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不死神心-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靡黄辶梗钜斓氖牵蹴绲木磕芰客ü咨胩迥冢顾奶辶驼搅Χ家苑艘乃嫉乃俣仍诨指醋拧

虽然内心极为吃惊,可战力的增长让叶尘无暇分心思考其他事情,他专注的运行功法,引导那些能量朝丹田内汇聚而去,源源不断的转化为自己的战力。

叶尘并不知道,在他的身体外,那颗巨树正剧烈的摇晃着,大量绿色的光点从树内飞出,齐齐朝着他的身体汇去,极为神奇。

胸膛微微轻微着,叶尘身上的能量波动气息徐徐攀升着,他体外散发着淡淡光泽,让他的皮肤看起来宛若温玉般光滑剔透。

察觉到丹田内那越来越多的战力气丝,叶尘眉宇间浮现一抹笑意,如此酣畅的滋味,让他欲罢不能,心神将功法催动得更快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和煦的阳光透过巨树枝叶的缝隙落下,笼罩在叶尘身上。将最后一缕能量收归丹田,叶尘睫毛微微颤动,旋即陡然睁开那双漆黑的双瞳,

叶尘的眼眸里,此时透着浓浓的不敢置信之色,在刚才那番修炼中,他居然突破了士级五星境界,成为了六星战士。这件事情太诡异了,修炼之中,他只感觉到磅礴的能量涌入体内,那些能量从何而来?

正处于惊异之中,叶尘忽然看到,几片枯黄的叶子从空中飘落而下,随后竟是没完没了,这让他不由愣了愣。在修炼之前,他分明看到这颗巨树长满了新枝绿叶,怎么会出现这么多枯叶?

他连忙转身朝巨树看去,眼瞳倏地就是一阵紧缩,不久前还是生机勃勃的巨树,如今竟是树叶全部枯黄,树枝和树干也都枯萎了。

叶尘很快回忆起修炼时心脏出现了异样的跳动,当即身体就是微微一颤,难道这颗巨树的生命力,竟是被自己给吸收了?

越想叶尘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否则的话,这颗树怎么会凭白无故的枯萎,刚才涌入自己体内的精纯能量又从何而来。

这惊人的事实让他内心掀起滔天巨浪,近半刻钟后他才逐渐平静下来,内心更是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若是吸收树的生命力,可以提升自己的实力,那自己岂不是可以多吸收一颗?

不过很快叶尘就否定了这个念头,若是一段路上枯萎的树太多,必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而且他也很清楚根基稳固的重要性,这几天来,他修为的提升速度得实在惊人,若是这样不停止的提升,恐怕对今后的修炼有害无利。

此时叶尘战力雄浑,体力充沛,浑身没有丝毫疲惫,顿时脸上带着奕奕神采,朝着学院跑去。

回到学院时,已经是中午,他打算直接回自己的宿舍,途中恰好经过一个幽静的院落。对这院落他自然不感兴趣,可是里面传出的声音,却让他止住了脚步。

他轻手轻脚的来到院子围墙边,透过围墙上的青竹夹缝朝里面望去,只见院子站在两人。

那左侧站着个男子,他身穿一件明黄色的缎面长袍,腰间扎上一条金丝嵌玉地腰带,腰带左边悬挂着一块晶莹剔透的淡金色玉佩。男子年纪大约十七出头,一支金簪束发,长眉入鬓,双目狭长,鼻梁挺直,相貌甚是阴柔俊美。

望着这男子,叶尘目露情不自禁的掠过一丝冷意,此人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正是那让自己摔入古井的南宫言。虽说南宫言的行为反而让自己得到一场惊天的造化,但他可不会去赶集对方,因为对方的初衷是要自己死。

在南宫言的对面,是个令人心动的少女,她年纪看起来与叶尘相仿,可却梳着已婚妇人的发式,一身素色衣裙,裙摆处绣了一朵简单的水莲花,除了头顶一只竹簪外,其余部位都没见什么装饰,可这般朴素的穿着,却反而衬托出她的天生丽质。她有一张瓜子脸,鹅脂鼻腻,香培玉琢,眉如远岱,明眸皓齿,好一个水灵灵的俏美的少妇。

南宫言双目痴迷的看着身前的迷人少妇,嘴角勾勒出一道自以为诱惑魅人的笑意,语气轻柔道:“苏晓盈,你看看你住的这地方,连个好的家具都没有,这般艰辛的日子,让本公子好生心疼。”

南宫言的话让少妇苏晓盈内心恼怒,脸上浮现两朵愤怒的红晕,微垂眼帘道:“南公子,这样的生活小女子已经过惯了,不劳公子牵挂。”

苏晓盈玉颜上那愤怒的红晕,落在南宫言的眼里,则是娇羞的嫣红,他内心猛地一荡,轻责道:“晓盈,你这话可是大大的不对,这世上,有些人生下来就应该是享福的,有些女人更是天生就应该被男人是若掌上宝珠。晓盈你可知道,在本公子眼里,你就是那最明亮,最夺目的宝珠。”

“南公子,请您自重!”南宫言的话让苏晓盈脸上露出愠色,贝齿轻咬红唇道。

“哦?”南宫言眉头一挑,自幼锦衣玉食,背景惊人的他,向来都是女人自动扑到他怀里,让他从来不认为有女人可以拒绝他的魅力,苏晓盈的表现,在他眼里也不过是欲迎还拒。

他当即哈哈一笑,伸手一把朝着苏晓盈的手腕抓去,苏晓盈岂料对方会突然动手,当即大吃一惊,慌忙朝后退去,手腕也从南宫言手里溜了出去。

虽然苏晓盈的纤手滑了出去,可南宫言仍旧感到掌心残留着一丝滑腻,眼里更是透出灼热,定定的看着苏晓盈:“晓盈,你何必如此,你既知我心,便不必再担心以后,只要跟了我,我自会让你享受一生的荣华富贵。”

第十五章俏丽少妇

阳光明媚,少妇苏晓盈满脸羞愤,水眸不屈的迎着南宫言的目光,坚毅道:“南公子,您身份高贵,何苦为难我这个已经有了丈夫的妇人。”

“为难?”南宫言闻言双目微眯,不以为然的说道:“你那个死鬼丈夫已经死了都快一年了,但你还是花季的年纪,何必为了他守寡?晓盈,你知不知道,在我眼里,别的女人哪怕是十个百个,加起来都比不上你的一根手指,那些所谓的花魁,再怎么表现,也没有你的一个笑容那么让人心动。你自己想一想,你现在才十六岁,以后还有数十年的大好年华,能忍受得住那无尽的春闺寂寞么?晓盈,只要你跟了我,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敢轻视你,你将会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南公子,你住口。”苏晓盈向来是个性子温柔,说话都细声细语的女子,可如今被南宫言的话说得实在是羞恼难忍,忍不住轻喝道:“南公子,我苏晓盈虽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女子,贫穷得连件像样的家具都买不起,但我却知道这世上有‘礼义廉耻’四个字。我家境贫寒,但所有的东西都是靠自己的双手赚来的,在我看来,这没有丝毫耻辱,反而让我心安。

“南公子你身为南宫家的公子,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说这些话即便传出去也不要紧,但小女子的清白却承受不住外面的风言风语。南公子,你说的荣华富贵,我想这个世上有很多女人喜欢,可我只想自己的踏踏实实的生活,还请南公子离开这里。”

若南宫言刚才以为苏晓盈是欲迎还拒,但现在要是还听不住苏晓盈的真正意思,他就是白痴了,他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他向来自诩风流倜傥,遍尝人间美色,家里的势力更是让他肆无忌惮,玩过的美女不计其数。可在半年前,他却忽然发现了苏晓盈这个美少妇,苏晓盈那娇美羞怯的可人模样,当时他就心头大动,绝对外面那些妩媚女子,还不如这个美少妇有味道。从那时开始,他就想要品尝一下苏晓盈的销魂滋味,采用各种手段想要打动对方,奈何对方总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以往他还以为苏晓盈是故意这样,为了就是进一步吸引他,直到现在苏晓盈亲口说出那番话,他才明白,后者根本就不喜欢他,这让他如何能不恼怒郁闷。

“不识好歹!”在南宫言看来,自己容貌俊朗,谈吐风雅,身份高贵,可以说是个完美的男人,但这个俏美少妇,却让他遭到深深的打击。

原本他还抱着慢慢调情的心态,现在已经兴致全无,内心只恨不得立即占有了这俏寡妇的清白柔躯。

“苏晓盈,你可知道,在这出云城里,南宫家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在出云城里,我要开口,要什么得不到,更别说是女人。我是真的喜欢你,你还是从了我吧,大好的荣华富贵从此就会永远的伴随着你。”南宫言双目喷火,强忍内心暴躁,进行着最后的尝试。

“南公子,请你出去。”苏晓盈声音变得更为坚定,毫不避让的逼视着南宫言,指着门口冷声道。

“该死,这世上就没有本公子得不到的东西。”南宫言所有的耐心在这一刻都耗光了,暗忖,我先强上了这小寡妇,等她尝到男欢女爱那美妙的滋味后,不愁她不从了我。

不过就在南宫言准备付之行动时,却听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当下心头一惊,要知道,这里可是在学院里面,毕竟比不上家里,星辰学院屹立这么年,底蕴可是很深,即便身后有着南宫家,他也同样对学院很忌惮。

上次他差点弄死叶尘,若非家里出面给他摆平,恐怕他就少不了麻烦,此番距离叶尘出事没几天,若是又传出他在学院里强迫俏寡妇的事情的,即便家里要给他说话也不是那么轻易了。

“是谁?”南宫言整了整衣服,还刻意远离苏晓盈两步,对外大声喝道。

话音刚落,就看到一个少年带着有些木讷的表情走了进来,自然就是叶尘了。不得不说,刚才苏晓盈的表现让叶尘生出浓浓的钦佩,一个十六岁的小寡妇,能够抗拒荣华富贵的诱惑,安于贫穷,这实在是太难得了。

再说他和南宫言更有着深仇大恨,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坐视苏晓盈这样的女子被之糟蹋。

“苏晓盈……”叶尘进入院子后直接朝苏晓盈大喊,旋即才假装突然发现南宫言,连忙低下头说道:“南公子,您,您也在这?”他表面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内心却是寒意涌动,虽然现在他的修为还比不上南宫言,但他自信实力已经不弱于南宫言。不过他很清楚,即便要对付南宫言,也要在暗中算计,还必须经过周密的谋划,否则南宫家那庞大的势力,一旦发现自己谋害南宫言,绝对能够轻易让自己灭亡。

“居然是你这个卑贱的东西。”看清来人是叶尘后,南宫言在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恼怒的喝道:“若不给我说清楚你来这里干什么,本公子定不饶你。”

“是罗薇老师让我找苏晓盈的。”叶尘心中冷笑,表面却只能忍耐,口中随便编了个借口。他所说的罗薇老师,正是叶尘所在初级班的老师。这南宫言向来和学院内老师的关系不好,他相信前者是不可能找罗薇去对证的。

叶尘的话果然让南宫言嘴角一抽,事情涉及到老师,他自然不好再追究下去,他相信叶尘这个贱民是绝对不敢欺骗自己的。而此时叶尘在这里,他也不好继续停留下去,只得恼怒的将叶尘推倒一旁,不甘的朝着院子外走去。但在离开时,他脸上却是浮现一抹狠辣,暗暗冷笑道,该死的小寡妇,总有一天,本公子要你主动哭着求着让我上你。

南宫言离去后,苏晓盈也顿时长长的松了口气,连忙对叶尘欠身行了一礼,感激道:“小女子多谢叶公子,若非叶公子及时出面解围,小女子实在不知如何是好。”

叶尘以前虽然也知道有个寡妇在学院里做活,却从未正面看过苏晓盈,如今两人靠着这么近,他才真正的看到苏晓盈的样子。

眉头秀气,眼波轻柔,两人相距不到一米,叶尘甚至能够数的清她那柔长轻颤的睫毛。她的脸蛋也近乎没有什么瑕疵,琼鼻小巧如象牙雕琢,嘴唇红润诱人,给人的印象不像是个已婚妇人,反而像个尚带着稚气的小女孩儿。最让人心动的,还是她骨子里散发出的一种含蓄雅致的媚意,让人恨不得将她搂在怀里好好的怜惜一番。

微风吹过,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扑面而来,叶尘嗅得真切,心头更是为之荡漾不已。以往的他对于女子毫不了解,但是融合徐晓乐的记忆后,他却能轻易辨别出,这股香味不是香料香水的气息,而是少女的体香。

祸水,这样的女子,没有绝代的风华,却更让人愿意将之疼到骨子里,绝对是祸水般的女子。

苏晓盈福礼后,本来还以为叶尘好歹要和自己说几句话,却久久没有听到动静,不由诧异的抬头看去,却见叶尘正失神的看着自己。

她还道自己脸上有些异样,忍不住摸了摸的自己的双颊,有些紧张和好奇的说道:“叶公子,怎么了?”

叶尘回过神来,深深的吸了口气,忽然用一种柔和而古怪的语气的说道:“苏晓盈,有没有人对你说过一句这样的话?”

苏晓盈有些反应不过来,愣了愣,眼眸中带着茫然,下意识说道:“什么?”

“这世上,最动人心扉的,往往不是星辰,不是明月,不是雪花,也不是大海,而是那山间的一泓涓涓细流,看到你,我就如同看到一道清澈无比的溪流。”以往的叶尘的确有些老实木讷,但是得到徐晓乐的记忆碎片后,他的性子却不知不觉得到一些改变。在那个世界,身为国际大盗的徐晓乐,必须出入各种场合,这种泡妞的情话无疑是他最拿手的。此时的叶尘,就情不自禁的说出心里的想法,再加上那优美的修辞,顿时让语境变得不凡起来。

听清叶尘的话后,苏晓盈俏脸当即羞得通红,但是心里却没有对南宫言的那种讨厌,一来对南宫言极高,平日的名声她有所耳闻,让她心生抗拒,反倒是身份平凡的叶尘,在她看来更为亲切,二来相比叶尘说的话,南宫言的那些话简直太过粗俗和下流。最重要的是,南宫言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淫邪和占有欲,可叶尘的目光却清澄无比,没有丁点杂质。

她轻轻的跺了跺脚,没好气的白了叶尘一眼,嗔道:“刚开始看你挺老实的一个人,没想到也这么油嘴滑舌。”

“我敢对天发誓,我说的话绝对是我心里所想,南宫言用那些什么所谓的花魁来和你比较,简直就是对你的侮辱。”叶尘伸手指天,一脸正色的说道。

“你……”苏晓盈没想到叶尘这么胆大,小脸变得更为酡红,指着她说不出话来。可看到叶尘双目清澈而认真,丝毫不避的看着她,莫名的有些底气不足,慌忙低了低头。

苏晓盈的表情让叶尘微微一笑,语气轻缓若高山流水,微低着声音道:“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说完后他爽朗一笑,转身朝着院子外走去,他知道凡事都要适可而止,尤其是对苏晓盈这种面皮薄的俏寡妇,切莫让对方羞怯得下不来台。

叶尘的最后一句话,让苏晓盈心弦一颤,旋即就有些羞恼,刚要抬头说叶尘几句,就看到叶尘大笑着离去。

等到叶尘的背影消失后,她不禁看了看自己裙摆处绣着的水莲,这世上除了她自己外,近乎就没人知道,她自幼就喜欢水莲花,只是家境的贫穷,让她只能遗忘自己的一切喜好,为生活奔波。没想到叶尘却忽然说了一句那样的话,将她的心绪也给拨乱了。

喜不喜欢俏寡妇,喜欢就收藏本书,不收藏我怎么知道你喜欢呢?

第十六章三斤金币

自苏晓盈的小院出来后,叶尘也为自己方才的言行举止感到有些惊异,他轻轻拍了拍额头,深吸一口气道:“刚才那些话真是我说出来的?不对,我那么老实憨厚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去调戏一个俏美寡妇,一定是徐晓乐记忆在作祟,嗯,一定是!”

幸亏徐晓乐已经魂飞魄散,否则必定会从地狱里爬出来大喊:“老子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留下的只是一段记忆,连独立的思考能力都没有,怎么可能还出来作祟!”

叶尘浑然不觉得自己的辩解有什么不对,他觉得心情舒畅了很多,起码再也没有丝毫的愧疚感了。

回到宿舍时,胖子方成正在地面做着体能训练,听到门响,不由回头一看,惊愕道:“叶子,今天怎么回得这么早?”

“家里基本没什么事了,我想早点回校训练,便提前来了。”叶尘笑着道,随后他扫了眼自己的衣服,此前五十多里的奔跑,让他流了不少汗,到现在身上都仍旧有些湿答答的。

他径直去柜子里取了几件衣服,进澡房里将一身汗迹洗净,这才身心愉悦的从里头走了出来。

走出澡房时,胖子也已经停止训练,他随意用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取出一个小锦囊递给叶尘,道:“是兄弟就给我收下。”

叶尘微微一怔,下意识的接过锦囊一看,发现里面居然是五个金币,眉头不由一皱:“胖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以为我不知道,上次你的钱被南宫言给抽到古井里了,没有钱的话你接下来一个月怎么生活?”胖子眼露诚恳,道:“这些钱你就先拿着,等过了这个月再说。”

听到胖子的话,叶尘心底淌过一阵暖流,上次他领的七个金币被南宫言给抽没了,他的确有些为今后一个月的生活而发愁,没想到这平日大大咧咧的胖子这么细心。

不过他知道胖子的家境也不富裕,摇了摇头道:“你拿回去吧,至于我你不用担心,我有办法解决。”

胖子没有理会叶尘的话,反而神秘兮兮的笑了笑,道:“你还是别忙着拒绝,我告诉你,前些天我可以弄到一包好东西,这点金币我还不看在眼里。”

“什么东西?”叶尘诧异道。

“别问了,你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了。”胖子得意的笑了起来,他从自己床下取了个袋子,里面装了些乱七八糟的杂物,然后一把拉着叶尘就朝外走:“叶子,今天就让你长长见识,什么是天降的富贵。”

叶尘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跟着胖子朝外面走去,两人走到学院后面的一片树林,穿过这片树林后,叶尘就发现,在那树林尽头,居然有这一栋高大破旧的大院。

“胖子,这是什么地方?”叶尘眼里闪过一抹异色,他来到星辰学院时间虽然不短,可平日时间都花在修炼和打铁上,即便对学院里的许多地方都不熟悉。

“随我来就是了。”胖子没有解释,快步来到这大院下,旋即他从袋子里取出一个绳子拴着的倒钩,直接勾住那围墙的上端,轻而易举的爬上那高三米的围墙。

叶尘这才明白,胖子准备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为了居然是翻墙,不由担忧道:“胖子,你不会带我做什么偷鸡摸狗的勾当吧?”

“去,我堂堂诚实可靠小郎君,岂会做那种事情。”胖子鄙视的望着叶尘道:“这院子我观察了好些天,根本就没人住。”

叶尘闻言也放下心来,他根本就无需借助道具,脚步在墙上轻轻一蹬就跃上了围墙。这一幕看得胖子目瞪口呆,道:“叶子,你究竟吃了什么神丹妙药,几天不见居然就变得这么厉害了?”

“我本来就是这么厉害,只不过是你一直没有发现罢了。”叶尘不屑道,显然是在还击刚才胖子的鄙视。说话时,他朝四周打量起来,院子里装饰设施都比较豪华,看来原主人比较富有,不过围墙和地面上都覆盖着一层不浅的灰,院子里也是杂草遍生,的确如胖子所言,已经许久没有主人来住了。

“现在总可以告诉我,你究竟带我来干嘛了吧?”叶尘没有在此前的话题上纠缠,话锋一转道。

“看到下面那个池塘了吧?”胖子指着围墙下,揉了揉拳头道。

“你别说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让我看这池塘。”叶尘有些无语的说道。

“别急,你马上就要知道了。”胖子故意卖着关子,然后在叶尘惊愕的目光中,他居然快速的将自己的衣服脱掉,露出白胖的身子。

“你确定你没病?”叶尘有些嗔目结舌,现在还是三月初,天气低温,寒风簌簌,这胖子居然脱光了衣服。

“继续说,嘿嘿,等会我就会让你说不出话来。”胖子毫不介意的嘿嘿笑道,接着一埋头,噗通一声就钻入了池塘中。

这胖子身体虽然胖,但水性倒是惊人,耐寒的能力也格外强,没过多久,他再度游了上来,只不过手中却托着一包神秘的东西。

叶尘眼眸微眯,看到这包东西后,他就明白这才是胖子带自己来的真正目的,他没有迟疑,赶紧帮胖子把那包东西用绳子给接了上来。

“啪!”叶尘的力气何其大,连四十多斤的铁锤都不放在眼里,这包东西轻易就被拉出池塘,掉落在围墙外面。

等到胖子也从池塘里钻出,将衣服重新穿好后,两人便一起爬出围墙,走到那包东西边上。这包东西是用一个普通的小麻袋装着,重两斤左右,不过口子捆得严严实实,看不到里面究竟是什么。

看着这包东西,胖子脸上浮现激动神色,手指有些颤抖的将那口子解开,顿时在阳光的照射下,袋子里折射出璀璨的金光。

“金币!”叶尘猛地一惊,他没想到,胖子带自己来的看的东西,竟是金币,而且整整一袋。

“不错,就是金币。”胖子双目发着亮光,振奋道:“就在你掉入井里那天,开始我不知道你被南宫言抽入井里了,便到处找你,无意间就来到这里。我就担心你会不会掉水里了,就下水搜寻,没想到居然发现了一包金币,上次没时间多看,这回我可仔细数数,里面到底有多少钱。”

“在这里不安全,我们还是先回宿舍再说。”还是叶尘谨慎点,经历过南宫言那件事,尤其融合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