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战神-第7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残硪徽凭桶阉蛩懒恕

“怎么个情况?”罗阳大吃一惊,只见地面上坐着一名身材出众的美女,手脚被封印师喜欢使用的缚物索捆绑着,不由得叫了起来:“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王法?居然有人……”

话音到此,罗阳张大嘴巴,因为这是他在治安队的房间。额头上一下子冒了汗,这是谁要坑他啊?是不是等会“咣当”一声门被踹开,然后那些设计陷害之人就会出现,给他安上一顶奸淫掳掠为非作歹的大帽子?

“咳,咳,咳……”

女孩在咳血,不能见死不救。

罗阳急忙把美女抱到床上,用手轻轻一拨将绳索去掉。

这时候才发现,这不是昨天那个黑纱遮面的奇葩女吗?婶婶更加奇葩,也不知道把侄女当成什么来养。

“不好,我这一掌下去给她造成了极大损伤?”罗阳摸向掌印就知道自己下手太重,赶紧从白骨印中找出伤药来,看了看只有明煌天玉膏有用。

“唉!破费就破费吧!”

赶紧取出一小块明煌天玉膏来,在美女的身上使劲揉搓!罗阳小声说:“不是故意的,救人没有那么多避讳,明煌天玉膏就得外敷。”

给她全身擦了一遍药膏,刚刚盖好被子,就听有人敲门:“阿阳,再不起床,太阳都快晒到屁股了,我特地从天音阁给你带了早饭。”

罗阳拍了拍额头,心里百万头草泥马狂飙而过!这美女肯定是她那个奇葩婶婶买通了治安队的人偷偷送进来的,小曼进来看到这种情景,该怎么解释?

实话实说?可是美女在床上!

赌天咒地说自己清白?美女在床上!

装委屈,装可怜,装无辜?美女还在床上!

“啊!降头帮帮主,你让我一世清白毁于一旦。”罗阳咬牙切齿,经过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已经认命,正准备开门,突然听到外面有人说:“小曼姐,帮我个忙……”

第215章睡了王妃?

以罗阳的速度,有人调开张小曼,他顷刻间便将重伤美女转移房间,之后回来抹去所有可疑痕迹,搞得跟做贼似的。

“关键是他什么也没有做,清清白白,不能给张小曼留下坏印象。”

“醒了呀!”张小曼从门外走了进来,忽然用鼻子闻了闻,说道:“有股药味,阿阳你受伤了?”

“没事,好得差不多了。”罗阳身上确实有伤,依靠体质自然恢复就行,已经好得差不多……

“来,吃饭,听说昨天你回来和雨都喝了一顿酒,这种人应该清理出队伍才是,怎么反而放给他权利,让他胡作非为?”小曼十分不解。

“呵呵,恶人还需恶人磨,给他下达的任务就是召集人手惹是生非。没办法,是燕老八家的老爷子看上了拂晓和警世钟,要把他们拉进来捅圣殿一系人马的刀子。我可不想掺合,正好雨都愿意效劳,那就让他来,也算一拍即合,各取其利。”

“这些事情好复杂,我觉得做人还是单纯些的好。”张小曼摇了摇头,很不赞成罗阳过早的陷入世间纷争。

刚刚吃过早饭,张小曼送碗筷的工夫,贪财鬼和敬天雄跑了过来,擦着汗水说:“老大,是我们疏忽了,三个家伙被降头帮的帮主买通,把一个女人送到了老大的房间。本来您都是去天音阁那边的房间睡,没想到昨天留在治安队这边。”

“尼玛,坑死我了。”罗阳直挠头,说道:“告诉雨都,去清理降头帮,先拿这帮人练练手!”

“不成啊!老大,事情捅出去会搞得满城风雨。”敬天雄想了想说:“还是扶持黑帮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比较好。”

“奶奶的,这怎么就成了见不得光呢?”罗阳直挠头。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外面广场有人怒吼:“姓罗的,夺妻之恨不共戴天,燕娇凤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为什么会跑到你这里来。本王正式向你下达挑战书,今日下午三点到浑天岭决战。”

这下子可热闹了,多少人等着看笑话。

消息快速传播出去,有人说罗阳得意忘形,有人说罗阳欺男霸女,有人觉得罗阳是遭了算计!

时间不大,燕北归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顶着黑眼圈与罗阳通话:“你厉害啊!连王妃都敢睡。”

“睡个屁?老子清清白白!”

“我相信你是清白的,可是别人不相信有什么用?你为老爷子组建班底,当那些把持圣殿的家族都是瞎子吗?他们清楚的很,立即给你找了个对手,那就是有武痴之称的毅王李全泽。”

罗阳充满疑惑的问:“这个燕娇凤如果真是王妃,会随意受一个黑帮女人摆弄吗?还有这个什么毅王,不调查清楚就进行决斗,脑袋怎么长的?”

燕北归大乐:“呵呵,要不说你倒霉呢?降头帮帮主宣红雪是真心攀附,昨夜把奇货可居的燕娇凤送给你。这个女孩之所以金贵,是因为她姓燕,有着皇室血脉。

宣红雪想要在日后控制一位王妃,行事自然周密,要不然你以为她为什么要燕娇凤身边的人挖去双眼?没有人真正见过这个女孩的样貌,见过的都已经死掉,除了你!

根据刚刚了解到的情况,宣红雪在别的地方安排了另外一套可以通往王妃宝座的身份。只要能证明燕娇凤是处女,是皇室血脉,这样就足够了。

最毒不过妇人心,这个宣红雪倒是做大事的人,你可以考虑将她接收过来。只是,李全泽的武痴性子让这位帮主既恨又爱。

也许燕娇凤嫁过去很容易掌权,而且对她这个从小就进行扭曲式教育的婶婶言听计从,可是毅王一系正在败落,因为武痴只知道修炼,逐渐被边缘化是不争的事实。

这种状况对于十几年想要攀龙附凤的宣红雪来说,无异于重大打击。所以她早就在物色转移婚约的人选。你昨天进入她的眼帘,加上还有几天就到婚期,这个女人就出了一次昏招。”

顿了顿话音,燕北归继续说:“本来呢?毅王醉心于修炼,乐得宣红雪去退婚。不过,昨天就是那么巧,李全泽的母亲病倒,要看儿子成家立业。又有侍女说风凉话被他听到。于是你懂的,有人安排好剧本让你与这位武痴掰手腕,就是不知道你们两个谁更厉害一些。”

“呵!睡了一觉就遭人算计,你们家的老爷子功不可没,宣召我觐见拉得一手好仇恨。既然如此,别怪我玩歪门邪道!”罗阳瞬间有了决断。

燕北归听到这话,眼前不由得一亮:“歪门邪道?好啊!我倒要看看你小子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通话结束,罗阳若有所思,他不想掺合进去,可是各方博弈比预计程度激烈得多,眼下正要往里面陷。现在抽身还来得及,只是在抽身之前,得给那些人一点颜色看看。

“小曼,去做好准备,我们今夜就离开。”

“哦?”张小曼吐了吐舌头,她藏在暗处偷听说话,明明隐藏得很好,连呼吸都没有,居然被发现了,不过心里那点小别扭尽去,原来是有人要害阿阳……

距离下午三点钟还有一段时间,罗阳开始进一步放权。

以他治安大队队长的身份,下面可以设置五名中队长,雨都,雨晴,牟南,张辰轩各占一队。

宣红雪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急忙赶到治安大队请罪。她当着好多人的面“噗通”一声给罗阳跪下,也不为自己辩解,就那样跪着任凭处置!

“你跪的是权势啊!”罗阳想了好一会,冷声道:“好,像你这样热衷权势的女人目前在我身边找不出第二个,我给你一次机会,做得好就奖励你一个治安中队长的编制。”

“属下听从调遣。”宣红雪心花怒放,她多少年的努力,要的不就是这个机会吗?看来还是送对人了,要是把燕娇凤送给什么都不是,只知道修炼的毅王,她能摇身一变由匪变官吗?

“你是地头蛇,对帝都的情况极为熟悉,去给我这么办……”罗阳的嘴唇微动,暗自传音……

第216章不过一小丑

不到中午,帝都呈现出一派乱象……

大祭司黄云天是乾安总殿的三巨头之一,地位稍稍不如大主祭,却是大主祭的副手,他在圣殿体系中代表乾安黄家的利益,刚刚接到家族传讯。

“岂有此理,这个罗阳胆大包天。”黄云天雷霆震怒,吼道:“小小的降头帮居然有胆子挑战我们黄家的威严……”

“黄云天,罗阳与毅王决战,是你一手策划的吗?”总殿深处传来洪音。

“禀明大主祭,确实出自属下授意。”黄云天赶紧起身承认,因为他暗中做的那些手脚瞒不住这位大主祭。

“哼,罗阳是在向我们亮肌肉!不光你们黄家受到骚扰,连我身后的家族都受到小小的帮会势力威胁,已经有数百名子弟中毒。”

“哦?连大主祭的家族都……”

“行了,小小的骚扰算得了什么?如果罗阳只能做到这种程度,那么他不足为虑。”大主祭是为了敲打黄云天,不要什么事情都自己做主,尤其针对罗阳这种敏感人物,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胡乱出招会降低格局!

在乾安圣殿体系中,每个人的看法不同,导致处理问题的方式不同。黄云天喜欢一点点磨掉敌人,而大主祭喜欢一击必杀,这就是分歧,是因为皇室的力量越来越强才让他们联手对外。

不多一会,又有消息传来。

黄云天和大主祭勃然大怒,治安大队洗劫了两大家族的走私渠道,对暗地里的那些勾当进行全面封杀。

宣红雪急于漂白,自然要全力表现,她把辛苦多年收集的资料拿出来与治安大队共享,并且疯狂燃烧降头帮在****的潜力。

她在****掀起滔天风云,收买杀手,雇佣佣兵,要挟那些隐姓埋名的通缉犯,在最短时间内给圣殿所有相关人物找麻烦,并直指两大家族的继承人。下毒,暗杀,栽赃,无所不用其极!

罗阳算是看出来了,想在这个池子里摸爬滚打,就得宣红雪这样的奇葩来。这位女帮主趋炎附势,不惜做疯狗咬人,为的就是上位。

时间逼近下午两点钟,暴风骤雨愈演愈烈,两大家族出手与****激战。

燕北归忽然空降,授命主管治安大队的一切事务。摆明了是告诉治安大队所有人,赶紧找好自己的位置站队,过期不候!

正所谓牵一发动全身,罗阳这个愣头青遇到宣红雪这样的奇葩疯狗,根本就不在乎帝都乾安错综复杂的关系。

你们爱谁谁,我自一路横扫过去,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们是玉器,我们是砖头,不就是想玩吗?那就玩玩好啦!看硬碰硬谁倒霉。

这下子圣殿两大家族算是尝到了陆家的滋味。

惹上罗阳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这小子就喜欢玩横的,向燕北归施压都不好使,逼急了连燕北归的势力一起清剿……

时间来到三点钟,浑天岭将有一场大战,吸引了好多人的注意力。

为什么要把地点定在浑天岭?因为这里是专供皇族和王族决斗的地方。

在这里没有干扰阵列塔的压制,而且在岭外的峭壁上建有观望平台,可以直接看到山岭内的场地,将战斗画面放大……

虽然罗阳坑了陆家,却没有人相信他能战胜尊级和那么多宗级。于是乎在不相信的基础上又感到好奇,这名少年的实力到底有多强?真的可以越级与宗级大战吗?

毅王李全泽并非宗级,却传说他是一名战力堪比宗级的七级剑环师,攻击与防守兼备,更传闻他挫败过数名宗级高手,据说得到过高人指点,名家传授,实力强大!

所以,这场决斗很有看头,差不多提前一刻钟,观望平台上就已经座无虚席。甚至有人为此设下赌局,赌李全泽和罗阳谁能胜出,赌他们能胜到何种程度,还赌他们谁先到场……

还有五分钟决战,李全泽尚未出现,罗阳却慢悠悠进场,衣角带着些许血迹。

观望平台上传来哄笑,有人不怀好意的说:“看这家伙就像观光似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恬不知耻的人,在帝都欺男霸女还敢在大庭广众下露脸,要是离得近些非得把鞋子丢过去。”

“是啊!都说毅王李全泽实力深厚,朴实无华,不摆架子。这个罗阳简直无耻透顶,居然把鬼主意打到王妃头上,而且是人家成婚的前几天,不可饶恕。”

“我们应该声援毅王,在修炼上他是我等王族的楷模,被一个小人戴绿帽子肯定十分难受!”

“哈哈哈,我赌毅王胜。据我所知,这个罗阳没有什么真本领,是靠宝月洞迷宫起家。本来宝月洞迷宫是人家警备厅公子张辰轩发现的地方,已经带着佣兵探索将近一年时间了。结果他把张辰轩那个傻小子忽悠住,取得了人家辛辛苦苦积攒的成果。哼,这种人只懂得钻营!”

“说得好,罗阳就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小人,喊了一句大逆不道的话攀龙附凤,哄骗没有多少见识的八皇孙……”

好嘛!短短片刻,群情激动,观望平台上开起了审判大会!

“等等,时间到了啊?怎么毅王还没有来?这可是他定下的决斗时间。”

“晚上几分钟无所谓。”

左等,毅王不来!

右等,还是不来!

有人开始阴谋论:“我说罗阳为什么这么悠闲,他肯定是在半路设伏,用阴损手段将毅王……”

就在这时,很多人的护腕弹出信息,等到通篇预览一遍当场傻眼。毅王李全泽的十几名男宠曝光,原来这小子在家闭关修炼是和男宠醉生梦死。

更加让人无法接受的是,李全泽雇佣了几批杀手在路上设伏拦截,结果这些杀手被罗阳全部毙掉。证据可以伪造,关键是毅王不敢来。

有人恍然大悟,夺妻之恨应该立即决斗,为什么要等到午后三点?那是因为算好时间可以从容部署,用几批杀手将罗阳解决掉,以成全他毅王实力崇高的虚名。

事实上,只有宣红雪了解一些内情,所以才把燕娇凤教育得这么扭曲。连燕北归和大祭司黄云天都以为李全泽真有实力,不得不说这个草包小丑有两下子,至少在经营形象上很成功。

只是万试万灵的玩法到了罗阳这里不好使了,反而让他抓住机会吸引各方注意力。好多人马暗藏在浑天岭内外,由大祭司黄云天亲自主持。

而大主祭急匆匆赶回家族坐镇,因为燕北归亲自登门“拜访”。

就在这种情况下,宣红雪买通了一名圣职人员将一面黑色镜子送入乾安总殿……

第217章拳剑交锋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罗阳的立场无比鲜明,人若犯我,我必回之。

本来他没想掺合进去,安排好一些事情后,你们爱谁谁,老子走后哪管洪水滔天?燕北归想登临帝位,还得卖力表现一番!

可是,对方偏偏迫不及待跳出来。

既然想掰手腕,那就掰掰呗!罗阳天不怕地不怕,还怕圣殿这些老老少少吗?单单从阿修罗圣殿兑换来的权限就能把圣职人员压得死死的。

“罗阳啊!你不要得意,以为帝都真的没人可以收拾你吗?知道你最大的败笔在哪?浑天岭是千古决战之地,只要进入便生死不论,今天谁都救不了你。”远远传来话音,甚是嚣张……

“废话真多,你们不会像李全泽一样,正经实力没有,把心思全花在搞男人身上了?让我见识一下帝都的真正高手!”罗阳取出太冲剑。

“轰”地一声巨响,从天空落下一道身影,双腿插入地面半尺深。

“帝都藏龙卧虎,有些人风轻云淡,不会与你一般计较。本来我不屑于出手,可是你把矛头指向我们黄家,今天做得太过分。所以,不要怪我下狠手。”来人年纪不大,是一名十**岁的浓眉青年,虎背熊腰,高大威猛,手上缠着绷带。

见到这个人出现,观望台上一下子轰动起来:“是他,黄家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黄云天的孙子黄镇海。”

“啊?他就是黄镇海吗?鼎鼎大名,听说小小年纪就去了边荒修炼,原来他已经回到帝都。”

“你的消息过时了,黄镇海回来已经有段时日。阿修罗圣殿激活时,正是他第一个攒够积分从里面冲出来,大祭司黄云天得悉阿修罗圣殿的情况后才会动用力量封锁住出口,想要限制其他家族从中做大。没想到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计划,否则黄家可以从中捞到不少好处。”

“哈哈,这回有好戏看了,陆家的神游体与黄镇海相比根本排不上号。罗阳在我们帝都真正的年轻高手面前,算个屁?”

罗阳没有废话,敌人既已出现,那就比谁硬气……

“锵,锵,锵……”

太冲剑的剑刃上激发出一簇簇火花,这个黄镇海不动如山,仅凭双拳便挡住剑影,目光充满冷傲,摇了摇头说:“就这点实力吗?我最看不上力量杂七杂八,不够专一的对手,而你是我见到过的,力量最不专一的敌人。顾此失彼,令人失望。”

突然间,黄镇海高高跃起,大吼道:“开山镇海拳!”

“轰,轰,轰……”

拳影从上至下陨落,仿佛一颗颗流星,把罗阳完全笼罩进去,看起来毫无还手之力。

黄镇海的身形悬空,越打越兴奋,笑道:“哈哈哈,看我无双拳意。我生下来就被老师看中收为关门弟子,传授给我这套战技拳法。我的名字就用到镇海二字,你这种偶然兴起的小鬼怎么能和我们这些世家大族子弟相比,差得太远了。”

“哦?是吗?”拳影中忽然传来一声喝问,之后恢弘到无法想象的剑意升起。

这剑意是天,这剑意是地,这剑意无处不在,化作剑的海洋,形成剑的风暴,杀意通天……

“我自成方圆,方圆之内我为尊。”

剑光洒落,或方或圆,带着难以描述的奥义,尽情挥洒开来……

罗阳经过彻悟与磨练,已经不是与神游体对战时候的那个他了,进步速度非常之快,而且与古圣融合对他的启发特别大!

方圆就是剑道!

方圆就是规则!

在这方圆之间剑意开始压缩,九星冲灵剑与开山镇海拳轰然碰撞,剑意不停加强,快速超过拳意,震惊全场。

这已经不是战技之间的较量,而是意境之间的比拼。敌强,我更强,看谁的战意能压倒谁!

黄镇海起初没有在意,就算罗阳显露出剑意又如何?他可是八级拳罡师,身上有一件秘兵辅助增威,缠绕在手上的绷带也不是凡品,收拾一个据说是六级剑压师的小子还不手到擒来?

听说罗阳可以越级战斗,只是宗级和宗级的差别太大了。尤其靠圣殿加持晋升的宗级,可以归入狗屁不是行列。

在上层社会的圈子里都知道,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吸纳灵光一步一个脚印晋升,那才叫真正的高手,没有这两下子就是同级的小喽啰。

黄镇海觉得罗阳对付的宗级就是小喽啰,这种越级战他也能做到,而且做得异常轻松。这是属于精英的世界,所有精彩都要由他这样的人来演绎,对方注定成为一块毫不起眼的踏脚石。

只是,这块踏脚石成了铁板,没有把踏脚石踏足,反而要把脚给踢废,磅礴剑意一**向上席卷,如果说他黄镇海的拳意是砖头,那么罗阳的剑意就是金刚石。

“轰,轰,轰……”

轰鸣声震耳欲聋,太冲剑破云穿日,不管上方的拳影有多么迅猛,我自一剑破之,方圆之内唯我独尊,这个方圆已经将浑天岭囊括进去。

“不好,震天一线拳。”

黄镇海的身形悬在半空中,猛然看到无数剑影放大,他的整颗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剑?六级居然压制他这个八级,眼下只能施展出老师传授的保命绝技。

“咔嚓!”

天都好像裂开,黄镇海落到地面,“噔、噔、噔、噔”向后退了四步,缠绕在双手上的绷带成为碎片,飘落到地面。

“你胆敢毁去我的护拳?”

“我不光毁了你的护手绷带。”罗阳淡淡说道。

黄镇海就觉得不好,“噗”的一声肩膀上裂开豁口,左手手臂飞了起来,在轰鸣中成为碎片。

看到这一幕,观望平台上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黄家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竟然败了,败在罗阳手中,太不可思议了!

与此同时,大祭司黄云天刚要发动人海战术,把身边所有高手派出去,接到一条可怕的信息。

“大事不好,圣殿出了问题,赶紧撤离。”

“嘭”地一声,信号升空,黄镇海看到信号微微一愣,转身便消失在浑天岭之中,让罗阳都有些始料未及。

可是,真正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在乾安总殿,能量源泉中有一面黑镜上下沉浮,使能量脉络贯通乾安百省。

第218章事了拂衣去

大约在十几天前,乾安总殿的能量被抽光一次,今天又出现同种状况,而且比上次更加彻底。

运行了不知多少万年的圣殿彻底熄火,如果有天空大殿存在,那么等到天空大殿滑翔降落就再也没有声息。

所有晋升大厅归于平静,所有祭司住所陷入死寂,让那些正等待圣殿加持,准备冲关晋级的职业者不知所措……

很快,民间怨声载道。

“混蛋,这是第二次了,控制圣殿的大家族搞什么鬼?在暗中收钱从来不手软,却连圣殿的正常能量供应都不能保持。”

“哼哼,不交钱就把号码往后排,从上次圣殿失辉等到今天还没有轮到我,圣殿无法使用才好呢!要等大家一起等。”

“奶奶的,我交了好多钱,请祭司妹妹单独辅导。那妹子就胸大,讲的全是垃圾,今天排到我出这种事,该怎么解决?”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堵在圣殿入口处,叫一众祭司不知所措。

有很多耽误了赚钱的祭司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