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不死神心-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人一看便知身份非凡,但叶尘对其并不是很在意,毕竟两人只是萍水相逢,基本今日过后就不会再见,让他感兴趣的是另一人,那人浑身黑衣,头戴黑色斗笠,整个如同笼罩在一团阴影中。

身为盗皇,叶尘对于盗贼的气息可谓极其敏感,在这个黑衣人身上,他感受到同道的味道。

一个明显有着不凡身份的人,居然和一个盗贼坐在一起,还真的有趣,叶尘嘴角泛起一道玩味的弧度。

淡淡扫了这两人一眼,叶尘也没有心思去主动搭腔,让小二上了一些酒菜,一边注视着外面,一边自斟自酌着。

不过叶尘没有说话,那个隐藏在黑色斗笠中的人,看向叶尘的眼神倒是变得奇异起来,这人显然也是个了不得盗贼,尽管叶尘的打扮像个寒门学子,可他在叶尘的身上,仍旧隐隐察觉到一丝不同的气息。

第六十二章雨夜

“现在?”闻言,胖子先是一愣,随后摇了摇头,苦笑道:“说起来容易,但经商不是那么简单,像我这样的寒门学子,既没关系又没钱,拿什么去经商?”

“关系背景我也没有,但是钱就不一定了。☆奇书网のWww。Qisuu。Com★”叶尘笑了起来,右手朝着床底一指。

“可……可是,那些财宝都是你的啊。”胖子身子微微一颤,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

叶尘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我早就和你说过,我们是兄弟,既然是兄弟又何必计较那么多,这些钱放在我这里也只能生锈,与其如此,倒不如借给你。”从南宫家身上,他已经意识到,在这个世上,最可怕的不是那些单独的巅峰强者,而是那些强大的势力。一个独行侠,哪怕你实力再强,在一个大帝国面前,也一样弱小,即便是战帅强者,在百万大军前同样要退避三舍。

如今叶尘将手里的钱借给胖子,不仅仅是为了胖子,也为了自己,若胖子有朝一日真的能成为巨富,那对自己也是一种巨大的帮助。

“我说叶子,你知不知道,这些珠玉若是全部换成金币的话,至少相当于百万金币,你,你真的要借我?”胖子瞪大了眼睛,仍然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

“好了,哪来那么多废话,就这样决定了。”叶尘摆了摆手,斩钉截铁的说道:“再说我只是借给你,又不是给你,将来你还是要还给我的。”

望着叶尘那一脸不容置疑的神色,胖子忽然间意识到,眼前的叶尘,再也不是原来那个默默无闻的小战士,他身上已经多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气质,让人生不出反驳之心。

“管他这么多,我只知道,叶子无论怎么变,都还是我的兄弟就行了。”想到这,胖子脸上露出会心的笑意,语气同样坚定道:“好,叶子,那这些钱我便收下了,但这些钱可不能算是你借我的,要不然到时亏掉了,我可还不起。若你信得过我,今后我就给你当掌柜,你相当于我的东家。”

听到胖子坚定的语气,叶尘没有试着去改变他的注意,他知道现在说一切还为时过早,毕竟胖子的商业此刻连头都还没有开,便点点头:“哈哈,就依你,将来你能得多少钱,就看自己赚钱的本事有多大了。”

涉及到经商方面,胖子办事雷厉风行,当天下午便用麻袋装着两包珠宝,来到城里信誉度最高的换金商行中。

对于胖子也如何展开他的商业计划,叶尘没有去管,既然交给了胖子,他就应该信任胖子,即便到时所有的珠宝都赔光了,也就当是给胖子买了个教训,这些珠玉虽然珍贵,可对于如今的叶尘而言,他有很多种方法可以再赚回来。

胖子在外面办事时,叶尘则在宿舍中打坐修炼,调息养神,他要为今晚的行动做好准备,他可以预见得到,晚上抢夺玄铁必将经历一番风云。

尚未至黄昏之时,天色就忽然阴暗了下来,不久后,一声闷雷忽然在空中炸响,雨丝刷刷的从空中飘落下来。而随着时间推移,雨势越来越激烈,很快就变成了倾盆大雨。

屋外闪电划空,雷雨阵阵,床上的叶尘却似毫无所觉,仍然轻闭着双目,胸膛随着呼吸平稳的起伏。

直到外面彻底陷入黑暗之中,叶尘才蓦地张开双眼,望着外面的瓢泼大雨喃喃道:“还真是一个不平静的夜啊。”

话音未落,他身形从床上飘了下来,随手在宿舍内抓起一个斗笠,戴在头上,然后推开门,朝着外面走去。

狂风凌乱,骤雨抽打着地面,雨飞水溅,叶尘的身影眨眼间便没入那茫茫的风雨之中。

任凭雨水打在斗笠上,叶尘从容不迫的走出星辰学院,旋即径直行向出云城北门。离开星辰学院后,他再无顾忌,在无人的大街上直接展开了暗影步,身形如魅影朝疾掠向北。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叶尘来到了城北主街,遥遥望去,可以看到一扇厚重的城门矗立在前方。不过此时正值夜晚,城门早已关闭,周围也是空荡荡的,根本看不到什么人,这情形让叶尘不禁怀疑,那羊皮纸所说的十五日夜晚,究竟是不是今夜。

目光在前方一扫,叶尘蓦然看见,在城门左侧,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酒肆,酒肆外挂着一个写着“老王酒”的旧帆布,正在风雨中不断的摇摆舞动。

已经来到了城北城门前,叶尘自然不可能就这样放弃,他干脆朝着酒肆走去,既然现在暂时发现不了什么,那么便在酒肆里等待,只要那玄铁出现的地方是城北门,而且是在今夜,那么自己迟早会发现。

走到酒肆外,一股酒香顿时扑鼻而来,叶尘身形微微一停,便抬步走了进去。

酒肆内摆着五张桌子,在这个冰凉的雨夜中,里面的人很少,只有两个客人,显得极为空旷。这两个客人一人身穿紫金衣,面庞宛若刀刻,眼神中流露出毫不刻意的沧桑和威严。

这人一看便知身份非凡,但叶尘对其并不是很在意,毕竟两人只是萍水相逢,基本今日过后就不会再见,让他感兴趣的是另一人,那人浑身黑衣,头戴黑色斗笠,整个如同笼罩在一团阴影中。

身为盗皇,叶尘对于盗贼的气息可谓极其敏感,在这个黑衣人身上,他感受到同道的味道。

一个明显有着不凡身份的人,居然和一个盗贼坐在一起,还真的有趣,叶尘嘴角泛起一道玩味的弧度。

淡淡扫了这两人一眼,叶尘也没有心思去主动搭腔,让小二上了一些酒菜,一边注视着外面,一边自斟自酌着。

不过叶尘没有说话,那个隐藏在黑色斗笠中的人,看向叶尘的眼神倒是变得奇异起来,这人显然也是个了不得盗贼,尽管叶尘的打扮像个寒门学子,可他在叶尘的身上,仍旧隐隐察觉到一丝不同的气息。

第六十三章玄铁出现

滂沱的大雨遮天盖地席卷着,伴随着那划破夜空的闪电,雷声在云层中轰响不已,震得人耳膜嗡嗡地响。☆奇书网のWww。Qisuu。Com★

酒肆里气氛依然沉闷,叶尘坐在临门的那张桌子边,旁若无人的饮着酒,屋外那惊天动地的雷响,对他造不成丝毫影响。在即将出手盗取玄铁之际,他渐渐的进入了一种状态,那是一个极其高明的盗贼,在等待自己的目标时才会展现出来的状态。

除此之外,叶尘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偶然间在这里见到了一名盗中同道,尽管他表面不在意,但潜意识里还是有种一较高下的心态。

一个真正的顶尖盗贼,并非常人所想的那样永远行走于黑暗之中,他们的身份是多变的,有时是巧舌如簧的骗子,有时是侦察兵,有时是间谍,有时是优雅的贵族。他们往往风骚的出现在各种高贵的公共场所,然后乘人不备时,用高明的盗术将最珍贵的宝物给“取”走。

此时的叶尘,手握酒杯,眼神深邃的望着外面,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潇洒落寞的超凡气度。无论是谁看到现在的他,都不会将他和盗贼联系在一起,更不会想到他等会就要出手盗取珍宝。

那个在旁边喝酒的中年男子,原本叶尘进来时,他连头都没有抬,然而这一刻,却忍不住打量起这个少年来。

尽管叶尘带着斗笠,但中年男子识人无数,依然可以确定这少年年纪不超过二十,可他不得不说,这个少年的气质让他感到了惊讶。一个二十不到的少年,身上竟有那种饱经沧桑的气质,更是给人一种洒脱和落寞相结合的复杂感觉,若非这个少年就活生生的在眼前,他近乎要以为是错觉了。

“这位小兄弟,值此雨大夜深之际,你我有缘在此同聚在一个酒肆里,何不如畅谈共饮一番?”越是观察,中年男子越觉得这个少年与众不同,最终忍不住开口笑道。

叶尘转过头来一看,只见那个神秘中年人,正微笑着望向自己,他的目光温润如水,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正如先生所言,既然有缘同聚于此,畅饮一番又有何不可!”叶尘爽朗一笑,随手将斗笠摘下,放在桌上,然后举杯对着中年男子一敬。

虽然早料到叶尘年纪不会很大,可当他摘下斗笠时,中年男子还是愣了愣,叶尘比他想得还要年轻,顶多就十六七岁。不过中年男子也非常人,很快便回过神来,对叶尘的洒脱爽快颇有好感,当即和叶尘对空相饮一杯。

放下已空的酒杯,中年男子动作大气给自己重新满上,笑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此句妙不可言,想不到小兄弟竟是诗中大家啊。”

叶尘笑了笑,前世所在的华夏国,这种诗句不知几许,而他对这方面也有过粗略的研究,自然随手便可捻出。至于所谓的愧疚感,他丁点都没有,一来这里是在异界,别说那些诗词大家已经死了,就算活着也不可能跑到这里来,二来他也只是偶尔摘个一两句,他的人生目标是变成一个强大的战士,诗词之类也只是无聊时用来调剂下生活。

“不敢,不敢。”叶尘歉然一笑,道:“此句不过是在下妙手偶得,怎么谈得上诗中大家。何况,在我看来,诗词歌赋,小道而已,适当助兴可以,若是沉迷于此,则是误人误己。”

“诗词歌赋是小道?”中年男子闻言,目中精光闪动,道:“可是人人皆知,诗词歌赋盛行于世,文坛上曾经更有楚公和周衍这等惊天动地的旷世人物,如何能说是小道?”

“呵呵,楚公和周衍之所以闻名于世,不是因为他们在诗词歌赋有多大的造诣,而是因为他们以文入道,达到天人合一境界,对国有大功。故而自古以来,有不少大家在诗词歌赋上造诣极高,可能让后人铭记于心的,唯有楚公和周衍这等人物。”

“有趣有趣,不过我倒是好奇,在小兄弟眼中,究竟什么才是正道、大道?”中年男子笑道。

“道即自然,在我看来,道有三千,殊途同归,所谓正道,因人而异,但归根究底,那便是顺其自然,在其位,谋其事,做好自己本分。战士祭师,当提升实力,强大自我,战斗不息;文人学子,当专研经纶,名先贤意,洞天地理;社稷之臣,当运筹帷幄,调度天下,辅佐国君;商人走贩,当不拘一格,互通有无,积累财富等等。若战士祭师想的不是提升实力,而是专研诗词或经商,此为小道;商人不去经商,反而沉迷游乐,此为小道;社稷之臣不去忧国忧民,反而谄媚主人,此为小道。”玄铁仍未出现,闲来无事,叶尘从记忆中随意翻出一些话,侃侃而谈。

“大道同样是因人而异,战士觉得拥有毁天灭地之力,只手可碎苍穹,此为大道;祭师觉得能够沟通天地,以自身化天地,此为大道;国君觉得,天下为棋,国在我手,此为大道;臣官觉得,天下太平,得君之宠,此为大道;农户觉得,风调雨顺,庄稼丰产,此为大道!”

这些在地球那个世界上,近乎人人都能脱口而出的话,但此刻不仅在中年男子心中掀起波澜,即便那个神秘盗贼眼里,也闪动着异样的神采。

这些话,在这个世界,未必就没人能说得出,但那些人无一不是宗师级别的人物,而眼前说这话的人,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这才是让人最震惊的地方。

“小兄弟实非常人,呵呵,这一席话,让人受益匪浅啊。”中年男子举杯喝了口酒,感慨道。

“不敢当,在下也只是说些心里话,顺耳则听,不顺耳则将之当耳旁风。”叶尘淡淡一笑,正欲再度饮酒时,却忽的捕捉到,在城门处开了一道小门,几道人影从外面闪了进来,他心中顿时一动。

“两位先生,在下还有要事在身,恕不能继续相陪了。”叶尘朝两人拱了拱手,将斗笠重新带下,随手放了一个金币在桌上,然后倏地窜入夜雨之中。

第六十三章玄铁出现

滂沱的大雨遮天盖地席卷着,伴随着那划破夜空的闪电,雷声在云层中轰响不已,震得人耳膜嗡嗡地响。☆奇书网のWww。Qisuu。Com★

酒肆里气氛依然沉闷,叶尘坐在临门的那张桌子边,旁若无人的饮着酒,屋外那惊天动地的雷响,对他造不成丝毫影响。在即将出手盗取玄铁之际,他渐渐的进入了一种状态,那是一个极其高明的盗贼,在等待自己的目标时才会展现出来的状态。

除此之外,叶尘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偶然间在这里见到了一名盗中同道,尽管他表面不在意,但潜意识里还是有种一较高下的心态。

一个真正的顶尖盗贼,并非常人所想的那样永远行走于黑暗之中,他们的身份是多变的,有时是巧舌如簧的骗子,有时是侦察兵,有时是间谍,有时是优雅的贵族。他们往往风骚的出现在各种高贵的公共场所,然后乘人不备时,用高明的盗术将最珍贵的宝物给“取”走。

此时的叶尘,手握酒杯,眼神深邃的望着外面,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潇洒落寞的超凡气度。无论是谁看到现在的他,都不会将他和盗贼联系在一起,更不会想到他等会就要出手盗取珍宝。

那个在旁边喝酒的中年男子,原本叶尘进来时,他连头都没有抬,然而这一刻,却忍不住打量起这个少年来。

尽管叶尘带着斗笠,但中年男子识人无数,依然可以确定这少年年纪不超过二十,可他不得不说,这个少年的气质让他感到了惊讶。一个二十不到的少年,身上竟有那种饱经沧桑的气质,更是给人一种洒脱和落寞相结合的复杂感觉,若非这个少年就活生生的在眼前,他近乎要以为是错觉了。

“这位小兄弟,值此雨大夜深之际,你我有缘在此同聚在一个酒肆里,何不如畅谈共饮一番?”越是观察,中年男子越觉得这个少年与众不同,最终忍不住开口笑道。

叶尘转过头来一看,只见那个神秘中年人,正微笑着望向自己,他的目光温润如水,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正如先生所言,既然有缘同聚于此,畅饮一番又有何不可!”叶尘爽朗一笑,随手将斗笠摘下,放在桌上,然后举杯对着中年男子一敬。

虽然早料到叶尘年纪不会很大,可当他摘下斗笠时,中年男子还是愣了愣,叶尘比他想得还要年轻,顶多就十六七岁。不过中年男子也非常人,很快便回过神来,对叶尘的洒脱爽快颇有好感,当即和叶尘对空相饮一杯。

放下已空的酒杯,中年男子动作大气给自己重新满上,笑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此句妙不可言,想不到小兄弟竟是诗中大家啊。”

叶尘笑了笑,前世所在的华夏国,这种诗句不知几许,而他对这方面也有过粗略的研究,自然随手便可捻出。至于所谓的愧疚感,他丁点都没有,一来这里是在异界,别说那些诗词大家已经死了,就算活着也不可能跑到这里来,二来他也只是偶尔摘个一两句,他的人生目标是变成一个强大的战士,诗词之类也只是无聊时用来调剂下生活。

“不敢,不敢。”叶尘歉然一笑,道:“此句不过是在下妙手偶得,怎么谈得上诗中大家。何况,在我看来,诗词歌赋,小道而已,适当助兴可以,若是沉迷于此,则是误人误己。”

“诗词歌赋是小道?”中年男子闻言,目中精光闪动,道:“可是人人皆知,诗词歌赋盛行于世,文坛上曾经更有楚公和周衍这等惊天动地的旷世人物,如何能说是小道?”

“呵呵,楚公和周衍之所以闻名于世,不是因为他们在诗词歌赋有多大的造诣,而是因为他们以文入道,达到天人合一境界,对国有大功。故而自古以来,有不少大家在诗词歌赋上造诣极高,可能让后人铭记于心的,唯有楚公和周衍这等人物。”

“有趣有趣,不过我倒是好奇,在小兄弟眼中,究竟什么才是正道、大道?”中年男子笑道。

“道即自然,在我看来,道有三千,殊途同归,所谓正道,因人而异,但归根究底,那便是顺其自然,在其位,谋其事,做好自己本分。战士祭师,当提升实力,强大自我,战斗不息;文人学子,当专研经纶,名先贤意,洞天地理;社稷之臣,当运筹帷幄,调度天下,辅佐国君;商人走贩,当不拘一格,互通有无,积累财富等等。若战士祭师想的不是提升实力,而是专研诗词或经商,此为小道;商人不去经商,反而沉迷游乐,此为小道;社稷之臣不去忧国忧民,反而谄媚主人,此为小道。”玄铁仍未出现,闲来无事,叶尘从记忆中随意翻出一些话,侃侃而谈。

“大道同样是因人而异,战士觉得拥有毁天灭地之力,只手可碎苍穹,此为大道;祭师觉得能够沟通天地,以自身化天地,此为大道;国君觉得,天下为棋,国在我手,此为大道;臣官觉得,天下太平,得君之宠,此为大道;农户觉得,风调雨顺,庄稼丰产,此为大道!”

这些在地球那个世界上,近乎人人都能脱口而出的话,但此刻不仅在中年男子心中掀起波澜,即便那个神秘盗贼眼里,也闪动着异样的神采。

这些话,在这个世界,未必就没人能说得出,但那些人无一不是宗师级别的人物,而眼前说这话的人,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这才是让人最震惊的地方。

“小兄弟实非常人,呵呵,这一席话,让人受益匪浅啊。”中年男子举杯喝了口酒,感慨道。

“不敢当,在下也只是说些心里话,顺耳则听,不顺耳则将之当耳旁风。”叶尘淡淡一笑,正欲再度饮酒时,却忽的捕捉到,在城门处开了一道小门,几道人影从外面闪了进来,他心中顿时一动。

“两位先生,在下还有要事在身,恕不能继续相陪了。”叶尘朝两人拱了拱手,将斗笠重新带下,随手放了一个金币在桌上,然后倏地窜入夜雨之中。

第六十四章出手

闪电如同明晃晃的刀,将天空那黑色的幔划出一条裂缝,而随着电光再度消失,天地又合成了一体,叶尘的身影彻底没入了夜雨中。☆奇书网のWww。Qisuu。Com★

“查查这个少年。”酒肆中,中年男子取出一块金丝手帕,擦了擦嘴角的酒滴,对旁边的黑衣人淡淡说道。

“是。”黑衣男子恭敬的应了声,旋即有些迟疑道:“主上,要不要去看看这个少年究竟要干什么?”

“不用了,还是这个少年说得好,道即自然,刻意去干涉,反倒不妙。”中年男子威严的脸上露出笑意,道:“影子,你觉得这个少年怎么样?”

黑衣男子犹豫片刻,沉吟道:“其他的不好说,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在这个少年身上,我能感受出一种同道的气息。”

“同道的气息?”中年男子眼里掠过一抹异色,他很清楚黑衣男子的身份是什么,笑道:“能被你称为同道,那定然不是什么小毛贼。”

闻言,黑衣男子的脸色越发的怪异,说道:“这个少年实力虽然不强,可奇怪的是,他刚才不经意的表现,泄露出他是一个极其高明的同道。持绝佳风度,不刻意不做作,谈笑间宝物尽入囊中,这种境界,即便属下都有些自愧不如。”

若此前中年男子只是诧异,可听到黑衣男子的话后,则是惊讶的了,影子在盗这一行中,绝对是王者级别的人物,否则也不会被他重用,而如今,影子竟自认不如那个少年!

“哈哈,没想到我一时心血来潮,倒结识了一个了不得的小家伙。”中年男子感兴趣的笑了起来。

……

叶尘从酒肆中走出,步履从容的在雨中疾行,身形似一道幽灵般朝着视野中那几人掠去。他没有惊动那几人,毕竟他现在还不确定这几人究竟是不是和玄铁有关,只是悄无声息的潜伏在暗中。这几人皆穿着蓑笠,中间两人抬着一包麻布遮掩的东西,周围四人呈四角守护着。

“终于将这东西给送进来了,这场大雨下的可真不是时候,搞得老子浑身都不舒坦。”中间一人抱怨道。

“嘿嘿,老三还别说,这大雨虽烦人,可却给我们省了不少事情,如果不是大雨,我们可没这么容易就混进城来,而且你不觉得,现在四下无人,正是交易的好场合么?”另外一人道。

听到这几人的对话,叶尘目光微动,现在他已经大致可以肯定,这几人果真和玄铁有关,他们手中抬着的那包东西,八成就是玄铁。至于这几人为何要这么鬼鬼祟祟,叶尘也很容易猜到,玄铁这种东西在任何国家都属于珍稀资源,虽然没有禁制交易,但是交易要收的税极重,一斤的玄铁,就要收半斤的税,这几人乘着黑夜偷入城里,无疑是想偷税,这种行为就是所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