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战神-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一面金色大盾,或者造就金色墙壁?”

思考片刻,罗阳否决了这种想法:“不,我要变强,只有变强才能保护他人,我要不断出击。”

很多时候,往往一个念头就可以决定未来。

这一刻罗阳贯通思想,星旋还没有由二级正式向瓶颈发起冲击,脑海深处的金光就开始向内收缩,逐渐向剑形转化。

“大巧不工,重剑无锋。”罗阳在心中下着定义:“此剑不需要华丽,也不需要锋利,它是重压之剑,它是暴虐之剑,它是可以粉碎世上一切事物的狂放不羁之剑。”

金光刚刚得到定义,便向内收缩。

这是一个由气态到液体,再由液体到固态的过程,所要吞噬的星力惊人的多,甚至超出罗阳估量,整个身体变得轻松起来,又能分心说话了。

“好,很好,先停一停。”

罗阳睁开双眼,示意竺年生和小个子停下来,说道:“你们两个抓紧时间休息,等会将有更凶险过程。至于其他人,挨个到我身边来,我给你们加载防护。”

喘了口气,罗阳继续道:“虽然学校钟楼获得能量展开光墙,对外进行防御,但是她防御的面积太大了,有些超能极为诡异,未必会受这层光墙限制。据我所知,有一些催眠超能修到高处就可以突破限制借外物传导,使人防不胜防。”

“阳哥说得没错,我们去挑战磁暴信天翁时,华落就被一片飘浮在空中的粉不啦叽蒲公英给弄得五迷三道,还向我套话呢!”林天豹谈不上憨,说话却比较直。

“嘿,大块头,你揭什么短。”气得华落直挠脑袋,这可是他的大丑事,要不是今天罗阳有危险,他非得教训林天豹一顿。

罗阳微微一笑,加重语气说:“所以拜托大家守护我,你们将面临各种离奇挑战,我所能做的就是给你们提供一层防护力量。”

“好,听阳哥的话,挨个过来加持。”林天豹站到罗阳身边维持现场秩序,也是怕自己人被外界控制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来。至于他自己会不会受控制,则没有想这么多。

竺年生拿出五块黑色石头,放在身体周围加速恢复。

这个女扮男装的俏丫头外表冰冷,内心却很善良,因为平常修炼只要一块黑石就好,使用两块黑石极为勉强,五块一起使用会引发一系列后遗症。

超能有着使用上限,在脑海深处形成的光影会随着使用变淡,只有重新加深光影才能很好的施展。此外,用一些极端办法可以逼发潜能,进行涸泽而渔式催发,不过那样做后遗症太强。

罗阳伸出手去,对着地面轻轻一点。

离奇一幕出现了,林天豹脚下“呼啦”一声轻响,窜出浓烈刺眼的银白色光焰来,光焰顶端衍射出星星点点金光不断冲高达到两米,将魁梧身影笼罩进去。

林天豹相信罗阳,没有移动半步,就听罗阳说:“如果坚持不住就赶紧退出来,加持到何种程度取决于你们的意志。”

“我行,不就是一点压力吗?来,要是皱半下眉头不是好汉。”林天豹威武说道,全身肌肉隆起,脚下有银色线条向身体蔓延,开始在他的体表进行“绘图”。

张小曼也站过来,罗阳用手指在地面上轻点,提醒大家说:“同时加持,两个人最多了,他们走出来再换别的人上。”

“好。”众人应声。

实际上,真正为林天豹和张小曼加持的本源是星辰册,罗阳只是起到一个衔接作用,对气势汹汹灌入体内的星力并没有多少缓解。不过,星辰册有了地方宣泄星力,这样可以提升它的存储上限,要不然把星图和后面的空白页面储满,罗阳会很糟糕。

林天豹和张小曼坚持了好一会才退出来,他们是为罗阳着想才咬紧牙关坚持,直到感觉身体像被一捆捆绳索勒紧,实在承受不下去才退出。

这时候,罗阳有一个惊人发现,那就是星辰册的星图向他反哺一股冰凉能量,他对这股能量再熟悉不过,因为曾经无数次浸淫其中,它们通常蕴藏在一种称之为“影壁石”的矿石中。

“影的力量?不会错的!可是影壁石十分难得,星图怎么可能在星力中汲取出影的力量?真是匪夷所思。”罗阳心中吃惊,却不妨碍他进行摄取,影的力量可以助涨拓印,虽然这股能量有些稀少,却足够精纯,几乎冲入身体的瞬间就让脑海中与拓印对应的白光变得厚重起来。

只过了片刻,罗阳便猜出原因。

“拓印之所以能与星旋融合形成焚星祭典,是因为它们有一部分地方存在交集,以前没有往这方面想,今天浩瀚星力灌注,使平常注意不到的性质突显出来,这才理清真相。”

“是了,如果没有交集,又怎么可能产生复合型超能?星空深邃,那些星光不正是漫天星宿的投影与拓印吗?星光跨越黑暗进驻彼方,经历漫长岁月形成了影的力量。”

老实说,这个时候得到帮助,让拓印得以提升对罗阳的帮助很大。由于焚星祭典存在,使星旋与拓印产生联系,如果这两项超能拉开的差距太大,说不定星旋冲击三级时,那个不和谐音符就来自拓印,现在则加大了成功几率。

就当焚星祭典加持给第三十三名同学时,与竺年生一起运用死光为罗阳遏制星力的小个子男生忽然甩手,惊叫:“快躲开,我控制不住自己。”

三把飞刀同时射来,呈品字钉向罗阳。

电光火石间,陡弦月飞身跃起,只听“叮叮叮”三声响,飞刀被她的双臂挡下,由于力道强得离谱,将她带向罗阳。

“得罪了。”林天豹反应速度十分快,从后面抱住陡弦月,双脚用力踏入地面,就像铜墙铁

第20章剑碎

黑檀,龙雀,南岗三所高中居然要联手做掉罗阳。

放在几天前如果有人敢这么说,非得被吐沫星子淹死。完全不可能的事,收拾一个垃圾高中的高中生还用兴师动众?历数那些名动黑月行省的高中天才,都没有这种“待遇”。

可是放到眼下,这就是事实。没有罗阳,沧海已经不在,没有罗阳,未来不存希望,在大家的信念中,罗阳已经等同沧海。

“人渣们,来吧!想动我们罗哥,必须从我们的尸体上跨过去。”八十几名同学在林天豹的带领下用身体形成人墙,提高警惕应付突发状况。

敌人驱使几百只林鼠似乎达到极限,这之后偃旗息鼓,平静了一段时间。然而,激战声忽然从远处传来,让大家跟着心紧。

“轰隆隆,轰隆隆……”

短短片刻,到处都是轰鸣。

隔了能有三分钟,“砰砰砰”脚步声快速靠近,只听校园钟楼传音:“注意防御,学校的机械护卫被外力控制住了,程序遭到篡改。在我的控制下,机械护卫间拼了一场,还有六尊护卫没有被消灭,正向你们靠近。”

话音刚落,就见六道身影拖拽长剑气势汹汹奔来。

“迎战。”林天豹一声大吼,抱起附近找到的木桩冲了上去。

高三五班的寂昊天鼻孔张大,身体膨胀三圈将宽松衣袍撑得鼓鼓的,他抱起一根更粗大木桩发狂般向机械护卫冲撞。

“上!”十几名力大体壮同学上阵,他们与机械护卫进行搏杀。钟楼毕竟搁浅五十三年,在技术更新换代上落后许多,病毒侵入机械护卫后,短时间内竟然清除不掉,看来沧海想恢复全盛时的荣光,还有很长一段道路要走。

“兄弟们,这一步迈出,准备迎接你们的全新人生吧!”罗阳看着陷入激战的同学们,心里有种与大家一起成长蜕变的喜悦,不管星力灌体有多么危机,他现在有一帮生死与共的兄弟姐妹,有什么难关不能面对?

沧海高中边界上也不消停,三级超能集群轰炸,让钟楼竖起的防御光墙不停晃动。在边界上扎根的菠萝树接到命令,从地面缓慢升起,再次转变为树人,做好光墙被突破的准备。

“哼,南岗和龙雀都是废物,叫你们看看我张成修的厉害。”话音如针,直接刺入众人脑海。

蓦地,出现一道身影,他凌空踏步,大家一愣神的工夫便从战场之外靠近人墙,隔着五十米远向罗阳伸出手去,使空中产生涟漪。

“什么人?攻击!”

沧海高中众人“呼啦”一下向突然出现的身影招呼过去,二十多种超能竞相闪烁,要将敌人吞没。然而,让大家震惊的是,这道身影遭遇攻击只是出现明暗变化,之后完好无损。

“怎么回事?”张小曼感到困惑。

陡然之间,张小曼身边伸出一条手臂,“嘭”地扼住她的喉咙。几乎没有间隔,又出现一条手臂向罗阳抓去。

“阴虚,快。”华落紧张得要死,他毕竟还是个孩子,没有太多战斗经验,尤其像是这种诡异情况,从来没有遭遇过,所以慢了半拍。

如此时刻,罗阳成了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就在突然出现的身影以为自己要成功之际,不料手臂“嘶啦”一声燃烧起来,银白色火焰疯狂向体内窜动,痛得他“嗷”的一声怪叫,收手后撤。

张小曼重重咳着,要不是罗阳加载给她的那种银白色光焰击退了扼住喉咙的大手,她恐怕会窒息而死。

这时候,大家才看清身影就真的是一道身影,就像全息摄影,并不是实体。

这个蔑视南岗与龙雀,自称张成修的家伙生得倒英俊,完全是一个阳光大帅哥,如果走在街头肯定会引起好多小女生注目。不过,他此刻有些狼狈,用力甩动手臂,实在阻拦不住银色光焰蔓延,只好叹了口气说:“还真有点门道。”

张成修伸出手指点在左肩膀,左臂登时崩溃消散,与星星点点银白色火苗一起消失。

如此一来,站在众人面前的张成修成了独臂人,他非常阳光的笑道:“嘿,大家好,本人是黑檀高中的张成修,在此诚心邀请罗阳同学转校。到我们黑檀来吧!只有进入黑檀,才不会埋没你的才智。瞧瞧这两天,你让南岗和龙雀碰得灰头土脸。哈哈哈,想想就让人开心!。

“哦?你是说客?”罗阳睁开双眼,目光穿过人群,看向这名施展三级灵体遨游的阳光帅哥。

“呵呵,可以这么说,刚才只是为了测试一下你的程度。”

张成修十分优雅地“啪啪”鼓起掌来,赞叹道:“真不错,我一直坚信超能是种艺术,而我是一名运用超能的艺术家,已经触类旁通走出去很远。直到今天见到你,我发现要对自己重新定义。星旋这种超能在你手中居然化腐朽为神奇,与垃圾到不能再垃圾的拓印相互衍生形成一种全新能力。是叠加拓印穷尽星旋超频震动之能,对吧?哈哈哈哈,这是艺术,艺术。”

对方一语道破焚星祭典,让罗阳瞳孔收缩,心中翻江倒海。要知道将拓印和星旋结合,是他重生前穷尽思路,努力了将近十年达到的成果,居然就这样被对方看破,这个人眼力很厉害。

“罗阳啊!你是拥有艺术家潜质的高中生,怎么可以窝在这个地方浪费青春。来吧!让我们成为朋友,让我们共同开创一个艺术气息浓郁的超能时代。”张成修越说越激动,整个人就像嗑过药,自己先嗨起来,展开双臂召唤罗阳。

“我确实融合了拓印与星旋,形成一种复合型超能,我称之为焚星祭典。刚巧,这种复合型能力可以克制灵体遨游,大家看着办。”罗阳什么人没见过?狗屁的艺术家潜质,说神经质还凑合,时刻活在以自我为中心的世界里,遇到这种人的一贯做法就是扁他。

“原来老大给我们加载的光焰正好克制他,小曼姐挨欺负了,揍他。”群情激动,这个张成修长得人模狗样,目光却高傲到极点,让人绝逼不舒服,不扁他扁谁?

“唉!”张成修轻叹一声,冲着机械护卫掉落在地面上的金属碎片轻轻一招。

这些碎片凌空飞射,发出几乎刺破耳膜的鸣音,竟然扭曲变形化作一把细长刺剑,缓缓落到张成修手中。

“我的武斗课成绩位列黑檀前三名,诸位小心了。”身影快速挪动,叮叮声不绝于耳,凡是冲上去的人都在倒退。

“啊!我的手。”

“不,好痛,我的大腿。”

细长刺剑带出一丝丝鲜血,在剑尖快速穿引下,竟在空中编织成一朵硕大的红玫瑰,十几名同学的身体被刺穿,不过张成修并没有因此而欣喜,反而十分惊讶:“咦,你们没有死?”

仿佛受到侮辱,张成修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瞪大双眼盯向罗阳,歇斯底里叫道:“用星力构成超频震荡来防御,你的艺术玷污了我的艺术。血玫瑰之下从来没有人能活着,从来没有。”

“我要是你,就立刻离开。”罗阳忽然开口,虽然他睁着双眼,视线却没有任何焦距,就像盲人一样,语气十分平淡。

然而,越是平淡,越让人感到压抑,连气压似乎都在变低。

“你自身难保,能对我做什么?”张成修歪了歪头,露出一抹高高在上笑容。可是,这笑容瞬间凝固,他以极快速度出剑向上攻去。

“锵锵,锵锵,锵锵……”

不断有火星溅射,张成修的头顶上显现出一片光影,看上去好像一把大剑,却一闪即逝。

“轰!”

刺剑在破碎,张成修的下半截身体开始崩溃,他已经维持不住身形,气急败坏说道:“罗阳你葬送了自己的人生,你推开了我的好意,很快我就会回来,看你拿什么来抵挡。”

当张成修的身影完全消失,罗阳“噗”的一口鲜血狂喷出来,张小曼吓得急忙上前搀扶。

“不要碰我,千万不要,你会被星力震散的。我没事,你们继续防守。”罗阳说完,闭上失去焦距的双眼。

他刚才这一击做得极为勉强,也极为凶险。星旋马上就要冲击通往三级的瓶颈,脑海深处的剑影越发凝练。

第21章不让沧海砸招牌

星旋突破,进驻三级。

然而,剑碎了。

罗阳耗尽心力凝聚而成的星旋之剑破碎,炸成一段又一段碎片,完全看不出它们原来是剑。

“怎么回事?星力没有反噬,我的伤势也没有恶化。”

沙漏吸引来的星力骤然一暗,截留三成之后,剩下的七成全部注入罗阳的身体,星辰册顿时断档,没了星力供应。

“嘿,奇了怪了,剑碎掉我居然没事,而且还能这么疯狂的吞噬星力。等等,这些剑体碎片怎么都在旋转?”罗阳细心感知,发现剑身刚好分裂成七百二十九块碎片,数量与沙漏之中生成的细小漩涡一般不二,而它们的旋转方式与漩涡阵列完全相同,这种变化说不出的离奇。

“难道这剑还是故意碎裂的不成?”

罗阳实在想不通,他知道这种变化与漩涡阵列有关,可是本质关联在哪?难道漩涡阵列吸引过来的星力并非一股,而是七百二十九股。所以星旋之剑才产生分裂异变,不知道能不能重新合并到一处。

心中刚刚生出“合并”这个念头,那些大剑碎片便动了起来,似乎想要向一起聚拢,吓得罗阳赶紧加上一道“分散”的想法,让它们维持原状。

如果重新回到大剑状态,不可能保持现在的玄妙状态,那样不断吸引过来的星力往哪放?还是会苦受其害酿成恶果。

可以说,漩涡阵列就是没有开关的抽水泵,由什么样的能量构成漩涡,它们就吸收什么样的能量送给“主人”。忠诚可靠,任劳任怨,威力超然。可是以罗阳的层次根本驾驭不了漩涡阵列,至少他关不上这个超级抽水泵,无论躲到哪,星力都会追着他来,把沙漏扔掉都没用。

此刻,发现星旋变异后,罗阳索性将沙漏截留的三成星力也拿过来,他想看一看三级星旋有没有吸收上限,居然蓄积这么多星力,这种情况极不正常。

他没有鲁莽,先是拿过来一成星力,察觉没有不妥,又加上去一成。等到把沙漏截留的星力全部吸入体内,顿时觉得眼前绽放光明。

七百二十九块大剑碎片疯狂旋转,由于速度太快,已经看不到具体形制,仿佛形成七百多颗金灿灿小太阳,在脑海深处闪耀。

有趣的是,闭着双眼罗阳会觉得亮光强烈,眼球有种刺痛感,等到他睁开双眼才感到好些。

“阿阳,你感觉怎么样?”

看到罗阳睁开双眼,张小曼心焦询问,她并不知道罗阳遭遇的一连串凶险,只是刚才看到罗阳面色煞白,让她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呵呵,瞎操心,我能有什么事?”罗阳咧嘴一笑,这次他可是真的轻松下来,尽管不能随意起身活动,但是要比先前强着太多。

“又逞能,知道吗?我恨不得回到小时候噼里啪啦打你一顿屁股。我和天豹这么老实的性子怎么就把你熏染得,这么的,这么的……”张小曼一时之间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罗阳,最后用力憋出两个字:“混蛋。”

“哈哈哈,顶多冒点风险,哪里混蛋了?要说混蛋,南岗和黑檀他们才是。”

“对,他们才是混蛋,罗哥英勇无畏,带我们不断挫败敌人。”六尊机械护卫已经趴下,身体四分五裂,还有一些敌方使用的小手段被挡回去,幸运的是沧海这边没有死人,大家彼此搀扶着重新聚集到罗阳身边为他鸣不平。

“听到了吧!我那是英勇无畏。”

罗阳很臭屁的冲着张小曼显摆,看到美女要发飙,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说:“沧海是咱们的地盘,不论多少外人来,他们不熟悉这里。所有人听好,到我近前来加载焚星之力,它可以保护你们免受异变辐射侵蚀,你们进地下迷宫,我来断后。”

“不,阿阳。”

张小曼半跪到罗阳面前,只是她瞬间从对方眼中读懂了一个男人的坚持。罗阳不再是她所认知的那个少年,而是铁铮铮男子汉。不再是邻家嬉戏逗闹的男孩,而是这里所有人的头领。

“没事,听话,我好得不能再好了。”罗阳半哄半劝:“咱们沧海的地下迷宫非常厉害,外人谁进来谁倒霉,你们先进去,后面我与大家汇合。现在立即行动起来,这是命令。”

“是!”同学们齐声回应。

从这一刻起,大家建立起生死与共情义,沧海高中所有人将意志合成一个整体,遵从罗阳的意志行事,不会有半点私心。

没有经历过这一切的人很难理解,为什么自古以来袍泽情义重如山,因为那是彼此托付性命的关系。你的命就是我的命,我们不分彼此,我们是同甘共苦的一家人。

对于星力,罗阳现在有了很强的自主能力,他挥手间洒落大片光辉将众人笼罩进去。

焚星祭典的层次由星旋和拓印决定,拓印经过连续蓄力也快要开始冲击瓶颈,向二级强度进发。两相调和之下,可以算作二级焚星祭典,要比前面的状态更强。

等到大家完成加持,身体环绕上数道银光,光芒多少取决于每个人的承受能力。

“走吧!可以抗拒迷宫辐射了,不要留下来让我分心。”罗阳说完闭上双眼,如老僧入定。

张小曼和林天豹相视一眼,知道劝说不动,今天的情况比较特殊,等于背水一战。而罗阳的状态让人觉得神秘,二人只好选择再次相信。

等到大家进入迷宫,钟楼自然会出言指点前进路线,这个不用罗阳担心。他此刻将全部心神投入拓印的晋升当中,这可不像星旋晋升二级巴不得多浪费些星力,此时此刻必须一举冲关。

晋升开始了,脑海深处一团白光散发成雾状,慢慢加速向无形边界撞去。

由于三级星旋太过耀眼,拓印晋升显得波澜不惊,被衬托得极为渺小。没有轰鸣声,只有很脆弱的消融声,上升通道快速打开。

“二级拓印,三级星旋,太好了。”罗阳心中高兴,要知道这是他重生前二十六岁都没能达到的成就,单单向着不同方向摸索和学习就花去大把时间,而今生全然不同,在十六岁便筑起雄厚根基,很多厉害的高三学生都未必能达到这种程度,这还不算战斗经验加成。

“罗阳,边界光墙还有五分钟破碎,敌人刚开始攻击时就试图从空中跨越光墙,我不得不额外消耗能量吸引地磁建立高空排斥区,所以光墙破碎时间要比预计时间来得早。”钟楼说道。

“五分钟吗?让菠萝树往回走,跨越校园进入林海躲避,没有必要将它们浪费在无聊的消耗战中。我倒是希望敌人把驯养的中小型超能物种投入到迷宫中来,那样会很精彩。”

“好的,我这就让菠萝树回来。不过,你真的没事吗?那么浓郁的星力,在你这个年纪没有听说过谁能承受得起。”

“目前已经适应星力,不过这种战斗毫无把握,我还没有准备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如此迫在眉睫时刻,罗阳仍不忘俏皮的对钟楼说:“哦,对了,有件事必须提一提,你今天向全省昭告沧海高中重回世间,当时说得很有气势。沧海宗旨,犯我沧海者,杀!对我沧海学生不敬者,杀!反抗我沧海意志者,杀!我听得真过瘾,就是杀气大了点。结果你白天刚说完,晚上就被其他学校攻陷,那不成了玩嘴炮?所以怎么着也不能让沧海砸了这块招牌。”

钟楼听明白了,这是罗阳的决心,表面上像是开玩笑,实则在心中已经将迎战拔升到一个相当高程度。这是豪情之战,也是赌上性命的荣誉之战。

“星力啊!还能再快些吗?沙漏给漩涡阵列加持。”罗阳一咬牙,依靠对沙漏这件宝具还很微弱的控制力传导心意,试试能不能起作用。

“嗡嗡,嗡嗡,嗡嗡!”

天地共震,星力就像鱼群蜂拥而来,想不到作用这样强。

“咳咳,迟早有一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