对她的吸引度再高又能如何?

陈春躺在床上,怎么也无法安睡。电子书给他定的目标非常远大,但是似乎异界的高等智能没有替角色的感情生活给予适当的考虑。

“这个只有靠我自己。”陈春想,他是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青年,除了性,还需要感情。

脑中慢慢闪过与自己接触过的女孩或女人,周盈盈和李枫颖今天已经考虑得够多,所以他直接跳过了她们二人。

3,美人鱼妹妹:大学期间自己情窦初开时冲动之下曾经追求过的美女,但是自己在她的心目中只是一个小丑。毕业之后再也没有听说过她的消息,并且自己对她早就没有了什么兴趣。

4,虞菲菲:曾经与自己漏*点过几次的妩媚女人,她的内心深处似乎有让人觉察不到的苦衷,现在是刘仲平的女人,既然他们相处和睦,那么就没必要再去“骚扰”。

5,林婉儿:机灵又现实的美少女,为了达到目标会不惜“牺牲”自己的身体,但有时候又有点傻气,或许正是因为那一点点的傻气才成就了她的可爱。现在还在大款的身旁为了目标奋斗着,陈春觉得自己已经把她当成了一个不太听话的妹妹看待。

6,许筱婉:林婉儿的胞妹,外形和她的姐姐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是性格好像和她的姐姐有很大的差异。她现在身在何方?考上大学了吗?陈春一想到她就会想到那张盖满了章的体检表,然后涌上的感受除了冲动之外还有一种莫名的惆怅之感,这种感觉是从林婉儿身上过继过去的吗?

7,方芸惠:强悍的美女老师,长得非常漂亮性感。她的专业是心理学,肯定看得出身旁的男人对她“居心叵测”——或许思想高尚的男人也会被她这样认为——绝大多数正常的男人见了美女第一反应可能是来自脊髓,然后才会上升到思想阶段吧。所以她身旁的男人很可能没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感觉,并且校长她都敢找人去扁,何况其他想吃她豆腐的男人!不知道她现在在学校混得如何?看来周添钰是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