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不死神心-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张婶,前面到底怎么回事?”叶尘随手拦住一个正朝远处奔跑的中年妇女,诧异问道。

“尘哥儿,那里有一头恶狼,已经伤了好多人!”张婶脸上带着恐惧,慌忙丢下一句话就继续逃走。

闻言,叶尘心中一凛,急忙朝着树林方向走去,当来到人群外时,他便清晰看到,一头六尺高的巨大黑狼,正呲牙裂嘴的朝着人们嘶吼,在它对面,一排镇民握着武器和它对峙。此时已经有不少男子受了伤,但是为了给那些老人孩子们争取逃跑的时间,他们仍旧坚持的抵挡在前面。

感应到这黑狼身上散发的气息,叶尘眼瞳一阵紧缩,这居然是一头六级野兽。战士分为九星,而野兽也分为九级,每相差一级,往往实力就有着巨大差距。

“有胆子的男子汉给我拦住这恶狼,孩子和老人们快点疏散。”在人群中,一个中年汉子正大声的引导人群撤离,而在他转头时,恰好看到路过的叶尘,脸上顿时露出喜色,连忙大喊道:“阿尘,快,快过来。”

中年汉子的声音引起了许多人注意,当他们看到叶尘时,眼中都不禁亮了起来。这些普通的镇民,并不清楚野兽和战士的实力等级。在他们心中,叶尘可是被星辰学院招收的学生,星辰学院,那是强者的摇篮,身为星辰学院的学生,叶尘也必定是强大的战士,故而看到叶尘时,人们心中都升起了希望。

“穆叔。”望着人们脸上的喜意,叶尘表面不动声色的对那中年男子点点头,内心却是苦笑不已。他很清楚,整个小镇中,目前被星辰学院招收的人只有他一个,在镇民们心中,他自然是了不得的战士,可是他自己却明白得很,他的实力比这黑狼低了整整两个等级,对上这黑狼,他没有半分把握。

然而看到镇民们期待的眼神,叶尘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袖手旁观,只得走了过去。

“快让让,让尘哥儿过来!”

“这下可好了,尘哥儿可是星辰学院的战士,他一定能战胜这恶狼。”

“尘哥儿,好好教训这畜生,它今天伤了不少镇民。”在小镇里,那些认识叶尘的人,与他关系好的长辈,称呼他为阿尘,关系普通的,则喊他尘哥儿,在一定程度上也表示了对他的尊敬。

看到叶尘走过来,镇民们高兴的欢呼起来,除了最前方那一排正在抵挡黑狼的人外,其他人都急忙给叶尘让出一条通道。

“吼……”突然出现的叶尘,让黑狼感受到一定的威胁,它立即发出声声嘶吼,充满凶光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叶尘。

叶尘缓缓的逼近黑狼,途中他不断观察周围镇民的情况,当看到起码有十几人受了重伤,还有一熟悉的老伯被咬断了手臂,他内心也冒出怒火。

“畜生!”叶尘越过人群,从中年男子穆叔手里接过一把柴刀,在黑狼对面站定,即便不是这黑狼的对手,他也要尽最大努力重创它,给镇民们争取更多的生机。

察觉到叶尘散发的冷意,黑狼眼中杀机更浓,四肢在地面猛地一弹,身体立即化作一道残影,狠狠的朝着叶尘扑来。

叶尘没想到这黑狼如此凶猛,近乎本能的朝着一旁一闪,砰的一声,他原本站立处身后的一颗树,直接被黑狼的狼爪抓下一大块树皮来。

躲过黑狼的攻击,叶尘脸上不由流出冷汗,刚才只要自己稍微慢一些,恐怕脑袋就变成了浆糊了。以往在学院内他虽然也经历过一战实战训练,可根本没有面对过这种真正的生死之战,一旦不小心就会殒命。

不过出奇的是,叶尘发觉自己虽然紧张,可心跳依然平缓如常,此时他来不及多想原因,反而因为心跳的缘故,让他的情绪也冷静不少。

“畜生,受死!”叶尘低喝一声,体内的战力疯狂的运转起来,手中的柴刀在空中划过一道冷光,径直劈向黑狼的头颅。

黑狼刚刚发出猛烈一击,此刻还没有回过身来,看似避不开叶尘这一刀,旁边一些镇民都忍不住要叫好了。

但就在柴刀距离它还有两尺时,它脚爪蓦地在树上一蹬,整个身体竟是腾空而起,紧接着张嘴对着陈扬的咽喉咬去。

黑狼的反应速度出乎叶尘的预料,他内心一阵激灵,脚掌连忙在地面一踏,一个扭身堪堪避过黑狼的这一击。

一击不成,黑狼动作丝毫不停,它的速度瞬间爆发出来,对着叶尘展开猛烈的攻击,叶尘立即就处于下风。

看到这一幕,周围镇民们对叶尘的信心不禁动摇起来,开始担心叶尘究竟是不是这黑狼的对手。

“穆叔,情况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妙?”

“怎么会这样,尘哥儿不是星辰学院的战士么?怎么会打不过这畜生?”

“哎,遭了,早知道这样,就不让尘哥儿上前了,他可是叶铁匠家的宝贝,若是他受了伤,那可如何是好。”

“别吵了,阿尘都没有慌,你们急什么。”听到镇民们担忧的议论声,穆叔冷静的喝道。

对于镇民们的议论,叶尘根本无暇关注,他的精神高度集中,被黑狼穷追猛打,一个不小心,他就可能被黑狼重创甚至杀死。

“这样下去可不行,必须要想办法。”叶尘心中也忍不住暗暗焦急,便在此刻,他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他想到了徐晓乐记忆中的“暗影步”。

“不知道我能不能施展出来?”叶尘心中一动,“管不了这么多了,死马当活马医,否则这样下去,我迟早得遭殃。”

“吼……”黑狼嘶吼连连,它的身体在空中闪过一道黑影,猛地一个扭身,用后肢凶猛的撞向陈扬。

眼见那黑狼要撞到叶尘,叶尘的身体忽然间如同鬼魅般在地面一滑,脚步更是带出一片暗影,竟是精妙无比的避过黑狼的撞击。不等黑狼反应过来,他手中的柴刀反手一劈,猛地劈在了黑狼的颈部。

“噗嗤。”叶尘一刀足足劈入黑狼颈部两寸,鲜血从黑狼颈部渗出,黑狼顿时发狂的惨叫起来。

“太好了!”

“阿尘,好样的。”

“刚才尘哥儿一定是在隐藏实力,探清恶狼的底细。”

“不错,尘哥儿不愧是星辰学院的学员。”

本来看到叶尘快要被黑狼击中了,镇民们无比揪心,没想到转眼间变故突生,叶尘突然就翻盘了,镇民们在愣了片刻后,立即大声叫好。

猩红的鲜血从黑狼颈部不断滴落,遭到重创后,黑狼凶性大发,竟是不顾颈部的伤势,张嘴疯狂的咬向陈扬的脖子。

叶尘眼里也露出凶光,不退反近,脚步微侧,轻巧的避开黑狼的嘴巴,手中柴刀紧接着就是一个迅猛的狠劈。

嗖!一道刺耳的破风声传来,黑狼惊怒的要闪躲,可它的伤势却牵扯了它的行动,使得叶尘的柴刀再度准确无误的劈中它。

叶尘所劈的位置,正是黑狼先前的伤口,两寸的伤口立即变成了三寸,鲜血更是爆涌而出。

这回不等黑狼再做反击,叶尘手里的柴刀毫不留情的对着黑狼伤口斜着一划,黑狼的颈部直接被割开一半。

“噗嗤!”鲜血若喷泉般狂喷而出,黑狼连惨叫都发不出了,身体一阵剧烈抽搐,然后便缓缓的瘫倒在叶尘的脚下。

击杀黑狼后,叶尘长长的松了口气,但就在这时,他的心脏陡然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第四章吸收黑狼的生命力

咚!咚!咚!

叶尘的心脏突然间毫无征兆的加速跳动了起来,更为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对眼前这黑狼的尸体,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强烈渴望。

近乎是不受控制的,叶尘伸手按在黑狼的尸体上,一股强大而诡秘的吸力骤然从他心脏内爆发出来,沿着他经脉和手臂,自他掌心中传达而出。

叶尘清晰的感应到,一道充满生命力的精纯能量,从黑狼温热的尸体中窜出,旋即全部被吸入自己的掌心里,朝着自己的心脏部位流淌而去。叶尘是一名四星战士,对野兽的常识了解不少,他明白,这股精纯的能量,正是黑狼的生命力精髓,没想到居然被自己给吸收了。

此前和恶狼进行一番激烈的生死搏斗,叶尘战力和体力早已透支,可吸收这股生命力精髓后,他浑身的疲乏一扫而空,立即变得精神奕奕起来。更为惊人的是,这黑狼是头六级野兽,吸收它的生命力精髓后,叶尘发觉自己的战力明显的波动起来,这是要突破的征兆。

“死了?”

“恶狼死了!”

“这头畜生被尘哥儿杀死了。”

“尘哥儿就是有出息,连恶狼都给杀死了。”

周围的镇民们可不知道叶尘身上的异变,见到黑狼被杀,一个个都欣喜若狂的欢呼起来,看向叶尘的目光也变得敬佩起来。

而那些自己或者亲人被黑狼所伤的镇民们,更是对叶尘充满感激,不少人眼中甚至流出狂喜的泪水。

倒是穆叔为人稳重,发现叶尘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对劲,担忧的走到他身边,轻声道:“阿尘,你没事吧?”

“啊?”正为心脏的诡异而不知所措的叶尘,闻言顿时恍惚的应了声,等他看到穆叔和周围镇民们关切的眼神,立即回过神来,笑了笑道:“没事。”

仔细的看了看叶尘,发现他身上的确没什么伤势,脸色反而更红润,穆叔这才放下心来,感慨的拍了拍叶尘的肩膀,道:“阿尘,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厉害,这恶狼可是连我们十几个都挡不住,居然被你给杀死了。”

“是啊是啊,尘哥儿可真厉害。”

“叶铁匠有福了,生了个这么有出息的儿子。”

听到周围的赞扬声,叶尘脸上含笑应对,可心中却没有半分欣喜,他仍旧记挂着刚才心脏的诡异变化,而且体内那越来越剧烈的战力波动,也让他无法再继续停留下去。

“穆叔和各位长辈们过奖了,我也只是运气好罢了。”叶尘谦逊的应了几声,然后连地面恶狼的尸体都顾不得多理会,在众人惊叹的目光中,匆匆和众人告辞,朝着家里跑去。

此时,叶尘和周围的镇民们都没有注意,那个黑狼的尸体,明显的僵硬了不少,那双眼睛也彻底变得死灰色。

离开人群以后,叶尘没有立即回家,而是来到他小时候经常玩耍的小镇后山,他要在这里进行突破。

在叶尘的记忆中,战士等级分为士级、师级、尉级、君级、将级、候级、尊级和帅级。

其中士级分为九星,此后的等级,每一级都分为四个层次,即下位、中位、上位和巅峰。

叶尘从小所受到的教育,让他铭记战士是这个世界最为荣耀尊贵的职业之一,只要成为强大的战士,就能够获得崇高的地位和权势。

而判断战士的实力,最普及的标准就是测试战力,所谓的战力,实则就是战士通过修炼各种功法得到的力量。战力并非一成不变的,当修为境界越高,战力的形态也会发生改变。

在士级时,战士的战力是气态,需求用心神去仔细的感应才能发觉,成为九星战士后,战力形态就会慢慢发生改变,往往在战士巅峰境界时,战力就会变成液态甚至浆糊状。

一旦战士晋级师级,战力更是会产生质变,从浆糊状转变为固态,凝结成战星。等战士进阶尉级后,战力会继续出现变化,在师级时,战士的战力虽然能够以气态形式外放,却无法离体太远,当离开身体后,战力的威力就会大减,距离太远甚至会消散。可在成为战尉后,战力外放时就会形成战芒,战芒凝聚度极高,哪怕是离体后同样能发挥强大威力。

进阶君级后,战力外放会再度质变,由战芒转化为战罡,战罡能够以薄膜形态覆盖在身体上,会产生强大的防御力,寻常的刀剑根本无法伤及战罡。

若是成为战将强者,战力转化的形态更为强大,战罡将可以真正的实质化,任意凝聚成刀剑铠甲等各种实物。实化后的战罡,可以轻易破开战君的战罡,可以说,一个战将,能够在十多个战君、上百个战尉、上千个战师或者上万个战士中横冲直撞。

战候强者无疑越发可怕,他们能够把将战力延伸到四面八方,轻易控制空中的天地能量,甚至可以在空中飞行。每一个战候,都是能够镇压一方的强者,寻常的力量已经对他们造不成束缚和威胁。

而尊级和帅级强者则是无法想象的存在,那种层次的强者,已经不是现在的叶尘能够触及的,对于他们的能力,叶尘这个小战士丝毫不了解。

至于叶尘修炼的功法,是最普通的战士基础功法,功法和战技和,都分为圣级、天级、地级、灵级和凡级,战士基础功法,则是凡级低阶,属于这个世上最底层的功法。

当然,士级阶段的修为,最主要的的目的是扩展经脉,强化身体,积累战力,为今后的修炼打下基础,所以对一个战士来说,战士基础功法完全够用,只有成为战师后,才需要更高级的功法。

时间若沙粒般在指缝中溜走,叶尘盘坐在一块光滑的青岩上,双目轻闭,心中默默的运转战士基础功法,引导着那些从黑狼体内所得的生命精髓能量。

随着他胸膛不断的起伏,他身上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强大,丹田中气丝状的战力越来越密集。

“今天一定能晋升到五星!”感受到体内那澎湃不息的能量,叶尘内心充满了自信,他保持着呼吸平稳,全力以赴的冲击战士五星境界。

战力的飞快提升,让叶尘的小脸显得更为红润,在他的皮肤表面,更是隐隐的有着柔和的白光散发而出。

在他的丹田中,战力气丝更是急速旋转,隐隐呈现出一个小漩涡,终于在某一个刹那,所有的战力气丝猛地一颤,陡然间就壮大了不少。

当最后一缕黑狼的生命精髓流入丹田,叶尘周围的空气倏地产生一阵剧烈波动,连带他的衣袍都鼓胀起来。

“呼!”随着叶尘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他体外鼓起的衣袍缓缓的跌落下来,紧接着,他的双眸蓦然睁开,深邃的星目里,掠过一抹慑人的精光。

“终于成为五星战士了!”语气复杂的叹了一声,叶尘目光有些失神的望着前方。他早在三个月前就成为了四星战士,这段时间以来,他也冲击过好几次,最终都没有成功,本来他以为,以自己的资质,估计还要两三个月才能晋级,却没想到,现在这么轻易就成功了。而且他发现,他不仅是修为提升,连带体质都得到一定改变,似乎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黑狼的属性,身体明显更矫健灵活了。

叶尘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心口,感触到那平缓而有力的心跳,他眼神渐渐变得晶亮起来。他很清楚,自己能够这么快突破,和心脏的异变有关,若非心脏突然产生一股神秘的吸力,将六级野兽黑狼的生命精气吸收掉,自己绝不可能现在就晋级,也不会得到这样的造化。

在星辰学院中,叶尘深深的感受到自己和那些世家权贵子弟的差距,本以为此生都难以超越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可现在,他感觉到命运似乎拐了一个弯,神秘的心脏,让自己踏上了另外一条与众不同的强者之路!

第五章云塘镇

从小镇后山出来后,叶尘感到自己精力更为充沛,奔跑起来也越发轻松,半刻钟后,他便回到了小镇。

小镇名为云塘镇,是座盛产鱼米的古镇,镇里街道大多老旧,铺地的岩石中甚至可以明显的看到一些青苔。

叶尘慢跑到云塘镇西街,站在街道上,能够清晰的看见,在不远处的路口,有着一栋青砖红瓦楼。小楼高两层,第一层是一间铁匠铺,铺子左侧挂着一个牌匾,上面写着“叶氏铁匠铺”。

望着那无比熟悉的建筑,叶尘脸上浮现一抹温暖的笑意,这便是自己的家,即便过了十多年,它依旧没有什么大的改变。

叶氏铁匠铺,是叶尘的父亲叶仓所开,在叶尘的记忆中,父亲一直以来变专门打造器具,母亲许晴则负责制作一些普通饰品,算是给父亲的铁匠铺增添了一些色彩。

在邻居和家人的心目中,叶尘从小就懂事听话,在被星辰学院招收后,更是被人认为很有出息,父母和弟弟妹妹也一直为他骄傲。

铁匠分为九级,而父亲叶仓只是个平凡的三级铁匠,只能制造一些普通的器具,加上他为人厚道,对街坊邻居们出售的器具价格都不高,故而所得收入维持生活尚可,但要做其他事情就远远不足了。

叶尘从十岁左右,就开始在父母的铁匠铺中打打下手,等到十三岁后,更是在父亲的教授下,自己打造武器和各种工具。叶尘从小就极为懂事,对铁匠这个职业也始终很热爱,这点让叶仓一直很欣慰。

而最让叶家众人自豪的是,叶尘在私塾中竟展现出不弱的战斗天赋,十五岁那年以士级三星的修为,被全国盛名的星辰学院录取。

叶尘在家里排行老大,下边还有两个尚在私塾上学的妹妹和弟弟,在弟弟妹妹的心目中,这位大哥也一直是他们的榜样。

“哟,尘哥儿回家啦。”在街道上,有不少邻居熟人,看到叶尘后,纷纷跟他打起招呼。

“周婶好,付伯,您老的气色可是越来越好了,小虎头,跑慢点,别摔跤了。”一路上,叶尘也微笑着回应周围众人。

“尘哥儿又长个头了,真是越来越英俊了,将来不知道哪个姑娘有福气嫁给你。”周婶手中提着一个菜篮,看向叶尘的目光充满赞叹。

“周婶,瞧您说的,你家小军也不比我小了,您还是先给他张罗姑娘吧。”叶尘挠了挠头,和这些邻居们调侃几句,他感觉自己的心情也好多了。

朝前方走了没几步,一个小巷口中走出了一个六旬左右的老人,他一眼便看到叶尘,长满皱纹的脸顿时笑得如同盛开的菊花,道:“阿尘回来了,等会回家记得和你爹说一声,我家的菜刀坏了,让他给我打一把,我明天过来拿。”

“哎,李大爷,我回去就告诉我爹,您明天过来就是。”叶尘语含尊敬的说道。

瞧着叶尘一脸的乖巧,李大爷笑意更浓,道:“阿尘,李大爷家昨天可是煮了不少卤肉,要不要去吃几碗?”

“多谢李大爷了,今天可是晚了,我得早些回家,赶明儿我嘴馋了再来吧。”叶尘笑着推辞掉李大爷的邀请,然后饶过几个路人,匆忙赶往家里。

只是当他来到铁匠铺门口时,却发现里面居然挤了不少人,生意出奇的火爆,这让他觉得有些奇怪。

“尘哥儿,你回来了,快进来,你爹可是忙死了,你赶快帮他打打下手。”铁匠铺内的几个顾客看到叶尘后,眼睛顿时一亮。

叶尘礼貌的朝几人点了点头,从人群缝中挤入铁匠铺内,对正忙碌不已的叶仓喊道:“爹,我回来啦。”

“阿尘?”叶仓手握铁锤“叮叮当当”的敲着,听到叶尘的声音立即欣喜的抬起来,虽然叶尘没有丝毫的疲惫,可他仍旧关切的说道:“阿尘,你刚赶远路回来,快坐下歇歇。”

“爹,我不累,娘呢?”叶尘摇了摇头,从水桶边取过一块湿毛巾,走到火炉边,给叶仓的额头擦了擦汗。

儿子细心的举动,让叶仓眼中慈爱之色更浓,笑着道:“铺里的墨晶没了,你娘上午出去进货了!”

叶尘恍然,墨晶是一种劣质玉的半成品,在打造普通饰品时加入饰品中,可以增加的饰品的光泽,没有墨晶打出来的饰品就不那么好看了。

“对了,爹,今儿这是怎么了?”叶尘抬头望了眼前方,疑惑道。

叶仓神色略显沉重起来,叹道:“今天有一只恶狼跑到了镇口,弄坏了好多人的武器,这不,都拿到这里来修了。”

叶尘闻言微微一愣,之前那恶狼的事情他可是亲身参与了的,听父亲的话,显然还不知道,最终杀死恶狼的人的是他的儿子。

他眼角余光朝周围略微扫了扫,发现前来这里修武器的人,要不是些妇女老人,要不就是抵抗恶狼时受伤被迫提前离开的,故而这些人都没有看到恶狼事件后来的发展情况,自然也不知道恶狼是自己所杀。

“尘哥儿,这张铁胎弓的被恶狼弄断了,你给我把它焊接好了。”在叶尘微愣时,旁边一名壮汉将一张断成两截的铁弓递了过来。

“好咧,吴叔,我这就给你焊!”叶尘回过神来,笑着接过铁胎弓,也迅速的进入忙碌状态。

瞧着儿子忙碌的身影,叶仓在自豪的同时,也有些心疼,在他眼里,这个儿子实在是孝顺得过分了,从小就让人省心,哪怕是去了星辰学院,也不花家里的钱。他很清楚,儿子是利用课后时间在学院外的一个铁匠铺中打铁来赚生活费,其中辛苦可想而知。可即便如此,每到月末儿子回家后,仍旧坚持给家里帮忙,而且为了省钱,从来不雇佣马匹,五十多里的路程硬是徒步跑回来。

可以说,自打懂事以来,叶尘就是父母心中的好儿子,弟弟妹妹眼里的好哥哥。

“有儿如此,我叶仓真是天大的福气。”叶仓内心一阵感慨,即便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儿子无比的出色。

焊接断掉的普通武器,这种活叶尘不知做了多少回,对他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轻车熟路的打开炉膛左侧的一个出火口,利用炉膛的高温,将铁胎弓的断口烧得火红,然后迅速而老练的举起铁锤敲打。数十锤后,铁胎弓轻易的就给焊接上了,叶尘立即将弓放入水池内,嗤啦一阵刺耳之声,大量的水汽在水池上翻滚起来。

“吴叔,您的铁胎弓好了。”等到铁胎弓完全冷却后,叶尘微笑着把他递给吴叔。

吴叔乐呵呵的接过铁胎弓,从怀里掏出一把铜币,笑道:“尘哥儿的技术越来越老练,比起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