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游戏者-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放你?老实告诉你,你已经被查尔斯卖了1万欧元。”男子*笑道,“要不是你能卖这么多钱,兄弟们早把你这甜妞轮番上了。”

“卑鄙、无耻、下流!”塔雅骂道。

“嘿嘿,以后你才知道什么叫卑鄙无耻下流。”男子笑着把塔雅继续往前推,“快走,不要让他们等久了。”说着把她往电梯里推。

陈春虽听不懂他们说些什么,但知道定然不是好话,看到他们进入电梯不便再跟,退身回来。才回来,马上就看见老鹰被几个男子挟持着往通道另一头走去,心中一喜,尾随上去。

几个男子把老鹰关在屋子里之后,折身回来。一人拿着门锁钥匙,说道:“晦气,我还要负责看管这个东亚猪。”

另一人说道:“明天等他告诉了查尔斯那个法门之后我们就把他卸成八块。”

拿钥匙那男子嘿嘿笑道:“看不出这东亚猪还有些本事,不过他最多活过今晚,要想看到明天的月亮那是不可能的了!”说着与另外两人分开,独自走进一间屋子。

陈春见现在其他房间中不时还有人进出,知道不是下手的时候,轻轻走进钥匙男的房间,站在一角静等机会。差不多半个多小时过去,见周围逐渐安静下来,这才过去轻轻将房门关上。

“咦?怎么门关起来了?”钥匙男感到屋子里烦闷,又走过来开门。

陈春见时机已到,摸出匕首,旋到他身后。一咬牙,突然显身出来对着他后心就是一刀刺去。

钥匙男突然感到后心一凉,一惊之下扭头回来。陈春不待他看到自己,左手从他脖子后边绕去一把捂住他的嘴巴,刀一抽,只感胸前一股热水浇来,鼻中马上就闻到一股血腥之气。

钥匙男心脏一阵悸动,感觉不到痛楚,用力挣扎了3秒,但是怎么也扭不过头来看见自己身后的敌人,更遭的是他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陈春见男子不再挣扎,撒了手。只听“卟”的一声,男子如一截枯木萎顿倒地。

见男子身上的鲜血还在“汩汩”冒出,陈春的心跳快到了极致。看着地上的尸体,他有些不大相信:自己一个大好青年居然杀人了!

但是尸体的确是自己手上的匕首造成,陈春适应了一分钟之后,心跳略降,暗道:“谁要阻止老子老子便只能把他扫掉!”从尸体身上掏出钥匙,再把自己胸前的血迹在软椅上擦拭了一下,收了匕首隐了身,开门出去,顺手将房门带上。

……

“春哥,你来得好快!”老鹰见到陈春之后,激动地说。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陈春用钥匙打开老鹰的手铐,“塔雅也被他们抓了!”

“春哥,你也知道了?”老鹰奇道,“我必须要去救她!”。

“是我们必须去救她!”陈春说,他把那个“们”字说得很重,“不过她现在已经不在这幢楼里了!”他已经用塔雅的一些特征搜索过这家赌场,但是没有发现她的名字。

老鹰又是一阵感激,鼻中闻到陈春身上的血腥气味:“春哥,你受了伤?”

“没有,我杀了一个人。”陈春已经平静下来,语气归于平淡,“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找到塔雅。”

“我知道该找谁!”老鹰想到了查尔斯,“春哥,你跟我来!”说着当先向查尔斯的那间房子疾步跑去。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奇书网—http://Www。Qisuu。Com

第二卷第十章拷问

很快,二人到了查尔斯的那间房间外面。此时门廊外边并无他人,老鹰转动门把,感觉得出门未反锁,猛然一推,把门打开。

此刻查尔斯正在和一个“话友”打电话玩“语言挑逗游戏”,由于对方的语言和声音太过刺激,他已经有了高峰迭起的感觉。正享受着美妙的臆想,突然听到门开的声音,他吃了一惊,旋即愤怒,捂住电话就要冲“莽撞的手下”发火,但是当他看清门口处老鹰的面孔之后,马上意识到了情况的糟糕。

不愧是一个很有经验的老大,多年的职业习惯使查尔斯养成了很好的临危应变能力。他甩掉电话,左手迅速拉开身前的抽屉,同时右手也闪电般地伸进抽屉去掏手枪。

老鹰的动作更快,他一进门就对着查尔斯的方向猛然纵跳过去。

查尔斯的右手已经摸到了手枪,但也就是这个时候他的手腕却被抽屉死死的卡住——老鹰已经一手按住抽屉,一手紧紧地握住他的左手。

“我不想弄出太大的动静。”老鹰学着先前那个黑衣男子的口气,冷然说道。再将查尔斯的右手也一并抓了,拿到桌面上来。

查尔斯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手腕处传来,自己的双手手腕便如被钢钳夹住,别说反抗,就是要使出一丝力气也是绝无可能。

“想干什么?”查尔斯又惊又怕,但是语气却很愤怒。

“先让他吃吃苦头。”陈春不慌不忙走进屋子,反手将门关上,对老鹰说。

马上,一阵轻微的“咔、咔”之声从查尔斯的右手手腕处传来。

查尔斯无法忍受腕骨碎裂的疼痛,张嘴大叫!但是他的惨叫之声传得并不远——老鹰已经把他的嘴巴捂住。

“好好配合,”陈春冷笑着对查尔斯说,“带我们离开这里。”

“现在不问塔雅的下落吗?”老鹰看着陈春,有些不大明白他的想法。

“先离开这里再说。”陈春说,“你们先出去,我暗中观察。”

虽然现在控制住了查尔斯,但是这里是他的地盘,他的潜意识里肯定还有几分侥幸逃脱的心理,如果现在向他*问塔雅的下落,效果或许并不好。况且这里久呆一分,对陈春和老鹰来说就是危险一分,所以陈春觉得有必要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当然还有一个关键的因素,那就是塔雅已经不再这幢楼里了。

老鹰得了陈春的指示,知道他的决定肯定比自己正确,拿出抽屉里的手枪,顶住查尔斯的腰眼:“走,带我们出去!”

查尔斯已经吃了一个下马威,知道对方是凶狠的角色,不敢耍诈,被控制着往外走去。

为了保险起见,陈春等他们出了门之后又隐了身,然后跟在他们身侧四处打量。

夜已深,打手大多时间都在房间呆着,这给老鹰他们顺利走出去免除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不久到了后门楼下,陈春这才显了身子跟上老鹰一起将查尔斯带到远离赌场的一个僻静处。

“现在可以问了。”见周围模糊一片,陈春停下步子对老鹰说。

查尔斯虽然不是老板,但是也要经常与欧洲各国的的“同路人”交流合作,所以说英语是一点也没有问题。陈春和老鹰的英语虽然不好,但是表达简单的东西还是可以的,所以拷问一阵之后,双方都知道了对方的意图。

“那个女人被我卖了。”查尔斯说,“现在她已经不在赌场,我怎么可以让我手下人拿她来换我?”

“我不管那么多,”陈春说,“你自己想办法。”

“不想要另一只手了?”老鹰也恶狠狠地说。

查尔斯知道今晚如果没有交待的话是走不了干路,最后在得到陈春的同意后到一处共用电话亭拨了一个电话。

“埃索里,我今天卖给你的那个芬兰甜妞怎么样了?我不想卖了,你把她还给我。”接通电话之后,查尔斯焦急地说。

“这么晚了,你打电话给我就是为了反悔生意?”电话那头的埃索里很不高兴地说,“你和我合作这么久,应该知道我的原则才对!”

“我也不想这么做,不过这次没有办法!我真的遇到了一点麻烦!”

“虽然我认为你是我的一个朋友,但是,你知道,生意上的事情归生意上的事情。要是我的每一个朋友都像你这样,我这生意还能做下去吗?”

“这么办吧,”查尔斯咬了咬牙,“我给你1。5倍的价钱把她赎回来!”

“不是钱的问题。”

“好了,我给你2倍的价钱!”

电话那头的埃索里沉默了一阵,看来是有点心动:“你暂时等一等……”

等待……

陈春看了看时间,查尔斯打电话的时间是两分半钟。向周围扫视了一圈,见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心道:“你即便耍诈,帮手也不可能这么快赶来。”

“怎么样?”查尔斯听到埃索里重新拿起了电话,满脸期待之色。

“你知道,刚才我只不过是和你开开玩笑罢了,你和我是什么关系?我能要你2倍的价钱吗?”埃索里叹气道,“不过这次我真是无能为力了,你那甜妞儿一到我这边就被我的一个老主顾买去了。”

“他是谁?我出2倍的价钱向他买!”

“这是**,我不能告诉你!不过我敢打包票,你不可能从他手中买回他喜欢的东西。”埃索里说,“看吧,这次我真是帮了你的忙,遗憾的是你这甜妞儿太让人着迷了。”

“我今晚才派人送到你那边去,这么一点时间就被你卖掉了?”

“或许是一个巧合!我手上正好有他需要的货色,没想到他过来之后又突然看见了你们刚送过来的这个甜妞。你有过那种见了一个女人就特别来电的感觉吗?我认为我的这个主顾今天晚上就有这个感觉,所以他把这个甜妞儿一并买走了。”埃索里说,“好了,我身边的美人儿还在等着要吃些东西呢,嘿嘿,不和你聊了。”说完挂了电话。

“喂!喂!狗娘养的!”查尔斯听到话筒里传来“呜呜”的声音,骂了一句,狠狠地用功能健全的左手把电话摔落,然后用英语对陈春说,“我刚联系了买你们的朋友的那个人,但是他说他又把你们的朋友转手卖了。”

“卖给谁了?”老鹰怒道,“无论如何,你都要把她交出来!”

“走!换一个地方再说!”陈春对老鹰说道,指着左边的一条街道,“你带着他一直往那边走,走10来分钟再停下等我,我要在这边再看看。”

老鹰知道陈春可能是想看看查尔斯刚才是不是在打电话给手下人放信,点了点头,抓起查尔斯往左边街道走去。

这是在国外,一切还是多一个心眼为妙。虽然刚才听查尔斯的语气不像耍诈,但是陈春还是觉得有必要谨慎一些。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奇书网—http://Www。Qisuu。Com

第二卷第十一章可怜的女人

陈春在电话亭附近隐身游荡了一阵,确信周围没有人异常闯入之后才快步追上老鹰他们。

再次*问了查尔斯,他们大致明白了发生的情况。

“走!现在去找埃索里!”陈春决定道,既然埃索里要保护客户的**,那么就只有当面给他一些颜色瞧瞧。

“现在?”查尔斯问。

“法克!”老鹰骂了一句,“不是现在难道要等到明天!”他知道塔雅被人买走,心中很不是滋味。

“我是说现在找不到他。”查尔斯担忧地说,“谁也不知道他晚上会在哪一个女人家里过夜。”

“打电话叫他出来!”老鹰厉声道。

查尔斯本想辩解,但是见老鹰态度凶恶,他不敢多说,又找了一处电话亭拨打埃索里的手机。然而这一次电话却是无人接听,连续拨了多次,仍是毫无动静。

“或许,他把手机调到了静音。”查尔斯有些害怕的说,“毕竟,谁也不喜欢在床上和光着身子的女人互动的时候被人打扰。”

“你们先前把塔雅送到了什么地方?现在带我们过去!”陈春见联系不到了埃索里,只好再想其它办法,然后又警告道,“如果想吃枪子的话,就可以欺骗我们。”

“我没有欺骗你们的胆量!”查尔斯战战兢兢地说,下意识看了看自己那已经隆肿起来的右手,“我带你们去好了。”

见查尔斯如此之乖,陈春觉得一开始老鹰就把他的腕骨捏碎是明智之举,心道:“看来外国人怕的就是你给他来硬的,他知道了痛就懂得了该怎么做才算乖。”

乘上了出租车,查尔斯指点着司机把车往城郊开去。

罗马的城郊在晚上看来似乎有些荒凉,路灯很少,路两边偶尔会出现一些民居,但也是掩藏在一片片树林之内,零零散散一点都不集中。公路也很窄,但是时不时会有岔道出现通往不知名的地方。

“到了,就是这里。”当出租车开到一幢只有三层高的建筑物旁时,查尔斯说。

下了车,陈春在黑暗中观察了一下这幢建筑。只见楼房被一大片树林挡住了大部,楼房内有几缕灯光透出,但是显得非常静谧。楼前一道双开铁门已经上锁,看不清院中有些什么东西。

“你和他在树林等一下,我先过去瞧瞧。”陈春对老鹰说,他觉得还是自己先进去探探虚实再说。

“好。”

老鹰知道陈春的本事,放心地说。然后把查尔斯往一棵大树下拉去,让他的视线接触不到陈春。

陈春隐了身,来到院前轻轻翻过铁门跳到院中,但是还是弄出了一点声响。

“汪、汪、汪!”一条大狗冲着铁门叫了起来,声音在静谧的夜空中回荡起来,显得特别的不和谐。

陈春站着不动,暗笑道:“你看不到我,还叫什么叫?呆会你的主人怕要骂你了。”

果然,一个男子从门口出来探头看了一下,骂道:“你这恶狗,乱叫什么!信不信老子一枪把你毙掉?”那大狗看不到动静,又遭了呵斥,耷拉着脑袋又卷缩到一旁睡觉去了。

陈春悄悄进到一楼客厅,只见刚才那个男子正喝着啤酒在看影碟,旁边的桌上已经摆满了空着的啤酒瓶子。房间的布局有点像国内的两室一厅,两间卧室有一间房门虚掩,似乎里边有鼾声发出。另一件房门关着,不知道里边是否也有人在睡觉。

见客厅的角落有螺旋形的楼梯通往上边,陈春沿着梯子爬了上去。

二楼和一楼的格局相同,但是客厅里的沙发明显要比一楼的干净好多。此刻有两个男子正坐在沙发上玩扑克牌,一人打了一个哈欠,说道:“好了,再玩天就要亮了,我要去睡觉。”

另一人道:“再玩两盘。”

先前那人笑道:“明晚我值夜,到时你能和我玩到这个时候?”

另一人又道:“楼上的那个C国女人烦躁得很,你睡得着?”

先前那人道:“她不是没有哭了吗?”

另一人道:“刚才我吓了她一下,谁知道这一吓能管多长时间?”

先前那人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她卖掉?依我说,还不如我兄弟几个把她上了。”

另一人笑道:“要不你明天去对老大说说,就当慰劳兄弟们好了。”

先前那人摇头道:“老大定的规矩不准自己人动手吃自己的货,他肯定不愿意我们动她。”

……

陈春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见屋角也有梯子通往上边,当下继续沿着梯子往上边爬去。

来到上边,陈春环视了一下四周,只见三楼的客厅被隔成了一个卧室,三间房门却都是闭着,正要退步下去,突然一间房门打开,一个女人不耐烦地嘟嚷道:“有什么好哭的,你不睡觉我们还要睡觉呢!”紧接着,一个女人就被推了出来,然后“呯”地一声响,房门就被关上。

陈春吓了一跳,赶快闪身站到屋角。一看女人,只见她双目红肿,泪水涟涟,似是受了无穷的委曲,一张俏脸美丽无比,但却形神憔悴,看起来三十出头的年纪。看她的样子,应该与自己一样都是C国人。

二楼的男子听到动静,其中一人爬上楼梯,见到这个情景,骂女人道:“活该!如果你再哭哭啼啼,就把你卖到贫民区去当供人排队消遣的婊/子!”

女子见男子神态凶恶,果然吓得不敢吱声。

陈春见她如此娇弱的样子,心生怜意,暗道:“不知是那个缺德的家伙把你买到了这里!”有一种救她的冲动,但是眼下却不是时候,强自忍了。等男子下去之后,他也悄悄溜了出去。

出去后找到老鹰和查尔斯,陈春对老鹰说道:“他应该没有耍诈,里边的情形就像是一个拐卖妇女的集中营。”然后对查尔斯道,“我们一起去敲门,你就说有大事发生了,让他们把埃索里叫过来。”

埃索里既然做这种不正当的生意,自然会给手下人留下紧急联络自己的方法,所以陈春不怕他不过来。

查尔斯与埃索里其实做了多年的生意,他们的赌场也需要小姐,但是赌场的小姐必须要满足一个原则,那就是小姐要自己愿意服务客人,所以有时候查尔斯会从埃索里这里买那些意志力已经丧失的小姐过来,同时有时候也会卖一些“不听话”的小姐给他。

经常有生意上的合作,查尔斯知道自己的名字在埃索里的手下不会陌生。

三人大摇大摆地走向铁门。

“汪、汪、汪!”

院中的大狗听到了响动又看见了陌生的访客,开始理直气壮地狂吠。

“出大事了!小伙子们!”查尔斯摇晃这铁门朝里边喊道,“我是查尔斯,需要马上见到埃索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奇书网—http://Www。Qisuu。Com

第二卷第十二章找寻

楼房里的灯光明亮了起来,不一会有两个小伙子快步走出,他们看清了是查尔斯之后才制止住了大狗的叫声。

“嘿,我说,有什么大事情吗?”一个小伙子问,他看着门外的三人,表情怪怪的。

“你叫埃索里马上过来,事情必须马上解决,否则就来不及了。”查尔斯焦急地说,“要快!”

陈春已经关照过查尔斯,不准他多说。

小伙子再看了看门外的三人,犹豫了片刻,然后对另一人说道:“你就在这里等等,我去打个电话。”说完转身进屋。

过了差不多3到4分钟,小伙子再次出来,他递给查尔斯一个手机:“埃索里大哥要和你说话。”

“把手机给我。”陈春等查尔斯接过手机,对他说道。

他刚才从小伙子的声音里听到“埃索里”的发音,断定那头肯定是埃索里。

“我是查尔斯的朋友,是我想和你谈谈。”陈春对着手机说道,说完就把手机还给了那个小伙子。

小伙子接过手机,一脸惊异之情,把手机靠近耳朵:“是我。”

陈春看着小伙子,只见他边打电话边扫视着自己和老鹰两人,心道:“我就不信你不过来!”

果然,不一会小伙子挂了电话,开了门,对陈春说道:“埃索里大哥让你们到屋子里等他。”

陈春当先进去,跟着小伙子再次来到一楼的客厅。客厅里的空啤酒瓶子已经被堆到屋角,另两个小伙子靠着墙壁分开站着。

刚进来的小伙子对其中一人小声说了一声,那人看了看他们就出门去了。

陈春知道他们肯定在揣摩自己和老鹰的身份,但是既然他们放了自己进来,那么说明他们并不害怕自己和老鹰二人。这正是陈春现在需要的,只有让埃索里感到不害怕或让他感到能控制住自己和老鹰那么他才会愿意过来。

接下来是等待,小伙子们虽然没有看见查尔斯受伤的手腕(被老鹰挡住),但是他们感觉到了查尔斯对这两个“毫无杀伤力”的东亚人似乎有些害怕,所以大家都不说话。

过了接近40分钟,铁门外有汽车靠近的声音,一个小伙子走了出去,当他再次回来时身旁已经多出了一个肥胖的中年人。

“查尔斯,有什么大事情非要现在谈?”埃索里进屋之后坐下就问,然后扫视了陈春和老鹰一眼之后把目光停在陈春的面颊,“电话中是你说要和我谈吗?”后半句用英语。

“你告诉他。”陈春对查尔斯说,“用英语。”虽然他的英语实在不咋的,但是至少可以听个大概。

“今天我卖给你的那个芬兰女子是他们的朋友,”查尔斯对埃索里说道,“现在他们找到了我,你该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吧。”

“你想怎么办?”埃索里见原来是别人找查尔斯的麻烦,心情放松了一些,“这就是你说的大事?”

“有什么办法,我现在要知道那女子的下落,要再把她卖回来。”

“但是那是我的老主顾,电话里不是和你说了吗?是**!所以我不能告诉你。并且我知道他那个人,他对自己喜欢的东西绝对不会放手。”

“他放不放手你不要去理会,现在你必须告诉我那个女子的下落!”查尔斯怒道。他感到整个右手已经失去了知觉,如果再拖下去的话,能否把自己的手保下来将是一个疑问。

“查尔斯,你这不是在和我谈生意!”埃索里也生气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和我做生意?我不但诚信而且还懂得尊重别人的**。”

查尔斯有些泄气:“好吧,你说,要多少?”

“多少什么?”

“5000欧元?”

“**不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呀,查尔斯。”

“1万!”

埃索里摸着下巴,沉思了一阵,一副很难取舍的样子:“查尔斯,你知道,我们也是老生意。否则,我绝对不会把老主顾的**告诉别人。不过话说在前面,你找到了他之后不能说是我告诉你的,还有你能不能从他手上把那个女子买回来也不关我的事情。”

“好了,你直接说他在什么地方吧。”

“李拉斯。皮特知道吗?圣德夫教堂的神父。”埃索里说,“本来我是打算过了今晚就要付1万欧元给你的,但是现在,我们两清了。”他说完之后,看了看陈春和老鹰,居然发现东亚人原来是那么的友好。

查尔斯虽然心痛钱,但这个时候物理上的痛楚更胜一筹。他知道了塔雅的下落,马上对陈春道:“我们快去找你的那位朋友,现在我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了!”

“我想和你谈一笔生意。”陈春突然对埃索里道,“我想买一个女人,C国的女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