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不死神心-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一幕让叶尘更是心寒,方才若南宫宏对自己出手,自己绝对已经死了,但南宫宏的话却是让他惊愕到了极点,自己可是杀了南宫宏的儿子,然而现在他居然不杀自己,还替自己和南宫言化解恩怨?

不过下一刻,叶尘就看到让他更为惊异的场景,只见南宫宏手腕微晃,一颗淡金色的丹药就出现在他手中,然后塞入南宫言的口中。

服下这颗丹药不久后,那原本已经失去了生机的南宫言,眼皮却是不可察觉的细微一颤,紧接着,他苍白的脸色竟然也慢慢的恢复血色。

瞥了眼叶尘那震惊的样子,南宫宏冷哼一声,语气阴沉道:“幸亏我先前在言儿身上放了一枚敛息护心丹,这才保住他一命,若非如此,哪怕你背后有人撑腰,我要不计一切代价,用你的命来抵偿。”

“背后之人?”听到南宫宏的话,叶尘眼帘微垂,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到了现在,他隐隐有所猜测,南宫宏不杀自己,不是因为不想杀,而是因为忌惮。

他想到了昨天,自己施展全力动用了战将气势,极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个缘故,让南宫宏误会自己背后有强者撑腰。尽管是误会,但叶尘非但不会去澄清,还乐得将这个误会延续下去,有了这个误会,不仅是现在,即便以后,南宫家要对付自己,便必须要掂量一二。

或许这个误会在将来会被揭穿,但这样无疑给自己争取了大量成长的时间,拥有了不死心脏,他自信在不久之后,自己就会拥有自保之力。

而看到叶尘沉默不语,南宫宏更是肯定了心中的猜测,这个叶尘背后真的有战将做靠山,否则一个小小的战师,面对自己怎么可能那么镇定。身为一家之主,他要顾及的事情太多,再没有弄清楚叶尘和那个战将强者的关系之前,他是绝不会对叶尘任意出手。

“嘶!”就在这时,躺在地上的南宫言忽然睁开眼睛,尽管他保住了性命,可身体仍旧遭到的重创是不可能这么快痊愈的,疼痛让他情不自禁的倒吸一口冷气。

“混账东西,没死就给我赶快爬起来。”看到南宫言这幅没出息的样子,南宫宏眼里虽然透着宠溺,但口中却没好气的骂道。

“爹?”听到南宫宏的声音,南宫言这才反应过来,狂喜道:“我果真没死,哈哈哈,真是天不绝我,天不绝我。”

“算你没有笨到极点,知道服用护心丹。”南宫宏道:“我已经给你服了一颗养元丹,你赶快我给滚到一边去打坐疗伤。”

南宫言正要应声,转目却看到叶尘还站在不远处,眼睛顿时变得通红起来,疯狂的狞声说道:“爹,就是这个小畜生杀的我,你赶快把他抓住,我要把他碎尸万段。”

“给我闭嘴。”南宫言的表现让南宫宏面露失望,愤怒的对着南宫言一耳光扇去。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南宫言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南宫宏,尖声道:“爹,你居然打我,为了这个贱民打我?”

闻言,南宫宏不禁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南宫言一眼,他没想到这个儿子居然如此混账,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当即对外冷喝道:“南宫非,给我把这个孽子带下去。”

“是,家主。”南宫非从门外疾步走了进来,对南宫言歉然道:“二公子,得罪了。”

“哈哈,爹,你居然为了一个外人这样对自己的亲身儿子。”南宫言实在想不通父亲为何这样对自己,悲愤之下不禁怒笑道:“我知道了,说不定这个小畜生就是你在外面的私生子。”

“孽障,什么时候知道自己错了,什么时候再来见我。”听南宫言满嘴胡说八道,南宫宏面色铁青,摆了摆手道:“给我压回家族宗祠,从今天起一直关禁闭,不悔悟就不要放出来。”

见南宫宏如此教训自己的儿子,叶尘满心怪异,看来用一个大靠山的确是好用,自己一次偶然的举动,让南宫宏等人误会自己背后一个战将,对自己也变得顾忌起来,若非这样的话,想必南宫宏绝不会教训自己的儿子,而是立即斩杀自己了。

南宫宏可不知自己所想那个战将完全是虚的,否则必会吐血三丈,他目光阴冷的盯着叶尘,道:“给我告诉你身后那人,今天的事我看在他面子上绕你一命,下次再犯,休怪我无情,滚吧。”

“晚辈定将此话带回。”叶尘不卑不亢的朝南宫宏拱了拱手,从容不迫的朝着院子外走去,自始自终都没有表现出丝毫慌乱,直到半晌后才从南宫宏的视线中消失。

这个过程中,南宫宏一直都注视着叶尘,对于叶尘身后究竟有没有一个战将,他实则仍旧有些疑虑,若是叶尘的举止有什么不对,他即便不杀叶尘,也会将叶尘先囚禁起来,可叶尘始终都没有多大的破绽,他只能按捺住冲动,内心对叶尘身后有个靠山的事情也越来越相信了。

在叶尘离去了,一个翩然又不失沉稳的身影走了出来,正是南宫宏的大儿子南宫明,他深深的望了眼叶尘离去的方向,道:“爹,难道就这样放过他?儿子的储物戒指可是在他身上。”

“那个储物戒指,就当然我向其身后之人赔罪之物。”南宫宏眼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森然冷笑道:“至于放过他,嘿嘿,如此对待我南宫家之人,只有死才能恕罪。”

说到这,他忽然顿了顿,对南宫明问道:“明儿,你可知道一个月后是什么日子?”

南宫明微微一怔,旋即沉吟起来,片刻后,他眼睛蓦地一亮:“爹,你是说星辰学院的外出历练?”

“哈哈哈,不错。”南宫言一阵大笑,道:“在其他地方出手杀死叶尘,必定会留下许多破绽,让那个战将找到借口,但在星辰学院外出历练时,即便死了,也可以推到战兽身上。”

第五十九章天大的误会

短短五个字,让叶尘心神为之一震,死死的捏了捏拳头,这中年男子,竟然真是南宫言的父亲,南宫家家主南宫宏,且听对方的自称,明显是一名战将强者。☆奇书网のWww。Qisuu。Com★

哪怕晋升为战师,但叶尘深知,在一个战将面前,他仍旧渺小得如同蝼蚁,若对方要杀自己,自己根本没有半分生还的机会,然而南宫后接下来的话,却是完全出乎他的预料。

“言儿截杀过你一次,如今你也已经袭杀过他一次,你们两人的恩怨,就此了结如何?”南宫宏挥了挥袖子,连叶尘都没有他如何动作,他的身形就蓦地出现在南宫言身边。

这一幕让叶尘更是心寒,方才若南宫宏对自己出手,自己绝对已经死了,但南宫宏的话却是让他惊愕到了极点,自己可是杀了南宫宏的儿子,然而现在他居然不杀自己,还替自己和南宫言化解恩怨?

不过下一刻,叶尘就看到让他更为惊异的场景,只见南宫宏手腕微晃,一颗淡金色的丹药就出现在他手中,然后塞入南宫言的口中。

服下这颗丹药不久后,那原本已经失去了生机的南宫言,眼皮却是不可察觉的细微一颤,紧接着,他苍白的脸色竟然也慢慢的恢复血色。

瞥了眼叶尘那震惊的样子,南宫宏冷哼一声,语气阴沉道:“幸亏我先前在言儿身上放了一枚敛息护心丹,这才保住他一命,若非如此,哪怕你背后有人撑腰,我要不计一切代价,用你的命来抵偿。”

“背后之人?”听到南宫宏的话,叶尘眼帘微垂,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到了现在,他隐隐有所猜测,南宫宏不杀自己,不是因为不想杀,而是因为忌惮。

他想到了昨天,自己施展全力动用了战将气势,极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个缘故,让南宫宏误会自己背后有强者撑腰。尽管是误会,但叶尘非但不会去澄清,还乐得将这个误会延续下去,有了这个误会,不仅是现在,即便以后,南宫家要对付自己,便必须要掂量一二。

或许这个误会在将来会被揭穿,但这样无疑给自己争取了大量成长的时间,拥有了不死心脏,他自信在不久之后,自己就会拥有自保之力。

而看到叶尘沉默不语,南宫宏更是肯定了心中的猜测,这个叶尘背后真的有战将做靠山,否则一个小小的战师,面对自己怎么可能那么镇定。身为一家之主,他要顾及的事情太多,再没有弄清楚叶尘和那个战将强者的关系之前,他是绝不会对叶尘任意出手。

“嘶!”就在这时,躺在地上的南宫言忽然睁开眼睛,尽管他保住了性命,可身体仍旧遭到的重创是不可能这么快痊愈的,疼痛让他情不自禁的倒吸一口冷气。

“混账东西,没死就给我赶快爬起来。”看到南宫言这幅没出息的样子,南宫宏眼里虽然透着宠溺,但口中却没好气的骂道。

“爹?”听到南宫宏的声音,南宫言这才反应过来,狂喜道:“我果真没死,哈哈哈,真是天不绝我,天不绝我。”

“算你没有笨到极点,知道服用护心丹。”南宫宏道:“我已经给你服了一颗养元丹,你赶快我给滚到一边去打坐疗伤。”

南宫言正要应声,转目却看到叶尘还站在不远处,眼睛顿时变得通红起来,疯狂的狞声说道:“爹,就是这个小畜生杀的我,你赶快把他抓住,我要把他碎尸万段。”

“给我闭嘴。”南宫言的表现让南宫宏面露失望,愤怒的对着南宫言一耳光扇去。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南宫言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南宫宏,尖声道:“爹,你居然打我,为了这个贱民打我?”

闻言,南宫宏不禁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南宫言一眼,他没想到这个儿子居然如此混账,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当即对外冷喝道:“南宫非,给我把这个孽子带下去。”

“是,家主。”南宫非从门外疾步走了进来,对南宫言歉然道:“二公子,得罪了。”

“哈哈,爹,你居然为了一个外人这样对自己的亲身儿子。”南宫言实在想不通父亲为何这样对自己,悲愤之下不禁怒笑道:“我知道了,说不定这个小畜生就是你在外面的私生子。”

“孽障,什么时候知道自己错了,什么时候再来见我。”听南宫言满嘴胡说八道,南宫宏面色铁青,摆了摆手道:“给我压回家族宗祠,从今天起一直关禁闭,不悔悟就不要放出来。”

见南宫宏如此教训自己的儿子,叶尘满心怪异,看来用一个大靠山的确是好用,自己一次偶然的举动,让南宫宏等人误会自己背后一个战将,对自己也变得顾忌起来,若非这样的话,想必南宫宏绝不会教训自己的儿子,而是立即斩杀自己了。

南宫宏可不知自己所想那个战将完全是虚的,否则必会吐血三丈,他目光阴冷的盯着叶尘,道:“给我告诉你身后那人,今天的事我看在他面子上绕你一命,下次再犯,休怪我无情,滚吧。”

“晚辈定将此话带回。”叶尘不卑不亢的朝南宫宏拱了拱手,从容不迫的朝着院子外走去,自始自终都没有表现出丝毫慌乱,直到半晌后才从南宫宏的视线中消失。

这个过程中,南宫宏一直都注视着叶尘,对于叶尘身后究竟有没有一个战将,他实则仍旧有些疑虑,若是叶尘的举止有什么不对,他即便不杀叶尘,也会将叶尘先囚禁起来,可叶尘始终都没有多大的破绽,他只能按捺住冲动,内心对叶尘身后有个靠山的事情也越来越相信了。

在叶尘离去了,一个翩然又不失沉稳的身影走了出来,正是南宫宏的大儿子南宫明,他深深的望了眼叶尘离去的方向,道:“爹,难道就这样放过他?儿子的储物戒指可是在他身上。”

“那个储物戒指,就当然我向其身后之人赔罪之物。”南宫宏眼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森然冷笑道:“至于放过他,嘿嘿,如此对待我南宫家之人,只有死才能恕罪。”

说到这,他忽然顿了顿,对南宫明问道:“明儿,你可知道一个月后是什么日子?”

南宫明微微一怔,旋即沉吟起来,片刻后,他眼睛蓦地一亮:“爹,你是说星辰学院的外出历练?”

“哈哈哈,不错。”南宫言一阵大笑,道:“在其他地方出手杀死叶尘,必定会留下许多破绽,让那个战将找到借口,但在星辰学院外出历练时,即便死了,也可以推到战兽身上。”

第六十章储物戒

破晓的光芒从天边绽放而出,胖子睁开惺忪的眼,发现叶尘正背着包东西从外面进来。☆奇书网のWww。Qisuu。Com★

“叶子,这么早就起来了,那包里是什么东西?”胖子揉了揉眼睛,有些好奇的看着叶尘。

什么这么早就起来,哥压根就没睡,叶尘翻了翻白眼,无视胖子那求知欲很强烈的眼神,把包袱直接朝床铺上一扔,道:“我先去图书馆了。”

“一大早就去图书馆?”看着叶尘朝外走去的背影,胖子嘀咕一句,随后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悟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叶子的修为比我高了,两个字,勤奋。”

悟了之后,胖子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了下来,肥胖的身体竟展现出出奇的灵活,很快就来到叶尘的床铺边。如同探索宝藏般,胖子很兴奋的将叶尘带回的包袱打开,然而当看到里面的东西时,他彻底呆滞住了,嘴巴张得足以塞下一个鸡蛋。

过了足足两分钟,胖子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才手指颤抖着将那包袱重新系好,旋即一把塞到叶尘的床铺下面。

不过在塞包袱的时候,他发现叶尘床下有另外一包东西挡着,不由把那包东西给拖了出来,当他将这个包袱打开也打开时,手猛地一抖,这居然也是一包珠玉。

慌忙将两包珠玉全部推到床底最里角,胖子这才松了口气,紧接着则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的喘起气来,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竟会看到两包的珠玉,上次他在池塘里捡的那包金币,和这两包东西的价值比起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从宿舍出来后,叶尘直奔图书馆,他从南宫言那得到的东西,最值钱的不是那包珠玉,而是储物戒,但对于储物戒他是一无所知,在这种情况下,只得求助图书馆了。至于宿舍里那两包珠玉,他根本不担心,对于胖子他还是很信任的,在他眼里,两包珠玉和朋友,显然是后者更重要。

星辰学院身为大罗王国十大战士学院之一,其图书馆还是相当不错的,不仅外在华丽大气,里面的藏书也极为丰富。

图书馆里的人向来都很少,毕竟这是战士学院,战士们关心的往往是战技和功法,而图书馆里收藏的大都是些有关历史、常识和诗词类的书籍。

叶尘以往也极少跨入图书馆内,他的时间都花费在兼职和修炼上,哪有心思来图书馆里,这回若不是要了解储物戒的相关知识,他绝不会想不到来图书馆。

图书馆里的书籍都是分类摆放的,叶尘很轻易就找到了有关储物戒的书籍,当即认真的看了起来。

储物戒只是储物器具中一种,所有的储物器原理都是一样,如储物戒、储物袋和储物手镯,它们区别的只是外形而已。

制造储物器的方法有三种,即压缩空间、连接一个次元空间或者寻找空间碎片进行封印。这三个方法中,第一个方法使用者较多,但制造出来的储物空间往往很小,真正有能力压缩空间的,那都是些顶尖强者,寻找制造者只能借助一些道具略微的压缩一番空间。

第二个方法运气成分较大,没有一定的语气,绝难寻找一个次元空间,不过用这个方法制造出来的储物器,价值要高于第一个,这样的储物器往往不仅空间大,而且很稳定。空间是具有反弹性的,那些经过压缩的空间,会随着时间推移慢慢的反弹,最终会恢复到原状,那时储物器就会失去效果了。

第三个方法最难,得到空间碎片比次元空间还要难,可若一旦制造出了这种储物器,那绝对是最稳定的。

当然,叶尘最关心还是如何开启储物器,让储物器认主的方法通常有两个,一是设置一种特殊的识别战力的禁制,拥有者可以注入自身的战力进入储物戒中,具体注入的战力量由拥有者自行决定,下一次使用的时候。只要注入的同等的战力量就可以了。

另外一种就滴血,滴血之后,储物器就和主人密不可分,心神相连,一旦储物器毁掉,主人也会受到相应的伤害,所以使用这种方法的储物器,都是次元空间储物器和封印空间碎片的储物器。这两种储物器都很很稳定,不易毁坏,而压缩空间制造的储物器,那是注定会毁掉的,所以不会有人在这种储物器上滴血认主。

前一种方法认主的储物器,如果不是它的主人想要将之开启的话,那就至少需要五倍的战力才能强行破除禁制,这样才能开启储物器。譬如其原主人在储物器中注入的战力是十重战力,那别人要开启它的话,就需要注入五十重的战力。

重,那是这个世界计算战力量的特殊单位,一重战力约等于一匹马的力量。在士级境界时,很少会用重来计算,因为士级境界的战士实在太弱,只有成为战师后,力量发现了蜕变,才开始用重计算力量。

寻常初阶战师的力量大约是三重,而现在叶尘的力量超过普通战师,是五重战力,等于他一个人在力量上就可以对抗五匹马。

若是后一种方法,那注入再多的战力也没用,要开启它的方法只有一种,就是杀了原主人,只有这样才能铁端原主人和储物器的心神联系。

分辨储物器究竟是采用哪种方法认主的也很简单,第一种方法认主的储物器,上面没有特殊的标记,而经过滴血认主的储物器,上面会留下主人的血之印记,一旦毁掉这个印记,那储物器也就毁了。

叶尘连忙将南宫言的储物戒取出,打量一番后欣喜的发现,上面并没有血之印记,这样看来,自己还是有机会将它打开。

他并不知道当初南宫言在储物戒里注入了多少战力,但他对此毫不在乎,哪怕南宫言倾尽全力,他也有把握强行破除。南宫言是八星战士,力量顶多就是一重,而且注入储物戒中的战力,往往只是少量,不可能全部注入的。

按照书籍上的方法,叶尘将自己的战力缓缓的注入储物戒中,当输入两重的战力时,他脑海中蓦地响起“啵”的一声轻响,紧接着一个空间就呈现在他的心神里。

这章都是些铺垫的东西,不过我觉得很有必要写,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个世界一点点的丰满起来。

第六十章储物戒

破晓的光芒从天边绽放而出,胖子睁开惺忪的眼,发现叶尘正背着包东西从外面进来。☆奇书网のWww。Qisuu。Com★

“叶子,这么早就起来了,那包里是什么东西?”胖子揉了揉眼睛,有些好奇的看着叶尘。

什么这么早就起来,哥压根就没睡,叶尘翻了翻白眼,无视胖子那求知欲很强烈的眼神,把包袱直接朝床铺上一扔,道:“我先去图书馆了。”

“一大早就去图书馆?”看着叶尘朝外走去的背影,胖子嘀咕一句,随后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悟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叶子的修为比我高了,两个字,勤奋。”

悟了之后,胖子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了下来,肥胖的身体竟展现出出奇的灵活,很快就来到叶尘的床铺边。如同探索宝藏般,胖子很兴奋的将叶尘带回的包袱打开,然而当看到里面的东西时,他彻底呆滞住了,嘴巴张得足以塞下一个鸡蛋。

过了足足两分钟,胖子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才手指颤抖着将那包袱重新系好,旋即一把塞到叶尘的床铺下面。

不过在塞包袱的时候,他发现叶尘床下有另外一包东西挡着,不由把那包东西给拖了出来,当他将这个包袱打开也打开时,手猛地一抖,这居然也是一包珠玉。

慌忙将两包珠玉全部推到床底最里角,胖子这才松了口气,紧接着则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的喘起气来,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竟会看到两包的珠玉,上次他在池塘里捡的那包金币,和这两包东西的价值比起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从宿舍出来后,叶尘直奔图书馆,他从南宫言那得到的东西,最值钱的不是那包珠玉,而是储物戒,但对于储物戒他是一无所知,在这种情况下,只得求助图书馆了。至于宿舍里那两包珠玉,他根本不担心,对于胖子他还是很信任的,在他眼里,两包珠玉和朋友,显然是后者更重要。

星辰学院身为大罗王国十大战士学院之一,其图书馆还是相当不错的,不仅外在华丽大气,里面的藏书也极为丰富。

图书馆里的人向来都很少,毕竟这是战士学院,战士们关心的往往是战技和功法,而图书馆里收藏的大都是些有关历史、常识和诗词类的书籍。

叶尘以往也极少跨入图书馆内,他的时间都花费在兼职和修炼上,哪有心思来图书馆里,这回若不是要了解储物戒的相关知识,他绝不会想不到来图书馆。

图书馆里的书籍都是分类摆放的,叶尘很轻易就找到了有关储物戒的书籍,当即认真的看了起来。

储物戒只是储物器具中一种,所有的储物器原理都是一样,如储物戒、储物袋和储物手镯,它们区别的只是外形而已。

制造储物器的方法有三种,即压缩空间、连接一个次元空间或者寻找空间碎片进行封印。这三个方法中,第一个方法使用者较多,但制造出来的储物空间往往很小,真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