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不死神心-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赌石?”其中一个守卫走了出来,看了眼叶尘那有些寒碜的衣着,鄙夷道:“你们有钱么?若是没钱的话,就不要来学别人赌石,哪来的回哪去。”

叶尘从怀里掏出五个金币,这还是上次胖子给他的,道:“现在我们应该可以进去了吧?”

看到叶尘拿出了金币,那些守卫虽然心中仍旧有些轻视和不屑,可是也不好再阻拦,毕竟五个金币也是钱,灵石坊那惊人的财富就是由一个个的金币堆积起来的。

“啧啧,五个金币居然也跑到灵石坊来赌石,还真是乡巴佬,别到时输光了哭鼻子。”叶尘两人刚踏入灵石坊内,一声嗤笑就忽然从旁边传来。

“什么人?”胖子烦躁的转过身,可当他看到来人时,脸上却是情不自禁的浮现愤怒和恐惧之色。

只见几名衣着华丽,神色倨傲的公子哥朝着两人笔直走来,那中间之人,身穿明黄缎面长袍,手持折扇,神色阴柔无比,正是南宫言。

他身旁的李成,深知南宫言的喜恶,故意面带嘲讽的看着叶尘道:“想不到,你这样的穷鬼,居然也会来灵石坊内。”

看到这几个公子哥,灵石坊那些守卫的态度截然不同,满脸谄笑的说道:“原来是南公子,李公子,还有夏公子,快快请进。”

南宫言等人毫不理会那些守卫的谄媚,其中夏兰宁鄙夷的看了叶尘一眼,然后转身望向胖子道:“方成,你莫非是来还那两百金币的?”

听到夏兰宁的话,方成脸色微微发白,慌忙道:“还请夏公子宽限一点时间。”

“你这个贱民,有什么资格让本公子宽限。”夏兰宁伸手弹了弹指甲,冷笑道:“今天内,不把那两百金币归还,休怪我们不客气。”

叶尘冷眼旁观,看到南宫言和李成夏兰宁两人在一起后,他原本心中的猜测也完全得到肯定,陷害胖子的幕后之人,果然就是南宫言,这让他瞳子里寒意更浓,因为顾及南宫家的势力,对南宫言他已经多次忍耐,但对方却屡屡触犯他的底线,他觉得已经无法再忍。他心里已暗暗决定要给对方一个教训,有的时候越是忍让,反而对助涨敌人的气焰。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他走到胖子身前,怡然不惧的注视着南宫言等人,说道:“胖子的钱,我来还。”

听到叶尘的话,贵公子哥一方众人先是一愣,旋即哄笑起来:“你来还?哈哈哈,叶尘,两百斤比,你这个穷鬼拿什么来还?”

叶尘神情波澜不兴,淡淡道:“不错,今天之内,我必将两百金币还给你们,所以在期限到来之前,你们最好不要招惹胖子。”

众人丝毫不把叶尘的话放在心里,哄笑声更响,直到半晌后,南宫言忽然挥了挥手,周围的喧哗声顿时平息下来。

“叶尘,难道你要玩几把?”等到众人安静下来,南宫言嘴角勾出一抹戏谑,双目盯着叶尘道。

“既然来到这里,若不赌石那还能干什么。”叶尘目中闪动着神秘的光芒,手指转了转手中的五个金币道。

“哈哈,赌石,就凭你手中的五个金币,就想赚回两百金币,你当你赌圣?”不等南宫言开口,他身旁的李成嘲讽的大笑起来。“是不是赌圣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要赢你这样的跳梁小丑还是轻而易举的。”面对李成这样的话,叶尘也没有丁点客气,毫不留情的反讥道。

李成的脸色立即变得阴沉下来,他没想到,这个平民学生居然敢对他反讥,若非这里是紫微灵石坊,不得战斗生事的话,他当场就要喊人废了叶尘。

“叶尘,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便与本公子赌几把如何?”南宫言脸上露出一抹戾气,森然道。

出乎众人预料,叶尘没有拒绝,反而笑了笑,道:“有何不可。”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奇书网http://Www。Qisuu。Com

第二十四章不可能

周围绝大多数人,对于叶尘敢应下南宫言都是感到极为的错愕,一个个面面相觑。

南宫言也是愣了愣,他本来只是打算嘲讽叶尘一番,却没想到,叶尘居然真的答应和他赌石。

“哈哈哈,好,好,想不到你这个穷鬼倒是有点魄力。”回过神来后,南宫言摇扇大笑起来,看向叶尘的眼神充满了说不出的玩味。

叶尘没有理会南宫言的目光,淡淡道:“怎么赌?”

“你的本钱只有五个金币,这点钱连让本公子出手的兴趣都没有。”南宫言眸中闪过一丝寒芒,缓缓道:“这样吧,我借你一百金币,如何?”

在场众人都安静下来,视线齐齐头射向这里,不少人小声嘀咕,南宫言借钱给叶尘,肯定没有什么好心思,一百金币,若是到时叶尘输了,那就要任凭南宫言处置了。

胖子脸上露出焦急之色,可不等他说话,叶尘便抬手阻止他,看着南宫言道:“一言为定。”

见叶尘胆敢接受自己的钱,南宫言望着叶尘的目光越发戏谑,嘲讽道:“希望你到时能够赢我。”

“既然南公子你这样说,那我一定要如你所愿。”叶尘似乎根本没有听出南宫言话中的揶揄,平静道。

一行人当即朝着灵石坊内走去,穿过正殿后,是一片园林,古木掩映,草色青青,各种灵石矿放置在地面上。

“叶尘,想必你从来没有见过灵石坊吧?好好看一看,到时不管结局如何,好歹也能长长见识。”李成嘲笑道。

“哈哈哈……”李成的话让南宫言一方的人大笑不已。

叶尘神色不变,走到一棵古树下,那里有几块形态各异的矿石,他伸手贴在一块矿石上,凝神静气的感应其中的能量。当心脏再度散发神秘波动时,叶尘清晰的感应矿石内的能量浓郁程度,心底顿时暗松口气,脸上露出笑意。此前他虽然有些自信,但也不能完全肯定自己能够感应到这些灵石矿的能量波动,内心多少有些忐忑,如今确定下来,他对于赌石也有了绝对的把握。

“土包子,一看就知道你连灵矿石都没有见过。”看到叶尘这样子,夏兰宁嗤笑道。

叶尘看也不看夏兰宁一眼,继续感应附近几块矿石的能量,很快他就判断出,这几块矿石只有两块蕴含能量,但能量也并不浑厚,当即摇了摇头,朝着其他地方走去。

“好了,本公子选好了,就这一块吧。”在叶尘还在慢慢摸索时,南宫言拍了拍一块色泽不错的矿石,对李成淡淡的说道。

李成的家世虽然不错,但距离南宫言相差太远,只能做南宫言的跟班,他连忙将那块呈土黄色的矿石拿起,赞道:“南公子的眼力无人能比,这块矿石色泽沉淀,质地密集,触手温润,绝对可以开出灵石来。”

“那是当然,南公子是什么人,浸淫赌石不知多少年,经验岂是常人可比。”旁边众位公子哥都附和起来。

南宫言脸上带着平淡笑容,故作翩然的摇了摇折扇,让人看起来感觉他既自信又谦逊。

“叶尘,南公子已经选好了,你也赶紧选一块吧,嘿嘿,既然你已经应下了赌约,那再拖延也没有。”夏兰宁轻蔑的说道。

叶尘蹲在一块矿石旁,对夏兰宁的话无动于衷,他伸手触摸这块矿石,黑瞳中蓦地射出一道隐晦的精光,他对灵石的品阶如何判断并不清楚,但从这块矿石内部,他感应到远胜其他矿石十余倍的能量,这里面绝对有灵石。

“就这块了。”叶尘无视别人异样的眼神,将这块半个头颅大小的矿石拿在手中。

看到叶尘居然选了一块这么大的矿石,众人都大笑起来,原本还有些担心的南宫言,心中那丝担心也彻底消散,脸上露出冷笑,矿石块头越大,出灵石的概率反而越小,这个叶尘连这种常识都不懂,显然对赌石一窍不通。

“土包子就是土包子。”李成讥讽的摇了摇头,拿着南宫言选的矿石走到院子里一个老人面前,道:“师傅,这块矿石要多少钱?”

老人席地而坐,抬目看了眼李成手里的矿石,道:“五十金币。”

李成闻言迟疑片刻,朝南宫言望去,见南宫言点头,这才对老人道:“请师傅切石。”

“那老夫便开刀了。”老人从袖子里取出一把精巧的小刀,轻车熟路的开始解石,随着石皮慢慢的削落,这块矿石体积越来越小,等到石体还剩拳头大小时,终于露出了一抹稀薄的绿色。

“有了!”有人惊呼起来。

“南公子的眼力果然惊人。”

“那个土包子真惨,这下输定了。”

南宫言心底也有一些紧张,直到看到这抹绿色后,他才松了口气,对众人淡笑道:“牛刀小试罢了。”

在人们期待的目光下,解石师傅将整块灵石给切了出来,是块半个拳头大的淡绿灵石,他点了点头道:“低阶灵石。”

南宫言选的矿石切出灵石后,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转向叶尘,叶尘毫不紧张,直接走到那解石师傅面前,道:“师傅,这块灵石价格多少?”

瞧了眼叶尘手中的矿石,解石师傅摇了摇头,道:“这块矿石最好不解,但你要执意的话,就十个金币吧。”

“嘿嘿,解石师傅都这样说了,这块石头铁定是废石。”听到解石师的话后,李成等人大声笑道。

胖子见状也紧张起来,对叶尘小声道:“叶子,这块石头反正还没切开,要不你换一块吧?”

叶尘摇了摇头,没有多说话,将手中矿石放在解石师前,道:“师傅,切开吧。”

解石师叹息一声,也不再多劝,手持小刀灵巧的剥去矿石石皮,石皮快速的掉落,但里面始终没有任何异状。

看着手里拳头大的矿石,解石师停下小刀,道:“小伙子,已经不用再解了。”

解石师的话仿佛宣判了叶尘的死刑,胖子脸色刷的一片苍白,而南宫言等人则是得意的笑了起来。

“叶尘,你已经输了,还要继续赌么?”南宫言用折扇轻轻拍了拍自己的手掌,不怀好意的看着叶尘道。

叶尘此刻也很紧张,但是他相信自己的感觉,漠然的瞥了南宫言一眼,道:“结局还没有最终揭晓,急什么。”

“切,难道你还想翻盘?做梦吧。”李成冷笑道。

叶尘没有回应李成的话,紧紧的握了握拳头,深深的吸了口气,对解石师说道:“师父请继续吧。”

虽然不认为这块石头还能解出灵石,但解石师不会拒绝客人的要求,手中小刀再度动了起来,就在这矿石被削小到眼珠大时,他的手猛地顿了下来。

只见一抹火焰的红光,从矿石中散发出来,显得极为耀眼,在场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咔嚓。”石片碎片自矿石上掉落下来,只见一块小指头大的火红灵石,镶嵌在矿石里。

“怎么可能,居然出灵石了?”

“没想到,解石师都说不可能出灵石,它偏偏出了。”众人纷纷惊呼起来。

即便解石师都有些不可思议,愕然自语道:“这太难以相信,居然出灵石了。”

“哼,出灵石了又怎么样,本公子的灵石有半个拳头大小,他的灵石只有指头大。”看到叶尘这个土包子居然解出灵石了,南宫言也有些失态,旋即他甩了甩袖袍,不屑的冷哼道。

“对啊,居然出了灵石又怎么样,还是改变不了结局,仍旧是输了。”众人也反应过来,惋惜的说道。

可在这时,解石师却是摇头道:“不,这块灵石体积虽小,可比刚才那块灵石要珍贵得多,因为它是中阶灵石。”

“不可能!”南宫言不顾风范的大声尖叫起来。

Ps::新书也写到六万字了,成绩不是很好,语成要求不高,希望这周能够冲到新书榜二十名以前!还望兄弟们帮帮忙,投上一票,让我们的不死神心能够取得不错的成绩。拜托兄弟们了,众人拾柴火焰高,哪怕是一票,也能让语成感激不尽。另外,感谢“抹阳”、“杀神→雪花”、中州魂和猫猫将军四位兄弟打赏支持,谢谢了!

第二十五章阴毒手段

不死神心的真正功能现在还没有出现,请大家多等一段时间,到时绝对会让大家眼睛一亮。

中阶灵石,解石师的话让很多人都露出异色,感到不可思议,中阶灵石的价值远非低阶灵石可比,一块中阶灵石,相当于百块同等体积的低阶灵石。

眼前这块中阶灵石,虽然只有指头大,但它的价值仍旧远超南宫言那块低阶灵石,正如解石师所言,这次赌石是南宫言输了。

“哈哈……”这情形让胖子愣了愣,旋即大笑起来。

南宫言满脸阴沉,一块中阶灵石虽然珍贵,可对他而言并不是输不起,让他郁闷的是,他居然输给了叶尘这个土包子,在他身后那几个公子哥,表情同样是极为难看。

“一块中阶灵石,相当于百块低阶灵石,这块中阶灵石体积虽小,可也比得上五块拳头大的低阶灵石,价值五百金。”人群中有人忍不住嘀咕出声,这声音虽小,可在这寂静的时候,显得极为清晰。

其他人也纷纷回过神来,看向叶尘的眼神充满了羡慕甚至是嫉妒,仅仅用了十个金币,就得到价值五百金币的中阶灵石,而且他迎了南宫言,意味着南宫言还要给他五百金币,这无疑是暴富。

胖子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激动的手指都有些颤抖,叶尘一把就赢得一千金币,不仅能够还掉他输的钱,而且还有盈余。

“南公子,还要多谢你刚才借了我一百金币,否则这样的好事也轮不到我。”叶尘微笑着看向南宫言,道。

南宫言狭长的眼眸中寒光一闪而逝,旋即恢复一派翩然的风度,淡然的对叶尘道:“五百金币对本公子而言,不过一根发丝罢了,给你有何妨,只是不知道,叶尘你还有没有胆量再玩一把?”

听到南宫言的话,叶尘心中冷笑,他如何不知南宫言的打算,以此人那狭隘的心胸,输给了自己定然不甘心,接下来恐怕就要用对付胖子的手段来阴自己了。若是以往他自然忌惮万分,可如今拥有对矿石的敏锐感应力,他自信无论对方玩什么手段,自己都有信心接下来。

“怎么?莫非赢了区区一把就不敢再玩了?”看到叶尘保持沉默,南宫言还真有些心急,忍不住嘲讽道:“是男人的话,就再赌几把。”

胖子闻言不禁想起自己的遭遇,脸色微变,生怕叶尘中了对方的记,他自己昨天就是因为赢了才鬼迷了心窍,没有见好就收,反而和夏兰宁他们继续赌。

“叶子,你赢的钱已经完全够了,我们走吧。”胖子赶紧拉了拉叶子的衣服,提醒道。

虽然知道胖子的好意,但叶尘已经绝对狠狠的打击一番南宫言,自然不会就此离去,笑了笑道:“我今天难得有这么好的运气,别说几把,就是十几把都没问题。”

胖子神情大变,眼露露出掩不住的焦急之色,但不等他继续劝说叶尘,南宫言就大笑出声:“好,叶尘,今天你倒是让我高看几眼。”

此时场中众人看向叶尘的目光充满了嘲讽和怜悯,在灵石坊里这种事情每天都要发生,总有一些人一开始赢了几把,可却因此冲昏头脑,到后来输了个精光。在人们看来,叶尘就是那种人,所有人都认为他第一把赢了是凭借运气,没有人会觉得一个第一次赌石的土包子会懂得怎么赌石。

灵石坊园林内一片热闹之时,在一栋幽静的阁楼上,两道身影正站在窗前,俯视着下方。

左侧是一个身高七尺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袭绣绿纹的紫长袍,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站在那里就宛若一座山岳一般。

在男子身边,是个年约十六的少女,一身玉兰花饰的淡青色长裙迤逦曳地,身量苗条,柳腰纤纤,头戴银凤衔玉簪。她的面容更是精致,如远山般的黛眉,精巧玉立的遥鼻,有人红润的小嘴,堪称天姿绝色。

少女穿戴富贵华丽,却又不失清雅动人,她那双波光流转的秋水明眸,正静静的注视着灵石坊内的一切,叶尘和南宫言的争斗,也自然丝毫不差的落入她的眼里。

当看到叶尘在获胜后没有罢休,反而答应了南宫言的邀赌,她微不可觉的摇了摇头,淡淡道:“又是一个利令智昏的少年。”这种事情,她在灵石坊内近乎每天都可以看到,已经难以引起她的情绪波动。

身旁的中年男子满意的看着少女那从容平淡的表现,笑了笑道:“这个少年看起来是星辰学院的学生,经过今天的事情后,虽然会让他付出巨大代价,但也未必不是一个教训。”

叶尘并不知有人正注视着这里,他平静的走到一堆矿石前,正准备感应一下矿石里的能量波动,但就在这时,南宫言却是急忙阻止他,笑道:“何必这么急,刚才那一把只不过是开胃菜,现在既然正式开赌,就应该正式一些。”

说完他拍了拍手,顿时有人将两个镀金的金盆端了过来,这金盆里盛装着温热的清水,散发着淡淡的水雾。

“叶尘,再赌石之前先以金盆清水净手,可以洗去晦气带来财运。”南宫言微微一笑,说着自己走到一个金盆前,先行示范着将双手放入清水内。

叶尘以前从未来过灵石坊,知道在徐晓乐那个世界金盆洗手有着另外一种含义,却不知在这个灵石坊内有这样的规矩。

不过当他目光朝着周围一扫,发现其他赌石区也有人用金盆清水净手,便知道可能真的有这么一个习俗。

不过当他走到另一个金盆前,眼睛余光却发现南宫言等人脸上都露出喜色,心里顿时生出疑惑,他低头看了眼清水,虽然这从清水里发现不了丝毫异样,但他隐隐猜测到,里面恐怕是被做了手脚,难怪胖子会被他们给阴了。

心中有了猜测,他却不打算拆穿,因为他知道即使现在拆穿,南宫言等人也会耍其他阴谋,到时可能还更麻烦,与其那样,还不如佯装不知。

他暗暗将战力运行到手掌上,战力仅仅是将毛孔堵塞住,却没有释放出来,所以周围众人并未察觉出。

做好防备后,他这才把手伸入手中清洗了片刻,手刚入水中,他的心脏就出现一阵不规律的跳动,心中当即一凛,这水果然有问题,否则心脏绝不会如此。而他皮肤上的毛孔被战力堵塞,这些水根本无法渗入他体内,对他影响不到分毫。

见到叶尘用清水洗了手,南宫言等人齐齐相视一眼,露出了阴冷的笑意。

而在那阁楼上的少女,看到这一幕后不禁皱了皱秀眉,以她的经验自然看得出南宫言等人的手段,不悦道:“爹,这种事我们管不管?”

中年男子神色也有些不满,可却依然摇头道:“若换做别人我们还好惩戒一番,可南宫言这些人背后的势力在出云城内的很不凡,得罪了他们,对我们吃力不讨好。而且这也怪不了别人,若不是那个少年自己贪心,失去了警惕,又岂会中计。”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奇书网http://Www。Qisuu。Com

第二十六章碧木灵石

灵石纺园林内环境清幽,异树珍草遍生,石料散落在四周,有的小若鹅卵,有的大若磨盘,形态各异,错落有致。

见到叶尘使用了那清水,南宫言等人皆是暗暗冷笑,这清水里他们放入了迷魂散,中此药者看似清醒,实则神智会受到巨大影响。

在接下来的赌石中,叶尘连续解了好几块矿石,却连半颗灵石都没有看到,屡屡输给了南宫言,此前通过那颗中阶灵石赢来的金币,转眼就输了一半。

“土包子就是土包子,刚才赢了一把,那是运气,他还真以为自己是赌圣了。”夏兰宁不失时机的嘲讽道。

“赌石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玩得起的,像这种土包子,只适合去干粗活,打杂工。”

“赢了一次居然不知足,还想继续解出灵石,这样下去,最后不仅会把赢来的钱全输了,还有可能负债累累。”不少旁观者也忍不住摇头叹息,语出讥讽。

胖子脸色涨红,看到叶尘不断的输掉,他觉得内心极为绝望,同时也有些自责,若非自己,叶尘也不会来这里,更不会中南宫言他们的计了。

叶尘表面露出懊恼之色,内心却是冷笑不已,这几把是他故意输掉的,一来是若他总赢,绝对会引起别人怀疑,二来他要先让南宫言他们得意一会,等下再让他们输得惨些,让他们尝尝从云端到地狱的滋味。他从来就不是什么以直报怨的好人,别人既然惹他,他也不会让别人好过。

他没有回应周围众人的嘲讽,走到旁边的几块矿石旁,蹲下来拍了拍其中一块矿石,这块矿石他很早就发现了,里面蕴含的能量比此前那块中阶灵石还要浓郁,他要以这块矿石,狠狠的败南宫言一把。

“哎,可怜的家伙,被打击得惨了。”

“本来就是没钱的土包子,好不容易赢了这么多钱,现在输了一半,想不开是正常的。”

“这也只能怪他自己,太过贪心,若是之前见好就收,也不会变得这样,你看他到现在还执迷不悟。”

瞧着叶尘这样子,不少人只道他是因为输得太多而遭受打击,幸灾乐祸起来。

南宫言折扇在自己的衣袂上拍了拍,似要拍掉上面的灰尘,目光则是轻蔑的俯视着叶尘,戏谑道:“哈哈哈,你们也别这样说人家,说不定等会他的运气又好起来,即便是翻盘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的话听似在安慰叶尘,可谁都听得出其中的嘲弄,那些公子哥们纷纷大笑起来,在他们看来,叶尘已经中了他们下的迷魂药,根本没有丝毫赢的机会,只会不断的输下去。

叶尘仿佛没有听到南宫言的话,将选中的那块矿石拿了起来,道:“我选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